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征收财富税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不平等。但历史表明,征收财富税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数十年来,在我的家乡波士顿,旧时的褐砂石外墙联排别墅被廉价出售,并被分割成了许多独立的公寓。如今,这些公寓里的住户正在被赶走,因为超级富豪们正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些建筑,好把它们重新变回独户豪宅。

那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会把不平等和财富税作为其竞选总统的中心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征收财富税的经济问题在于,不论你对于向富人课重税的道德观点是什么,历史都表明,财富税通常是行不通的。

沃伦和与她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主张征收财富税。沃伦计划对50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征收2%的税,对亿万富翁征收高达6%的税。桑德斯则希望对32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征收1%至8%的税。

他们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收入,用这笔钱来支持全民医疗、气候变化倡议和消除学生债务。二是减少不平等——过去40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群体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20%。

但此类税收的历史表明,这两点它们都做不到。约十几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已经尝试过征收财富税。他们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并不多,每年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只有其中四个国家还在坚持征收财富税。挪威和西班牙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瑞士的这一比例是这一数字的两倍。比利时去年刚刚开始对一些证券征收财富税。

额外的税收收入通常被行政开支所抵消。对超级富豪的财富进行评估是很困难的。沃伦的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认为,在最富有的那0.001%群体的财富中,有70%至80%是上市证券,这些证券每天交易,具有明确的市场价值。但是,正如投资者所知,这些证券的价格可能会大幅波动。而评估其他资产(赛马、艺术品和房产)的难度要大得多,并且由于审计师和税务当局达不成一致意见,评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在奥地利于1994年废除财富税时,官员们就提到了行政开支问题。

财富税还会刺激人们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从而避税和逃税,因为要在海外找到这些资产难度更大,成本也会更高。法国政府估计,2002年至2017年间,有1万人(共有资产350亿欧元)因税收原因离开法国,当时法国取消了财富税,转而对房地产征税。这种离开还会减少政府的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

或许规避美国财富税会更难。美国已经实行了全球收入征税,其《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要求公民每年报告在海外持有的资产。然而,美国也盛产擅长减少、推迟和避免纳税的顾问。

财富税的支持者坚称不会出现任何豁免,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超级富豪的游说力量。如果某些资产类别得到了更优惠的待遇,亿万富翁们就会把大量资金投入这些资产类别,从而导致价格扭曲、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以及税基缩水。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富税是针对减去了债务的财富进行征收的,这为超级富豪增加债务购买豁免资产提供了动机。

利用财富税来减少不平等也存在问题。德国研究机构IFO认为,即使财富税是非常富有的人缴纳的,“这个负担实际上是由所有人来承担的”。财富税降低了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这是因为,非常富有的人通常不会把他们的财产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他们会把绝大部分用于能够创造就业和收入的商业活动。削减财富会减少投资,进而降低生产率、工资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许多亿万富翁会投资非流动性资产,如土地或私人企业。被迫出售这些资产以支付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价格扭曲,尤其是会伤害到私人企业。

最后,一些法律学者认为,美国的财富税可能违反一条要求必须按照州人口比例征收直接税的宪法条款。所得税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财富税是否适用。

不平等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一个核心问题。它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民粹主义、英国退欧,以及波士顿那些价格昂贵的改建后的褐砂石联排别墅。财富税不是解决不平等的正确手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财富税无法解决不平等问题

发布日期:2019-12-02 13:50
摘要:征收财富税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不平等。但历史表明,征收财富税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数十年来,在我的家乡波士顿,旧时的褐砂石外墙联排别墅被廉价出售,并被分割成了许多独立的公寓。如今,这些公寓里的住户正在被赶走,因为超级富豪们正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些建筑,好把它们重新变回独户豪宅。

那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会把不平等和财富税作为其竞选总统的中心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征收财富税的经济问题在于,不论你对于向富人课重税的道德观点是什么,历史都表明,财富税通常是行不通的。

沃伦和与她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主张征收财富税。沃伦计划对50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征收2%的税,对亿万富翁征收高达6%的税。桑德斯则希望对32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征收1%至8%的税。

他们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收入,用这笔钱来支持全民医疗、气候变化倡议和消除学生债务。二是减少不平等——过去40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群体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20%。

但此类税收的历史表明,这两点它们都做不到。约十几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已经尝试过征收财富税。他们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并不多,每年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只有其中四个国家还在坚持征收财富税。挪威和西班牙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瑞士的这一比例是这一数字的两倍。比利时去年刚刚开始对一些证券征收财富税。

额外的税收收入通常被行政开支所抵消。对超级富豪的财富进行评估是很困难的。沃伦的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认为,在最富有的那0.001%群体的财富中,有70%至80%是上市证券,这些证券每天交易,具有明确的市场价值。但是,正如投资者所知,这些证券的价格可能会大幅波动。而评估其他资产(赛马、艺术品和房产)的难度要大得多,并且由于审计师和税务当局达不成一致意见,评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在奥地利于1994年废除财富税时,官员们就提到了行政开支问题。

财富税还会刺激人们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从而避税和逃税,因为要在海外找到这些资产难度更大,成本也会更高。法国政府估计,2002年至2017年间,有1万人(共有资产350亿欧元)因税收原因离开法国,当时法国取消了财富税,转而对房地产征税。这种离开还会减少政府的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

或许规避美国财富税会更难。美国已经实行了全球收入征税,其《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要求公民每年报告在海外持有的资产。然而,美国也盛产擅长减少、推迟和避免纳税的顾问。

财富税的支持者坚称不会出现任何豁免,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超级富豪的游说力量。如果某些资产类别得到了更优惠的待遇,亿万富翁们就会把大量资金投入这些资产类别,从而导致价格扭曲、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以及税基缩水。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富税是针对减去了债务的财富进行征收的,这为超级富豪增加债务购买豁免资产提供了动机。

利用财富税来减少不平等也存在问题。德国研究机构IFO认为,即使财富税是非常富有的人缴纳的,“这个负担实际上是由所有人来承担的”。财富税降低了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这是因为,非常富有的人通常不会把他们的财产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他们会把绝大部分用于能够创造就业和收入的商业活动。削减财富会减少投资,进而降低生产率、工资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许多亿万富翁会投资非流动性资产,如土地或私人企业。被迫出售这些资产以支付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价格扭曲,尤其是会伤害到私人企业。

最后,一些法律学者认为,美国的财富税可能违反一条要求必须按照州人口比例征收直接税的宪法条款。所得税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财富税是否适用。

不平等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一个核心问题。它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民粹主义、英国退欧,以及波士顿那些价格昂贵的改建后的褐砂石联排别墅。财富税不是解决不平等的正确手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征收财富税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不平等。但历史表明,征收财富税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数十年来,在我的家乡波士顿,旧时的褐砂石外墙联排别墅被廉价出售,并被分割成了许多独立的公寓。如今,这些公寓里的住户正在被赶走,因为超级富豪们正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些建筑,好把它们重新变回独户豪宅。

那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会把不平等和财富税作为其竞选总统的中心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征收财富税的经济问题在于,不论你对于向富人课重税的道德观点是什么,历史都表明,财富税通常是行不通的。

沃伦和与她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主张征收财富税。沃伦计划对50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征收2%的税,对亿万富翁征收高达6%的税。桑德斯则希望对32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征收1%至8%的税。

他们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收入,用这笔钱来支持全民医疗、气候变化倡议和消除学生债务。二是减少不平等——过去40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群体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20%。

但此类税收的历史表明,这两点它们都做不到。约十几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已经尝试过征收财富税。他们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并不多,每年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只有其中四个国家还在坚持征收财富税。挪威和西班牙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瑞士的这一比例是这一数字的两倍。比利时去年刚刚开始对一些证券征收财富税。

额外的税收收入通常被行政开支所抵消。对超级富豪的财富进行评估是很困难的。沃伦的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认为,在最富有的那0.001%群体的财富中,有70%至80%是上市证券,这些证券每天交易,具有明确的市场价值。但是,正如投资者所知,这些证券的价格可能会大幅波动。而评估其他资产(赛马、艺术品和房产)的难度要大得多,并且由于审计师和税务当局达不成一致意见,评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在奥地利于1994年废除财富税时,官员们就提到了行政开支问题。

财富税还会刺激人们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从而避税和逃税,因为要在海外找到这些资产难度更大,成本也会更高。法国政府估计,2002年至2017年间,有1万人(共有资产350亿欧元)因税收原因离开法国,当时法国取消了财富税,转而对房地产征税。这种离开还会减少政府的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

或许规避美国财富税会更难。美国已经实行了全球收入征税,其《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要求公民每年报告在海外持有的资产。然而,美国也盛产擅长减少、推迟和避免纳税的顾问。

财富税的支持者坚称不会出现任何豁免,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超级富豪的游说力量。如果某些资产类别得到了更优惠的待遇,亿万富翁们就会把大量资金投入这些资产类别,从而导致价格扭曲、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以及税基缩水。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富税是针对减去了债务的财富进行征收的,这为超级富豪增加债务购买豁免资产提供了动机。

利用财富税来减少不平等也存在问题。德国研究机构IFO认为,即使财富税是非常富有的人缴纳的,“这个负担实际上是由所有人来承担的”。财富税降低了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这是因为,非常富有的人通常不会把他们的财产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他们会把绝大部分用于能够创造就业和收入的商业活动。削减财富会减少投资,进而降低生产率、工资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许多亿万富翁会投资非流动性资产,如土地或私人企业。被迫出售这些资产以支付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价格扭曲,尤其是会伤害到私人企业。

最后,一些法律学者认为,美国的财富税可能违反一条要求必须按照州人口比例征收直接税的宪法条款。所得税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财富税是否适用。

不平等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一个核心问题。它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民粹主义、英国退欧,以及波士顿那些价格昂贵的改建后的褐砂石联排别墅。财富税不是解决不平等的正确手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财富税无法解决不平等问题

发布日期:2019-12-02 13:50
摘要:征收财富税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不平等。但历史表明,征收财富税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数十年来,在我的家乡波士顿,旧时的褐砂石外墙联排别墅被廉价出售,并被分割成了许多独立的公寓。如今,这些公寓里的住户正在被赶走,因为超级富豪们正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些建筑,好把它们重新变回独户豪宅。

那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会把不平等和财富税作为其竞选总统的中心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征收财富税的经济问题在于,不论你对于向富人课重税的道德观点是什么,历史都表明,财富税通常是行不通的。

沃伦和与她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主张征收财富税。沃伦计划对50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征收2%的税,对亿万富翁征收高达6%的税。桑德斯则希望对32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征收1%至8%的税。

他们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收入,用这笔钱来支持全民医疗、气候变化倡议和消除学生债务。二是减少不平等——过去40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群体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20%。

但此类税收的历史表明,这两点它们都做不到。约十几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已经尝试过征收财富税。他们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并不多,每年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只有其中四个国家还在坚持征收财富税。挪威和西班牙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瑞士的这一比例是这一数字的两倍。比利时去年刚刚开始对一些证券征收财富税。

额外的税收收入通常被行政开支所抵消。对超级富豪的财富进行评估是很困难的。沃伦的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认为,在最富有的那0.001%群体的财富中,有70%至80%是上市证券,这些证券每天交易,具有明确的市场价值。但是,正如投资者所知,这些证券的价格可能会大幅波动。而评估其他资产(赛马、艺术品和房产)的难度要大得多,并且由于审计师和税务当局达不成一致意见,评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在奥地利于1994年废除财富税时,官员们就提到了行政开支问题。

财富税还会刺激人们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从而避税和逃税,因为要在海外找到这些资产难度更大,成本也会更高。法国政府估计,2002年至2017年间,有1万人(共有资产350亿欧元)因税收原因离开法国,当时法国取消了财富税,转而对房地产征税。这种离开还会减少政府的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

或许规避美国财富税会更难。美国已经实行了全球收入征税,其《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要求公民每年报告在海外持有的资产。然而,美国也盛产擅长减少、推迟和避免纳税的顾问。

财富税的支持者坚称不会出现任何豁免,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超级富豪的游说力量。如果某些资产类别得到了更优惠的待遇,亿万富翁们就会把大量资金投入这些资产类别,从而导致价格扭曲、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以及税基缩水。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富税是针对减去了债务的财富进行征收的,这为超级富豪增加债务购买豁免资产提供了动机。

利用财富税来减少不平等也存在问题。德国研究机构IFO认为,即使财富税是非常富有的人缴纳的,“这个负担实际上是由所有人来承担的”。财富税降低了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这是因为,非常富有的人通常不会把他们的财产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他们会把绝大部分用于能够创造就业和收入的商业活动。削减财富会减少投资,进而降低生产率、工资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许多亿万富翁会投资非流动性资产,如土地或私人企业。被迫出售这些资产以支付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价格扭曲,尤其是会伤害到私人企业。

最后,一些法律学者认为,美国的财富税可能违反一条要求必须按照州人口比例征收直接税的宪法条款。所得税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财富税是否适用。

不平等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一个核心问题。它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民粹主义、英国退欧,以及波士顿那些价格昂贵的改建后的褐砂石联排别墅。财富税不是解决不平等的正确手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征收财富税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二是减少不平等。但历史表明,征收财富税无法实现这两个目标。



撰文 |  梅甘•格林

OR--商业新媒体 】数十年来,在我的家乡波士顿,旧时的褐砂石外墙联排别墅被廉价出售,并被分割成了许多独立的公寓。如今,这些公寓里的住户正在被赶走,因为超级富豪们正以数百万美元的价格购买这些建筑,好把它们重新变回独户豪宅。

那么,马萨诸塞州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会把不平等和财富税作为其竞选总统的中心议题也就不足为奇了。征收财富税的经济问题在于,不论你对于向富人课重税的道德观点是什么,历史都表明,财富税通常是行不通的。

沃伦和与她争夺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对手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都主张征收财富税。沃伦计划对5000万美元以上的资产征收2%的税,对亿万富翁征收高达6%的税。桑德斯则希望对3200万美元以上的财富征收1%至8%的税。

他们有两个目标:一是增加税收收入,用这笔钱来支持全民医疗、气候变化倡议和消除学生债务。二是减少不平等——过去40年,美国最富有的0.1%的群体所掌握的财富份额增加了一倍以上,达到20%。

但此类税收的历史表明,这两点它们都做不到。约十几个经合组织(OECD)国家已经尝试过征收财富税。他们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并不多,每年仅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0.2%。只有其中四个国家还在坚持征收财富税。挪威和西班牙通过财富税筹集到的资金不到GDP的0.5%,而瑞士的这一比例是这一数字的两倍。比利时去年刚刚开始对一些证券征收财富税。

额外的税收收入通常被行政开支所抵消。对超级富豪的财富进行评估是很困难的。沃伦的顾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Gabriel Zucman)和伊曼纽尔•塞斯(Emmanuel Saez)认为,在最富有的那0.001%群体的财富中,有70%至80%是上市证券,这些证券每天交易,具有明确的市场价值。但是,正如投资者所知,这些证券的价格可能会大幅波动。而评估其他资产(赛马、艺术品和房产)的难度要大得多,并且由于审计师和税务当局达不成一致意见,评估可能要花费数年的时间。在奥地利于1994年废除财富税时,官员们就提到了行政开支问题。

财富税还会刺激人们将资产转移到海外从而避税和逃税,因为要在海外找到这些资产难度更大,成本也会更高。法国政府估计,2002年至2017年间,有1万人(共有资产350亿欧元)因税收原因离开法国,当时法国取消了财富税,转而对房地产征税。这种离开还会减少政府的所得税和消费税收入。

或许规避美国财富税会更难。美国已经实行了全球收入征税,其《外国账户税收遵从法》(FATCA)要求公民每年报告在海外持有的资产。然而,美国也盛产擅长减少、推迟和避免纳税的顾问。

财富税的支持者坚称不会出现任何豁免,但他们可能没有考虑到超级富豪的游说力量。如果某些资产类别得到了更优惠的待遇,亿万富翁们就会把大量资金投入这些资产类别,从而导致价格扭曲、资本配置效率低下以及税基缩水。更糟糕的是,这种财富税是针对减去了债务的财富进行征收的,这为超级富豪增加债务购买豁免资产提供了动机。

利用财富税来减少不平等也存在问题。德国研究机构IFO认为,即使财富税是非常富有的人缴纳的,“这个负担实际上是由所有人来承担的”。财富税降低了经济的竞争力和活力。这是因为,非常富有的人通常不会把他们的财产存放在银行的保险库里——他们会把绝大部分用于能够创造就业和收入的商业活动。削减财富会减少投资,进而降低生产率、工资和潜在的经济增长。

许多亿万富翁会投资非流动性资产,如土地或私人企业。被迫出售这些资产以支付财富税可能会导致价格扭曲,尤其是会伤害到私人企业。

最后,一些法律学者认为,美国的财富税可能违反一条要求必须按照州人口比例征收直接税的宪法条款。所得税不受这一条款的约束,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财富税是否适用。

不平等已经成为全球政治的一个核心问题。它已经为我们带来了民粹主义、英国退欧,以及波士顿那些价格昂贵的改建后的褐砂石联排别墅。财富税不是解决不平等的正确手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