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但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



撰文 | 王军

OR--商业新媒体 】退休是职场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而死亡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的一个坎儿。将上述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思考,或许会撞击出一些思想火花,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认识。

乍一看,人最终都要死亡的事实与退休并无直接联系,因为退不退休,最后都难免一死。不过,如果我们转换一下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早退休还是晚退休,对健康状况乃至寿命长短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思考则大有裨益。在这方面,经济学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儿忙。

应该说,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这样便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旅行、休闲或其他文娱活动等,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这篇题为“致命诱惑?长期失业福利、劳动力退出和死亡率”(Fatal Attraction? Extended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bor Force Exits, and Mortality)的论文在美国智库国民经济研究所(NBER)刊出后,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这篇仅看标题就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的文章,对奥地利一项失业保险政策的变化,如允许工人提前退休,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评估。这篇论文惊讶地发现,提前退休的男性将面临过早死亡的风险,而同样的情况并不适用于女性。为此,研究者们建议道,某些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可能,应该尽可能地延迟退休。

从世界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金和医疗保健事业对政府预算造成的压力。 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改革退休计划,如提高退休年龄和减少福利支出等。可以预料,无论什么国家,也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他们的生活境遇,都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这也是极易引发公众议论的话题。毕竟,每个人都有迈入老年的时候。

为了阐明这个问题,上述论文的作者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奥地利推出的一个公共项目,当时该国钢铁行业由于大幅缩减的缘故,产生大量冗员,失业陡增,波及成千上万的工人及其家庭。为缓解失业的冲击,奥政府临时实施了一项计划,允许工人通过残疾保险或养老金计划办理提前退休。

利用奥地利社会保障数据库提供的信息,研究者能够对两大群体,即提前退休员工和可提前退休但未办理员工,进行比较,包括受雇经历、收入、性别、年龄、退休日期以及死亡年龄等信息,涵盖约31万名男性和14.5万名女性。

统计显示,因钢铁行业的变动,这一时期办理提前退休的员工显著增加。当研究人员观察这一群体的死亡率时,发现男性如果提前一年退休,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将提高1.85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了6.8%,少活 0.2年。

具体而言,三类男性员工,包括蓝领工人、工作经验较少的男性以及那些曾经遭遇过健康损害的男性,与白领职业的男性群体相比,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提前退休一年,将使上述三类员工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分别提高1.91%、2.42%和3.45%。

稍感欣慰的是,与男性相比,提前退休不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更不会与死亡率构成具有统计意义的关系。究其原因,研究者们列出几个:或许女性能够更好应对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或许女性退休之后极少受到不良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再或许与男性相比,女性因退休带来的精神痛苦要少许多,如因社会地位消失导致的萎靡不振和情绪低落等。一句话,女性由退休产生的情感和健康方面的问题比男性要少许多,这一观点也呼应了其他学者在同一问题上的判断。

从政策角度来看,迫使工人提前退休的政策,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造成不利的影响。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和雇主,应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推迟退休计划,这会产生令人愉悦的双重红利:既可以改善政府预算,减轻社会负担,又可能延长部分男性群体的寿命。政府的劳工政策,应该为雇主提供相关激励,透过他们设法挽留仍有劳动能力的员工,避免这些熟练的员工过早地退出劳动力市场。

上述文章还指出,提前退休虽然会减少员工的终身收入,但由于退休者可以从当地政府慷慨的福利安排中获得补偿,因而,收入水平并未出现明显下降。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总是倾向性地以为,健康水平的恶化甚至死亡,是由于收入下降、生活无着所致。其实,就奥地利而言,钢铁工人死亡率的提高与收入水平并没有因果上的联系。

在奥地利这样的发达国家,员工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后,通常都可以享用充裕的退休金、有保障的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便利设施。即便如此,研究者仍旧对该国蓝领工人死亡率的增加感到困惑。为此,作者认为,员工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许能够解释死亡率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学者的研究有着严格的假定,离开了这些前提条件,结论或将不再成立。此外,一些潜在的假定虽未在文中明示,却影响着结论的成立与否。譬如,文章中的退休员工仅限于奥地利的钢铁工人,他们的生活状态以退休前后为界,泾渭分明。对此,可以设想出一种大致的景象:退休前,多数员工过着紧张且有规律的生活,与同事的日常接触以及组织上的归宿感,为员工提供了某种情感的慰籍和精神的支撑。退休之后,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弛有度,与同事交往的减少以及无节律的生活,都可能使退休者遇到情感缺失和健康方面的困扰,这些因素不仅影响到主观上的生活满意度,也就是幸福感,而且还会对客观上的健康指标,如寿命施加重要影响。

进一步设想,如果退休前后的生活方式没有明显变化,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直觉告诉我们,这篇论文的结论可能同样存疑。这是因为,对于那些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而言,他们的境界和人生追求,早已超越了退休限制,年龄似乎不是问题,退休与否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无论从生活作息来讲,还是就精神追求而论,大都如此。例如,在一些蓝领和白领界限不甚清晰的领域,如独立的、为自己工作的工匠艺人看来,让作品尽善尽美,追求卓越,以便流传久远,如此敬业精神,都会让他们忘情地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让我们稍作总结,上述论文找到了奥地利退休工人在死亡率方面的一些统计事实,但在解释原因方面,力量较弱,正如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的,由于初始条件的局限,“可能会限制结论的普遍性”,进而,作者“呼吁开展更多的研究,以便我们更好理解退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

最后,这篇文章暗示生活方式是导致死亡率上升“可能的”罪魁祸首,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究竟生活方式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或许需要另行撰文来加以说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早退休一定是好事吗?

发布日期:2019-11-28 08:30
摘要: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但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



撰文 | 王军

OR--商业新媒体 】退休是职场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而死亡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的一个坎儿。将上述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思考,或许会撞击出一些思想火花,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认识。

乍一看,人最终都要死亡的事实与退休并无直接联系,因为退不退休,最后都难免一死。不过,如果我们转换一下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早退休还是晚退休,对健康状况乃至寿命长短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思考则大有裨益。在这方面,经济学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儿忙。

应该说,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这样便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旅行、休闲或其他文娱活动等,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这篇题为“致命诱惑?长期失业福利、劳动力退出和死亡率”(Fatal Attraction? Extended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bor Force Exits, and Mortality)的论文在美国智库国民经济研究所(NBER)刊出后,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这篇仅看标题就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的文章,对奥地利一项失业保险政策的变化,如允许工人提前退休,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评估。这篇论文惊讶地发现,提前退休的男性将面临过早死亡的风险,而同样的情况并不适用于女性。为此,研究者们建议道,某些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可能,应该尽可能地延迟退休。

从世界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金和医疗保健事业对政府预算造成的压力。 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改革退休计划,如提高退休年龄和减少福利支出等。可以预料,无论什么国家,也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他们的生活境遇,都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这也是极易引发公众议论的话题。毕竟,每个人都有迈入老年的时候。

为了阐明这个问题,上述论文的作者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奥地利推出的一个公共项目,当时该国钢铁行业由于大幅缩减的缘故,产生大量冗员,失业陡增,波及成千上万的工人及其家庭。为缓解失业的冲击,奥政府临时实施了一项计划,允许工人通过残疾保险或养老金计划办理提前退休。

利用奥地利社会保障数据库提供的信息,研究者能够对两大群体,即提前退休员工和可提前退休但未办理员工,进行比较,包括受雇经历、收入、性别、年龄、退休日期以及死亡年龄等信息,涵盖约31万名男性和14.5万名女性。

统计显示,因钢铁行业的变动,这一时期办理提前退休的员工显著增加。当研究人员观察这一群体的死亡率时,发现男性如果提前一年退休,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将提高1.85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了6.8%,少活 0.2年。

具体而言,三类男性员工,包括蓝领工人、工作经验较少的男性以及那些曾经遭遇过健康损害的男性,与白领职业的男性群体相比,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提前退休一年,将使上述三类员工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分别提高1.91%、2.42%和3.45%。

稍感欣慰的是,与男性相比,提前退休不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更不会与死亡率构成具有统计意义的关系。究其原因,研究者们列出几个:或许女性能够更好应对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或许女性退休之后极少受到不良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再或许与男性相比,女性因退休带来的精神痛苦要少许多,如因社会地位消失导致的萎靡不振和情绪低落等。一句话,女性由退休产生的情感和健康方面的问题比男性要少许多,这一观点也呼应了其他学者在同一问题上的判断。

从政策角度来看,迫使工人提前退休的政策,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造成不利的影响。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和雇主,应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推迟退休计划,这会产生令人愉悦的双重红利:既可以改善政府预算,减轻社会负担,又可能延长部分男性群体的寿命。政府的劳工政策,应该为雇主提供相关激励,透过他们设法挽留仍有劳动能力的员工,避免这些熟练的员工过早地退出劳动力市场。

上述文章还指出,提前退休虽然会减少员工的终身收入,但由于退休者可以从当地政府慷慨的福利安排中获得补偿,因而,收入水平并未出现明显下降。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总是倾向性地以为,健康水平的恶化甚至死亡,是由于收入下降、生活无着所致。其实,就奥地利而言,钢铁工人死亡率的提高与收入水平并没有因果上的联系。

在奥地利这样的发达国家,员工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后,通常都可以享用充裕的退休金、有保障的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便利设施。即便如此,研究者仍旧对该国蓝领工人死亡率的增加感到困惑。为此,作者认为,员工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许能够解释死亡率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学者的研究有着严格的假定,离开了这些前提条件,结论或将不再成立。此外,一些潜在的假定虽未在文中明示,却影响着结论的成立与否。譬如,文章中的退休员工仅限于奥地利的钢铁工人,他们的生活状态以退休前后为界,泾渭分明。对此,可以设想出一种大致的景象:退休前,多数员工过着紧张且有规律的生活,与同事的日常接触以及组织上的归宿感,为员工提供了某种情感的慰籍和精神的支撑。退休之后,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弛有度,与同事交往的减少以及无节律的生活,都可能使退休者遇到情感缺失和健康方面的困扰,这些因素不仅影响到主观上的生活满意度,也就是幸福感,而且还会对客观上的健康指标,如寿命施加重要影响。

进一步设想,如果退休前后的生活方式没有明显变化,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直觉告诉我们,这篇论文的结论可能同样存疑。这是因为,对于那些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而言,他们的境界和人生追求,早已超越了退休限制,年龄似乎不是问题,退休与否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无论从生活作息来讲,还是就精神追求而论,大都如此。例如,在一些蓝领和白领界限不甚清晰的领域,如独立的、为自己工作的工匠艺人看来,让作品尽善尽美,追求卓越,以便流传久远,如此敬业精神,都会让他们忘情地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让我们稍作总结,上述论文找到了奥地利退休工人在死亡率方面的一些统计事实,但在解释原因方面,力量较弱,正如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的,由于初始条件的局限,“可能会限制结论的普遍性”,进而,作者“呼吁开展更多的研究,以便我们更好理解退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

最后,这篇文章暗示生活方式是导致死亡率上升“可能的”罪魁祸首,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究竟生活方式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或许需要另行撰文来加以说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但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



撰文 | 王军

OR--商业新媒体 】退休是职场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而死亡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的一个坎儿。将上述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思考,或许会撞击出一些思想火花,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认识。

乍一看,人最终都要死亡的事实与退休并无直接联系,因为退不退休,最后都难免一死。不过,如果我们转换一下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早退休还是晚退休,对健康状况乃至寿命长短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思考则大有裨益。在这方面,经济学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儿忙。

应该说,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这样便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旅行、休闲或其他文娱活动等,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这篇题为“致命诱惑?长期失业福利、劳动力退出和死亡率”(Fatal Attraction? Extended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bor Force Exits, and Mortality)的论文在美国智库国民经济研究所(NBER)刊出后,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这篇仅看标题就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的文章,对奥地利一项失业保险政策的变化,如允许工人提前退休,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评估。这篇论文惊讶地发现,提前退休的男性将面临过早死亡的风险,而同样的情况并不适用于女性。为此,研究者们建议道,某些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可能,应该尽可能地延迟退休。

从世界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金和医疗保健事业对政府预算造成的压力。 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改革退休计划,如提高退休年龄和减少福利支出等。可以预料,无论什么国家,也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他们的生活境遇,都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这也是极易引发公众议论的话题。毕竟,每个人都有迈入老年的时候。

为了阐明这个问题,上述论文的作者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奥地利推出的一个公共项目,当时该国钢铁行业由于大幅缩减的缘故,产生大量冗员,失业陡增,波及成千上万的工人及其家庭。为缓解失业的冲击,奥政府临时实施了一项计划,允许工人通过残疾保险或养老金计划办理提前退休。

利用奥地利社会保障数据库提供的信息,研究者能够对两大群体,即提前退休员工和可提前退休但未办理员工,进行比较,包括受雇经历、收入、性别、年龄、退休日期以及死亡年龄等信息,涵盖约31万名男性和14.5万名女性。

统计显示,因钢铁行业的变动,这一时期办理提前退休的员工显著增加。当研究人员观察这一群体的死亡率时,发现男性如果提前一年退休,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将提高1.85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了6.8%,少活 0.2年。

具体而言,三类男性员工,包括蓝领工人、工作经验较少的男性以及那些曾经遭遇过健康损害的男性,与白领职业的男性群体相比,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提前退休一年,将使上述三类员工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分别提高1.91%、2.42%和3.45%。

稍感欣慰的是,与男性相比,提前退休不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更不会与死亡率构成具有统计意义的关系。究其原因,研究者们列出几个:或许女性能够更好应对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或许女性退休之后极少受到不良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再或许与男性相比,女性因退休带来的精神痛苦要少许多,如因社会地位消失导致的萎靡不振和情绪低落等。一句话,女性由退休产生的情感和健康方面的问题比男性要少许多,这一观点也呼应了其他学者在同一问题上的判断。

从政策角度来看,迫使工人提前退休的政策,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造成不利的影响。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和雇主,应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推迟退休计划,这会产生令人愉悦的双重红利:既可以改善政府预算,减轻社会负担,又可能延长部分男性群体的寿命。政府的劳工政策,应该为雇主提供相关激励,透过他们设法挽留仍有劳动能力的员工,避免这些熟练的员工过早地退出劳动力市场。

上述文章还指出,提前退休虽然会减少员工的终身收入,但由于退休者可以从当地政府慷慨的福利安排中获得补偿,因而,收入水平并未出现明显下降。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总是倾向性地以为,健康水平的恶化甚至死亡,是由于收入下降、生活无着所致。其实,就奥地利而言,钢铁工人死亡率的提高与收入水平并没有因果上的联系。

在奥地利这样的发达国家,员工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后,通常都可以享用充裕的退休金、有保障的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便利设施。即便如此,研究者仍旧对该国蓝领工人死亡率的增加感到困惑。为此,作者认为,员工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许能够解释死亡率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学者的研究有着严格的假定,离开了这些前提条件,结论或将不再成立。此外,一些潜在的假定虽未在文中明示,却影响着结论的成立与否。譬如,文章中的退休员工仅限于奥地利的钢铁工人,他们的生活状态以退休前后为界,泾渭分明。对此,可以设想出一种大致的景象:退休前,多数员工过着紧张且有规律的生活,与同事的日常接触以及组织上的归宿感,为员工提供了某种情感的慰籍和精神的支撑。退休之后,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弛有度,与同事交往的减少以及无节律的生活,都可能使退休者遇到情感缺失和健康方面的困扰,这些因素不仅影响到主观上的生活满意度,也就是幸福感,而且还会对客观上的健康指标,如寿命施加重要影响。

进一步设想,如果退休前后的生活方式没有明显变化,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直觉告诉我们,这篇论文的结论可能同样存疑。这是因为,对于那些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而言,他们的境界和人生追求,早已超越了退休限制,年龄似乎不是问题,退休与否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无论从生活作息来讲,还是就精神追求而论,大都如此。例如,在一些蓝领和白领界限不甚清晰的领域,如独立的、为自己工作的工匠艺人看来,让作品尽善尽美,追求卓越,以便流传久远,如此敬业精神,都会让他们忘情地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让我们稍作总结,上述论文找到了奥地利退休工人在死亡率方面的一些统计事实,但在解释原因方面,力量较弱,正如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的,由于初始条件的局限,“可能会限制结论的普遍性”,进而,作者“呼吁开展更多的研究,以便我们更好理解退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

最后,这篇文章暗示生活方式是导致死亡率上升“可能的”罪魁祸首,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究竟生活方式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或许需要另行撰文来加以说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早退休一定是好事吗?

发布日期:2019-11-28 08:30
摘要: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但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



撰文 | 王军

OR--商业新媒体 】退休是职场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而死亡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的一个坎儿。将上述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思考,或许会撞击出一些思想火花,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认识。

乍一看,人最终都要死亡的事实与退休并无直接联系,因为退不退休,最后都难免一死。不过,如果我们转换一下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早退休还是晚退休,对健康状况乃至寿命长短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思考则大有裨益。在这方面,经济学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儿忙。

应该说,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这样便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旅行、休闲或其他文娱活动等,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这篇题为“致命诱惑?长期失业福利、劳动力退出和死亡率”(Fatal Attraction? Extended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bor Force Exits, and Mortality)的论文在美国智库国民经济研究所(NBER)刊出后,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这篇仅看标题就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的文章,对奥地利一项失业保险政策的变化,如允许工人提前退休,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评估。这篇论文惊讶地发现,提前退休的男性将面临过早死亡的风险,而同样的情况并不适用于女性。为此,研究者们建议道,某些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可能,应该尽可能地延迟退休。

从世界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金和医疗保健事业对政府预算造成的压力。 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改革退休计划,如提高退休年龄和减少福利支出等。可以预料,无论什么国家,也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他们的生活境遇,都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这也是极易引发公众议论的话题。毕竟,每个人都有迈入老年的时候。

为了阐明这个问题,上述论文的作者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奥地利推出的一个公共项目,当时该国钢铁行业由于大幅缩减的缘故,产生大量冗员,失业陡增,波及成千上万的工人及其家庭。为缓解失业的冲击,奥政府临时实施了一项计划,允许工人通过残疾保险或养老金计划办理提前退休。

利用奥地利社会保障数据库提供的信息,研究者能够对两大群体,即提前退休员工和可提前退休但未办理员工,进行比较,包括受雇经历、收入、性别、年龄、退休日期以及死亡年龄等信息,涵盖约31万名男性和14.5万名女性。

统计显示,因钢铁行业的变动,这一时期办理提前退休的员工显著增加。当研究人员观察这一群体的死亡率时,发现男性如果提前一年退休,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将提高1.85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了6.8%,少活 0.2年。

具体而言,三类男性员工,包括蓝领工人、工作经验较少的男性以及那些曾经遭遇过健康损害的男性,与白领职业的男性群体相比,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提前退休一年,将使上述三类员工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分别提高1.91%、2.42%和3.45%。

稍感欣慰的是,与男性相比,提前退休不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更不会与死亡率构成具有统计意义的关系。究其原因,研究者们列出几个:或许女性能够更好应对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或许女性退休之后极少受到不良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再或许与男性相比,女性因退休带来的精神痛苦要少许多,如因社会地位消失导致的萎靡不振和情绪低落等。一句话,女性由退休产生的情感和健康方面的问题比男性要少许多,这一观点也呼应了其他学者在同一问题上的判断。

从政策角度来看,迫使工人提前退休的政策,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造成不利的影响。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和雇主,应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推迟退休计划,这会产生令人愉悦的双重红利:既可以改善政府预算,减轻社会负担,又可能延长部分男性群体的寿命。政府的劳工政策,应该为雇主提供相关激励,透过他们设法挽留仍有劳动能力的员工,避免这些熟练的员工过早地退出劳动力市场。

上述文章还指出,提前退休虽然会减少员工的终身收入,但由于退休者可以从当地政府慷慨的福利安排中获得补偿,因而,收入水平并未出现明显下降。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总是倾向性地以为,健康水平的恶化甚至死亡,是由于收入下降、生活无着所致。其实,就奥地利而言,钢铁工人死亡率的提高与收入水平并没有因果上的联系。

在奥地利这样的发达国家,员工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后,通常都可以享用充裕的退休金、有保障的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便利设施。即便如此,研究者仍旧对该国蓝领工人死亡率的增加感到困惑。为此,作者认为,员工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许能够解释死亡率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学者的研究有着严格的假定,离开了这些前提条件,结论或将不再成立。此外,一些潜在的假定虽未在文中明示,却影响着结论的成立与否。譬如,文章中的退休员工仅限于奥地利的钢铁工人,他们的生活状态以退休前后为界,泾渭分明。对此,可以设想出一种大致的景象:退休前,多数员工过着紧张且有规律的生活,与同事的日常接触以及组织上的归宿感,为员工提供了某种情感的慰籍和精神的支撑。退休之后,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弛有度,与同事交往的减少以及无节律的生活,都可能使退休者遇到情感缺失和健康方面的困扰,这些因素不仅影响到主观上的生活满意度,也就是幸福感,而且还会对客观上的健康指标,如寿命施加重要影响。

进一步设想,如果退休前后的生活方式没有明显变化,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直觉告诉我们,这篇论文的结论可能同样存疑。这是因为,对于那些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而言,他们的境界和人生追求,早已超越了退休限制,年龄似乎不是问题,退休与否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无论从生活作息来讲,还是就精神追求而论,大都如此。例如,在一些蓝领和白领界限不甚清晰的领域,如独立的、为自己工作的工匠艺人看来,让作品尽善尽美,追求卓越,以便流传久远,如此敬业精神,都会让他们忘情地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让我们稍作总结,上述论文找到了奥地利退休工人在死亡率方面的一些统计事实,但在解释原因方面,力量较弱,正如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的,由于初始条件的局限,“可能会限制结论的普遍性”,进而,作者“呼吁开展更多的研究,以便我们更好理解退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

最后,这篇文章暗示生活方式是导致死亡率上升“可能的”罪魁祸首,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究竟生活方式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或许需要另行撰文来加以说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但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



撰文 | 王军

OR--商业新媒体 】退休是职场人士面临的一个问题,而死亡则是所有人都绕不过的一个坎儿。将上述两个问题联系起来思考,或许会撞击出一些思想火花,让我们获得不一样的认识。

乍一看,人最终都要死亡的事实与退休并无直接联系,因为退不退休,最后都难免一死。不过,如果我们转换一下看问题的角度,比如早退休还是晚退休,对健康状况乃至寿命长短会有什么影响,这样的思考则大有裨益。在这方面,经济学或许可以帮得上一点儿忙。

应该说,许多人都盼望着早一点退休,这样便可以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情,如旅行、休闲或其他文娱活动等,这是人之常情。不过,最近几位经济学家合作进行的一项研究,恐怕会打消这些人提前退休的打算。这篇题为“致命诱惑?长期失业福利、劳动力退出和死亡率”(Fatal Attraction? Extended Unemployment Benefits, Labor Force Exits, and Mortality)的论文在美国智库国民经济研究所(NBER)刊出后,很快就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这篇仅看标题就忍不住想要一睹为快的文章,对奥地利一项失业保险政策的变化,如允许工人提前退休,可能导致的后果进行了评估。这篇论文惊讶地发现,提前退休的男性将面临过早死亡的风险,而同样的情况并不适用于女性。为此,研究者们建议道,某些人,特别是男性,如果可能,应该尽可能地延迟退休。

从世界范围来看,许多国家都在努力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养老金和医疗保健事业对政府预算造成的压力。 一些国家正在考虑改革退休计划,如提高退休年龄和减少福利支出等。可以预料,无论什么国家,也不管采取什么样的措施,老年人的健康状况和他们的生活境遇,都将吸引社会各界的关注,而这也是极易引发公众议论的话题。毕竟,每个人都有迈入老年的时候。

为了阐明这个问题,上述论文的作者研究了20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奥地利推出的一个公共项目,当时该国钢铁行业由于大幅缩减的缘故,产生大量冗员,失业陡增,波及成千上万的工人及其家庭。为缓解失业的冲击,奥政府临时实施了一项计划,允许工人通过残疾保险或养老金计划办理提前退休。

利用奥地利社会保障数据库提供的信息,研究者能够对两大群体,即提前退休员工和可提前退休但未办理员工,进行比较,包括受雇经历、收入、性别、年龄、退休日期以及死亡年龄等信息,涵盖约31万名男性和14.5万名女性。

统计显示,因钢铁行业的变动,这一时期办理提前退休的员工显著增加。当研究人员观察这一群体的死亡率时,发现男性如果提前一年退休,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将提高1.85个百分点,相当于增加了6.8%,少活 0.2年。

具体而言,三类男性员工,包括蓝领工人、工作经验较少的男性以及那些曾经遭遇过健康损害的男性,与白领职业的男性群体相比,面临着更高的死亡风险。提前退休一年,将使上述三类员工在73岁之前死亡的概率分别提高1.91%、2.42%和3.45%。

稍感欣慰的是,与男性相比,提前退休不会对女性的健康产生任何负面影响,更不会与死亡率构成具有统计意义的关系。究其原因,研究者们列出几个:或许女性能够更好应对生活中的重大事件;也或许女性退休之后极少受到不良健康生活方式的影响;再或许与男性相比,女性因退休带来的精神痛苦要少许多,如因社会地位消失导致的萎靡不振和情绪低落等。一句话,女性由退休产生的情感和健康方面的问题比男性要少许多,这一观点也呼应了其他学者在同一问题上的判断。

从政策角度来看,迫使工人提前退休的政策,可能会对他们的健康状况造成不利的影响。社会各界,包括政府和雇主,应该鼓励员工尽可能地推迟退休计划,这会产生令人愉悦的双重红利:既可以改善政府预算,减轻社会负担,又可能延长部分男性群体的寿命。政府的劳工政策,应该为雇主提供相关激励,透过他们设法挽留仍有劳动能力的员工,避免这些熟练的员工过早地退出劳动力市场。

上述文章还指出,提前退休虽然会减少员工的终身收入,但由于退休者可以从当地政府慷慨的福利安排中获得补偿,因而,收入水平并未出现明显下降。澄清这一点很重要,因为人们总是倾向性地以为,健康水平的恶化甚至死亡,是由于收入下降、生活无着所致。其实,就奥地利而言,钢铁工人死亡率的提高与收入水平并没有因果上的联系。

在奥地利这样的发达国家,员工在退出劳动力市场以后,通常都可以享用充裕的退休金、有保障的医疗服务以及其他便利设施。即便如此,研究者仍旧对该国蓝领工人死亡率的增加感到困惑。为此,作者认为,员工退休前后生活方式的改变或许能够解释死亡率的提高。

需要注意的是,上述学者的研究有着严格的假定,离开了这些前提条件,结论或将不再成立。此外,一些潜在的假定虽未在文中明示,却影响着结论的成立与否。譬如,文章中的退休员工仅限于奥地利的钢铁工人,他们的生活状态以退休前后为界,泾渭分明。对此,可以设想出一种大致的景象:退休前,多数员工过着紧张且有规律的生活,与同事的日常接触以及组织上的归宿感,为员工提供了某种情感的慰籍和精神的支撑。退休之后,生活不再像以前那样张弛有度,与同事交往的减少以及无节律的生活,都可能使退休者遇到情感缺失和健康方面的困扰,这些因素不仅影响到主观上的生活满意度,也就是幸福感,而且还会对客观上的健康指标,如寿命施加重要影响。

进一步设想,如果退休前后的生活方式没有明显变化,那情况又会怎么样呢?直觉告诉我们,这篇论文的结论可能同样存疑。这是因为,对于那些秉持“活到老、学到老”的人而言,他们的境界和人生追求,早已超越了退休限制,年龄似乎不是问题,退休与否对他们几乎没有什么影响,无论从生活作息来讲,还是就精神追求而论,大都如此。例如,在一些蓝领和白领界限不甚清晰的领域,如独立的、为自己工作的工匠艺人看来,让作品尽善尽美,追求卓越,以便流传久远,如此敬业精神,都会让他们忘情地工作,直至生命的尽头。

让我们稍作总结,上述论文找到了奥地利退休工人在死亡率方面的一些统计事实,但在解释原因方面,力量较弱,正如文章结束部分提到的,由于初始条件的局限,“可能会限制结论的普遍性”,进而,作者“呼吁开展更多的研究,以便我们更好理解退休与死亡之间的联系。”

最后,这篇文章暗示生活方式是导致死亡率上升“可能的”罪魁祸首,这不禁让人浮想联翩。究竟生活方式是如何起作用的,这或许需要另行撰文来加以说明。■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