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当前中欧关系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合作上的巨大诱惑。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整整两周时间内,中欧关系事实上一直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高度焦虑的状态一旦双方处理失当,将直接波及中欧双方关系的走向与前景。而这在中欧同时与美国关系进入恶化状态的背景下,对中欧双方就更加后果严重了。

从未来中欧关系的演变前景来看,在背景上有双方的根本利益矛盾,包括双方经济上的竞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重大冲突;同时双方对冲突的结果也难以预测,因为双方都有文化和历史背景上巨大冲突的特征,也要考虑到彼此的经济规模。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就中欧关系前景的演变,指出其当前的规律性现象和真理,这就是:当前中欧关系实际上同时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同样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利益合作上的巨大诱惑,这是当前中欧关系非常鲜明的基本规律。

欧盟存在着对华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

就当前中欧事态而言,在欧盟其中的不少核心国家中,都存在着对中国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而且愈演愈烈。

将于12月1日担任欧盟新主席的冯德莱恩11月9日对媒体告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时,她明确表示:对于欧盟,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反过来,对于中国,欧盟则是最大贸易伙伴”。她还告知:欧盟当然愿意继续做好生意,并乐见外国企业参与高速公路或输电网项目的竞标,“但我们未来将加大对此的关注,即:这些企业也应遵守我们的标准,例如,工作条件和环保规定”。

冯德莱恩还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这实际上是在说明:当前欧洲已经明确拒绝了由中国的国家资本支持本国企业去欧洲发展,甚至包括同欧洲企业进行竞争。

上述这一番言论很好地说明了冯德莱恩下个月执政开始后的新思路,即:欧盟将对中国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冯德莱恩11月8日晚在柏林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也必须学习强势语言”。

紧接着欧盟采取实际行动强势针对中国,以华为的5G网络为主要目标。

首先是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说:欧盟或将根据成员国本国法律对潜在的5G网络供应商进行评估,这可能会使华为等中国企业被排除在5G建设外。

同样彭博社获得的一份联合声明草案称:“应该考虑各种因素,例如供应商在第三国可能要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据悉,各国部长下月将会在这份声明上正式签字。

这份声明草案还说,5G基础建设的关键部分将只从可信赖的一方采购。5G建设应该坚定地植根于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比如人权和基本自由、法治、隐私保护、个人数据和知识产权等。

而关于德国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电信对华为的政策近日已经开始明确。德国《经济周刊》11月20日报道说:德国电信表示,将在两年之内把采用亚洲零部件的比例降至零。而这一举动明显是在针对华为。德国电信强调:“今天在核心网络中使用的华为组件将会被替换。”不过,德国电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例行更换产品的一部分,“每三到五年我们都会更换技术”。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德国政府仍在针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进行政治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表示不能信任华为。因此,他们要求排除华为这家设备商,而华为始终反驳上述指控。

除此之外,德国电信还在采购政策方面进行了重大转变。该公司表示,未来将会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而不再从华为购买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是:德国工业企业界当前的对华政策比较慎重,他们还希望在工业领域未来能和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合作;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盟当前的对华新政策有不同看法,但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威信下降,并受到德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政客围攻,因而目前压力很大、难有作为,所以在对华合作态度上,默克尔一直模棱两可。

而与此同时,欧盟新政府当前正在对中国连续发力,而且价码很高,非要直接实现目的而不能有缓和余地。目前欧盟非常明显的对华态势是:对中国在大的政策走向判断上犹豫和不确定,而对从中国获得现实利益的需求却十分强烈,因而对华采取了明显的进攻性姿态,甚至也可以判断为以攻为术。

中欧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

尽管欧盟当前对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然而事情还有另一个现实的一面,这决定了事情不可能只由欧盟一家说了算,或者欧盟占据完全的主动。

首先是当前欧盟的经济形势很不好,此外美国经济好消息也不多。这决定了,欧盟对华手里的牌很小。以经济一向健康的德国公司为例,彭博社11月12日报道说:中国德国商会对其500多家在中国从事业务的公司调查显示,今年只有四分之一的德国公司预计能达到或超过其业务目标。而且据了解,除了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市场准入壁垒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之外,超过80%的公司还受到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最后欧盟商会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出口前景正导致德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边缘。所以,欧盟不可能自己单方面强力解决中欧双边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经济体。

其次是当前中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对欧盟下一步的复苏和发展十分重要,欧盟需要和中国进一步合作,具体包括: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双方在彼此的市场准入方面共同做出让步。

德国商会11月12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称:关于2020年,公司报告了一些初步的复苏迹象。它特别强调:缔结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投资协议,并改善公平市场准入极为重要。这意味着,德国认为与中国的市场合作是德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而且据欧洲在华企业家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的前景以外,无论德国还是欧盟,解决问题的市场希望并不看好,起码工业和制造业是如此。特别是:一旦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工业和制造业,因为当前欧洲新领导的对华强硬政策而与中国陷入对抗并进入衰退状态的话,不仅欧洲自己的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还将使欧洲核心国家的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并难以翻身。

彭博社对其评论说:调查结果凸显出德国面临着中国经济困境的影响。由于中国国内需求疲软和打击高风险债务的措施,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经过20年的扩张,汽车销量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这对德国公司造成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至少就笔者目前的调查而言,部分欧洲核心国家仍然非常希望与中国既能进行工业和经济合作,又能在市场上相互进一步开放。

最后,欧洲并非只有欧盟国家,其中不少国家一直在私下对中国加紧公关,试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例如瑞士等经济基础不错的“老欧洲”国家,还有其他“新欧洲”国家。一旦中国因经济所困而运用策略,先进入这些国家,然后再从外部“包围”欧盟,届时欧盟的团结必将因为经济利益而倍受困惑,更何况这里还有不少欧盟没有力量关照过来的欧洲国家。

因此,就中欧都不愿看到的双边关系的悲剧后果,以及双方都期望实现的利益均沾目的来看,中欧双方当下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对中国来说,在政策上做出妥协的意义尤其重大,它不仅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本质使然,更是中国下一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二法宝。更重要的是,就中国和欧洲整体而言,并无国际媒体所炒作的谁要争当世界老大的水火不容之事,这种关系相对容易处理。而相对轻松的关系处理好了,其他关系处理起来则不甚急迫、相对从容,即便有无法回避的因素和对手,处理起来也有余地,困难相对较小。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切不可搞得到处紧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欧双边关系正走向高度敏感

发布日期:2019-11-25 05:40
摘要:当前中欧关系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合作上的巨大诱惑。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整整两周时间内,中欧关系事实上一直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高度焦虑的状态一旦双方处理失当,将直接波及中欧双方关系的走向与前景。而这在中欧同时与美国关系进入恶化状态的背景下,对中欧双方就更加后果严重了。

从未来中欧关系的演变前景来看,在背景上有双方的根本利益矛盾,包括双方经济上的竞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重大冲突;同时双方对冲突的结果也难以预测,因为双方都有文化和历史背景上巨大冲突的特征,也要考虑到彼此的经济规模。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就中欧关系前景的演变,指出其当前的规律性现象和真理,这就是:当前中欧关系实际上同时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同样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利益合作上的巨大诱惑,这是当前中欧关系非常鲜明的基本规律。

欧盟存在着对华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

就当前中欧事态而言,在欧盟其中的不少核心国家中,都存在着对中国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而且愈演愈烈。

将于12月1日担任欧盟新主席的冯德莱恩11月9日对媒体告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时,她明确表示:对于欧盟,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反过来,对于中国,欧盟则是最大贸易伙伴”。她还告知:欧盟当然愿意继续做好生意,并乐见外国企业参与高速公路或输电网项目的竞标,“但我们未来将加大对此的关注,即:这些企业也应遵守我们的标准,例如,工作条件和环保规定”。

冯德莱恩还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这实际上是在说明:当前欧洲已经明确拒绝了由中国的国家资本支持本国企业去欧洲发展,甚至包括同欧洲企业进行竞争。

上述这一番言论很好地说明了冯德莱恩下个月执政开始后的新思路,即:欧盟将对中国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冯德莱恩11月8日晚在柏林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也必须学习强势语言”。

紧接着欧盟采取实际行动强势针对中国,以华为的5G网络为主要目标。

首先是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说:欧盟或将根据成员国本国法律对潜在的5G网络供应商进行评估,这可能会使华为等中国企业被排除在5G建设外。

同样彭博社获得的一份联合声明草案称:“应该考虑各种因素,例如供应商在第三国可能要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据悉,各国部长下月将会在这份声明上正式签字。

这份声明草案还说,5G基础建设的关键部分将只从可信赖的一方采购。5G建设应该坚定地植根于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比如人权和基本自由、法治、隐私保护、个人数据和知识产权等。

而关于德国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电信对华为的政策近日已经开始明确。德国《经济周刊》11月20日报道说:德国电信表示,将在两年之内把采用亚洲零部件的比例降至零。而这一举动明显是在针对华为。德国电信强调:“今天在核心网络中使用的华为组件将会被替换。”不过,德国电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例行更换产品的一部分,“每三到五年我们都会更换技术”。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德国政府仍在针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进行政治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表示不能信任华为。因此,他们要求排除华为这家设备商,而华为始终反驳上述指控。

除此之外,德国电信还在采购政策方面进行了重大转变。该公司表示,未来将会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而不再从华为购买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是:德国工业企业界当前的对华政策比较慎重,他们还希望在工业领域未来能和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合作;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盟当前的对华新政策有不同看法,但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威信下降,并受到德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政客围攻,因而目前压力很大、难有作为,所以在对华合作态度上,默克尔一直模棱两可。

而与此同时,欧盟新政府当前正在对中国连续发力,而且价码很高,非要直接实现目的而不能有缓和余地。目前欧盟非常明显的对华态势是:对中国在大的政策走向判断上犹豫和不确定,而对从中国获得现实利益的需求却十分强烈,因而对华采取了明显的进攻性姿态,甚至也可以判断为以攻为术。

中欧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

尽管欧盟当前对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然而事情还有另一个现实的一面,这决定了事情不可能只由欧盟一家说了算,或者欧盟占据完全的主动。

首先是当前欧盟的经济形势很不好,此外美国经济好消息也不多。这决定了,欧盟对华手里的牌很小。以经济一向健康的德国公司为例,彭博社11月12日报道说:中国德国商会对其500多家在中国从事业务的公司调查显示,今年只有四分之一的德国公司预计能达到或超过其业务目标。而且据了解,除了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市场准入壁垒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之外,超过80%的公司还受到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最后欧盟商会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出口前景正导致德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边缘。所以,欧盟不可能自己单方面强力解决中欧双边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经济体。

其次是当前中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对欧盟下一步的复苏和发展十分重要,欧盟需要和中国进一步合作,具体包括: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双方在彼此的市场准入方面共同做出让步。

德国商会11月12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称:关于2020年,公司报告了一些初步的复苏迹象。它特别强调:缔结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投资协议,并改善公平市场准入极为重要。这意味着,德国认为与中国的市场合作是德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而且据欧洲在华企业家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的前景以外,无论德国还是欧盟,解决问题的市场希望并不看好,起码工业和制造业是如此。特别是:一旦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工业和制造业,因为当前欧洲新领导的对华强硬政策而与中国陷入对抗并进入衰退状态的话,不仅欧洲自己的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还将使欧洲核心国家的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并难以翻身。

彭博社对其评论说:调查结果凸显出德国面临着中国经济困境的影响。由于中国国内需求疲软和打击高风险债务的措施,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经过20年的扩张,汽车销量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这对德国公司造成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至少就笔者目前的调查而言,部分欧洲核心国家仍然非常希望与中国既能进行工业和经济合作,又能在市场上相互进一步开放。

最后,欧洲并非只有欧盟国家,其中不少国家一直在私下对中国加紧公关,试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例如瑞士等经济基础不错的“老欧洲”国家,还有其他“新欧洲”国家。一旦中国因经济所困而运用策略,先进入这些国家,然后再从外部“包围”欧盟,届时欧盟的团结必将因为经济利益而倍受困惑,更何况这里还有不少欧盟没有力量关照过来的欧洲国家。

因此,就中欧都不愿看到的双边关系的悲剧后果,以及双方都期望实现的利益均沾目的来看,中欧双方当下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对中国来说,在政策上做出妥协的意义尤其重大,它不仅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本质使然,更是中国下一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二法宝。更重要的是,就中国和欧洲整体而言,并无国际媒体所炒作的谁要争当世界老大的水火不容之事,这种关系相对容易处理。而相对轻松的关系处理好了,其他关系处理起来则不甚急迫、相对从容,即便有无法回避的因素和对手,处理起来也有余地,困难相对较小。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切不可搞得到处紧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欧关系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合作上的巨大诱惑。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整整两周时间内,中欧关系事实上一直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高度焦虑的状态一旦双方处理失当,将直接波及中欧双方关系的走向与前景。而这在中欧同时与美国关系进入恶化状态的背景下,对中欧双方就更加后果严重了。

从未来中欧关系的演变前景来看,在背景上有双方的根本利益矛盾,包括双方经济上的竞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重大冲突;同时双方对冲突的结果也难以预测,因为双方都有文化和历史背景上巨大冲突的特征,也要考虑到彼此的经济规模。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就中欧关系前景的演变,指出其当前的规律性现象和真理,这就是:当前中欧关系实际上同时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同样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利益合作上的巨大诱惑,这是当前中欧关系非常鲜明的基本规律。

欧盟存在着对华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

就当前中欧事态而言,在欧盟其中的不少核心国家中,都存在着对中国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而且愈演愈烈。

将于12月1日担任欧盟新主席的冯德莱恩11月9日对媒体告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时,她明确表示:对于欧盟,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反过来,对于中国,欧盟则是最大贸易伙伴”。她还告知:欧盟当然愿意继续做好生意,并乐见外国企业参与高速公路或输电网项目的竞标,“但我们未来将加大对此的关注,即:这些企业也应遵守我们的标准,例如,工作条件和环保规定”。

冯德莱恩还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这实际上是在说明:当前欧洲已经明确拒绝了由中国的国家资本支持本国企业去欧洲发展,甚至包括同欧洲企业进行竞争。

上述这一番言论很好地说明了冯德莱恩下个月执政开始后的新思路,即:欧盟将对中国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冯德莱恩11月8日晚在柏林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也必须学习强势语言”。

紧接着欧盟采取实际行动强势针对中国,以华为的5G网络为主要目标。

首先是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说:欧盟或将根据成员国本国法律对潜在的5G网络供应商进行评估,这可能会使华为等中国企业被排除在5G建设外。

同样彭博社获得的一份联合声明草案称:“应该考虑各种因素,例如供应商在第三国可能要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据悉,各国部长下月将会在这份声明上正式签字。

这份声明草案还说,5G基础建设的关键部分将只从可信赖的一方采购。5G建设应该坚定地植根于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比如人权和基本自由、法治、隐私保护、个人数据和知识产权等。

而关于德国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电信对华为的政策近日已经开始明确。德国《经济周刊》11月20日报道说:德国电信表示,将在两年之内把采用亚洲零部件的比例降至零。而这一举动明显是在针对华为。德国电信强调:“今天在核心网络中使用的华为组件将会被替换。”不过,德国电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例行更换产品的一部分,“每三到五年我们都会更换技术”。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德国政府仍在针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进行政治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表示不能信任华为。因此,他们要求排除华为这家设备商,而华为始终反驳上述指控。

除此之外,德国电信还在采购政策方面进行了重大转变。该公司表示,未来将会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而不再从华为购买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是:德国工业企业界当前的对华政策比较慎重,他们还希望在工业领域未来能和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合作;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盟当前的对华新政策有不同看法,但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威信下降,并受到德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政客围攻,因而目前压力很大、难有作为,所以在对华合作态度上,默克尔一直模棱两可。

而与此同时,欧盟新政府当前正在对中国连续发力,而且价码很高,非要直接实现目的而不能有缓和余地。目前欧盟非常明显的对华态势是:对中国在大的政策走向判断上犹豫和不确定,而对从中国获得现实利益的需求却十分强烈,因而对华采取了明显的进攻性姿态,甚至也可以判断为以攻为术。

中欧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

尽管欧盟当前对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然而事情还有另一个现实的一面,这决定了事情不可能只由欧盟一家说了算,或者欧盟占据完全的主动。

首先是当前欧盟的经济形势很不好,此外美国经济好消息也不多。这决定了,欧盟对华手里的牌很小。以经济一向健康的德国公司为例,彭博社11月12日报道说:中国德国商会对其500多家在中国从事业务的公司调查显示,今年只有四分之一的德国公司预计能达到或超过其业务目标。而且据了解,除了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市场准入壁垒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之外,超过80%的公司还受到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最后欧盟商会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出口前景正导致德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边缘。所以,欧盟不可能自己单方面强力解决中欧双边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经济体。

其次是当前中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对欧盟下一步的复苏和发展十分重要,欧盟需要和中国进一步合作,具体包括: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双方在彼此的市场准入方面共同做出让步。

德国商会11月12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称:关于2020年,公司报告了一些初步的复苏迹象。它特别强调:缔结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投资协议,并改善公平市场准入极为重要。这意味着,德国认为与中国的市场合作是德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而且据欧洲在华企业家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的前景以外,无论德国还是欧盟,解决问题的市场希望并不看好,起码工业和制造业是如此。特别是:一旦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工业和制造业,因为当前欧洲新领导的对华强硬政策而与中国陷入对抗并进入衰退状态的话,不仅欧洲自己的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还将使欧洲核心国家的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并难以翻身。

彭博社对其评论说:调查结果凸显出德国面临着中国经济困境的影响。由于中国国内需求疲软和打击高风险债务的措施,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经过20年的扩张,汽车销量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这对德国公司造成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至少就笔者目前的调查而言,部分欧洲核心国家仍然非常希望与中国既能进行工业和经济合作,又能在市场上相互进一步开放。

最后,欧洲并非只有欧盟国家,其中不少国家一直在私下对中国加紧公关,试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例如瑞士等经济基础不错的“老欧洲”国家,还有其他“新欧洲”国家。一旦中国因经济所困而运用策略,先进入这些国家,然后再从外部“包围”欧盟,届时欧盟的团结必将因为经济利益而倍受困惑,更何况这里还有不少欧盟没有力量关照过来的欧洲国家。

因此,就中欧都不愿看到的双边关系的悲剧后果,以及双方都期望实现的利益均沾目的来看,中欧双方当下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对中国来说,在政策上做出妥协的意义尤其重大,它不仅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本质使然,更是中国下一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二法宝。更重要的是,就中国和欧洲整体而言,并无国际媒体所炒作的谁要争当世界老大的水火不容之事,这种关系相对容易处理。而相对轻松的关系处理好了,其他关系处理起来则不甚急迫、相对从容,即便有无法回避的因素和对手,处理起来也有余地,困难相对较小。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切不可搞得到处紧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欧双边关系正走向高度敏感

发布日期:2019-11-25 05:40
摘要:当前中欧关系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合作上的巨大诱惑。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整整两周时间内,中欧关系事实上一直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高度焦虑的状态一旦双方处理失当,将直接波及中欧双方关系的走向与前景。而这在中欧同时与美国关系进入恶化状态的背景下,对中欧双方就更加后果严重了。

从未来中欧关系的演变前景来看,在背景上有双方的根本利益矛盾,包括双方经济上的竞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重大冲突;同时双方对冲突的结果也难以预测,因为双方都有文化和历史背景上巨大冲突的特征,也要考虑到彼此的经济规模。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就中欧关系前景的演变,指出其当前的规律性现象和真理,这就是:当前中欧关系实际上同时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同样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利益合作上的巨大诱惑,这是当前中欧关系非常鲜明的基本规律。

欧盟存在着对华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

就当前中欧事态而言,在欧盟其中的不少核心国家中,都存在着对中国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而且愈演愈烈。

将于12月1日担任欧盟新主席的冯德莱恩11月9日对媒体告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时,她明确表示:对于欧盟,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反过来,对于中国,欧盟则是最大贸易伙伴”。她还告知:欧盟当然愿意继续做好生意,并乐见外国企业参与高速公路或输电网项目的竞标,“但我们未来将加大对此的关注,即:这些企业也应遵守我们的标准,例如,工作条件和环保规定”。

冯德莱恩还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这实际上是在说明:当前欧洲已经明确拒绝了由中国的国家资本支持本国企业去欧洲发展,甚至包括同欧洲企业进行竞争。

上述这一番言论很好地说明了冯德莱恩下个月执政开始后的新思路,即:欧盟将对中国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冯德莱恩11月8日晚在柏林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也必须学习强势语言”。

紧接着欧盟采取实际行动强势针对中国,以华为的5G网络为主要目标。

首先是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说:欧盟或将根据成员国本国法律对潜在的5G网络供应商进行评估,这可能会使华为等中国企业被排除在5G建设外。

同样彭博社获得的一份联合声明草案称:“应该考虑各种因素,例如供应商在第三国可能要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据悉,各国部长下月将会在这份声明上正式签字。

这份声明草案还说,5G基础建设的关键部分将只从可信赖的一方采购。5G建设应该坚定地植根于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比如人权和基本自由、法治、隐私保护、个人数据和知识产权等。

而关于德国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电信对华为的政策近日已经开始明确。德国《经济周刊》11月20日报道说:德国电信表示,将在两年之内把采用亚洲零部件的比例降至零。而这一举动明显是在针对华为。德国电信强调:“今天在核心网络中使用的华为组件将会被替换。”不过,德国电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例行更换产品的一部分,“每三到五年我们都会更换技术”。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德国政府仍在针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进行政治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表示不能信任华为。因此,他们要求排除华为这家设备商,而华为始终反驳上述指控。

除此之外,德国电信还在采购政策方面进行了重大转变。该公司表示,未来将会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而不再从华为购买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是:德国工业企业界当前的对华政策比较慎重,他们还希望在工业领域未来能和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合作;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盟当前的对华新政策有不同看法,但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威信下降,并受到德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政客围攻,因而目前压力很大、难有作为,所以在对华合作态度上,默克尔一直模棱两可。

而与此同时,欧盟新政府当前正在对中国连续发力,而且价码很高,非要直接实现目的而不能有缓和余地。目前欧盟非常明显的对华态势是:对中国在大的政策走向判断上犹豫和不确定,而对从中国获得现实利益的需求却十分强烈,因而对华采取了明显的进攻性姿态,甚至也可以判断为以攻为术。

中欧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

尽管欧盟当前对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然而事情还有另一个现实的一面,这决定了事情不可能只由欧盟一家说了算,或者欧盟占据完全的主动。

首先是当前欧盟的经济形势很不好,此外美国经济好消息也不多。这决定了,欧盟对华手里的牌很小。以经济一向健康的德国公司为例,彭博社11月12日报道说:中国德国商会对其500多家在中国从事业务的公司调查显示,今年只有四分之一的德国公司预计能达到或超过其业务目标。而且据了解,除了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市场准入壁垒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之外,超过80%的公司还受到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最后欧盟商会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出口前景正导致德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边缘。所以,欧盟不可能自己单方面强力解决中欧双边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经济体。

其次是当前中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对欧盟下一步的复苏和发展十分重要,欧盟需要和中国进一步合作,具体包括: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双方在彼此的市场准入方面共同做出让步。

德国商会11月12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称:关于2020年,公司报告了一些初步的复苏迹象。它特别强调:缔结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投资协议,并改善公平市场准入极为重要。这意味着,德国认为与中国的市场合作是德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而且据欧洲在华企业家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的前景以外,无论德国还是欧盟,解决问题的市场希望并不看好,起码工业和制造业是如此。特别是:一旦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工业和制造业,因为当前欧洲新领导的对华强硬政策而与中国陷入对抗并进入衰退状态的话,不仅欧洲自己的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还将使欧洲核心国家的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并难以翻身。

彭博社对其评论说:调查结果凸显出德国面临着中国经济困境的影响。由于中国国内需求疲软和打击高风险债务的措施,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经过20年的扩张,汽车销量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这对德国公司造成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至少就笔者目前的调查而言,部分欧洲核心国家仍然非常希望与中国既能进行工业和经济合作,又能在市场上相互进一步开放。

最后,欧洲并非只有欧盟国家,其中不少国家一直在私下对中国加紧公关,试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例如瑞士等经济基础不错的“老欧洲”国家,还有其他“新欧洲”国家。一旦中国因经济所困而运用策略,先进入这些国家,然后再从外部“包围”欧盟,届时欧盟的团结必将因为经济利益而倍受困惑,更何况这里还有不少欧盟没有力量关照过来的欧洲国家。

因此,就中欧都不愿看到的双边关系的悲剧后果,以及双方都期望实现的利益均沾目的来看,中欧双方当下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对中国来说,在政策上做出妥协的意义尤其重大,它不仅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本质使然,更是中国下一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二法宝。更重要的是,就中国和欧洲整体而言,并无国际媒体所炒作的谁要争当世界老大的水火不容之事,这种关系相对容易处理。而相对轻松的关系处理好了,其他关系处理起来则不甚急迫、相对从容,即便有无法回避的因素和对手,处理起来也有余地,困难相对较小。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切不可搞得到处紧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当前中欧关系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合作上的巨大诱惑。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在过去整整两周时间内,中欧关系事实上一直处于高度焦虑的状态。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种高度焦虑的状态一旦双方处理失当,将直接波及中欧双方关系的走向与前景。而这在中欧同时与美国关系进入恶化状态的背景下,对中欧双方就更加后果严重了。

从未来中欧关系的演变前景来看,在背景上有双方的根本利益矛盾,包括双方经济上的竞争、意识形态和价值观上的重大冲突;同时双方对冲突的结果也难以预测,因为双方都有文化和历史背景上巨大冲突的特征,也要考虑到彼此的经济规模。但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可以就中欧关系前景的演变,指出其当前的规律性现象和真理,这就是:当前中欧关系实际上同时存在着双方难以遏止的进攻型冲突态势,但同样双方也受到彼此在市场和经济利益合作上的巨大诱惑,这是当前中欧关系非常鲜明的基本规律。

欧盟存在着对华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

就当前中欧事态而言,在欧盟其中的不少核心国家中,都存在着对中国采取进攻性态势的强烈冲动,而且愈演愈烈。

将于12月1日担任欧盟新主席的冯德莱恩11月9日对媒体告知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时,她明确表示:对于欧盟,中国当然是一个重要的贸易伙伴,“但反过来,对于中国,欧盟则是最大贸易伙伴”。她还告知:欧盟当然愿意继续做好生意,并乐见外国企业参与高速公路或输电网项目的竞标,“但我们未来将加大对此的关注,即:这些企业也应遵守我们的标准,例如,工作条件和环保规定”。

冯德莱恩还表示,将对“多由国家补贴的外国企业无约束的并购行为”实施限制。这实际上是在说明:当前欧洲已经明确拒绝了由中国的国家资本支持本国企业去欧洲发展,甚至包括同欧洲企业进行竞争。

上述这一番言论很好地说明了冯德莱恩下个月执政开始后的新思路,即:欧盟将对中国等国家采取更强硬的路线。冯德莱恩11月8日晚在柏林所作的演讲中强调,“欧洲也必须学习强势语言”。

紧接着欧盟采取实际行动强势针对中国,以华为的5G网络为主要目标。

首先是美国之音11月20日报道说:欧盟或将根据成员国本国法律对潜在的5G网络供应商进行评估,这可能会使华为等中国企业被排除在5G建设外。

同样彭博社获得的一份联合声明草案称:“应该考虑各种因素,例如供应商在第三国可能要遵守的法律和政策框架。”据悉,各国部长下月将会在这份声明上正式签字。

这份声明草案还说,5G基础建设的关键部分将只从可信赖的一方采购。5G建设应该坚定地植根于欧盟的核心价值观,比如人权和基本自由、法治、隐私保护、个人数据和知识产权等。

而关于德国值得注意的是,德国电信对华为的政策近日已经开始明确。德国《经济周刊》11月20日报道说:德国电信表示,将在两年之内把采用亚洲零部件的比例降至零。而这一举动明显是在针对华为。德国电信强调:“今天在核心网络中使用的华为组件将会被替换。”不过,德国电信给出的解释是,这是例行更换产品的一部分,“每三到五年我们都会更换技术”。

据集微网此前报道,德国政府仍在针对是否允许华为参与德国5G网络进行政治讨论,部分政府官员仍心存疑虑,担心国家安全问题,表示不能信任华为。因此,他们要求排除华为这家设备商,而华为始终反驳上述指控。

除此之外,德国电信还在采购政策方面进行了重大转变。该公司表示,未来将会从美国供应商那里采购产品,而不再从华为购买整体解决方案。

目前的情况是:德国工业企业界当前的对华政策比较慎重,他们还希望在工业领域未来能和中国有更多、更大的合作;同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对欧盟当前的对华新政策有不同看法,但因为在难民等问题上威信下降,并受到德国和部分欧洲国家政客围攻,因而目前压力很大、难有作为,所以在对华合作态度上,默克尔一直模棱两可。

而与此同时,欧盟新政府当前正在对中国连续发力,而且价码很高,非要直接实现目的而不能有缓和余地。目前欧盟非常明显的对华态势是:对中国在大的政策走向判断上犹豫和不确定,而对从中国获得现实利益的需求却十分强烈,因而对华采取了明显的进攻性姿态,甚至也可以判断为以攻为术。

中欧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

尽管欧盟当前对中国表现得咄咄逼人,然而事情还有另一个现实的一面,这决定了事情不可能只由欧盟一家说了算,或者欧盟占据完全的主动。

首先是当前欧盟的经济形势很不好,此外美国经济好消息也不多。这决定了,欧盟对华手里的牌很小。以经济一向健康的德国公司为例,彭博社11月12日报道说:中国德国商会对其500多家在中国从事业务的公司调查显示,今年只有四分之一的德国公司预计能达到或超过其业务目标。而且据了解,除了劳动力成本上涨和市场准入壁垒等长期存在的问题之外,超过80%的公司还受到中美持续贸易紧张局势的直接或间接影响。因此最后欧盟商会的结论是:不确定的出口前景正导致德国经济今年陷入衰退边缘。所以,欧盟不可能自己单方面强力解决中欧双边经济问题,尤其是对中国这样大规模的经济体。

其次是当前中国经济前景的状况,对欧盟下一步的复苏和发展十分重要,欧盟需要和中国进一步合作,具体包括:和中国签订双边投资协议;双方在彼此的市场准入方面共同做出让步。

德国商会11月12日接受彭博社访问时称:关于2020年,公司报告了一些初步的复苏迹象。它特别强调:缔结欧盟与中国之间的投资协议,并改善公平市场准入极为重要。这意味着,德国认为与中国的市场合作是德国未来发展的关键。而且据欧洲在华企业家介绍,除了中国经济的前景以外,无论德国还是欧盟,解决问题的市场希望并不看好,起码工业和制造业是如此。特别是:一旦以德国为代表的一些欧洲工业和制造业,因为当前欧洲新领导的对华强硬政策而与中国陷入对抗并进入衰退状态的话,不仅欧洲自己的经济问题无法解决,还将使欧洲核心国家的经济陷入长期衰退,并难以翻身。

彭博社对其评论说:调查结果凸显出德国面临着中国经济困境的影响。由于中国国内需求疲软和打击高风险债务的措施,中国的经济增长已放缓至近30年来最低水平。经过20年的扩张,汽车销量将连续第二年下降,这对德国公司造成了特别严重的打击。

至少就笔者目前的调查而言,部分欧洲核心国家仍然非常希望与中国既能进行工业和经济合作,又能在市场上相互进一步开放。

最后,欧洲并非只有欧盟国家,其中不少国家一直在私下对中国加紧公关,试图加强与中国的经济合作,例如瑞士等经济基础不错的“老欧洲”国家,还有其他“新欧洲”国家。一旦中国因经济所困而运用策略,先进入这些国家,然后再从外部“包围”欧盟,届时欧盟的团结必将因为经济利益而倍受困惑,更何况这里还有不少欧盟没有力量关照过来的欧洲国家。

因此,就中欧都不愿看到的双边关系的悲剧后果,以及双方都期望实现的利益均沾目的来看,中欧双方当下只能在政策上共同妥协。对中国来说,在政策上做出妥协的意义尤其重大,它不仅是中国无法回避的进一步改革开放的本质使然,更是中国下一步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不二法宝。更重要的是,就中国和欧洲整体而言,并无国际媒体所炒作的谁要争当世界老大的水火不容之事,这种关系相对容易处理。而相对轻松的关系处理好了,其他关系处理起来则不甚急迫、相对从容,即便有无法回避的因素和对手,处理起来也有余地,困难相对较小。对此,应该有充分的自信,切不可搞得到处紧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