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拖延到2020年大选之后,他还就关税问题与法国打起了口水仗。



撰文 | Catherine Lucey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愿意等到明年大选之后再与中国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一表态令市场陷入恐慌,也引发了对两国能否找到足够共识来阻止新关税生效的质疑。

在美国股市周二开盘前,特朗普在伦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会晤后对记者说:“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认为等到大选之后更好。”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日开盘半小时内下跌400点,到后市中段略有回升,收盘下挫逾280点。

特朗普之后又表示,与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涨幅相比,股市的这一跌幅“微不足道”。他说:“我不关注股市。”不过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一直以来都表示,他经常会询问他们市场波动的原因,如果他们将市场下跌的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就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但美国政府官员及与特朗普关系较为密切的人士表示,特朗普这一表态很可能是为了争取谈判筹码,而不是发出谈判已发生根本性破裂的信号。美国针对中国消费品的新一轮关税定于12月15日生效,目前离这一最后期限还有最后的两周时间。

美方指出,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近期的参与证明谈判正接近尾声。库什纳扮演的角色是解释特朗普将认为协议的哪些方面是可接受的,而且他与美国贸易代表、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有着不错的合作。

特朗普的前通讯主管Jason Miller表示,能让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受益的是达成一项协议,而不是与中国打贸易战。Miller称,特朗普在批准一项协议前,需确保中国提出不错的提议。

中国官员此前表示,贸易谈判仍在推进。北京方面有推动达成贸易协议的强烈动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中国经济快速放缓带来的压力。

过去两年中,在一些关税举措最后期限到来前不久,特朗普曾使用过这种做出强硬表态的策略,但结果往往只是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协议。而这些停战都没能维持多久。

美国目前已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施加了关税,并计划在12月15日对另外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两国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新关税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反对,因为这会冲击到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服装等消费品。包括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内的多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都希望避免加征这笔新关税,其迫切程度几乎与中方一样。

但中国想要的不仅是取消未来拟加征的关税,他们还希望撤销之前已经实施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直坚定地反对取消关税措施,这已经成为双方谈判的关键分歧点。

目前正在商谈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还包括如下内容,即中国承诺再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以及加强知识产品保护。

美中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只解决美国对中国的一小部分不满,基本不涉及根本性问题,包括限制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停止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将留待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贸易谈判解决,美国商界普遍对双方未来谈判能否取得成果持怀疑态度。莱特希泽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大规模关税措施,以确保中国会让步。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本周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问题上,他希望得到民主党的支持。

美中两国政府官员最近都表示,他们在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在协商文本措辞上做出妥协,几个月来这个问题曾一直困扰谈判双方。

双方还筹划举行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约仪式,但两国领导人不会参加。这为协议的完成减少了一些阻碍,但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失去一个让他期待已久的政治加分机会——与习近平一同现身签约仪式。库德洛上个月做出过这样的暗示。他说:“两国领导人均不时提到他们的部长们可以签署协议。”

中方官员则表示,在美国反华声音日渐高涨之际,习近平没有理由出访华盛顿或是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中方正在研究将10月份美日贸易协议的签署作为范例。当时日本驻华盛顿大使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这一协议,美方的代表为莱特希泽。特朗普也在场。中国也在考虑是否派遣中方贸易谈判牵头人、副总理刘鹤前往华盛顿签署这一协议。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在特朗普签署支持香港反政府抗议者的法案后,北京方面反应温和。中国在法案签署后曾立即表示要采取反制行动,但直到周一才出台了一个大体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暂停批准美军舰停靠香港休整的申请,并对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但制裁细节不明。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表示,中国人明白特朗普的境地,即这项法案在国会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票获得通过,他们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破坏双方的谈判进程。Dollar此前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代表。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破裂,正如之前多次发生的那样。看到特朗普不顾已经达成的进口协议而对阿根廷和巴西两国发出加征钢铝关税的威胁,中国或许会认为,不能信任华盛顿方面履行诺言。

中方还可能继续推进之前已宣布的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计划,不可靠实体是中国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制裁。中国政府支持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周二早间发布推文称,北京方面将很快推进该计划,这是对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一项议案的回应,鲁比奥要求对那些参与镇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可能会被加入上述清单。此前,该公司因未能恰当投递涉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一些包裹而遭到中国政府批评。华为是中国通讯设备巨头,目前正受到美国制裁。

如果北京方面真的推进上述计划,势必会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将让贸易协议的签署在政治上更具难度。对于置评请求,联邦快递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记者参考7月份的一份声明。该公司在那份声明中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部门的相关调查,并且致力于充分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

尽管5月份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威胁要发布这份清单,但尚未付诸实施,因担心会进一步损害中国公司购买美国技术的能力。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暗示美中贸易战可能拖到大选之后

发布日期:2019-12-04 08:18
摘要: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拖延到2020年大选之后,他还就关税问题与法国打起了口水仗。



撰文 | Catherine Lucey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愿意等到明年大选之后再与中国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一表态令市场陷入恐慌,也引发了对两国能否找到足够共识来阻止新关税生效的质疑。

在美国股市周二开盘前,特朗普在伦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会晤后对记者说:“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认为等到大选之后更好。”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日开盘半小时内下跌400点,到后市中段略有回升,收盘下挫逾280点。

特朗普之后又表示,与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涨幅相比,股市的这一跌幅“微不足道”。他说:“我不关注股市。”不过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一直以来都表示,他经常会询问他们市场波动的原因,如果他们将市场下跌的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就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但美国政府官员及与特朗普关系较为密切的人士表示,特朗普这一表态很可能是为了争取谈判筹码,而不是发出谈判已发生根本性破裂的信号。美国针对中国消费品的新一轮关税定于12月15日生效,目前离这一最后期限还有最后的两周时间。

美方指出,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近期的参与证明谈判正接近尾声。库什纳扮演的角色是解释特朗普将认为协议的哪些方面是可接受的,而且他与美国贸易代表、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有着不错的合作。

特朗普的前通讯主管Jason Miller表示,能让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受益的是达成一项协议,而不是与中国打贸易战。Miller称,特朗普在批准一项协议前,需确保中国提出不错的提议。

中国官员此前表示,贸易谈判仍在推进。北京方面有推动达成贸易协议的强烈动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中国经济快速放缓带来的压力。

过去两年中,在一些关税举措最后期限到来前不久,特朗普曾使用过这种做出强硬表态的策略,但结果往往只是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协议。而这些停战都没能维持多久。

美国目前已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施加了关税,并计划在12月15日对另外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两国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新关税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反对,因为这会冲击到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服装等消费品。包括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内的多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都希望避免加征这笔新关税,其迫切程度几乎与中方一样。

但中国想要的不仅是取消未来拟加征的关税,他们还希望撤销之前已经实施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直坚定地反对取消关税措施,这已经成为双方谈判的关键分歧点。

目前正在商谈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还包括如下内容,即中国承诺再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以及加强知识产品保护。

美中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只解决美国对中国的一小部分不满,基本不涉及根本性问题,包括限制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停止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将留待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贸易谈判解决,美国商界普遍对双方未来谈判能否取得成果持怀疑态度。莱特希泽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大规模关税措施,以确保中国会让步。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本周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问题上,他希望得到民主党的支持。

美中两国政府官员最近都表示,他们在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在协商文本措辞上做出妥协,几个月来这个问题曾一直困扰谈判双方。

双方还筹划举行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约仪式,但两国领导人不会参加。这为协议的完成减少了一些阻碍,但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失去一个让他期待已久的政治加分机会——与习近平一同现身签约仪式。库德洛上个月做出过这样的暗示。他说:“两国领导人均不时提到他们的部长们可以签署协议。”

中方官员则表示,在美国反华声音日渐高涨之际,习近平没有理由出访华盛顿或是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中方正在研究将10月份美日贸易协议的签署作为范例。当时日本驻华盛顿大使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这一协议,美方的代表为莱特希泽。特朗普也在场。中国也在考虑是否派遣中方贸易谈判牵头人、副总理刘鹤前往华盛顿签署这一协议。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在特朗普签署支持香港反政府抗议者的法案后,北京方面反应温和。中国在法案签署后曾立即表示要采取反制行动,但直到周一才出台了一个大体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暂停批准美军舰停靠香港休整的申请,并对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但制裁细节不明。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表示,中国人明白特朗普的境地,即这项法案在国会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票获得通过,他们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破坏双方的谈判进程。Dollar此前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代表。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破裂,正如之前多次发生的那样。看到特朗普不顾已经达成的进口协议而对阿根廷和巴西两国发出加征钢铝关税的威胁,中国或许会认为,不能信任华盛顿方面履行诺言。

中方还可能继续推进之前已宣布的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计划,不可靠实体是中国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制裁。中国政府支持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周二早间发布推文称,北京方面将很快推进该计划,这是对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一项议案的回应,鲁比奥要求对那些参与镇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可能会被加入上述清单。此前,该公司因未能恰当投递涉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一些包裹而遭到中国政府批评。华为是中国通讯设备巨头,目前正受到美国制裁。

如果北京方面真的推进上述计划,势必会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将让贸易协议的签署在政治上更具难度。对于置评请求,联邦快递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记者参考7月份的一份声明。该公司在那份声明中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部门的相关调查,并且致力于充分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

尽管5月份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威胁要发布这份清单,但尚未付诸实施,因担心会进一步损害中国公司购买美国技术的能力。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拖延到2020年大选之后,他还就关税问题与法国打起了口水仗。



撰文 | Catherine Lucey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愿意等到明年大选之后再与中国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一表态令市场陷入恐慌,也引发了对两国能否找到足够共识来阻止新关税生效的质疑。

在美国股市周二开盘前,特朗普在伦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会晤后对记者说:“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认为等到大选之后更好。”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日开盘半小时内下跌400点,到后市中段略有回升,收盘下挫逾280点。

特朗普之后又表示,与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涨幅相比,股市的这一跌幅“微不足道”。他说:“我不关注股市。”不过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一直以来都表示,他经常会询问他们市场波动的原因,如果他们将市场下跌的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就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但美国政府官员及与特朗普关系较为密切的人士表示,特朗普这一表态很可能是为了争取谈判筹码,而不是发出谈判已发生根本性破裂的信号。美国针对中国消费品的新一轮关税定于12月15日生效,目前离这一最后期限还有最后的两周时间。

美方指出,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近期的参与证明谈判正接近尾声。库什纳扮演的角色是解释特朗普将认为协议的哪些方面是可接受的,而且他与美国贸易代表、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有着不错的合作。

特朗普的前通讯主管Jason Miller表示,能让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受益的是达成一项协议,而不是与中国打贸易战。Miller称,特朗普在批准一项协议前,需确保中国提出不错的提议。

中国官员此前表示,贸易谈判仍在推进。北京方面有推动达成贸易协议的强烈动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中国经济快速放缓带来的压力。

过去两年中,在一些关税举措最后期限到来前不久,特朗普曾使用过这种做出强硬表态的策略,但结果往往只是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协议。而这些停战都没能维持多久。

美国目前已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施加了关税,并计划在12月15日对另外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两国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新关税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反对,因为这会冲击到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服装等消费品。包括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内的多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都希望避免加征这笔新关税,其迫切程度几乎与中方一样。

但中国想要的不仅是取消未来拟加征的关税,他们还希望撤销之前已经实施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直坚定地反对取消关税措施,这已经成为双方谈判的关键分歧点。

目前正在商谈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还包括如下内容,即中国承诺再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以及加强知识产品保护。

美中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只解决美国对中国的一小部分不满,基本不涉及根本性问题,包括限制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停止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将留待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贸易谈判解决,美国商界普遍对双方未来谈判能否取得成果持怀疑态度。莱特希泽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大规模关税措施,以确保中国会让步。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本周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问题上,他希望得到民主党的支持。

美中两国政府官员最近都表示,他们在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在协商文本措辞上做出妥协,几个月来这个问题曾一直困扰谈判双方。

双方还筹划举行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约仪式,但两国领导人不会参加。这为协议的完成减少了一些阻碍,但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失去一个让他期待已久的政治加分机会——与习近平一同现身签约仪式。库德洛上个月做出过这样的暗示。他说:“两国领导人均不时提到他们的部长们可以签署协议。”

中方官员则表示,在美国反华声音日渐高涨之际,习近平没有理由出访华盛顿或是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中方正在研究将10月份美日贸易协议的签署作为范例。当时日本驻华盛顿大使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这一协议,美方的代表为莱特希泽。特朗普也在场。中国也在考虑是否派遣中方贸易谈判牵头人、副总理刘鹤前往华盛顿签署这一协议。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在特朗普签署支持香港反政府抗议者的法案后,北京方面反应温和。中国在法案签署后曾立即表示要采取反制行动,但直到周一才出台了一个大体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暂停批准美军舰停靠香港休整的申请,并对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但制裁细节不明。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表示,中国人明白特朗普的境地,即这项法案在国会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票获得通过,他们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破坏双方的谈判进程。Dollar此前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代表。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破裂,正如之前多次发生的那样。看到特朗普不顾已经达成的进口协议而对阿根廷和巴西两国发出加征钢铝关税的威胁,中国或许会认为,不能信任华盛顿方面履行诺言。

中方还可能继续推进之前已宣布的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计划,不可靠实体是中国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制裁。中国政府支持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周二早间发布推文称,北京方面将很快推进该计划,这是对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一项议案的回应,鲁比奥要求对那些参与镇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可能会被加入上述清单。此前,该公司因未能恰当投递涉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一些包裹而遭到中国政府批评。华为是中国通讯设备巨头,目前正受到美国制裁。

如果北京方面真的推进上述计划,势必会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将让贸易协议的签署在政治上更具难度。对于置评请求,联邦快递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记者参考7月份的一份声明。该公司在那份声明中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部门的相关调查,并且致力于充分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

尽管5月份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威胁要发布这份清单,但尚未付诸实施,因担心会进一步损害中国公司购买美国技术的能力。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朗普暗示美中贸易战可能拖到大选之后

发布日期:2019-12-04 08:18
摘要: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拖延到2020年大选之后,他还就关税问题与法国打起了口水仗。



撰文 | Catherine Lucey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愿意等到明年大选之后再与中国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一表态令市场陷入恐慌,也引发了对两国能否找到足够共识来阻止新关税生效的质疑。

在美国股市周二开盘前,特朗普在伦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会晤后对记者说:“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认为等到大选之后更好。”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日开盘半小时内下跌400点,到后市中段略有回升,收盘下挫逾280点。

特朗普之后又表示,与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涨幅相比,股市的这一跌幅“微不足道”。他说:“我不关注股市。”不过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一直以来都表示,他经常会询问他们市场波动的原因,如果他们将市场下跌的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就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但美国政府官员及与特朗普关系较为密切的人士表示,特朗普这一表态很可能是为了争取谈判筹码,而不是发出谈判已发生根本性破裂的信号。美国针对中国消费品的新一轮关税定于12月15日生效,目前离这一最后期限还有最后的两周时间。

美方指出,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近期的参与证明谈判正接近尾声。库什纳扮演的角色是解释特朗普将认为协议的哪些方面是可接受的,而且他与美国贸易代表、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有着不错的合作。

特朗普的前通讯主管Jason Miller表示,能让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受益的是达成一项协议,而不是与中国打贸易战。Miller称,特朗普在批准一项协议前,需确保中国提出不错的提议。

中国官员此前表示,贸易谈判仍在推进。北京方面有推动达成贸易协议的强烈动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中国经济快速放缓带来的压力。

过去两年中,在一些关税举措最后期限到来前不久,特朗普曾使用过这种做出强硬表态的策略,但结果往往只是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协议。而这些停战都没能维持多久。

美国目前已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施加了关税,并计划在12月15日对另外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两国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新关税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反对,因为这会冲击到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服装等消费品。包括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内的多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都希望避免加征这笔新关税,其迫切程度几乎与中方一样。

但中国想要的不仅是取消未来拟加征的关税,他们还希望撤销之前已经实施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直坚定地反对取消关税措施,这已经成为双方谈判的关键分歧点。

目前正在商谈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还包括如下内容,即中国承诺再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以及加强知识产品保护。

美中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只解决美国对中国的一小部分不满,基本不涉及根本性问题,包括限制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停止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将留待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贸易谈判解决,美国商界普遍对双方未来谈判能否取得成果持怀疑态度。莱特希泽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大规模关税措施,以确保中国会让步。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本周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问题上,他希望得到民主党的支持。

美中两国政府官员最近都表示,他们在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在协商文本措辞上做出妥协,几个月来这个问题曾一直困扰谈判双方。

双方还筹划举行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约仪式,但两国领导人不会参加。这为协议的完成减少了一些阻碍,但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失去一个让他期待已久的政治加分机会——与习近平一同现身签约仪式。库德洛上个月做出过这样的暗示。他说:“两国领导人均不时提到他们的部长们可以签署协议。”

中方官员则表示,在美国反华声音日渐高涨之际,习近平没有理由出访华盛顿或是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中方正在研究将10月份美日贸易协议的签署作为范例。当时日本驻华盛顿大使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这一协议,美方的代表为莱特希泽。特朗普也在场。中国也在考虑是否派遣中方贸易谈判牵头人、副总理刘鹤前往华盛顿签署这一协议。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在特朗普签署支持香港反政府抗议者的法案后,北京方面反应温和。中国在法案签署后曾立即表示要采取反制行动,但直到周一才出台了一个大体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暂停批准美军舰停靠香港休整的申请,并对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但制裁细节不明。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表示,中国人明白特朗普的境地,即这项法案在国会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票获得通过,他们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破坏双方的谈判进程。Dollar此前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代表。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破裂,正如之前多次发生的那样。看到特朗普不顾已经达成的进口协议而对阿根廷和巴西两国发出加征钢铝关税的威胁,中国或许会认为,不能信任华盛顿方面履行诺言。

中方还可能继续推进之前已宣布的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计划,不可靠实体是中国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制裁。中国政府支持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周二早间发布推文称,北京方面将很快推进该计划,这是对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一项议案的回应,鲁比奥要求对那些参与镇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可能会被加入上述清单。此前,该公司因未能恰当投递涉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一些包裹而遭到中国政府批评。华为是中国通讯设备巨头,目前正受到美国制裁。

如果北京方面真的推进上述计划,势必会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将让贸易协议的签署在政治上更具难度。对于置评请求,联邦快递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记者参考7月份的一份声明。该公司在那份声明中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部门的相关调查,并且致力于充分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

尽管5月份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威胁要发布这份清单,但尚未付诸实施,因担心会进一步损害中国公司购买美国技术的能力。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赴欧洲参加北约峰会期间,美国总统特朗普暗示,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战有可能会拖延到2020年大选之后,他还就关税问题与法国打起了口水仗。



撰文 | Catherine Lucey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称,他愿意等到明年大选之后再与中国达成一项有限的贸易协议。这一表态令市场陷入恐慌,也引发了对两国能否找到足够共识来阻止新关税生效的质疑。

在美国股市周二开盘前,特朗普在伦敦与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orth Atlantic Treaty Organization, 简称: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Jens Stoltenberg)会晤后对记者说:“事实上,从某些方面来说,我认为等到大选之后更好。”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当日开盘半小时内下跌400点,到后市中段略有回升,收盘下挫逾280点。

特朗普之后又表示,与他担任总统以来的涨幅相比,股市的这一跌幅“微不足道”。他说:“我不关注股市。”不过特朗普的高级顾问一直以来都表示,他经常会询问他们市场波动的原因,如果他们将市场下跌的原因归咎于特朗普的贸易政策,他就会做出激烈的反应。

但美国政府官员及与特朗普关系较为密切的人士表示,特朗普这一表态很可能是为了争取谈判筹码,而不是发出谈判已发生根本性破裂的信号。美国针对中国消费品的新一轮关税定于12月15日生效,目前离这一最后期限还有最后的两周时间。

美方指出,白宫顾问、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Jared Kushner)近期的参与证明谈判正接近尾声。库什纳扮演的角色是解释特朗普将认为协议的哪些方面是可接受的,而且他与美国贸易代表、特朗普的首席谈判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有着不错的合作。

特朗普的前通讯主管Jason Miller表示,能让特朗普最终在选举中受益的是达成一项协议,而不是与中国打贸易战。Miller称,特朗普在批准一项协议前,需确保中国提出不错的提议。

中国官员此前表示,贸易谈判仍在推进。北京方面有推动达成贸易协议的强烈动机,因为这有助于缓解中国经济快速放缓带来的压力。

过去两年中,在一些关税举措最后期限到来前不久,特朗普曾使用过这种做出强硬表态的策略,但结果往往只是达成暂停贸易战的协议。而这些停战都没能维持多久。

美国目前已对价值约3,6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施加了关税,并计划在12月15日对另外约1,65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15%的关税——除非两国能达成一项贸易协议。

新关税有可能引发消费者的反对,因为这会冲击到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的iPhone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和服装等消费品。包括莱特希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在内的多位特朗普的高级顾问都希望避免加征这笔新关税,其迫切程度几乎与中方一样。

但中国想要的不仅是取消未来拟加征的关税,他们还希望撤销之前已经实施的关税措施。特朗普和莱特希泽一直坚定地反对取消关税措施,这已经成为双方谈判的关键分歧点。

目前正在商谈的所谓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还包括如下内容,即中国承诺再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美国农产品,在一定程度上放开中国的金融服务业以及加强知识产品保护。

美中若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将只解决美国对中国的一小部分不满,基本不涉及根本性问题,包括限制中国政府对国有企业的补贴,以及停止强制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等问题。

这些问题都将留待第二阶段和第三阶段贸易谈判解决,美国商界普遍对双方未来谈判能否取得成果持怀疑态度。莱特希泽希望保留对中国的大规模关税措施,以确保中国会让步。

与此同时,莱特希泽本周将主要精力放在解决修订后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的问题上,他希望得到民主党的支持。

美中两国政府官员最近都表示,他们在达成协议方面取得了很大进展,包括在协商文本措辞上做出妥协,几个月来这个问题曾一直困扰谈判双方。

双方还筹划举行一个第一阶段协议的签约仪式,但两国领导人不会参加。这为协议的完成减少了一些阻碍,但也意味着特朗普将失去一个让他期待已久的政治加分机会——与习近平一同现身签约仪式。库德洛上个月做出过这样的暗示。他说:“两国领导人均不时提到他们的部长们可以签署协议。”

中方官员则表示,在美国反华声音日渐高涨之际,习近平没有理由出访华盛顿或是美国的任何一个地方。中方正在研究将10月份美日贸易协议的签署作为范例。当时日本驻华盛顿大使代表本国政府签署了这一协议,美方的代表为莱特希泽。特朗普也在场。中国也在考虑是否派遣中方贸易谈判牵头人、副总理刘鹤前往华盛顿签署这一协议。

另一个积极信号是,在特朗普签署支持香港反政府抗议者的法案后,北京方面反应温和。中国在法案签署后曾立即表示要采取反制行动,但直到周一才出台了一个大体只有象征意义的行动:暂停批准美军舰停靠香港休整的申请,并对几家总部位于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实施制裁,但制裁细节不明。

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中国问题专家David Dollar表示,中国人明白特朗普的境地,即这项法案在国会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票获得通过,他们不会让这种事情来破坏双方的谈判进程。Dollar此前曾在奥巴马(Obama)政府时期担任财政部负责中国事务的代表。

不过,谈判仍有可能破裂,正如之前多次发生的那样。看到特朗普不顾已经达成的进口协议而对阿根廷和巴西两国发出加征钢铝关税的威胁,中国或许会认为,不能信任华盛顿方面履行诺言。

中方还可能继续推进之前已宣布的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的计划,不可靠实体是中国政府认为有问题的外国公司,这些公司将会面临制裁。中国政府支持的《环球时报》(Global Times)周二早间发布推文称,北京方面将很快推进该计划,这是对美国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提出的一项议案的回应,鲁比奥要求对那些参与镇压中国新疆维吾尔族穆斯林的中国官员进行制裁。

中国问题专家表示,联邦快递集团(FedEx Co., FDX)可能会被加入上述清单。此前,该公司因未能恰当投递涉及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一些包裹而遭到中国政府批评。华为是中国通讯设备巨头,目前正受到美国制裁。

如果北京方面真的推进上述计划,势必会在华盛顿引起轩然大波,将让贸易协议的签署在政治上更具难度。对于置评请求,联邦快递的一位发言人建议记者参考7月份的一份声明。该公司在那份声明中表示,将配合中国政府部门的相关调查,并且致力于充分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和法规。

尽管5月份美国政府制裁华为以来,北京方面一直威胁要发布这份清单,但尚未付诸实施,因担心会进一步损害中国公司购买美国技术的能力。

(更新完成)■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