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撰文 | 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黄金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总在疑神疑鬼。在数字时代,你只有真的相信天要塌下来,才会囤积实物金条。所以,一些投资者及央行官员正在大谈特谈黄金,这种现象着实令人担忧。

荷兰央行(DNB)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称,如果进行一场重大的货币重启,“黄金储备可作为(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黄金可增强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可创造一种安全感。”

然而,谈论黄金没有这样的作用。投资家雷•戴利奥(Ray Dalio)在国际金融协会(IIF)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上令与会者吃惊,他称由于他所担心的美国财政状况,投资者可能会转向黄金避险。

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至少自2016年以来,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金融巨头都已指出,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是美国经济前方隐现的冰山。事实上,解释“回购”隔夜贷款市场近期出现的危机的一种理论是,它是由联邦赤字以及美国以外的投资者越来越不愿为之买单造成的。

但戴利奥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美国的福利危机意味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便美国能够继续支付账单。

这将导致美元贬值。极端情况下,货币贬值从来不会有好结果。货币快速贬值的先例包括公元3世纪晚期的罗马、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以及津巴布韦。戴利奥称,在某一时刻,没人会想要持有美债或美元,投资者将转向其他资产以求安全。“问题是转向别的什么资产?”他问道。“我认为我们将走到这一步。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黄金是你唯一可以拥有的非他人负债的资产。”

我自己尚未买过任何黄金,尽管我在今年8月卖光了自持的所有股票。考虑到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近期的大涨,这一决定让我多少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后悔。有理由相信——我就是这么认为——美国蓝筹股和债券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也相信,股价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高位。毕竟,大脑中同时保持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心智成熟的标志。我认为,美国股价持续上涨的原因,恰恰正是有朝一日投资者可能需要转投黄金的原因。

分析师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一份简报中非常有力地阐述了其中的数学逻辑。根据他的计算,美国每年的福利支出——他将之定义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障基金(Social Security)——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相当于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112%。

这一比例在15个月前还是103%,两年前为95%,比例上升的原因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收入下降。减税给企业带来的收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格罗门写道,美国已变得“完全依赖资产价格上涨来获得税收收入”,并补充称,美国能够支付其年度账单的唯一方式,是让资产价格自行攀升,或者让美联储“印足够多的钱来推高资产价格”。

我预计,像所有之前的央行一样,美联储将做政治上需要之事。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都承受不起美国名义上对国债违约的后果。因此,股价将上涨——目前来看是如此。正如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据称曾指出,经济政策的本质是“政治、政治、政治”。

自美联储今年7月改弦更张、开始降息以来,股价一直在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金融监管政策的放松,以及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出台的新一轮减税措施,都可能助推股价上涨。特朗普用股市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但从更长远来看,这种靠金融手段推动的增长必然会侵蚀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尤其是在美中两国正背向而驰之际。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而且正努力开始以人民币为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定价。中国还在使用欧元结算更多生意,因为它试图将欧洲引入自己的经济轨道。中国最近发行了15年来的首只欧元计价债券。中国还在尝试放弃使用美元购买石油,并加强与空客(Airbus)等欧盟公司的关系。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会支持戴利奥的观点。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也会支持他的观点。这一转变将迫使美国出售美元,以便用新的中性储备资产结算国际收支。

有人可能辩称,即使美元走弱,债权人对美国的偿债能力失去信心,市场也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一段时期。但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时期。历史表明,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最终往往会在所有与“旧秩序”相关的国家引发资产价格崩盘。难怪现在有这么多黄金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黄金为什么越来越有吸引力?

发布日期:2019-11-26 06:44
摘要: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撰文 | 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黄金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总在疑神疑鬼。在数字时代,你只有真的相信天要塌下来,才会囤积实物金条。所以,一些投资者及央行官员正在大谈特谈黄金,这种现象着实令人担忧。

荷兰央行(DNB)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称,如果进行一场重大的货币重启,“黄金储备可作为(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黄金可增强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可创造一种安全感。”

然而,谈论黄金没有这样的作用。投资家雷•戴利奥(Ray Dalio)在国际金融协会(IIF)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上令与会者吃惊,他称由于他所担心的美国财政状况,投资者可能会转向黄金避险。

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至少自2016年以来,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金融巨头都已指出,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是美国经济前方隐现的冰山。事实上,解释“回购”隔夜贷款市场近期出现的危机的一种理论是,它是由联邦赤字以及美国以外的投资者越来越不愿为之买单造成的。

但戴利奥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美国的福利危机意味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便美国能够继续支付账单。

这将导致美元贬值。极端情况下,货币贬值从来不会有好结果。货币快速贬值的先例包括公元3世纪晚期的罗马、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以及津巴布韦。戴利奥称,在某一时刻,没人会想要持有美债或美元,投资者将转向其他资产以求安全。“问题是转向别的什么资产?”他问道。“我认为我们将走到这一步。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黄金是你唯一可以拥有的非他人负债的资产。”

我自己尚未买过任何黄金,尽管我在今年8月卖光了自持的所有股票。考虑到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近期的大涨,这一决定让我多少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后悔。有理由相信——我就是这么认为——美国蓝筹股和债券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也相信,股价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高位。毕竟,大脑中同时保持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心智成熟的标志。我认为,美国股价持续上涨的原因,恰恰正是有朝一日投资者可能需要转投黄金的原因。

分析师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一份简报中非常有力地阐述了其中的数学逻辑。根据他的计算,美国每年的福利支出——他将之定义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障基金(Social Security)——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相当于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112%。

这一比例在15个月前还是103%,两年前为95%,比例上升的原因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收入下降。减税给企业带来的收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格罗门写道,美国已变得“完全依赖资产价格上涨来获得税收收入”,并补充称,美国能够支付其年度账单的唯一方式,是让资产价格自行攀升,或者让美联储“印足够多的钱来推高资产价格”。

我预计,像所有之前的央行一样,美联储将做政治上需要之事。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都承受不起美国名义上对国债违约的后果。因此,股价将上涨——目前来看是如此。正如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据称曾指出,经济政策的本质是“政治、政治、政治”。

自美联储今年7月改弦更张、开始降息以来,股价一直在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金融监管政策的放松,以及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出台的新一轮减税措施,都可能助推股价上涨。特朗普用股市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但从更长远来看,这种靠金融手段推动的增长必然会侵蚀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尤其是在美中两国正背向而驰之际。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而且正努力开始以人民币为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定价。中国还在使用欧元结算更多生意,因为它试图将欧洲引入自己的经济轨道。中国最近发行了15年来的首只欧元计价债券。中国还在尝试放弃使用美元购买石油,并加强与空客(Airbus)等欧盟公司的关系。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会支持戴利奥的观点。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也会支持他的观点。这一转变将迫使美国出售美元,以便用新的中性储备资产结算国际收支。

有人可能辩称,即使美元走弱,债权人对美国的偿债能力失去信心,市场也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一段时期。但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时期。历史表明,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最终往往会在所有与“旧秩序”相关的国家引发资产价格崩盘。难怪现在有这么多黄金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撰文 | 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黄金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总在疑神疑鬼。在数字时代,你只有真的相信天要塌下来,才会囤积实物金条。所以,一些投资者及央行官员正在大谈特谈黄金,这种现象着实令人担忧。

荷兰央行(DNB)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称,如果进行一场重大的货币重启,“黄金储备可作为(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黄金可增强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可创造一种安全感。”

然而,谈论黄金没有这样的作用。投资家雷•戴利奥(Ray Dalio)在国际金融协会(IIF)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上令与会者吃惊,他称由于他所担心的美国财政状况,投资者可能会转向黄金避险。

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至少自2016年以来,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金融巨头都已指出,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是美国经济前方隐现的冰山。事实上,解释“回购”隔夜贷款市场近期出现的危机的一种理论是,它是由联邦赤字以及美国以外的投资者越来越不愿为之买单造成的。

但戴利奥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美国的福利危机意味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便美国能够继续支付账单。

这将导致美元贬值。极端情况下,货币贬值从来不会有好结果。货币快速贬值的先例包括公元3世纪晚期的罗马、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以及津巴布韦。戴利奥称,在某一时刻,没人会想要持有美债或美元,投资者将转向其他资产以求安全。“问题是转向别的什么资产?”他问道。“我认为我们将走到这一步。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黄金是你唯一可以拥有的非他人负债的资产。”

我自己尚未买过任何黄金,尽管我在今年8月卖光了自持的所有股票。考虑到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近期的大涨,这一决定让我多少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后悔。有理由相信——我就是这么认为——美国蓝筹股和债券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也相信,股价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高位。毕竟,大脑中同时保持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心智成熟的标志。我认为,美国股价持续上涨的原因,恰恰正是有朝一日投资者可能需要转投黄金的原因。

分析师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一份简报中非常有力地阐述了其中的数学逻辑。根据他的计算,美国每年的福利支出——他将之定义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障基金(Social Security)——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相当于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112%。

这一比例在15个月前还是103%,两年前为95%,比例上升的原因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收入下降。减税给企业带来的收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格罗门写道,美国已变得“完全依赖资产价格上涨来获得税收收入”,并补充称,美国能够支付其年度账单的唯一方式,是让资产价格自行攀升,或者让美联储“印足够多的钱来推高资产价格”。

我预计,像所有之前的央行一样,美联储将做政治上需要之事。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都承受不起美国名义上对国债违约的后果。因此,股价将上涨——目前来看是如此。正如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据称曾指出,经济政策的本质是“政治、政治、政治”。

自美联储今年7月改弦更张、开始降息以来,股价一直在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金融监管政策的放松,以及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出台的新一轮减税措施,都可能助推股价上涨。特朗普用股市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但从更长远来看,这种靠金融手段推动的增长必然会侵蚀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尤其是在美中两国正背向而驰之际。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而且正努力开始以人民币为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定价。中国还在使用欧元结算更多生意,因为它试图将欧洲引入自己的经济轨道。中国最近发行了15年来的首只欧元计价债券。中国还在尝试放弃使用美元购买石油,并加强与空客(Airbus)等欧盟公司的关系。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会支持戴利奥的观点。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也会支持他的观点。这一转变将迫使美国出售美元,以便用新的中性储备资产结算国际收支。

有人可能辩称,即使美元走弱,债权人对美国的偿债能力失去信心,市场也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一段时期。但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时期。历史表明,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最终往往会在所有与“旧秩序”相关的国家引发资产价格崩盘。难怪现在有这么多黄金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黄金为什么越来越有吸引力?

发布日期:2019-11-26 06:44
摘要: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撰文 | 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黄金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总在疑神疑鬼。在数字时代,你只有真的相信天要塌下来,才会囤积实物金条。所以,一些投资者及央行官员正在大谈特谈黄金,这种现象着实令人担忧。

荷兰央行(DNB)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称,如果进行一场重大的货币重启,“黄金储备可作为(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黄金可增强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可创造一种安全感。”

然而,谈论黄金没有这样的作用。投资家雷•戴利奥(Ray Dalio)在国际金融协会(IIF)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上令与会者吃惊,他称由于他所担心的美国财政状况,投资者可能会转向黄金避险。

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至少自2016年以来,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金融巨头都已指出,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是美国经济前方隐现的冰山。事实上,解释“回购”隔夜贷款市场近期出现的危机的一种理论是,它是由联邦赤字以及美国以外的投资者越来越不愿为之买单造成的。

但戴利奥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美国的福利危机意味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便美国能够继续支付账单。

这将导致美元贬值。极端情况下,货币贬值从来不会有好结果。货币快速贬值的先例包括公元3世纪晚期的罗马、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以及津巴布韦。戴利奥称,在某一时刻,没人会想要持有美债或美元,投资者将转向其他资产以求安全。“问题是转向别的什么资产?”他问道。“我认为我们将走到这一步。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黄金是你唯一可以拥有的非他人负债的资产。”

我自己尚未买过任何黄金,尽管我在今年8月卖光了自持的所有股票。考虑到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近期的大涨,这一决定让我多少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后悔。有理由相信——我就是这么认为——美国蓝筹股和债券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也相信,股价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高位。毕竟,大脑中同时保持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心智成熟的标志。我认为,美国股价持续上涨的原因,恰恰正是有朝一日投资者可能需要转投黄金的原因。

分析师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一份简报中非常有力地阐述了其中的数学逻辑。根据他的计算,美国每年的福利支出——他将之定义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障基金(Social Security)——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相当于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112%。

这一比例在15个月前还是103%,两年前为95%,比例上升的原因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收入下降。减税给企业带来的收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格罗门写道,美国已变得“完全依赖资产价格上涨来获得税收收入”,并补充称,美国能够支付其年度账单的唯一方式,是让资产价格自行攀升,或者让美联储“印足够多的钱来推高资产价格”。

我预计,像所有之前的央行一样,美联储将做政治上需要之事。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都承受不起美国名义上对国债违约的后果。因此,股价将上涨——目前来看是如此。正如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据称曾指出,经济政策的本质是“政治、政治、政治”。

自美联储今年7月改弦更张、开始降息以来,股价一直在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金融监管政策的放松,以及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出台的新一轮减税措施,都可能助推股价上涨。特朗普用股市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但从更长远来看,这种靠金融手段推动的增长必然会侵蚀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尤其是在美中两国正背向而驰之际。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而且正努力开始以人民币为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定价。中国还在使用欧元结算更多生意,因为它试图将欧洲引入自己的经济轨道。中国最近发行了15年来的首只欧元计价债券。中国还在尝试放弃使用美元购买石油,并加强与空客(Airbus)等欧盟公司的关系。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会支持戴利奥的观点。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也会支持他的观点。这一转变将迫使美国出售美元,以便用新的中性储备资产结算国际收支。

有人可能辩称,即使美元走弱,债权人对美国的偿债能力失去信心,市场也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一段时期。但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时期。历史表明,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最终往往会在所有与“旧秩序”相关的国家引发资产价格崩盘。难怪现在有这么多黄金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的财政状况让一些投资者看空美元,认为黄金是合适的避险资产。同时正在出现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



撰文 | 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黄金迷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总在疑神疑鬼。在数字时代,你只有真的相信天要塌下来,才会囤积实物金条。所以,一些投资者及央行官员正在大谈特谈黄金,这种现象着实令人担忧。

荷兰央行(DNB)最近在一篇文章中称,如果进行一场重大的货币重启,“黄金储备可作为(重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黄金可增强人们对央行资产负债表稳定性的信心,可创造一种安全感。”

然而,谈论黄金没有这样的作用。投资家雷•戴利奥(Ray Dalio)在国际金融协会(IIF)最近举行的一场会议上令与会者吃惊,他称由于他所担心的美国财政状况,投资者可能会转向黄金避险。

这种观点并不新鲜。至少自2016年以来,包括摩根大通(JPMorgan)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对冲基金经理斯坦利•德鲁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在内的金融巨头都已指出,资金不足的养老金和医保福利是美国经济前方隐现的冰山。事实上,解释“回购”隔夜贷款市场近期出现的危机的一种理论是,它是由联邦赤字以及美国以外的投资者越来越不愿为之买单造成的。

但戴利奥更进一步,他的结论是,美国的福利危机意味着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将不得不继续无限期地扩大其资产负债表,并在未来很长一段时期内保持低利率(甚至负利率),以便美国能够继续支付账单。

这将导致美元贬值。极端情况下,货币贬值从来不会有好结果。货币快速贬值的先例包括公元3世纪晚期的罗马、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德国魏玛共和国(Weimar Republic)以及津巴布韦。戴利奥称,在某一时刻,没人会想要持有美债或美元,投资者将转向其他资产以求安全。“问题是转向别的什么资产?”他问道。“我认为我们将走到这一步。而且有一种说法是,黄金是你唯一可以拥有的非他人负债的资产。”

我自己尚未买过任何黄金,尽管我在今年8月卖光了自持的所有股票。考虑到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近期的大涨,这一决定让我多少有些难过,但我并不后悔。有理由相信——我就是这么认为——美国蓝筹股和债券不再是安全的避风港,同时也相信,股价可能在未来一段时期内保持高位。毕竟,大脑中同时保持两个看似矛盾的想法是心智成熟的标志。我认为,美国股价持续上涨的原因,恰恰正是有朝一日投资者可能需要转投黄金的原因。

分析师卢克•格罗门(Luke Gromen)在最近一份简报中非常有力地阐述了其中的数学逻辑。根据他的计算,美国每年的福利支出——他将之定义为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医疗补助(Medicaid)和社会保障基金(Social Security)——加上国防支出和联邦债务利息,相当于美国联邦税收收入的112%。

这一比例在15个月前还是103%,两年前为95%,比例上升的原因是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减税政策导致政府收入下降。减税给企业带来的收入进一步推高了股价。格罗门写道,美国已变得“完全依赖资产价格上涨来获得税收收入”,并补充称,美国能够支付其年度账单的唯一方式,是让资产价格自行攀升,或者让美联储“印足够多的钱来推高资产价格”。

我预计,像所有之前的央行一样,美联储将做政治上需要之事。无论是美国还是世界,都承受不起美国名义上对国债违约的后果。因此,股价将上涨——目前来看是如此。正如约瑟夫•熊彼特(Joseph Schumpeter)据称曾指出,经济政策的本质是“政治、政治、政治”。

自美联储今年7月改弦更张、开始降息以来,股价一直在上涨。2008年金融危机后出台的金融监管政策的放松,以及可能在2020年大选前出台的新一轮减税措施,都可能助推股价上涨。特朗普用股市的成功来衡量自己的成功。

但从更长远来看,这种靠金融手段推动的增长必然会侵蚀人们对美元的信心——尤其是在美中两国正背向而驰之际。中国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天然气买家,而且正努力开始以人民币为天然气等大宗商品定价。中国还在使用欧元结算更多生意,因为它试图将欧洲引入自己的经济轨道。中国最近发行了15年来的首只欧元计价债券。中国还在尝试放弃使用美元购买石油,并加强与空客(Airbus)等欧盟公司的关系。

欧亚大陆的去美元化会支持戴利奥的观点。转向黄金等非美元储备资产的趋势也会支持他的观点。这一转变将迫使美国出售美元,以便用新的中性储备资产结算国际收支。

有人可能辩称,即使美元走弱,债权人对美国的偿债能力失去信心,市场也可能仍会保持高位一段时期。但我们正处于去全球化时期。历史表明,当这种情况发生时,它最终往往会在所有与“旧秩序”相关的国家引发资产价格崩盘。难怪现在有这么多黄金迷。■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