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6启示录

发布日期:2019-12-01 07:26
摘要: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



OR--商业新媒体 】当他工作的这家北京游戏初创公司的老板不再出现,为用户准备的免费赠品礼品卡和毛绒玩具慢慢发送一空却不再补货时,Terry Hu第一次感到有麻烦了。老板最终表示,公司的资金已经枯竭。Terry Hu和约三分之二的同事被解雇。“他告诉我们,我们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有一天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为公司工作。” Terry Hu说。因为担心影响职业前景,他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称。“这完全是一堆废话。”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跳出了曾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业。“我已经得到了教训。”他说。

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该产业正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外部挑战。研究与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大中华地区初创企业通过风险投资交易筹集了325亿美元的资金,不到2018年1118亿美元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岗位流失不断增加,招聘速度放缓:第二季度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在该平台上刊登的招聘信息下降了约13%。创业者的创业意愿减弱,所以初创企业创立的步伐放缓。

中国科技业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给从业者做出的心照不宣的承诺投入时间,快速致富,已不再站得住脚。多年来,中国的科技从业者接受了一种被称为996的工作机制,即每天工作时间是早9时到晚9时,一周工作6天,外加加班——以换取他们曾经目睹的许多前辈获得过的财富。很多人愿意接受微薄的工资,比如Terry Hu的工资每月约合2000美元左右。他们现在发现,这种盲目的忠诚并不总是能得到回报。2019年3月,一群大多匿名的中国程序员在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抗议996机制。他们编制了一份以不支付加班费而闻名的公司黑名单,并向当地劳动监管机构提出了对雇主的正式投诉。他们的帖子迅速传播开来,获得了近25万关注。

一些中国最知名的行业人士对此予以反驳。2019年4月,阿里巴巴的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在与员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对这种极端工作机制表示支持,称996机制对员工来说是“天大的福气”。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微信的一篇贴文中说,虽然他不会强迫员工采用996机制,但偷懒的人不是他的“兄弟”。

数月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2019年5月,美国禁止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美国零部件,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也担心会遭遇同样的命运。科技业从业者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可能会阻碍该行业的成长,给政府带来又一个难题。“面对更艰难的回报,在996机制下工作的从业人员可能会失去热情。”上海投资公司开元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这恰恰与中国发展中的科技行业的需求背道而驰。”

上海数据隐私公司Dimension的创始人、23岁的闫晗(Suji Yan)表示,年轻一代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允许自己20人的团队采用灵活工作时间,在全球各地远程工作。他认为,要改变中国高强度的工作文化可能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随着发财梦破灭,“程序员们越来越意识到他们只是普通的劳动者。”闫晗说。

在2016年该国上一次科技业低迷期,企业冻结了招聘并裁员,许多企业被要求重新估值、重新评估资产,并削减成本。这导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只把钱投给大公司,推高了中国最大的初创企业的估值,并催生了几家几乎控制了一切的科技巨头。这一次,即使是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痛苦。软银投资的卡车送货应用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取消了筹资多达10亿美元的计划,而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集团(SenseTime Group ltd .)称其举行的是一次没有设定融资目标“无交易”路演。几个月前,据说该公司就融资约20亿美元与投资者举行磋商。2019年早些时候,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内部披露了裁员15%的计划,尽管该公司打算在某些领域进行招聘,与此同时,据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暂停了招聘。

在Cherry Wang工作的社交网络公司,过度拥挤曾经是常态,无法给每个人都配备办公桌。现在一排排办公桌空置在那里,这位产品经理看着同事们收拾好东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她说,2018年年底约有10%的员工被裁掉,她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字,以免丢掉工作。Cherry Wang已经习惯了拿到相当于至少三个月薪水的年终奖。2019年呢?“你还没被裁掉,就偷着乐吧,”她引述她的经理在最近一次评估中对她讲的话。

26岁的Vicky Ren很庆幸不用再忍受中国科技公司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了。2015年大学毕业后,Vicky Ren成为中国数百万“北漂族”中的一员。她在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市场专员。在被调派国外帮助公司拓展东南亚市场后,与中国总部间无休止的扯皮和超长工作时间让她情绪低落,晚上10时才离开办公室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低工资和高强度工作促使她在5月辞职。后来她在一家美国电子产品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比原来高30%,工作时间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她说,现在她更有成就感,公司鼓励员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内完成工作。Vicky Ren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加班是件丢人的事。”撰文/Lulu Yilun Chen、Zheping Hu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



OR--商业新媒体 】当他工作的这家北京游戏初创公司的老板不再出现,为用户准备的免费赠品礼品卡和毛绒玩具慢慢发送一空却不再补货时,Terry Hu第一次感到有麻烦了。老板最终表示,公司的资金已经枯竭。Terry Hu和约三分之二的同事被解雇。“他告诉我们,我们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有一天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为公司工作。” Terry Hu说。因为担心影响职业前景,他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称。“这完全是一堆废话。”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跳出了曾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业。“我已经得到了教训。”他说。

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该产业正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外部挑战。研究与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大中华地区初创企业通过风险投资交易筹集了325亿美元的资金,不到2018年1118亿美元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岗位流失不断增加,招聘速度放缓:第二季度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在该平台上刊登的招聘信息下降了约13%。创业者的创业意愿减弱,所以初创企业创立的步伐放缓。

中国科技业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给从业者做出的心照不宣的承诺投入时间,快速致富,已不再站得住脚。多年来,中国的科技从业者接受了一种被称为996的工作机制,即每天工作时间是早9时到晚9时,一周工作6天,外加加班——以换取他们曾经目睹的许多前辈获得过的财富。很多人愿意接受微薄的工资,比如Terry Hu的工资每月约合2000美元左右。他们现在发现,这种盲目的忠诚并不总是能得到回报。2019年3月,一群大多匿名的中国程序员在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抗议996机制。他们编制了一份以不支付加班费而闻名的公司黑名单,并向当地劳动监管机构提出了对雇主的正式投诉。他们的帖子迅速传播开来,获得了近25万关注。

一些中国最知名的行业人士对此予以反驳。2019年4月,阿里巴巴的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在与员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对这种极端工作机制表示支持,称996机制对员工来说是“天大的福气”。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微信的一篇贴文中说,虽然他不会强迫员工采用996机制,但偷懒的人不是他的“兄弟”。

数月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2019年5月,美国禁止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美国零部件,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也担心会遭遇同样的命运。科技业从业者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可能会阻碍该行业的成长,给政府带来又一个难题。“面对更艰难的回报,在996机制下工作的从业人员可能会失去热情。”上海投资公司开元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这恰恰与中国发展中的科技行业的需求背道而驰。”

上海数据隐私公司Dimension的创始人、23岁的闫晗(Suji Yan)表示,年轻一代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允许自己20人的团队采用灵活工作时间,在全球各地远程工作。他认为,要改变中国高强度的工作文化可能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随着发财梦破灭,“程序员们越来越意识到他们只是普通的劳动者。”闫晗说。

在2016年该国上一次科技业低迷期,企业冻结了招聘并裁员,许多企业被要求重新估值、重新评估资产,并削减成本。这导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只把钱投给大公司,推高了中国最大的初创企业的估值,并催生了几家几乎控制了一切的科技巨头。这一次,即使是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痛苦。软银投资的卡车送货应用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取消了筹资多达10亿美元的计划,而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集团(SenseTime Group ltd .)称其举行的是一次没有设定融资目标“无交易”路演。几个月前,据说该公司就融资约20亿美元与投资者举行磋商。2019年早些时候,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内部披露了裁员15%的计划,尽管该公司打算在某些领域进行招聘,与此同时,据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暂停了招聘。

在Cherry Wang工作的社交网络公司,过度拥挤曾经是常态,无法给每个人都配备办公桌。现在一排排办公桌空置在那里,这位产品经理看着同事们收拾好东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她说,2018年年底约有10%的员工被裁掉,她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字,以免丢掉工作。Cherry Wang已经习惯了拿到相当于至少三个月薪水的年终奖。2019年呢?“你还没被裁掉,就偷着乐吧,”她引述她的经理在最近一次评估中对她讲的话。

26岁的Vicky Ren很庆幸不用再忍受中国科技公司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了。2015年大学毕业后,Vicky Ren成为中国数百万“北漂族”中的一员。她在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市场专员。在被调派国外帮助公司拓展东南亚市场后,与中国总部间无休止的扯皮和超长工作时间让她情绪低落,晚上10时才离开办公室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低工资和高强度工作促使她在5月辞职。后来她在一家美国电子产品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比原来高30%,工作时间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她说,现在她更有成就感,公司鼓励员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内完成工作。Vicky Ren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加班是件丢人的事。”撰文/Lulu Yilun Chen、Zheping Hu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



OR--商业新媒体 】当他工作的这家北京游戏初创公司的老板不再出现,为用户准备的免费赠品礼品卡和毛绒玩具慢慢发送一空却不再补货时,Terry Hu第一次感到有麻烦了。老板最终表示,公司的资金已经枯竭。Terry Hu和约三分之二的同事被解雇。“他告诉我们,我们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有一天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为公司工作。” Terry Hu说。因为担心影响职业前景,他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称。“这完全是一堆废话。”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跳出了曾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业。“我已经得到了教训。”他说。

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该产业正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外部挑战。研究与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大中华地区初创企业通过风险投资交易筹集了325亿美元的资金,不到2018年1118亿美元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岗位流失不断增加,招聘速度放缓:第二季度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在该平台上刊登的招聘信息下降了约13%。创业者的创业意愿减弱,所以初创企业创立的步伐放缓。

中国科技业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给从业者做出的心照不宣的承诺投入时间,快速致富,已不再站得住脚。多年来,中国的科技从业者接受了一种被称为996的工作机制,即每天工作时间是早9时到晚9时,一周工作6天,外加加班——以换取他们曾经目睹的许多前辈获得过的财富。很多人愿意接受微薄的工资,比如Terry Hu的工资每月约合2000美元左右。他们现在发现,这种盲目的忠诚并不总是能得到回报。2019年3月,一群大多匿名的中国程序员在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抗议996机制。他们编制了一份以不支付加班费而闻名的公司黑名单,并向当地劳动监管机构提出了对雇主的正式投诉。他们的帖子迅速传播开来,获得了近25万关注。

一些中国最知名的行业人士对此予以反驳。2019年4月,阿里巴巴的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在与员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对这种极端工作机制表示支持,称996机制对员工来说是“天大的福气”。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微信的一篇贴文中说,虽然他不会强迫员工采用996机制,但偷懒的人不是他的“兄弟”。

数月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2019年5月,美国禁止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美国零部件,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也担心会遭遇同样的命运。科技业从业者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可能会阻碍该行业的成长,给政府带来又一个难题。“面对更艰难的回报,在996机制下工作的从业人员可能会失去热情。”上海投资公司开元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这恰恰与中国发展中的科技行业的需求背道而驰。”

上海数据隐私公司Dimension的创始人、23岁的闫晗(Suji Yan)表示,年轻一代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允许自己20人的团队采用灵活工作时间,在全球各地远程工作。他认为,要改变中国高强度的工作文化可能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随着发财梦破灭,“程序员们越来越意识到他们只是普通的劳动者。”闫晗说。

在2016年该国上一次科技业低迷期,企业冻结了招聘并裁员,许多企业被要求重新估值、重新评估资产,并削减成本。这导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只把钱投给大公司,推高了中国最大的初创企业的估值,并催生了几家几乎控制了一切的科技巨头。这一次,即使是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痛苦。软银投资的卡车送货应用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取消了筹资多达10亿美元的计划,而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集团(SenseTime Group ltd .)称其举行的是一次没有设定融资目标“无交易”路演。几个月前,据说该公司就融资约20亿美元与投资者举行磋商。2019年早些时候,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内部披露了裁员15%的计划,尽管该公司打算在某些领域进行招聘,与此同时,据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暂停了招聘。

在Cherry Wang工作的社交网络公司,过度拥挤曾经是常态,无法给每个人都配备办公桌。现在一排排办公桌空置在那里,这位产品经理看着同事们收拾好东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她说,2018年年底约有10%的员工被裁掉,她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字,以免丢掉工作。Cherry Wang已经习惯了拿到相当于至少三个月薪水的年终奖。2019年呢?“你还没被裁掉,就偷着乐吧,”她引述她的经理在最近一次评估中对她讲的话。

26岁的Vicky Ren很庆幸不用再忍受中国科技公司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了。2015年大学毕业后,Vicky Ren成为中国数百万“北漂族”中的一员。她在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市场专员。在被调派国外帮助公司拓展东南亚市场后,与中国总部间无休止的扯皮和超长工作时间让她情绪低落,晚上10时才离开办公室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低工资和高强度工作促使她在5月辞职。后来她在一家美国电子产品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比原来高30%,工作时间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她说,现在她更有成就感,公司鼓励员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内完成工作。Vicky Ren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加班是件丢人的事。”撰文/Lulu Yilun Chen、Zheping Hu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996启示录

发布日期:2019-12-01 07:26
摘要: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



OR--商业新媒体 】当他工作的这家北京游戏初创公司的老板不再出现,为用户准备的免费赠品礼品卡和毛绒玩具慢慢发送一空却不再补货时,Terry Hu第一次感到有麻烦了。老板最终表示,公司的资金已经枯竭。Terry Hu和约三分之二的同事被解雇。“他告诉我们,我们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有一天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为公司工作。” Terry Hu说。因为担心影响职业前景,他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称。“这完全是一堆废话。”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跳出了曾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业。“我已经得到了教训。”他说。

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该产业正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外部挑战。研究与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大中华地区初创企业通过风险投资交易筹集了325亿美元的资金,不到2018年1118亿美元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岗位流失不断增加,招聘速度放缓:第二季度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在该平台上刊登的招聘信息下降了约13%。创业者的创业意愿减弱,所以初创企业创立的步伐放缓。

中国科技业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给从业者做出的心照不宣的承诺投入时间,快速致富,已不再站得住脚。多年来,中国的科技从业者接受了一种被称为996的工作机制,即每天工作时间是早9时到晚9时,一周工作6天,外加加班——以换取他们曾经目睹的许多前辈获得过的财富。很多人愿意接受微薄的工资,比如Terry Hu的工资每月约合2000美元左右。他们现在发现,这种盲目的忠诚并不总是能得到回报。2019年3月,一群大多匿名的中国程序员在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抗议996机制。他们编制了一份以不支付加班费而闻名的公司黑名单,并向当地劳动监管机构提出了对雇主的正式投诉。他们的帖子迅速传播开来,获得了近25万关注。

一些中国最知名的行业人士对此予以反驳。2019年4月,阿里巴巴的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在与员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对这种极端工作机制表示支持,称996机制对员工来说是“天大的福气”。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微信的一篇贴文中说,虽然他不会强迫员工采用996机制,但偷懒的人不是他的“兄弟”。

数月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2019年5月,美国禁止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美国零部件,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也担心会遭遇同样的命运。科技业从业者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可能会阻碍该行业的成长,给政府带来又一个难题。“面对更艰难的回报,在996机制下工作的从业人员可能会失去热情。”上海投资公司开元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这恰恰与中国发展中的科技行业的需求背道而驰。”

上海数据隐私公司Dimension的创始人、23岁的闫晗(Suji Yan)表示,年轻一代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允许自己20人的团队采用灵活工作时间,在全球各地远程工作。他认为,要改变中国高强度的工作文化可能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随着发财梦破灭,“程序员们越来越意识到他们只是普通的劳动者。”闫晗说。

在2016年该国上一次科技业低迷期,企业冻结了招聘并裁员,许多企业被要求重新估值、重新评估资产,并削减成本。这导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只把钱投给大公司,推高了中国最大的初创企业的估值,并催生了几家几乎控制了一切的科技巨头。这一次,即使是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痛苦。软银投资的卡车送货应用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取消了筹资多达10亿美元的计划,而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集团(SenseTime Group ltd .)称其举行的是一次没有设定融资目标“无交易”路演。几个月前,据说该公司就融资约20亿美元与投资者举行磋商。2019年早些时候,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内部披露了裁员15%的计划,尽管该公司打算在某些领域进行招聘,与此同时,据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暂停了招聘。

在Cherry Wang工作的社交网络公司,过度拥挤曾经是常态,无法给每个人都配备办公桌。现在一排排办公桌空置在那里,这位产品经理看着同事们收拾好东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她说,2018年年底约有10%的员工被裁掉,她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字,以免丢掉工作。Cherry Wang已经习惯了拿到相当于至少三个月薪水的年终奖。2019年呢?“你还没被裁掉,就偷着乐吧,”她引述她的经理在最近一次评估中对她讲的话。

26岁的Vicky Ren很庆幸不用再忍受中国科技公司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了。2015年大学毕业后,Vicky Ren成为中国数百万“北漂族”中的一员。她在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市场专员。在被调派国外帮助公司拓展东南亚市场后,与中国总部间无休止的扯皮和超长工作时间让她情绪低落,晚上10时才离开办公室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低工资和高强度工作促使她在5月辞职。后来她在一家美国电子产品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比原来高30%,工作时间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她说,现在她更有成就感,公司鼓励员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内完成工作。Vicky Ren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加班是件丢人的事。”撰文/Lulu Yilun Chen、Zheping Hu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



OR--商业新媒体 】当他工作的这家北京游戏初创公司的老板不再出现,为用户准备的免费赠品礼品卡和毛绒玩具慢慢发送一空却不再补货时,Terry Hu第一次感到有麻烦了。老板最终表示,公司的资金已经枯竭。Terry Hu和约三分之二的同事被解雇。“他告诉我们,我们是最优秀、最聪明的,有一天我们可能还会回来为公司工作。” Terry Hu说。因为担心影响职业前景,他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称。“这完全是一堆废话。”他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在一家英语培训中心找到了一份工作,跳出了曾经非常有吸引力的科技业。“我已经得到了教训。”他说。

中国新一代科技业从业人员正面临一个新的现实:该产业正经历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峻的外部挑战。研究与咨询公司Preqin的数据显示,2019年迄今,大中华地区初创企业通过风险投资交易筹集了325亿美元的资金,不到2018年1118亿美元融资规模的三分之一。招聘平台智联招聘的数据显示,岗位流失不断增加,招聘速度放缓:第二季度互联网和电子商务企业在该平台上刊登的招聘信息下降了约13%。创业者的创业意愿减弱,所以初创企业创立的步伐放缓。

中国科技业臭名昭著的加班文化给从业者做出的心照不宣的承诺投入时间,快速致富,已不再站得住脚。多年来,中国的科技从业者接受了一种被称为996的工作机制,即每天工作时间是早9时到晚9时,一周工作6天,外加加班——以换取他们曾经目睹的许多前辈获得过的财富。很多人愿意接受微薄的工资,比如Terry Hu的工资每月约合2000美元左右。他们现在发现,这种盲目的忠诚并不总是能得到回报。2019年3月,一群大多匿名的中国程序员在代码共享社区GitHub上抗议996机制。他们编制了一份以不支付加班费而闻名的公司黑名单,并向当地劳动监管机构提出了对雇主的正式投诉。他们的帖子迅速传播开来,获得了近25万关注。

一些中国最知名的行业人士对此予以反驳。2019年4月,阿里巴巴的亿万富翁创始人马云在与员工的一次内部会议上,对这种极端工作机制表示支持,称996机制对员工来说是“天大的福气”。阿里巴巴的竞争对手京东的首席执行官刘强东在微信的一篇贴文中说,虽然他不会强迫员工采用996机制,但偷懒的人不是他的“兄弟”。

数月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努力应对外国对中国科技行业的威胁。2019年5月,美国禁止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购买美国零部件,其他中国科技公司也担心会遭遇同样的命运。科技业从业者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可能会阻碍该行业的成长,给政府带来又一个难题。“面对更艰难的回报,在996机制下工作的从业人员可能会失去热情。”上海投资公司开元资本的董事总经理布洛克•西尔弗斯(Brock Silvers)表示,“这恰恰与中国发展中的科技行业的需求背道而驰。”

上海数据隐私公司Dimension的创始人、23岁的闫晗(Suji Yan)表示,年轻一代看重工作与生活的平衡,他允许自己20人的团队采用灵活工作时间,在全球各地远程工作。他认为,要改变中国高强度的工作文化可能需要10到20年的时间。随着发财梦破灭,“程序员们越来越意识到他们只是普通的劳动者。”闫晗说。

在2016年该国上一次科技业低迷期,企业冻结了招聘并裁员,许多企业被要求重新估值、重新评估资产,并削减成本。这导致厌恶风险的投资者只把钱投给大公司,推高了中国最大的初创企业的估值,并催生了几家几乎控制了一切的科技巨头。这一次,即使是最炙手可热的初创企业也感受到了痛苦。软银投资的卡车送货应用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取消了筹资多达10亿美元的计划,而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商汤集团(SenseTime Group ltd .)称其举行的是一次没有设定融资目标“无交易”路演。几个月前,据说该公司就融资约20亿美元与投资者举行磋商。2019年早些时候,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内部披露了裁员15%的计划,尽管该公司打算在某些领域进行招聘,与此同时,据说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已经暂停了招聘。

在Cherry Wang工作的社交网络公司,过度拥挤曾经是常态,无法给每个人都配备办公桌。现在一排排办公桌空置在那里,这位产品经理看着同事们收拾好东西离开,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们。她说,2018年年底约有10%的员工被裁掉,她要求不透露公司的名字,以免丢掉工作。Cherry Wang已经习惯了拿到相当于至少三个月薪水的年终奖。2019年呢?“你还没被裁掉,就偷着乐吧,”她引述她的经理在最近一次评估中对她讲的话。

26岁的Vicky Ren很庆幸不用再忍受中国科技公司习以为常的长时间工作了。2015年大学毕业后,Vicky Ren成为中国数百万“北漂族”中的一员。她在一家中国互联网公司做了两年的市场专员。在被调派国外帮助公司拓展东南亚市场后,与中国总部间无休止的扯皮和超长工作时间让她情绪低落,晚上10时才离开办公室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低工资和高强度工作促使她在5月辞职。后来她在一家美国电子产品销售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工资比原来高30%,工作时间从上午10时到下午6时。她说,现在她更有成就感,公司鼓励员工在正常上班时间内完成工作。Vicky Ren说:“这里的每个人都认为加班是件丢人的事。”撰文/Lulu Yilun Chen、Zheping Huang■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