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金融业“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人们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充满怀疑。



 乔治•哈蒙德 , 利奥•刘易斯 香港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1月中旬,香港一家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行政总裁在对岸的深圳租了一间办公室。他手下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员工在上下班途中遭到了辱骂,感到不安全。新的办公室是一间“紧急避险室”。

次日,三名香港本地员工在开完客户会议后,在离开的路上受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该基金公司于是考虑在新加坡注册一个办事处。

“很多人全部的想法就是假装香港及其金融业一切如常。这很荒唐。”他说,“(这种态度)不仅不正常,还阻碍我们思考需要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从表面上看,尽管示威仍在继续,警方和抗议者之间冲突不断,汇丰(HSBC)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国际性银行、英美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坚定地抱着这种主张,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

年利达(Linklaters)高级合伙人查利•雅各布斯(Charlie Jacobs)说:“有趣的是,虽然我认为商店的生意和本地的贸易少了很多,但法律方面真的一切如常。”年利达(Linklaters)在香港拥有182名律师,而且在香港已有40年。

一些人私下承认,他们坚持这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得罪人,并掩盖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利润极其丰厚的地方的事实。

四点因素对香港的地位构成了有力的保护:营商便利;它是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独特纽带;法治;没有真正能替代它的城市。

正如私人银行百达(Pictet)亚洲首席投资官戴维•高德(David Gaud)所言:“香港作为投资中国资产的中心仍然非常合适。”

花旗集团(Citigroup)香港及澳门区行长伍燕仪(Angel Ng)表示,只要“一国两制”模式不变,香港作为卓越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一国两制”框架是香港商业的基石,它允许香港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的50年里享有高度自治。

然而,近几个月局势恶化,包括港交所(HKex)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内的许多人都警告称,这种模式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以及香港陷入更深的经济衰退,“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前景的怀疑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

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是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2倍,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它相对于新加坡、东京和上海等亚洲竞争对手的卓越地位所面临的威胁一直以来都会被认真对待。香港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负责人表示,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不清楚中国是否还会继续毫无保留地为香港的繁荣兴旺充当后盾。

除了主要中资银行网点门口被纵火的景象和街头的防暴警察,抗议活动还给香港的日常运转留下了痕迹。

全球金融日程表上原定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和其他重要年度盛事纷纷被取消,许多照旧举办的活动参加者寥寥,一些公司开始悄悄限制员工出差香港。例如,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Y)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赴港客户会议行程。香港的商业租金猛跌,交易也被搁置。

对于个人所面临的风险,人们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花旗集团一位银行家被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一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支持抗议者后离职;摩根大通(JPMorgan)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银行家在办公楼外被一名示威者袭击。

参加东京和波士顿大型招聘会的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线岗位的求职者不会考虑香港的工作。

虽然香港有很多地区没怎么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交通中断、学校停课以及暴力活动——和这个城市一贯的和平形象有明显反差——导致向搬家公司咨询业务的人猛增,但主要都是想要干脆离开香港的个人,而不是公司。

但是离开的人等于放弃一个依然是丰厚营收来源的城市。港交所度过一个不太活跃的夏季后,近几个月已从一系列上市活动中得到了提振,并最终以阿里巴巴(Alibaba)1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今年最大的股票发行——达到高潮。

作为进出中国内地的门户,香港对全球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具有显著的经济重要性。汇丰将香港视为其在全球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直接知情人士透露,汇丰约25%在港营收“受到了抗议活动的直接威胁”。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财富管理资产。

香港也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最大单一市场,占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去年150亿美元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即使是对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集团来说,香港也是其第四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墨西哥。

私底下,各家国际性银行、基金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着准备。就目前来说,它们认为这种令人不安的暴力活动虽然以香港过往的标准来看很糟糕,但仍是可控的。一位人士表示,转折点将是出现“一种恐怖故事的情景”,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局势危险或一片混乱,他们将根本无法进行交易或开展其他业务。

一家美国投资银行的管理层曾考虑将员工转移到往北几英里外的备用办公室,这间备用办公室接入不同的电网,初衷是在总部受到危机冲击时作为避难所。该银行的一名员工说:“你以为那就足够了,然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必须重新考虑。全城突然爆发骚乱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

东京和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婉转劝说对冲基金公司撤离香港。相当多的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新加坡,但其中一人补充称,混乱形势变得“更加糟糕”时才会真的迁移。

高级银行家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他们承认,街头长期的暴力冲突将影响他们留住和招聘人才的能力,但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可替代的亚洲中心还没有准备好。欧洲一家主要银行的股权资本市场主管表示:“在这个地区,我看不到任何其他选择。”

此外,许多人认为,任何撤离香港的重大信号,都可能对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

一些国际银行的高级银行家表示,他们感觉被这种不稳定局面困住了。他们表示,将人撤离出香港不仅仅是一个金融或经济决定,也将是向北京方面发出的强有力的政治信息。

花旗集团的伍燕仪说:“挑战确实很多。”但她补充称,香港作为中国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户和人民币清算所的战略地位是稳固的,这呼应了其他顶级银行家的类似言论。“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香港的重要性)基本不会改变。而在金融业,这就是最重要的信心支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香港还会是那个顶尖的金融中心吗?

发布日期:2019-12-02 17:58
摘要: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金融业“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人们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充满怀疑。



 乔治•哈蒙德 , 利奥•刘易斯 香港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1月中旬,香港一家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行政总裁在对岸的深圳租了一间办公室。他手下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员工在上下班途中遭到了辱骂,感到不安全。新的办公室是一间“紧急避险室”。

次日,三名香港本地员工在开完客户会议后,在离开的路上受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该基金公司于是考虑在新加坡注册一个办事处。

“很多人全部的想法就是假装香港及其金融业一切如常。这很荒唐。”他说,“(这种态度)不仅不正常,还阻碍我们思考需要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从表面上看,尽管示威仍在继续,警方和抗议者之间冲突不断,汇丰(HSBC)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国际性银行、英美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坚定地抱着这种主张,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

年利达(Linklaters)高级合伙人查利•雅各布斯(Charlie Jacobs)说:“有趣的是,虽然我认为商店的生意和本地的贸易少了很多,但法律方面真的一切如常。”年利达(Linklaters)在香港拥有182名律师,而且在香港已有40年。

一些人私下承认,他们坚持这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得罪人,并掩盖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利润极其丰厚的地方的事实。

四点因素对香港的地位构成了有力的保护:营商便利;它是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独特纽带;法治;没有真正能替代它的城市。

正如私人银行百达(Pictet)亚洲首席投资官戴维•高德(David Gaud)所言:“香港作为投资中国资产的中心仍然非常合适。”

花旗集团(Citigroup)香港及澳门区行长伍燕仪(Angel Ng)表示,只要“一国两制”模式不变,香港作为卓越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一国两制”框架是香港商业的基石,它允许香港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的50年里享有高度自治。

然而,近几个月局势恶化,包括港交所(HKex)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内的许多人都警告称,这种模式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以及香港陷入更深的经济衰退,“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前景的怀疑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

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是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2倍,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它相对于新加坡、东京和上海等亚洲竞争对手的卓越地位所面临的威胁一直以来都会被认真对待。香港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负责人表示,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不清楚中国是否还会继续毫无保留地为香港的繁荣兴旺充当后盾。

除了主要中资银行网点门口被纵火的景象和街头的防暴警察,抗议活动还给香港的日常运转留下了痕迹。

全球金融日程表上原定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和其他重要年度盛事纷纷被取消,许多照旧举办的活动参加者寥寥,一些公司开始悄悄限制员工出差香港。例如,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Y)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赴港客户会议行程。香港的商业租金猛跌,交易也被搁置。

对于个人所面临的风险,人们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花旗集团一位银行家被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一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支持抗议者后离职;摩根大通(JPMorgan)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银行家在办公楼外被一名示威者袭击。

参加东京和波士顿大型招聘会的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线岗位的求职者不会考虑香港的工作。

虽然香港有很多地区没怎么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交通中断、学校停课以及暴力活动——和这个城市一贯的和平形象有明显反差——导致向搬家公司咨询业务的人猛增,但主要都是想要干脆离开香港的个人,而不是公司。

但是离开的人等于放弃一个依然是丰厚营收来源的城市。港交所度过一个不太活跃的夏季后,近几个月已从一系列上市活动中得到了提振,并最终以阿里巴巴(Alibaba)1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今年最大的股票发行——达到高潮。

作为进出中国内地的门户,香港对全球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具有显著的经济重要性。汇丰将香港视为其在全球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直接知情人士透露,汇丰约25%在港营收“受到了抗议活动的直接威胁”。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财富管理资产。

香港也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最大单一市场,占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去年150亿美元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即使是对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集团来说,香港也是其第四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墨西哥。

私底下,各家国际性银行、基金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着准备。就目前来说,它们认为这种令人不安的暴力活动虽然以香港过往的标准来看很糟糕,但仍是可控的。一位人士表示,转折点将是出现“一种恐怖故事的情景”,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局势危险或一片混乱,他们将根本无法进行交易或开展其他业务。

一家美国投资银行的管理层曾考虑将员工转移到往北几英里外的备用办公室,这间备用办公室接入不同的电网,初衷是在总部受到危机冲击时作为避难所。该银行的一名员工说:“你以为那就足够了,然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必须重新考虑。全城突然爆发骚乱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

东京和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婉转劝说对冲基金公司撤离香港。相当多的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新加坡,但其中一人补充称,混乱形势变得“更加糟糕”时才会真的迁移。

高级银行家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他们承认,街头长期的暴力冲突将影响他们留住和招聘人才的能力,但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可替代的亚洲中心还没有准备好。欧洲一家主要银行的股权资本市场主管表示:“在这个地区,我看不到任何其他选择。”

此外,许多人认为,任何撤离香港的重大信号,都可能对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

一些国际银行的高级银行家表示,他们感觉被这种不稳定局面困住了。他们表示,将人撤离出香港不仅仅是一个金融或经济决定,也将是向北京方面发出的强有力的政治信息。

花旗集团的伍燕仪说:“挑战确实很多。”但她补充称,香港作为中国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户和人民币清算所的战略地位是稳固的,这呼应了其他顶级银行家的类似言论。“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香港的重要性)基本不会改变。而在金融业,这就是最重要的信心支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金融业“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人们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充满怀疑。



 乔治•哈蒙德 , 利奥•刘易斯 香港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1月中旬,香港一家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行政总裁在对岸的深圳租了一间办公室。他手下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员工在上下班途中遭到了辱骂,感到不安全。新的办公室是一间“紧急避险室”。

次日,三名香港本地员工在开完客户会议后,在离开的路上受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该基金公司于是考虑在新加坡注册一个办事处。

“很多人全部的想法就是假装香港及其金融业一切如常。这很荒唐。”他说,“(这种态度)不仅不正常,还阻碍我们思考需要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从表面上看,尽管示威仍在继续,警方和抗议者之间冲突不断,汇丰(HSBC)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国际性银行、英美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坚定地抱着这种主张,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

年利达(Linklaters)高级合伙人查利•雅各布斯(Charlie Jacobs)说:“有趣的是,虽然我认为商店的生意和本地的贸易少了很多,但法律方面真的一切如常。”年利达(Linklaters)在香港拥有182名律师,而且在香港已有40年。

一些人私下承认,他们坚持这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得罪人,并掩盖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利润极其丰厚的地方的事实。

四点因素对香港的地位构成了有力的保护:营商便利;它是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独特纽带;法治;没有真正能替代它的城市。

正如私人银行百达(Pictet)亚洲首席投资官戴维•高德(David Gaud)所言:“香港作为投资中国资产的中心仍然非常合适。”

花旗集团(Citigroup)香港及澳门区行长伍燕仪(Angel Ng)表示,只要“一国两制”模式不变,香港作为卓越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一国两制”框架是香港商业的基石,它允许香港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的50年里享有高度自治。

然而,近几个月局势恶化,包括港交所(HKex)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内的许多人都警告称,这种模式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以及香港陷入更深的经济衰退,“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前景的怀疑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

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是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2倍,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它相对于新加坡、东京和上海等亚洲竞争对手的卓越地位所面临的威胁一直以来都会被认真对待。香港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负责人表示,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不清楚中国是否还会继续毫无保留地为香港的繁荣兴旺充当后盾。

除了主要中资银行网点门口被纵火的景象和街头的防暴警察,抗议活动还给香港的日常运转留下了痕迹。

全球金融日程表上原定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和其他重要年度盛事纷纷被取消,许多照旧举办的活动参加者寥寥,一些公司开始悄悄限制员工出差香港。例如,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Y)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赴港客户会议行程。香港的商业租金猛跌,交易也被搁置。

对于个人所面临的风险,人们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花旗集团一位银行家被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一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支持抗议者后离职;摩根大通(JPMorgan)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银行家在办公楼外被一名示威者袭击。

参加东京和波士顿大型招聘会的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线岗位的求职者不会考虑香港的工作。

虽然香港有很多地区没怎么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交通中断、学校停课以及暴力活动——和这个城市一贯的和平形象有明显反差——导致向搬家公司咨询业务的人猛增,但主要都是想要干脆离开香港的个人,而不是公司。

但是离开的人等于放弃一个依然是丰厚营收来源的城市。港交所度过一个不太活跃的夏季后,近几个月已从一系列上市活动中得到了提振,并最终以阿里巴巴(Alibaba)1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今年最大的股票发行——达到高潮。

作为进出中国内地的门户,香港对全球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具有显著的经济重要性。汇丰将香港视为其在全球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直接知情人士透露,汇丰约25%在港营收“受到了抗议活动的直接威胁”。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财富管理资产。

香港也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最大单一市场,占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去年150亿美元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即使是对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集团来说,香港也是其第四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墨西哥。

私底下,各家国际性银行、基金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着准备。就目前来说,它们认为这种令人不安的暴力活动虽然以香港过往的标准来看很糟糕,但仍是可控的。一位人士表示,转折点将是出现“一种恐怖故事的情景”,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局势危险或一片混乱,他们将根本无法进行交易或开展其他业务。

一家美国投资银行的管理层曾考虑将员工转移到往北几英里外的备用办公室,这间备用办公室接入不同的电网,初衷是在总部受到危机冲击时作为避难所。该银行的一名员工说:“你以为那就足够了,然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必须重新考虑。全城突然爆发骚乱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

东京和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婉转劝说对冲基金公司撤离香港。相当多的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新加坡,但其中一人补充称,混乱形势变得“更加糟糕”时才会真的迁移。

高级银行家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他们承认,街头长期的暴力冲突将影响他们留住和招聘人才的能力,但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可替代的亚洲中心还没有准备好。欧洲一家主要银行的股权资本市场主管表示:“在这个地区,我看不到任何其他选择。”

此外,许多人认为,任何撤离香港的重大信号,都可能对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

一些国际银行的高级银行家表示,他们感觉被这种不稳定局面困住了。他们表示,将人撤离出香港不仅仅是一个金融或经济决定,也将是向北京方面发出的强有力的政治信息。

花旗集团的伍燕仪说:“挑战确实很多。”但她补充称,香港作为中国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户和人民币清算所的战略地位是稳固的,这呼应了其他顶级银行家的类似言论。“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香港的重要性)基本不会改变。而在金融业,这就是最重要的信心支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香港还会是那个顶尖的金融中心吗?

发布日期:2019-12-02 17:58
摘要: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金融业“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人们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充满怀疑。



 乔治•哈蒙德 , 利奥•刘易斯 香港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1月中旬,香港一家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行政总裁在对岸的深圳租了一间办公室。他手下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员工在上下班途中遭到了辱骂,感到不安全。新的办公室是一间“紧急避险室”。

次日,三名香港本地员工在开完客户会议后,在离开的路上受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该基金公司于是考虑在新加坡注册一个办事处。

“很多人全部的想法就是假装香港及其金融业一切如常。这很荒唐。”他说,“(这种态度)不仅不正常,还阻碍我们思考需要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从表面上看,尽管示威仍在继续,警方和抗议者之间冲突不断,汇丰(HSBC)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国际性银行、英美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坚定地抱着这种主张,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

年利达(Linklaters)高级合伙人查利•雅各布斯(Charlie Jacobs)说:“有趣的是,虽然我认为商店的生意和本地的贸易少了很多,但法律方面真的一切如常。”年利达(Linklaters)在香港拥有182名律师,而且在香港已有40年。

一些人私下承认,他们坚持这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得罪人,并掩盖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利润极其丰厚的地方的事实。

四点因素对香港的地位构成了有力的保护:营商便利;它是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独特纽带;法治;没有真正能替代它的城市。

正如私人银行百达(Pictet)亚洲首席投资官戴维•高德(David Gaud)所言:“香港作为投资中国资产的中心仍然非常合适。”

花旗集团(Citigroup)香港及澳门区行长伍燕仪(Angel Ng)表示,只要“一国两制”模式不变,香港作为卓越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一国两制”框架是香港商业的基石,它允许香港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的50年里享有高度自治。

然而,近几个月局势恶化,包括港交所(HKex)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内的许多人都警告称,这种模式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以及香港陷入更深的经济衰退,“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前景的怀疑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

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是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2倍,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它相对于新加坡、东京和上海等亚洲竞争对手的卓越地位所面临的威胁一直以来都会被认真对待。香港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负责人表示,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不清楚中国是否还会继续毫无保留地为香港的繁荣兴旺充当后盾。

除了主要中资银行网点门口被纵火的景象和街头的防暴警察,抗议活动还给香港的日常运转留下了痕迹。

全球金融日程表上原定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和其他重要年度盛事纷纷被取消,许多照旧举办的活动参加者寥寥,一些公司开始悄悄限制员工出差香港。例如,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Y)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赴港客户会议行程。香港的商业租金猛跌,交易也被搁置。

对于个人所面临的风险,人们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花旗集团一位银行家被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一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支持抗议者后离职;摩根大通(JPMorgan)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银行家在办公楼外被一名示威者袭击。

参加东京和波士顿大型招聘会的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线岗位的求职者不会考虑香港的工作。

虽然香港有很多地区没怎么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交通中断、学校停课以及暴力活动——和这个城市一贯的和平形象有明显反差——导致向搬家公司咨询业务的人猛增,但主要都是想要干脆离开香港的个人,而不是公司。

但是离开的人等于放弃一个依然是丰厚营收来源的城市。港交所度过一个不太活跃的夏季后,近几个月已从一系列上市活动中得到了提振,并最终以阿里巴巴(Alibaba)1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今年最大的股票发行——达到高潮。

作为进出中国内地的门户,香港对全球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具有显著的经济重要性。汇丰将香港视为其在全球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直接知情人士透露,汇丰约25%在港营收“受到了抗议活动的直接威胁”。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财富管理资产。

香港也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最大单一市场,占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去年150亿美元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即使是对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集团来说,香港也是其第四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墨西哥。

私底下,各家国际性银行、基金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着准备。就目前来说,它们认为这种令人不安的暴力活动虽然以香港过往的标准来看很糟糕,但仍是可控的。一位人士表示,转折点将是出现“一种恐怖故事的情景”,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局势危险或一片混乱,他们将根本无法进行交易或开展其他业务。

一家美国投资银行的管理层曾考虑将员工转移到往北几英里外的备用办公室,这间备用办公室接入不同的电网,初衷是在总部受到危机冲击时作为避难所。该银行的一名员工说:“你以为那就足够了,然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必须重新考虑。全城突然爆发骚乱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

东京和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婉转劝说对冲基金公司撤离香港。相当多的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新加坡,但其中一人补充称,混乱形势变得“更加糟糕”时才会真的迁移。

高级银行家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他们承认,街头长期的暴力冲突将影响他们留住和招聘人才的能力,但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可替代的亚洲中心还没有准备好。欧洲一家主要银行的股权资本市场主管表示:“在这个地区,我看不到任何其他选择。”

此外,许多人认为,任何撤离香港的重大信号,都可能对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

一些国际银行的高级银行家表示,他们感觉被这种不稳定局面困住了。他们表示,将人撤离出香港不仅仅是一个金融或经济决定,也将是向北京方面发出的强有力的政治信息。

花旗集团的伍燕仪说:“挑战确实很多。”但她补充称,香港作为中国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户和人民币清算所的战略地位是稳固的,这呼应了其他顶级银行家的类似言论。“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香港的重要性)基本不会改变。而在金融业,这就是最重要的信心支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金融业“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人们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前景充满怀疑。



 乔治•哈蒙德 , 利奥•刘易斯 香港 , 唐•温兰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11月中旬,香港一家知名对冲基金公司的行政总裁在对岸的深圳租了一间办公室。他手下两名来自中国内地的员工在上下班途中遭到了辱骂,感到不安全。新的办公室是一间“紧急避险室”。

次日,三名香港本地员工在开完客户会议后,在离开的路上受到了催泪瓦斯的攻击,该基金公司于是考虑在新加坡注册一个办事处。

“很多人全部的想法就是假装香港及其金融业一切如常。这很荒唐。”他说,“(这种态度)不仅不正常,还阻碍我们思考需要做出什么改变。”

然而,从表面上看,尽管示威仍在继续,警方和抗议者之间冲突不断,汇丰(HSBC)和高盛(Goldman Sachs)等国际性银行、英美主要律师事务所和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仍然坚定地抱着这种主张,认为什么都没有改变。

年利达(Linklaters)高级合伙人查利•雅各布斯(Charlie Jacobs)说:“有趣的是,虽然我认为商店的生意和本地的贸易少了很多,但法律方面真的一切如常。”年利达(Linklaters)在香港拥有182名律师,而且在香港已有40年。

一些人私下承认,他们坚持这种说法是为了避免得罪人,并掩盖自己无法离开这个利润极其丰厚的地方的事实。

四点因素对香港的地位构成了有力的保护:营商便利;它是中国和外部世界联系的独特纽带;法治;没有真正能替代它的城市。

正如私人银行百达(Pictet)亚洲首席投资官戴维•高德(David Gaud)所言:“香港作为投资中国资产的中心仍然非常合适。”

花旗集团(Citigroup)香港及澳门区行长伍燕仪(Angel Ng)表示,只要“一国两制”模式不变,香港作为卓越亚洲金融中心的地位就不会动摇。“一国两制”框架是香港商业的基石,它允许香港在1997年英国将香港主权移交中国后的50年里享有高度自治。

然而,近几个月局势恶化,包括港交所(HKex)行政总裁李小加(Charles Li)在内的许多人都警告称,这种模式从一开始就存在缺陷。

随着抗议活动进入第七个月,以及香港陷入更深的经济衰退,“一切如常”的套话听起来愈发空洞,对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未来前景的怀疑达到了一代人以来的最高水平。

香港股票市场的市值是其本地生产总值(GDP)的12倍,作为一个金融中心,它相对于新加坡、东京和上海等亚洲竞争对手的卓越地位所面临的威胁一直以来都会被认真对待。香港一家大型投资集团负责人表示,现在的不同之处是,不清楚中国是否还会继续毫无保留地为香港的繁荣兴旺充当后盾。

除了主要中资银行网点门口被纵火的景象和街头的防暴警察,抗议活动还给香港的日常运转留下了痕迹。

全球金融日程表上原定在香港举办的会议和其他重要年度盛事纷纷被取消,许多照旧举办的活动参加者寥寥,一些公司开始悄悄限制员工出差香港。例如,专业服务公司安永(EY)取消了所有非必要的赴港客户会议行程。香港的商业租金猛跌,交易也被搁置。

对于个人所面临的风险,人们的看法也发生了转变。花旗集团一位银行家被捕;法国巴黎银行(BNP Paribas)的一名员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支持抗议者后离职;摩根大通(JPMorgan)一位来自中国内地的银行家在办公楼外被一名示威者袭击。

参加东京和波士顿大型招聘会的投资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的招聘人员表示,一线岗位的求职者不会考虑香港的工作。

虽然香港有很多地区没怎么受到抗议活动的影响,但交通中断、学校停课以及暴力活动——和这个城市一贯的和平形象有明显反差——导致向搬家公司咨询业务的人猛增,但主要都是想要干脆离开香港的个人,而不是公司。

但是离开的人等于放弃一个依然是丰厚营收来源的城市。港交所度过一个不太活跃的夏季后,近几个月已从一系列上市活动中得到了提振,并最终以阿里巴巴(Alibaba)110亿美元的股权融资——今年最大的股票发行——达到高潮。

作为进出中国内地的门户,香港对全球最大的那些金融机构具有显著的经济重要性。汇丰将香港视为其在全球的最大市场之一,据直接知情人士透露,汇丰约25%在港营收“受到了抗议活动的直接威胁”。其中大部分收入来自财富管理资产。

香港也是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的最大单一市场,占这家总部位于伦敦的银行去年150亿美元营业利润的四分之一左右。即使是对总部位于美国的花旗集团来说,香港也是其第四大市场,仅次于美国、英国和墨西哥。

私底下,各家国际性银行、基金公司和金融服务公司正在悄无声息地做着准备。就目前来说,它们认为这种令人不安的暴力活动虽然以香港过往的标准来看很糟糕,但仍是可控的。一位人士表示,转折点将是出现“一种恐怖故事的情景”,在那种情况下,由于局势危险或一片混乱,他们将根本无法进行交易或开展其他业务。

一家美国投资银行的管理层曾考虑将员工转移到往北几英里外的备用办公室,这间备用办公室接入不同的电网,初衷是在总部受到危机冲击时作为避难所。该银行的一名员工说:“你以为那就足够了,然后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你就必须重新考虑。全城突然爆发骚乱是任何人都没有料到的。”

东京和新加坡的政府正在婉转劝说对冲基金公司撤离香港。相当多的人表示,他们正在考虑新加坡,但其中一人补充称,混乱形势变得“更加糟糕”时才会真的迁移。

高级银行家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他们承认,街头长期的暴力冲突将影响他们留住和招聘人才的能力,但他们痛苦地意识到,可替代的亚洲中心还没有准备好。欧洲一家主要银行的股权资本市场主管表示:“在这个地区,我看不到任何其他选择。”

此外,许多人认为,任何撤离香港的重大信号,都可能对他们与中国政府之间至关重要的关系造成巨大损害。

一些国际银行的高级银行家表示,他们感觉被这种不稳定局面困住了。他们表示,将人撤离出香港不仅仅是一个金融或经济决定,也将是向北京方面发出的强有力的政治信息。

花旗集团的伍燕仪说:“挑战确实很多。”但她补充称,香港作为中国企业进入资本市场的门户和人民币清算所的战略地位是稳固的,这呼应了其他顶级银行家的类似言论。“是的,日常生活可能会发生一些变化,但(香港的重要性)基本不会改变。而在金融业,这就是最重要的信心支柱。”■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