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他本不打算参选,因担心分走温和派候选人的选票。看到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后,他改变了主意。



乔舒亚•查芬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纽约市长选举前不久,民意调查显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率以两位数落后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对手。这位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被斥为是一名试图用钱铺路、让自己赢得竞选的亿万富翁,他的风格说得好听点是“低调”,说得难听点则是“冷漠”或是“干巴巴的像烤面包一样”。然而,他成功当选为纽约市长。在他的支持者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他表示:“之前没有人相信我们今晚能做到,但我们一直是有信心的。”

上周,随着布隆伯格加入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那段决定性的政治经历——以及一系列数据和观点研究——激起了布隆伯格忠实支持者类似的信心。但是,在进步主义的思想声势日渐高涨之际,一些人嘲笑布隆伯格宣布参选对这位77岁媒体大亨而言是一个错误的形象工程——布隆伯格当年是以温和的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的纽约市长。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把向亿万富翁征税作为自己参加竞选的中心议题——在欢迎布隆伯格参选时表示:“他不需要人。他只需要一袋袋钱。”

确实,布隆伯格正在把他的540亿美元身家当武器一样使用。他花费3000万美元安排了一轮被一名政治策略师称为“炮轰沙滩”的电视广告攻势,来赞颂他的成就: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媒体和数据企业;在“9•11”恐怖袭击后重振纽约;向应对气候变化、枪支暴力和其他问题的事业捐款逾十亿美元。布隆伯格在11月24日一场简单的线上竞选活动中表示:“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空谈家,而是实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这些成就也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声称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的办公室文化受到男权与性别歧视思想污染的指控,再次浮出水面。在1997年的一起诉讼中,布隆伯格被指控在一名女员工告诉他自己已怀孕时说出了“杀了它”这样的话——而他对此予以否认。他的助手表示,这些指控并不是新出现的,但在经历了抵制性骚扰的“MeToo”运动之后,这些指控的意义变了。

布隆伯格担任市长时的履历给他吸引黑人选民的努力带来了困难,而黑人选民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近日,布隆伯格为自己对“拦截盘查”(stop-and-frisk)警方政策的长期支持道歉,该政策对少数族裔纽约市民的影响尤为严重。权威人士警告称,如果布隆伯格的竞选遭遇惨败,他可能会分裂温和派民主党人,为极左翼候选人铺平道路。

布隆伯格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工人阶级家庭,完全是白手起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就读时,他是兄弟会中唯一的犹太人。从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华尔街企业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迅速晋升,在那里他以聪明、犀利和偶尔的粗俗而闻名。令他感到惊讶(但他的同事们并不感到惊讶)的是,他在1981年的一次合并后被该公司解雇了。

布隆伯格通过发明一个令道琼斯(Dow Jones)和路透社(Reuters)这两家老牌企业感到不爽的证券数据终端而东山再起。目前,世界各地交易员的办公桌上共有逾30万台彭博机。但这场竞选正在捆住该公司新闻部门的手脚。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尔思韦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该社2700名记者将避免对布隆伯格进行调查,为了公平起见,也将避免对他的民主党对手进行调查。但他们将继续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彭博社编辑委员会在致读者的一份说明中解释道:“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未知领域。”

布隆伯格的富豪伙伴们已经是他的粉丝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将他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的媒体企业家”。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预测,仅凭布隆伯格的才智就将改变民主党的辩论。

这些吹捧要归功于他作为企业家和市长时所取得的成功。在2001年发生恐怖袭击仅几个月后就职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帮助引导纽约走上了复兴的漫漫长路。他克服了经济衰退和令人生畏的预算赤字所带来的行政管理挑战,并清楚地向世人展示这个遭受重创的城市将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

布隆伯格改写了纽约市长竞选规则,使自己能够第三次担任市长,这一举动引发了外界争议。之后,他投身于慈善事业,并定期驳斥有关他可能竞选总统的猜测。他最初放弃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会给乔•拜登(Joe Biden)这样的温和派人士搅局。他的朋友们表示,在民调显示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之后,他于今年夏天改变了主意。他最好的机会可能在于打动那些把能够击败特朗普看得比一切都重的民主党选民。

布隆伯格加入这场角逐的时间较晚,这迫使他采取了一种非正统的策略。他的造势活动计划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在这两个州打造声势——而是重点押注于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4个州。因此,当上周其他候选人在艾奥瓦州奋战时,布隆伯格已飞往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

布隆伯格还将开展被其助手称为“并行竞选”的活动,发动一项耗资1亿美元的数字媒体攻势,其中包括在摇摆州对特朗普进行攻击。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要表明迈克尔是能够击败特朗普的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向特朗普发起挑战。”这看上去或许希望渺茫。但布隆伯格迄今为止的大部分职业生涯看上去都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布隆伯格——试图打败特朗普的传媒大亨

发布日期:2019-12-03 07:02
摘要:他本不打算参选,因担心分走温和派候选人的选票。看到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后,他改变了主意。



乔舒亚•查芬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纽约市长选举前不久,民意调查显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率以两位数落后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对手。这位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被斥为是一名试图用钱铺路、让自己赢得竞选的亿万富翁,他的风格说得好听点是“低调”,说得难听点则是“冷漠”或是“干巴巴的像烤面包一样”。然而,他成功当选为纽约市长。在他的支持者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他表示:“之前没有人相信我们今晚能做到,但我们一直是有信心的。”

上周,随着布隆伯格加入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那段决定性的政治经历——以及一系列数据和观点研究——激起了布隆伯格忠实支持者类似的信心。但是,在进步主义的思想声势日渐高涨之际,一些人嘲笑布隆伯格宣布参选对这位77岁媒体大亨而言是一个错误的形象工程——布隆伯格当年是以温和的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的纽约市长。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把向亿万富翁征税作为自己参加竞选的中心议题——在欢迎布隆伯格参选时表示:“他不需要人。他只需要一袋袋钱。”

确实,布隆伯格正在把他的540亿美元身家当武器一样使用。他花费3000万美元安排了一轮被一名政治策略师称为“炮轰沙滩”的电视广告攻势,来赞颂他的成就: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媒体和数据企业;在“9•11”恐怖袭击后重振纽约;向应对气候变化、枪支暴力和其他问题的事业捐款逾十亿美元。布隆伯格在11月24日一场简单的线上竞选活动中表示:“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空谈家,而是实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这些成就也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声称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的办公室文化受到男权与性别歧视思想污染的指控,再次浮出水面。在1997年的一起诉讼中,布隆伯格被指控在一名女员工告诉他自己已怀孕时说出了“杀了它”这样的话——而他对此予以否认。他的助手表示,这些指控并不是新出现的,但在经历了抵制性骚扰的“MeToo”运动之后,这些指控的意义变了。

布隆伯格担任市长时的履历给他吸引黑人选民的努力带来了困难,而黑人选民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近日,布隆伯格为自己对“拦截盘查”(stop-and-frisk)警方政策的长期支持道歉,该政策对少数族裔纽约市民的影响尤为严重。权威人士警告称,如果布隆伯格的竞选遭遇惨败,他可能会分裂温和派民主党人,为极左翼候选人铺平道路。

布隆伯格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工人阶级家庭,完全是白手起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就读时,他是兄弟会中唯一的犹太人。从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华尔街企业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迅速晋升,在那里他以聪明、犀利和偶尔的粗俗而闻名。令他感到惊讶(但他的同事们并不感到惊讶)的是,他在1981年的一次合并后被该公司解雇了。

布隆伯格通过发明一个令道琼斯(Dow Jones)和路透社(Reuters)这两家老牌企业感到不爽的证券数据终端而东山再起。目前,世界各地交易员的办公桌上共有逾30万台彭博机。但这场竞选正在捆住该公司新闻部门的手脚。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尔思韦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该社2700名记者将避免对布隆伯格进行调查,为了公平起见,也将避免对他的民主党对手进行调查。但他们将继续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彭博社编辑委员会在致读者的一份说明中解释道:“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未知领域。”

布隆伯格的富豪伙伴们已经是他的粉丝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将他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的媒体企业家”。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预测,仅凭布隆伯格的才智就将改变民主党的辩论。

这些吹捧要归功于他作为企业家和市长时所取得的成功。在2001年发生恐怖袭击仅几个月后就职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帮助引导纽约走上了复兴的漫漫长路。他克服了经济衰退和令人生畏的预算赤字所带来的行政管理挑战,并清楚地向世人展示这个遭受重创的城市将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

布隆伯格改写了纽约市长竞选规则,使自己能够第三次担任市长,这一举动引发了外界争议。之后,他投身于慈善事业,并定期驳斥有关他可能竞选总统的猜测。他最初放弃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会给乔•拜登(Joe Biden)这样的温和派人士搅局。他的朋友们表示,在民调显示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之后,他于今年夏天改变了主意。他最好的机会可能在于打动那些把能够击败特朗普看得比一切都重的民主党选民。

布隆伯格加入这场角逐的时间较晚,这迫使他采取了一种非正统的策略。他的造势活动计划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在这两个州打造声势——而是重点押注于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4个州。因此,当上周其他候选人在艾奥瓦州奋战时,布隆伯格已飞往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

布隆伯格还将开展被其助手称为“并行竞选”的活动,发动一项耗资1亿美元的数字媒体攻势,其中包括在摇摆州对特朗普进行攻击。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要表明迈克尔是能够击败特朗普的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向特朗普发起挑战。”这看上去或许希望渺茫。但布隆伯格迄今为止的大部分职业生涯看上去都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他本不打算参选,因担心分走温和派候选人的选票。看到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后,他改变了主意。



乔舒亚•查芬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纽约市长选举前不久,民意调查显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率以两位数落后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对手。这位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被斥为是一名试图用钱铺路、让自己赢得竞选的亿万富翁,他的风格说得好听点是“低调”,说得难听点则是“冷漠”或是“干巴巴的像烤面包一样”。然而,他成功当选为纽约市长。在他的支持者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他表示:“之前没有人相信我们今晚能做到,但我们一直是有信心的。”

上周,随着布隆伯格加入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那段决定性的政治经历——以及一系列数据和观点研究——激起了布隆伯格忠实支持者类似的信心。但是,在进步主义的思想声势日渐高涨之际,一些人嘲笑布隆伯格宣布参选对这位77岁媒体大亨而言是一个错误的形象工程——布隆伯格当年是以温和的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的纽约市长。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把向亿万富翁征税作为自己参加竞选的中心议题——在欢迎布隆伯格参选时表示:“他不需要人。他只需要一袋袋钱。”

确实,布隆伯格正在把他的540亿美元身家当武器一样使用。他花费3000万美元安排了一轮被一名政治策略师称为“炮轰沙滩”的电视广告攻势,来赞颂他的成就: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媒体和数据企业;在“9•11”恐怖袭击后重振纽约;向应对气候变化、枪支暴力和其他问题的事业捐款逾十亿美元。布隆伯格在11月24日一场简单的线上竞选活动中表示:“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空谈家,而是实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这些成就也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声称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的办公室文化受到男权与性别歧视思想污染的指控,再次浮出水面。在1997年的一起诉讼中,布隆伯格被指控在一名女员工告诉他自己已怀孕时说出了“杀了它”这样的话——而他对此予以否认。他的助手表示,这些指控并不是新出现的,但在经历了抵制性骚扰的“MeToo”运动之后,这些指控的意义变了。

布隆伯格担任市长时的履历给他吸引黑人选民的努力带来了困难,而黑人选民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近日,布隆伯格为自己对“拦截盘查”(stop-and-frisk)警方政策的长期支持道歉,该政策对少数族裔纽约市民的影响尤为严重。权威人士警告称,如果布隆伯格的竞选遭遇惨败,他可能会分裂温和派民主党人,为极左翼候选人铺平道路。

布隆伯格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工人阶级家庭,完全是白手起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就读时,他是兄弟会中唯一的犹太人。从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华尔街企业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迅速晋升,在那里他以聪明、犀利和偶尔的粗俗而闻名。令他感到惊讶(但他的同事们并不感到惊讶)的是,他在1981年的一次合并后被该公司解雇了。

布隆伯格通过发明一个令道琼斯(Dow Jones)和路透社(Reuters)这两家老牌企业感到不爽的证券数据终端而东山再起。目前,世界各地交易员的办公桌上共有逾30万台彭博机。但这场竞选正在捆住该公司新闻部门的手脚。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尔思韦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该社2700名记者将避免对布隆伯格进行调查,为了公平起见,也将避免对他的民主党对手进行调查。但他们将继续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彭博社编辑委员会在致读者的一份说明中解释道:“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未知领域。”

布隆伯格的富豪伙伴们已经是他的粉丝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将他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的媒体企业家”。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预测,仅凭布隆伯格的才智就将改变民主党的辩论。

这些吹捧要归功于他作为企业家和市长时所取得的成功。在2001年发生恐怖袭击仅几个月后就职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帮助引导纽约走上了复兴的漫漫长路。他克服了经济衰退和令人生畏的预算赤字所带来的行政管理挑战,并清楚地向世人展示这个遭受重创的城市将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

布隆伯格改写了纽约市长竞选规则,使自己能够第三次担任市长,这一举动引发了外界争议。之后,他投身于慈善事业,并定期驳斥有关他可能竞选总统的猜测。他最初放弃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会给乔•拜登(Joe Biden)这样的温和派人士搅局。他的朋友们表示,在民调显示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之后,他于今年夏天改变了主意。他最好的机会可能在于打动那些把能够击败特朗普看得比一切都重的民主党选民。

布隆伯格加入这场角逐的时间较晚,这迫使他采取了一种非正统的策略。他的造势活动计划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在这两个州打造声势——而是重点押注于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4个州。因此,当上周其他候选人在艾奥瓦州奋战时,布隆伯格已飞往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

布隆伯格还将开展被其助手称为“并行竞选”的活动,发动一项耗资1亿美元的数字媒体攻势,其中包括在摇摆州对特朗普进行攻击。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要表明迈克尔是能够击败特朗普的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向特朗普发起挑战。”这看上去或许希望渺茫。但布隆伯格迄今为止的大部分职业生涯看上去都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布隆伯格——试图打败特朗普的传媒大亨

发布日期:2019-12-03 07:02
摘要:他本不打算参选,因担心分走温和派候选人的选票。看到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后,他改变了主意。



乔舒亚•查芬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纽约市长选举前不久,民意调查显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率以两位数落后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对手。这位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被斥为是一名试图用钱铺路、让自己赢得竞选的亿万富翁,他的风格说得好听点是“低调”,说得难听点则是“冷漠”或是“干巴巴的像烤面包一样”。然而,他成功当选为纽约市长。在他的支持者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他表示:“之前没有人相信我们今晚能做到,但我们一直是有信心的。”

上周,随着布隆伯格加入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那段决定性的政治经历——以及一系列数据和观点研究——激起了布隆伯格忠实支持者类似的信心。但是,在进步主义的思想声势日渐高涨之际,一些人嘲笑布隆伯格宣布参选对这位77岁媒体大亨而言是一个错误的形象工程——布隆伯格当年是以温和的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的纽约市长。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把向亿万富翁征税作为自己参加竞选的中心议题——在欢迎布隆伯格参选时表示:“他不需要人。他只需要一袋袋钱。”

确实,布隆伯格正在把他的540亿美元身家当武器一样使用。他花费3000万美元安排了一轮被一名政治策略师称为“炮轰沙滩”的电视广告攻势,来赞颂他的成就: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媒体和数据企业;在“9•11”恐怖袭击后重振纽约;向应对气候变化、枪支暴力和其他问题的事业捐款逾十亿美元。布隆伯格在11月24日一场简单的线上竞选活动中表示:“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空谈家,而是实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这些成就也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声称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的办公室文化受到男权与性别歧视思想污染的指控,再次浮出水面。在1997年的一起诉讼中,布隆伯格被指控在一名女员工告诉他自己已怀孕时说出了“杀了它”这样的话——而他对此予以否认。他的助手表示,这些指控并不是新出现的,但在经历了抵制性骚扰的“MeToo”运动之后,这些指控的意义变了。

布隆伯格担任市长时的履历给他吸引黑人选民的努力带来了困难,而黑人选民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近日,布隆伯格为自己对“拦截盘查”(stop-and-frisk)警方政策的长期支持道歉,该政策对少数族裔纽约市民的影响尤为严重。权威人士警告称,如果布隆伯格的竞选遭遇惨败,他可能会分裂温和派民主党人,为极左翼候选人铺平道路。

布隆伯格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工人阶级家庭,完全是白手起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就读时,他是兄弟会中唯一的犹太人。从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华尔街企业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迅速晋升,在那里他以聪明、犀利和偶尔的粗俗而闻名。令他感到惊讶(但他的同事们并不感到惊讶)的是,他在1981年的一次合并后被该公司解雇了。

布隆伯格通过发明一个令道琼斯(Dow Jones)和路透社(Reuters)这两家老牌企业感到不爽的证券数据终端而东山再起。目前,世界各地交易员的办公桌上共有逾30万台彭博机。但这场竞选正在捆住该公司新闻部门的手脚。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尔思韦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该社2700名记者将避免对布隆伯格进行调查,为了公平起见,也将避免对他的民主党对手进行调查。但他们将继续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彭博社编辑委员会在致读者的一份说明中解释道:“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未知领域。”

布隆伯格的富豪伙伴们已经是他的粉丝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将他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的媒体企业家”。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预测,仅凭布隆伯格的才智就将改变民主党的辩论。

这些吹捧要归功于他作为企业家和市长时所取得的成功。在2001年发生恐怖袭击仅几个月后就职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帮助引导纽约走上了复兴的漫漫长路。他克服了经济衰退和令人生畏的预算赤字所带来的行政管理挑战,并清楚地向世人展示这个遭受重创的城市将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

布隆伯格改写了纽约市长竞选规则,使自己能够第三次担任市长,这一举动引发了外界争议。之后,他投身于慈善事业,并定期驳斥有关他可能竞选总统的猜测。他最初放弃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会给乔•拜登(Joe Biden)这样的温和派人士搅局。他的朋友们表示,在民调显示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之后,他于今年夏天改变了主意。他最好的机会可能在于打动那些把能够击败特朗普看得比一切都重的民主党选民。

布隆伯格加入这场角逐的时间较晚,这迫使他采取了一种非正统的策略。他的造势活动计划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在这两个州打造声势——而是重点押注于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4个州。因此,当上周其他候选人在艾奥瓦州奋战时,布隆伯格已飞往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

布隆伯格还将开展被其助手称为“并行竞选”的活动,发动一项耗资1亿美元的数字媒体攻势,其中包括在摇摆州对特朗普进行攻击。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要表明迈克尔是能够击败特朗普的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向特朗普发起挑战。”这看上去或许希望渺茫。但布隆伯格迄今为止的大部分职业生涯看上去都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他本不打算参选,因担心分走温和派候选人的选票。看到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后,他改变了主意。



乔舒亚•查芬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2001年纽约市长选举前不久,民意调查显示,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的支持率以两位数落后于一位经验丰富的对手。这位首次参选的候选人被斥为是一名试图用钱铺路、让自己赢得竞选的亿万富翁,他的风格说得好听点是“低调”,说得难听点则是“冷漠”或是“干巴巴的像烤面包一样”。然而,他成功当选为纽约市长。在他的支持者们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时,他表示:“之前没有人相信我们今晚能做到,但我们一直是有信心的。”

上周,随着布隆伯格加入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角逐,那段决定性的政治经历——以及一系列数据和观点研究——激起了布隆伯格忠实支持者类似的信心。但是,在进步主义的思想声势日渐高涨之际,一些人嘲笑布隆伯格宣布参选对这位77岁媒体大亨而言是一个错误的形象工程——布隆伯格当年是以温和的共和党人身份竞选的纽约市长。

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她把向亿万富翁征税作为自己参加竞选的中心议题——在欢迎布隆伯格参选时表示:“他不需要人。他只需要一袋袋钱。”

确实,布隆伯格正在把他的540亿美元身家当武器一样使用。他花费3000万美元安排了一轮被一名政治策略师称为“炮轰沙滩”的电视广告攻势,来赞颂他的成就: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媒体和数据企业;在“9•11”恐怖袭击后重振纽约;向应对气候变化、枪支暴力和其他问题的事业捐款逾十亿美元。布隆伯格在11月24日一场简单的线上竞选活动中表示:“我给自己的定位不是空谈家,而是实干家和解决问题的人。”

然而,这些成就也带来了一些棘手的问题。声称彭博有限合伙企业(Bloomberg LP)的办公室文化受到男权与性别歧视思想污染的指控,再次浮出水面。在1997年的一起诉讼中,布隆伯格被指控在一名女员工告诉他自己已怀孕时说出了“杀了它”这样的话——而他对此予以否认。他的助手表示,这些指控并不是新出现的,但在经历了抵制性骚扰的“MeToo”运动之后,这些指控的意义变了。

布隆伯格担任市长时的履历给他吸引黑人选民的努力带来了困难,而黑人选民对民主党至关重要。近日,布隆伯格为自己对“拦截盘查”(stop-and-frisk)警方政策的长期支持道歉,该政策对少数族裔纽约市民的影响尤为严重。权威人士警告称,如果布隆伯格的竞选遭遇惨败,他可能会分裂温和派民主党人,为极左翼候选人铺平道路。

布隆伯格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工人阶级家庭,完全是白手起家。在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就读时,他是兄弟会中唯一的犹太人。从哈佛商学院(Harvard Business School)毕业后,布隆伯格在华尔街企业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迅速晋升,在那里他以聪明、犀利和偶尔的粗俗而闻名。令他感到惊讶(但他的同事们并不感到惊讶)的是,他在1981年的一次合并后被该公司解雇了。

布隆伯格通过发明一个令道琼斯(Dow Jones)和路透社(Reuters)这两家老牌企业感到不爽的证券数据终端而东山再起。目前,世界各地交易员的办公桌上共有逾30万台彭博机。但这场竞选正在捆住该公司新闻部门的手脚。彭博社总编辑约翰•米克尔思韦特(John Micklethwait)表示,该社2700名记者将避免对布隆伯格进行调查,为了公平起见,也将避免对他的民主党对手进行调查。但他们将继续对特朗普进行详细调查。彭博社编辑委员会在致读者的一份说明中解释道:“这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未知领域。”

布隆伯格的富豪伙伴们已经是他的粉丝了。鲁珀特•默多克(Rupert Murdoch)曾将他描述为“我们这个时代最具创造力的媒体企业家”。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预测,仅凭布隆伯格的才智就将改变民主党的辩论。

这些吹捧要归功于他作为企业家和市长时所取得的成功。在2001年发生恐怖袭击仅几个月后就职纽约市长的布隆伯格,帮助引导纽约走上了复兴的漫漫长路。他克服了经济衰退和令人生畏的预算赤字所带来的行政管理挑战,并清楚地向世人展示这个遭受重创的城市将作为一个金融中心生存下来并蓬勃发展。

布隆伯格改写了纽约市长竞选规则,使自己能够第三次担任市长,这一举动引发了外界争议。之后,他投身于慈善事业,并定期驳斥有关他可能竞选总统的猜测。他最初放弃了2020年的竞选活动,因为他担心自己会给乔•拜登(Joe Biden)这样的温和派人士搅局。他的朋友们表示,在民调显示领先的民主党候选人在摇摆州情况不妙之后,他于今年夏天改变了主意。他最好的机会可能在于打动那些把能够击败特朗普看得比一切都重的民主党选民。

布隆伯格加入这场角逐的时间较晚,这迫使他采取了一种非正统的策略。他的造势活动计划跳过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在这两个州打造声势——而是重点押注于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举行初选的14个州。因此,当上周其他候选人在艾奥瓦州奋战时,布隆伯格已飞往弗吉尼亚州和阿肯色州。

布隆伯格还将开展被其助手称为“并行竞选”的活动,发动一项耗资1亿美元的数字媒体攻势,其中包括在摇摆州对特朗普进行攻击。布隆伯格竞选团队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要表明迈克尔是能够击败特朗普的那个人,在某种程度上就是要向特朗普发起挑战。”这看上去或许希望渺茫。但布隆伯格迄今为止的大部分职业生涯看上去都是这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