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然在助推我们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医疗保健、金融、保险、教育等等。

记者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包括WebMD和Healthline在内的许多医疗网站,一直在与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Oracle等大型科技平台以及许多较小的公司共享敏感的用户数据。在美国,有消息称谷歌自己涉足医疗健康数据收集和分析,与美国第二大医院集团合作开展了“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谷歌收集了数千万患者的个人医疗记录,而没有告诉患者本人或者他们的医生。

谷歌还宣布计划进入另一个行业——金融服务业,与花旗集团(Citigroup)合作推出活期账户。花旗将在该产品上保留其品牌,而谷歌将会挖掘数据。不用猜都知道谁会从这笔交易中轻松获得最大的价值。

长期以来,数据挖掘和货币化一直是平台科技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说法,这就是目前全球约80%的公司财富集中在仅仅10%的公司的原因,其中许多位于硅谷。但是,监视资本主义日益成为所有行业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

谷歌热衷于进入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部分原因是其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但是相对于较早进入的企业,大型科技公司在这些领域也有优势。科技公司不必遵守《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PA),后者为传统的医疗保健公司和保险公司设定了隐私标准,以及违反标准的处罚。

那么,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自己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地钻HIPAA的空子呢?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旗下的数据公司Optum提交了一项可以从Facebook和Twitter提取医疗保健信息的数据抓取软件的专利申请。其他企业试图通过“匿名化”数据来规避规则,但是一些研究表明,算法可以解码此类数据并将其与个人重新关联。

最重要的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当前的监管体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传统企业必须遵守新入行者不用遵守的规则。不仅在医疗保健领域,而且在金融领域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金融科技”企业不受银行那套规则的约束。

我们是否应该允许任何类型的公司在诸如健康、金融信息、就业等敏感领域收集数据并将其货币化?鉴于海量数据收集导致的垄断、隐私侵犯以及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有必要问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允许收集数据,那就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任何一家初创公司都无望与已经在任何给定领域获取和独占大量用户信息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或者数据经纪机构竞争,那么创新将如何发生?

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一个将由民主选举的政府监管的公共数据库。他们应该决定谁可以访问公民的数字数据,以及出于何种目的才能收集这些数据。个人还应该能够随时看到公司如何使用和转移他们的数据。现有的所有关键公民权利和公平立法都应自动适用于此类信息。

此类公共数据库可以由受到适当监管的各种规模的私营公司访问。欧洲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正在考虑采用这种方法。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决定,谷歌为其“人行道”(Sidewalk)实验室“智慧城市”项目收集的数据应该存放在公共数据库中。

可以想象公共数据库具有巨大的价值(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尽管人们还没有就其使用展开适当的辩论)。随着社会转向拥抱数字身份,甚至拥抱数字货币,公众监督和透明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产率提升、创新和更多用户信任。公民可以就如何利用数据进行投票:例如,他们可以允许数据在医疗保健研究中使用,但拒绝在纯消费目的的领域中使用。

关键是,现在我们拥有的体系不仅存在偏见和欺诈的风险,而且作为一个市场也是完全不公平的。无论是对商业还是自由民主制度来说,这都不是可持续的局面。难怪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她说得没错,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捍卫数字主权了,不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且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数据?

发布日期:2019-11-25 05:22
摘要: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然在助推我们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医疗保健、金融、保险、教育等等。

记者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包括WebMD和Healthline在内的许多医疗网站,一直在与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Oracle等大型科技平台以及许多较小的公司共享敏感的用户数据。在美国,有消息称谷歌自己涉足医疗健康数据收集和分析,与美国第二大医院集团合作开展了“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谷歌收集了数千万患者的个人医疗记录,而没有告诉患者本人或者他们的医生。

谷歌还宣布计划进入另一个行业——金融服务业,与花旗集团(Citigroup)合作推出活期账户。花旗将在该产品上保留其品牌,而谷歌将会挖掘数据。不用猜都知道谁会从这笔交易中轻松获得最大的价值。

长期以来,数据挖掘和货币化一直是平台科技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说法,这就是目前全球约80%的公司财富集中在仅仅10%的公司的原因,其中许多位于硅谷。但是,监视资本主义日益成为所有行业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

谷歌热衷于进入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部分原因是其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但是相对于较早进入的企业,大型科技公司在这些领域也有优势。科技公司不必遵守《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PA),后者为传统的医疗保健公司和保险公司设定了隐私标准,以及违反标准的处罚。

那么,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自己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地钻HIPAA的空子呢?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旗下的数据公司Optum提交了一项可以从Facebook和Twitter提取医疗保健信息的数据抓取软件的专利申请。其他企业试图通过“匿名化”数据来规避规则,但是一些研究表明,算法可以解码此类数据并将其与个人重新关联。

最重要的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当前的监管体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传统企业必须遵守新入行者不用遵守的规则。不仅在医疗保健领域,而且在金融领域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金融科技”企业不受银行那套规则的约束。

我们是否应该允许任何类型的公司在诸如健康、金融信息、就业等敏感领域收集数据并将其货币化?鉴于海量数据收集导致的垄断、隐私侵犯以及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有必要问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允许收集数据,那就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任何一家初创公司都无望与已经在任何给定领域获取和独占大量用户信息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或者数据经纪机构竞争,那么创新将如何发生?

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一个将由民主选举的政府监管的公共数据库。他们应该决定谁可以访问公民的数字数据,以及出于何种目的才能收集这些数据。个人还应该能够随时看到公司如何使用和转移他们的数据。现有的所有关键公民权利和公平立法都应自动适用于此类信息。

此类公共数据库可以由受到适当监管的各种规模的私营公司访问。欧洲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正在考虑采用这种方法。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决定,谷歌为其“人行道”(Sidewalk)实验室“智慧城市”项目收集的数据应该存放在公共数据库中。

可以想象公共数据库具有巨大的价值(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尽管人们还没有就其使用展开适当的辩论)。随着社会转向拥抱数字身份,甚至拥抱数字货币,公众监督和透明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产率提升、创新和更多用户信任。公民可以就如何利用数据进行投票:例如,他们可以允许数据在医疗保健研究中使用,但拒绝在纯消费目的的领域中使用。

关键是,现在我们拥有的体系不仅存在偏见和欺诈的风险,而且作为一个市场也是完全不公平的。无论是对商业还是自由民主制度来说,这都不是可持续的局面。难怪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她说得没错,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捍卫数字主权了,不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且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然在助推我们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医疗保健、金融、保险、教育等等。

记者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包括WebMD和Healthline在内的许多医疗网站,一直在与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Oracle等大型科技平台以及许多较小的公司共享敏感的用户数据。在美国,有消息称谷歌自己涉足医疗健康数据收集和分析,与美国第二大医院集团合作开展了“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谷歌收集了数千万患者的个人医疗记录,而没有告诉患者本人或者他们的医生。

谷歌还宣布计划进入另一个行业——金融服务业,与花旗集团(Citigroup)合作推出活期账户。花旗将在该产品上保留其品牌,而谷歌将会挖掘数据。不用猜都知道谁会从这笔交易中轻松获得最大的价值。

长期以来,数据挖掘和货币化一直是平台科技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说法,这就是目前全球约80%的公司财富集中在仅仅10%的公司的原因,其中许多位于硅谷。但是,监视资本主义日益成为所有行业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

谷歌热衷于进入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部分原因是其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但是相对于较早进入的企业,大型科技公司在这些领域也有优势。科技公司不必遵守《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PA),后者为传统的医疗保健公司和保险公司设定了隐私标准,以及违反标准的处罚。

那么,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自己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地钻HIPAA的空子呢?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旗下的数据公司Optum提交了一项可以从Facebook和Twitter提取医疗保健信息的数据抓取软件的专利申请。其他企业试图通过“匿名化”数据来规避规则,但是一些研究表明,算法可以解码此类数据并将其与个人重新关联。

最重要的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当前的监管体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传统企业必须遵守新入行者不用遵守的规则。不仅在医疗保健领域,而且在金融领域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金融科技”企业不受银行那套规则的约束。

我们是否应该允许任何类型的公司在诸如健康、金融信息、就业等敏感领域收集数据并将其货币化?鉴于海量数据收集导致的垄断、隐私侵犯以及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有必要问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允许收集数据,那就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任何一家初创公司都无望与已经在任何给定领域获取和独占大量用户信息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或者数据经纪机构竞争,那么创新将如何发生?

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一个将由民主选举的政府监管的公共数据库。他们应该决定谁可以访问公民的数字数据,以及出于何种目的才能收集这些数据。个人还应该能够随时看到公司如何使用和转移他们的数据。现有的所有关键公民权利和公平立法都应自动适用于此类信息。

此类公共数据库可以由受到适当监管的各种规模的私营公司访问。欧洲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正在考虑采用这种方法。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决定,谷歌为其“人行道”(Sidewalk)实验室“智慧城市”项目收集的数据应该存放在公共数据库中。

可以想象公共数据库具有巨大的价值(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尽管人们还没有就其使用展开适当的辩论)。随着社会转向拥抱数字身份,甚至拥抱数字货币,公众监督和透明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产率提升、创新和更多用户信任。公民可以就如何利用数据进行投票:例如,他们可以允许数据在医疗保健研究中使用,但拒绝在纯消费目的的领域中使用。

关键是,现在我们拥有的体系不仅存在偏见和欺诈的风险,而且作为一个市场也是完全不公平的。无论是对商业还是自由民主制度来说,这都不是可持续的局面。难怪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她说得没错,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捍卫数字主权了,不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且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如何保护我们的个人数据?

发布日期:2019-11-25 05:22
摘要: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然在助推我们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医疗保健、金融、保险、教育等等。

记者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包括WebMD和Healthline在内的许多医疗网站,一直在与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Oracle等大型科技平台以及许多较小的公司共享敏感的用户数据。在美国,有消息称谷歌自己涉足医疗健康数据收集和分析,与美国第二大医院集团合作开展了“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谷歌收集了数千万患者的个人医疗记录,而没有告诉患者本人或者他们的医生。

谷歌还宣布计划进入另一个行业——金融服务业,与花旗集团(Citigroup)合作推出活期账户。花旗将在该产品上保留其品牌,而谷歌将会挖掘数据。不用猜都知道谁会从这笔交易中轻松获得最大的价值。

长期以来,数据挖掘和货币化一直是平台科技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说法,这就是目前全球约80%的公司财富集中在仅仅10%的公司的原因,其中许多位于硅谷。但是,监视资本主义日益成为所有行业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

谷歌热衷于进入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部分原因是其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但是相对于较早进入的企业,大型科技公司在这些领域也有优势。科技公司不必遵守《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PA),后者为传统的医疗保健公司和保险公司设定了隐私标准,以及违反标准的处罚。

那么,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自己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地钻HIPAA的空子呢?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旗下的数据公司Optum提交了一项可以从Facebook和Twitter提取医疗保健信息的数据抓取软件的专利申请。其他企业试图通过“匿名化”数据来规避规则,但是一些研究表明,算法可以解码此类数据并将其与个人重新关联。

最重要的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当前的监管体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传统企业必须遵守新入行者不用遵守的规则。不仅在医疗保健领域,而且在金融领域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金融科技”企业不受银行那套规则的约束。

我们是否应该允许任何类型的公司在诸如健康、金融信息、就业等敏感领域收集数据并将其货币化?鉴于海量数据收集导致的垄断、隐私侵犯以及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有必要问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允许收集数据,那就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任何一家初创公司都无望与已经在任何给定领域获取和独占大量用户信息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或者数据经纪机构竞争,那么创新将如何发生?

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一个将由民主选举的政府监管的公共数据库。他们应该决定谁可以访问公民的数字数据,以及出于何种目的才能收集这些数据。个人还应该能够随时看到公司如何使用和转移他们的数据。现有的所有关键公民权利和公平立法都应自动适用于此类信息。

此类公共数据库可以由受到适当监管的各种规模的私营公司访问。欧洲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正在考虑采用这种方法。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决定,谷歌为其“人行道”(Sidewalk)实验室“智慧城市”项目收集的数据应该存放在公共数据库中。

可以想象公共数据库具有巨大的价值(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尽管人们还没有就其使用展开适当的辩论)。随着社会转向拥抱数字身份,甚至拥抱数字货币,公众监督和透明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产率提升、创新和更多用户信任。公民可以就如何利用数据进行投票:例如,他们可以允许数据在医疗保健研究中使用,但拒绝在纯消费目的的领域中使用。

关键是,现在我们拥有的体系不仅存在偏见和欺诈的风险,而且作为一个市场也是完全不公平的。无论是对商业还是自由民主制度来说,这都不是可持续的局面。难怪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她说得没错,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捍卫数字主权了,不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且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个人数据保护刻不容缓。



撰文 |  拉娜•福鲁哈尔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然在助推我们的经济。这就是为什么对数据的收集、分析和“圈地”正在从搜索、电子商务和社交媒体扩张到经济的其他各个领域——医疗保健、金融、保险、教育等等。

记者日前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包括WebMD和Healthline在内的许多医疗网站,一直在与谷歌(Google)、亚马逊(Amazon)、Facebook和Oracle等大型科技平台以及许多较小的公司共享敏感的用户数据。在美国,有消息称谷歌自己涉足医疗健康数据收集和分析,与美国第二大医院集团合作开展了“夜莺计划”(Project Nightingale)。谷歌收集了数千万患者的个人医疗记录,而没有告诉患者本人或者他们的医生。

谷歌还宣布计划进入另一个行业——金融服务业,与花旗集团(Citigroup)合作推出活期账户。花旗将在该产品上保留其品牌,而谷歌将会挖掘数据。不用猜都知道谁会从这笔交易中轻松获得最大的价值。

长期以来,数据挖掘和货币化一直是平台科技公司的核心业务模式。根据麦肯锡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说法,这就是目前全球约80%的公司财富集中在仅仅10%的公司的原因,其中许多位于硅谷。但是,监视资本主义日益成为所有行业所有公司的商业模式。

谷歌热衷于进入医疗保健和金融领域,部分原因是其竞争对手已经进入。但是相对于较早进入的企业,大型科技公司在这些领域也有优势。科技公司不必遵守《健康保险携带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HIPPA),后者为传统的医疗保健公司和保险公司设定了隐私标准,以及违反标准的处罚。

那么,传统的医疗服务提供者自己怎么会不想方设法地钻HIPAA的空子呢?联合健康集团(UnitedHealth Group)旗下的数据公司Optum提交了一项可以从Facebook和Twitter提取医疗保健信息的数据抓取软件的专利申请。其他企业试图通过“匿名化”数据来规避规则,但是一些研究表明,算法可以解码此类数据并将其与个人重新关联。

最重要的是,在监视资本主义时代,当前的监管体系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传统企业必须遵守新入行者不用遵守的规则。不仅在医疗保健领域,而且在金融领域都存在监管套利的空间,“金融科技”企业不受银行那套规则的约束。

我们是否应该允许任何类型的公司在诸如健康、金融信息、就业等敏感领域收集数据并将其货币化?鉴于海量数据收集导致的垄断、隐私侵犯以及对我们政治体系的威胁,这是一个很有必要问的问题。

但是,如果我们真的要继续允许收集数据,那就需要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如果任何一家初创公司都无望与已经在任何给定领域获取和独占大量用户信息的大型科技公司、大型医疗保健公司或者数据经纪机构竞争,那么创新将如何发生?

有一个解决问题的巧妙方法——一个将由民主选举的政府监管的公共数据库。他们应该决定谁可以访问公民的数字数据,以及出于何种目的才能收集这些数据。个人还应该能够随时看到公司如何使用和转移他们的数据。现有的所有关键公民权利和公平立法都应自动适用于此类信息。

此类公共数据库可以由受到适当监管的各种规模的私营公司访问。欧洲部分地区以及加拿大正在考虑采用这种方法。在加拿大,多伦多政府决定,谷歌为其“人行道”(Sidewalk)实验室“智慧城市”项目收集的数据应该存放在公共数据库中。

可以想象公共数据库具有巨大的价值(中国已经有了这样的公共数据库,尽管人们还没有就其使用展开适当的辩论)。随着社会转向拥抱数字身份,甚至拥抱数字货币,公众监督和透明度可能会带来巨大的生产率提升、创新和更多用户信任。公民可以就如何利用数据进行投票:例如,他们可以允许数据在医疗保健研究中使用,但拒绝在纯消费目的的领域中使用。

关键是,现在我们拥有的体系不仅存在偏见和欺诈的风险,而且作为一个市场也是完全不公平的。无论是对商业还是自由民主制度来说,这都不是可持续的局面。难怪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呼吁欧洲建立自己的数字生态系统。她说得没错,现在我们是时候开始捍卫数字主权了,不仅仅是出于政治原因,而且还有经济方面的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