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撰文 |  艾玛•雅各布斯

OR--商业新媒体 】传统的迪斯尼(Disney)公主都穿着沙沙作响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会对着王子露出花痴的目光。对她们的现代化演绎成就了詹妮弗•李(Jennifer Lee)的事业,也为迪士尼带来了一个全球特许经营权。

2013年,由詹妮弗担任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在全球揽获近13亿美元票房,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部影片讲述了安娜(Anna)公主和艾尔莎公主(Elsa)的故事。

这部电影迷得小粉丝们疯狂购买周边产品,还反复聆听原声,这样他们就能大声演唱出里面高昂的主题曲《Let it Go》。许多父母听这首歌的循环播放听得要发疯,《Let it Go》已经成了他们的“耳虫”。一段搞笑模仿秀里这样唱道,“它在我脑海里,它在我梦里,这首破歌缠着我不放,快滚吧,快滚吧,我一遍都听不了啦”。也有些父母痴迷于这部动画片,以至于2014年,艾尔莎成为全美最流行的名字,上一次大约是一百年前。ComScore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称《冰雪奇缘》“一个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席卷了全世界。它成了迪士尼的招牌之一。”它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成就,即使对这家创造了米老鼠(Mickey Mouse)的公司来说。

上周末《冰雪奇缘2》发布了好评如潮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对于熟悉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听众来说,还带着一丝环保主义的味道。去年升任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首席创意官詹妮弗将会盼望她的魔法继续发挥魔力。

毕竟,这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该公司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的领导下,从一个日落西山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创新的娱乐帝国,旗下有皮克斯(Pixar)、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这家媒体集团最近推出了Disney +,将以此向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Apple TV发起挑战。明年《冰雪奇缘2》以及一部关于其制作的多集纪录片将在Disney +上独家放映。对于想延长其特许经营权寿命的迪士尼来说,它会盼望为《冰雪奇缘》品牌注入新的活力。《冰雪奇缘》已推出了百老汇(Broadway)同名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在北美巡演,明年将登陆伦敦西区。

《冰雪奇缘1》讲述了安娜公主解救姐姐艾尔莎公主的故事,是基于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话《白雪皇后》(Snow Queen)的现代改编。它避开了浪漫爱情的传统套路,转而突出姐妹之间的奉献和勇敢。

詹妮弗最近对《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表示:“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冰雪奇缘》是一部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的电影,不过基本是反向的:有男性的场景里无一不在讨论女性。”这一当代演绎令少男少女们找到共鸣,他们热爱这部剧集以及里面勇敢的主人公。但并非所有人对这一改编满意。女权主义的心理学家和批评家约旦•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称《冰雪奇缘》“所宣扬的东西应受到斥责”。

当然,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改变,童话故事也在变得现代化。正如批评家玛丽娜•华纳(Marina Warner)写道:“自1960年代以来,评论界就指出了诸如《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故事兜售的谎言……而结果,受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和内奥米•沃尔夫(Naomi Wolf)影响的祖母和母亲们所养育的这代人,为经典故事赋予了新的意识,将其重新搬上大屏幕。

詹妮弗对寄托于动画英雄深有体会。48岁的詹妮弗讲述了自己在罗德岛的成长经历,她生活在“一座富人镇上的一个穷人街区”,在那儿曾遭遇校园霸凌。在迪士尼的《灰姑娘》(Cinderella)里,詹妮弗在主人公身上找到了安慰,灰姑娘经历了种种残酷虐待后最终收获了幸福。霸凌让詹妮弗深陷自我怀疑。她说:“人们不断讨论玫瑰色滤镜的危害。但我告诉你,自我怀疑的滤镜要更糟糕。它们很恶心、厚重、且肮脏。”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时,詹妮弗的男友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她说:“死亡放大了人生的意义。就那么一瞬间,你更懂得不要浪费一秒钟去怀疑。”

她搬到纽约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通过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电影系的深造,她走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在2011年她来到迪斯尼工作,参与了《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的制作,随后又制作了《海洋奇缘》(Moana)。2018年,在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承认对员工“举止不当”,并辞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一职后,詹妮弗被提升为后者的首席创意官,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担任了皮克斯的。

继承一家创造了《小飞象》(Dumbo)和《幻想曲》(Fantasia)等经典影片的工作室是有一定责任压力的。用德加拉伯迪安的话来说,“你要承担起一笔巨大的遗产”。

詹妮弗表示她想拥有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以发掘新的人才,并为现代观众创作出新颖的故事情节。“影视中的女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en in Television and Film)的执行主任玛莎•洛藏(Martha Lauzen)表示,詹妮弗“成功的帮助提高了女性在动画中的形象”。据Celluloid Ceiling的研究,2018年前25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有8%的导演是女性。

詹妮弗曾写道,当一名女导演最困难的不是迪士尼的遗产压力,也不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房间里让他们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是走红毯。“我不知道对于一流设计师来说,2码的身材还不如92码;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过成为一个动画人物。”也许这第二次她就准备好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冰雪奇缘》的“仙女教母”:珍妮弗•李

发布日期:2019-11-26 06:18
摘要: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撰文 |  艾玛•雅各布斯

OR--商业新媒体 】传统的迪斯尼(Disney)公主都穿着沙沙作响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会对着王子露出花痴的目光。对她们的现代化演绎成就了詹妮弗•李(Jennifer Lee)的事业,也为迪士尼带来了一个全球特许经营权。

2013年,由詹妮弗担任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在全球揽获近13亿美元票房,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部影片讲述了安娜(Anna)公主和艾尔莎公主(Elsa)的故事。

这部电影迷得小粉丝们疯狂购买周边产品,还反复聆听原声,这样他们就能大声演唱出里面高昂的主题曲《Let it Go》。许多父母听这首歌的循环播放听得要发疯,《Let it Go》已经成了他们的“耳虫”。一段搞笑模仿秀里这样唱道,“它在我脑海里,它在我梦里,这首破歌缠着我不放,快滚吧,快滚吧,我一遍都听不了啦”。也有些父母痴迷于这部动画片,以至于2014年,艾尔莎成为全美最流行的名字,上一次大约是一百年前。ComScore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称《冰雪奇缘》“一个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席卷了全世界。它成了迪士尼的招牌之一。”它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成就,即使对这家创造了米老鼠(Mickey Mouse)的公司来说。

上周末《冰雪奇缘2》发布了好评如潮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对于熟悉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听众来说,还带着一丝环保主义的味道。去年升任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首席创意官詹妮弗将会盼望她的魔法继续发挥魔力。

毕竟,这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该公司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的领导下,从一个日落西山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创新的娱乐帝国,旗下有皮克斯(Pixar)、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这家媒体集团最近推出了Disney +,将以此向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Apple TV发起挑战。明年《冰雪奇缘2》以及一部关于其制作的多集纪录片将在Disney +上独家放映。对于想延长其特许经营权寿命的迪士尼来说,它会盼望为《冰雪奇缘》品牌注入新的活力。《冰雪奇缘》已推出了百老汇(Broadway)同名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在北美巡演,明年将登陆伦敦西区。

《冰雪奇缘1》讲述了安娜公主解救姐姐艾尔莎公主的故事,是基于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话《白雪皇后》(Snow Queen)的现代改编。它避开了浪漫爱情的传统套路,转而突出姐妹之间的奉献和勇敢。

詹妮弗最近对《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表示:“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冰雪奇缘》是一部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的电影,不过基本是反向的:有男性的场景里无一不在讨论女性。”这一当代演绎令少男少女们找到共鸣,他们热爱这部剧集以及里面勇敢的主人公。但并非所有人对这一改编满意。女权主义的心理学家和批评家约旦•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称《冰雪奇缘》“所宣扬的东西应受到斥责”。

当然,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改变,童话故事也在变得现代化。正如批评家玛丽娜•华纳(Marina Warner)写道:“自1960年代以来,评论界就指出了诸如《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故事兜售的谎言……而结果,受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和内奥米•沃尔夫(Naomi Wolf)影响的祖母和母亲们所养育的这代人,为经典故事赋予了新的意识,将其重新搬上大屏幕。

詹妮弗对寄托于动画英雄深有体会。48岁的詹妮弗讲述了自己在罗德岛的成长经历,她生活在“一座富人镇上的一个穷人街区”,在那儿曾遭遇校园霸凌。在迪士尼的《灰姑娘》(Cinderella)里,詹妮弗在主人公身上找到了安慰,灰姑娘经历了种种残酷虐待后最终收获了幸福。霸凌让詹妮弗深陷自我怀疑。她说:“人们不断讨论玫瑰色滤镜的危害。但我告诉你,自我怀疑的滤镜要更糟糕。它们很恶心、厚重、且肮脏。”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时,詹妮弗的男友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她说:“死亡放大了人生的意义。就那么一瞬间,你更懂得不要浪费一秒钟去怀疑。”

她搬到纽约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通过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电影系的深造,她走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在2011年她来到迪斯尼工作,参与了《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的制作,随后又制作了《海洋奇缘》(Moana)。2018年,在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承认对员工“举止不当”,并辞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一职后,詹妮弗被提升为后者的首席创意官,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担任了皮克斯的。

继承一家创造了《小飞象》(Dumbo)和《幻想曲》(Fantasia)等经典影片的工作室是有一定责任压力的。用德加拉伯迪安的话来说,“你要承担起一笔巨大的遗产”。

詹妮弗表示她想拥有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以发掘新的人才,并为现代观众创作出新颖的故事情节。“影视中的女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en in Television and Film)的执行主任玛莎•洛藏(Martha Lauzen)表示,詹妮弗“成功的帮助提高了女性在动画中的形象”。据Celluloid Ceiling的研究,2018年前25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有8%的导演是女性。

詹妮弗曾写道,当一名女导演最困难的不是迪士尼的遗产压力,也不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房间里让他们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是走红毯。“我不知道对于一流设计师来说,2码的身材还不如92码;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过成为一个动画人物。”也许这第二次她就准备好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撰文 |  艾玛•雅各布斯

OR--商业新媒体 】传统的迪斯尼(Disney)公主都穿着沙沙作响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会对着王子露出花痴的目光。对她们的现代化演绎成就了詹妮弗•李(Jennifer Lee)的事业,也为迪士尼带来了一个全球特许经营权。

2013年,由詹妮弗担任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在全球揽获近13亿美元票房,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部影片讲述了安娜(Anna)公主和艾尔莎公主(Elsa)的故事。

这部电影迷得小粉丝们疯狂购买周边产品,还反复聆听原声,这样他们就能大声演唱出里面高昂的主题曲《Let it Go》。许多父母听这首歌的循环播放听得要发疯,《Let it Go》已经成了他们的“耳虫”。一段搞笑模仿秀里这样唱道,“它在我脑海里,它在我梦里,这首破歌缠着我不放,快滚吧,快滚吧,我一遍都听不了啦”。也有些父母痴迷于这部动画片,以至于2014年,艾尔莎成为全美最流行的名字,上一次大约是一百年前。ComScore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称《冰雪奇缘》“一个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席卷了全世界。它成了迪士尼的招牌之一。”它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成就,即使对这家创造了米老鼠(Mickey Mouse)的公司来说。

上周末《冰雪奇缘2》发布了好评如潮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对于熟悉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听众来说,还带着一丝环保主义的味道。去年升任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首席创意官詹妮弗将会盼望她的魔法继续发挥魔力。

毕竟,这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该公司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的领导下,从一个日落西山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创新的娱乐帝国,旗下有皮克斯(Pixar)、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这家媒体集团最近推出了Disney +,将以此向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Apple TV发起挑战。明年《冰雪奇缘2》以及一部关于其制作的多集纪录片将在Disney +上独家放映。对于想延长其特许经营权寿命的迪士尼来说,它会盼望为《冰雪奇缘》品牌注入新的活力。《冰雪奇缘》已推出了百老汇(Broadway)同名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在北美巡演,明年将登陆伦敦西区。

《冰雪奇缘1》讲述了安娜公主解救姐姐艾尔莎公主的故事,是基于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话《白雪皇后》(Snow Queen)的现代改编。它避开了浪漫爱情的传统套路,转而突出姐妹之间的奉献和勇敢。

詹妮弗最近对《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表示:“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冰雪奇缘》是一部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的电影,不过基本是反向的:有男性的场景里无一不在讨论女性。”这一当代演绎令少男少女们找到共鸣,他们热爱这部剧集以及里面勇敢的主人公。但并非所有人对这一改编满意。女权主义的心理学家和批评家约旦•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称《冰雪奇缘》“所宣扬的东西应受到斥责”。

当然,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改变,童话故事也在变得现代化。正如批评家玛丽娜•华纳(Marina Warner)写道:“自1960年代以来,评论界就指出了诸如《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故事兜售的谎言……而结果,受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和内奥米•沃尔夫(Naomi Wolf)影响的祖母和母亲们所养育的这代人,为经典故事赋予了新的意识,将其重新搬上大屏幕。

詹妮弗对寄托于动画英雄深有体会。48岁的詹妮弗讲述了自己在罗德岛的成长经历,她生活在“一座富人镇上的一个穷人街区”,在那儿曾遭遇校园霸凌。在迪士尼的《灰姑娘》(Cinderella)里,詹妮弗在主人公身上找到了安慰,灰姑娘经历了种种残酷虐待后最终收获了幸福。霸凌让詹妮弗深陷自我怀疑。她说:“人们不断讨论玫瑰色滤镜的危害。但我告诉你,自我怀疑的滤镜要更糟糕。它们很恶心、厚重、且肮脏。”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时,詹妮弗的男友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她说:“死亡放大了人生的意义。就那么一瞬间,你更懂得不要浪费一秒钟去怀疑。”

她搬到纽约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通过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电影系的深造,她走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在2011年她来到迪斯尼工作,参与了《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的制作,随后又制作了《海洋奇缘》(Moana)。2018年,在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承认对员工“举止不当”,并辞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一职后,詹妮弗被提升为后者的首席创意官,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担任了皮克斯的。

继承一家创造了《小飞象》(Dumbo)和《幻想曲》(Fantasia)等经典影片的工作室是有一定责任压力的。用德加拉伯迪安的话来说,“你要承担起一笔巨大的遗产”。

詹妮弗表示她想拥有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以发掘新的人才,并为现代观众创作出新颖的故事情节。“影视中的女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en in Television and Film)的执行主任玛莎•洛藏(Martha Lauzen)表示,詹妮弗“成功的帮助提高了女性在动画中的形象”。据Celluloid Ceiling的研究,2018年前25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有8%的导演是女性。

詹妮弗曾写道,当一名女导演最困难的不是迪士尼的遗产压力,也不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房间里让他们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是走红毯。“我不知道对于一流设计师来说,2码的身材还不如92码;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过成为一个动画人物。”也许这第二次她就准备好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冰雪奇缘》的“仙女教母”:珍妮弗•李

发布日期:2019-11-26 06:18
摘要: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撰文 |  艾玛•雅各布斯

OR--商业新媒体 】传统的迪斯尼(Disney)公主都穿着沙沙作响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会对着王子露出花痴的目光。对她们的现代化演绎成就了詹妮弗•李(Jennifer Lee)的事业,也为迪士尼带来了一个全球特许经营权。

2013年,由詹妮弗担任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在全球揽获近13亿美元票房,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部影片讲述了安娜(Anna)公主和艾尔莎公主(Elsa)的故事。

这部电影迷得小粉丝们疯狂购买周边产品,还反复聆听原声,这样他们就能大声演唱出里面高昂的主题曲《Let it Go》。许多父母听这首歌的循环播放听得要发疯,《Let it Go》已经成了他们的“耳虫”。一段搞笑模仿秀里这样唱道,“它在我脑海里,它在我梦里,这首破歌缠着我不放,快滚吧,快滚吧,我一遍都听不了啦”。也有些父母痴迷于这部动画片,以至于2014年,艾尔莎成为全美最流行的名字,上一次大约是一百年前。ComScore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称《冰雪奇缘》“一个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席卷了全世界。它成了迪士尼的招牌之一。”它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成就,即使对这家创造了米老鼠(Mickey Mouse)的公司来说。

上周末《冰雪奇缘2》发布了好评如潮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对于熟悉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听众来说,还带着一丝环保主义的味道。去年升任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首席创意官詹妮弗将会盼望她的魔法继续发挥魔力。

毕竟,这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该公司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的领导下,从一个日落西山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创新的娱乐帝国,旗下有皮克斯(Pixar)、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这家媒体集团最近推出了Disney +,将以此向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Apple TV发起挑战。明年《冰雪奇缘2》以及一部关于其制作的多集纪录片将在Disney +上独家放映。对于想延长其特许经营权寿命的迪士尼来说,它会盼望为《冰雪奇缘》品牌注入新的活力。《冰雪奇缘》已推出了百老汇(Broadway)同名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在北美巡演,明年将登陆伦敦西区。

《冰雪奇缘1》讲述了安娜公主解救姐姐艾尔莎公主的故事,是基于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话《白雪皇后》(Snow Queen)的现代改编。它避开了浪漫爱情的传统套路,转而突出姐妹之间的奉献和勇敢。

詹妮弗最近对《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表示:“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冰雪奇缘》是一部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的电影,不过基本是反向的:有男性的场景里无一不在讨论女性。”这一当代演绎令少男少女们找到共鸣,他们热爱这部剧集以及里面勇敢的主人公。但并非所有人对这一改编满意。女权主义的心理学家和批评家约旦•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称《冰雪奇缘》“所宣扬的东西应受到斥责”。

当然,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改变,童话故事也在变得现代化。正如批评家玛丽娜•华纳(Marina Warner)写道:“自1960年代以来,评论界就指出了诸如《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故事兜售的谎言……而结果,受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和内奥米•沃尔夫(Naomi Wolf)影响的祖母和母亲们所养育的这代人,为经典故事赋予了新的意识,将其重新搬上大屏幕。

詹妮弗对寄托于动画英雄深有体会。48岁的詹妮弗讲述了自己在罗德岛的成长经历,她生活在“一座富人镇上的一个穷人街区”,在那儿曾遭遇校园霸凌。在迪士尼的《灰姑娘》(Cinderella)里,詹妮弗在主人公身上找到了安慰,灰姑娘经历了种种残酷虐待后最终收获了幸福。霸凌让詹妮弗深陷自我怀疑。她说:“人们不断讨论玫瑰色滤镜的危害。但我告诉你,自我怀疑的滤镜要更糟糕。它们很恶心、厚重、且肮脏。”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时,詹妮弗的男友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她说:“死亡放大了人生的意义。就那么一瞬间,你更懂得不要浪费一秒钟去怀疑。”

她搬到纽约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通过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电影系的深造,她走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在2011年她来到迪斯尼工作,参与了《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的制作,随后又制作了《海洋奇缘》(Moana)。2018年,在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承认对员工“举止不当”,并辞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一职后,詹妮弗被提升为后者的首席创意官,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担任了皮克斯的。

继承一家创造了《小飞象》(Dumbo)和《幻想曲》(Fantasia)等经典影片的工作室是有一定责任压力的。用德加拉伯迪安的话来说,“你要承担起一笔巨大的遗产”。

詹妮弗表示她想拥有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以发掘新的人才,并为现代观众创作出新颖的故事情节。“影视中的女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en in Television and Film)的执行主任玛莎•洛藏(Martha Lauzen)表示,詹妮弗“成功的帮助提高了女性在动画中的形象”。据Celluloid Ceiling的研究,2018年前25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有8%的导演是女性。

詹妮弗曾写道,当一名女导演最困难的不是迪士尼的遗产压力,也不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房间里让他们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是走红毯。“我不知道对于一流设计师来说,2码的身材还不如92码;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过成为一个动画人物。”也许这第二次她就准备好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由珍妮弗•李担任编剧和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取得巨大成功,她成功地把现代观念融入到经典故事中。



撰文 |  艾玛•雅各布斯

OR--商业新媒体 】传统的迪斯尼(Disney)公主都穿着沙沙作响的丝绸长裙,头上戴着闪闪发光的皇冠,会对着王子露出花痴的目光。对她们的现代化演绎成就了詹妮弗•李(Jennifer Lee)的事业,也为迪士尼带来了一个全球特许经营权。

2013年,由詹妮弗担任编剧和联合导演的迪士尼动画片《冰雪奇缘》在全球揽获近13亿美元票房,还赢得了两项奥斯卡奖。这部影片讲述了安娜(Anna)公主和艾尔莎公主(Elsa)的故事。

这部电影迷得小粉丝们疯狂购买周边产品,还反复聆听原声,这样他们就能大声演唱出里面高昂的主题曲《Let it Go》。许多父母听这首歌的循环播放听得要发疯,《Let it Go》已经成了他们的“耳虫”。一段搞笑模仿秀里这样唱道,“它在我脑海里,它在我梦里,这首破歌缠着我不放,快滚吧,快滚吧,我一遍都听不了啦”。也有些父母痴迷于这部动画片,以至于2014年,艾尔莎成为全美最流行的名字,上一次大约是一百年前。ComScore高级媒体分析师保罗•德加拉伯迪安(Paul Dergarabedian)称《冰雪奇缘》“一个绝对的现象级作品,席卷了全世界。它成了迪士尼的招牌之一。”它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项不小的成就,即使对这家创造了米老鼠(Mickey Mouse)的公司来说。

上周末《冰雪奇缘2》发布了好评如潮的主题曲《Into the Unknown》——对于熟悉格雷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的听众来说,还带着一丝环保主义的味道。去年升任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Walt Disney Animation Studios)首席创意官詹妮弗将会盼望她的魔法继续发挥魔力。

毕竟,这对迪士尼来说是一部很重要的电影。该公司在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鲍勃•艾格(Bob Iger)的领导下,从一个日落西山的品牌发展成了一个创新的娱乐帝国,旗下有皮克斯(Pixar)、漫威娱乐(Marvel Entertainment)、卢卡斯影业(Lucasfilm)和21世纪福克斯(21st Century Fox)。这家媒体集团最近推出了Disney +,将以此向流媒体公司Netflix和Apple TV发起挑战。明年《冰雪奇缘2》以及一部关于其制作的多集纪录片将在Disney +上独家放映。对于想延长其特许经营权寿命的迪士尼来说,它会盼望为《冰雪奇缘》品牌注入新的活力。《冰雪奇缘》已推出了百老汇(Broadway)同名原创音乐剧,目前正在北美巡演,明年将登陆伦敦西区。

《冰雪奇缘1》讲述了安娜公主解救姐姐艾尔莎公主的故事,是基于安徒生(Hans Christian Andersen)童话《白雪皇后》(Snow Queen)的现代改编。它避开了浪漫爱情的传统套路,转而突出姐妹之间的奉献和勇敢。

詹妮弗最近对《星期日泰晤士报》(The Sunday Times)表示:“我总是很自豪地说,《冰雪奇缘》是一部通过了贝克德尔测验(Bechdel test)的电影,不过基本是反向的:有男性的场景里无一不在讨论女性。”这一当代演绎令少男少女们找到共鸣,他们热爱这部剧集以及里面勇敢的主人公。但并非所有人对这一改编满意。女权主义的心理学家和批评家约旦•彼得森(Jordan Peterson)称《冰雪奇缘》“所宣扬的东西应受到斥责”。

当然,随着人们道德观念的改变,童话故事也在变得现代化。正如批评家玛丽娜•华纳(Marina Warner)写道:“自1960年代以来,评论界就指出了诸如《美女与野兽》(Beauty and the Beast)等故事兜售的谎言……而结果,受贝蒂•弗里丹(Betty Friedan)、安吉拉•卡特(Angela Carter)和内奥米•沃尔夫(Naomi Wolf)影响的祖母和母亲们所养育的这代人,为经典故事赋予了新的意识,将其重新搬上大屏幕。

詹妮弗对寄托于动画英雄深有体会。48岁的詹妮弗讲述了自己在罗德岛的成长经历,她生活在“一座富人镇上的一个穷人街区”,在那儿曾遭遇校园霸凌。在迪士尼的《灰姑娘》(Cinderella)里,詹妮弗在主人公身上找到了安慰,灰姑娘经历了种种残酷虐待后最终收获了幸福。霸凌让詹妮弗深陷自我怀疑。她说:“人们不断讨论玫瑰色滤镜的危害。但我告诉你,自我怀疑的滤镜要更糟糕。它们很恶心、厚重、且肮脏。”

在新罕布什尔大学(University of New Hampshire)读书时,詹妮弗的男友在一次事故中死亡。她说:“死亡放大了人生的意义。就那么一瞬间,你更懂得不要浪费一秒钟去怀疑。”

她搬到纽约从事图书出版工作,通过在哥伦比亚大学( Columbia University)电影系的深造,她走上了剧本创作的道路。在2011年她来到迪斯尼工作,参与了《无敌破坏王》(Wreck-It Ralph)的制作,随后又制作了《海洋奇缘》(Moana)。2018年,在约翰•拉塞特(John Lasseter)承认对员工“举止不当”,并辞去皮克斯和华特迪士尼动画工作室首席创意官一职后,詹妮弗被提升为后者的首席创意官,皮特•多克特(Pete Docter)担任了皮克斯的。

继承一家创造了《小飞象》(Dumbo)和《幻想曲》(Fantasia)等经典影片的工作室是有一定责任压力的。用德加拉伯迪安的话来说,“你要承担起一笔巨大的遗产”。

詹妮弗表示她想拥有一支多元化的员工队伍,以发掘新的人才,并为现代观众创作出新颖的故事情节。“影视中的女性研究中心”(Center for the Study of Women in Television and Film)的执行主任玛莎•洛藏(Martha Lauzen)表示,詹妮弗“成功的帮助提高了女性在动画中的形象”。据Celluloid Ceiling的研究,2018年前250部票房最高的电影中有8%的导演是女性。

詹妮弗曾写道,当一名女导演最困难的不是迪士尼的遗产压力,也不是在一个全是男人的房间里让他们听到自己的声音,而是走红毯。“我不知道对于一流设计师来说,2码的身材还不如92码;我从来没这么渴望过成为一个动画人物。”也许这第二次她就准备好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