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撰文 | 约书亚•左弗

OR--商业新媒体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批评回到了这种批评的发源地欧洲。20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首次谴责了美元的“过度特权”:由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有能力为其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融资。

过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声大多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加入进来。

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正在用脚投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元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的收益率较高,但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略有下降。

但是那些认为这些发展可能摧毁美元霸权大厦的人有些夸大其词了。

国际金融体系的结构使得全球货币体系的制度变革异常困难。美元不会很快衰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与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牵头推动用IMF特别提款权(一种合成外汇储备资产)取代美元。但是特别提款权只能由官方实体使用,不能用于私人交易,一直没有真正流行起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兴起,美元的作用扩大了。

这一先例尤其能说明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处于历史最低点。即使在1971年尼克松(Nixon)总统单方面切断美元与黄金的联系,导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瓦解之后,脱离美元仍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建议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不用说,尽管美国在危机中扮演着“零号病人”的角色,但情况仍没有什么改变。

美元地位如此持久有几个原因。首先,美元计价资产的市场,尤其是政府债务市场,比任何其他市场都要深得多。外汇储备管理者通常持有高等级证券,而不是现金。因此,除了美元资产,尤其是流动性极高的美国国债,他们通常别无选择。

其次,不得不持有美元资产的后果是,许多央行有了大量美元资产。中国和日本各自持有逾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更不用说其他美元资产了。

大规模放弃美元资产将危及这些资产的价值,从而使主要持有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历史上看,这一障碍只在一种情况下被克服过,就是形势极度严峻,以至于加上汇率制度变革的成本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20世纪战争期间从英镑转向美元时。

第三,美元在国际贸易、支付和银行业领域发挥的巨大作用意味着,单单政府是无法决定美元命运的。大约一半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对于石油等关键大宗商品而言,这一比例尤其高。这种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单一主导货币带来的效率。但它也反映出美国消费者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最后,只有政府和私人市场参与者都信任的强大机构才能提供全球性货币的好处。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Fed)采取紧急美元互换额度等措施,向外国银行业市场提供亟需的流动性。

不过,我们确实有两个理由认为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把美元武器化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它利用自己把银行和国家踢出全球美元体系的能力,迫使它们服从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他国家对此感到不满,这促成了美元的不受欢迎。裂痕正开始形成,事实证明,在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方面,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尤为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已彰显出自己的成功。从理论上讲,现在有可能以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快的速度建设一个规模堪比美元的数字金融和支付网络。但数字货币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供应者的可信度。很难想象会有一个深广的以这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市场,也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政府发行以Facebook的Libra计价的债券。

另外,美元吸引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元代表着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声索权。法定货币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得到货币使用国经济实力的支撑。现在的数字货币远远无法拥有这些。

如果某种数字货币要与美元竞争,那么它必须由一国政府或国际组织管理。这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美国对有关美元的担忧做出回应是明智的,但目前美元的地位还是安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元末日论为何是错误的?

发布日期:2019-11-29 07:21
摘要: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撰文 | 约书亚•左弗

OR--商业新媒体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批评回到了这种批评的发源地欧洲。20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首次谴责了美元的“过度特权”:由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有能力为其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融资。

过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声大多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加入进来。

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正在用脚投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元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的收益率较高,但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略有下降。

但是那些认为这些发展可能摧毁美元霸权大厦的人有些夸大其词了。

国际金融体系的结构使得全球货币体系的制度变革异常困难。美元不会很快衰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与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牵头推动用IMF特别提款权(一种合成外汇储备资产)取代美元。但是特别提款权只能由官方实体使用,不能用于私人交易,一直没有真正流行起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兴起,美元的作用扩大了。

这一先例尤其能说明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处于历史最低点。即使在1971年尼克松(Nixon)总统单方面切断美元与黄金的联系,导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瓦解之后,脱离美元仍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建议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不用说,尽管美国在危机中扮演着“零号病人”的角色,但情况仍没有什么改变。

美元地位如此持久有几个原因。首先,美元计价资产的市场,尤其是政府债务市场,比任何其他市场都要深得多。外汇储备管理者通常持有高等级证券,而不是现金。因此,除了美元资产,尤其是流动性极高的美国国债,他们通常别无选择。

其次,不得不持有美元资产的后果是,许多央行有了大量美元资产。中国和日本各自持有逾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更不用说其他美元资产了。

大规模放弃美元资产将危及这些资产的价值,从而使主要持有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历史上看,这一障碍只在一种情况下被克服过,就是形势极度严峻,以至于加上汇率制度变革的成本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20世纪战争期间从英镑转向美元时。

第三,美元在国际贸易、支付和银行业领域发挥的巨大作用意味着,单单政府是无法决定美元命运的。大约一半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对于石油等关键大宗商品而言,这一比例尤其高。这种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单一主导货币带来的效率。但它也反映出美国消费者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最后,只有政府和私人市场参与者都信任的强大机构才能提供全球性货币的好处。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Fed)采取紧急美元互换额度等措施,向外国银行业市场提供亟需的流动性。

不过,我们确实有两个理由认为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把美元武器化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它利用自己把银行和国家踢出全球美元体系的能力,迫使它们服从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他国家对此感到不满,这促成了美元的不受欢迎。裂痕正开始形成,事实证明,在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方面,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尤为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已彰显出自己的成功。从理论上讲,现在有可能以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快的速度建设一个规模堪比美元的数字金融和支付网络。但数字货币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供应者的可信度。很难想象会有一个深广的以这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市场,也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政府发行以Facebook的Libra计价的债券。

另外,美元吸引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元代表着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声索权。法定货币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得到货币使用国经济实力的支撑。现在的数字货币远远无法拥有这些。

如果某种数字货币要与美元竞争,那么它必须由一国政府或国际组织管理。这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美国对有关美元的担忧做出回应是明智的,但目前美元的地位还是安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撰文 | 约书亚•左弗

OR--商业新媒体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批评回到了这种批评的发源地欧洲。20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首次谴责了美元的“过度特权”:由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有能力为其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融资。

过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声大多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加入进来。

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正在用脚投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元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的收益率较高,但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略有下降。

但是那些认为这些发展可能摧毁美元霸权大厦的人有些夸大其词了。

国际金融体系的结构使得全球货币体系的制度变革异常困难。美元不会很快衰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与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牵头推动用IMF特别提款权(一种合成外汇储备资产)取代美元。但是特别提款权只能由官方实体使用,不能用于私人交易,一直没有真正流行起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兴起,美元的作用扩大了。

这一先例尤其能说明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处于历史最低点。即使在1971年尼克松(Nixon)总统单方面切断美元与黄金的联系,导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瓦解之后,脱离美元仍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建议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不用说,尽管美国在危机中扮演着“零号病人”的角色,但情况仍没有什么改变。

美元地位如此持久有几个原因。首先,美元计价资产的市场,尤其是政府债务市场,比任何其他市场都要深得多。外汇储备管理者通常持有高等级证券,而不是现金。因此,除了美元资产,尤其是流动性极高的美国国债,他们通常别无选择。

其次,不得不持有美元资产的后果是,许多央行有了大量美元资产。中国和日本各自持有逾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更不用说其他美元资产了。

大规模放弃美元资产将危及这些资产的价值,从而使主要持有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历史上看,这一障碍只在一种情况下被克服过,就是形势极度严峻,以至于加上汇率制度变革的成本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20世纪战争期间从英镑转向美元时。

第三,美元在国际贸易、支付和银行业领域发挥的巨大作用意味着,单单政府是无法决定美元命运的。大约一半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对于石油等关键大宗商品而言,这一比例尤其高。这种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单一主导货币带来的效率。但它也反映出美国消费者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最后,只有政府和私人市场参与者都信任的强大机构才能提供全球性货币的好处。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Fed)采取紧急美元互换额度等措施,向外国银行业市场提供亟需的流动性。

不过,我们确实有两个理由认为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把美元武器化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它利用自己把银行和国家踢出全球美元体系的能力,迫使它们服从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他国家对此感到不满,这促成了美元的不受欢迎。裂痕正开始形成,事实证明,在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方面,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尤为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已彰显出自己的成功。从理论上讲,现在有可能以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快的速度建设一个规模堪比美元的数字金融和支付网络。但数字货币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供应者的可信度。很难想象会有一个深广的以这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市场,也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政府发行以Facebook的Libra计价的债券。

另外,美元吸引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元代表着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声索权。法定货币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得到货币使用国经济实力的支撑。现在的数字货币远远无法拥有这些。

如果某种数字货币要与美元竞争,那么它必须由一国政府或国际组织管理。这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美国对有关美元的担忧做出回应是明智的,但目前美元的地位还是安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元末日论为何是错误的?

发布日期:2019-11-29 07:21
摘要: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撰文 | 约书亚•左弗

OR--商业新媒体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批评回到了这种批评的发源地欧洲。20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首次谴责了美元的“过度特权”:由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有能力为其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融资。

过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声大多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加入进来。

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正在用脚投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元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的收益率较高,但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略有下降。

但是那些认为这些发展可能摧毁美元霸权大厦的人有些夸大其词了。

国际金融体系的结构使得全球货币体系的制度变革异常困难。美元不会很快衰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与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牵头推动用IMF特别提款权(一种合成外汇储备资产)取代美元。但是特别提款权只能由官方实体使用,不能用于私人交易,一直没有真正流行起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兴起,美元的作用扩大了。

这一先例尤其能说明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处于历史最低点。即使在1971年尼克松(Nixon)总统单方面切断美元与黄金的联系,导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瓦解之后,脱离美元仍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建议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不用说,尽管美国在危机中扮演着“零号病人”的角色,但情况仍没有什么改变。

美元地位如此持久有几个原因。首先,美元计价资产的市场,尤其是政府债务市场,比任何其他市场都要深得多。外汇储备管理者通常持有高等级证券,而不是现金。因此,除了美元资产,尤其是流动性极高的美国国债,他们通常别无选择。

其次,不得不持有美元资产的后果是,许多央行有了大量美元资产。中国和日本各自持有逾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更不用说其他美元资产了。

大规模放弃美元资产将危及这些资产的价值,从而使主要持有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历史上看,这一障碍只在一种情况下被克服过,就是形势极度严峻,以至于加上汇率制度变革的成本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20世纪战争期间从英镑转向美元时。

第三,美元在国际贸易、支付和银行业领域发挥的巨大作用意味着,单单政府是无法决定美元命运的。大约一半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对于石油等关键大宗商品而言,这一比例尤其高。这种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单一主导货币带来的效率。但它也反映出美国消费者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最后,只有政府和私人市场参与者都信任的强大机构才能提供全球性货币的好处。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Fed)采取紧急美元互换额度等措施,向外国银行业市场提供亟需的流动性。

不过,我们确实有两个理由认为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把美元武器化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它利用自己把银行和国家踢出全球美元体系的能力,迫使它们服从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他国家对此感到不满,这促成了美元的不受欢迎。裂痕正开始形成,事实证明,在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方面,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尤为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已彰显出自己的成功。从理论上讲,现在有可能以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快的速度建设一个规模堪比美元的数字金融和支付网络。但数字货币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供应者的可信度。很难想象会有一个深广的以这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市场,也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政府发行以Facebook的Libra计价的债券。

另外,美元吸引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元代表着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声索权。法定货币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得到货币使用国经济实力的支撑。现在的数字货币远远无法拥有这些。

如果某种数字货币要与美元竞争,那么它必须由一国政府或国际组织管理。这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美国对有关美元的担忧做出回应是明智的,但目前美元的地位还是安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历史上和近期都出现了对美元主导地位的不满,但美元的主导地位有深刻原因,短期内难以有所改变。



撰文 | 约书亚•左弗

OR--商业新媒体 】对美元主导地位的批评回到了这种批评的发源地欧洲。20世纪60年代,时任法国财政部长的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首次谴责了美元的“过度特权”:由于美元在全球金融中的主导地位,美国有能力为其巨额国际收支赤字融资。

过去十年,要求降低美元地位的呼声大多来自俄罗斯、中国和伊朗。然而,在过去的两年里,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和英国央行(BoE)行长马克•卡尼(Mark Carney)也加入进来。

有迹象表明,各国央行正在用脚投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显示,尽管美元相对于其他主要货币的收益率较高,但各国央行持有的美元储备略有下降。

但是那些认为这些发展可能摧毁美元霸权大厦的人有些夸大其词了。

国际金融体系的结构使得全球货币体系的制度变革异常困难。美元不会很快衰败的。

从这个意义上说,现在与以前几乎没有什么变化。20世纪60年代末,法国牵头推动用IMF特别提款权(一种合成外汇储备资产)取代美元。但是特别提款权只能由官方实体使用,不能用于私人交易,一直没有真正流行起来。与此同时,随着金融全球化的兴起,美元的作用扩大了。

这一先例尤其能说明问题,因为当时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处于历史最低点。即使在1971年尼克松(Nixon)总统单方面切断美元与黄金的联系,导致《布雷顿森林协定》(Bretton Woods agreement)瓦解之后,脱离美元仍被证明是不可能的。

在金融危机爆发5年后,时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也提出了类似的主张,建议用特别提款权取代美元。不用说,尽管美国在危机中扮演着“零号病人”的角色,但情况仍没有什么改变。

美元地位如此持久有几个原因。首先,美元计价资产的市场,尤其是政府债务市场,比任何其他市场都要深得多。外汇储备管理者通常持有高等级证券,而不是现金。因此,除了美元资产,尤其是流动性极高的美国国债,他们通常别无选择。

其次,不得不持有美元资产的后果是,许多央行有了大量美元资产。中国和日本各自持有逾1.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更不用说其他美元资产了。

大规模放弃美元资产将危及这些资产的价值,从而使主要持有者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从历史上看,这一障碍只在一种情况下被克服过,就是形势极度严峻,以至于加上汇率制度变革的成本也不会让事情变得更糟——比如20世纪战争期间从英镑转向美元时。

第三,美元在国际贸易、支付和银行业领域发挥的巨大作用意味着,单单政府是无法决定美元命运的。大约一半的全球贸易以美元计价和结算,对于石油等关键大宗商品而言,这一比例尤其高。这种主导地位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使用单一主导货币带来的效率。但它也反映出美国消费者在全球经济的中心地位。

最后,只有政府和私人市场参与者都信任的强大机构才能提供全球性货币的好处。在金融危机最严重时,美国政府和美联储(Fed)采取紧急美元互换额度等措施,向外国银行业市场提供亟需的流动性。

不过,我们确实有两个理由认为现在的情况有所不同。美国把美元武器化的程度超过以往任何时候。它利用自己把银行和国家踢出全球美元体系的能力,迫使它们服从自己的外交政策。其他国家对此感到不满,这促成了美元的不受欢迎。裂痕正开始形成,事实证明,在从美元转向其他货币方面,俄罗斯发出的声音尤为引人注意。

与此同时,数字货币已彰显出自己的成功。从理论上讲,现在有可能以比历史上任何时刻都更快的速度建设一个规模堪比美元的数字金融和支付网络。但数字货币也有自己的缺点,比如供应者的可信度。很难想象会有一个深广的以这种货币计价的金融资产市场,也很难想象在这个世界上会有政府发行以Facebook的Libra计价的债券。

另外,美元吸引力的一个关键因素是,美元代表着对美国商品和服务的声索权。法定货币不仅得到政府的支持,而且也得到货币使用国经济实力的支撑。现在的数字货币远远无法拥有这些。

如果某种数字货币要与美元竞争,那么它必须由一国政府或国际组织管理。这似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美国对有关美元的担忧做出回应是明智的,但目前美元的地位还是安全的。■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