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尽管中国加大了专项债发行力度,但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还流入了房地产行业。



康河信 香港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显示,一项备受瞩目的为中国基础设施筹集资金的计划未能满足地方需求,且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而不是该计划原本要支持的公益性项目。

2018年底,北京下令大力加大所谓的专项债券的发行,称专项债是为灌溉、运输和收费公路等专门项目融资的一种方式。政府数据显示,这一提振帮助该市场在五年内激增至1.3万亿美元,将大量地方融资从影子融资中拉了出来。

但这些债券中有一部分特别灵活,可以用项目收入来偿还,而这一部分基本上流入了房地产项目。总体上,这部分债券有90%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了土地储备或棚户区改造项目,其占比之大令监管机构震惊,它们想要叫停这一房地产把戏,在9月对这一做法下达了禁令。但是一些地方官员怀疑禁令能否奏效,因为北京正面临压力,要提供更多的融资以缓冲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

江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机构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现在只需要填几份表格,发改委几周内就会给我们放行。”

他说现在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专项债申请的审核上不会花太多时间,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铤而走险,“做假账以符合专项债要求”,例如夸大项目的预期收入。

专项债的定位是,一种透明的为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筹资的方式,以此终结中国地方政府的表外借贷。但如果相关项目无法自行偿债,部分专项债有可能迫使地方政府用财政收入偿还债务。而且尽管增长急速,专项债仍然只能满足中国地方政府融资总需求的一小部分。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着增加融资的挑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6%,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了短期贷款利率,这是一系列定向宽松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北京在四年前推出专项债,以允许地方政府为长期支出筹集资金。政策制定者希望专项债可以作为一种更加透明的替代方案,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代替一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不出现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很难追踪,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对其“债务冰山”提出警告。

新专项债券的发行在2017年之前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7年北京方面收紧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提高新专项债的额度,并推出了一种“基于项目”的专项债券——可以利用它们所投资项目创造的收入来偿还其利息与本金。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所有类型的专项债券已占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的60%。去年,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大多是一般债券。

专项债券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刺激公共工程项目的融资。但政府官员表示,大多数此类项目更有可能会产生日常维护费用,而不是产生任何收入。

山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实际能产生收入的项目太少,许多地方政府转而计划用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券——山西省地方政府计划发行专项债券。该官员表示:“这违反了专项债券的基本原则。”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房地产分析师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来自专项债券的资金可能是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没有放缓的原因。她表示:“(如果)这些资金在2020年遭到削减,房地产投资将会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于今年9月下达了明年专项债券的额度,比原计划提前了3个月。在咬丽蔷看来,此举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为支撑经济增长而准备好资金和项目的压力。

地方官员表示,这些额度仍不足以让新债券完全取代影子融资。来自山西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官员指出,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他表示:“考虑到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可以轻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这是杯水车薪。”

穆迪(Moody's)追踪地方政府债务的分析师傅予彬表示,在依赖影子借贷多年之后,专项债券成功地将更多地方政府债务重新计入账面。

但她表示,尽管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有助于弥补许多地方政府所面临资金缺口的一部分,但此举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这些缺口。她表示:“只要资金缺口依然存在,他们就仍然需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专项债效果未达北京预期

发布日期:2019-11-27 06:35
摘要:尽管中国加大了专项债发行力度,但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还流入了房地产行业。



康河信 香港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显示,一项备受瞩目的为中国基础设施筹集资金的计划未能满足地方需求,且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而不是该计划原本要支持的公益性项目。

2018年底,北京下令大力加大所谓的专项债券的发行,称专项债是为灌溉、运输和收费公路等专门项目融资的一种方式。政府数据显示,这一提振帮助该市场在五年内激增至1.3万亿美元,将大量地方融资从影子融资中拉了出来。

但这些债券中有一部分特别灵活,可以用项目收入来偿还,而这一部分基本上流入了房地产项目。总体上,这部分债券有90%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了土地储备或棚户区改造项目,其占比之大令监管机构震惊,它们想要叫停这一房地产把戏,在9月对这一做法下达了禁令。但是一些地方官员怀疑禁令能否奏效,因为北京正面临压力,要提供更多的融资以缓冲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

江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机构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现在只需要填几份表格,发改委几周内就会给我们放行。”

他说现在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专项债申请的审核上不会花太多时间,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铤而走险,“做假账以符合专项债要求”,例如夸大项目的预期收入。

专项债的定位是,一种透明的为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筹资的方式,以此终结中国地方政府的表外借贷。但如果相关项目无法自行偿债,部分专项债有可能迫使地方政府用财政收入偿还债务。而且尽管增长急速,专项债仍然只能满足中国地方政府融资总需求的一小部分。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着增加融资的挑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6%,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了短期贷款利率,这是一系列定向宽松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北京在四年前推出专项债,以允许地方政府为长期支出筹集资金。政策制定者希望专项债可以作为一种更加透明的替代方案,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代替一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不出现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很难追踪,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对其“债务冰山”提出警告。

新专项债券的发行在2017年之前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7年北京方面收紧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提高新专项债的额度,并推出了一种“基于项目”的专项债券——可以利用它们所投资项目创造的收入来偿还其利息与本金。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所有类型的专项债券已占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的60%。去年,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大多是一般债券。

专项债券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刺激公共工程项目的融资。但政府官员表示,大多数此类项目更有可能会产生日常维护费用,而不是产生任何收入。

山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实际能产生收入的项目太少,许多地方政府转而计划用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券——山西省地方政府计划发行专项债券。该官员表示:“这违反了专项债券的基本原则。”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房地产分析师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来自专项债券的资金可能是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没有放缓的原因。她表示:“(如果)这些资金在2020年遭到削减,房地产投资将会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于今年9月下达了明年专项债券的额度,比原计划提前了3个月。在咬丽蔷看来,此举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为支撑经济增长而准备好资金和项目的压力。

地方官员表示,这些额度仍不足以让新债券完全取代影子融资。来自山西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官员指出,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他表示:“考虑到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可以轻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这是杯水车薪。”

穆迪(Moody's)追踪地方政府债务的分析师傅予彬表示,在依赖影子借贷多年之后,专项债券成功地将更多地方政府债务重新计入账面。

但她表示,尽管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有助于弥补许多地方政府所面临资金缺口的一部分,但此举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这些缺口。她表示:“只要资金缺口依然存在,他们就仍然需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中国加大了专项债发行力度,但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还流入了房地产行业。



康河信 香港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显示,一项备受瞩目的为中国基础设施筹集资金的计划未能满足地方需求,且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而不是该计划原本要支持的公益性项目。

2018年底,北京下令大力加大所谓的专项债券的发行,称专项债是为灌溉、运输和收费公路等专门项目融资的一种方式。政府数据显示,这一提振帮助该市场在五年内激增至1.3万亿美元,将大量地方融资从影子融资中拉了出来。

但这些债券中有一部分特别灵活,可以用项目收入来偿还,而这一部分基本上流入了房地产项目。总体上,这部分债券有90%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了土地储备或棚户区改造项目,其占比之大令监管机构震惊,它们想要叫停这一房地产把戏,在9月对这一做法下达了禁令。但是一些地方官员怀疑禁令能否奏效,因为北京正面临压力,要提供更多的融资以缓冲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

江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机构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现在只需要填几份表格,发改委几周内就会给我们放行。”

他说现在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专项债申请的审核上不会花太多时间,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铤而走险,“做假账以符合专项债要求”,例如夸大项目的预期收入。

专项债的定位是,一种透明的为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筹资的方式,以此终结中国地方政府的表外借贷。但如果相关项目无法自行偿债,部分专项债有可能迫使地方政府用财政收入偿还债务。而且尽管增长急速,专项债仍然只能满足中国地方政府融资总需求的一小部分。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着增加融资的挑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6%,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了短期贷款利率,这是一系列定向宽松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北京在四年前推出专项债,以允许地方政府为长期支出筹集资金。政策制定者希望专项债可以作为一种更加透明的替代方案,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代替一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不出现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很难追踪,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对其“债务冰山”提出警告。

新专项债券的发行在2017年之前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7年北京方面收紧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提高新专项债的额度,并推出了一种“基于项目”的专项债券——可以利用它们所投资项目创造的收入来偿还其利息与本金。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所有类型的专项债券已占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的60%。去年,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大多是一般债券。

专项债券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刺激公共工程项目的融资。但政府官员表示,大多数此类项目更有可能会产生日常维护费用,而不是产生任何收入。

山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实际能产生收入的项目太少,许多地方政府转而计划用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券——山西省地方政府计划发行专项债券。该官员表示:“这违反了专项债券的基本原则。”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房地产分析师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来自专项债券的资金可能是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没有放缓的原因。她表示:“(如果)这些资金在2020年遭到削减,房地产投资将会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于今年9月下达了明年专项债券的额度,比原计划提前了3个月。在咬丽蔷看来,此举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为支撑经济增长而准备好资金和项目的压力。

地方官员表示,这些额度仍不足以让新债券完全取代影子融资。来自山西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官员指出,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他表示:“考虑到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可以轻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这是杯水车薪。”

穆迪(Moody's)追踪地方政府债务的分析师傅予彬表示,在依赖影子借贷多年之后,专项债券成功地将更多地方政府债务重新计入账面。

但她表示,尽管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有助于弥补许多地方政府所面临资金缺口的一部分,但此举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这些缺口。她表示:“只要资金缺口依然存在,他们就仍然需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专项债效果未达北京预期

发布日期:2019-11-27 06:35
摘要:尽管中国加大了专项债发行力度,但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还流入了房地产行业。



康河信 香港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显示,一项备受瞩目的为中国基础设施筹集资金的计划未能满足地方需求,且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而不是该计划原本要支持的公益性项目。

2018年底,北京下令大力加大所谓的专项债券的发行,称专项债是为灌溉、运输和收费公路等专门项目融资的一种方式。政府数据显示,这一提振帮助该市场在五年内激增至1.3万亿美元,将大量地方融资从影子融资中拉了出来。

但这些债券中有一部分特别灵活,可以用项目收入来偿还,而这一部分基本上流入了房地产项目。总体上,这部分债券有90%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了土地储备或棚户区改造项目,其占比之大令监管机构震惊,它们想要叫停这一房地产把戏,在9月对这一做法下达了禁令。但是一些地方官员怀疑禁令能否奏效,因为北京正面临压力,要提供更多的融资以缓冲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

江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机构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现在只需要填几份表格,发改委几周内就会给我们放行。”

他说现在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专项债申请的审核上不会花太多时间,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铤而走险,“做假账以符合专项债要求”,例如夸大项目的预期收入。

专项债的定位是,一种透明的为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筹资的方式,以此终结中国地方政府的表外借贷。但如果相关项目无法自行偿债,部分专项债有可能迫使地方政府用财政收入偿还债务。而且尽管增长急速,专项债仍然只能满足中国地方政府融资总需求的一小部分。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着增加融资的挑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6%,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了短期贷款利率,这是一系列定向宽松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北京在四年前推出专项债,以允许地方政府为长期支出筹集资金。政策制定者希望专项债可以作为一种更加透明的替代方案,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代替一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不出现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很难追踪,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对其“债务冰山”提出警告。

新专项债券的发行在2017年之前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7年北京方面收紧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提高新专项债的额度,并推出了一种“基于项目”的专项债券——可以利用它们所投资项目创造的收入来偿还其利息与本金。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所有类型的专项债券已占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的60%。去年,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大多是一般债券。

专项债券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刺激公共工程项目的融资。但政府官员表示,大多数此类项目更有可能会产生日常维护费用,而不是产生任何收入。

山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实际能产生收入的项目太少,许多地方政府转而计划用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券——山西省地方政府计划发行专项债券。该官员表示:“这违反了专项债券的基本原则。”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房地产分析师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来自专项债券的资金可能是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没有放缓的原因。她表示:“(如果)这些资金在2020年遭到削减,房地产投资将会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于今年9月下达了明年专项债券的额度,比原计划提前了3个月。在咬丽蔷看来,此举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为支撑经济增长而准备好资金和项目的压力。

地方官员表示,这些额度仍不足以让新债券完全取代影子融资。来自山西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官员指出,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他表示:“考虑到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可以轻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这是杯水车薪。”

穆迪(Moody's)追踪地方政府债务的分析师傅予彬表示,在依赖影子借贷多年之后,专项债券成功地将更多地方政府债务重新计入账面。

但她表示,尽管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有助于弥补许多地方政府所面临资金缺口的一部分,但此举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这些缺口。她表示:“只要资金缺口依然存在,他们就仍然需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尽管中国加大了专项债发行力度,但只能满足一小部分地方政府融资需求,其中相当一部分资金最终还流入了房地产行业。



康河信 香港 ,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分析显示,一项备受瞩目的为中国基础设施筹集资金的计划未能满足地方需求,且部分资金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而不是该计划原本要支持的公益性项目。

2018年底,北京下令大力加大所谓的专项债券的发行,称专项债是为灌溉、运输和收费公路等专门项目融资的一种方式。政府数据显示,这一提振帮助该市场在五年内激增至1.3万亿美元,将大量地方融资从影子融资中拉了出来。

但这些债券中有一部分特别灵活,可以用项目收入来偿还,而这一部分基本上流入了房地产项目。总体上,这部分债券有90%最终流入房地产行业,注资额超过3700亿美元。

这些资金有相当一部分最终流入了土地储备或棚户区改造项目,其占比之大令监管机构震惊,它们想要叫停这一房地产把戏,在9月对这一做法下达了禁令。但是一些地方官员怀疑禁令能否奏效,因为北京正面临压力,要提供更多的融资以缓冲不断放缓的经济增长。

江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机构的一位官员表示:“我们现在只需要填几份表格,发改委几周内就会给我们放行。”

他说现在中央政府有关部门在专项债申请的审核上不会花太多时间,并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地方政府铤而走险,“做假账以符合专项债要求”,例如夸大项目的预期收入。

专项债的定位是,一种透明的为大型基础设施计划筹资的方式,以此终结中国地方政府的表外借贷。但如果相关项目无法自行偿债,部分专项债有可能迫使地方政府用财政收入偿还债务。而且尽管增长急速,专项债仍然只能满足中国地方政府融资总需求的一小部分。

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的同时,政策制定者们面临着增加融资的挑战。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年增长率为6%,增速降至近30年来最低。本月早些时候,中国央行四年来首次下调了短期贷款利率,这是一系列定向宽松措施中的最新举措。

北京在四年前推出专项债,以允许地方政府为长期支出筹集资金。政策制定者希望专项债可以作为一种更加透明的替代方案,为基础设施投资筹集资金,代替一般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债务不出现在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因此很难追踪,信用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曾在去年的一份报告中对其“债务冰山”提出警告。

新专项债券的发行在2017年之前一直表现平平,直到2017年北京方面收紧了对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监管、提高新专项债的额度,并推出了一种“基于项目”的专项债券——可以利用它们所投资项目创造的收入来偿还其利息与本金。中国财政部数据显示,今年,所有类型的专项债券已占到地方政府债券发行量的60%。去年,地方政府发行的债券大多是一般债券。

专项债券的另一个关键目标是刺激公共工程项目的融资。但政府官员表示,大多数此类项目更有可能会产生日常维护费用,而不是产生任何收入。

山西省一家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实际能产生收入的项目太少,许多地方政府转而计划用税收收入来偿还债券——山西省地方政府计划发行专项债券。该官员表示:“这违反了专项债券的基本原则。”

研究机构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驻北京房地产分析师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来自专项债券的资金可能是棚户区改造项目中固定资产投资几乎没有放缓的原因。她表示:“(如果)这些资金在2020年遭到削减,房地产投资将会受到影响。”

中国政府于今年9月下达了明年专项债券的额度,比原计划提前了3个月。在咬丽蔷看来,此举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表明政策制定者正面临着为支撑经济增长而准备好资金和项目的压力。

地方官员表示,这些额度仍不足以让新债券完全取代影子融资。来自山西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的官员指出,中等规模城市专项债券的额度可能只有100亿元人民币。他表示:“考虑到一个城市的固定资产投资总额可以轻松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这是杯水车薪。”

穆迪(Moody's)追踪地方政府债务的分析师傅予彬表示,在依赖影子借贷多年之后,专项债券成功地将更多地方政府债务重新计入账面。

但她表示,尽管加快专项债券的发行有助于弥补许多地方政府所面临资金缺口的一部分,但此举不会在短时间内消除这些缺口。她表示:“只要资金缺口依然存在,他们就仍然需要地方政府融资平台。”■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