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下中国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际问题几乎不断。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信息,当下中国就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就这几件事情而言,原因各不相同,情况也各异,但其真正的深远影响,当首推中欧关系。因为在当下中美关系已经不睦的背景下,中欧关系前景将直接影响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会显著波及香港的稳定,甚至包括已经发生的新疆问题,也必将受其影响。其次才是朝鲜问题,首先这是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使然;其次是朝鲜这个国家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存在着连锁反应,但与此同时,朝鲜问题只要主动处置而不是被动应付,甚至出于判断错误而拿朝鲜当牌打,则本身也是中国的机会。最后才是当前的香港问题,因为说到底,《基本法》还在,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毋庸置疑,因此只要不对核心的原则性政策进行颠覆性修改,则香港政府不能无视中央权威,香港市民也很难产生敌对性的激烈行动。

因此当下处理上述事务,首先应确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内核,即中欧关系问题,并以此核心作为行动不可动摇的准则和方向,切不可被动、应付,不见核心。必须抓住纲来擒住目,则必然纲举目张,事情迎刃而解。

欧洲才是当前的影响力

中欧关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当前最重要的麻烦问题,是因为其最大的直接和现实影响力,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且中美关系处于麻烦状态之下。

在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欧洲首先占有现实的压倒性份额,欧洲毋庸置疑地是中国第一大国外贸易伙伴。而由于当前美国特朗普对欧洲人已经和将要给予的经贸打压,中国市场对欧洲的意义就尤其重要,它对于缓解当前欧洲的经济压力没有别国可以代替,尤其是制造业,首先是德国的制造业。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经济的发展同样进入缓慢状态,加上美国对中国贸易打压造成的中国贸易损失,这使得中国同样需要欧洲的市场。尤其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必须要考虑的就业数字问题,这里的意义就更加直接而现实了。因此,从经济的规模意义和有效性而言,中欧互为最现实的合作市场与舞台。

但现在欧洲包括美国等世界发达经济体的普遍看法是:中国并未真正进入市场经济,至少同美欧的市场化实际相比是如此。

例如欧盟新主席冯德莱恩不久前就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欧盟还明确表示:拒绝国家资本支持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进行商业开发。上述矛头,直接指向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以及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政策。欧盟还强烈要求: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尤其是银行和金融。

而德国工业界的对华政策与欧盟新领导的态度相比,较为谨慎,主张与中国合作;但仍然要求在双边投资协议和市场共同开放上中欧能够对等。据欧洲商会官员介绍:“德国会给一些机会给华为的”,但中国政府也要有所让步,“向世界表示致力于法治。”

因此,鉴于当前中欧双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国现实的迫切需要,中国首先要和欧洲共同实施开放与改革。目前来看,似乎中国一些职能部门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不是什么问题,但根据笔者对欧洲人的了解,双方似乎有差距。笔者认为恐怕最重要的是,在投资协定和公平市场准入方面,应走法律化和合约的道路;哪怕暂时不能一步走完,但走一步就要具体落实一步。

中欧关系之所以最重要的另一个因素是:一旦处理失当,不仅中国很快会产生直接的国内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中美欧关系的平衡将立即出现中国的失衡,以及包括香港问题、国内穆斯林问题等在内的现实对华安全问题。

目前中美欧三边格局的大势是客观存在的:在根本的战略上讲,大致存在态势的平衡。而一旦中欧关系出现失衡,则格局将倾向于出现中欧分别应对美国的情况,如此,中欧将共同出现不利局面。而考虑到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综合国力的冲击力,局势会对中国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当前欧洲之所以对香港情况干预不够强烈,主要是老宗主国英国在进行有限的独自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欧洲的行动不够一致。而事实上,据称德国外交系统也是介入的主力,无论是香港问题乃至中西部的穆斯林政策问题都是如此,只是德国政府目前还在顾忌两国关系的战略利益而已。而如果中欧关系出现失衡,欧洲极有可能将联合介入香港事务,而届时德国必然是主力。如此,中国将马上产生现实层面的国家安全和稳定问题。

反过来,对中欧关系如处理稳妥,则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全局就会稳住,中国在战略层面和国内安全问题方面也会相对从容,并进退有余。

朝鲜: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

朝鲜当前对中国外交的最大麻烦是,在中国外交多重问题同时发生时,以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为契机,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这不是推测,而是现实的反应。

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特朗普即将参加连任竞选为机会,在朝核问题上对美国施以压力。而特朗普因为要连任的动机,需要努力使朝核问题不再继续恶化下去,对此一直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客观上采取了与朝鲜不破裂的让步立场。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朝鲜千年以来从小国立场和角度出发,对中国持怀疑和恐惧态度的立场了如指掌,因此对朝鲜以某种方式实现拥核的动机实际上是默认和利用的。因此我们看到,从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采取主动进攻态势,甚至一直多次进行各类弹道导弹武器的试射,咄咄逼人,而美国则态度克制,一直保持与朝鲜的合作,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局势便日益变得对朝鲜有利了。据消息来源显示:目前朝鲜决定在保留已有核导的前提下,冻结核武和弹道武器,而将自己变成印巴那样的实际拥核国,拒绝再同国际社会讨论自己的弃核问题。此外,为增加自己的国家安全,金正恩决定于今年12月赴俄罗斯会见普京。据悉,朝俄两国届时将讨论签署军事同盟条约,而这一点,朝鲜副外相崔善姬不久前已经访俄并与俄方进行会晤。俄罗斯媒体专家告诉笔者:如俄朝军事同盟条约此次签署则意味着,俄罗斯拥有了介入包括朝核问题在内朝鲜问题的抓手。当然,特朗普客观上也拥有了遏制中国的朝鲜砝码。

朝鲜一旦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将意味着:中国的东北部边境将形成永久性对华实际安全威胁;同时朝鲜在思路上必将以核导力量作为其发展经济的前提,同中日韩等国搞所谓经济合作,这是朝鲜多年主体思想教育的逻辑结果。届时,上述对中国的恶劣影响,将超过香港问题,社会后果当也不在此之下。

就目前来看,有两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远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一是通过各种现象来看,中国仍然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是,原定几日后开始的朝鲜牡丹峰歌舞团的访华巡回演出临时没能成行。另一件事据说是,据悉朝鲜领导人有意在12月访俄罗斯途径中国东北时,希望能访问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也被婉拒。这两件事可以看主人方的态度。

但是,上述态度固然重要,但解决问题才更加关键。现存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是安理会集体通过的,要改变这个决议,同样需要安理会成员一致通过。如果朝鲜坚持拥核立场,中国应以上述安理会决议为原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和具体措施,并采取具体的政治、经济、外交、人员交往和军事的反制措施,任何国家的相反立场均无效;任何国家因此损害中国安全环境,中国都应对此采取措施。为此,中国必须首先从党内统一认识,只有敢于斗争,才能有可能避免斗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和朝鲜真正建立军事同盟条约,或者建立盟约后能否落实,都很难说。上世纪中越之间爆发边境战争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并未落实苏越军事同盟条约。相信只要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还在,朝鲜拒绝弃核,则俄罗斯对朝鲜半岛这根抓手的使用就是有限的。朝鲜制造宣传效果是一回事,真正落实完全是另一码事。只要中国主动应对,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或者判断失误,将朝核当做一副应对美国的牌,则朝核事务就是中国的机会而非相反,而且,不仅是处理朝鲜问题。

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

香港的混乱延续近半年,但说到底并未超出中国的内部事务管理范畴。从根本上讲,它是一个需要完善具体的内部管制政策和方略的问题,当然是一个必须要加以完善的问题。

首先,无论过去近半年来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仍然没有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有效管制范畴,因此,不需要对“一国两制”这样的原则性政策设计做任何颠覆性修改。否则,不仅现时绝大多数香港人将无法接受,乃至香港继续不稳定,恐怕大多数世界民众也不能接受。而且,在当前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香港自身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因此直线下降,香港的国际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自由货币发行区等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名存实亡。那香港成了什么?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基本法》仍然有效存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权威还在,也无任何国内外政府或力量对之公开提出否定或者推翻,更无任何有效的合法机构授权行使此类职能,因此《基本法》的合法性和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就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两点说明,香港近半年的混乱,是一个需要完善对港管理和根据香港现实情况调整政策方略的问题,事实上也无人正式合法地提出香港独立或者推翻香港政府的问题。因此当前首先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坚定支持《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

而就完善具体的对港管制政策和方略而言,当务之急恐怕客观上首先要尊重和执行香港回归前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有关香港的法律安排,包括香港特首的产生等,这是支持和执行《基本法》的前提;但与此同时,《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同样需要尊重和执行。不论某方人士是否喜欢,上述两者都必须百折不扣地执行,如此才能平衡,而平衡才能稳定和发展。

然后就是香港民生和当地社会发展的事宜。回顾香港回归中国22年走过的路,为了今后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特别要高度重视并改进的是:

首先必须照顾香港多数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在未来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重点上,务必要毫不犹豫地向这方面有所倾斜。如果说当年回归时因为中国经济实力有限,必须依靠香港本地的经济寡头维持香港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话,今天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有实力调整香港的相关政策了。为了香港多数人的福祉和香港长治久安,宁可得罪这部分财阀势力也要坚决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方面,应该特别学习和参考新加坡的管制模式,尤其是在住房、法律和教育方面。

还有,必须完善、落实中央和港府职能单位及人员的问责机制,并应立即执行。特别应着重强调地是:反腐廉政建设和有效的管理机制。为达到这一目的,对中央和港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毫不犹豫地进行有效的、有助于社会秩序、符合现实工作需要的部门和人员的调整,人员岗位和数量可以灵活调整。

上述调整,应由中央和港府共同研究、决定和执行。过去管理不当、甚至应负有各种责任的部门和人员,暂不参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当前的几个国际麻烦

发布日期:2019-12-02 06:44
摘要:当下中国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际问题几乎不断。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信息,当下中国就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就这几件事情而言,原因各不相同,情况也各异,但其真正的深远影响,当首推中欧关系。因为在当下中美关系已经不睦的背景下,中欧关系前景将直接影响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会显著波及香港的稳定,甚至包括已经发生的新疆问题,也必将受其影响。其次才是朝鲜问题,首先这是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使然;其次是朝鲜这个国家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存在着连锁反应,但与此同时,朝鲜问题只要主动处置而不是被动应付,甚至出于判断错误而拿朝鲜当牌打,则本身也是中国的机会。最后才是当前的香港问题,因为说到底,《基本法》还在,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毋庸置疑,因此只要不对核心的原则性政策进行颠覆性修改,则香港政府不能无视中央权威,香港市民也很难产生敌对性的激烈行动。

因此当下处理上述事务,首先应确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内核,即中欧关系问题,并以此核心作为行动不可动摇的准则和方向,切不可被动、应付,不见核心。必须抓住纲来擒住目,则必然纲举目张,事情迎刃而解。

欧洲才是当前的影响力

中欧关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当前最重要的麻烦问题,是因为其最大的直接和现实影响力,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且中美关系处于麻烦状态之下。

在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欧洲首先占有现实的压倒性份额,欧洲毋庸置疑地是中国第一大国外贸易伙伴。而由于当前美国特朗普对欧洲人已经和将要给予的经贸打压,中国市场对欧洲的意义就尤其重要,它对于缓解当前欧洲的经济压力没有别国可以代替,尤其是制造业,首先是德国的制造业。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经济的发展同样进入缓慢状态,加上美国对中国贸易打压造成的中国贸易损失,这使得中国同样需要欧洲的市场。尤其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必须要考虑的就业数字问题,这里的意义就更加直接而现实了。因此,从经济的规模意义和有效性而言,中欧互为最现实的合作市场与舞台。

但现在欧洲包括美国等世界发达经济体的普遍看法是:中国并未真正进入市场经济,至少同美欧的市场化实际相比是如此。

例如欧盟新主席冯德莱恩不久前就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欧盟还明确表示:拒绝国家资本支持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进行商业开发。上述矛头,直接指向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以及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政策。欧盟还强烈要求: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尤其是银行和金融。

而德国工业界的对华政策与欧盟新领导的态度相比,较为谨慎,主张与中国合作;但仍然要求在双边投资协议和市场共同开放上中欧能够对等。据欧洲商会官员介绍:“德国会给一些机会给华为的”,但中国政府也要有所让步,“向世界表示致力于法治。”

因此,鉴于当前中欧双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国现实的迫切需要,中国首先要和欧洲共同实施开放与改革。目前来看,似乎中国一些职能部门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不是什么问题,但根据笔者对欧洲人的了解,双方似乎有差距。笔者认为恐怕最重要的是,在投资协定和公平市场准入方面,应走法律化和合约的道路;哪怕暂时不能一步走完,但走一步就要具体落实一步。

中欧关系之所以最重要的另一个因素是:一旦处理失当,不仅中国很快会产生直接的国内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中美欧关系的平衡将立即出现中国的失衡,以及包括香港问题、国内穆斯林问题等在内的现实对华安全问题。

目前中美欧三边格局的大势是客观存在的:在根本的战略上讲,大致存在态势的平衡。而一旦中欧关系出现失衡,则格局将倾向于出现中欧分别应对美国的情况,如此,中欧将共同出现不利局面。而考虑到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综合国力的冲击力,局势会对中国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当前欧洲之所以对香港情况干预不够强烈,主要是老宗主国英国在进行有限的独自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欧洲的行动不够一致。而事实上,据称德国外交系统也是介入的主力,无论是香港问题乃至中西部的穆斯林政策问题都是如此,只是德国政府目前还在顾忌两国关系的战略利益而已。而如果中欧关系出现失衡,欧洲极有可能将联合介入香港事务,而届时德国必然是主力。如此,中国将马上产生现实层面的国家安全和稳定问题。

反过来,对中欧关系如处理稳妥,则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全局就会稳住,中国在战略层面和国内安全问题方面也会相对从容,并进退有余。

朝鲜: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

朝鲜当前对中国外交的最大麻烦是,在中国外交多重问题同时发生时,以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为契机,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这不是推测,而是现实的反应。

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特朗普即将参加连任竞选为机会,在朝核问题上对美国施以压力。而特朗普因为要连任的动机,需要努力使朝核问题不再继续恶化下去,对此一直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客观上采取了与朝鲜不破裂的让步立场。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朝鲜千年以来从小国立场和角度出发,对中国持怀疑和恐惧态度的立场了如指掌,因此对朝鲜以某种方式实现拥核的动机实际上是默认和利用的。因此我们看到,从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采取主动进攻态势,甚至一直多次进行各类弹道导弹武器的试射,咄咄逼人,而美国则态度克制,一直保持与朝鲜的合作,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局势便日益变得对朝鲜有利了。据消息来源显示:目前朝鲜决定在保留已有核导的前提下,冻结核武和弹道武器,而将自己变成印巴那样的实际拥核国,拒绝再同国际社会讨论自己的弃核问题。此外,为增加自己的国家安全,金正恩决定于今年12月赴俄罗斯会见普京。据悉,朝俄两国届时将讨论签署军事同盟条约,而这一点,朝鲜副外相崔善姬不久前已经访俄并与俄方进行会晤。俄罗斯媒体专家告诉笔者:如俄朝军事同盟条约此次签署则意味着,俄罗斯拥有了介入包括朝核问题在内朝鲜问题的抓手。当然,特朗普客观上也拥有了遏制中国的朝鲜砝码。

朝鲜一旦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将意味着:中国的东北部边境将形成永久性对华实际安全威胁;同时朝鲜在思路上必将以核导力量作为其发展经济的前提,同中日韩等国搞所谓经济合作,这是朝鲜多年主体思想教育的逻辑结果。届时,上述对中国的恶劣影响,将超过香港问题,社会后果当也不在此之下。

就目前来看,有两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远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一是通过各种现象来看,中国仍然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是,原定几日后开始的朝鲜牡丹峰歌舞团的访华巡回演出临时没能成行。另一件事据说是,据悉朝鲜领导人有意在12月访俄罗斯途径中国东北时,希望能访问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也被婉拒。这两件事可以看主人方的态度。

但是,上述态度固然重要,但解决问题才更加关键。现存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是安理会集体通过的,要改变这个决议,同样需要安理会成员一致通过。如果朝鲜坚持拥核立场,中国应以上述安理会决议为原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和具体措施,并采取具体的政治、经济、外交、人员交往和军事的反制措施,任何国家的相反立场均无效;任何国家因此损害中国安全环境,中国都应对此采取措施。为此,中国必须首先从党内统一认识,只有敢于斗争,才能有可能避免斗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和朝鲜真正建立军事同盟条约,或者建立盟约后能否落实,都很难说。上世纪中越之间爆发边境战争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并未落实苏越军事同盟条约。相信只要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还在,朝鲜拒绝弃核,则俄罗斯对朝鲜半岛这根抓手的使用就是有限的。朝鲜制造宣传效果是一回事,真正落实完全是另一码事。只要中国主动应对,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或者判断失误,将朝核当做一副应对美国的牌,则朝核事务就是中国的机会而非相反,而且,不仅是处理朝鲜问题。

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

香港的混乱延续近半年,但说到底并未超出中国的内部事务管理范畴。从根本上讲,它是一个需要完善具体的内部管制政策和方略的问题,当然是一个必须要加以完善的问题。

首先,无论过去近半年来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仍然没有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有效管制范畴,因此,不需要对“一国两制”这样的原则性政策设计做任何颠覆性修改。否则,不仅现时绝大多数香港人将无法接受,乃至香港继续不稳定,恐怕大多数世界民众也不能接受。而且,在当前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香港自身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因此直线下降,香港的国际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自由货币发行区等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名存实亡。那香港成了什么?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基本法》仍然有效存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权威还在,也无任何国内外政府或力量对之公开提出否定或者推翻,更无任何有效的合法机构授权行使此类职能,因此《基本法》的合法性和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就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两点说明,香港近半年的混乱,是一个需要完善对港管理和根据香港现实情况调整政策方略的问题,事实上也无人正式合法地提出香港独立或者推翻香港政府的问题。因此当前首先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坚定支持《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

而就完善具体的对港管制政策和方略而言,当务之急恐怕客观上首先要尊重和执行香港回归前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有关香港的法律安排,包括香港特首的产生等,这是支持和执行《基本法》的前提;但与此同时,《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同样需要尊重和执行。不论某方人士是否喜欢,上述两者都必须百折不扣地执行,如此才能平衡,而平衡才能稳定和发展。

然后就是香港民生和当地社会发展的事宜。回顾香港回归中国22年走过的路,为了今后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特别要高度重视并改进的是:

首先必须照顾香港多数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在未来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重点上,务必要毫不犹豫地向这方面有所倾斜。如果说当年回归时因为中国经济实力有限,必须依靠香港本地的经济寡头维持香港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话,今天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有实力调整香港的相关政策了。为了香港多数人的福祉和香港长治久安,宁可得罪这部分财阀势力也要坚决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方面,应该特别学习和参考新加坡的管制模式,尤其是在住房、法律和教育方面。

还有,必须完善、落实中央和港府职能单位及人员的问责机制,并应立即执行。特别应着重强调地是:反腐廉政建设和有效的管理机制。为达到这一目的,对中央和港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毫不犹豫地进行有效的、有助于社会秩序、符合现实工作需要的部门和人员的调整,人员岗位和数量可以灵活调整。

上述调整,应由中央和港府共同研究、决定和执行。过去管理不当、甚至应负有各种责任的部门和人员,暂不参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当下中国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际问题几乎不断。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信息,当下中国就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就这几件事情而言,原因各不相同,情况也各异,但其真正的深远影响,当首推中欧关系。因为在当下中美关系已经不睦的背景下,中欧关系前景将直接影响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会显著波及香港的稳定,甚至包括已经发生的新疆问题,也必将受其影响。其次才是朝鲜问题,首先这是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使然;其次是朝鲜这个国家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存在着连锁反应,但与此同时,朝鲜问题只要主动处置而不是被动应付,甚至出于判断错误而拿朝鲜当牌打,则本身也是中国的机会。最后才是当前的香港问题,因为说到底,《基本法》还在,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毋庸置疑,因此只要不对核心的原则性政策进行颠覆性修改,则香港政府不能无视中央权威,香港市民也很难产生敌对性的激烈行动。

因此当下处理上述事务,首先应确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内核,即中欧关系问题,并以此核心作为行动不可动摇的准则和方向,切不可被动、应付,不见核心。必须抓住纲来擒住目,则必然纲举目张,事情迎刃而解。

欧洲才是当前的影响力

中欧关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当前最重要的麻烦问题,是因为其最大的直接和现实影响力,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且中美关系处于麻烦状态之下。

在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欧洲首先占有现实的压倒性份额,欧洲毋庸置疑地是中国第一大国外贸易伙伴。而由于当前美国特朗普对欧洲人已经和将要给予的经贸打压,中国市场对欧洲的意义就尤其重要,它对于缓解当前欧洲的经济压力没有别国可以代替,尤其是制造业,首先是德国的制造业。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经济的发展同样进入缓慢状态,加上美国对中国贸易打压造成的中国贸易损失,这使得中国同样需要欧洲的市场。尤其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必须要考虑的就业数字问题,这里的意义就更加直接而现实了。因此,从经济的规模意义和有效性而言,中欧互为最现实的合作市场与舞台。

但现在欧洲包括美国等世界发达经济体的普遍看法是:中国并未真正进入市场经济,至少同美欧的市场化实际相比是如此。

例如欧盟新主席冯德莱恩不久前就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欧盟还明确表示:拒绝国家资本支持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进行商业开发。上述矛头,直接指向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以及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政策。欧盟还强烈要求: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尤其是银行和金融。

而德国工业界的对华政策与欧盟新领导的态度相比,较为谨慎,主张与中国合作;但仍然要求在双边投资协议和市场共同开放上中欧能够对等。据欧洲商会官员介绍:“德国会给一些机会给华为的”,但中国政府也要有所让步,“向世界表示致力于法治。”

因此,鉴于当前中欧双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国现实的迫切需要,中国首先要和欧洲共同实施开放与改革。目前来看,似乎中国一些职能部门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不是什么问题,但根据笔者对欧洲人的了解,双方似乎有差距。笔者认为恐怕最重要的是,在投资协定和公平市场准入方面,应走法律化和合约的道路;哪怕暂时不能一步走完,但走一步就要具体落实一步。

中欧关系之所以最重要的另一个因素是:一旦处理失当,不仅中国很快会产生直接的国内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中美欧关系的平衡将立即出现中国的失衡,以及包括香港问题、国内穆斯林问题等在内的现实对华安全问题。

目前中美欧三边格局的大势是客观存在的:在根本的战略上讲,大致存在态势的平衡。而一旦中欧关系出现失衡,则格局将倾向于出现中欧分别应对美国的情况,如此,中欧将共同出现不利局面。而考虑到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综合国力的冲击力,局势会对中国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当前欧洲之所以对香港情况干预不够强烈,主要是老宗主国英国在进行有限的独自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欧洲的行动不够一致。而事实上,据称德国外交系统也是介入的主力,无论是香港问题乃至中西部的穆斯林政策问题都是如此,只是德国政府目前还在顾忌两国关系的战略利益而已。而如果中欧关系出现失衡,欧洲极有可能将联合介入香港事务,而届时德国必然是主力。如此,中国将马上产生现实层面的国家安全和稳定问题。

反过来,对中欧关系如处理稳妥,则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全局就会稳住,中国在战略层面和国内安全问题方面也会相对从容,并进退有余。

朝鲜: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

朝鲜当前对中国外交的最大麻烦是,在中国外交多重问题同时发生时,以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为契机,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这不是推测,而是现实的反应。

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特朗普即将参加连任竞选为机会,在朝核问题上对美国施以压力。而特朗普因为要连任的动机,需要努力使朝核问题不再继续恶化下去,对此一直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客观上采取了与朝鲜不破裂的让步立场。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朝鲜千年以来从小国立场和角度出发,对中国持怀疑和恐惧态度的立场了如指掌,因此对朝鲜以某种方式实现拥核的动机实际上是默认和利用的。因此我们看到,从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采取主动进攻态势,甚至一直多次进行各类弹道导弹武器的试射,咄咄逼人,而美国则态度克制,一直保持与朝鲜的合作,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局势便日益变得对朝鲜有利了。据消息来源显示:目前朝鲜决定在保留已有核导的前提下,冻结核武和弹道武器,而将自己变成印巴那样的实际拥核国,拒绝再同国际社会讨论自己的弃核问题。此外,为增加自己的国家安全,金正恩决定于今年12月赴俄罗斯会见普京。据悉,朝俄两国届时将讨论签署军事同盟条约,而这一点,朝鲜副外相崔善姬不久前已经访俄并与俄方进行会晤。俄罗斯媒体专家告诉笔者:如俄朝军事同盟条约此次签署则意味着,俄罗斯拥有了介入包括朝核问题在内朝鲜问题的抓手。当然,特朗普客观上也拥有了遏制中国的朝鲜砝码。

朝鲜一旦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将意味着:中国的东北部边境将形成永久性对华实际安全威胁;同时朝鲜在思路上必将以核导力量作为其发展经济的前提,同中日韩等国搞所谓经济合作,这是朝鲜多年主体思想教育的逻辑结果。届时,上述对中国的恶劣影响,将超过香港问题,社会后果当也不在此之下。

就目前来看,有两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远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一是通过各种现象来看,中国仍然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是,原定几日后开始的朝鲜牡丹峰歌舞团的访华巡回演出临时没能成行。另一件事据说是,据悉朝鲜领导人有意在12月访俄罗斯途径中国东北时,希望能访问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也被婉拒。这两件事可以看主人方的态度。

但是,上述态度固然重要,但解决问题才更加关键。现存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是安理会集体通过的,要改变这个决议,同样需要安理会成员一致通过。如果朝鲜坚持拥核立场,中国应以上述安理会决议为原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和具体措施,并采取具体的政治、经济、外交、人员交往和军事的反制措施,任何国家的相反立场均无效;任何国家因此损害中国安全环境,中国都应对此采取措施。为此,中国必须首先从党内统一认识,只有敢于斗争,才能有可能避免斗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和朝鲜真正建立军事同盟条约,或者建立盟约后能否落实,都很难说。上世纪中越之间爆发边境战争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并未落实苏越军事同盟条约。相信只要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还在,朝鲜拒绝弃核,则俄罗斯对朝鲜半岛这根抓手的使用就是有限的。朝鲜制造宣传效果是一回事,真正落实完全是另一码事。只要中国主动应对,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或者判断失误,将朝核当做一副应对美国的牌,则朝核事务就是中国的机会而非相反,而且,不仅是处理朝鲜问题。

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

香港的混乱延续近半年,但说到底并未超出中国的内部事务管理范畴。从根本上讲,它是一个需要完善具体的内部管制政策和方略的问题,当然是一个必须要加以完善的问题。

首先,无论过去近半年来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仍然没有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有效管制范畴,因此,不需要对“一国两制”这样的原则性政策设计做任何颠覆性修改。否则,不仅现时绝大多数香港人将无法接受,乃至香港继续不稳定,恐怕大多数世界民众也不能接受。而且,在当前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香港自身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因此直线下降,香港的国际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自由货币发行区等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名存实亡。那香港成了什么?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基本法》仍然有效存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权威还在,也无任何国内外政府或力量对之公开提出否定或者推翻,更无任何有效的合法机构授权行使此类职能,因此《基本法》的合法性和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就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两点说明,香港近半年的混乱,是一个需要完善对港管理和根据香港现实情况调整政策方略的问题,事实上也无人正式合法地提出香港独立或者推翻香港政府的问题。因此当前首先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坚定支持《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

而就完善具体的对港管制政策和方略而言,当务之急恐怕客观上首先要尊重和执行香港回归前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有关香港的法律安排,包括香港特首的产生等,这是支持和执行《基本法》的前提;但与此同时,《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同样需要尊重和执行。不论某方人士是否喜欢,上述两者都必须百折不扣地执行,如此才能平衡,而平衡才能稳定和发展。

然后就是香港民生和当地社会发展的事宜。回顾香港回归中国22年走过的路,为了今后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特别要高度重视并改进的是:

首先必须照顾香港多数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在未来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重点上,务必要毫不犹豫地向这方面有所倾斜。如果说当年回归时因为中国经济实力有限,必须依靠香港本地的经济寡头维持香港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话,今天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有实力调整香港的相关政策了。为了香港多数人的福祉和香港长治久安,宁可得罪这部分财阀势力也要坚决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方面,应该特别学习和参考新加坡的管制模式,尤其是在住房、法律和教育方面。

还有,必须完善、落实中央和港府职能单位及人员的问责机制,并应立即执行。特别应着重强调地是:反腐廉政建设和有效的管理机制。为达到这一目的,对中央和港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毫不犹豫地进行有效的、有助于社会秩序、符合现实工作需要的部门和人员的调整,人员岗位和数量可以灵活调整。

上述调整,应由中央和港府共同研究、决定和执行。过去管理不当、甚至应负有各种责任的部门和人员,暂不参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当前的几个国际麻烦

发布日期:2019-12-02 06:44
摘要:当下中国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际问题几乎不断。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信息,当下中国就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就这几件事情而言,原因各不相同,情况也各异,但其真正的深远影响,当首推中欧关系。因为在当下中美关系已经不睦的背景下,中欧关系前景将直接影响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会显著波及香港的稳定,甚至包括已经发生的新疆问题,也必将受其影响。其次才是朝鲜问题,首先这是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使然;其次是朝鲜这个国家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存在着连锁反应,但与此同时,朝鲜问题只要主动处置而不是被动应付,甚至出于判断错误而拿朝鲜当牌打,则本身也是中国的机会。最后才是当前的香港问题,因为说到底,《基本法》还在,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毋庸置疑,因此只要不对核心的原则性政策进行颠覆性修改,则香港政府不能无视中央权威,香港市民也很难产生敌对性的激烈行动。

因此当下处理上述事务,首先应确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内核,即中欧关系问题,并以此核心作为行动不可动摇的准则和方向,切不可被动、应付,不见核心。必须抓住纲来擒住目,则必然纲举目张,事情迎刃而解。

欧洲才是当前的影响力

中欧关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当前最重要的麻烦问题,是因为其最大的直接和现实影响力,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且中美关系处于麻烦状态之下。

在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欧洲首先占有现实的压倒性份额,欧洲毋庸置疑地是中国第一大国外贸易伙伴。而由于当前美国特朗普对欧洲人已经和将要给予的经贸打压,中国市场对欧洲的意义就尤其重要,它对于缓解当前欧洲的经济压力没有别国可以代替,尤其是制造业,首先是德国的制造业。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经济的发展同样进入缓慢状态,加上美国对中国贸易打压造成的中国贸易损失,这使得中国同样需要欧洲的市场。尤其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必须要考虑的就业数字问题,这里的意义就更加直接而现实了。因此,从经济的规模意义和有效性而言,中欧互为最现实的合作市场与舞台。

但现在欧洲包括美国等世界发达经济体的普遍看法是:中国并未真正进入市场经济,至少同美欧的市场化实际相比是如此。

例如欧盟新主席冯德莱恩不久前就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欧盟还明确表示:拒绝国家资本支持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进行商业开发。上述矛头,直接指向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以及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政策。欧盟还强烈要求: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尤其是银行和金融。

而德国工业界的对华政策与欧盟新领导的态度相比,较为谨慎,主张与中国合作;但仍然要求在双边投资协议和市场共同开放上中欧能够对等。据欧洲商会官员介绍:“德国会给一些机会给华为的”,但中国政府也要有所让步,“向世界表示致力于法治。”

因此,鉴于当前中欧双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国现实的迫切需要,中国首先要和欧洲共同实施开放与改革。目前来看,似乎中国一些职能部门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不是什么问题,但根据笔者对欧洲人的了解,双方似乎有差距。笔者认为恐怕最重要的是,在投资协定和公平市场准入方面,应走法律化和合约的道路;哪怕暂时不能一步走完,但走一步就要具体落实一步。

中欧关系之所以最重要的另一个因素是:一旦处理失当,不仅中国很快会产生直接的国内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中美欧关系的平衡将立即出现中国的失衡,以及包括香港问题、国内穆斯林问题等在内的现实对华安全问题。

目前中美欧三边格局的大势是客观存在的:在根本的战略上讲,大致存在态势的平衡。而一旦中欧关系出现失衡,则格局将倾向于出现中欧分别应对美国的情况,如此,中欧将共同出现不利局面。而考虑到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综合国力的冲击力,局势会对中国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当前欧洲之所以对香港情况干预不够强烈,主要是老宗主国英国在进行有限的独自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欧洲的行动不够一致。而事实上,据称德国外交系统也是介入的主力,无论是香港问题乃至中西部的穆斯林政策问题都是如此,只是德国政府目前还在顾忌两国关系的战略利益而已。而如果中欧关系出现失衡,欧洲极有可能将联合介入香港事务,而届时德国必然是主力。如此,中国将马上产生现实层面的国家安全和稳定问题。

反过来,对中欧关系如处理稳妥,则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全局就会稳住,中国在战略层面和国内安全问题方面也会相对从容,并进退有余。

朝鲜: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

朝鲜当前对中国外交的最大麻烦是,在中国外交多重问题同时发生时,以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为契机,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这不是推测,而是现实的反应。

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特朗普即将参加连任竞选为机会,在朝核问题上对美国施以压力。而特朗普因为要连任的动机,需要努力使朝核问题不再继续恶化下去,对此一直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客观上采取了与朝鲜不破裂的让步立场。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朝鲜千年以来从小国立场和角度出发,对中国持怀疑和恐惧态度的立场了如指掌,因此对朝鲜以某种方式实现拥核的动机实际上是默认和利用的。因此我们看到,从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采取主动进攻态势,甚至一直多次进行各类弹道导弹武器的试射,咄咄逼人,而美国则态度克制,一直保持与朝鲜的合作,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局势便日益变得对朝鲜有利了。据消息来源显示:目前朝鲜决定在保留已有核导的前提下,冻结核武和弹道武器,而将自己变成印巴那样的实际拥核国,拒绝再同国际社会讨论自己的弃核问题。此外,为增加自己的国家安全,金正恩决定于今年12月赴俄罗斯会见普京。据悉,朝俄两国届时将讨论签署军事同盟条约,而这一点,朝鲜副外相崔善姬不久前已经访俄并与俄方进行会晤。俄罗斯媒体专家告诉笔者:如俄朝军事同盟条约此次签署则意味着,俄罗斯拥有了介入包括朝核问题在内朝鲜问题的抓手。当然,特朗普客观上也拥有了遏制中国的朝鲜砝码。

朝鲜一旦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将意味着:中国的东北部边境将形成永久性对华实际安全威胁;同时朝鲜在思路上必将以核导力量作为其发展经济的前提,同中日韩等国搞所谓经济合作,这是朝鲜多年主体思想教育的逻辑结果。届时,上述对中国的恶劣影响,将超过香港问题,社会后果当也不在此之下。

就目前来看,有两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远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一是通过各种现象来看,中国仍然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是,原定几日后开始的朝鲜牡丹峰歌舞团的访华巡回演出临时没能成行。另一件事据说是,据悉朝鲜领导人有意在12月访俄罗斯途径中国东北时,希望能访问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也被婉拒。这两件事可以看主人方的态度。

但是,上述态度固然重要,但解决问题才更加关键。现存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是安理会集体通过的,要改变这个决议,同样需要安理会成员一致通过。如果朝鲜坚持拥核立场,中国应以上述安理会决议为原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和具体措施,并采取具体的政治、经济、外交、人员交往和军事的反制措施,任何国家的相反立场均无效;任何国家因此损害中国安全环境,中国都应对此采取措施。为此,中国必须首先从党内统一认识,只有敢于斗争,才能有可能避免斗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和朝鲜真正建立军事同盟条约,或者建立盟约后能否落实,都很难说。上世纪中越之间爆发边境战争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并未落实苏越军事同盟条约。相信只要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还在,朝鲜拒绝弃核,则俄罗斯对朝鲜半岛这根抓手的使用就是有限的。朝鲜制造宣传效果是一回事,真正落实完全是另一码事。只要中国主动应对,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或者判断失误,将朝核当做一副应对美国的牌,则朝核事务就是中国的机会而非相反,而且,不仅是处理朝鲜问题。

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

香港的混乱延续近半年,但说到底并未超出中国的内部事务管理范畴。从根本上讲,它是一个需要完善具体的内部管制政策和方略的问题,当然是一个必须要加以完善的问题。

首先,无论过去近半年来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仍然没有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有效管制范畴,因此,不需要对“一国两制”这样的原则性政策设计做任何颠覆性修改。否则,不仅现时绝大多数香港人将无法接受,乃至香港继续不稳定,恐怕大多数世界民众也不能接受。而且,在当前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香港自身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因此直线下降,香港的国际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自由货币发行区等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名存实亡。那香港成了什么?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基本法》仍然有效存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权威还在,也无任何国内外政府或力量对之公开提出否定或者推翻,更无任何有效的合法机构授权行使此类职能,因此《基本法》的合法性和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就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两点说明,香港近半年的混乱,是一个需要完善对港管理和根据香港现实情况调整政策方略的问题,事实上也无人正式合法地提出香港独立或者推翻香港政府的问题。因此当前首先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坚定支持《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

而就完善具体的对港管制政策和方略而言,当务之急恐怕客观上首先要尊重和执行香港回归前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有关香港的法律安排,包括香港特首的产生等,这是支持和执行《基本法》的前提;但与此同时,《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同样需要尊重和执行。不论某方人士是否喜欢,上述两者都必须百折不扣地执行,如此才能平衡,而平衡才能稳定和发展。

然后就是香港民生和当地社会发展的事宜。回顾香港回归中国22年走过的路,为了今后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特别要高度重视并改进的是:

首先必须照顾香港多数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在未来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重点上,务必要毫不犹豫地向这方面有所倾斜。如果说当年回归时因为中国经济实力有限,必须依靠香港本地的经济寡头维持香港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话,今天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有实力调整香港的相关政策了。为了香港多数人的福祉和香港长治久安,宁可得罪这部分财阀势力也要坚决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方面,应该特别学习和参考新加坡的管制模式,尤其是在住房、法律和教育方面。

还有,必须完善、落实中央和港府职能单位及人员的问责机制,并应立即执行。特别应着重强调地是:反腐廉政建设和有效的管理机制。为达到这一目的,对中央和港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毫不犹豫地进行有效的、有助于社会秩序、符合现实工作需要的部门和人员的调整,人员岗位和数量可以灵活调整。

上述调整,应由中央和港府共同研究、决定和执行。过去管理不当、甚至应负有各种责任的部门和人员,暂不参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当下中国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国际问题几乎不断。根据中国官方媒体公布的信息,当下中国就有三件麻烦事务正在相互交织、共同而来,包括:香港问题、朝鲜问题,以及中欧关系问题。

就这几件事情而言,原因各不相同,情况也各异,但其真正的深远影响,当首推中欧关系。因为在当下中美关系已经不睦的背景下,中欧关系前景将直接影响下一步中国经济的发展,还会显著波及香港的稳定,甚至包括已经发生的新疆问题,也必将受其影响。其次才是朝鲜问题,首先这是朝鲜核导问题与中国唇齿相依的地理位置使然;其次是朝鲜这个国家的行为对中国国家安全存在着连锁反应,但与此同时,朝鲜问题只要主动处置而不是被动应付,甚至出于判断错误而拿朝鲜当牌打,则本身也是中国的机会。最后才是当前的香港问题,因为说到底,《基本法》还在,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毋庸置疑,因此只要不对核心的原则性政策进行颠覆性修改,则香港政府不能无视中央权威,香港市民也很难产生敌对性的激烈行动。

因此当下处理上述事务,首先应确立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核心内核,即中欧关系问题,并以此核心作为行动不可动摇的准则和方向,切不可被动、应付,不见核心。必须抓住纲来擒住目,则必然纲举目张,事情迎刃而解。

欧洲才是当前的影响力

中欧关系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当前最重要的麻烦问题,是因为其最大的直接和现实影响力,尤其是当前经济形势普遍不佳,且中美关系处于麻烦状态之下。

在当前中国对外经济关系中,欧洲首先占有现实的压倒性份额,欧洲毋庸置疑地是中国第一大国外贸易伙伴。而由于当前美国特朗普对欧洲人已经和将要给予的经贸打压,中国市场对欧洲的意义就尤其重要,它对于缓解当前欧洲的经济压力没有别国可以代替,尤其是制造业,首先是德国的制造业。与此同时,中国当前经济的发展同样进入缓慢状态,加上美国对中国贸易打压造成的中国贸易损失,这使得中国同样需要欧洲的市场。尤其是中国作为人口大国必须要考虑的就业数字问题,这里的意义就更加直接而现实了。因此,从经济的规模意义和有效性而言,中欧互为最现实的合作市场与舞台。

但现在欧洲包括美国等世界发达经济体的普遍看法是:中国并未真正进入市场经济,至少同美欧的市场化实际相比是如此。

例如欧盟新主席冯德莱恩不久前就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欧盟还明确表示:拒绝国家资本支持的企业进入欧洲市场进行商业开发。上述矛头,直接指向各种类型的中国企业以及当前中国的实际经济政策。欧盟还强烈要求:中国必须开放市场,尤其是银行和金融。

而德国工业界的对华政策与欧盟新领导的态度相比,较为谨慎,主张与中国合作;但仍然要求在双边投资协议和市场共同开放上中欧能够对等。据欧洲商会官员介绍:“德国会给一些机会给华为的”,但中国政府也要有所让步,“向世界表示致力于法治。”

因此,鉴于当前中欧双方的实际情况,尤其是中国现实的迫切需要,中国首先要和欧洲共同实施开放与改革。目前来看,似乎中国一些职能部门赞同这一观点,并认为不是什么问题,但根据笔者对欧洲人的了解,双方似乎有差距。笔者认为恐怕最重要的是,在投资协定和公平市场准入方面,应走法律化和合约的道路;哪怕暂时不能一步走完,但走一步就要具体落实一步。

中欧关系之所以最重要的另一个因素是:一旦处理失当,不仅中国很快会产生直接的国内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中美欧关系的平衡将立即出现中国的失衡,以及包括香港问题、国内穆斯林问题等在内的现实对华安全问题。

目前中美欧三边格局的大势是客观存在的:在根本的战略上讲,大致存在态势的平衡。而一旦中欧关系出现失衡,则格局将倾向于出现中欧分别应对美国的情况,如此,中欧将共同出现不利局面。而考虑到中国的社会制度和综合国力的冲击力,局势会对中国更加不利。

另一方面,当前欧洲之所以对香港情况干预不够强烈,主要是老宗主国英国在进行有限的独自行动,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在于欧洲的行动不够一致。而事实上,据称德国外交系统也是介入的主力,无论是香港问题乃至中西部的穆斯林政策问题都是如此,只是德国政府目前还在顾忌两国关系的战略利益而已。而如果中欧关系出现失衡,欧洲极有可能将联合介入香港事务,而届时德国必然是主力。如此,中国将马上产生现实层面的国家安全和稳定问题。

反过来,对中欧关系如处理稳妥,则包括中美关系在内的全局就会稳住,中国在战略层面和国内安全问题方面也会相对从容,并进退有余。

朝鲜: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

朝鲜当前对中国外交的最大麻烦是,在中国外交多重问题同时发生时,以特朗普竞选连任需求为契机,借机迫使中国允许其实际拥核。这不是推测,而是现实的反应。

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以特朗普即将参加连任竞选为机会,在朝核问题上对美国施以压力。而特朗普因为要连任的动机,需要努力使朝核问题不再继续恶化下去,对此一直采取息事宁人态度,客观上采取了与朝鲜不破裂的让步立场。更重要的是,特朗普对朝鲜千年以来从小国立场和角度出发,对中国持怀疑和恐惧态度的立场了如指掌,因此对朝鲜以某种方式实现拥核的动机实际上是默认和利用的。因此我们看到,从今年下半年以来朝鲜一直采取主动进攻态势,甚至一直多次进行各类弹道导弹武器的试射,咄咄逼人,而美国则态度克制,一直保持与朝鲜的合作,原因就在于此。

如此,局势便日益变得对朝鲜有利了。据消息来源显示:目前朝鲜决定在保留已有核导的前提下,冻结核武和弹道武器,而将自己变成印巴那样的实际拥核国,拒绝再同国际社会讨论自己的弃核问题。此外,为增加自己的国家安全,金正恩决定于今年12月赴俄罗斯会见普京。据悉,朝俄两国届时将讨论签署军事同盟条约,而这一点,朝鲜副外相崔善姬不久前已经访俄并与俄方进行会晤。俄罗斯媒体专家告诉笔者:如俄朝军事同盟条约此次签署则意味着,俄罗斯拥有了介入包括朝核问题在内朝鲜问题的抓手。当然,特朗普客观上也拥有了遏制中国的朝鲜砝码。

朝鲜一旦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将意味着:中国的东北部边境将形成永久性对华实际安全威胁;同时朝鲜在思路上必将以核导力量作为其发展经济的前提,同中日韩等国搞所谓经济合作,这是朝鲜多年主体思想教育的逻辑结果。届时,上述对中国的恶劣影响,将超过香港问题,社会后果当也不在此之下。

就目前来看,有两件事也许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但远不能有效解决问题。一是通过各种现象来看,中国仍然在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反对朝鲜成为印巴那样的拥核国。一件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是,原定几日后开始的朝鲜牡丹峰歌舞团的访华巡回演出临时没能成行。另一件事据说是,据悉朝鲜领导人有意在12月访俄罗斯途径中国东北时,希望能访问朝鲜已故领导人金日成的母校、吉林市毓文中学,也被婉拒。这两件事可以看主人方的态度。

但是,上述态度固然重要,但解决问题才更加关键。现存的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是安理会集体通过的,要改变这个决议,同样需要安理会成员一致通过。如果朝鲜坚持拥核立场,中国应以上述安理会决议为原则,坚持朝鲜半岛无核化的原则、立场和具体措施,并采取具体的政治、经济、外交、人员交往和军事的反制措施,任何国家的相反立场均无效;任何国家因此损害中国安全环境,中国都应对此采取措施。为此,中国必须首先从党内统一认识,只有敢于斗争,才能有可能避免斗争。

另一方面,俄罗斯总统普京能否和朝鲜真正建立军事同盟条约,或者建立盟约后能否落实,都很难说。上世纪中越之间爆发边境战争时,事实证明俄罗斯并未落实苏越军事同盟条约。相信只要安理会涉朝制裁决议还在,朝鲜拒绝弃核,则俄罗斯对朝鲜半岛这根抓手的使用就是有限的。朝鲜制造宣传效果是一回事,真正落实完全是另一码事。只要中国主动应对,而不是被动应付、敷衍,或者判断失误,将朝核当做一副应对美国的牌,则朝核事务就是中国的机会而非相反,而且,不仅是处理朝鲜问题。

处理香港问题的核心

香港的混乱延续近半年,但说到底并未超出中国的内部事务管理范畴。从根本上讲,它是一个需要完善具体的内部管制政策和方略的问题,当然是一个必须要加以完善的问题。

首先,无论过去近半年来香港发生了什么,香港仍然没有脱离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有效管制范畴,因此,不需要对“一国两制”这样的原则性政策设计做任何颠覆性修改。否则,不仅现时绝大多数香港人将无法接受,乃至香港继续不稳定,恐怕大多数世界民众也不能接受。而且,在当前中国的外部经济环境下,香港自身的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因此直线下降,香港的国际自由港、独立关税区和自由货币发行区等国际经济地位也将名存实亡。那香港成了什么?谁能承担得起这个责任?

另一方面,《基本法》仍然有效存在,中央人民政府对香港的管制权威还在,也无任何国内外政府或力量对之公开提出否定或者推翻,更无任何有效的合法机构授权行使此类职能,因此《基本法》的合法性和中央政府的管制权威就是毋庸置疑的。

以上两点说明,香港近半年的混乱,是一个需要完善对港管理和根据香港现实情况调整政策方略的问题,事实上也无人正式合法地提出香港独立或者推翻香港政府的问题。因此当前首先必须要做的事情,是坚定支持《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

而就完善具体的对港管制政策和方略而言,当务之急恐怕客观上首先要尊重和执行香港回归前中英两国政府共同制定的有关香港的法律安排,包括香港特首的产生等,这是支持和执行《基本法》的前提;但与此同时,《基本法》和中央的管制权威同样需要尊重和执行。不论某方人士是否喜欢,上述两者都必须百折不扣地执行,如此才能平衡,而平衡才能稳定和发展。

然后就是香港民生和当地社会发展的事宜。回顾香港回归中国22年走过的路,为了今后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特别要高度重视并改进的是:

首先必须照顾香港多数中下层人民的利益,在未来民生和经济发展的重点上,务必要毫不犹豫地向这方面有所倾斜。如果说当年回归时因为中国经济实力有限,必须依靠香港本地的经济寡头维持香港经济的繁荣和稳定的话,今天中国大陆已经完全有实力调整香港的相关政策了。为了香港多数人的福祉和香港长治久安,宁可得罪这部分财阀势力也要坚决解决这个问题。在这方面,应该特别学习和参考新加坡的管制模式,尤其是在住房、法律和教育方面。

还有,必须完善、落实中央和港府职能单位及人员的问责机制,并应立即执行。特别应着重强调地是:反腐廉政建设和有效的管理机制。为达到这一目的,对中央和港府的有关职能部门必须毫不犹豫地进行有效的、有助于社会秩序、符合现实工作需要的部门和人员的调整,人员岗位和数量可以灵活调整。

上述调整,应由中央和港府共同研究、决定和执行。过去管理不当、甚至应负有各种责任的部门和人员,暂不参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