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特别是印度。今年10月,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撰文 |  瑞恩•麦克莫罗 杭州 , 桑晓霓 新德里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每隔几个月,李嘉伦(Aaron Li)就会去一趟印度北部的古尔冈(Gurugram),Club Factory在这里大约有100名一线员工,该公司是他与人联合创办的一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

而在中国科技产业“温床”杭州(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的总部就位于这里),另外400名工程师和操作员创建了这家在印度增长最快的电商初创企业,这个经营时尚和生活用品的交易平台正以低于印度本土竞争对手的价格夺取市场份额。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今年10月,Club Factory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3100万次,成为印度排名第一的app,在印度,安卓(android)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过去,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海外移民分布在全球各地,开办餐厅和自助洗衣店等服务性企业,后来开始销售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如今,像Club Factory这样的公司代表着下一代出海模式:输出创新的科技商业模式,比如小额贷款平台和短视频应用。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国内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很多人选择到印度发展,该国的智能手机用户激增至4.5亿人左右,这得益于超廉价的流量套餐和便宜手机。

“印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创业学教授方睿哲(S 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

他补充说:“印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他们所习惯的庞大用户基础的市场。”

热钱正流入印度

从很多角度来说,中国科技与印度市场的结合让人觉得反常: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实力以及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都远远超过它的这个邻国。但两国都有一个以移动为先、安卓系统占主导地位的生态系统,还有人口密集的城市,那里有大量年轻且活跃的用户。

风险投资家桑吉夫•比赫钱达尼(Sanjeev Bikhchandani)表示:“中国向我们展示出了可能性。”他被广泛视为熟悉印度企业的权威人士之一。

Club Factory的创始人从未想到他们的业务会在印度生根发芽。该平台于2015年在中国诞生,最初是为在Ebay、Wish、亚马逊(Amazon)、全球速卖通(Ali Express)以及其他电商网站销售商品的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和直运配送工具。

李嘉伦表示:“我们那时意识到……我们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就差一步了。”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研究生院学习,但2014年辍学,当时早期投资人真格基金(ZhenFund)和IDG给他和他的合伙人楼云(Vincent Lou)100万美元在中国创业。

两年后,这两位创业者着手寻找一个需要市场的国家,并把重点放在印度,把公司更名为Club Factory,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在线交易市场,李嘉伦把它设想为印度的“淘宝”。李嘉伦表示:“就市场而言,印度是一片蓝海。”

如今,Club Factory拥有4000万至5000万种特色产品、1000万日活跃用户和数千家活跃商户。李嘉伦表示,该公司每天处理数十万笔订单。

其他中国初创企业也在印度取得了类似的成功。2016年,一个北京团队在印度创建了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迄今为止,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该公司还获得腾讯(Tencent)5000万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去年从阿里巴巴跳槽的Eddie Deng与人联合创立了快时尚初创企业Mayfair,这是一家在印度通过互联网销售Urbanic品牌现代服饰的企业。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初创企业在中印两国共有60多名员工,该公司积极从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招人。在获得Nexus Venture Partners、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India)的融资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另一轮百万美元以上级别的筹资。

Eddie Deng说:“热钱正流入印度。”

输出创意

除这些初创公司之外,字节跳动(ByteDance)、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技术巨头也在开拓印度的消费市场,在这里上线TikTok、Helo等让人上瘾的应用,并注资Paytm等公司。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10月份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方睿哲教授说:“中国在消费科技方面非常先进,而印度由于与美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历史渊源,在企业技术方面很强。”印度是美国的外包和人才中心。

同时,中国企业家也把他们在国内经过验证的创意带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生于天津的亿万富翁李小冬(Forrest Li)创立了东南亚游戏巨头Garena和电子商务平台Shopee。最近的输出案例还包括在北京运营的视频应用7Nujoom和Haahi,它们在中东地区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以及在东南亚占主导地位的Mico和Kitty Live,这两个应用也是北京一家初创企业运营的。

但进军海外市场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李嘉伦说:“我们最初觉得本土化是一大难题。我们不知道当地人日常如何生活,管理本地团队也是一个挑战。”

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涌入有时也在印度引起强烈反对。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曾以怀疑有逃税现象为由而停止了部分进口,而批评人士则认为中国的假冒产品正在损害印度市场。3月,数百名印度商人走上街头焚烧中国产品,并要求民众抵制。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中国公司仍在持续扩张业务。2018年,Club Factory的创始人在营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公司打响名号,签下了宝莱坞巨星兰威尔•辛格(Ranveer Singh)和前世界小姐马努希•齐拉(Manushi Chhillar)大拍广告,以吸引购物者。李嘉伦估计他们在营销上花费了两三千万美元,不过他指出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Flipkart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李嘉伦说:“有些人会说我们疯了,因为我们没有筹太多资金,却大把投入到营销上面。”

但这笔开销正带来回报。这家初创公司已经从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和IDG资本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同时还聘请了会计师和律师帮忙做好账簿,为公开上市做准备。

李嘉伦称赞了2017年印度税收制度的标准化改革,以及新推出的数字支付系统Unified Payments Interface(统一支付接口),认为这两个因素为他的企业提供了便利。目前,Club Factory在吸收新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

李嘉伦说:“这是一个处在发展早期的市场。(印度)许多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或美国。但他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果还会出现另一个阿里巴巴或亚马逊,应该会出现在印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生根寻路

发布日期:2019-12-05 07:25
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特别是印度。今年10月,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撰文 |  瑞恩•麦克莫罗 杭州 , 桑晓霓 新德里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每隔几个月,李嘉伦(Aaron Li)就会去一趟印度北部的古尔冈(Gurugram),Club Factory在这里大约有100名一线员工,该公司是他与人联合创办的一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

而在中国科技产业“温床”杭州(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的总部就位于这里),另外400名工程师和操作员创建了这家在印度增长最快的电商初创企业,这个经营时尚和生活用品的交易平台正以低于印度本土竞争对手的价格夺取市场份额。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今年10月,Club Factory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3100万次,成为印度排名第一的app,在印度,安卓(android)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过去,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海外移民分布在全球各地,开办餐厅和自助洗衣店等服务性企业,后来开始销售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如今,像Club Factory这样的公司代表着下一代出海模式:输出创新的科技商业模式,比如小额贷款平台和短视频应用。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国内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很多人选择到印度发展,该国的智能手机用户激增至4.5亿人左右,这得益于超廉价的流量套餐和便宜手机。

“印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创业学教授方睿哲(S 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

他补充说:“印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他们所习惯的庞大用户基础的市场。”

热钱正流入印度

从很多角度来说,中国科技与印度市场的结合让人觉得反常: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实力以及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都远远超过它的这个邻国。但两国都有一个以移动为先、安卓系统占主导地位的生态系统,还有人口密集的城市,那里有大量年轻且活跃的用户。

风险投资家桑吉夫•比赫钱达尼(Sanjeev Bikhchandani)表示:“中国向我们展示出了可能性。”他被广泛视为熟悉印度企业的权威人士之一。

Club Factory的创始人从未想到他们的业务会在印度生根发芽。该平台于2015年在中国诞生,最初是为在Ebay、Wish、亚马逊(Amazon)、全球速卖通(Ali Express)以及其他电商网站销售商品的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和直运配送工具。

李嘉伦表示:“我们那时意识到……我们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就差一步了。”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研究生院学习,但2014年辍学,当时早期投资人真格基金(ZhenFund)和IDG给他和他的合伙人楼云(Vincent Lou)100万美元在中国创业。

两年后,这两位创业者着手寻找一个需要市场的国家,并把重点放在印度,把公司更名为Club Factory,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在线交易市场,李嘉伦把它设想为印度的“淘宝”。李嘉伦表示:“就市场而言,印度是一片蓝海。”

如今,Club Factory拥有4000万至5000万种特色产品、1000万日活跃用户和数千家活跃商户。李嘉伦表示,该公司每天处理数十万笔订单。

其他中国初创企业也在印度取得了类似的成功。2016年,一个北京团队在印度创建了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迄今为止,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该公司还获得腾讯(Tencent)5000万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去年从阿里巴巴跳槽的Eddie Deng与人联合创立了快时尚初创企业Mayfair,这是一家在印度通过互联网销售Urbanic品牌现代服饰的企业。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初创企业在中印两国共有60多名员工,该公司积极从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招人。在获得Nexus Venture Partners、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India)的融资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另一轮百万美元以上级别的筹资。

Eddie Deng说:“热钱正流入印度。”

输出创意

除这些初创公司之外,字节跳动(ByteDance)、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技术巨头也在开拓印度的消费市场,在这里上线TikTok、Helo等让人上瘾的应用,并注资Paytm等公司。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10月份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方睿哲教授说:“中国在消费科技方面非常先进,而印度由于与美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历史渊源,在企业技术方面很强。”印度是美国的外包和人才中心。

同时,中国企业家也把他们在国内经过验证的创意带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生于天津的亿万富翁李小冬(Forrest Li)创立了东南亚游戏巨头Garena和电子商务平台Shopee。最近的输出案例还包括在北京运营的视频应用7Nujoom和Haahi,它们在中东地区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以及在东南亚占主导地位的Mico和Kitty Live,这两个应用也是北京一家初创企业运营的。

但进军海外市场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李嘉伦说:“我们最初觉得本土化是一大难题。我们不知道当地人日常如何生活,管理本地团队也是一个挑战。”

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涌入有时也在印度引起强烈反对。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曾以怀疑有逃税现象为由而停止了部分进口,而批评人士则认为中国的假冒产品正在损害印度市场。3月,数百名印度商人走上街头焚烧中国产品,并要求民众抵制。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中国公司仍在持续扩张业务。2018年,Club Factory的创始人在营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公司打响名号,签下了宝莱坞巨星兰威尔•辛格(Ranveer Singh)和前世界小姐马努希•齐拉(Manushi Chhillar)大拍广告,以吸引购物者。李嘉伦估计他们在营销上花费了两三千万美元,不过他指出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Flipkart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李嘉伦说:“有些人会说我们疯了,因为我们没有筹太多资金,却大把投入到营销上面。”

但这笔开销正带来回报。这家初创公司已经从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和IDG资本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同时还聘请了会计师和律师帮忙做好账簿,为公开上市做准备。

李嘉伦称赞了2017年印度税收制度的标准化改革,以及新推出的数字支付系统Unified Payments Interface(统一支付接口),认为这两个因素为他的企业提供了便利。目前,Club Factory在吸收新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

李嘉伦说:“这是一个处在发展早期的市场。(印度)许多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或美国。但他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果还会出现另一个阿里巴巴或亚马逊,应该会出现在印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特别是印度。今年10月,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撰文 |  瑞恩•麦克莫罗 杭州 , 桑晓霓 新德里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每隔几个月,李嘉伦(Aaron Li)就会去一趟印度北部的古尔冈(Gurugram),Club Factory在这里大约有100名一线员工,该公司是他与人联合创办的一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

而在中国科技产业“温床”杭州(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的总部就位于这里),另外400名工程师和操作员创建了这家在印度增长最快的电商初创企业,这个经营时尚和生活用品的交易平台正以低于印度本土竞争对手的价格夺取市场份额。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今年10月,Club Factory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3100万次,成为印度排名第一的app,在印度,安卓(android)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过去,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海外移民分布在全球各地,开办餐厅和自助洗衣店等服务性企业,后来开始销售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如今,像Club Factory这样的公司代表着下一代出海模式:输出创新的科技商业模式,比如小额贷款平台和短视频应用。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国内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很多人选择到印度发展,该国的智能手机用户激增至4.5亿人左右,这得益于超廉价的流量套餐和便宜手机。

“印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创业学教授方睿哲(S 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

他补充说:“印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他们所习惯的庞大用户基础的市场。”

热钱正流入印度

从很多角度来说,中国科技与印度市场的结合让人觉得反常: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实力以及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都远远超过它的这个邻国。但两国都有一个以移动为先、安卓系统占主导地位的生态系统,还有人口密集的城市,那里有大量年轻且活跃的用户。

风险投资家桑吉夫•比赫钱达尼(Sanjeev Bikhchandani)表示:“中国向我们展示出了可能性。”他被广泛视为熟悉印度企业的权威人士之一。

Club Factory的创始人从未想到他们的业务会在印度生根发芽。该平台于2015年在中国诞生,最初是为在Ebay、Wish、亚马逊(Amazon)、全球速卖通(Ali Express)以及其他电商网站销售商品的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和直运配送工具。

李嘉伦表示:“我们那时意识到……我们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就差一步了。”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研究生院学习,但2014年辍学,当时早期投资人真格基金(ZhenFund)和IDG给他和他的合伙人楼云(Vincent Lou)100万美元在中国创业。

两年后,这两位创业者着手寻找一个需要市场的国家,并把重点放在印度,把公司更名为Club Factory,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在线交易市场,李嘉伦把它设想为印度的“淘宝”。李嘉伦表示:“就市场而言,印度是一片蓝海。”

如今,Club Factory拥有4000万至5000万种特色产品、1000万日活跃用户和数千家活跃商户。李嘉伦表示,该公司每天处理数十万笔订单。

其他中国初创企业也在印度取得了类似的成功。2016年,一个北京团队在印度创建了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迄今为止,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该公司还获得腾讯(Tencent)5000万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去年从阿里巴巴跳槽的Eddie Deng与人联合创立了快时尚初创企业Mayfair,这是一家在印度通过互联网销售Urbanic品牌现代服饰的企业。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初创企业在中印两国共有60多名员工,该公司积极从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招人。在获得Nexus Venture Partners、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India)的融资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另一轮百万美元以上级别的筹资。

Eddie Deng说:“热钱正流入印度。”

输出创意

除这些初创公司之外,字节跳动(ByteDance)、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技术巨头也在开拓印度的消费市场,在这里上线TikTok、Helo等让人上瘾的应用,并注资Paytm等公司。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10月份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方睿哲教授说:“中国在消费科技方面非常先进,而印度由于与美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历史渊源,在企业技术方面很强。”印度是美国的外包和人才中心。

同时,中国企业家也把他们在国内经过验证的创意带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生于天津的亿万富翁李小冬(Forrest Li)创立了东南亚游戏巨头Garena和电子商务平台Shopee。最近的输出案例还包括在北京运营的视频应用7Nujoom和Haahi,它们在中东地区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以及在东南亚占主导地位的Mico和Kitty Live,这两个应用也是北京一家初创企业运营的。

但进军海外市场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李嘉伦说:“我们最初觉得本土化是一大难题。我们不知道当地人日常如何生活,管理本地团队也是一个挑战。”

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涌入有时也在印度引起强烈反对。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曾以怀疑有逃税现象为由而停止了部分进口,而批评人士则认为中国的假冒产品正在损害印度市场。3月,数百名印度商人走上街头焚烧中国产品,并要求民众抵制。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中国公司仍在持续扩张业务。2018年,Club Factory的创始人在营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公司打响名号,签下了宝莱坞巨星兰威尔•辛格(Ranveer Singh)和前世界小姐马努希•齐拉(Manushi Chhillar)大拍广告,以吸引购物者。李嘉伦估计他们在营销上花费了两三千万美元,不过他指出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Flipkart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李嘉伦说:“有些人会说我们疯了,因为我们没有筹太多资金,却大把投入到营销上面。”

但这笔开销正带来回报。这家初创公司已经从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和IDG资本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同时还聘请了会计师和律师帮忙做好账簿,为公开上市做准备。

李嘉伦称赞了2017年印度税收制度的标准化改革,以及新推出的数字支付系统Unified Payments Interface(统一支付接口),认为这两个因素为他的企业提供了便利。目前,Club Factory在吸收新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

李嘉伦说:“这是一个处在发展早期的市场。(印度)许多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或美国。但他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果还会出现另一个阿里巴巴或亚马逊,应该会出现在印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科技企业在印度生根寻路

发布日期:2019-12-05 07:25
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特别是印度。今年10月,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撰文 |  瑞恩•麦克莫罗 杭州 , 桑晓霓 新德里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每隔几个月,李嘉伦(Aaron Li)就会去一趟印度北部的古尔冈(Gurugram),Club Factory在这里大约有100名一线员工,该公司是他与人联合创办的一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

而在中国科技产业“温床”杭州(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的总部就位于这里),另外400名工程师和操作员创建了这家在印度增长最快的电商初创企业,这个经营时尚和生活用品的交易平台正以低于印度本土竞争对手的价格夺取市场份额。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今年10月,Club Factory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3100万次,成为印度排名第一的app,在印度,安卓(android)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过去,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海外移民分布在全球各地,开办餐厅和自助洗衣店等服务性企业,后来开始销售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如今,像Club Factory这样的公司代表着下一代出海模式:输出创新的科技商业模式,比如小额贷款平台和短视频应用。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国内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很多人选择到印度发展,该国的智能手机用户激增至4.5亿人左右,这得益于超廉价的流量套餐和便宜手机。

“印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创业学教授方睿哲(S 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

他补充说:“印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他们所习惯的庞大用户基础的市场。”

热钱正流入印度

从很多角度来说,中国科技与印度市场的结合让人觉得反常: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实力以及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都远远超过它的这个邻国。但两国都有一个以移动为先、安卓系统占主导地位的生态系统,还有人口密集的城市,那里有大量年轻且活跃的用户。

风险投资家桑吉夫•比赫钱达尼(Sanjeev Bikhchandani)表示:“中国向我们展示出了可能性。”他被广泛视为熟悉印度企业的权威人士之一。

Club Factory的创始人从未想到他们的业务会在印度生根发芽。该平台于2015年在中国诞生,最初是为在Ebay、Wish、亚马逊(Amazon)、全球速卖通(Ali Express)以及其他电商网站销售商品的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和直运配送工具。

李嘉伦表示:“我们那时意识到……我们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就差一步了。”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研究生院学习,但2014年辍学,当时早期投资人真格基金(ZhenFund)和IDG给他和他的合伙人楼云(Vincent Lou)100万美元在中国创业。

两年后,这两位创业者着手寻找一个需要市场的国家,并把重点放在印度,把公司更名为Club Factory,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在线交易市场,李嘉伦把它设想为印度的“淘宝”。李嘉伦表示:“就市场而言,印度是一片蓝海。”

如今,Club Factory拥有4000万至5000万种特色产品、1000万日活跃用户和数千家活跃商户。李嘉伦表示,该公司每天处理数十万笔订单。

其他中国初创企业也在印度取得了类似的成功。2016年,一个北京团队在印度创建了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迄今为止,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该公司还获得腾讯(Tencent)5000万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去年从阿里巴巴跳槽的Eddie Deng与人联合创立了快时尚初创企业Mayfair,这是一家在印度通过互联网销售Urbanic品牌现代服饰的企业。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初创企业在中印两国共有60多名员工,该公司积极从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招人。在获得Nexus Venture Partners、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India)的融资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另一轮百万美元以上级别的筹资。

Eddie Deng说:“热钱正流入印度。”

输出创意

除这些初创公司之外,字节跳动(ByteDance)、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技术巨头也在开拓印度的消费市场,在这里上线TikTok、Helo等让人上瘾的应用,并注资Paytm等公司。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10月份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方睿哲教授说:“中国在消费科技方面非常先进,而印度由于与美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历史渊源,在企业技术方面很强。”印度是美国的外包和人才中心。

同时,中国企业家也把他们在国内经过验证的创意带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生于天津的亿万富翁李小冬(Forrest Li)创立了东南亚游戏巨头Garena和电子商务平台Shopee。最近的输出案例还包括在北京运营的视频应用7Nujoom和Haahi,它们在中东地区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以及在东南亚占主导地位的Mico和Kitty Live,这两个应用也是北京一家初创企业运营的。

但进军海外市场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李嘉伦说:“我们最初觉得本土化是一大难题。我们不知道当地人日常如何生活,管理本地团队也是一个挑战。”

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涌入有时也在印度引起强烈反对。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曾以怀疑有逃税现象为由而停止了部分进口,而批评人士则认为中国的假冒产品正在损害印度市场。3月,数百名印度商人走上街头焚烧中国产品,并要求民众抵制。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中国公司仍在持续扩张业务。2018年,Club Factory的创始人在营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公司打响名号,签下了宝莱坞巨星兰威尔•辛格(Ranveer Singh)和前世界小姐马努希•齐拉(Manushi Chhillar)大拍广告,以吸引购物者。李嘉伦估计他们在营销上花费了两三千万美元,不过他指出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Flipkart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李嘉伦说:“有些人会说我们疯了,因为我们没有筹太多资金,却大把投入到营销上面。”

但这笔开销正带来回报。这家初创公司已经从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和IDG资本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同时还聘请了会计师和律师帮忙做好账簿,为公开上市做准备。

李嘉伦称赞了2017年印度税收制度的标准化改革,以及新推出的数字支付系统Unified Payments Interface(统一支付接口),认为这两个因素为他的企业提供了便利。目前,Club Factory在吸收新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

李嘉伦说:“这是一个处在发展早期的市场。(印度)许多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或美国。但他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果还会出现另一个阿里巴巴或亚马逊,应该会出现在印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特别是印度。今年10月,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撰文 |  瑞恩•麦克莫罗 杭州 , 桑晓霓 新德里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每隔几个月,李嘉伦(Aaron Li)就会去一趟印度北部的古尔冈(Gurugram),Club Factory在这里大约有100名一线员工,该公司是他与人联合创办的一家电子商务初创企业。

而在中国科技产业“温床”杭州(这家成立仅5年的公司的总部就位于这里),另外400名工程师和操作员创建了这家在印度增长最快的电商初创企业,这个经营时尚和生活用品的交易平台正以低于印度本土竞争对手的价格夺取市场份额。

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今年10月,Club Factory在印度Google Play商店的下载量达到3100万次,成为印度排名第一的app,在印度,安卓(android)系统占据主导地位。

过去,中国具有创业精神的海外移民分布在全球各地,开办餐厅和自助洗衣店等服务性企业,后来开始销售各种各样中国制造的消费品。如今,像Club Factory这样的公司代表着下一代出海模式:输出创新的科技商业模式,比如小额贷款平台和短视频应用。

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和国内竞争加剧,越来越多的中国科技企业家把目光投向新兴市场。很多人选择到印度发展,该国的智能手机用户激增至4.5亿人左右,这得益于超廉价的流量套餐和便宜手机。

“印度是一个开放的市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China Europe International Business School)创业学教授方睿哲(S Ramakrishna Velamuri)表示。

他补充说:“印度是全球唯一一个可以让(中国企业)获得他们所习惯的庞大用户基础的市场。”

热钱正流入印度

从很多角度来说,中国科技与印度市场的结合让人觉得反常:中国经济的规模和实力以及中国人日益增长的财富,都远远超过它的这个邻国。但两国都有一个以移动为先、安卓系统占主导地位的生态系统,还有人口密集的城市,那里有大量年轻且活跃的用户。

风险投资家桑吉夫•比赫钱达尼(Sanjeev Bikhchandani)表示:“中国向我们展示出了可能性。”他被广泛视为熟悉印度企业的权威人士之一。

Club Factory的创始人从未想到他们的业务会在印度生根发芽。该平台于2015年在中国诞生,最初是为在Ebay、Wish、亚马逊(Amazon)、全球速卖通(Ali Express)以及其他电商网站销售商品的商家提供数据分析和直运配送工具。

李嘉伦表示:“我们那时意识到……我们离直接面向消费者的应用就差一步了。”他曾供职于阿里巴巴,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Stanford)研究生院学习,但2014年辍学,当时早期投资人真格基金(ZhenFund)和IDG给他和他的合伙人楼云(Vincent Lou)100万美元在中国创业。

两年后,这两位创业者着手寻找一个需要市场的国家,并把重点放在印度,把公司更名为Club Factory,这是一个快速发展的在线交易市场,李嘉伦把它设想为印度的“淘宝”。李嘉伦表示:“就市场而言,印度是一片蓝海。”

如今,Club Factory拥有4000万至5000万种特色产品、1000万日活跃用户和数千家活跃商户。李嘉伦表示,该公司每天处理数十万笔订单。

其他中国初创企业也在印度取得了类似的成功。2016年,一个北京团队在印度创建了由人工智能驱动的新闻聚合应用Newsdog,迄今为止,该应用的下载量已超过5000万次,该公司还获得腾讯(Tencent)5000万美元的投资。

与此同时,去年从阿里巴巴跳槽的Eddie Deng与人联合创立了快时尚初创企业Mayfair,这是一家在印度通过互联网销售Urbanic品牌现代服饰的企业。

这家总部位于杭州的初创企业在中印两国共有60多名员工,该公司积极从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招人。在获得Nexus Venture Partners、鼎晖投资(CDH Investments)和红杉资本印度(Sequoia India)的融资后,该公司正在进行另一轮百万美元以上级别的筹资。

Eddie Deng说:“热钱正流入印度。”

输出创意

除这些初创公司之外,字节跳动(ByteDance)、腾讯和阿里巴巴等技术巨头也在开拓印度的消费市场,在这里上线TikTok、Helo等让人上瘾的应用,并注资Paytm等公司。根据SensorTower的数据,10月份印度排名前100的应用中约五分之一来自中国公司。

方睿哲教授说:“中国在消费科技方面非常先进,而印度由于与美国科技生态系统的历史渊源,在企业技术方面很强。”印度是美国的外包和人才中心。

同时,中国企业家也把他们在国内经过验证的创意带到其他新兴市场。出生于天津的亿万富翁李小冬(Forrest Li)创立了东南亚游戏巨头Garena和电子商务平台Shopee。最近的输出案例还包括在北京运营的视频应用7Nujoom和Haahi,它们在中东地区吸引了数百万用户;以及在东南亚占主导地位的Mico和Kitty Live,这两个应用也是北京一家初创企业运营的。

但进军海外市场可能会面临巨大挑战。李嘉伦说:“我们最初觉得本土化是一大难题。我们不知道当地人日常如何生活,管理本地团队也是一个挑战。”

中国商品和公司的涌入有时也在印度引起强烈反对。今年早些时候印度政府曾以怀疑有逃税现象为由而停止了部分进口,而批评人士则认为中国的假冒产品正在损害印度市场。3月,数百名印度商人走上街头焚烧中国产品,并要求民众抵制。

尽管存在这些风险,但中国公司仍在持续扩张业务。2018年,Club Factory的创始人在营销方面投入大量资金,帮助公司打响名号,签下了宝莱坞巨星兰威尔•辛格(Ranveer Singh)和前世界小姐马努希•齐拉(Manushi Chhillar)大拍广告,以吸引购物者。李嘉伦估计他们在营销上花费了两三千万美元,不过他指出与竞争对手亚马逊和Flipkart相比,这只是小巫见大巫。

李嘉伦说:“有些人会说我们疯了,因为我们没有筹太多资金,却大把投入到营销上面。”

但这笔开销正带来回报。这家初创公司已经从启明创投(Qiming Venture Partners)、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和IDG资本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超过2亿美元的资金,同时还聘请了会计师和律师帮忙做好账簿,为公开上市做准备。

李嘉伦称赞了2017年印度税收制度的标准化改革,以及新推出的数字支付系统Unified Payments Interface(统一支付接口),认为这两个因素为他的企业提供了便利。目前,Club Factory在吸收新用户方面已经超过了亚马逊印度和沃尔玛旗下的Flipkart。

李嘉伦说:“这是一个处在发展早期的市场。(印度)许多基础设施不如中国或美国。但他们正处于一个转折点。如果还会出现另一个阿里巴巴或亚马逊,应该会出现在印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