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西方药企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这些药品在华售价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中国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汤姆•汉考克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多家西方制药公司已同意削减数十种药品在中国的价格。目前该行业试图加强其在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立足点。

英国与瑞典合资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美国吉利德(Gilead)、法国赛诺菲(Sanofi)和瑞士罗氏(Roche)等跨国公司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70种药品的价格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此轮降价涉及多款最畅销的药品,包括美国制药商艾伯维(AbbVie)以修美乐(Humira)品牌销售的抗关节炎药“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

制造商往往愿意承受较低价格,以换取这些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而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为患者报销很大一部分费用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目前收录2700种药品。

作为降价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将把上述70种药品纳入医保报销的药品清单。

中国国家医保局官员熊宪军告诉记者,作为最新一轮谈判的结果,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进口药品将以“全球最低价”出售。

这是西方制药商在中国进行的最新一波降价。随着世界最大市场美国的降价压力越来越大,这些药企纷纷寄望于中国市场推动销售。跨国公司也在调整各自在华业务模式,因为北京方面在加快新药审批的同时,降低了传统上占中国市场大部分销售额的专利到期品牌药品的价格。

数据提供商艾昆纬(IQVIA)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药品销售总额达到1370亿美元。

并非所有公司都对结果感到满意。“降价幅度太大了,”欧洲某大型制药商的一位高管表示。

北京方面还就药品目录已经报销的27种药品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判,使它们的价格平均进一步降低26%。

但是,官员和企业未能就50多种药品的价格达成协议,企业要么觉得降价不可接受,要么担忧自己没有能力满足随之而来的额外需求。

“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产量必须能够跟上需求,”安永(EY)分析师林江翰(John Lin)表示。

此次被纳入目录的新药之一是由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和礼来(Eli Lilly)公司共同研发的达伯舒(Tyvyt)。这是一种PD-1抑制剂,属于一类利用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的新药。

十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研发类似药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默克(Merck)生产的两种最畅销的PD-1药品已获准在中国销售,但未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它们没有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国内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机会,”华菁证券(Huajing Securities)分析师赵冰表示。■ 

又讯:靠中国市场收回新药成本不容易

为了进入中国药品市场,制药商接受了大幅降价。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为了从中国130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分得一杯羹,外国公司承受了沉重的成本。他们为了让药品加入中国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提供了高达85%的折扣。就像其他任何拍卖一样,在一场“逆向拍卖”中,很容易把自己的预算搞得紧张。

西方制药集团将各自最新药品的价格平均降低了61%,以换取它们加入中国国家医保计划提供报销的2700种药品的目录。对于中国国家医保计划覆盖的超过13亿人,这些药品成为首选。

中国人在逐渐老龄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富裕。没有一家跨国制药商可以承受在市场竞争中观望的代价。降价药品来自默克(Merck)、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罗氏(Roche)等集团。对罗氏来说,中国是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这家瑞士公司的国际销售额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五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市场的抗癌药品销售。

今年以来,强劲的药品销售提振了在中国本土上市的药企股票。中国最大上市药企之一中国生物制药(Sino Biopharm)股价上涨了116%,前九个月销售额增长了23%。另一家本土药企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股价飙涨85%,原因包括其净利润增长24%。

药品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公司,可能会遭遇赢家的诅咒。他们将更难在获得上市批准后的关键几年里,收回在一种新药上的大部分投资。大幅降价将进一步拖累本已承受研发成本上升和沉重债务压力的利润率。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营运开支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

该股的股价意味着远期市盈率达到34倍,是去年末水平的两倍多。逆转可能已经开始。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的股价都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下跌逾7%。

企业正以比预期更加激进的幅度降价。投资者希望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利润率将会反弹。就像他们在与企业打交道时经常所做的,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70种进口药降价

发布日期:2019-11-29 10:13
摘要:西方药企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这些药品在华售价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中国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汤姆•汉考克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多家西方制药公司已同意削减数十种药品在中国的价格。目前该行业试图加强其在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立足点。

英国与瑞典合资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美国吉利德(Gilead)、法国赛诺菲(Sanofi)和瑞士罗氏(Roche)等跨国公司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70种药品的价格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此轮降价涉及多款最畅销的药品,包括美国制药商艾伯维(AbbVie)以修美乐(Humira)品牌销售的抗关节炎药“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

制造商往往愿意承受较低价格,以换取这些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而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为患者报销很大一部分费用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目前收录2700种药品。

作为降价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将把上述70种药品纳入医保报销的药品清单。

中国国家医保局官员熊宪军告诉记者,作为最新一轮谈判的结果,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进口药品将以“全球最低价”出售。

这是西方制药商在中国进行的最新一波降价。随着世界最大市场美国的降价压力越来越大,这些药企纷纷寄望于中国市场推动销售。跨国公司也在调整各自在华业务模式,因为北京方面在加快新药审批的同时,降低了传统上占中国市场大部分销售额的专利到期品牌药品的价格。

数据提供商艾昆纬(IQVIA)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药品销售总额达到1370亿美元。

并非所有公司都对结果感到满意。“降价幅度太大了,”欧洲某大型制药商的一位高管表示。

北京方面还就药品目录已经报销的27种药品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判,使它们的价格平均进一步降低26%。

但是,官员和企业未能就50多种药品的价格达成协议,企业要么觉得降价不可接受,要么担忧自己没有能力满足随之而来的额外需求。

“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产量必须能够跟上需求,”安永(EY)分析师林江翰(John Lin)表示。

此次被纳入目录的新药之一是由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和礼来(Eli Lilly)公司共同研发的达伯舒(Tyvyt)。这是一种PD-1抑制剂,属于一类利用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的新药。

十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研发类似药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默克(Merck)生产的两种最畅销的PD-1药品已获准在中国销售,但未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它们没有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国内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机会,”华菁证券(Huajing Securities)分析师赵冰表示。■ 

又讯:靠中国市场收回新药成本不容易

为了进入中国药品市场,制药商接受了大幅降价。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为了从中国130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分得一杯羹,外国公司承受了沉重的成本。他们为了让药品加入中国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提供了高达85%的折扣。就像其他任何拍卖一样,在一场“逆向拍卖”中,很容易把自己的预算搞得紧张。

西方制药集团将各自最新药品的价格平均降低了61%,以换取它们加入中国国家医保计划提供报销的2700种药品的目录。对于中国国家医保计划覆盖的超过13亿人,这些药品成为首选。

中国人在逐渐老龄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富裕。没有一家跨国制药商可以承受在市场竞争中观望的代价。降价药品来自默克(Merck)、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罗氏(Roche)等集团。对罗氏来说,中国是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这家瑞士公司的国际销售额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五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市场的抗癌药品销售。

今年以来,强劲的药品销售提振了在中国本土上市的药企股票。中国最大上市药企之一中国生物制药(Sino Biopharm)股价上涨了116%,前九个月销售额增长了23%。另一家本土药企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股价飙涨85%,原因包括其净利润增长24%。

药品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公司,可能会遭遇赢家的诅咒。他们将更难在获得上市批准后的关键几年里,收回在一种新药上的大部分投资。大幅降价将进一步拖累本已承受研发成本上升和沉重债务压力的利润率。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营运开支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

该股的股价意味着远期市盈率达到34倍,是去年末水平的两倍多。逆转可能已经开始。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的股价都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下跌逾7%。

企业正以比预期更加激进的幅度降价。投资者希望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利润率将会反弹。就像他们在与企业打交道时经常所做的,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西方药企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这些药品在华售价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中国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汤姆•汉考克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多家西方制药公司已同意削减数十种药品在中国的价格。目前该行业试图加强其在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立足点。

英国与瑞典合资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美国吉利德(Gilead)、法国赛诺菲(Sanofi)和瑞士罗氏(Roche)等跨国公司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70种药品的价格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此轮降价涉及多款最畅销的药品,包括美国制药商艾伯维(AbbVie)以修美乐(Humira)品牌销售的抗关节炎药“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

制造商往往愿意承受较低价格,以换取这些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而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为患者报销很大一部分费用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目前收录2700种药品。

作为降价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将把上述70种药品纳入医保报销的药品清单。

中国国家医保局官员熊宪军告诉记者,作为最新一轮谈判的结果,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进口药品将以“全球最低价”出售。

这是西方制药商在中国进行的最新一波降价。随着世界最大市场美国的降价压力越来越大,这些药企纷纷寄望于中国市场推动销售。跨国公司也在调整各自在华业务模式,因为北京方面在加快新药审批的同时,降低了传统上占中国市场大部分销售额的专利到期品牌药品的价格。

数据提供商艾昆纬(IQVIA)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药品销售总额达到1370亿美元。

并非所有公司都对结果感到满意。“降价幅度太大了,”欧洲某大型制药商的一位高管表示。

北京方面还就药品目录已经报销的27种药品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判,使它们的价格平均进一步降低26%。

但是,官员和企业未能就50多种药品的价格达成协议,企业要么觉得降价不可接受,要么担忧自己没有能力满足随之而来的额外需求。

“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产量必须能够跟上需求,”安永(EY)分析师林江翰(John Lin)表示。

此次被纳入目录的新药之一是由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和礼来(Eli Lilly)公司共同研发的达伯舒(Tyvyt)。这是一种PD-1抑制剂,属于一类利用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的新药。

十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研发类似药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默克(Merck)生产的两种最畅销的PD-1药品已获准在中国销售,但未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它们没有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国内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机会,”华菁证券(Huajing Securities)分析师赵冰表示。■ 

又讯:靠中国市场收回新药成本不容易

为了进入中国药品市场,制药商接受了大幅降价。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为了从中国130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分得一杯羹,外国公司承受了沉重的成本。他们为了让药品加入中国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提供了高达85%的折扣。就像其他任何拍卖一样,在一场“逆向拍卖”中,很容易把自己的预算搞得紧张。

西方制药集团将各自最新药品的价格平均降低了61%,以换取它们加入中国国家医保计划提供报销的2700种药品的目录。对于中国国家医保计划覆盖的超过13亿人,这些药品成为首选。

中国人在逐渐老龄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富裕。没有一家跨国制药商可以承受在市场竞争中观望的代价。降价药品来自默克(Merck)、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罗氏(Roche)等集团。对罗氏来说,中国是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这家瑞士公司的国际销售额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五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市场的抗癌药品销售。

今年以来,强劲的药品销售提振了在中国本土上市的药企股票。中国最大上市药企之一中国生物制药(Sino Biopharm)股价上涨了116%,前九个月销售额增长了23%。另一家本土药企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股价飙涨85%,原因包括其净利润增长24%。

药品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公司,可能会遭遇赢家的诅咒。他们将更难在获得上市批准后的关键几年里,收回在一种新药上的大部分投资。大幅降价将进一步拖累本已承受研发成本上升和沉重债务压力的利润率。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营运开支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

该股的股价意味着远期市盈率达到34倍,是去年末水平的两倍多。逆转可能已经开始。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的股价都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下跌逾7%。

企业正以比预期更加激进的幅度降价。投资者希望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利润率将会反弹。就像他们在与企业打交道时经常所做的,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70种进口药降价

发布日期:2019-11-29 10:13
摘要:西方药企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这些药品在华售价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中国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汤姆•汉考克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多家西方制药公司已同意削减数十种药品在中国的价格。目前该行业试图加强其在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立足点。

英国与瑞典合资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美国吉利德(Gilead)、法国赛诺菲(Sanofi)和瑞士罗氏(Roche)等跨国公司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70种药品的价格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此轮降价涉及多款最畅销的药品,包括美国制药商艾伯维(AbbVie)以修美乐(Humira)品牌销售的抗关节炎药“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

制造商往往愿意承受较低价格,以换取这些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而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为患者报销很大一部分费用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目前收录2700种药品。

作为降价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将把上述70种药品纳入医保报销的药品清单。

中国国家医保局官员熊宪军告诉记者,作为最新一轮谈判的结果,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进口药品将以“全球最低价”出售。

这是西方制药商在中国进行的最新一波降价。随着世界最大市场美国的降价压力越来越大,这些药企纷纷寄望于中国市场推动销售。跨国公司也在调整各自在华业务模式,因为北京方面在加快新药审批的同时,降低了传统上占中国市场大部分销售额的专利到期品牌药品的价格。

数据提供商艾昆纬(IQVIA)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药品销售总额达到1370亿美元。

并非所有公司都对结果感到满意。“降价幅度太大了,”欧洲某大型制药商的一位高管表示。

北京方面还就药品目录已经报销的27种药品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判,使它们的价格平均进一步降低26%。

但是,官员和企业未能就50多种药品的价格达成协议,企业要么觉得降价不可接受,要么担忧自己没有能力满足随之而来的额外需求。

“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产量必须能够跟上需求,”安永(EY)分析师林江翰(John Lin)表示。

此次被纳入目录的新药之一是由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和礼来(Eli Lilly)公司共同研发的达伯舒(Tyvyt)。这是一种PD-1抑制剂,属于一类利用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的新药。

十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研发类似药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默克(Merck)生产的两种最畅销的PD-1药品已获准在中国销售,但未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它们没有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国内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机会,”华菁证券(Huajing Securities)分析师赵冰表示。■ 

又讯:靠中国市场收回新药成本不容易

为了进入中国药品市场,制药商接受了大幅降价。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为了从中国130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分得一杯羹,外国公司承受了沉重的成本。他们为了让药品加入中国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提供了高达85%的折扣。就像其他任何拍卖一样,在一场“逆向拍卖”中,很容易把自己的预算搞得紧张。

西方制药集团将各自最新药品的价格平均降低了61%,以换取它们加入中国国家医保计划提供报销的2700种药品的目录。对于中国国家医保计划覆盖的超过13亿人,这些药品成为首选。

中国人在逐渐老龄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富裕。没有一家跨国制药商可以承受在市场竞争中观望的代价。降价药品来自默克(Merck)、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罗氏(Roche)等集团。对罗氏来说,中国是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这家瑞士公司的国际销售额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五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市场的抗癌药品销售。

今年以来,强劲的药品销售提振了在中国本土上市的药企股票。中国最大上市药企之一中国生物制药(Sino Biopharm)股价上涨了116%,前九个月销售额增长了23%。另一家本土药企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股价飙涨85%,原因包括其净利润增长24%。

药品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公司,可能会遭遇赢家的诅咒。他们将更难在获得上市批准后的关键几年里,收回在一种新药上的大部分投资。大幅降价将进一步拖累本已承受研发成本上升和沉重债务压力的利润率。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营运开支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

该股的股价意味着远期市盈率达到34倍,是去年末水平的两倍多。逆转可能已经开始。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的股价都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下跌逾7%。

企业正以比预期更加激进的幅度降价。投资者希望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利润率将会反弹。就像他们在与企业打交道时经常所做的,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西方药企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这些药品在华售价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中国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汤姆•汉考克 , Wang Xueqiao 上海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多家西方制药公司已同意削减数十种药品在中国的价格。目前该行业试图加强其在世界第二大药品市场的立足点。

英国与瑞典合资制药商阿斯利康(AstraZeneca)、美国吉利德(Gilead)、法国赛诺菲(Sanofi)和瑞士罗氏(Roche)等跨国公司与北京方面达成协议,将70种药品的价格平均下调逾60%,以换取它们被纳入国家基本医保药品目录。

此轮降价涉及多款最畅销的药品,包括美国制药商艾伯维(AbbVie)以修美乐(Humira)品牌销售的抗关节炎药“阿达木单抗”(Adalimumab)。

制造商往往愿意承受较低价格,以换取这些药品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从而为更多中国消费者服务。为患者报销很大一部分费用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目前收录2700种药品。

作为降价的交换条件,中国政府将把上述70种药品纳入医保报销的药品清单。

中国国家医保局官员熊宪军告诉记者,作为最新一轮谈判的结果,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进口药品将以“全球最低价”出售。

这是西方制药商在中国进行的最新一波降价。随着世界最大市场美国的降价压力越来越大,这些药企纷纷寄望于中国市场推动销售。跨国公司也在调整各自在华业务模式,因为北京方面在加快新药审批的同时,降低了传统上占中国市场大部分销售额的专利到期品牌药品的价格。

数据提供商艾昆纬(IQVIA)的数据显示,去年中国药品销售总额达到1370亿美元。

并非所有公司都对结果感到满意。“降价幅度太大了,”欧洲某大型制药商的一位高管表示。

北京方面还就药品目录已经报销的27种药品进行了进一步的谈判,使它们的价格平均进一步降低26%。

但是,官员和企业未能就50多种药品的价格达成协议,企业要么觉得降价不可接受,要么担忧自己没有能力满足随之而来的额外需求。

“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可能是一件好事,但产量必须能够跟上需求,”安永(EY)分析师林江翰(John Lin)表示。

此次被纳入目录的新药之一是由中国生物技术公司信达生物制药(Innovent)和礼来(Eli Lilly)公司共同研发的达伯舒(Tyvyt)。这是一种PD-1抑制剂,属于一类利用免疫系统对抗癌细胞的新药。

十多家中国生物技术公司正在研发类似药品。百时美施贵宝(Bristol-Myers Squibb)和默克(Merck)生产的两种最畅销的PD-1药品已获准在中国销售,但未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

“它们没有被纳入国家医保药品目录,为国内生物技术公司提供了机会,”华菁证券(Huajing Securities)分析师赵冰表示。■ 

又讯:靠中国市场收回新药成本不容易

为了进入中国药品市场,制药商接受了大幅降价。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为了从中国1300亿美元的药品市场分得一杯羹,外国公司承受了沉重的成本。他们为了让药品加入中国的国家医保药品目录,提供了高达85%的折扣。就像其他任何拍卖一样,在一场“逆向拍卖”中,很容易把自己的预算搞得紧张。

西方制药集团将各自最新药品的价格平均降低了61%,以换取它们加入中国国家医保计划提供报销的2700种药品的目录。对于中国国家医保计划覆盖的超过13亿人,这些药品成为首选。

中国人在逐渐老龄化的同时,也越来越富裕。没有一家跨国制药商可以承受在市场竞争中观望的代价。降价药品来自默克(Merck)、阿斯利康(AstraZeneca)和罗氏(Roche)等集团。对罗氏来说,中国是一个关键的增长市场。这家瑞士公司的国际销售额在2019年前9个月增长五分之一,主要来自中国市场的抗癌药品销售。

今年以来,强劲的药品销售提振了在中国本土上市的药企股票。中国最大上市药企之一中国生物制药(Sino Biopharm)股价上涨了116%,前九个月销售额增长了23%。另一家本土药企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股价飙涨85%,原因包括其净利润增长24%。

药品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药品目录的公司,可能会遭遇赢家的诅咒。他们将更难在获得上市批准后的关键几年里,收回在一种新药上的大部分投资。大幅降价将进一步拖累本已承受研发成本上升和沉重债务压力的利润率。例如,中国生物制药的营运开支在过去五年里增加了一倍以上。

该股的股价意味着远期市盈率达到34倍,是去年末水平的两倍多。逆转可能已经开始。中国生物制药和石药集团的股价都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下跌逾7%。

企业正以比预期更加激进的幅度降价。投资者希望随着市场规模扩大,利润率将会反弹。就像他们在与企业打交道时经常所做的,精明的中国有关部门以更美好的业务前景为交换条件,自己先拿到红利。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