摘要:中国国有企业在与海外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撰文 | 米强

OR--商业新媒体 】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在斯里兰卡重新掌权,让人们想起“中国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幸的地缘政治误判。

在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从2005年至2015年担任总统的10年期间,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竞相获得斯里兰卡最终无力承担的大型建筑合同。5年前,拉贾帕克萨的政治对手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然后开始缩减其中许多项目,或者重新谈判支撑这些项目的中国政府融资,这让北京方面相当尴尬。

上月,马欣达的弟弟、前国防部长戈塔巴雅(Gotabaya)为斯里兰卡最强大的家族夺回了总统职位,马欣达因此再次上台成为总理。然而,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他作为总统的首次海外访问——目的地是印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期间表示,他不会急于回到中国的经济怀抱。

马尔代夫和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国国有企业同样被反对党赢得选举——导致这两国与北京方面的金融和商业往来受到更严密关注——搞得措手不及。

在更具商业化的环境中,这些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表现如何?鉴于它们在国内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它们应该对如何操作有更好的准备。

可惜,印度正在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企业案例研究——阿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Reliance Communications)破产——似乎表明,中国国有企业在与区域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10年前,安巴尼之于印度电信行业就像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之于斯里兰卡政治:一股貌似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他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不可移动的物体。2008年,《福布斯》(Forbes)将他排在全球富豪榜第六位,身价达到420亿美元,排名仅比他的哥哥穆克什(Mukesh)低一位——身价也仅仅少10亿美元。

2005年,在母亲的调解下,安巴尼兄弟们激烈地争抢遗产,结果阿尼尔•安巴尼获得了已故父亲的电力、电信和金融业务,而穆克什•安巴尼接手了家族的石油业务。在分割财产数年后,阿尼尔•安巴尼控制着总市值达到1080亿美元的四家上市旗舰公司。

到了此时,“中国公司”就像对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那样,对阿尼尔•安巴尼殷勤备至。中国最大的两家政策性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以及中国工商银行(ICBC)向信实提供了大量信贷。据熟悉信实事务的人士透露,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被用来向华为(Huawei)等中国冠军企业购买电信设备。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与信实的交易规模,直到几年后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开始崩溃时才被人所知,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崩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进入了印度电信市场。穆克什•安巴尼的初创企业Reliance Jio颠覆了这个行业。

《福布斯》数据显示,尽管穆克什•安巴尼现在是亚洲最富有的人,身价估计接近600亿美元,但阿尼尔•安巴尼的净资产已经跌至不到20亿美元,而信实已经破产,负债约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2018年重组计划,信实欠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的债务大约占到总负债的三分之一。

华为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其国有银行合作伙伴将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敞口带来的任何损失。该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融资业务致力于风险转移,所安排的出口信贷、租赁、保理等业务主要由第三方金融机构承担风险并获取收益。”

对“中国公司”的掌门人来说,在选举之前押注于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的某个政客、结果后者败选是一回事。但是押注于某个大亨、却不料后者被自己兄弟的业务扩张颠覆、最后被迫陷入混乱且公开的破产程序,肯定是更大的冲击。

这种事情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在中国,必要时,共产党通常能够让国有控股的债权人和国有控股的债务人达成秘密协议。北京方面至少应该感激斯里兰卡的拉贾帕克萨兄弟仍然相处融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国企业海外误判的教训

发布日期:2019-12-06 09:09
摘要:中国国有企业在与海外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撰文 | 米强

OR--商业新媒体 】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在斯里兰卡重新掌权,让人们想起“中国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幸的地缘政治误判。

在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从2005年至2015年担任总统的10年期间,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竞相获得斯里兰卡最终无力承担的大型建筑合同。5年前,拉贾帕克萨的政治对手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然后开始缩减其中许多项目,或者重新谈判支撑这些项目的中国政府融资,这让北京方面相当尴尬。

上月,马欣达的弟弟、前国防部长戈塔巴雅(Gotabaya)为斯里兰卡最强大的家族夺回了总统职位,马欣达因此再次上台成为总理。然而,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他作为总统的首次海外访问——目的地是印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期间表示,他不会急于回到中国的经济怀抱。

马尔代夫和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国国有企业同样被反对党赢得选举——导致这两国与北京方面的金融和商业往来受到更严密关注——搞得措手不及。

在更具商业化的环境中,这些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表现如何?鉴于它们在国内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它们应该对如何操作有更好的准备。

可惜,印度正在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企业案例研究——阿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Reliance Communications)破产——似乎表明,中国国有企业在与区域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10年前,安巴尼之于印度电信行业就像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之于斯里兰卡政治:一股貌似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他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不可移动的物体。2008年,《福布斯》(Forbes)将他排在全球富豪榜第六位,身价达到420亿美元,排名仅比他的哥哥穆克什(Mukesh)低一位——身价也仅仅少10亿美元。

2005年,在母亲的调解下,安巴尼兄弟们激烈地争抢遗产,结果阿尼尔•安巴尼获得了已故父亲的电力、电信和金融业务,而穆克什•安巴尼接手了家族的石油业务。在分割财产数年后,阿尼尔•安巴尼控制着总市值达到1080亿美元的四家上市旗舰公司。

到了此时,“中国公司”就像对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那样,对阿尼尔•安巴尼殷勤备至。中国最大的两家政策性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以及中国工商银行(ICBC)向信实提供了大量信贷。据熟悉信实事务的人士透露,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被用来向华为(Huawei)等中国冠军企业购买电信设备。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与信实的交易规模,直到几年后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开始崩溃时才被人所知,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崩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进入了印度电信市场。穆克什•安巴尼的初创企业Reliance Jio颠覆了这个行业。

《福布斯》数据显示,尽管穆克什•安巴尼现在是亚洲最富有的人,身价估计接近600亿美元,但阿尼尔•安巴尼的净资产已经跌至不到20亿美元,而信实已经破产,负债约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2018年重组计划,信实欠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的债务大约占到总负债的三分之一。

华为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其国有银行合作伙伴将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敞口带来的任何损失。该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融资业务致力于风险转移,所安排的出口信贷、租赁、保理等业务主要由第三方金融机构承担风险并获取收益。”

对“中国公司”的掌门人来说,在选举之前押注于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的某个政客、结果后者败选是一回事。但是押注于某个大亨、却不料后者被自己兄弟的业务扩张颠覆、最后被迫陷入混乱且公开的破产程序,肯定是更大的冲击。

这种事情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在中国,必要时,共产党通常能够让国有控股的债权人和国有控股的债务人达成秘密协议。北京方面至少应该感激斯里兰卡的拉贾帕克萨兄弟仍然相处融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国有企业在与海外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撰文 | 米强

OR--商业新媒体 】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在斯里兰卡重新掌权,让人们想起“中国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幸的地缘政治误判。

在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从2005年至2015年担任总统的10年期间,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竞相获得斯里兰卡最终无力承担的大型建筑合同。5年前,拉贾帕克萨的政治对手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然后开始缩减其中许多项目,或者重新谈判支撑这些项目的中国政府融资,这让北京方面相当尴尬。

上月,马欣达的弟弟、前国防部长戈塔巴雅(Gotabaya)为斯里兰卡最强大的家族夺回了总统职位,马欣达因此再次上台成为总理。然而,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他作为总统的首次海外访问——目的地是印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期间表示,他不会急于回到中国的经济怀抱。

马尔代夫和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国国有企业同样被反对党赢得选举——导致这两国与北京方面的金融和商业往来受到更严密关注——搞得措手不及。

在更具商业化的环境中,这些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表现如何?鉴于它们在国内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它们应该对如何操作有更好的准备。

可惜,印度正在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企业案例研究——阿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Reliance Communications)破产——似乎表明,中国国有企业在与区域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10年前,安巴尼之于印度电信行业就像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之于斯里兰卡政治:一股貌似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他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不可移动的物体。2008年,《福布斯》(Forbes)将他排在全球富豪榜第六位,身价达到420亿美元,排名仅比他的哥哥穆克什(Mukesh)低一位——身价也仅仅少10亿美元。

2005年,在母亲的调解下,安巴尼兄弟们激烈地争抢遗产,结果阿尼尔•安巴尼获得了已故父亲的电力、电信和金融业务,而穆克什•安巴尼接手了家族的石油业务。在分割财产数年后,阿尼尔•安巴尼控制着总市值达到1080亿美元的四家上市旗舰公司。

到了此时,“中国公司”就像对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那样,对阿尼尔•安巴尼殷勤备至。中国最大的两家政策性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以及中国工商银行(ICBC)向信实提供了大量信贷。据熟悉信实事务的人士透露,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被用来向华为(Huawei)等中国冠军企业购买电信设备。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与信实的交易规模,直到几年后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开始崩溃时才被人所知,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崩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进入了印度电信市场。穆克什•安巴尼的初创企业Reliance Jio颠覆了这个行业。

《福布斯》数据显示,尽管穆克什•安巴尼现在是亚洲最富有的人,身价估计接近600亿美元,但阿尼尔•安巴尼的净资产已经跌至不到20亿美元,而信实已经破产,负债约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2018年重组计划,信实欠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的债务大约占到总负债的三分之一。

华为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其国有银行合作伙伴将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敞口带来的任何损失。该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融资业务致力于风险转移,所安排的出口信贷、租赁、保理等业务主要由第三方金融机构承担风险并获取收益。”

对“中国公司”的掌门人来说,在选举之前押注于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的某个政客、结果后者败选是一回事。但是押注于某个大亨、却不料后者被自己兄弟的业务扩张颠覆、最后被迫陷入混乱且公开的破产程序,肯定是更大的冲击。

这种事情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在中国,必要时,共产党通常能够让国有控股的债权人和国有控股的债务人达成秘密协议。北京方面至少应该感激斯里兰卡的拉贾帕克萨兄弟仍然相处融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企业海外误判的教训

发布日期:2019-12-06 09:09
摘要:中国国有企业在与海外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撰文 | 米强

OR--商业新媒体 】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在斯里兰卡重新掌权,让人们想起“中国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幸的地缘政治误判。

在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从2005年至2015年担任总统的10年期间,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竞相获得斯里兰卡最终无力承担的大型建筑合同。5年前,拉贾帕克萨的政治对手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然后开始缩减其中许多项目,或者重新谈判支撑这些项目的中国政府融资,这让北京方面相当尴尬。

上月,马欣达的弟弟、前国防部长戈塔巴雅(Gotabaya)为斯里兰卡最强大的家族夺回了总统职位,马欣达因此再次上台成为总理。然而,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他作为总统的首次海外访问——目的地是印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期间表示,他不会急于回到中国的经济怀抱。

马尔代夫和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国国有企业同样被反对党赢得选举——导致这两国与北京方面的金融和商业往来受到更严密关注——搞得措手不及。

在更具商业化的环境中,这些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表现如何?鉴于它们在国内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它们应该对如何操作有更好的准备。

可惜,印度正在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企业案例研究——阿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Reliance Communications)破产——似乎表明,中国国有企业在与区域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10年前,安巴尼之于印度电信行业就像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之于斯里兰卡政治:一股貌似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他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不可移动的物体。2008年,《福布斯》(Forbes)将他排在全球富豪榜第六位,身价达到420亿美元,排名仅比他的哥哥穆克什(Mukesh)低一位——身价也仅仅少10亿美元。

2005年,在母亲的调解下,安巴尼兄弟们激烈地争抢遗产,结果阿尼尔•安巴尼获得了已故父亲的电力、电信和金融业务,而穆克什•安巴尼接手了家族的石油业务。在分割财产数年后,阿尼尔•安巴尼控制着总市值达到1080亿美元的四家上市旗舰公司。

到了此时,“中国公司”就像对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那样,对阿尼尔•安巴尼殷勤备至。中国最大的两家政策性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以及中国工商银行(ICBC)向信实提供了大量信贷。据熟悉信实事务的人士透露,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被用来向华为(Huawei)等中国冠军企业购买电信设备。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与信实的交易规模,直到几年后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开始崩溃时才被人所知,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崩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进入了印度电信市场。穆克什•安巴尼的初创企业Reliance Jio颠覆了这个行业。

《福布斯》数据显示,尽管穆克什•安巴尼现在是亚洲最富有的人,身价估计接近600亿美元,但阿尼尔•安巴尼的净资产已经跌至不到20亿美元,而信实已经破产,负债约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2018年重组计划,信实欠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的债务大约占到总负债的三分之一。

华为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其国有银行合作伙伴将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敞口带来的任何损失。该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融资业务致力于风险转移,所安排的出口信贷、租赁、保理等业务主要由第三方金融机构承担风险并获取收益。”

对“中国公司”的掌门人来说,在选举之前押注于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的某个政客、结果后者败选是一回事。但是押注于某个大亨、却不料后者被自己兄弟的业务扩张颠覆、最后被迫陷入混乱且公开的破产程序,肯定是更大的冲击。

这种事情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在中国,必要时,共产党通常能够让国有控股的债权人和国有控股的债务人达成秘密协议。北京方面至少应该感激斯里兰卡的拉贾帕克萨兄弟仍然相处融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中国国有企业在与海外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撰文 | 米强

OR--商业新媒体 】拉贾帕克萨(Rajapaksa)家族在斯里兰卡重新掌权,让人们想起“中国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不幸的地缘政治误判。

在马欣达•拉贾帕克萨(Mahinda Rajapaksa)从2005年至2015年担任总统的10年期间,中国一些最大的国有企业竞相获得斯里兰卡最终无力承担的大型建筑合同。5年前,拉贾帕克萨的政治对手出人意料地在选举中获胜,然后开始缩减其中许多项目,或者重新谈判支撑这些项目的中国政府融资,这让北京方面相当尴尬。

上月,马欣达的弟弟、前国防部长戈塔巴雅(Gotabaya)为斯里兰卡最强大的家族夺回了总统职位,马欣达因此再次上台成为总理。然而,戈塔巴雅•拉贾帕克萨在他作为总统的首次海外访问——目的地是印度,这本身就很说明问题——期间表示,他不会急于回到中国的经济怀抱。

马尔代夫和马来西亚也发生了类似的情况,中国国有企业同样被反对党赢得选举——导致这两国与北京方面的金融和商业往来受到更严密关注——搞得措手不及。

在更具商业化的环境中,这些公司在南亚和东南亚表现如何?鉴于它们在国内令人印象深刻的记录,它们应该对如何操作有更好的准备。

可惜,印度正在开展的一项引人注目的企业案例研究——阿尼尔•安巴尼(Anil Ambani)旗下信实集团(Reliance Communications)破产——似乎表明,中国国有企业在与区域私营企业集团和控制它们的大亨打交道时,还有很多要学习的东西。

10年前,安巴尼之于印度电信行业就像马欣达•拉贾帕克萨之于斯里兰卡政治:一股貌似不可抗拒的力量,仿佛他的前进道路上没有不可移动的物体。2008年,《福布斯》(Forbes)将他排在全球富豪榜第六位,身价达到420亿美元,排名仅比他的哥哥穆克什(Mukesh)低一位——身价也仅仅少10亿美元。

2005年,在母亲的调解下,安巴尼兄弟们激烈地争抢遗产,结果阿尼尔•安巴尼获得了已故父亲的电力、电信和金融业务,而穆克什•安巴尼接手了家族的石油业务。在分割财产数年后,阿尼尔•安巴尼控制着总市值达到1080亿美元的四家上市旗舰公司。

到了此时,“中国公司”就像对马欣达•拉贾帕克萨那样,对阿尼尔•安巴尼殷勤备至。中国最大的两家政策性银行中国国家开发银行(CDB)和中国进出口银行(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以及中国工商银行(ICBC)向信实提供了大量信贷。据熟悉信实事务的人士透露,其中很大一部分贷款被用来向华为(Huawei)等中国冠军企业购买电信设备。

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与信实的交易规模,直到几年后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开始崩溃时才被人所知,阿尼尔•安巴尼的帝国崩溃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的哥哥进入了印度电信市场。穆克什•安巴尼的初创企业Reliance Jio颠覆了这个行业。

《福布斯》数据显示,尽管穆克什•安巴尼现在是亚洲最富有的人,身价估计接近600亿美元,但阿尼尔•安巴尼的净资产已经跌至不到20亿美元,而信实已经破产,负债约70亿美元。根据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2018年重组计划,信实欠中国国家开发银行、中国进出口银行和中国工行的债务大约占到总负债的三分之一。

华为在其2018年年度报告中表示,其国有银行合作伙伴将首当其冲地承受这一敞口带来的任何损失。该公司表示:“公司销售融资业务致力于风险转移,所安排的出口信贷、租赁、保理等业务主要由第三方金融机构承担风险并获取收益。”

对“中国公司”的掌门人来说,在选举之前押注于南亚或东南亚国家的某个政客、结果后者败选是一回事。但是押注于某个大亨、却不料后者被自己兄弟的业务扩张颠覆、最后被迫陷入混乱且公开的破产程序,肯定是更大的冲击。

这种事情在中国从未发生过——在中国,必要时,共产党通常能够让国有控股的债权人和国有控股的债务人达成秘密协议。北京方面至少应该感激斯里兰卡的拉贾帕克萨兄弟仍然相处融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