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4日参与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人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要求更大民主的暴力抗议活动持续了五个月之后,香港民众抓住这第一次投票的机会。

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冯骅表示,超过294万登记选民投了票,投票率约71.2%。上一次纪录高点是2015年创下的147万。全港的各个投票站门口都出现了排队长龙。

冯骅称,虽然此前人们担心选举可能会因暴力冲突而被推迟或破坏,但最终投票得以和平地进行。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被投诉最多的是包括投票站排长龙在内的后勤问题。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说,这么多人来投票让他热泪盈眶,这对他有利,但更重要的是对民主有利。

香港局势的下一个潜在“引爆点”:区议会选举

在区议会选举前,一些候选人受到袭击,示威者堵住道路,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香港理工大学被警察包围。港府11月24日向每个票站派驻至少两名防暴装束的警员。

“最近的社会事件使人们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位22岁据称姓叶的选民透露。“民众的声音不一定会反映在政府的现实生活决策中,我们的力量虽然很弱,但表达诉求是我们的权利。”他所站立的投票队伍长约500米,有四个防暴警察注视。

两极分化的城市

香港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两级分化期, 随着抗议活动变得更加暴力,社会的撕裂变得更为严重。尽管大多数香港人支持抗议者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双普选诉求,但他们对示威者破坏交通网络,占领大学等战术正愈加厌烦。

“这就像是对政府以及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公投,” 曾在高盛任职近十年,现任咨询公司BowerGroupAsia香港办事处高级主管的Chi-Jia Tschang表示。“人们还是希望这个体制能继续发挥作用,让自己的声音被倾听到。这就是为什么区议会选举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

区议会是香港政府中最低的层级,议员几乎没有真正的权力,他们主要是在修复公园和组织社区活动等方面为特区行政长官提供建议。相比握有更大权力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经常面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竞争也不算激烈。

但是,这次的区议会选举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是自6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香港的首个民主选举活动。亲民主党派的参与热情高涨,他们希望能施压林郑月娥政府做出更多妥协。

区议会选举的独立观察员,英国利物浦的Alton勋爵11月24日造访了几个投票站附近的区域后表示对情况感到乐观。

他说,“这次的投票人数远远超过前几次选举,比四年前高出一倍以上。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抗议活动,说明应该没有任何负面因素使人们感到无法前来参与投票。”

在特首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中,有117由区议员投票产生,这将使亲民主力量在选举特首候选人上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最终特首人选仍然必须得到北京批准。

区议员也是由公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其比立法会选举更加民主。

“这次我来投票主要是因为当前的社会状况,”今年第一次投票的19岁学生Ken Lam表示。“港府无视公众的声音。各个领域的政策决定都缺乏透明度。”

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表示,人们现在意识到,虽然可以走上街头抗议集会,但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而且人的精力有限,你需要从这个烂系统内部来进行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香港区议会选举参与度创历史新高 超七成人出来投票

发布日期:2019-11-25 08:16
摘要: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4日参与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人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要求更大民主的暴力抗议活动持续了五个月之后,香港民众抓住这第一次投票的机会。

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冯骅表示,超过294万登记选民投了票,投票率约71.2%。上一次纪录高点是2015年创下的147万。全港的各个投票站门口都出现了排队长龙。

冯骅称,虽然此前人们担心选举可能会因暴力冲突而被推迟或破坏,但最终投票得以和平地进行。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被投诉最多的是包括投票站排长龙在内的后勤问题。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说,这么多人来投票让他热泪盈眶,这对他有利,但更重要的是对民主有利。

香港局势的下一个潜在“引爆点”:区议会选举

在区议会选举前,一些候选人受到袭击,示威者堵住道路,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香港理工大学被警察包围。港府11月24日向每个票站派驻至少两名防暴装束的警员。

“最近的社会事件使人们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位22岁据称姓叶的选民透露。“民众的声音不一定会反映在政府的现实生活决策中,我们的力量虽然很弱,但表达诉求是我们的权利。”他所站立的投票队伍长约500米,有四个防暴警察注视。

两极分化的城市

香港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两级分化期, 随着抗议活动变得更加暴力,社会的撕裂变得更为严重。尽管大多数香港人支持抗议者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双普选诉求,但他们对示威者破坏交通网络,占领大学等战术正愈加厌烦。

“这就像是对政府以及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公投,” 曾在高盛任职近十年,现任咨询公司BowerGroupAsia香港办事处高级主管的Chi-Jia Tschang表示。“人们还是希望这个体制能继续发挥作用,让自己的声音被倾听到。这就是为什么区议会选举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

区议会是香港政府中最低的层级,议员几乎没有真正的权力,他们主要是在修复公园和组织社区活动等方面为特区行政长官提供建议。相比握有更大权力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经常面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竞争也不算激烈。

但是,这次的区议会选举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是自6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香港的首个民主选举活动。亲民主党派的参与热情高涨,他们希望能施压林郑月娥政府做出更多妥协。

区议会选举的独立观察员,英国利物浦的Alton勋爵11月24日造访了几个投票站附近的区域后表示对情况感到乐观。

他说,“这次的投票人数远远超过前几次选举,比四年前高出一倍以上。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抗议活动,说明应该没有任何负面因素使人们感到无法前来参与投票。”

在特首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中,有117由区议员投票产生,这将使亲民主力量在选举特首候选人上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最终特首人选仍然必须得到北京批准。

区议员也是由公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其比立法会选举更加民主。

“这次我来投票主要是因为当前的社会状况,”今年第一次投票的19岁学生Ken Lam表示。“港府无视公众的声音。各个领域的政策决定都缺乏透明度。”

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表示,人们现在意识到,虽然可以走上街头抗议集会,但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而且人的精力有限,你需要从这个烂系统内部来进行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4日参与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人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要求更大民主的暴力抗议活动持续了五个月之后,香港民众抓住这第一次投票的机会。

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冯骅表示,超过294万登记选民投了票,投票率约71.2%。上一次纪录高点是2015年创下的147万。全港的各个投票站门口都出现了排队长龙。

冯骅称,虽然此前人们担心选举可能会因暴力冲突而被推迟或破坏,但最终投票得以和平地进行。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被投诉最多的是包括投票站排长龙在内的后勤问题。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说,这么多人来投票让他热泪盈眶,这对他有利,但更重要的是对民主有利。

香港局势的下一个潜在“引爆点”:区议会选举

在区议会选举前,一些候选人受到袭击,示威者堵住道路,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香港理工大学被警察包围。港府11月24日向每个票站派驻至少两名防暴装束的警员。

“最近的社会事件使人们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位22岁据称姓叶的选民透露。“民众的声音不一定会反映在政府的现实生活决策中,我们的力量虽然很弱,但表达诉求是我们的权利。”他所站立的投票队伍长约500米,有四个防暴警察注视。

两极分化的城市

香港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两级分化期, 随着抗议活动变得更加暴力,社会的撕裂变得更为严重。尽管大多数香港人支持抗议者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双普选诉求,但他们对示威者破坏交通网络,占领大学等战术正愈加厌烦。

“这就像是对政府以及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公投,” 曾在高盛任职近十年,现任咨询公司BowerGroupAsia香港办事处高级主管的Chi-Jia Tschang表示。“人们还是希望这个体制能继续发挥作用,让自己的声音被倾听到。这就是为什么区议会选举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

区议会是香港政府中最低的层级,议员几乎没有真正的权力,他们主要是在修复公园和组织社区活动等方面为特区行政长官提供建议。相比握有更大权力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经常面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竞争也不算激烈。

但是,这次的区议会选举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是自6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香港的首个民主选举活动。亲民主党派的参与热情高涨,他们希望能施压林郑月娥政府做出更多妥协。

区议会选举的独立观察员,英国利物浦的Alton勋爵11月24日造访了几个投票站附近的区域后表示对情况感到乐观。

他说,“这次的投票人数远远超过前几次选举,比四年前高出一倍以上。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抗议活动,说明应该没有任何负面因素使人们感到无法前来参与投票。”

在特首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中,有117由区议员投票产生,这将使亲民主力量在选举特首候选人上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最终特首人选仍然必须得到北京批准。

区议员也是由公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其比立法会选举更加民主。

“这次我来投票主要是因为当前的社会状况,”今年第一次投票的19岁学生Ken Lam表示。“港府无视公众的声音。各个领域的政策决定都缺乏透明度。”

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表示,人们现在意识到,虽然可以走上街头抗议集会,但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而且人的精力有限,你需要从这个烂系统内部来进行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香港区议会选举参与度创历史新高 超七成人出来投票

发布日期:2019-11-25 08:16
摘要: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4日参与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人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要求更大民主的暴力抗议活动持续了五个月之后,香港民众抓住这第一次投票的机会。

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冯骅表示,超过294万登记选民投了票,投票率约71.2%。上一次纪录高点是2015年创下的147万。全港的各个投票站门口都出现了排队长龙。

冯骅称,虽然此前人们担心选举可能会因暴力冲突而被推迟或破坏,但最终投票得以和平地进行。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被投诉最多的是包括投票站排长龙在内的后勤问题。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说,这么多人来投票让他热泪盈眶,这对他有利,但更重要的是对民主有利。

香港局势的下一个潜在“引爆点”:区议会选举

在区议会选举前,一些候选人受到袭击,示威者堵住道路,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香港理工大学被警察包围。港府11月24日向每个票站派驻至少两名防暴装束的警员。

“最近的社会事件使人们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位22岁据称姓叶的选民透露。“民众的声音不一定会反映在政府的现实生活决策中,我们的力量虽然很弱,但表达诉求是我们的权利。”他所站立的投票队伍长约500米,有四个防暴警察注视。

两极分化的城市

香港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两级分化期, 随着抗议活动变得更加暴力,社会的撕裂变得更为严重。尽管大多数香港人支持抗议者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双普选诉求,但他们对示威者破坏交通网络,占领大学等战术正愈加厌烦。

“这就像是对政府以及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公投,” 曾在高盛任职近十年,现任咨询公司BowerGroupAsia香港办事处高级主管的Chi-Jia Tschang表示。“人们还是希望这个体制能继续发挥作用,让自己的声音被倾听到。这就是为什么区议会选举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

区议会是香港政府中最低的层级,议员几乎没有真正的权力,他们主要是在修复公园和组织社区活动等方面为特区行政长官提供建议。相比握有更大权力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经常面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竞争也不算激烈。

但是,这次的区议会选举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是自6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香港的首个民主选举活动。亲民主党派的参与热情高涨,他们希望能施压林郑月娥政府做出更多妥协。

区议会选举的独立观察员,英国利物浦的Alton勋爵11月24日造访了几个投票站附近的区域后表示对情况感到乐观。

他说,“这次的投票人数远远超过前几次选举,比四年前高出一倍以上。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抗议活动,说明应该没有任何负面因素使人们感到无法前来参与投票。”

在特首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中,有117由区议员投票产生,这将使亲民主力量在选举特首候选人上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最终特首人选仍然必须得到北京批准。

区议员也是由公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其比立法会选举更加民主。

“这次我来投票主要是因为当前的社会状况,”今年第一次投票的19岁学生Ken Lam表示。“港府无视公众的声音。各个领域的政策决定都缺乏透明度。”

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表示,人们现在意识到,虽然可以走上街头抗议集会,但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而且人的精力有限,你需要从这个烂系统内部来进行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1月24日参与香港区议会选举投票的人数创下历史最高纪录,在要求更大民主的暴力抗议活动持续了五个月之后,香港民众抓住这第一次投票的机会。

选举管理委员会主席冯骅表示,超过294万登记选民投了票,投票率约71.2%。上一次纪录高点是2015年创下的147万。全港的各个投票站门口都出现了排队长龙。

冯骅称,虽然此前人们担心选举可能会因暴力冲突而被推迟或破坏,但最终投票得以和平地进行。总计收到了与选举有关的6000多份投诉。被投诉最多的是包括投票站排长龙在内的后勤问题。预计统计结果将在11月25日早间公布。

中西区区议员吴兆康说,这么多人来投票让他热泪盈眶,这对他有利,但更重要的是对民主有利。

香港局势的下一个潜在“引爆点”:区议会选举

在区议会选举前,一些候选人受到袭击,示威者堵住道路,整个城市陷入瘫痪,香港理工大学被警察包围。港府11月24日向每个票站派驻至少两名防暴装束的警员。

“最近的社会事件使人们想要表达自己的意见,”一位22岁据称姓叶的选民透露。“民众的声音不一定会反映在政府的现实生活决策中,我们的力量虽然很弱,但表达诉求是我们的权利。”他所站立的投票队伍长约500米,有四个防暴警察注视。

两极分化的城市

香港正处于前所未有的政治两级分化期, 随着抗议活动变得更加暴力,社会的撕裂变得更为严重。尽管大多数香港人支持抗议者有关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和双普选诉求,但他们对示威者破坏交通网络,占领大学等战术正愈加厌烦。

“这就像是对政府以及过去五个月发生的一切事件的公投,” 曾在高盛任职近十年,现任咨询公司BowerGroupAsia香港办事处高级主管的Chi-Jia Tschang表示。“人们还是希望这个体制能继续发挥作用,让自己的声音被倾听到。这就是为什么区议会选举吸引如此多关注的原因。”

区议会是香港政府中最低的层级,议员几乎没有真正的权力,他们主要是在修复公园和组织社区活动等方面为特区行政长官提供建议。相比握有更大权力的香港立法会选举,区议会选举经常面临选民投票率低的问题,竞争也不算激烈。

但是,这次的区议会选举却受到密切关注,因为它是自6月爆发抗议活动以来,香港的首个民主选举活动。亲民主党派的参与热情高涨,他们希望能施压林郑月娥政府做出更多妥协。

区议会选举的独立观察员,英国利物浦的Alton勋爵11月24日造访了几个投票站附近的区域后表示对情况感到乐观。

他说,“这次的投票人数远远超过前几次选举,比四年前高出一倍以上。今天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抗议活动,说明应该没有任何负面因素使人们感到无法前来参与投票。”

在特首选举委员会1200名成员中,有117由区议员投票产生,这将使亲民主力量在选举特首候选人上发挥更大作用,尽管最终特首人选仍然必须得到北京批准。

区议员也是由公众直接选举产生的,因此其比立法会选举更加民主。

“这次我来投票主要是因为当前的社会状况,”今年第一次投票的19岁学生Ken Lam表示。“港府无视公众的声音。各个领域的政策决定都缺乏透明度。”

泛民派议员毛孟静表示,人们现在意识到,虽然可以走上街头抗议集会,但要付出很高昂的代价,而且人的精力有限,你需要从这个烂系统内部来进行改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