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撰文 | 赖新基

OR--商业新媒体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以结果为导向、以团队为基础的领导风格。将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今年榜单的榜首。通过对比股东总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等10个财务指标,我们最终筛选出20位年度商业领袖。

三位中国高管上榜,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的屈翠容、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宜宾五粮液的陈林。

这20位领导者,敢于实现大目标、克服大困难、寻找创新方案。在你面临挑战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能有所启发。

No. 1

萨蒂亚·纳德拉

职位:首席执行官

公司:微软

挑战:组建合适的团队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时,很多人感到意外。显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像一位CEO。

不同于微软的创立者比尔·盖茨,也不像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那样拥有鲜明的个性和傲人的销售才华,纳德拉只是一位电脑专家,从技术岗位升到管理层,再成为CEO。他没有大多数CEO标配的金融背景,亦没有任何国际知名度。最重要的是,1992年加入微软后的许多年里,纳德拉一直被微软的倾轧文化所拖累。

纳德拉没有刻意掩饰这些履历空白,这种随性的态度就像他的穿衣风格:牛仔配夹克。纳德拉的领导风格重在“放权”,尤其是放权给手握公司命脉的三位高管:政策与法务总裁布拉德·史密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以及首席人事官凯瑟琳·霍根。在许多CEO紧抓不放的管理领域,他们三人却被给与极大的话语权。“我天生就很自信,我也希望别人发光发亮。”纳德拉说。
 
放权不等于放任。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财务业绩强劲增长,这是他不可否认的成就。在2019财年,微软总营收1260亿美元,盈利390亿美元,收入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24%,市值更是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伦理和隐私保护等领域,微软实施了许多行业领先的举措。纳德拉将这些成就归功于微软长期总法律顾问、前外聘律师史密斯。作为公司的游说大使,曾经被华盛顿和欧盟视为洪水猛兽的微软被史密斯扭转为最体贴、最不受攻击的科技公司。全球范围内,史密斯甚至比纳德拉更有名。对此,纳德拉说:“早在我进入公司领导层之前,史密斯就是资深领导者了。”

在纳德拉担任CEO的前一年,胡德任职首席财务官。纳德拉表示,在微软,胡德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战略角色,尤其是在资本配置方面。“如果你能亲眼见证微软增长率的变化,你就会明白微软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多么艰辛。你必须给新业务足够的养分和耐心,它才能破茧成蝶。”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为了加大对云业务的投资,微软大幅削减了其赖以成名的Windows业务。

2015年,纳德拉擢升霍根为首席人事官,此前霍根担任微软销售顾问一职。纳德拉称赞她为微软高管团队的“良心”、公司文化的“持续审查者”。纳德拉希望微软的文化从“万事通”转变为“万事学”,霍根就马上对微软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进行了调整。尤其是修改了极易激发内部矛盾的强制曲线评级系统,转而注重奖励个人成就和团队协作。纳德拉表示,“实现企业文化转型,需要大量的程序性工作作为支撑,这就要求领导者具备相当强的组织能力。”

近期,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也充分彰显了其高管团队的精湛领导力。微软之所以能成为技术上的强势竞标者,原因在于,微软在亚马逊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该公司也没有卷入让其他公司被迫出局的政商之争。此外,有微软员工反对和政府合作,纳德拉细心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最后纳德拉否决了这些意见,但细致的沟通确保了微软没有发生内讧,从而避免负责合同的政府官员产生疑虑。

“CEO能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是,拥有一支出色的团队。非常幸运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者。” 纳德拉说。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财富》年度商业人物榜单出炉

发布日期:2019-11-23 09:01
摘要: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撰文 | 赖新基

OR--商业新媒体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以结果为导向、以团队为基础的领导风格。将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今年榜单的榜首。通过对比股东总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等10个财务指标,我们最终筛选出20位年度商业领袖。

三位中国高管上榜,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的屈翠容、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宜宾五粮液的陈林。

这20位领导者,敢于实现大目标、克服大困难、寻找创新方案。在你面临挑战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能有所启发。

No. 1

萨蒂亚·纳德拉

职位:首席执行官

公司:微软

挑战:组建合适的团队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时,很多人感到意外。显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像一位CEO。

不同于微软的创立者比尔·盖茨,也不像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那样拥有鲜明的个性和傲人的销售才华,纳德拉只是一位电脑专家,从技术岗位升到管理层,再成为CEO。他没有大多数CEO标配的金融背景,亦没有任何国际知名度。最重要的是,1992年加入微软后的许多年里,纳德拉一直被微软的倾轧文化所拖累。

纳德拉没有刻意掩饰这些履历空白,这种随性的态度就像他的穿衣风格:牛仔配夹克。纳德拉的领导风格重在“放权”,尤其是放权给手握公司命脉的三位高管:政策与法务总裁布拉德·史密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以及首席人事官凯瑟琳·霍根。在许多CEO紧抓不放的管理领域,他们三人却被给与极大的话语权。“我天生就很自信,我也希望别人发光发亮。”纳德拉说。
 
放权不等于放任。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财务业绩强劲增长,这是他不可否认的成就。在2019财年,微软总营收1260亿美元,盈利390亿美元,收入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24%,市值更是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伦理和隐私保护等领域,微软实施了许多行业领先的举措。纳德拉将这些成就归功于微软长期总法律顾问、前外聘律师史密斯。作为公司的游说大使,曾经被华盛顿和欧盟视为洪水猛兽的微软被史密斯扭转为最体贴、最不受攻击的科技公司。全球范围内,史密斯甚至比纳德拉更有名。对此,纳德拉说:“早在我进入公司领导层之前,史密斯就是资深领导者了。”

在纳德拉担任CEO的前一年,胡德任职首席财务官。纳德拉表示,在微软,胡德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战略角色,尤其是在资本配置方面。“如果你能亲眼见证微软增长率的变化,你就会明白微软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多么艰辛。你必须给新业务足够的养分和耐心,它才能破茧成蝶。”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为了加大对云业务的投资,微软大幅削减了其赖以成名的Windows业务。

2015年,纳德拉擢升霍根为首席人事官,此前霍根担任微软销售顾问一职。纳德拉称赞她为微软高管团队的“良心”、公司文化的“持续审查者”。纳德拉希望微软的文化从“万事通”转变为“万事学”,霍根就马上对微软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进行了调整。尤其是修改了极易激发内部矛盾的强制曲线评级系统,转而注重奖励个人成就和团队协作。纳德拉表示,“实现企业文化转型,需要大量的程序性工作作为支撑,这就要求领导者具备相当强的组织能力。”

近期,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也充分彰显了其高管团队的精湛领导力。微软之所以能成为技术上的强势竞标者,原因在于,微软在亚马逊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该公司也没有卷入让其他公司被迫出局的政商之争。此外,有微软员工反对和政府合作,纳德拉细心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最后纳德拉否决了这些意见,但细致的沟通确保了微软没有发生内讧,从而避免负责合同的政府官员产生疑虑。

“CEO能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是,拥有一支出色的团队。非常幸运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者。” 纳德拉说。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撰文 | 赖新基

OR--商业新媒体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以结果为导向、以团队为基础的领导风格。将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今年榜单的榜首。通过对比股东总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等10个财务指标,我们最终筛选出20位年度商业领袖。

三位中国高管上榜,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的屈翠容、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宜宾五粮液的陈林。

这20位领导者,敢于实现大目标、克服大困难、寻找创新方案。在你面临挑战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能有所启发。

No. 1

萨蒂亚·纳德拉

职位:首席执行官

公司:微软

挑战:组建合适的团队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时,很多人感到意外。显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像一位CEO。

不同于微软的创立者比尔·盖茨,也不像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那样拥有鲜明的个性和傲人的销售才华,纳德拉只是一位电脑专家,从技术岗位升到管理层,再成为CEO。他没有大多数CEO标配的金融背景,亦没有任何国际知名度。最重要的是,1992年加入微软后的许多年里,纳德拉一直被微软的倾轧文化所拖累。

纳德拉没有刻意掩饰这些履历空白,这种随性的态度就像他的穿衣风格:牛仔配夹克。纳德拉的领导风格重在“放权”,尤其是放权给手握公司命脉的三位高管:政策与法务总裁布拉德·史密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以及首席人事官凯瑟琳·霍根。在许多CEO紧抓不放的管理领域,他们三人却被给与极大的话语权。“我天生就很自信,我也希望别人发光发亮。”纳德拉说。
 
放权不等于放任。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财务业绩强劲增长,这是他不可否认的成就。在2019财年,微软总营收1260亿美元,盈利390亿美元,收入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24%,市值更是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伦理和隐私保护等领域,微软实施了许多行业领先的举措。纳德拉将这些成就归功于微软长期总法律顾问、前外聘律师史密斯。作为公司的游说大使,曾经被华盛顿和欧盟视为洪水猛兽的微软被史密斯扭转为最体贴、最不受攻击的科技公司。全球范围内,史密斯甚至比纳德拉更有名。对此,纳德拉说:“早在我进入公司领导层之前,史密斯就是资深领导者了。”

在纳德拉担任CEO的前一年,胡德任职首席财务官。纳德拉表示,在微软,胡德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战略角色,尤其是在资本配置方面。“如果你能亲眼见证微软增长率的变化,你就会明白微软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多么艰辛。你必须给新业务足够的养分和耐心,它才能破茧成蝶。”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为了加大对云业务的投资,微软大幅削减了其赖以成名的Windows业务。

2015年,纳德拉擢升霍根为首席人事官,此前霍根担任微软销售顾问一职。纳德拉称赞她为微软高管团队的“良心”、公司文化的“持续审查者”。纳德拉希望微软的文化从“万事通”转变为“万事学”,霍根就马上对微软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进行了调整。尤其是修改了极易激发内部矛盾的强制曲线评级系统,转而注重奖励个人成就和团队协作。纳德拉表示,“实现企业文化转型,需要大量的程序性工作作为支撑,这就要求领导者具备相当强的组织能力。”

近期,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也充分彰显了其高管团队的精湛领导力。微软之所以能成为技术上的强势竞标者,原因在于,微软在亚马逊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该公司也没有卷入让其他公司被迫出局的政商之争。此外,有微软员工反对和政府合作,纳德拉细心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最后纳德拉否决了这些意见,但细致的沟通确保了微软没有发生内讧,从而避免负责合同的政府官员产生疑虑。

“CEO能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是,拥有一支出色的团队。非常幸运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者。” 纳德拉说。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财富》年度商业人物榜单出炉

发布日期:2019-11-23 09:01
摘要: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撰文 | 赖新基

OR--商业新媒体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以结果为导向、以团队为基础的领导风格。将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今年榜单的榜首。通过对比股东总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等10个财务指标,我们最终筛选出20位年度商业领袖。

三位中国高管上榜,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的屈翠容、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宜宾五粮液的陈林。

这20位领导者,敢于实现大目标、克服大困难、寻找创新方案。在你面临挑战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能有所启发。

No. 1

萨蒂亚·纳德拉

职位:首席执行官

公司:微软

挑战:组建合适的团队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时,很多人感到意外。显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像一位CEO。

不同于微软的创立者比尔·盖茨,也不像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那样拥有鲜明的个性和傲人的销售才华,纳德拉只是一位电脑专家,从技术岗位升到管理层,再成为CEO。他没有大多数CEO标配的金融背景,亦没有任何国际知名度。最重要的是,1992年加入微软后的许多年里,纳德拉一直被微软的倾轧文化所拖累。

纳德拉没有刻意掩饰这些履历空白,这种随性的态度就像他的穿衣风格:牛仔配夹克。纳德拉的领导风格重在“放权”,尤其是放权给手握公司命脉的三位高管:政策与法务总裁布拉德·史密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以及首席人事官凯瑟琳·霍根。在许多CEO紧抓不放的管理领域,他们三人却被给与极大的话语权。“我天生就很自信,我也希望别人发光发亮。”纳德拉说。
 
放权不等于放任。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财务业绩强劲增长,这是他不可否认的成就。在2019财年,微软总营收1260亿美元,盈利390亿美元,收入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24%,市值更是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伦理和隐私保护等领域,微软实施了许多行业领先的举措。纳德拉将这些成就归功于微软长期总法律顾问、前外聘律师史密斯。作为公司的游说大使,曾经被华盛顿和欧盟视为洪水猛兽的微软被史密斯扭转为最体贴、最不受攻击的科技公司。全球范围内,史密斯甚至比纳德拉更有名。对此,纳德拉说:“早在我进入公司领导层之前,史密斯就是资深领导者了。”

在纳德拉担任CEO的前一年,胡德任职首席财务官。纳德拉表示,在微软,胡德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战略角色,尤其是在资本配置方面。“如果你能亲眼见证微软增长率的变化,你就会明白微软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多么艰辛。你必须给新业务足够的养分和耐心,它才能破茧成蝶。”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为了加大对云业务的投资,微软大幅削减了其赖以成名的Windows业务。

2015年,纳德拉擢升霍根为首席人事官,此前霍根担任微软销售顾问一职。纳德拉称赞她为微软高管团队的“良心”、公司文化的“持续审查者”。纳德拉希望微软的文化从“万事通”转变为“万事学”,霍根就马上对微软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进行了调整。尤其是修改了极易激发内部矛盾的强制曲线评级系统,转而注重奖励个人成就和团队协作。纳德拉表示,“实现企业文化转型,需要大量的程序性工作作为支撑,这就要求领导者具备相当强的组织能力。”

近期,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也充分彰显了其高管团队的精湛领导力。微软之所以能成为技术上的强势竞标者,原因在于,微软在亚马逊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该公司也没有卷入让其他公司被迫出局的政商之争。此外,有微软员工反对和政府合作,纳德拉细心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最后纳德拉否决了这些意见,但细致的沟通确保了微软没有发生内讧,从而避免负责合同的政府官员产生疑虑。

“CEO能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是,拥有一支出色的团队。非常幸运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者。” 纳德拉说。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撰文 | 赖新基

OR--商业新媒体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领导风格。

在充斥着混乱和喧嚣的一年,稳健、低调的领导者们成为商界赢家。今年上榜《财富》年度商业人物的商界领袖们,都具备这种以结果为导向、以团队为基础的领导风格。将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的就是今年榜单的榜首。通过对比股东总回报率、资本回报率等10个财务指标,我们最终筛选出20位年度商业领袖。

三位中国高管上榜,他们分别是百胜中国的屈翠容、阿里巴巴的张勇和宜宾五粮液的陈林。

这20位领导者,敢于实现大目标、克服大困难、寻找创新方案。在你面临挑战的时候,听听他们的故事,或许能有所启发。

No. 1

萨蒂亚·纳德拉

职位:首席执行官

公司:微软

挑战:组建合适的团队

 
2014年,萨蒂亚·纳德拉被任命为微软公司首席执行官时,很多人感到意外。显然,在很多方面,他都不太像一位CEO。

不同于微软的创立者比尔·盖茨,也不像前任CEO史蒂夫·鲍尔默那样拥有鲜明的个性和傲人的销售才华,纳德拉只是一位电脑专家,从技术岗位升到管理层,再成为CEO。他没有大多数CEO标配的金融背景,亦没有任何国际知名度。最重要的是,1992年加入微软后的许多年里,纳德拉一直被微软的倾轧文化所拖累。

纳德拉没有刻意掩饰这些履历空白,这种随性的态度就像他的穿衣风格:牛仔配夹克。纳德拉的领导风格重在“放权”,尤其是放权给手握公司命脉的三位高管:政策与法务总裁布拉德·史密斯、首席财务官艾米·胡德,以及首席人事官凯瑟琳·霍根。在许多CEO紧抓不放的管理领域,他们三人却被给与极大的话语权。“我天生就很自信,我也希望别人发光发亮。”纳德拉说。
 
放权不等于放任。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财务业绩强劲增长,这是他不可否认的成就。在2019财年,微软总营收1260亿美元,盈利390亿美元,收入三年复合增长率高达11%,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24%,市值更是达到一万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在网络安全、人工智能伦理和隐私保护等领域,微软实施了许多行业领先的举措。纳德拉将这些成就归功于微软长期总法律顾问、前外聘律师史密斯。作为公司的游说大使,曾经被华盛顿和欧盟视为洪水猛兽的微软被史密斯扭转为最体贴、最不受攻击的科技公司。全球范围内,史密斯甚至比纳德拉更有名。对此,纳德拉说:“早在我进入公司领导层之前,史密斯就是资深领导者了。”

在纳德拉担任CEO的前一年,胡德任职首席财务官。纳德拉表示,在微软,胡德扮演着极为重要的战略角色,尤其是在资本配置方面。“如果你能亲眼见证微软增长率的变化,你就会明白微软从无到有的过程是多么艰辛。你必须给新业务足够的养分和耐心,它才能破茧成蝶。”一个典型的例证就是,为了加大对云业务的投资,微软大幅削减了其赖以成名的Windows业务。

2015年,纳德拉擢升霍根为首席人事官,此前霍根担任微软销售顾问一职。纳德拉称赞她为微软高管团队的“良心”、公司文化的“持续审查者”。纳德拉希望微软的文化从“万事通”转变为“万事学”,霍根就马上对微软的人力资源管理方式进行了调整。尤其是修改了极易激发内部矛盾的强制曲线评级系统,转而注重奖励个人成就和团队协作。纳德拉表示,“实现企业文化转型,需要大量的程序性工作作为支撑,这就要求领导者具备相当强的组织能力。”

近期,微软赢得了五角大楼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这也充分彰显了其高管团队的精湛领导力。微软之所以能成为技术上的强势竞标者,原因在于,微软在亚马逊处于领先地位的领域进行了大量的投资。该公司也没有卷入让其他公司被迫出局的政商之争。此外,有微软员工反对和政府合作,纳德拉细心听取了他们的意见。虽然最后纳德拉否决了这些意见,但细致的沟通确保了微软没有发生内讧,从而避免负责合同的政府官员产生疑虑。

“CEO能做好本职工作的前提是,拥有一支出色的团队。非常幸运的是,我就是这样一位拥有者。” 纳德拉说。

■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