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培训机构宣称通过率远超平均水平;当地学生称这些考试难度不及高考。



OR--商业新媒体 】为准备中国声名远扬的高考,兰杰·于(Ranger Yu,音)曾在为时三年的漫长岁月中,几乎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苦读至深夜。他说经过此番历练之后,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次考试完全不在话下。

这位上海籍人士利用过去的备考技能,挤出上下班途中、下班后及周末的时间用于学习,全部三级考试(英语考卷)均一次过关,轻松将CFA资质加入了简历。目前,他是一位医疗分析师,就职于一家医疗研究集团。

近年来,随着专业人士对通过率的痴迷,人们开始提出问题:为何申请人面临巨大的语言障碍,还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于先生或许掌握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长期以来,CFA一直被视为华尔街最困难的考试,内容涉及经济、金融衍生品、复杂的估值以及伦理问题,其中充斥的金融术语足以让普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瞠目。负责管理此项考试的CFA协会(CFA Institute)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该协会警告称,每个级别都需要约300小时的学习才能通过。渴望获得该证书的考生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这项辛苦的差事催生了大量的教科书、课程以及300hours.com之类的网站,考生会在这些网站上交流心得,倾诉抱怨,甚至传播各种阴谋论。

近年来,CFA协会发布的广泛的统计数据体现了一个趋势: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申请人大举涌入考场,他们对这门考试的兴趣超过了所有其他地区。与此同时,全球通过率也有所提高。

有联系吗?

随着中国考生的涌入,通过率有所提高

图中显示的通过率是6月和12月两次考试数据的加权平均值。中国的数据也是整合了两次考试后的数据。

中国的CFA证书持有人和申请人受访时表示,青春期经历过马拉松式的高考备战后,这门考试更像赛后的放松运动。许多人对繁重的备考警告都不以为意,他们称愿意付出远多于300小时的时间。

于先生表示,要想在中国不断发展的金融服务行业脱颖而出,“勤奋至关重要,”他挤出了上班前后的时间,周末也会去图书馆自习,或参加高顿教育(Golden Education)的全天课程。高顿教育是中国最大的CFA培训机构之一。中国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宣称通过率高达70%-80%,远超去年6月全球45%的通过率。

语言障碍

CFA协会亚太区总经理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表示,考生的增加呼应了该地区“对金融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亚洲的平均通过率“与全球其他地区一致”。

高顿教育等机构试图通过归纳总结可增进通过率的材料来提高学习效率。高顿教育网站上列示了一个收费定价逾1500美元的项目,课程包括金融英语速成等。

“语言方面确实是障碍,”该机构CFA项目的高级讲师牛佳(音)表示。但除此之外,中国考生还面临其他挑战,他说。“考试对应的会计原理和评估模型有时会与大学中最常讲授的内容不同。”

该机构会为每位客户分配一名“督查员”,以跟踪他们的学习进度,甚至会在考试当天为考生准备午餐。该机构称其大学客户的CFA通过率约为80%。这个数字无法进行独立验证。

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博教育(ZBG Education)提供为期15天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周末课程和在线课程。高级讲师杰森·皮(Jason Pi,音)表示,该项目的通过率约为70%,部分原因是生源比较优秀。即便如此,他仍建议至少为考试投入400个小时,而非300小时。

优秀学生

“大多数CFA考生都是中国的优秀学生,”他说,“对我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几百小时的时间投入真不是大问题。比起为挤进中国顶尖大学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这算不了什么。”

CFA会公布每年6月和12月两次考试的各地区注册人数,但只公布全球通过率。在官方网站上,CFA敦促期望持有证书的考生在注册报考前认真考察培训机构,并提供了经过审核和认可的培训机构名单。(获得认可的数十家培训机构包括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旗下的Bloomberg Prep。)

当被问及培训学校公布的通过率时,波拉德说:“我们鼓励报考人利用得到认可的培训机构,我们在网站上提供了如何选择和考察培训机构的信息,以满足报考人的学习需求。CFA协会每年都公布平均通过率,报考人应该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实现总体目标的最佳指导。”

中国人对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的执念成为了纪录片的主题,这些纪录片讲述了年轻人在多年紧张的填鸭式学习过程中承受的痛苦,有时候他们要到离家很远的专门寄宿学校读书。高考的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导致考生情绪崩溃甚至自杀而出名。2019年,中国高考的应试者达到创纪录的1030万人。

这项为期几天的考试要对学生进行多个科目的广泛考察,可能要求他们证明勾股定律,根据负荷大小和速度计算起重机的功率,或者用外语写一篇介绍茶文化的文章。2015年,《中国日报》发布了一份样题,要求学生了解从福建省经孟买前往威尼斯的航程中遇到的洋流和风向。

不能玩

然而,高考绝不是亚洲唯一的重量级考试。比如在印度,顶尖科技学校把联合入学考试(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使其成为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焦虑根源。在日本,全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s)主办的考试同样举足轻重。

但这并不是说在准备CFA考试(结果为通过/未通过)的过程中,亚洲考生不会产生紧张情绪。对目前在香港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工作的普莉希拉·王(Priscilla Wang,音)来说,把生活重心放在考试上是有代价的。

“我没有娱乐时间,”王女士说。她在中国长大,在美国读了大学。她每天下班直接回家学习,并在周末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不得不拒绝很多社交机会。即使我放松了一点,我的心情也总是沉重的。我想我应该在学习。”

CFA之所以在亚洲受到欢迎,一个原因是这为那些没有上过国际知名学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或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申请人提供了全球认可的证书。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大学的费用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

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驻香港的金融咨询经理罗纳德·梁(Ronald Leung,音)和埃迪·钟(Eddie Chung,音)估计,他们团队中有近一半的人正在努力获得CFA证书。为了省钱,两个人没有选择培训机构,而是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德勤为他们提供了考试假,每次考试有三天假期。钟先生还剩下一次考试,梁先生已经考完了。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梁先生说。他通常为每次考试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二次就通过了三级考试。尽管他也是一位注册会计师,但还没有找到办法为自己的履历增光添彩。“我还想再得到一个职业头衔,”他说。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考生如何征服华尔街“高考”

发布日期:2019-11-28 16:52
摘要:中国培训机构宣称通过率远超平均水平;当地学生称这些考试难度不及高考。



OR--商业新媒体 】为准备中国声名远扬的高考,兰杰·于(Ranger Yu,音)曾在为时三年的漫长岁月中,几乎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苦读至深夜。他说经过此番历练之后,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次考试完全不在话下。

这位上海籍人士利用过去的备考技能,挤出上下班途中、下班后及周末的时间用于学习,全部三级考试(英语考卷)均一次过关,轻松将CFA资质加入了简历。目前,他是一位医疗分析师,就职于一家医疗研究集团。

近年来,随着专业人士对通过率的痴迷,人们开始提出问题:为何申请人面临巨大的语言障碍,还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于先生或许掌握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长期以来,CFA一直被视为华尔街最困难的考试,内容涉及经济、金融衍生品、复杂的估值以及伦理问题,其中充斥的金融术语足以让普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瞠目。负责管理此项考试的CFA协会(CFA Institute)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该协会警告称,每个级别都需要约300小时的学习才能通过。渴望获得该证书的考生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这项辛苦的差事催生了大量的教科书、课程以及300hours.com之类的网站,考生会在这些网站上交流心得,倾诉抱怨,甚至传播各种阴谋论。

近年来,CFA协会发布的广泛的统计数据体现了一个趋势: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申请人大举涌入考场,他们对这门考试的兴趣超过了所有其他地区。与此同时,全球通过率也有所提高。

有联系吗?

随着中国考生的涌入,通过率有所提高

图中显示的通过率是6月和12月两次考试数据的加权平均值。中国的数据也是整合了两次考试后的数据。

中国的CFA证书持有人和申请人受访时表示,青春期经历过马拉松式的高考备战后,这门考试更像赛后的放松运动。许多人对繁重的备考警告都不以为意,他们称愿意付出远多于300小时的时间。

于先生表示,要想在中国不断发展的金融服务行业脱颖而出,“勤奋至关重要,”他挤出了上班前后的时间,周末也会去图书馆自习,或参加高顿教育(Golden Education)的全天课程。高顿教育是中国最大的CFA培训机构之一。中国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宣称通过率高达70%-80%,远超去年6月全球45%的通过率。

语言障碍

CFA协会亚太区总经理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表示,考生的增加呼应了该地区“对金融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亚洲的平均通过率“与全球其他地区一致”。

高顿教育等机构试图通过归纳总结可增进通过率的材料来提高学习效率。高顿教育网站上列示了一个收费定价逾1500美元的项目,课程包括金融英语速成等。

“语言方面确实是障碍,”该机构CFA项目的高级讲师牛佳(音)表示。但除此之外,中国考生还面临其他挑战,他说。“考试对应的会计原理和评估模型有时会与大学中最常讲授的内容不同。”

该机构会为每位客户分配一名“督查员”,以跟踪他们的学习进度,甚至会在考试当天为考生准备午餐。该机构称其大学客户的CFA通过率约为80%。这个数字无法进行独立验证。

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博教育(ZBG Education)提供为期15天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周末课程和在线课程。高级讲师杰森·皮(Jason Pi,音)表示,该项目的通过率约为70%,部分原因是生源比较优秀。即便如此,他仍建议至少为考试投入400个小时,而非300小时。

优秀学生

“大多数CFA考生都是中国的优秀学生,”他说,“对我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几百小时的时间投入真不是大问题。比起为挤进中国顶尖大学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这算不了什么。”

CFA会公布每年6月和12月两次考试的各地区注册人数,但只公布全球通过率。在官方网站上,CFA敦促期望持有证书的考生在注册报考前认真考察培训机构,并提供了经过审核和认可的培训机构名单。(获得认可的数十家培训机构包括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旗下的Bloomberg Prep。)

当被问及培训学校公布的通过率时,波拉德说:“我们鼓励报考人利用得到认可的培训机构,我们在网站上提供了如何选择和考察培训机构的信息,以满足报考人的学习需求。CFA协会每年都公布平均通过率,报考人应该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实现总体目标的最佳指导。”

中国人对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的执念成为了纪录片的主题,这些纪录片讲述了年轻人在多年紧张的填鸭式学习过程中承受的痛苦,有时候他们要到离家很远的专门寄宿学校读书。高考的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导致考生情绪崩溃甚至自杀而出名。2019年,中国高考的应试者达到创纪录的1030万人。

这项为期几天的考试要对学生进行多个科目的广泛考察,可能要求他们证明勾股定律,根据负荷大小和速度计算起重机的功率,或者用外语写一篇介绍茶文化的文章。2015年,《中国日报》发布了一份样题,要求学生了解从福建省经孟买前往威尼斯的航程中遇到的洋流和风向。

不能玩

然而,高考绝不是亚洲唯一的重量级考试。比如在印度,顶尖科技学校把联合入学考试(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使其成为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焦虑根源。在日本,全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s)主办的考试同样举足轻重。

但这并不是说在准备CFA考试(结果为通过/未通过)的过程中,亚洲考生不会产生紧张情绪。对目前在香港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工作的普莉希拉·王(Priscilla Wang,音)来说,把生活重心放在考试上是有代价的。

“我没有娱乐时间,”王女士说。她在中国长大,在美国读了大学。她每天下班直接回家学习,并在周末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不得不拒绝很多社交机会。即使我放松了一点,我的心情也总是沉重的。我想我应该在学习。”

CFA之所以在亚洲受到欢迎,一个原因是这为那些没有上过国际知名学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或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申请人提供了全球认可的证书。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大学的费用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

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驻香港的金融咨询经理罗纳德·梁(Ronald Leung,音)和埃迪·钟(Eddie Chung,音)估计,他们团队中有近一半的人正在努力获得CFA证书。为了省钱,两个人没有选择培训机构,而是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德勤为他们提供了考试假,每次考试有三天假期。钟先生还剩下一次考试,梁先生已经考完了。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梁先生说。他通常为每次考试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二次就通过了三级考试。尽管他也是一位注册会计师,但还没有找到办法为自己的履历增光添彩。“我还想再得到一个职业头衔,”他说。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培训机构宣称通过率远超平均水平;当地学生称这些考试难度不及高考。



OR--商业新媒体 】为准备中国声名远扬的高考,兰杰·于(Ranger Yu,音)曾在为时三年的漫长岁月中,几乎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苦读至深夜。他说经过此番历练之后,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次考试完全不在话下。

这位上海籍人士利用过去的备考技能,挤出上下班途中、下班后及周末的时间用于学习,全部三级考试(英语考卷)均一次过关,轻松将CFA资质加入了简历。目前,他是一位医疗分析师,就职于一家医疗研究集团。

近年来,随着专业人士对通过率的痴迷,人们开始提出问题:为何申请人面临巨大的语言障碍,还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于先生或许掌握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长期以来,CFA一直被视为华尔街最困难的考试,内容涉及经济、金融衍生品、复杂的估值以及伦理问题,其中充斥的金融术语足以让普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瞠目。负责管理此项考试的CFA协会(CFA Institute)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该协会警告称,每个级别都需要约300小时的学习才能通过。渴望获得该证书的考生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这项辛苦的差事催生了大量的教科书、课程以及300hours.com之类的网站,考生会在这些网站上交流心得,倾诉抱怨,甚至传播各种阴谋论。

近年来,CFA协会发布的广泛的统计数据体现了一个趋势: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申请人大举涌入考场,他们对这门考试的兴趣超过了所有其他地区。与此同时,全球通过率也有所提高。

有联系吗?

随着中国考生的涌入,通过率有所提高

图中显示的通过率是6月和12月两次考试数据的加权平均值。中国的数据也是整合了两次考试后的数据。

中国的CFA证书持有人和申请人受访时表示,青春期经历过马拉松式的高考备战后,这门考试更像赛后的放松运动。许多人对繁重的备考警告都不以为意,他们称愿意付出远多于300小时的时间。

于先生表示,要想在中国不断发展的金融服务行业脱颖而出,“勤奋至关重要,”他挤出了上班前后的时间,周末也会去图书馆自习,或参加高顿教育(Golden Education)的全天课程。高顿教育是中国最大的CFA培训机构之一。中国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宣称通过率高达70%-80%,远超去年6月全球45%的通过率。

语言障碍

CFA协会亚太区总经理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表示,考生的增加呼应了该地区“对金融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亚洲的平均通过率“与全球其他地区一致”。

高顿教育等机构试图通过归纳总结可增进通过率的材料来提高学习效率。高顿教育网站上列示了一个收费定价逾1500美元的项目,课程包括金融英语速成等。

“语言方面确实是障碍,”该机构CFA项目的高级讲师牛佳(音)表示。但除此之外,中国考生还面临其他挑战,他说。“考试对应的会计原理和评估模型有时会与大学中最常讲授的内容不同。”

该机构会为每位客户分配一名“督查员”,以跟踪他们的学习进度,甚至会在考试当天为考生准备午餐。该机构称其大学客户的CFA通过率约为80%。这个数字无法进行独立验证。

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博教育(ZBG Education)提供为期15天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周末课程和在线课程。高级讲师杰森·皮(Jason Pi,音)表示,该项目的通过率约为70%,部分原因是生源比较优秀。即便如此,他仍建议至少为考试投入400个小时,而非300小时。

优秀学生

“大多数CFA考生都是中国的优秀学生,”他说,“对我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几百小时的时间投入真不是大问题。比起为挤进中国顶尖大学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这算不了什么。”

CFA会公布每年6月和12月两次考试的各地区注册人数,但只公布全球通过率。在官方网站上,CFA敦促期望持有证书的考生在注册报考前认真考察培训机构,并提供了经过审核和认可的培训机构名单。(获得认可的数十家培训机构包括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旗下的Bloomberg Prep。)

当被问及培训学校公布的通过率时,波拉德说:“我们鼓励报考人利用得到认可的培训机构,我们在网站上提供了如何选择和考察培训机构的信息,以满足报考人的学习需求。CFA协会每年都公布平均通过率,报考人应该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实现总体目标的最佳指导。”

中国人对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的执念成为了纪录片的主题,这些纪录片讲述了年轻人在多年紧张的填鸭式学习过程中承受的痛苦,有时候他们要到离家很远的专门寄宿学校读书。高考的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导致考生情绪崩溃甚至自杀而出名。2019年,中国高考的应试者达到创纪录的1030万人。

这项为期几天的考试要对学生进行多个科目的广泛考察,可能要求他们证明勾股定律,根据负荷大小和速度计算起重机的功率,或者用外语写一篇介绍茶文化的文章。2015年,《中国日报》发布了一份样题,要求学生了解从福建省经孟买前往威尼斯的航程中遇到的洋流和风向。

不能玩

然而,高考绝不是亚洲唯一的重量级考试。比如在印度,顶尖科技学校把联合入学考试(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使其成为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焦虑根源。在日本,全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s)主办的考试同样举足轻重。

但这并不是说在准备CFA考试(结果为通过/未通过)的过程中,亚洲考生不会产生紧张情绪。对目前在香港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工作的普莉希拉·王(Priscilla Wang,音)来说,把生活重心放在考试上是有代价的。

“我没有娱乐时间,”王女士说。她在中国长大,在美国读了大学。她每天下班直接回家学习,并在周末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不得不拒绝很多社交机会。即使我放松了一点,我的心情也总是沉重的。我想我应该在学习。”

CFA之所以在亚洲受到欢迎,一个原因是这为那些没有上过国际知名学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或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申请人提供了全球认可的证书。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大学的费用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

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驻香港的金融咨询经理罗纳德·梁(Ronald Leung,音)和埃迪·钟(Eddie Chung,音)估计,他们团队中有近一半的人正在努力获得CFA证书。为了省钱,两个人没有选择培训机构,而是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德勤为他们提供了考试假,每次考试有三天假期。钟先生还剩下一次考试,梁先生已经考完了。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梁先生说。他通常为每次考试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二次就通过了三级考试。尽管他也是一位注册会计师,但还没有找到办法为自己的履历增光添彩。“我还想再得到一个职业头衔,”他说。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考生如何征服华尔街“高考”

发布日期:2019-11-28 16:52
摘要:中国培训机构宣称通过率远超平均水平;当地学生称这些考试难度不及高考。



OR--商业新媒体 】为准备中国声名远扬的高考,兰杰·于(Ranger Yu,音)曾在为时三年的漫长岁月中,几乎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苦读至深夜。他说经过此番历练之后,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次考试完全不在话下。

这位上海籍人士利用过去的备考技能,挤出上下班途中、下班后及周末的时间用于学习,全部三级考试(英语考卷)均一次过关,轻松将CFA资质加入了简历。目前,他是一位医疗分析师,就职于一家医疗研究集团。

近年来,随着专业人士对通过率的痴迷,人们开始提出问题:为何申请人面临巨大的语言障碍,还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于先生或许掌握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长期以来,CFA一直被视为华尔街最困难的考试,内容涉及经济、金融衍生品、复杂的估值以及伦理问题,其中充斥的金融术语足以让普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瞠目。负责管理此项考试的CFA协会(CFA Institute)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该协会警告称,每个级别都需要约300小时的学习才能通过。渴望获得该证书的考生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这项辛苦的差事催生了大量的教科书、课程以及300hours.com之类的网站,考生会在这些网站上交流心得,倾诉抱怨,甚至传播各种阴谋论。

近年来,CFA协会发布的广泛的统计数据体现了一个趋势: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申请人大举涌入考场,他们对这门考试的兴趣超过了所有其他地区。与此同时,全球通过率也有所提高。

有联系吗?

随着中国考生的涌入,通过率有所提高

图中显示的通过率是6月和12月两次考试数据的加权平均值。中国的数据也是整合了两次考试后的数据。

中国的CFA证书持有人和申请人受访时表示,青春期经历过马拉松式的高考备战后,这门考试更像赛后的放松运动。许多人对繁重的备考警告都不以为意,他们称愿意付出远多于300小时的时间。

于先生表示,要想在中国不断发展的金融服务行业脱颖而出,“勤奋至关重要,”他挤出了上班前后的时间,周末也会去图书馆自习,或参加高顿教育(Golden Education)的全天课程。高顿教育是中国最大的CFA培训机构之一。中国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宣称通过率高达70%-80%,远超去年6月全球45%的通过率。

语言障碍

CFA协会亚太区总经理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表示,考生的增加呼应了该地区“对金融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亚洲的平均通过率“与全球其他地区一致”。

高顿教育等机构试图通过归纳总结可增进通过率的材料来提高学习效率。高顿教育网站上列示了一个收费定价逾1500美元的项目,课程包括金融英语速成等。

“语言方面确实是障碍,”该机构CFA项目的高级讲师牛佳(音)表示。但除此之外,中国考生还面临其他挑战,他说。“考试对应的会计原理和评估模型有时会与大学中最常讲授的内容不同。”

该机构会为每位客户分配一名“督查员”,以跟踪他们的学习进度,甚至会在考试当天为考生准备午餐。该机构称其大学客户的CFA通过率约为80%。这个数字无法进行独立验证。

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博教育(ZBG Education)提供为期15天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周末课程和在线课程。高级讲师杰森·皮(Jason Pi,音)表示,该项目的通过率约为70%,部分原因是生源比较优秀。即便如此,他仍建议至少为考试投入400个小时,而非300小时。

优秀学生

“大多数CFA考生都是中国的优秀学生,”他说,“对我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几百小时的时间投入真不是大问题。比起为挤进中国顶尖大学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这算不了什么。”

CFA会公布每年6月和12月两次考试的各地区注册人数,但只公布全球通过率。在官方网站上,CFA敦促期望持有证书的考生在注册报考前认真考察培训机构,并提供了经过审核和认可的培训机构名单。(获得认可的数十家培训机构包括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旗下的Bloomberg Prep。)

当被问及培训学校公布的通过率时,波拉德说:“我们鼓励报考人利用得到认可的培训机构,我们在网站上提供了如何选择和考察培训机构的信息,以满足报考人的学习需求。CFA协会每年都公布平均通过率,报考人应该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实现总体目标的最佳指导。”

中国人对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的执念成为了纪录片的主题,这些纪录片讲述了年轻人在多年紧张的填鸭式学习过程中承受的痛苦,有时候他们要到离家很远的专门寄宿学校读书。高考的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导致考生情绪崩溃甚至自杀而出名。2019年,中国高考的应试者达到创纪录的1030万人。

这项为期几天的考试要对学生进行多个科目的广泛考察,可能要求他们证明勾股定律,根据负荷大小和速度计算起重机的功率,或者用外语写一篇介绍茶文化的文章。2015年,《中国日报》发布了一份样题,要求学生了解从福建省经孟买前往威尼斯的航程中遇到的洋流和风向。

不能玩

然而,高考绝不是亚洲唯一的重量级考试。比如在印度,顶尖科技学校把联合入学考试(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使其成为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焦虑根源。在日本,全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s)主办的考试同样举足轻重。

但这并不是说在准备CFA考试(结果为通过/未通过)的过程中,亚洲考生不会产生紧张情绪。对目前在香港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工作的普莉希拉·王(Priscilla Wang,音)来说,把生活重心放在考试上是有代价的。

“我没有娱乐时间,”王女士说。她在中国长大,在美国读了大学。她每天下班直接回家学习,并在周末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不得不拒绝很多社交机会。即使我放松了一点,我的心情也总是沉重的。我想我应该在学习。”

CFA之所以在亚洲受到欢迎,一个原因是这为那些没有上过国际知名学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或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申请人提供了全球认可的证书。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大学的费用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

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驻香港的金融咨询经理罗纳德·梁(Ronald Leung,音)和埃迪·钟(Eddie Chung,音)估计,他们团队中有近一半的人正在努力获得CFA证书。为了省钱,两个人没有选择培训机构,而是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德勤为他们提供了考试假,每次考试有三天假期。钟先生还剩下一次考试,梁先生已经考完了。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梁先生说。他通常为每次考试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二次就通过了三级考试。尽管他也是一位注册会计师,但还没有找到办法为自己的履历增光添彩。“我还想再得到一个职业头衔,”他说。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培训机构宣称通过率远超平均水平;当地学生称这些考试难度不及高考。



OR--商业新媒体 】为准备中国声名远扬的高考,兰杰·于(Ranger Yu,音)曾在为时三年的漫长岁月中,几乎每天早6点起床,一直苦读至深夜。他说经过此番历练之后,特许金融分析师(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的三次考试完全不在话下。

这位上海籍人士利用过去的备考技能,挤出上下班途中、下班后及周末的时间用于学习,全部三级考试(英语考卷)均一次过关,轻松将CFA资质加入了简历。目前,他是一位医疗分析师,就职于一家医疗研究集团。

近年来,随着专业人士对通过率的痴迷,人们开始提出问题:为何申请人面临巨大的语言障碍,还能取得如此优异的成绩呢?于先生或许掌握了这个问题的答案。

长期以来,CFA一直被视为华尔街最困难的考试,内容涉及经济、金融衍生品、复杂的估值以及伦理问题,其中充斥的金融术语足以让普通的美国大学毕业生瞠目。负责管理此项考试的CFA协会(CFA Institute)位于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市,该协会警告称,每个级别都需要约300小时的学习才能通过。渴望获得该证书的考生往往要花数年时间一而再再而三地参加考试,这项辛苦的差事催生了大量的教科书、课程以及300hours.com之类的网站,考生会在这些网站上交流心得,倾诉抱怨,甚至传播各种阴谋论。

近年来,CFA协会发布的广泛的统计数据体现了一个趋势:来自亚洲(尤其是中国)的申请人大举涌入考场,他们对这门考试的兴趣超过了所有其他地区。与此同时,全球通过率也有所提高。

有联系吗?

随着中国考生的涌入,通过率有所提高

图中显示的通过率是6月和12月两次考试数据的加权平均值。中国的数据也是整合了两次考试后的数据。

中国的CFA证书持有人和申请人受访时表示,青春期经历过马拉松式的高考备战后,这门考试更像赛后的放松运动。许多人对繁重的备考警告都不以为意,他们称愿意付出远多于300小时的时间。

于先生表示,要想在中国不断发展的金融服务行业脱颖而出,“勤奋至关重要,”他挤出了上班前后的时间,周末也会去图书馆自习,或参加高顿教育(Golden Education)的全天课程。高顿教育是中国最大的CFA培训机构之一。中国的许多培训机构都宣称通过率高达70%-80%,远超去年6月全球45%的通过率。

语言障碍

CFA协会亚太区总经理尼克·波拉德(Nick Pollard)表示,考生的增加呼应了该地区“对金融人才不断增长的需求”。他说亚洲的平均通过率“与全球其他地区一致”。

高顿教育等机构试图通过归纳总结可增进通过率的材料来提高学习效率。高顿教育网站上列示了一个收费定价逾1500美元的项目,课程包括金融英语速成等。

“语言方面确实是障碍,”该机构CFA项目的高级讲师牛佳(音)表示。但除此之外,中国考生还面临其他挑战,他说。“考试对应的会计原理和评估模型有时会与大学中最常讲授的内容不同。”

该机构会为每位客户分配一名“督查员”,以跟踪他们的学习进度,甚至会在考试当天为考生准备午餐。该机构称其大学客户的CFA通过率约为80%。这个数字无法进行独立验证。

总部位于广州的中博教育(ZBG Education)提供为期15天的夏令营和冬令营,以及周末课程和在线课程。高级讲师杰森·皮(Jason Pi,音)表示,该项目的通过率约为70%,部分原因是生源比较优秀。即便如此,他仍建议至少为考试投入400个小时,而非300小时。

优秀学生

“大多数CFA考生都是中国的优秀学生,”他说,“对我的大多数学生来说,几百小时的时间投入真不是大问题。比起为挤进中国顶尖大学所需要付出的努力,这算不了什么。”

CFA会公布每年6月和12月两次考试的各地区注册人数,但只公布全球通过率。在官方网站上,CFA敦促期望持有证书的考生在注册报考前认真考察培训机构,并提供了经过审核和认可的培训机构名单。(获得认可的数十家培训机构包括彭博新闻社的母公司彭博有限合伙企业旗下的Bloomberg Prep。)

当被问及培训学校公布的通过率时,波拉德说:“我们鼓励报考人利用得到认可的培训机构,我们在网站上提供了如何选择和考察培训机构的信息,以满足报考人的学习需求。CFA协会每年都公布平均通过率,报考人应该利用这些信息作为他们实现总体目标的最佳指导。”

中国人对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绩的执念成为了纪录片的主题,这些纪录片讲述了年轻人在多年紧张的填鸭式学习过程中承受的痛苦,有时候他们要到离家很远的专门寄宿学校读书。高考的全称是普通高等学校招生全国统一考试,以导致考生情绪崩溃甚至自杀而出名。2019年,中国高考的应试者达到创纪录的1030万人。

这项为期几天的考试要对学生进行多个科目的广泛考察,可能要求他们证明勾股定律,根据负荷大小和速度计算起重机的功率,或者用外语写一篇介绍茶文化的文章。2015年,《中国日报》发布了一份样题,要求学生了解从福建省经孟买前往威尼斯的航程中遇到的洋流和风向。

不能玩

然而,高考绝不是亚洲唯一的重量级考试。比如在印度,顶尖科技学校把联合入学考试(Joint Entrance Examination)作为录取学生的依据,使其成为年轻人中普遍存在的焦虑根源。在日本,全国大学入学考试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inations)主办的考试同样举足轻重。

但这并不是说在准备CFA考试(结果为通过/未通过)的过程中,亚洲考生不会产生紧张情绪。对目前在香港一家信用评级公司工作的普莉希拉·王(Priscilla Wang,音)来说,把生活重心放在考试上是有代价的。

“我没有娱乐时间,”王女士说。她在中国长大,在美国读了大学。她每天下班直接回家学习,并在周末找个安静的地方读书。“我不得不拒绝很多社交机会。即使我放松了一点,我的心情也总是沉重的。我想我应该在学习。”

CFA之所以在亚洲受到欢迎,一个原因是这为那些没有上过国际知名学校(比如哈佛商学院或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的申请人提供了全球认可的证书。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些大学的费用远远超过他们的承受能力。

德勤中国(Deloitte China)驻香港的金融咨询经理罗纳德·梁(Ronald Leung,音)和埃迪·钟(Eddie Chung,音)估计,他们团队中有近一半的人正在努力获得CFA证书。为了省钱,两个人没有选择培训机构,而是从工作中抽出时间自学。德勤为他们提供了考试假,每次考试有三天假期。钟先生还剩下一次考试,梁先生已经考完了。

这个过程“非常痛苦”,梁先生说。他通常为每次考试花三个月的时间学习,第二次就通过了三级考试。尽管他也是一位注册会计师,但还没有找到办法为自己的履历增光添彩。“我还想再得到一个职业头衔,”他说。撰文/彭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