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MSCI放弃将有争议的雅高控股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计划,突显指数实际上反映主观的选股,可能严重损害其声誉。



撰文 | FT

OR--商业新媒体 】指数编制公司成为新的主动型资产管理公司。MSCI令人尴尬的逆转就说明了这一点。该公司放弃将有争议的大理石公司雅高控股(ArtGo)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China All Shares)的计划。这只曾暴涨3800%的股票周四暴跌98%。

MSCI的指数标准再一次暴露出缺陷。这一次,它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严重损害。此次逆转突显出,指数基金反映主观的选股,这使有关它们消除人为错误的说法不攻自破。

如果香港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MSCI任职,或许会有所帮助。韦伯曾警告投资者不要投资雅高控股。该公司的股价达到有形资产净值20倍的疯狂水平。尽管今年上半年营收仅680万美元,亏损410万美元,但此前其股价仍高得反常。雅高控股是一家毫无生气的采石公司,但其企业价值与过往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之比一度超过120倍。

这并不是MSCI第一次在将公司纳入指数时引发争议。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China Ding Yi Feng)股价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500%,但没有盈利支撑其估值。香港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该股继续交易,并展开调查。

雅高控股的暴跌进一步削弱了“入指”的权威性。在被MSCI选中之后,雅高控股的股价本月早些时候上涨逾一倍。S&P CIQ的数据显示,先锋集团(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雅高控股的最大股东之列。你可以看到,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所提出的,调整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权重可能如何提振根基不稳的中国股票。

一直到2017年,中国股票在MSCI的18项“入指”标准上普遍不能达标。自那以来,人们对中国股票在MSCI指数中的权重迅速上升越来越担忧。美国立法者担心,这可能会引导美国资金流入那些涉及侵犯人权或从事间谍活动的企业。

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约为17%。在其它地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以及更高透明度。中国松懈的治理和会计标准越是经常地迫使MSCI调整指数的成份股,它就越像是一个股评家,而不像一个不偏不倚的统计学家。■ 

又讯: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逾90%

 康河信 , 丹尼尔•沙恩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周四蒸发了数十亿美元,成为香港股市戏剧性暴跌的最新案例。

一家亏损的大理石生产商——其股价今年曾上涨3800%——市值缩水450亿港元(合57亿美元),跌幅达98%。此前指数编制机构MSCI表示,不会将该公司股票纳入其追踪全球股票的基准指数。

去年报告净亏损近6.4亿元人民币(合9100万美元)的雅高控股(ArtGo Holdings),曾于11月7日被选中,拟纳入MSCI中国指数。这促使该公司的股价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上涨一倍多,投资者竞相在该股按计划被纳入指数前买入。

但MSCI周四改变了将雅高控股纳入指数的决定,称作出这一决定是“根据进一步分析和市场参与者对可投资性的反馈”。


香港维权投资者、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9月就表示,雅高控股的股价存在泡沫,他致函香港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对该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调查。

他在周四表示,MSCI“相当机械的标准”影响了将该股纳入指数的最初决定。


“他们作出决定时没有考虑任何估值指标,”韦伯表示,“如果他们考虑了,他们就会像我一样,看到其股价是资产净值的20倍,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这都是不合理的。”

戏剧性的暴涨和暴跌是香港股市的一个标志。2017年,一批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系列神秘暴跌中缩水60亿美元,其中表现最惨的股票下跌95%。

这些公司此前就在韦伯的分析中被称为“谜之网络”(Enigma Network),韦伯绘制了这些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关系。

雅高控股的监管申报材料显示,今年前6个月,其营收下降了一半以上。该公司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其未指明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崩溃。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进行多元化投资,进军中国房地产行业。

香港交易所(HKEx)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梁迦杰(Leung Ka Kit)于10月11日递交辞呈,以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他的其他事务”。他的妻子伍晶(Wu Jing)目前是雅高控股的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此前她曾担任香港政府的顾问。

雅高控股并不是周四唯一一家市值几乎全部蒸发的香港上市公司。

卡森国际(Kase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下跌逾90%,相当于市值缩水约8亿美元。此前这家家具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遭到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的阻击。

Blue Orca的一份研究报告对卡森正在柬埔寨开发的某些项目以及该公司已进行的资产处置表示担忧。“卡森唯一可行的业务是房地产开发,随着该公司将最后的剩余住宅单元出售,它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冰,”该报告声称。

已停牌的卡森拒绝立即就Blue Orca的指控置评,但表示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回应。

周四的下跌使香港11月股价突然暴跌的公司数量达到3家。本月早些时候,高档瓶装水供应商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Tibet Water)的股价在一天里下跌了三分之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雅高控股事件暴露MSCI缺陷

发布日期:2019-11-22 14:44
摘要:MSCI放弃将有争议的雅高控股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计划,突显指数实际上反映主观的选股,可能严重损害其声誉。



撰文 | FT

OR--商业新媒体 】指数编制公司成为新的主动型资产管理公司。MSCI令人尴尬的逆转就说明了这一点。该公司放弃将有争议的大理石公司雅高控股(ArtGo)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China All Shares)的计划。这只曾暴涨3800%的股票周四暴跌98%。

MSCI的指数标准再一次暴露出缺陷。这一次,它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严重损害。此次逆转突显出,指数基金反映主观的选股,这使有关它们消除人为错误的说法不攻自破。

如果香港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MSCI任职,或许会有所帮助。韦伯曾警告投资者不要投资雅高控股。该公司的股价达到有形资产净值20倍的疯狂水平。尽管今年上半年营收仅680万美元,亏损410万美元,但此前其股价仍高得反常。雅高控股是一家毫无生气的采石公司,但其企业价值与过往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之比一度超过120倍。

这并不是MSCI第一次在将公司纳入指数时引发争议。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China Ding Yi Feng)股价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500%,但没有盈利支撑其估值。香港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该股继续交易,并展开调查。

雅高控股的暴跌进一步削弱了“入指”的权威性。在被MSCI选中之后,雅高控股的股价本月早些时候上涨逾一倍。S&P CIQ的数据显示,先锋集团(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雅高控股的最大股东之列。你可以看到,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所提出的,调整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权重可能如何提振根基不稳的中国股票。

一直到2017年,中国股票在MSCI的18项“入指”标准上普遍不能达标。自那以来,人们对中国股票在MSCI指数中的权重迅速上升越来越担忧。美国立法者担心,这可能会引导美国资金流入那些涉及侵犯人权或从事间谍活动的企业。

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约为17%。在其它地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以及更高透明度。中国松懈的治理和会计标准越是经常地迫使MSCI调整指数的成份股,它就越像是一个股评家,而不像一个不偏不倚的统计学家。■ 

又讯: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逾90%

 康河信 , 丹尼尔•沙恩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周四蒸发了数十亿美元,成为香港股市戏剧性暴跌的最新案例。

一家亏损的大理石生产商——其股价今年曾上涨3800%——市值缩水450亿港元(合57亿美元),跌幅达98%。此前指数编制机构MSCI表示,不会将该公司股票纳入其追踪全球股票的基准指数。

去年报告净亏损近6.4亿元人民币(合9100万美元)的雅高控股(ArtGo Holdings),曾于11月7日被选中,拟纳入MSCI中国指数。这促使该公司的股价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上涨一倍多,投资者竞相在该股按计划被纳入指数前买入。

但MSCI周四改变了将雅高控股纳入指数的决定,称作出这一决定是“根据进一步分析和市场参与者对可投资性的反馈”。


香港维权投资者、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9月就表示,雅高控股的股价存在泡沫,他致函香港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对该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调查。

他在周四表示,MSCI“相当机械的标准”影响了将该股纳入指数的最初决定。


“他们作出决定时没有考虑任何估值指标,”韦伯表示,“如果他们考虑了,他们就会像我一样,看到其股价是资产净值的20倍,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这都是不合理的。”

戏剧性的暴涨和暴跌是香港股市的一个标志。2017年,一批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系列神秘暴跌中缩水60亿美元,其中表现最惨的股票下跌95%。

这些公司此前就在韦伯的分析中被称为“谜之网络”(Enigma Network),韦伯绘制了这些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关系。

雅高控股的监管申报材料显示,今年前6个月,其营收下降了一半以上。该公司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其未指明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崩溃。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进行多元化投资,进军中国房地产行业。

香港交易所(HKEx)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梁迦杰(Leung Ka Kit)于10月11日递交辞呈,以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他的其他事务”。他的妻子伍晶(Wu Jing)目前是雅高控股的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此前她曾担任香港政府的顾问。

雅高控股并不是周四唯一一家市值几乎全部蒸发的香港上市公司。

卡森国际(Kase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下跌逾90%,相当于市值缩水约8亿美元。此前这家家具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遭到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的阻击。

Blue Orca的一份研究报告对卡森正在柬埔寨开发的某些项目以及该公司已进行的资产处置表示担忧。“卡森唯一可行的业务是房地产开发,随着该公司将最后的剩余住宅单元出售,它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冰,”该报告声称。

已停牌的卡森拒绝立即就Blue Orca的指控置评,但表示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回应。

周四的下跌使香港11月股价突然暴跌的公司数量达到3家。本月早些时候,高档瓶装水供应商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Tibet Water)的股价在一天里下跌了三分之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MSCI放弃将有争议的雅高控股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计划,突显指数实际上反映主观的选股,可能严重损害其声誉。



撰文 | FT

OR--商业新媒体 】指数编制公司成为新的主动型资产管理公司。MSCI令人尴尬的逆转就说明了这一点。该公司放弃将有争议的大理石公司雅高控股(ArtGo)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China All Shares)的计划。这只曾暴涨3800%的股票周四暴跌98%。

MSCI的指数标准再一次暴露出缺陷。这一次,它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严重损害。此次逆转突显出,指数基金反映主观的选股,这使有关它们消除人为错误的说法不攻自破。

如果香港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MSCI任职,或许会有所帮助。韦伯曾警告投资者不要投资雅高控股。该公司的股价达到有形资产净值20倍的疯狂水平。尽管今年上半年营收仅680万美元,亏损410万美元,但此前其股价仍高得反常。雅高控股是一家毫无生气的采石公司,但其企业价值与过往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之比一度超过120倍。

这并不是MSCI第一次在将公司纳入指数时引发争议。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China Ding Yi Feng)股价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500%,但没有盈利支撑其估值。香港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该股继续交易,并展开调查。

雅高控股的暴跌进一步削弱了“入指”的权威性。在被MSCI选中之后,雅高控股的股价本月早些时候上涨逾一倍。S&P CIQ的数据显示,先锋集团(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雅高控股的最大股东之列。你可以看到,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所提出的,调整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权重可能如何提振根基不稳的中国股票。

一直到2017年,中国股票在MSCI的18项“入指”标准上普遍不能达标。自那以来,人们对中国股票在MSCI指数中的权重迅速上升越来越担忧。美国立法者担心,这可能会引导美国资金流入那些涉及侵犯人权或从事间谍活动的企业。

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约为17%。在其它地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以及更高透明度。中国松懈的治理和会计标准越是经常地迫使MSCI调整指数的成份股,它就越像是一个股评家,而不像一个不偏不倚的统计学家。■ 

又讯: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逾90%

 康河信 , 丹尼尔•沙恩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周四蒸发了数十亿美元,成为香港股市戏剧性暴跌的最新案例。

一家亏损的大理石生产商——其股价今年曾上涨3800%——市值缩水450亿港元(合57亿美元),跌幅达98%。此前指数编制机构MSCI表示,不会将该公司股票纳入其追踪全球股票的基准指数。

去年报告净亏损近6.4亿元人民币(合9100万美元)的雅高控股(ArtGo Holdings),曾于11月7日被选中,拟纳入MSCI中国指数。这促使该公司的股价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上涨一倍多,投资者竞相在该股按计划被纳入指数前买入。

但MSCI周四改变了将雅高控股纳入指数的决定,称作出这一决定是“根据进一步分析和市场参与者对可投资性的反馈”。


香港维权投资者、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9月就表示,雅高控股的股价存在泡沫,他致函香港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对该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调查。

他在周四表示,MSCI“相当机械的标准”影响了将该股纳入指数的最初决定。


“他们作出决定时没有考虑任何估值指标,”韦伯表示,“如果他们考虑了,他们就会像我一样,看到其股价是资产净值的20倍,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这都是不合理的。”

戏剧性的暴涨和暴跌是香港股市的一个标志。2017年,一批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系列神秘暴跌中缩水60亿美元,其中表现最惨的股票下跌95%。

这些公司此前就在韦伯的分析中被称为“谜之网络”(Enigma Network),韦伯绘制了这些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关系。

雅高控股的监管申报材料显示,今年前6个月,其营收下降了一半以上。该公司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其未指明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崩溃。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进行多元化投资,进军中国房地产行业。

香港交易所(HKEx)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梁迦杰(Leung Ka Kit)于10月11日递交辞呈,以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他的其他事务”。他的妻子伍晶(Wu Jing)目前是雅高控股的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此前她曾担任香港政府的顾问。

雅高控股并不是周四唯一一家市值几乎全部蒸发的香港上市公司。

卡森国际(Kase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下跌逾90%,相当于市值缩水约8亿美元。此前这家家具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遭到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的阻击。

Blue Orca的一份研究报告对卡森正在柬埔寨开发的某些项目以及该公司已进行的资产处置表示担忧。“卡森唯一可行的业务是房地产开发,随着该公司将最后的剩余住宅单元出售,它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冰,”该报告声称。

已停牌的卡森拒绝立即就Blue Orca的指控置评,但表示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回应。

周四的下跌使香港11月股价突然暴跌的公司数量达到3家。本月早些时候,高档瓶装水供应商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Tibet Water)的股价在一天里下跌了三分之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雅高控股事件暴露MSCI缺陷

发布日期:2019-11-22 14:44
摘要:MSCI放弃将有争议的雅高控股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计划,突显指数实际上反映主观的选股,可能严重损害其声誉。



撰文 | FT

OR--商业新媒体 】指数编制公司成为新的主动型资产管理公司。MSCI令人尴尬的逆转就说明了这一点。该公司放弃将有争议的大理石公司雅高控股(ArtGo)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China All Shares)的计划。这只曾暴涨3800%的股票周四暴跌98%。

MSCI的指数标准再一次暴露出缺陷。这一次,它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严重损害。此次逆转突显出,指数基金反映主观的选股,这使有关它们消除人为错误的说法不攻自破。

如果香港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MSCI任职,或许会有所帮助。韦伯曾警告投资者不要投资雅高控股。该公司的股价达到有形资产净值20倍的疯狂水平。尽管今年上半年营收仅680万美元,亏损410万美元,但此前其股价仍高得反常。雅高控股是一家毫无生气的采石公司,但其企业价值与过往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之比一度超过120倍。

这并不是MSCI第一次在将公司纳入指数时引发争议。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China Ding Yi Feng)股价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500%,但没有盈利支撑其估值。香港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该股继续交易,并展开调查。

雅高控股的暴跌进一步削弱了“入指”的权威性。在被MSCI选中之后,雅高控股的股价本月早些时候上涨逾一倍。S&P CIQ的数据显示,先锋集团(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雅高控股的最大股东之列。你可以看到,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所提出的,调整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权重可能如何提振根基不稳的中国股票。

一直到2017年,中国股票在MSCI的18项“入指”标准上普遍不能达标。自那以来,人们对中国股票在MSCI指数中的权重迅速上升越来越担忧。美国立法者担心,这可能会引导美国资金流入那些涉及侵犯人权或从事间谍活动的企业。

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约为17%。在其它地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以及更高透明度。中国松懈的治理和会计标准越是经常地迫使MSCI调整指数的成份股,它就越像是一个股评家,而不像一个不偏不倚的统计学家。■ 

又讯: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逾90%

 康河信 , 丹尼尔•沙恩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周四蒸发了数十亿美元,成为香港股市戏剧性暴跌的最新案例。

一家亏损的大理石生产商——其股价今年曾上涨3800%——市值缩水450亿港元(合57亿美元),跌幅达98%。此前指数编制机构MSCI表示,不会将该公司股票纳入其追踪全球股票的基准指数。

去年报告净亏损近6.4亿元人民币(合9100万美元)的雅高控股(ArtGo Holdings),曾于11月7日被选中,拟纳入MSCI中国指数。这促使该公司的股价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上涨一倍多,投资者竞相在该股按计划被纳入指数前买入。

但MSCI周四改变了将雅高控股纳入指数的决定,称作出这一决定是“根据进一步分析和市场参与者对可投资性的反馈”。


香港维权投资者、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9月就表示,雅高控股的股价存在泡沫,他致函香港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对该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调查。

他在周四表示,MSCI“相当机械的标准”影响了将该股纳入指数的最初决定。


“他们作出决定时没有考虑任何估值指标,”韦伯表示,“如果他们考虑了,他们就会像我一样,看到其股价是资产净值的20倍,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这都是不合理的。”

戏剧性的暴涨和暴跌是香港股市的一个标志。2017年,一批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系列神秘暴跌中缩水60亿美元,其中表现最惨的股票下跌95%。

这些公司此前就在韦伯的分析中被称为“谜之网络”(Enigma Network),韦伯绘制了这些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关系。

雅高控股的监管申报材料显示,今年前6个月,其营收下降了一半以上。该公司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其未指明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崩溃。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进行多元化投资,进军中国房地产行业。

香港交易所(HKEx)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梁迦杰(Leung Ka Kit)于10月11日递交辞呈,以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他的其他事务”。他的妻子伍晶(Wu Jing)目前是雅高控股的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此前她曾担任香港政府的顾问。

雅高控股并不是周四唯一一家市值几乎全部蒸发的香港上市公司。

卡森国际(Kase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下跌逾90%,相当于市值缩水约8亿美元。此前这家家具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遭到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的阻击。

Blue Orca的一份研究报告对卡森正在柬埔寨开发的某些项目以及该公司已进行的资产处置表示担忧。“卡森唯一可行的业务是房地产开发,随着该公司将最后的剩余住宅单元出售,它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冰,”该报告声称。

已停牌的卡森拒绝立即就Blue Orca的指控置评,但表示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回应。

周四的下跌使香港11月股价突然暴跌的公司数量达到3家。本月早些时候,高档瓶装水供应商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Tibet Water)的股价在一天里下跌了三分之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MSCI放弃将有争议的雅高控股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的计划,突显指数实际上反映主观的选股,可能严重损害其声誉。



撰文 | FT

OR--商业新媒体 】指数编制公司成为新的主动型资产管理公司。MSCI令人尴尬的逆转就说明了这一点。该公司放弃将有争议的大理石公司雅高控股(ArtGo)纳入其中国全股票指数(China All Shares)的计划。这只曾暴涨3800%的股票周四暴跌98%。

MSCI的指数标准再一次暴露出缺陷。这一次,它的声誉可能会受到严重损害。此次逆转突显出,指数基金反映主观的选股,这使有关它们消除人为错误的说法不攻自破。

如果香港维权投资者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MSCI任职,或许会有所帮助。韦伯曾警告投资者不要投资雅高控股。该公司的股价达到有形资产净值20倍的疯狂水平。尽管今年上半年营收仅680万美元,亏损410万美元,但此前其股价仍高得反常。雅高控股是一家毫无生气的采石公司,但其企业价值与过往息税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之比一度超过120倍。

这并不是MSCI第一次在将公司纳入指数时引发争议。香港上市公司中国鼎益丰(China Ding Yi Feng)股价在过去5年里上涨了8500%,但没有盈利支撑其估值。香港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该股继续交易,并展开调查。

雅高控股的暴跌进一步削弱了“入指”的权威性。在被MSCI选中之后,雅高控股的股价本月早些时候上涨逾一倍。S&P CIQ的数据显示,先锋集团(Vanguard)和道富银行(State Street)在雅高控股的最大股东之列。你可以看到,正如一些评论人士所提出的,调整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的权重可能如何提振根基不稳的中国股票。

一直到2017年,中国股票在MSCI的18项“入指”标准上普遍不能达标。自那以来,人们对中国股票在MSCI指数中的权重迅速上升越来越担忧。美国立法者担心,这可能会引导美国资金流入那些涉及侵犯人权或从事间谍活动的企业。

MSCI中国全股票指数今年以来的回报率约为17%。在其它地方可以获得更高的回报——以及更高透明度。中国松懈的治理和会计标准越是经常地迫使MSCI调整指数的成份股,它就越像是一个股评家,而不像一个不偏不倚的统计学家。■ 

又讯: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股价暴跌逾90%

 康河信 , 丹尼尔•沙恩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两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市值周四蒸发了数十亿美元,成为香港股市戏剧性暴跌的最新案例。

一家亏损的大理石生产商——其股价今年曾上涨3800%——市值缩水450亿港元(合57亿美元),跌幅达98%。此前指数编制机构MSCI表示,不会将该公司股票纳入其追踪全球股票的基准指数。

去年报告净亏损近6.4亿元人民币(合9100万美元)的雅高控股(ArtGo Holdings),曾于11月7日被选中,拟纳入MSCI中国指数。这促使该公司的股价在一周多一点时间里上涨一倍多,投资者竞相在该股按计划被纳入指数前买入。

但MSCI周四改变了将雅高控股纳入指数的决定,称作出这一决定是“根据进一步分析和市场参与者对可投资性的反馈”。


香港维权投资者、公司治理专家戴维•韦伯(David Webb)在9月就表示,雅高控股的股价存在泡沫,他致函香港金融监管机构,要求对该公司的所有权进行调查。

他在周四表示,MSCI“相当机械的标准”影响了将该股纳入指数的最初决定。


“他们作出决定时没有考虑任何估值指标,”韦伯表示,“如果他们考虑了,他们就会像我一样,看到其股价是资产净值的20倍,无论你的想象力有多丰富,这都是不合理的。”

戏剧性的暴涨和暴跌是香港股市的一个标志。2017年,一批在香港上市的股票在一系列神秘暴跌中缩水60亿美元,其中表现最惨的股票下跌95%。

这些公司此前就在韦伯的分析中被称为“谜之网络”(Enigma Network),韦伯绘制了这些公司之间的交叉持股关系。

雅高控股的监管申报材料显示,今年前6个月,其营收下降了一半以上。该公司将此归因于美中贸易战导致其未指明的大宗商品交易业务崩溃。今年6月,该公司宣布进行多元化投资,进军中国房地产行业。

香港交易所(HKEx)的数据显示,该公司最大股东梁迦杰(Leung Ka Kit)于10月11日递交辞呈,以便“把更多时间投入到他的其他事务”。他的妻子伍晶(Wu Jing)目前是雅高控股的董事长兼代理首席执行官。此前她曾担任香港政府的顾问。

雅高控股并不是周四唯一一家市值几乎全部蒸发的香港上市公司。

卡森国际(Kasen International)的股价也下跌逾90%,相当于市值缩水约8亿美元。此前这家家具制造商和房地产开发商遭到做空机构Blue Orca Capital的阻击。

Blue Orca的一份研究报告对卡森正在柬埔寨开发的某些项目以及该公司已进行的资产处置表示担忧。“卡森唯一可行的业务是房地产开发,随着该公司将最后的剩余住宅单元出售,它就像一块正在融化的冰,”该报告声称。

已停牌的卡森拒绝立即就Blue Orca的指控置评,但表示将在当天晚些时候发布回应。

周四的下跌使香港11月股价突然暴跌的公司数量达到3家。本月早些时候,高档瓶装水供应商西藏水资源有限公司(Tibet Water)的股价在一天里下跌了三分之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