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Chao Deng发自北京 / Bob Davis发自华盛顿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美双方已“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这一讯息虽然简短且公式化,但却值得注意,因其是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方牵头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之后发出的,且暗示幕后对话已经让北京方面树立了信心,认为双方有望克服分歧。

此外,在中方发表上述乐观言论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周末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而知识产权保护是华盛顿方面的一个核心关切。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驻北京律师、为跨国企业在华业务提供咨询的陶景洲称,他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他还称,中国不能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给其经济蒙上阴影。

美方也感受到需要达成协议的压力,这既能帮助特朗普提振市场信心,因为市场正期待美中达成协议,同时也会为特朗普争取连任提供助力。白宫政治顾问数月来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与中国达成一项特朗普可用来吹嘘的协议对他更有利,还是让争端持续以表明特朗普不愿向北京方面屈服。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可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特朗普可以说他设法达成了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中国经济的协议,同时也可辩称只有他才能成功地向北京施压,迫使其在以后作出更充分的让步。

北京方面做出乐观表态之际,另一个敏感问题仍未解决。美国国会上周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以示对香港亲民主抗议者的支持。特朗普已经暗示,在与中国进行至关重要的贸易谈判期间,他对签署这项法案持保留态度。

北京方面担心特朗普会批准这项涉港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对中国是否尊重香港的自治权每年进行一次评估。北京方面认为,这一条件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是对亲民主抗议者施以援手。

若特朗普在这份法案上签字,从政治角度看,可能会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在短期内签署贸易协议。

尽管美中双方都表示他们在贸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讨论一直是在部长级别。特朗普和习近平都还没有就一项临时性协议达成一致。过去,由于二者之中总有一人表示反对,潜在交易均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双方仍在进行谈判,目标不仅包括搁置新关税,还有削减现有关税。

中美正寻求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至少将使美国暂停上调关税,而中国则承诺其国有企业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美国还敦促中国正式同意不通过让人民币被低估来帮助中国出口商,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项目只是美国寻求中国作出的承诺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预计一些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不会成为临时协议的重要部分,甚至可能不会有所涉及,这些问题包括中国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以及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

前白宫贸易谈判代表、现就职于华盛顿Akin Gump律师事务所的Clete Willems表示:“政治环境已不再有利于达成一项重大协议。”Willems称:“这并不意味着达成一项阶段性协议是件坏事。美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同时限制事态升级。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双方需要学会合作。”

双方还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哪里或者是否会一起签署一份局部协议。在智利取消了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领导人峰会后,这些计划都化为了泡影。签署协议的另一个可能地点是明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瑞士是两国签署仪式的“中立地点”。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也表示,签署协议可能不需要两位领导人举行峰会。这可能会加快达成协议的速度。中方担心,与善变的特朗普会面可能会给他机会,提出新的、不可预测的要求。

在美方谈判代表如中方所希望的那样传达出计划本周访华的信息之后,刘鹤周二打了这通电话。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已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磋商的剩余事项保持沟通。但商务部没有指出分歧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举行会议的日期。

对北京方面而言,关键问题仍然在于美国迟迟不愿取消对华大多数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关税已经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中国经济增速目前降至几十年来最慢水平。

双方都不希望谈判破裂。12月15日是个重要的节点,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在这天开始对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电子游戏和其他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和中国人一样,热切地希望避免加征这些关税,因为他们担心热卖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者对贸易战的强烈反对。美国农民已经变得愤怒焦躁,因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施加了反制关税举措。

美国之前推迟了对中国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日期。美国商界和投资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觉得谈判正取得进展,料政府可能再度推迟加征关税。

中方尤其努力维持谈判处于正轨。中国更为频繁地发布最新消息,这与4月份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美国宣扬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而中方保持沉默。那次谈判在最后关头破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反悔承诺。

这一次,中国除了在周二发表友善言论、在周末期间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之外,还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本月,中国取消了对美国禽肉进口实施了四年的禁令,并继续稳步适度采购美国农产品。

美国方面,监管部门放松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有些人认为这是尝试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周二,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布了加强电信安全的计划,但没有把中国或华为列为外国敌对方。

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目标。但包括陶景洲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对于领导人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措辞模糊的指导方针所提供的细节很少。

中国政府表示,将加大对商标侵权的处罚力度,并要求地方官员落实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指导方针,但没有就如何对不制止侵权行为的官员进行追责作出规定。

陶景洲表示,这更像是中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对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保持乐观

发布日期:2019-11-27 09:36
摘要: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Chao Deng发自北京 / Bob Davis发自华盛顿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美双方已“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这一讯息虽然简短且公式化,但却值得注意,因其是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方牵头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之后发出的,且暗示幕后对话已经让北京方面树立了信心,认为双方有望克服分歧。

此外,在中方发表上述乐观言论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周末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而知识产权保护是华盛顿方面的一个核心关切。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驻北京律师、为跨国企业在华业务提供咨询的陶景洲称,他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他还称,中国不能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给其经济蒙上阴影。

美方也感受到需要达成协议的压力,这既能帮助特朗普提振市场信心,因为市场正期待美中达成协议,同时也会为特朗普争取连任提供助力。白宫政治顾问数月来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与中国达成一项特朗普可用来吹嘘的协议对他更有利,还是让争端持续以表明特朗普不愿向北京方面屈服。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可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特朗普可以说他设法达成了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中国经济的协议,同时也可辩称只有他才能成功地向北京施压,迫使其在以后作出更充分的让步。

北京方面做出乐观表态之际,另一个敏感问题仍未解决。美国国会上周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以示对香港亲民主抗议者的支持。特朗普已经暗示,在与中国进行至关重要的贸易谈判期间,他对签署这项法案持保留态度。

北京方面担心特朗普会批准这项涉港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对中国是否尊重香港的自治权每年进行一次评估。北京方面认为,这一条件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是对亲民主抗议者施以援手。

若特朗普在这份法案上签字,从政治角度看,可能会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在短期内签署贸易协议。

尽管美中双方都表示他们在贸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讨论一直是在部长级别。特朗普和习近平都还没有就一项临时性协议达成一致。过去,由于二者之中总有一人表示反对,潜在交易均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双方仍在进行谈判,目标不仅包括搁置新关税,还有削减现有关税。

中美正寻求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至少将使美国暂停上调关税,而中国则承诺其国有企业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美国还敦促中国正式同意不通过让人民币被低估来帮助中国出口商,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项目只是美国寻求中国作出的承诺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预计一些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不会成为临时协议的重要部分,甚至可能不会有所涉及,这些问题包括中国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以及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

前白宫贸易谈判代表、现就职于华盛顿Akin Gump律师事务所的Clete Willems表示:“政治环境已不再有利于达成一项重大协议。”Willems称:“这并不意味着达成一项阶段性协议是件坏事。美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同时限制事态升级。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双方需要学会合作。”

双方还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哪里或者是否会一起签署一份局部协议。在智利取消了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领导人峰会后,这些计划都化为了泡影。签署协议的另一个可能地点是明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瑞士是两国签署仪式的“中立地点”。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也表示,签署协议可能不需要两位领导人举行峰会。这可能会加快达成协议的速度。中方担心,与善变的特朗普会面可能会给他机会,提出新的、不可预测的要求。

在美方谈判代表如中方所希望的那样传达出计划本周访华的信息之后,刘鹤周二打了这通电话。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已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磋商的剩余事项保持沟通。但商务部没有指出分歧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举行会议的日期。

对北京方面而言,关键问题仍然在于美国迟迟不愿取消对华大多数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关税已经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中国经济增速目前降至几十年来最慢水平。

双方都不希望谈判破裂。12月15日是个重要的节点,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在这天开始对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电子游戏和其他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和中国人一样,热切地希望避免加征这些关税,因为他们担心热卖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者对贸易战的强烈反对。美国农民已经变得愤怒焦躁,因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施加了反制关税举措。

美国之前推迟了对中国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日期。美国商界和投资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觉得谈判正取得进展,料政府可能再度推迟加征关税。

中方尤其努力维持谈判处于正轨。中国更为频繁地发布最新消息,这与4月份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美国宣扬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而中方保持沉默。那次谈判在最后关头破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反悔承诺。

这一次,中国除了在周二发表友善言论、在周末期间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之外,还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本月,中国取消了对美国禽肉进口实施了四年的禁令,并继续稳步适度采购美国农产品。

美国方面,监管部门放松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有些人认为这是尝试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周二,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布了加强电信安全的计划,但没有把中国或华为列为外国敌对方。

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目标。但包括陶景洲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对于领导人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措辞模糊的指导方针所提供的细节很少。

中国政府表示,将加大对商标侵权的处罚力度,并要求地方官员落实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指导方针,但没有就如何对不制止侵权行为的官员进行追责作出规定。

陶景洲表示,这更像是中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Chao Deng发自北京 / Bob Davis发自华盛顿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美双方已“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这一讯息虽然简短且公式化,但却值得注意,因其是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方牵头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之后发出的,且暗示幕后对话已经让北京方面树立了信心,认为双方有望克服分歧。

此外,在中方发表上述乐观言论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周末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而知识产权保护是华盛顿方面的一个核心关切。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驻北京律师、为跨国企业在华业务提供咨询的陶景洲称,他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他还称,中国不能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给其经济蒙上阴影。

美方也感受到需要达成协议的压力,这既能帮助特朗普提振市场信心,因为市场正期待美中达成协议,同时也会为特朗普争取连任提供助力。白宫政治顾问数月来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与中国达成一项特朗普可用来吹嘘的协议对他更有利,还是让争端持续以表明特朗普不愿向北京方面屈服。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可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特朗普可以说他设法达成了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中国经济的协议,同时也可辩称只有他才能成功地向北京施压,迫使其在以后作出更充分的让步。

北京方面做出乐观表态之际,另一个敏感问题仍未解决。美国国会上周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以示对香港亲民主抗议者的支持。特朗普已经暗示,在与中国进行至关重要的贸易谈判期间,他对签署这项法案持保留态度。

北京方面担心特朗普会批准这项涉港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对中国是否尊重香港的自治权每年进行一次评估。北京方面认为,这一条件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是对亲民主抗议者施以援手。

若特朗普在这份法案上签字,从政治角度看,可能会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在短期内签署贸易协议。

尽管美中双方都表示他们在贸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讨论一直是在部长级别。特朗普和习近平都还没有就一项临时性协议达成一致。过去,由于二者之中总有一人表示反对,潜在交易均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双方仍在进行谈判,目标不仅包括搁置新关税,还有削减现有关税。

中美正寻求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至少将使美国暂停上调关税,而中国则承诺其国有企业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美国还敦促中国正式同意不通过让人民币被低估来帮助中国出口商,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项目只是美国寻求中国作出的承诺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预计一些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不会成为临时协议的重要部分,甚至可能不会有所涉及,这些问题包括中国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以及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

前白宫贸易谈判代表、现就职于华盛顿Akin Gump律师事务所的Clete Willems表示:“政治环境已不再有利于达成一项重大协议。”Willems称:“这并不意味着达成一项阶段性协议是件坏事。美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同时限制事态升级。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双方需要学会合作。”

双方还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哪里或者是否会一起签署一份局部协议。在智利取消了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领导人峰会后,这些计划都化为了泡影。签署协议的另一个可能地点是明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瑞士是两国签署仪式的“中立地点”。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也表示,签署协议可能不需要两位领导人举行峰会。这可能会加快达成协议的速度。中方担心,与善变的特朗普会面可能会给他机会,提出新的、不可预测的要求。

在美方谈判代表如中方所希望的那样传达出计划本周访华的信息之后,刘鹤周二打了这通电话。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已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磋商的剩余事项保持沟通。但商务部没有指出分歧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举行会议的日期。

对北京方面而言,关键问题仍然在于美国迟迟不愿取消对华大多数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关税已经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中国经济增速目前降至几十年来最慢水平。

双方都不希望谈判破裂。12月15日是个重要的节点,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在这天开始对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电子游戏和其他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和中国人一样,热切地希望避免加征这些关税,因为他们担心热卖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者对贸易战的强烈反对。美国农民已经变得愤怒焦躁,因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施加了反制关税举措。

美国之前推迟了对中国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日期。美国商界和投资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觉得谈判正取得进展,料政府可能再度推迟加征关税。

中方尤其努力维持谈判处于正轨。中国更为频繁地发布最新消息,这与4月份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美国宣扬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而中方保持沉默。那次谈判在最后关头破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反悔承诺。

这一次,中国除了在周二发表友善言论、在周末期间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之外,还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本月,中国取消了对美国禽肉进口实施了四年的禁令,并继续稳步适度采购美国农产品。

美国方面,监管部门放松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有些人认为这是尝试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周二,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布了加强电信安全的计划,但没有把中国或华为列为外国敌对方。

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目标。但包括陶景洲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对于领导人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措辞模糊的指导方针所提供的细节很少。

中国政府表示,将加大对商标侵权的处罚力度,并要求地方官员落实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指导方针,但没有就如何对不制止侵权行为的官员进行追责作出规定。

陶景洲表示,这更像是中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对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保持乐观

发布日期:2019-11-27 09:36
摘要: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Chao Deng发自北京 / Bob Davis发自华盛顿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美双方已“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这一讯息虽然简短且公式化,但却值得注意,因其是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方牵头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之后发出的,且暗示幕后对话已经让北京方面树立了信心,认为双方有望克服分歧。

此外,在中方发表上述乐观言论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周末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而知识产权保护是华盛顿方面的一个核心关切。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驻北京律师、为跨国企业在华业务提供咨询的陶景洲称,他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他还称,中国不能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给其经济蒙上阴影。

美方也感受到需要达成协议的压力,这既能帮助特朗普提振市场信心,因为市场正期待美中达成协议,同时也会为特朗普争取连任提供助力。白宫政治顾问数月来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与中国达成一项特朗普可用来吹嘘的协议对他更有利,还是让争端持续以表明特朗普不愿向北京方面屈服。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可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特朗普可以说他设法达成了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中国经济的协议,同时也可辩称只有他才能成功地向北京施压,迫使其在以后作出更充分的让步。

北京方面做出乐观表态之际,另一个敏感问题仍未解决。美国国会上周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以示对香港亲民主抗议者的支持。特朗普已经暗示,在与中国进行至关重要的贸易谈判期间,他对签署这项法案持保留态度。

北京方面担心特朗普会批准这项涉港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对中国是否尊重香港的自治权每年进行一次评估。北京方面认为,这一条件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是对亲民主抗议者施以援手。

若特朗普在这份法案上签字,从政治角度看,可能会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在短期内签署贸易协议。

尽管美中双方都表示他们在贸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讨论一直是在部长级别。特朗普和习近平都还没有就一项临时性协议达成一致。过去,由于二者之中总有一人表示反对,潜在交易均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双方仍在进行谈判,目标不仅包括搁置新关税,还有削减现有关税。

中美正寻求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至少将使美国暂停上调关税,而中国则承诺其国有企业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美国还敦促中国正式同意不通过让人民币被低估来帮助中国出口商,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项目只是美国寻求中国作出的承诺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预计一些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不会成为临时协议的重要部分,甚至可能不会有所涉及,这些问题包括中国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以及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

前白宫贸易谈判代表、现就职于华盛顿Akin Gump律师事务所的Clete Willems表示:“政治环境已不再有利于达成一项重大协议。”Willems称:“这并不意味着达成一项阶段性协议是件坏事。美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同时限制事态升级。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双方需要学会合作。”

双方还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哪里或者是否会一起签署一份局部协议。在智利取消了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领导人峰会后,这些计划都化为了泡影。签署协议的另一个可能地点是明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瑞士是两国签署仪式的“中立地点”。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也表示,签署协议可能不需要两位领导人举行峰会。这可能会加快达成协议的速度。中方担心,与善变的特朗普会面可能会给他机会,提出新的、不可预测的要求。

在美方谈判代表如中方所希望的那样传达出计划本周访华的信息之后,刘鹤周二打了这通电话。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已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磋商的剩余事项保持沟通。但商务部没有指出分歧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举行会议的日期。

对北京方面而言,关键问题仍然在于美国迟迟不愿取消对华大多数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关税已经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中国经济增速目前降至几十年来最慢水平。

双方都不希望谈判破裂。12月15日是个重要的节点,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在这天开始对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电子游戏和其他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和中国人一样,热切地希望避免加征这些关税,因为他们担心热卖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者对贸易战的强烈反对。美国农民已经变得愤怒焦躁,因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施加了反制关税举措。

美国之前推迟了对中国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日期。美国商界和投资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觉得谈判正取得进展,料政府可能再度推迟加征关税。

中方尤其努力维持谈判处于正轨。中国更为频繁地发布最新消息,这与4月份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美国宣扬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而中方保持沉默。那次谈判在最后关头破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反悔承诺。

这一次,中国除了在周二发表友善言论、在周末期间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之外,还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本月,中国取消了对美国禽肉进口实施了四年的禁令,并继续稳步适度采购美国农产品。

美国方面,监管部门放松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有些人认为这是尝试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周二,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布了加强电信安全的计划,但没有把中国或华为列为外国敌对方。

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目标。但包括陶景洲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对于领导人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措辞模糊的指导方针所提供的细节很少。

中国政府表示,将加大对商标侵权的处罚力度,并要求地方官员落实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指导方针,但没有就如何对不制止侵权行为的官员进行追责作出规定。

陶景洲表示,这更像是中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Chao Deng发自北京 / Bob Davis发自华盛顿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双方牵头人周二通话后,中方发出了与美国贸易谈判进展顺利这一近几周来最积极的信息,双方均寻求达成的一项有限协议的前景由此向好。

中国商务部表示,中美双方已“就解决好相关问题取得共识”。这一讯息虽然简短且公式化,但却值得注意,因其是在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中方牵头人刘鹤与美方牵头人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及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话之后发出的,且暗示幕后对话已经让北京方面树立了信心,认为双方有望克服分歧。

此外,在中方发表上述乐观言论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周末印发了《关于强化知识产权保护的意见》,而知识产权保护是华盛顿方面的一个核心关切。

美国德杰律师事务所(Dechert LLP)驻北京律师、为跨国企业在华业务提供咨询的陶景洲称,他认为中国渴望达成协议。他还称,中国不能接受这种不确定性给其经济蒙上阴影。

美方也感受到需要达成协议的压力,这既能帮助特朗普提振市场信心,因为市场正期待美中达成协议,同时也会为特朗普争取连任提供助力。白宫政治顾问数月来一直在争论,究竟是与中国达成一项特朗普可用来吹嘘的协议对他更有利,还是让争端持续以表明特朗普不愿向北京方面屈服。

特朗普的顾问表示,达成一项初步协议可同时满足这两个目的。特朗普可以说他设法达成了一项在一定程度上开放中国经济的协议,同时也可辩称只有他才能成功地向北京施压,迫使其在以后作出更充分的让步。

北京方面做出乐观表态之际,另一个敏感问题仍未解决。美国国会上周以确保否决无效的多数通过了一项法案,以示对香港亲民主抗议者的支持。特朗普已经暗示,在与中国进行至关重要的贸易谈判期间,他对签署这项法案持保留态度。

北京方面担心特朗普会批准这项涉港法案,该法案要求美国对中国是否尊重香港的自治权每年进行一次评估。北京方面认为,这一条件是对其主权的侵犯,是对亲民主抗议者施以援手。

若特朗普在这份法案上签字,从政治角度看,可能会使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难以在短期内签署贸易协议。

尽管美中双方都表示他们在贸易方面取得了进展,但讨论一直是在部长级别。特朗普和习近平都还没有就一项临时性协议达成一致。过去,由于二者之中总有一人表示反对,潜在交易均告失败。

最重要的是,双方仍在进行谈判,目标不仅包括搁置新关税,还有削减现有关税。

中美正寻求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该协议至少将使美国暂停上调关税,而中国则承诺其国有企业将购买更多美国农产品。

美国还敦促中国正式同意不通过让人民币被低估来帮助中国出口商,并加强知识产权保护。这些项目只是美国寻求中国作出的承诺的一小部分。美国政府官员表示,预计一些更加根本性的问题不会成为临时协议的重要部分,甚至可能不会有所涉及,这些问题包括中国的补贴、国有企业的行为,以及中国施压美国公司向中国合作伙伴转让技术。

前白宫贸易谈判代表、现就职于华盛顿Akin Gump律师事务所的Clete Willems表示:“政治环境已不再有利于达成一项重大协议。”Willems称:“这并不意味着达成一项阶段性协议是件坏事。美国可以在某些问题上取得进展,同时限制事态升级。从更广泛的角度来看,双方需要学会合作。”

双方还一直在讨论特朗普和习近平将在哪里或者是否会一起签署一份局部协议。在智利取消了原定于本月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领导人峰会后,这些计划都化为了泡影。签署协议的另一个可能地点是明年1月在瑞士达沃斯举行的世界经济论坛(World Economic Forum)。知情人士表示,特朗普几个月来一直在谈论瑞士是两国签署仪式的“中立地点”。

白宫经济顾问库德洛(Larry Kudlow)最近也表示,签署协议可能不需要两位领导人举行峰会。这可能会加快达成协议的速度。中方担心,与善变的特朗普会面可能会给他机会,提出新的、不可预测的要求。

在美方谈判代表如中方所希望的那样传达出计划本周访华的信息之后,刘鹤周二打了这通电话。中国商务部表示,双方已同意就第一阶段协议磋商的剩余事项保持沟通。但商务部没有指出分歧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举行会议的日期。

对北京方面而言,关键问题仍然在于美国迟迟不愿取消对华大多数进口商品加征的关税。关税已经给中国经济造成压力,中国经济增速目前降至几十年来最慢水平。

双方都不希望谈判破裂。12月15日是个重要的节点,特朗普此前威胁要在这天开始对价值约1,560亿美元的中国智能手机、笔记本电脑、玩具、电子游戏和其他商品征收惩罚性关税。

特朗普政府中的许多人都和中国人一样,热切地希望避免加征这些关税,因为他们担心热卖消费品的价格上涨会引发消费者对贸易战的强烈反对。美国农民已经变得愤怒焦躁,因为中国对美国农产品出口施加了反制关税举措。

美国之前推迟了对中国消费品加征关税的日期。美国商界和投资者认为,如果特朗普政府觉得谈判正取得进展,料政府可能再度推迟加征关税。

中方尤其努力维持谈判处于正轨。中国更为频繁地发布最新消息,这与4月份的情况形成对比,当时美国宣扬对达成协议感到乐观,而中方保持沉默。那次谈判在最后关头破裂,美国指责北京方面反悔承诺。

这一次,中国除了在周二发表友善言论、在周末期间承诺保护知识产权之外,还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本月,中国取消了对美国禽肉进口实施了四年的禁令,并继续稳步适度采购美国农产品。

美国方面,监管部门放松了对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限制,有些人认为这是尝试缓和与北京方面的紧张关系。

周二,美国商务部官员公布了加强电信安全的计划,但没有把中国或华为列为外国敌对方。

中国政府在加强知识产权保护的承诺中设定了到2022年和2025年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的目标。但包括陶景洲在内的一些专家表示,对于领导人将如何实现这些目标,这些措辞模糊的指导方针所提供的细节很少。

中国政府表示,将加大对商标侵权的处罚力度,并要求地方官员落实加大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的指导方针,但没有就如何对不制止侵权行为的官员进行追责作出规定。

陶景洲表示,这更像是中方试图在某种程度上满足美国在贸易谈判中的要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