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撰文 | Lingling Wei / Philip Wen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特朗普周三签署的上述法案被中国视作干涉其内政之举,但没有引发来自中国领导人的任何重大反应,至少目前而言是如此。

参与经济决策的中国官员强调,贸易谈判仍在按计划进行,只要美国总统未将该法案的措施付诸实施,北京方面就仍有很强的动机推进贸易协议。该协议可以帮助缓解中国迅速疲软的经济面临的压力。

上述官员抓住了特朗普就法案签署一事所发声明中的一句话,那句话强调了宪法在外交关系方面对他的授权。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明确信号,显示这位美国领导人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香港抗议活动触发上述事态之际,适逢美中两国均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前景表示乐观,专家表示,中国所作回应较为克制,由此保留了达成一项协议的可能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说,此事的确破坏了氛围,但应该不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构成干扰,双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把贸易、香港和政治问题分开处理。

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将地缘政治问题与贸易谈判分开,华盛顿方面也是如此。特朗普的一些最强硬的顾问认为,政治和贸易问题应该分开考虑。他们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这样做符合自己的利益,就会达成贸易协议,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选择在感恩节前一天的晚上签署这项法案,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美国引起多少关注。他选择这个时间点表明他试图淡化此事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影响。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把贸易和经济问题放在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为了达成协议,他愿意让其他政策目标退居其次。举例来说,尽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抱怨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的设备存在安全风险,而且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律,并在这方面撒了谎,但他还是帮助中兴通讯解除了严重制裁。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后,北京方面曾警告称,如果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则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详述。这让外界愈发担忧北京可能会破坏贸易谈判,显示对美国的强硬态度。

此外,随着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工业产出下降,企业放缓招聘,中国还面临着稳定增长的紧迫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周已表示,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完成。目前看起来中国也希望能维持贸易谈判正常推进。

当被问及上述法案的签署是否将影响贸易谈判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没有做出直接回答,但他表示,中方敦促美方不得实施该法,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和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烈反对美国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没有放弃对美国总统的希望,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上,特朗普远不如国会议员那样毫无顾忌直言不讳。

中国官员表示,虽然美国通过的这个新法案在政治层面上将令中国更难与特朗普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白宫声明显示出,美国总统可以选择不实施该法,比如,如果他想和中国签订贸易协议。

特朗普强调他对习近平很尊重,这也让中国官员受到鼓舞。特朗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主席、中国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这项立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核实香港相对北京拥有足够的自治权,才能保留与美国的有利贸易条款,这一认定帮助香港维持了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些外部专家认同北京方面的解释,即虽然这项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广泛的权力,可以针对在香港实施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实施制裁和旅行限制,但总统已经拥有其中许多权力,而且仍有不行使这些权力的自由裁量权。

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和政策咨询机构策纬(Trivium)的创始人Andrew Polk说:“我的解读是,华盛顿方面有很大的意愿在中国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并非如此。”

北京方面正指望着这一点,并发表了措辞更加强硬的言论。该法案签署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本周第二次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谴责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再次警告称,如果美国不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正在考虑什么反制措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在考虑禁止该法案的起草者进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他模仿特朗普的措辞风格称,这是“出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尊重。”

美中贸易谈判经历了时断时续的过程,不过自10月份在白宫宣布休战之后,双方都在努力争取在谈判上取得进展。中国本周暗示两国谈判人员周二进行的通话进展顺利,引发了外界对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希望。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目前正在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文本。

美国官员认为,双方即将达成一项协议。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区别对待,可能不会获得普遍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在涉港法案签署成法的背景下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很尴尬。

时殷弘也是中国国务院参事,他表示,外交部有关如果美国一意孤行中国将予以反制的威胁比较模糊,而美国将该法案签署成法,已经走上了最错误的道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抗议美国签署香港法案,但暗示贸易协议仍有望达成

发布日期:2019-11-29 14:00
摘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撰文 | Lingling Wei / Philip Wen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特朗普周三签署的上述法案被中国视作干涉其内政之举,但没有引发来自中国领导人的任何重大反应,至少目前而言是如此。

参与经济决策的中国官员强调,贸易谈判仍在按计划进行,只要美国总统未将该法案的措施付诸实施,北京方面就仍有很强的动机推进贸易协议。该协议可以帮助缓解中国迅速疲软的经济面临的压力。

上述官员抓住了特朗普就法案签署一事所发声明中的一句话,那句话强调了宪法在外交关系方面对他的授权。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明确信号,显示这位美国领导人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香港抗议活动触发上述事态之际,适逢美中两国均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前景表示乐观,专家表示,中国所作回应较为克制,由此保留了达成一项协议的可能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说,此事的确破坏了氛围,但应该不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构成干扰,双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把贸易、香港和政治问题分开处理。

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将地缘政治问题与贸易谈判分开,华盛顿方面也是如此。特朗普的一些最强硬的顾问认为,政治和贸易问题应该分开考虑。他们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这样做符合自己的利益,就会达成贸易协议,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选择在感恩节前一天的晚上签署这项法案,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美国引起多少关注。他选择这个时间点表明他试图淡化此事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影响。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把贸易和经济问题放在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为了达成协议,他愿意让其他政策目标退居其次。举例来说,尽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抱怨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的设备存在安全风险,而且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律,并在这方面撒了谎,但他还是帮助中兴通讯解除了严重制裁。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后,北京方面曾警告称,如果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则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详述。这让外界愈发担忧北京可能会破坏贸易谈判,显示对美国的强硬态度。

此外,随着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工业产出下降,企业放缓招聘,中国还面临着稳定增长的紧迫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周已表示,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完成。目前看起来中国也希望能维持贸易谈判正常推进。

当被问及上述法案的签署是否将影响贸易谈判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没有做出直接回答,但他表示,中方敦促美方不得实施该法,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和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烈反对美国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没有放弃对美国总统的希望,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上,特朗普远不如国会议员那样毫无顾忌直言不讳。

中国官员表示,虽然美国通过的这个新法案在政治层面上将令中国更难与特朗普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白宫声明显示出,美国总统可以选择不实施该法,比如,如果他想和中国签订贸易协议。

特朗普强调他对习近平很尊重,这也让中国官员受到鼓舞。特朗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主席、中国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这项立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核实香港相对北京拥有足够的自治权,才能保留与美国的有利贸易条款,这一认定帮助香港维持了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些外部专家认同北京方面的解释,即虽然这项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广泛的权力,可以针对在香港实施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实施制裁和旅行限制,但总统已经拥有其中许多权力,而且仍有不行使这些权力的自由裁量权。

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和政策咨询机构策纬(Trivium)的创始人Andrew Polk说:“我的解读是,华盛顿方面有很大的意愿在中国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并非如此。”

北京方面正指望着这一点,并发表了措辞更加强硬的言论。该法案签署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本周第二次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谴责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再次警告称,如果美国不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正在考虑什么反制措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在考虑禁止该法案的起草者进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他模仿特朗普的措辞风格称,这是“出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尊重。”

美中贸易谈判经历了时断时续的过程,不过自10月份在白宫宣布休战之后,双方都在努力争取在谈判上取得进展。中国本周暗示两国谈判人员周二进行的通话进展顺利,引发了外界对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希望。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目前正在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文本。

美国官员认为,双方即将达成一项协议。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区别对待,可能不会获得普遍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在涉港法案签署成法的背景下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很尴尬。

时殷弘也是中国国务院参事,他表示,外交部有关如果美国一意孤行中国将予以反制的威胁比较模糊,而美国将该法案签署成法,已经走上了最错误的道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撰文 | Lingling Wei / Philip Wen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特朗普周三签署的上述法案被中国视作干涉其内政之举,但没有引发来自中国领导人的任何重大反应,至少目前而言是如此。

参与经济决策的中国官员强调,贸易谈判仍在按计划进行,只要美国总统未将该法案的措施付诸实施,北京方面就仍有很强的动机推进贸易协议。该协议可以帮助缓解中国迅速疲软的经济面临的压力。

上述官员抓住了特朗普就法案签署一事所发声明中的一句话,那句话强调了宪法在外交关系方面对他的授权。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明确信号,显示这位美国领导人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香港抗议活动触发上述事态之际,适逢美中两国均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前景表示乐观,专家表示,中国所作回应较为克制,由此保留了达成一项协议的可能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说,此事的确破坏了氛围,但应该不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构成干扰,双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把贸易、香港和政治问题分开处理。

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将地缘政治问题与贸易谈判分开,华盛顿方面也是如此。特朗普的一些最强硬的顾问认为,政治和贸易问题应该分开考虑。他们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这样做符合自己的利益,就会达成贸易协议,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选择在感恩节前一天的晚上签署这项法案,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美国引起多少关注。他选择这个时间点表明他试图淡化此事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影响。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把贸易和经济问题放在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为了达成协议,他愿意让其他政策目标退居其次。举例来说,尽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抱怨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的设备存在安全风险,而且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律,并在这方面撒了谎,但他还是帮助中兴通讯解除了严重制裁。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后,北京方面曾警告称,如果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则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详述。这让外界愈发担忧北京可能会破坏贸易谈判,显示对美国的强硬态度。

此外,随着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工业产出下降,企业放缓招聘,中国还面临着稳定增长的紧迫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周已表示,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完成。目前看起来中国也希望能维持贸易谈判正常推进。

当被问及上述法案的签署是否将影响贸易谈判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没有做出直接回答,但他表示,中方敦促美方不得实施该法,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和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烈反对美国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没有放弃对美国总统的希望,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上,特朗普远不如国会议员那样毫无顾忌直言不讳。

中国官员表示,虽然美国通过的这个新法案在政治层面上将令中国更难与特朗普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白宫声明显示出,美国总统可以选择不实施该法,比如,如果他想和中国签订贸易协议。

特朗普强调他对习近平很尊重,这也让中国官员受到鼓舞。特朗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主席、中国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这项立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核实香港相对北京拥有足够的自治权,才能保留与美国的有利贸易条款,这一认定帮助香港维持了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些外部专家认同北京方面的解释,即虽然这项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广泛的权力,可以针对在香港实施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实施制裁和旅行限制,但总统已经拥有其中许多权力,而且仍有不行使这些权力的自由裁量权。

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和政策咨询机构策纬(Trivium)的创始人Andrew Polk说:“我的解读是,华盛顿方面有很大的意愿在中国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并非如此。”

北京方面正指望着这一点,并发表了措辞更加强硬的言论。该法案签署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本周第二次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谴责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再次警告称,如果美国不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正在考虑什么反制措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在考虑禁止该法案的起草者进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他模仿特朗普的措辞风格称,这是“出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尊重。”

美中贸易谈判经历了时断时续的过程,不过自10月份在白宫宣布休战之后,双方都在努力争取在谈判上取得进展。中国本周暗示两国谈判人员周二进行的通话进展顺利,引发了外界对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希望。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目前正在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文本。

美国官员认为,双方即将达成一项协议。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区别对待,可能不会获得普遍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在涉港法案签署成法的背景下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很尴尬。

时殷弘也是中国国务院参事,他表示,外交部有关如果美国一意孤行中国将予以反制的威胁比较模糊,而美国将该法案签署成法,已经走上了最错误的道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抗议美国签署香港法案,但暗示贸易协议仍有望达成

发布日期:2019-11-29 14:00
摘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撰文 | Lingling Wei / Philip Wen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特朗普周三签署的上述法案被中国视作干涉其内政之举,但没有引发来自中国领导人的任何重大反应,至少目前而言是如此。

参与经济决策的中国官员强调,贸易谈判仍在按计划进行,只要美国总统未将该法案的措施付诸实施,北京方面就仍有很强的动机推进贸易协议。该协议可以帮助缓解中国迅速疲软的经济面临的压力。

上述官员抓住了特朗普就法案签署一事所发声明中的一句话,那句话强调了宪法在外交关系方面对他的授权。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明确信号,显示这位美国领导人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香港抗议活动触发上述事态之际,适逢美中两国均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前景表示乐观,专家表示,中国所作回应较为克制,由此保留了达成一项协议的可能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说,此事的确破坏了氛围,但应该不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构成干扰,双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把贸易、香港和政治问题分开处理。

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将地缘政治问题与贸易谈判分开,华盛顿方面也是如此。特朗普的一些最强硬的顾问认为,政治和贸易问题应该分开考虑。他们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这样做符合自己的利益,就会达成贸易协议,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选择在感恩节前一天的晚上签署这项法案,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美国引起多少关注。他选择这个时间点表明他试图淡化此事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影响。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把贸易和经济问题放在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为了达成协议,他愿意让其他政策目标退居其次。举例来说,尽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抱怨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的设备存在安全风险,而且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律,并在这方面撒了谎,但他还是帮助中兴通讯解除了严重制裁。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后,北京方面曾警告称,如果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则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详述。这让外界愈发担忧北京可能会破坏贸易谈判,显示对美国的强硬态度。

此外,随着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工业产出下降,企业放缓招聘,中国还面临着稳定增长的紧迫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周已表示,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完成。目前看起来中国也希望能维持贸易谈判正常推进。

当被问及上述法案的签署是否将影响贸易谈判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没有做出直接回答,但他表示,中方敦促美方不得实施该法,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和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烈反对美国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没有放弃对美国总统的希望,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上,特朗普远不如国会议员那样毫无顾忌直言不讳。

中国官员表示,虽然美国通过的这个新法案在政治层面上将令中国更难与特朗普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白宫声明显示出,美国总统可以选择不实施该法,比如,如果他想和中国签订贸易协议。

特朗普强调他对习近平很尊重,这也让中国官员受到鼓舞。特朗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主席、中国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这项立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核实香港相对北京拥有足够的自治权,才能保留与美国的有利贸易条款,这一认定帮助香港维持了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些外部专家认同北京方面的解释,即虽然这项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广泛的权力,可以针对在香港实施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实施制裁和旅行限制,但总统已经拥有其中许多权力,而且仍有不行使这些权力的自由裁量权。

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和政策咨询机构策纬(Trivium)的创始人Andrew Polk说:“我的解读是,华盛顿方面有很大的意愿在中国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并非如此。”

北京方面正指望着这一点,并发表了措辞更加强硬的言论。该法案签署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本周第二次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谴责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再次警告称,如果美国不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正在考虑什么反制措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在考虑禁止该法案的起草者进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他模仿特朗普的措辞风格称,这是“出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尊重。”

美中贸易谈判经历了时断时续的过程,不过自10月份在白宫宣布休战之后,双方都在努力争取在谈判上取得进展。中国本周暗示两国谈判人员周二进行的通话进展顺利,引发了外界对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希望。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目前正在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文本。

美国官员认为,双方即将达成一项协议。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区别对待,可能不会获得普遍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在涉港法案签署成法的背景下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很尴尬。

时殷弘也是中国国务院参事,他表示,外交部有关如果美国一意孤行中国将予以反制的威胁比较模糊,而美国将该法案签署成法,已经走上了最错误的道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撰文 | Lingling Wei / Philip Wen / Chao Deng

OR--商业新媒体 】在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签署了一项支持香港反中抗议者的法案之后,中国未立即进行报复。与此同时,美中两国官员均表示,双方仍有信心在未来几周签署一项局部贸易协议。

特朗普周三签署的上述法案被中国视作干涉其内政之举,但没有引发来自中国领导人的任何重大反应,至少目前而言是如此。

参与经济决策的中国官员强调,贸易谈判仍在按计划进行,只要美国总统未将该法案的措施付诸实施,北京方面就仍有很强的动机推进贸易协议。该协议可以帮助缓解中国迅速疲软的经济面临的压力。

上述官员抓住了特朗普就法案签署一事所发声明中的一句话,那句话强调了宪法在外交关系方面对他的授权。对北京方面来说,这是一个明确信号,显示这位美国领导人给自己留出了足够的回旋余地。

香港抗议活动触发上述事态之际,适逢美中两国均对达成一项贸易协议的前景表示乐观,专家表示,中国所作回应较为克制,由此保留了达成一项协议的可能性。

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勇说,此事的确破坏了氛围,但应该不会对中美贸易谈判构成干扰,双方都有足够多的理由把贸易、香港和政治问题分开处理。

北京方面一直试图将地缘政治问题与贸易谈判分开,华盛顿方面也是如此。特朗普的一些最强硬的顾问认为,政治和贸易问题应该分开考虑。他们说,如果北京方面认为这样做符合自己的利益,就会达成贸易协议,即使双方在其他方面存在分歧。

特朗普选择在感恩节前一天的晚上签署这项法案,这个时间肯定不会在美国引起多少关注。他选择这个时间点表明他试图淡化此事在美国国内的政治影响。

长期以来,特朗普一直把贸易和经济问题放在美中关系的核心位置,为了达成协议,他愿意让其他政策目标退居其次。举例来说,尽管他的国家安全顾问抱怨说,中兴通讯股份有限公司(ZTE Corp.)的设备存在安全风险,而且违反了美国的制裁法律,并在这方面撒了谎,但他还是帮助中兴通讯解除了严重制裁。

美国参议院上周通过《香港人权和民主法案》(Hong Kong Human Rights and Democracy Act)后,北京方面曾警告称,如果特朗普签署该法案,则将采取反制措施,但未详述。这让外界愈发担忧北京可能会破坏贸易谈判,显示对美国的强硬态度。

此外,随着与美国的贸易战加剧了中国的经济放缓,导致工业产出下降,企业放缓招聘,中国还面临着稳定增长的紧迫任务。

与此同时,特朗普本周已表示,贸易谈判已经接近完成。目前看起来中国也希望能维持贸易谈判正常推进。

当被问及上述法案的签署是否将影响贸易谈判时,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没有做出直接回答,但他表示,中方敦促美方不得实施该法,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和两国在重要领域的合作。

中国政府一方面强烈反对美国的做法,另一方面也没有放弃对美国总统的希望,在支持香港示威者的问题上,特朗普远不如国会议员那样毫无顾忌直言不讳。

中国官员表示,虽然美国通过的这个新法案在政治层面上将令中国更难与特朗普签署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白宫声明显示出,美国总统可以选择不实施该法,比如,如果他想和中国签订贸易协议。

特朗普强调他对习近平很尊重,这也让中国官员受到鼓舞。特朗普表示:“我签署这些法案是出于对习主席、中国和香港人民的尊重。”

众议院和参议院通过了这项立法。该法案要求美国国务院每年核实香港相对北京拥有足够的自治权,才能保留与美国的有利贸易条款,这一认定帮助香港维持了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

一些外部专家认同北京方面的解释,即虽然这项美国法律赋予总统广泛的权力,可以针对在香港实施侵犯人权行为的个人实施制裁和旅行限制,但总统已经拥有其中许多权力,而且仍有不行使这些权力的自由裁量权。

总部位于北京的经济和政策咨询机构策纬(Trivium)的创始人Andrew Polk说:“我的解读是,华盛顿方面有很大的意愿在中国问题上发表强硬言论,但在实际行动方面并非如此。”

北京方面正指望着这一点,并发表了措辞更加强硬的言论。该法案签署后不久,中国外交部本周第二次召见了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

中国外交部发表了一份简短声明,谴责美国“严重干预香港事务,严重干涉中国内政,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并再次警告称,如果美国不纠正错误、改弦更张,中方必将予以坚决反制。

目前还不清楚中国正在考虑什么反制措施。《环球时报》(Global Times)总编辑胡锡进在Twitter上称,中国在考虑禁止该法案的起草者进入中国大陆、香港和澳门。他模仿特朗普的措辞风格称,这是“出于对美国总统特朗普、美国和美国人民的尊重。”

美中贸易谈判经历了时断时续的过程,不过自10月份在白宫宣布休战之后,双方都在努力争取在谈判上取得进展。中国本周暗示两国谈判人员周二进行的通话进展顺利,引发了外界对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希望。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双方目前正在敲定第一阶段协议的文本。

美国官员认为,双方即将达成一项协议。

但一些分析人士表示,如果中国试图将香港问题与贸易谈判区别对待,可能不会获得普遍接受。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教授时殷弘称,在涉港法案签署成法的背景下推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能会很尴尬。

时殷弘也是中国国务院参事,他表示,外交部有关如果美国一意孤行中国将予以反制的威胁比较模糊,而美国将该法案签署成法,已经走上了最错误的道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