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钟霆诺(Chris Jung)在女儿出生几个月后,把她的唾液试管送到了自己公司在香港的基因检测实验室。他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想在她的DNA中寻找有关未来的线索。他想,她可能会成为杰出的专业人士,甚至可能成为医生。

不过,他的公司探索基因(Gene Discovery)的分析结果表明,他女儿在音乐、数学和体育方面有很强的能力,但记忆细节的能力较弱,于是钟霆诺改变了计划。钟霆诺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他将投入资源来开发这些能力,同时引导她远离那些需要大量记忆的职业。

“起初我希望她能成为医生或律师那样的专业人士,”钟霆诺说,他是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有限公司(Good Union Corp.)的首席运营官。“但是我看了结果后,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差。我改变了我的期望,因为如果我想让她成为专业人士,她需要学习和记住很多东西。”

探索基因的办公地位于香港尖沙咀拥挤的商业区里,紧邻出售普拉达(Prada)手袋和迪奥(Dior)手表的门店,这家主要销售DNA检测套餐的公司生意火爆。该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来自家长普遍渴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天才的中国内地,这促进了一个不断增长但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的发展。这些中国版的“直升机父母”反映了中国在遗传学方面突破界限的倾向,也是主导该领域的更广泛竞争的组成部分,对这门改变人生的科学在世界各地的应用产生了影响。

消费级基因检测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在中国内地也有长足的发展。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研究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 Inc.预计,到2025年,DNA检测服务的销售额将增长两倍,从去年的4100万美元增至1.35亿美元。而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亿欧智库(EO Intelligence)预计,中国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4.05亿美元的规模。亿欧智库还预测,届时使用DNA检测装置的中国消费者将达到大约6000万人,远远高于2018年的150万人。

目前,相比美国市场3亿美元的规模,中国市场还显得微不足道,但该公司预计,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将略微领先,到2025年销售额年增长率将达到近17%,相比之下,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美国市场的年增长率为15%。

探索基因就是一系列迎合这种日渐增长需求的公司之一,他们充当了现代算命先生的角色,DNA就是他们的水晶球。在中国网购平台京东和中文互联网上进行搜索,能找到几十家提供幼儿和新生儿基因天赋检测的公司。他们给出了同样的高大上承诺,誓言要帮助父母发掘孩子在逻辑、数学、体育甚至情商等各个方面的“潜能”。帮助你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个常见的营销口号。

在2018年有1500万婴儿出生的中国社会,这种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这些新兴企业提出的许多说法,比如DNA可以用来评估记忆数据、耐受压力或展现领导力的能力,更像是占星术,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批评人士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科学根据的用途,比如评估自闭症风险,也是基于尚未得到完全了解的早期研究。

“没有科学依据显示你能以某种确定性来预测这些事情,”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大数据研究所(Big Data Institute)的负责人吉尔·麦克维恩(Gil McVean)说。该机构重点分析基因和生物数据以预防和治疗疾病。

消费者基因检测热潮

规模较小的中国基因检测市场正在追赶美国的增长率

探索基因的高管表示,他们并没有给出直接或决定性的建议,只是罗列了可能的健康风险和潜在能力,供家长们在竞争激烈的文化中作为参考。在实施了数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于2016年被取消后,大多数中国父母仍然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成为他们实现雄心壮志的焦点。

钟霆诺说:“DNA检测可以成为动力和激励因素之一,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在探索基因网站上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价格为4500港元(约合575美元),其中包括“精灵儿童基因检测”套餐,用于检测幼儿的天赋能力。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建成无可争议世界强国的雄心壮志的关键。但没有什么比中国对遗传学的热衷更能表明其所面临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基因进步不会受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监管和审查阻碍,经常会试探科学和生物伦理的极限。2018年,中国基因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世界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全球的强烈抗议,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迎来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时代,基因改造会被传给后代而且永远改变。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相比中国科学家取得真正医学突破的各种报告,比如通过基因编辑消灭超级细菌,还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试验:研究者克隆了出生时进行基因变异以诱发精神疾病的猕猴,使用CRISPR技术繁育肌肉强壮的小猎犬,或者通过向大脑注入人类DNA来创造“超级猴子”。

DNA是人体运行的密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是科学家仍在努力破解这些密码,其中的许多特征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基因的共同作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也起着重要作用,比如决定人们究竟是会成为数学天才还是会患上癌症。

不能仅凭DNA来决定一个人是谁,拥有某个特定的基因也不能预测你的未来。这只能表明出现某种状况或特征的可能性。《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2003年发表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发现,ACTN3基因的变体与短跑选手等顶尖运动员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关联,但此后的研究发现,虽然大多数短跑选手都携带这种变体,但并非所有携带这种变体的人都是顶尖运动员。

同样,携带BRCA基因的有害突变(通常被认为与乳腺癌和卵巢癌存在关联),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会患上这些疾病,而只意味着他们的患病风险高于其他人。

近年来,基因检测和其他筛查方法在评估成年人患癌风险或诊断胎儿的唐氏综合症等方面取得了突破。但在中国,一些企业走得更远,宣称能洞见到婴儿在出生后的人生。这种洞察无法在当今科学中得到证实。

2017年,周小英(音)在分娩后,住进了月子中心,由一批女性工作人员、厨师和传统治疗师照料,这是中国富裕阶层的普遍做法。在月子中心,一家基因检测公司的销售代表向她推荐了一个诱人的产品:只需1500美元,那家公司就能从她儿子的唾液中窥视到孩子的未来。

这项检测还分析了她儿子患遗传病的倾向,并告知周小英,她的儿子可能具备音乐和艺术天赋,但运动能力较差。现在她儿子已满两岁,周小英说,他只要听过一次,就能哼出一首歌的旋律。他们家正打算搬进一套更大的房子,以培养孩子的天赋。周小英取消了儿子的跑步和游泳课程,并计划买一架钢琴,很快让儿子开始上课。

“我想知道他将来的才能,以便为他设定方向。”这位过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上海妈妈表示,“如果你相信检测结果,你可以作为参考。不相信也没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

浙江大学生物伦理学讲师王兆辰(音)表示,中国的传统很注重对下一代的培养,技术进步则助长了国民对DNA的痴迷。

他说,这种痴迷已经到了令国内科学界忧心忡忡的程度,大家担心,随着商业检测的兴起,“那些真正有助于诊断疾病的基因检测的权威性会受到损害”。

在美国等地,民众也感受到了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大学入学丑闻就是这种压力的佐证),但针对婴幼儿的天赋检测尚未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多数接受DNA检测的消费者都是为了获得有关家世血统或健康风险的分析。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没有规范针对养生、运动能力或其他才能的商业检测,但会监管针对癌症等疾病风险的检测。总部位于加州的“我与23对染色体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 Inc.)是美国唯一一家获准在无医生介入的情况下提供疾病风险DNA检测的公司,而且必须将检测流程提交FDA审核,才能进行检测。

相比之下,中国有数十家检测公司声称能洞悉癌症、精神疾病等各类疾病的风险,但目前尚无明确法规监管此类业务。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名代表称,此类基因检测公司不属于卫健委的监管范围。

香港只要求医疗实验室和提供基因检测的机构遵循相关注册条例即可,这种规定也受到了质疑。今年春天,香港民主党医疗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Ramon Yuen Hoi-man)向香港有关机构投诉称,提供天赋检测的基因公司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没有说明检测的局限性,而一味夸大基因分析的益处。随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商业基因检测的监管和伦理问题。

在深圳工作的金融人士莎伦·史(Sharon Shi,音)坐火车前往香港,在天资基因检测中心(DNA WeCheck)为她3岁的女儿做了检测,花费近4600美元。那家公司发给她的检测报告堪比一本书厚。史女士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女儿的教育,她说这项分析帮助她理解了为何女儿喜欢编歌词和天马行空地画画。

该检测还发现,她女儿的“心源性猝死”风险高于平均水平。为了让孩子的心脏更强健,天资基因检测中心推荐了芹菜、食用菌等中餐食材。史女士丈夫的家人确有心脏病史,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意外。虽然研究表明心源性猝死与遗传有很强的关联,但医学界尚不完全清楚具体原因。

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主要提供美容医疗设备及皮肤和头发护理服务。两年前,该公司的管理层注意到他们的朋友中出现了天赋检测需求后,增设了DNA检测业务。与其他基因检测公司一样,该公司会将客户的基因数据与公共数据库中相关人群的基因数据以及有关基因与疾病的公开研究进行对照。创金汇称,通过对基因组片段的比对,他们能确定哪些基因变异与疾病或特定症状存在关联。

要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风险,探索基因会瞄准BDNF基因,该基因负责下达制造一种脑蛋白的指令。但该公司的这一分析所依据的两项研究已发表了至少十年,并且是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完成的。

负责对探索基因的试剂进行检测与分析的香港公司中生科技(CBT Gene)表示,他们会持续锁定BDNF基因,因为有更多研究认为ADHD风险的提升与该基因有关。他们提到了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科研论文。中生科技首席技术官杰伊·梁(Jay Liang,音)表示,随着公司科研数据库的更新,中生科技也可能修改其ADHD预测模型,并纳入其他基因。

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生物伦理和卫生政策专家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这些父母在改变自己孩子的人生。”撰文/Daniela Wei、K Oanh Ha、Kristen V Brow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提前知晓你的孩子是不是“天才”的测试 你想做吗?

发布日期:2019-11-22 10:52
摘要:“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钟霆诺(Chris Jung)在女儿出生几个月后,把她的唾液试管送到了自己公司在香港的基因检测实验室。他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想在她的DNA中寻找有关未来的线索。他想,她可能会成为杰出的专业人士,甚至可能成为医生。

不过,他的公司探索基因(Gene Discovery)的分析结果表明,他女儿在音乐、数学和体育方面有很强的能力,但记忆细节的能力较弱,于是钟霆诺改变了计划。钟霆诺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他将投入资源来开发这些能力,同时引导她远离那些需要大量记忆的职业。

“起初我希望她能成为医生或律师那样的专业人士,”钟霆诺说,他是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有限公司(Good Union Corp.)的首席运营官。“但是我看了结果后,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差。我改变了我的期望,因为如果我想让她成为专业人士,她需要学习和记住很多东西。”

探索基因的办公地位于香港尖沙咀拥挤的商业区里,紧邻出售普拉达(Prada)手袋和迪奥(Dior)手表的门店,这家主要销售DNA检测套餐的公司生意火爆。该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来自家长普遍渴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天才的中国内地,这促进了一个不断增长但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的发展。这些中国版的“直升机父母”反映了中国在遗传学方面突破界限的倾向,也是主导该领域的更广泛竞争的组成部分,对这门改变人生的科学在世界各地的应用产生了影响。

消费级基因检测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在中国内地也有长足的发展。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研究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 Inc.预计,到2025年,DNA检测服务的销售额将增长两倍,从去年的4100万美元增至1.35亿美元。而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亿欧智库(EO Intelligence)预计,中国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4.05亿美元的规模。亿欧智库还预测,届时使用DNA检测装置的中国消费者将达到大约6000万人,远远高于2018年的150万人。

目前,相比美国市场3亿美元的规模,中国市场还显得微不足道,但该公司预计,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将略微领先,到2025年销售额年增长率将达到近17%,相比之下,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美国市场的年增长率为15%。

探索基因就是一系列迎合这种日渐增长需求的公司之一,他们充当了现代算命先生的角色,DNA就是他们的水晶球。在中国网购平台京东和中文互联网上进行搜索,能找到几十家提供幼儿和新生儿基因天赋检测的公司。他们给出了同样的高大上承诺,誓言要帮助父母发掘孩子在逻辑、数学、体育甚至情商等各个方面的“潜能”。帮助你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个常见的营销口号。

在2018年有1500万婴儿出生的中国社会,这种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这些新兴企业提出的许多说法,比如DNA可以用来评估记忆数据、耐受压力或展现领导力的能力,更像是占星术,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批评人士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科学根据的用途,比如评估自闭症风险,也是基于尚未得到完全了解的早期研究。

“没有科学依据显示你能以某种确定性来预测这些事情,”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大数据研究所(Big Data Institute)的负责人吉尔·麦克维恩(Gil McVean)说。该机构重点分析基因和生物数据以预防和治疗疾病。

消费者基因检测热潮

规模较小的中国基因检测市场正在追赶美国的增长率

探索基因的高管表示,他们并没有给出直接或决定性的建议,只是罗列了可能的健康风险和潜在能力,供家长们在竞争激烈的文化中作为参考。在实施了数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于2016年被取消后,大多数中国父母仍然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成为他们实现雄心壮志的焦点。

钟霆诺说:“DNA检测可以成为动力和激励因素之一,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在探索基因网站上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价格为4500港元(约合575美元),其中包括“精灵儿童基因检测”套餐,用于检测幼儿的天赋能力。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建成无可争议世界强国的雄心壮志的关键。但没有什么比中国对遗传学的热衷更能表明其所面临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基因进步不会受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监管和审查阻碍,经常会试探科学和生物伦理的极限。2018年,中国基因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世界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全球的强烈抗议,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迎来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时代,基因改造会被传给后代而且永远改变。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相比中国科学家取得真正医学突破的各种报告,比如通过基因编辑消灭超级细菌,还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试验:研究者克隆了出生时进行基因变异以诱发精神疾病的猕猴,使用CRISPR技术繁育肌肉强壮的小猎犬,或者通过向大脑注入人类DNA来创造“超级猴子”。

DNA是人体运行的密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是科学家仍在努力破解这些密码,其中的许多特征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基因的共同作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也起着重要作用,比如决定人们究竟是会成为数学天才还是会患上癌症。

不能仅凭DNA来决定一个人是谁,拥有某个特定的基因也不能预测你的未来。这只能表明出现某种状况或特征的可能性。《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2003年发表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发现,ACTN3基因的变体与短跑选手等顶尖运动员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关联,但此后的研究发现,虽然大多数短跑选手都携带这种变体,但并非所有携带这种变体的人都是顶尖运动员。

同样,携带BRCA基因的有害突变(通常被认为与乳腺癌和卵巢癌存在关联),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会患上这些疾病,而只意味着他们的患病风险高于其他人。

近年来,基因检测和其他筛查方法在评估成年人患癌风险或诊断胎儿的唐氏综合症等方面取得了突破。但在中国,一些企业走得更远,宣称能洞见到婴儿在出生后的人生。这种洞察无法在当今科学中得到证实。

2017年,周小英(音)在分娩后,住进了月子中心,由一批女性工作人员、厨师和传统治疗师照料,这是中国富裕阶层的普遍做法。在月子中心,一家基因检测公司的销售代表向她推荐了一个诱人的产品:只需1500美元,那家公司就能从她儿子的唾液中窥视到孩子的未来。

这项检测还分析了她儿子患遗传病的倾向,并告知周小英,她的儿子可能具备音乐和艺术天赋,但运动能力较差。现在她儿子已满两岁,周小英说,他只要听过一次,就能哼出一首歌的旋律。他们家正打算搬进一套更大的房子,以培养孩子的天赋。周小英取消了儿子的跑步和游泳课程,并计划买一架钢琴,很快让儿子开始上课。

“我想知道他将来的才能,以便为他设定方向。”这位过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上海妈妈表示,“如果你相信检测结果,你可以作为参考。不相信也没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

浙江大学生物伦理学讲师王兆辰(音)表示,中国的传统很注重对下一代的培养,技术进步则助长了国民对DNA的痴迷。

他说,这种痴迷已经到了令国内科学界忧心忡忡的程度,大家担心,随着商业检测的兴起,“那些真正有助于诊断疾病的基因检测的权威性会受到损害”。

在美国等地,民众也感受到了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大学入学丑闻就是这种压力的佐证),但针对婴幼儿的天赋检测尚未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多数接受DNA检测的消费者都是为了获得有关家世血统或健康风险的分析。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没有规范针对养生、运动能力或其他才能的商业检测,但会监管针对癌症等疾病风险的检测。总部位于加州的“我与23对染色体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 Inc.)是美国唯一一家获准在无医生介入的情况下提供疾病风险DNA检测的公司,而且必须将检测流程提交FDA审核,才能进行检测。

相比之下,中国有数十家检测公司声称能洞悉癌症、精神疾病等各类疾病的风险,但目前尚无明确法规监管此类业务。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名代表称,此类基因检测公司不属于卫健委的监管范围。

香港只要求医疗实验室和提供基因检测的机构遵循相关注册条例即可,这种规定也受到了质疑。今年春天,香港民主党医疗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Ramon Yuen Hoi-man)向香港有关机构投诉称,提供天赋检测的基因公司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没有说明检测的局限性,而一味夸大基因分析的益处。随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商业基因检测的监管和伦理问题。

在深圳工作的金融人士莎伦·史(Sharon Shi,音)坐火车前往香港,在天资基因检测中心(DNA WeCheck)为她3岁的女儿做了检测,花费近4600美元。那家公司发给她的检测报告堪比一本书厚。史女士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女儿的教育,她说这项分析帮助她理解了为何女儿喜欢编歌词和天马行空地画画。

该检测还发现,她女儿的“心源性猝死”风险高于平均水平。为了让孩子的心脏更强健,天资基因检测中心推荐了芹菜、食用菌等中餐食材。史女士丈夫的家人确有心脏病史,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意外。虽然研究表明心源性猝死与遗传有很强的关联,但医学界尚不完全清楚具体原因。

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主要提供美容医疗设备及皮肤和头发护理服务。两年前,该公司的管理层注意到他们的朋友中出现了天赋检测需求后,增设了DNA检测业务。与其他基因检测公司一样,该公司会将客户的基因数据与公共数据库中相关人群的基因数据以及有关基因与疾病的公开研究进行对照。创金汇称,通过对基因组片段的比对,他们能确定哪些基因变异与疾病或特定症状存在关联。

要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风险,探索基因会瞄准BDNF基因,该基因负责下达制造一种脑蛋白的指令。但该公司的这一分析所依据的两项研究已发表了至少十年,并且是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完成的。

负责对探索基因的试剂进行检测与分析的香港公司中生科技(CBT Gene)表示,他们会持续锁定BDNF基因,因为有更多研究认为ADHD风险的提升与该基因有关。他们提到了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科研论文。中生科技首席技术官杰伊·梁(Jay Liang,音)表示,随着公司科研数据库的更新,中生科技也可能修改其ADHD预测模型,并纳入其他基因。

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生物伦理和卫生政策专家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这些父母在改变自己孩子的人生。”撰文/Daniela Wei、K Oanh Ha、Kristen V Brow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钟霆诺(Chris Jung)在女儿出生几个月后,把她的唾液试管送到了自己公司在香港的基因检测实验室。他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想在她的DNA中寻找有关未来的线索。他想,她可能会成为杰出的专业人士,甚至可能成为医生。

不过,他的公司探索基因(Gene Discovery)的分析结果表明,他女儿在音乐、数学和体育方面有很强的能力,但记忆细节的能力较弱,于是钟霆诺改变了计划。钟霆诺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他将投入资源来开发这些能力,同时引导她远离那些需要大量记忆的职业。

“起初我希望她能成为医生或律师那样的专业人士,”钟霆诺说,他是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有限公司(Good Union Corp.)的首席运营官。“但是我看了结果后,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差。我改变了我的期望,因为如果我想让她成为专业人士,她需要学习和记住很多东西。”

探索基因的办公地位于香港尖沙咀拥挤的商业区里,紧邻出售普拉达(Prada)手袋和迪奥(Dior)手表的门店,这家主要销售DNA检测套餐的公司生意火爆。该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来自家长普遍渴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天才的中国内地,这促进了一个不断增长但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的发展。这些中国版的“直升机父母”反映了中国在遗传学方面突破界限的倾向,也是主导该领域的更广泛竞争的组成部分,对这门改变人生的科学在世界各地的应用产生了影响。

消费级基因检测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在中国内地也有长足的发展。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研究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 Inc.预计,到2025年,DNA检测服务的销售额将增长两倍,从去年的4100万美元增至1.35亿美元。而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亿欧智库(EO Intelligence)预计,中国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4.05亿美元的规模。亿欧智库还预测,届时使用DNA检测装置的中国消费者将达到大约6000万人,远远高于2018年的150万人。

目前,相比美国市场3亿美元的规模,中国市场还显得微不足道,但该公司预计,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将略微领先,到2025年销售额年增长率将达到近17%,相比之下,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美国市场的年增长率为15%。

探索基因就是一系列迎合这种日渐增长需求的公司之一,他们充当了现代算命先生的角色,DNA就是他们的水晶球。在中国网购平台京东和中文互联网上进行搜索,能找到几十家提供幼儿和新生儿基因天赋检测的公司。他们给出了同样的高大上承诺,誓言要帮助父母发掘孩子在逻辑、数学、体育甚至情商等各个方面的“潜能”。帮助你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个常见的营销口号。

在2018年有1500万婴儿出生的中国社会,这种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这些新兴企业提出的许多说法,比如DNA可以用来评估记忆数据、耐受压力或展现领导力的能力,更像是占星术,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批评人士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科学根据的用途,比如评估自闭症风险,也是基于尚未得到完全了解的早期研究。

“没有科学依据显示你能以某种确定性来预测这些事情,”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大数据研究所(Big Data Institute)的负责人吉尔·麦克维恩(Gil McVean)说。该机构重点分析基因和生物数据以预防和治疗疾病。

消费者基因检测热潮

规模较小的中国基因检测市场正在追赶美国的增长率

探索基因的高管表示,他们并没有给出直接或决定性的建议,只是罗列了可能的健康风险和潜在能力,供家长们在竞争激烈的文化中作为参考。在实施了数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于2016年被取消后,大多数中国父母仍然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成为他们实现雄心壮志的焦点。

钟霆诺说:“DNA检测可以成为动力和激励因素之一,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在探索基因网站上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价格为4500港元(约合575美元),其中包括“精灵儿童基因检测”套餐,用于检测幼儿的天赋能力。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建成无可争议世界强国的雄心壮志的关键。但没有什么比中国对遗传学的热衷更能表明其所面临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基因进步不会受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监管和审查阻碍,经常会试探科学和生物伦理的极限。2018年,中国基因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世界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全球的强烈抗议,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迎来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时代,基因改造会被传给后代而且永远改变。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相比中国科学家取得真正医学突破的各种报告,比如通过基因编辑消灭超级细菌,还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试验:研究者克隆了出生时进行基因变异以诱发精神疾病的猕猴,使用CRISPR技术繁育肌肉强壮的小猎犬,或者通过向大脑注入人类DNA来创造“超级猴子”。

DNA是人体运行的密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是科学家仍在努力破解这些密码,其中的许多特征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基因的共同作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也起着重要作用,比如决定人们究竟是会成为数学天才还是会患上癌症。

不能仅凭DNA来决定一个人是谁,拥有某个特定的基因也不能预测你的未来。这只能表明出现某种状况或特征的可能性。《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2003年发表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发现,ACTN3基因的变体与短跑选手等顶尖运动员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关联,但此后的研究发现,虽然大多数短跑选手都携带这种变体,但并非所有携带这种变体的人都是顶尖运动员。

同样,携带BRCA基因的有害突变(通常被认为与乳腺癌和卵巢癌存在关联),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会患上这些疾病,而只意味着他们的患病风险高于其他人。

近年来,基因检测和其他筛查方法在评估成年人患癌风险或诊断胎儿的唐氏综合症等方面取得了突破。但在中国,一些企业走得更远,宣称能洞见到婴儿在出生后的人生。这种洞察无法在当今科学中得到证实。

2017年,周小英(音)在分娩后,住进了月子中心,由一批女性工作人员、厨师和传统治疗师照料,这是中国富裕阶层的普遍做法。在月子中心,一家基因检测公司的销售代表向她推荐了一个诱人的产品:只需1500美元,那家公司就能从她儿子的唾液中窥视到孩子的未来。

这项检测还分析了她儿子患遗传病的倾向,并告知周小英,她的儿子可能具备音乐和艺术天赋,但运动能力较差。现在她儿子已满两岁,周小英说,他只要听过一次,就能哼出一首歌的旋律。他们家正打算搬进一套更大的房子,以培养孩子的天赋。周小英取消了儿子的跑步和游泳课程,并计划买一架钢琴,很快让儿子开始上课。

“我想知道他将来的才能,以便为他设定方向。”这位过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上海妈妈表示,“如果你相信检测结果,你可以作为参考。不相信也没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

浙江大学生物伦理学讲师王兆辰(音)表示,中国的传统很注重对下一代的培养,技术进步则助长了国民对DNA的痴迷。

他说,这种痴迷已经到了令国内科学界忧心忡忡的程度,大家担心,随着商业检测的兴起,“那些真正有助于诊断疾病的基因检测的权威性会受到损害”。

在美国等地,民众也感受到了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大学入学丑闻就是这种压力的佐证),但针对婴幼儿的天赋检测尚未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多数接受DNA检测的消费者都是为了获得有关家世血统或健康风险的分析。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没有规范针对养生、运动能力或其他才能的商业检测,但会监管针对癌症等疾病风险的检测。总部位于加州的“我与23对染色体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 Inc.)是美国唯一一家获准在无医生介入的情况下提供疾病风险DNA检测的公司,而且必须将检测流程提交FDA审核,才能进行检测。

相比之下,中国有数十家检测公司声称能洞悉癌症、精神疾病等各类疾病的风险,但目前尚无明确法规监管此类业务。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名代表称,此类基因检测公司不属于卫健委的监管范围。

香港只要求医疗实验室和提供基因检测的机构遵循相关注册条例即可,这种规定也受到了质疑。今年春天,香港民主党医疗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Ramon Yuen Hoi-man)向香港有关机构投诉称,提供天赋检测的基因公司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没有说明检测的局限性,而一味夸大基因分析的益处。随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商业基因检测的监管和伦理问题。

在深圳工作的金融人士莎伦·史(Sharon Shi,音)坐火车前往香港,在天资基因检测中心(DNA WeCheck)为她3岁的女儿做了检测,花费近4600美元。那家公司发给她的检测报告堪比一本书厚。史女士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女儿的教育,她说这项分析帮助她理解了为何女儿喜欢编歌词和天马行空地画画。

该检测还发现,她女儿的“心源性猝死”风险高于平均水平。为了让孩子的心脏更强健,天资基因检测中心推荐了芹菜、食用菌等中餐食材。史女士丈夫的家人确有心脏病史,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意外。虽然研究表明心源性猝死与遗传有很强的关联,但医学界尚不完全清楚具体原因。

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主要提供美容医疗设备及皮肤和头发护理服务。两年前,该公司的管理层注意到他们的朋友中出现了天赋检测需求后,增设了DNA检测业务。与其他基因检测公司一样,该公司会将客户的基因数据与公共数据库中相关人群的基因数据以及有关基因与疾病的公开研究进行对照。创金汇称,通过对基因组片段的比对,他们能确定哪些基因变异与疾病或特定症状存在关联。

要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风险,探索基因会瞄准BDNF基因,该基因负责下达制造一种脑蛋白的指令。但该公司的这一分析所依据的两项研究已发表了至少十年,并且是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完成的。

负责对探索基因的试剂进行检测与分析的香港公司中生科技(CBT Gene)表示,他们会持续锁定BDNF基因,因为有更多研究认为ADHD风险的提升与该基因有关。他们提到了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科研论文。中生科技首席技术官杰伊·梁(Jay Liang,音)表示,随着公司科研数据库的更新,中生科技也可能修改其ADHD预测模型,并纳入其他基因。

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生物伦理和卫生政策专家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这些父母在改变自己孩子的人生。”撰文/Daniela Wei、K Oanh Ha、Kristen V Brow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提前知晓你的孩子是不是“天才”的测试 你想做吗?

发布日期:2019-11-22 10:52
摘要:“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钟霆诺(Chris Jung)在女儿出生几个月后,把她的唾液试管送到了自己公司在香港的基因检测实验室。他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想在她的DNA中寻找有关未来的线索。他想,她可能会成为杰出的专业人士,甚至可能成为医生。

不过,他的公司探索基因(Gene Discovery)的分析结果表明,他女儿在音乐、数学和体育方面有很强的能力,但记忆细节的能力较弱,于是钟霆诺改变了计划。钟霆诺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他将投入资源来开发这些能力,同时引导她远离那些需要大量记忆的职业。

“起初我希望她能成为医生或律师那样的专业人士,”钟霆诺说,他是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有限公司(Good Union Corp.)的首席运营官。“但是我看了结果后,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差。我改变了我的期望,因为如果我想让她成为专业人士,她需要学习和记住很多东西。”

探索基因的办公地位于香港尖沙咀拥挤的商业区里,紧邻出售普拉达(Prada)手袋和迪奥(Dior)手表的门店,这家主要销售DNA检测套餐的公司生意火爆。该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来自家长普遍渴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天才的中国内地,这促进了一个不断增长但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的发展。这些中国版的“直升机父母”反映了中国在遗传学方面突破界限的倾向,也是主导该领域的更广泛竞争的组成部分,对这门改变人生的科学在世界各地的应用产生了影响。

消费级基因检测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在中国内地也有长足的发展。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研究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 Inc.预计,到2025年,DNA检测服务的销售额将增长两倍,从去年的4100万美元增至1.35亿美元。而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亿欧智库(EO Intelligence)预计,中国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4.05亿美元的规模。亿欧智库还预测,届时使用DNA检测装置的中国消费者将达到大约6000万人,远远高于2018年的150万人。

目前,相比美国市场3亿美元的规模,中国市场还显得微不足道,但该公司预计,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将略微领先,到2025年销售额年增长率将达到近17%,相比之下,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美国市场的年增长率为15%。

探索基因就是一系列迎合这种日渐增长需求的公司之一,他们充当了现代算命先生的角色,DNA就是他们的水晶球。在中国网购平台京东和中文互联网上进行搜索,能找到几十家提供幼儿和新生儿基因天赋检测的公司。他们给出了同样的高大上承诺,誓言要帮助父母发掘孩子在逻辑、数学、体育甚至情商等各个方面的“潜能”。帮助你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个常见的营销口号。

在2018年有1500万婴儿出生的中国社会,这种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这些新兴企业提出的许多说法,比如DNA可以用来评估记忆数据、耐受压力或展现领导力的能力,更像是占星术,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批评人士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科学根据的用途,比如评估自闭症风险,也是基于尚未得到完全了解的早期研究。

“没有科学依据显示你能以某种确定性来预测这些事情,”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大数据研究所(Big Data Institute)的负责人吉尔·麦克维恩(Gil McVean)说。该机构重点分析基因和生物数据以预防和治疗疾病。

消费者基因检测热潮

规模较小的中国基因检测市场正在追赶美国的增长率

探索基因的高管表示,他们并没有给出直接或决定性的建议,只是罗列了可能的健康风险和潜在能力,供家长们在竞争激烈的文化中作为参考。在实施了数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于2016年被取消后,大多数中国父母仍然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成为他们实现雄心壮志的焦点。

钟霆诺说:“DNA检测可以成为动力和激励因素之一,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在探索基因网站上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价格为4500港元(约合575美元),其中包括“精灵儿童基因检测”套餐,用于检测幼儿的天赋能力。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建成无可争议世界强国的雄心壮志的关键。但没有什么比中国对遗传学的热衷更能表明其所面临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基因进步不会受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监管和审查阻碍,经常会试探科学和生物伦理的极限。2018年,中国基因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世界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全球的强烈抗议,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迎来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时代,基因改造会被传给后代而且永远改变。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相比中国科学家取得真正医学突破的各种报告,比如通过基因编辑消灭超级细菌,还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试验:研究者克隆了出生时进行基因变异以诱发精神疾病的猕猴,使用CRISPR技术繁育肌肉强壮的小猎犬,或者通过向大脑注入人类DNA来创造“超级猴子”。

DNA是人体运行的密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是科学家仍在努力破解这些密码,其中的许多特征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基因的共同作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也起着重要作用,比如决定人们究竟是会成为数学天才还是会患上癌症。

不能仅凭DNA来决定一个人是谁,拥有某个特定的基因也不能预测你的未来。这只能表明出现某种状况或特征的可能性。《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2003年发表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发现,ACTN3基因的变体与短跑选手等顶尖运动员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关联,但此后的研究发现,虽然大多数短跑选手都携带这种变体,但并非所有携带这种变体的人都是顶尖运动员。

同样,携带BRCA基因的有害突变(通常被认为与乳腺癌和卵巢癌存在关联),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会患上这些疾病,而只意味着他们的患病风险高于其他人。

近年来,基因检测和其他筛查方法在评估成年人患癌风险或诊断胎儿的唐氏综合症等方面取得了突破。但在中国,一些企业走得更远,宣称能洞见到婴儿在出生后的人生。这种洞察无法在当今科学中得到证实。

2017年,周小英(音)在分娩后,住进了月子中心,由一批女性工作人员、厨师和传统治疗师照料,这是中国富裕阶层的普遍做法。在月子中心,一家基因检测公司的销售代表向她推荐了一个诱人的产品:只需1500美元,那家公司就能从她儿子的唾液中窥视到孩子的未来。

这项检测还分析了她儿子患遗传病的倾向,并告知周小英,她的儿子可能具备音乐和艺术天赋,但运动能力较差。现在她儿子已满两岁,周小英说,他只要听过一次,就能哼出一首歌的旋律。他们家正打算搬进一套更大的房子,以培养孩子的天赋。周小英取消了儿子的跑步和游泳课程,并计划买一架钢琴,很快让儿子开始上课。

“我想知道他将来的才能,以便为他设定方向。”这位过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上海妈妈表示,“如果你相信检测结果,你可以作为参考。不相信也没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

浙江大学生物伦理学讲师王兆辰(音)表示,中国的传统很注重对下一代的培养,技术进步则助长了国民对DNA的痴迷。

他说,这种痴迷已经到了令国内科学界忧心忡忡的程度,大家担心,随着商业检测的兴起,“那些真正有助于诊断疾病的基因检测的权威性会受到损害”。

在美国等地,民众也感受到了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大学入学丑闻就是这种压力的佐证),但针对婴幼儿的天赋检测尚未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多数接受DNA检测的消费者都是为了获得有关家世血统或健康风险的分析。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没有规范针对养生、运动能力或其他才能的商业检测,但会监管针对癌症等疾病风险的检测。总部位于加州的“我与23对染色体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 Inc.)是美国唯一一家获准在无医生介入的情况下提供疾病风险DNA检测的公司,而且必须将检测流程提交FDA审核,才能进行检测。

相比之下,中国有数十家检测公司声称能洞悉癌症、精神疾病等各类疾病的风险,但目前尚无明确法规监管此类业务。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名代表称,此类基因检测公司不属于卫健委的监管范围。

香港只要求医疗实验室和提供基因检测的机构遵循相关注册条例即可,这种规定也受到了质疑。今年春天,香港民主党医疗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Ramon Yuen Hoi-man)向香港有关机构投诉称,提供天赋检测的基因公司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没有说明检测的局限性,而一味夸大基因分析的益处。随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商业基因检测的监管和伦理问题。

在深圳工作的金融人士莎伦·史(Sharon Shi,音)坐火车前往香港,在天资基因检测中心(DNA WeCheck)为她3岁的女儿做了检测,花费近4600美元。那家公司发给她的检测报告堪比一本书厚。史女士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女儿的教育,她说这项分析帮助她理解了为何女儿喜欢编歌词和天马行空地画画。

该检测还发现,她女儿的“心源性猝死”风险高于平均水平。为了让孩子的心脏更强健,天资基因检测中心推荐了芹菜、食用菌等中餐食材。史女士丈夫的家人确有心脏病史,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意外。虽然研究表明心源性猝死与遗传有很强的关联,但医学界尚不完全清楚具体原因。

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主要提供美容医疗设备及皮肤和头发护理服务。两年前,该公司的管理层注意到他们的朋友中出现了天赋检测需求后,增设了DNA检测业务。与其他基因检测公司一样,该公司会将客户的基因数据与公共数据库中相关人群的基因数据以及有关基因与疾病的公开研究进行对照。创金汇称,通过对基因组片段的比对,他们能确定哪些基因变异与疾病或特定症状存在关联。

要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风险,探索基因会瞄准BDNF基因,该基因负责下达制造一种脑蛋白的指令。但该公司的这一分析所依据的两项研究已发表了至少十年,并且是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完成的。

负责对探索基因的试剂进行检测与分析的香港公司中生科技(CBT Gene)表示,他们会持续锁定BDNF基因,因为有更多研究认为ADHD风险的提升与该基因有关。他们提到了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科研论文。中生科技首席技术官杰伊·梁(Jay Liang,音)表示,随着公司科研数据库的更新,中生科技也可能修改其ADHD预测模型,并纳入其他基因。

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生物伦理和卫生政策专家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这些父母在改变自己孩子的人生。”撰文/Daniela Wei、K Oanh Ha、Kristen V Brow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OR--商业新媒体 】2017年,钟霆诺(Chris Jung)在女儿出生几个月后,把她的唾液试管送到了自己公司在香港的基因检测实验室。他对这个孩子寄予厚望,想在她的DNA中寻找有关未来的线索。他想,她可能会成为杰出的专业人士,甚至可能成为医生。

不过,他的公司探索基因(Gene Discovery)的分析结果表明,他女儿在音乐、数学和体育方面有很强的能力,但记忆细节的能力较弱,于是钟霆诺改变了计划。钟霆诺说,在女儿的成长过程中,他将投入资源来开发这些能力,同时引导她远离那些需要大量记忆的职业。

“起初我希望她能成为医生或律师那样的专业人士,”钟霆诺说,他是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有限公司(Good Union Corp.)的首席运营官。“但是我看了结果后,发现她的记忆力很差。我改变了我的期望,因为如果我想让她成为专业人士,她需要学习和记住很多东西。”

探索基因的办公地位于香港尖沙咀拥挤的商业区里,紧邻出售普拉达(Prada)手袋和迪奥(Dior)手表的门店,这家主要销售DNA检测套餐的公司生意火爆。该公司超过半数的客户来自家长普遍渴望把自己孩子培养成天才的中国内地,这促进了一个不断增长但基本上不受监管的行业的发展。这些中国版的“直升机父母”反映了中国在遗传学方面突破界限的倾向,也是主导该领域的更广泛竞争的组成部分,对这门改变人生的科学在世界各地的应用产生了影响。

消费级基因检测在全球范围越来越受欢迎的同时,在中国内地也有长足的发展。总部位于特拉华州的研究公司Global Market Insights Inc.预计,到2025年,DNA检测服务的销售额将增长两倍,从去年的4100万美元增至1.35亿美元。而总部位于北京的咨询公司亿欧智库(EO Intelligence)预计,中国市场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到2022年达到4.05亿美元的规模。亿欧智库还预测,届时使用DNA检测装置的中国消费者将达到大约6000万人,远远高于2018年的150万人。

目前,相比美国市场3亿美元的规模,中国市场还显得微不足道,但该公司预计,中国市场的增长速度将略微领先,到2025年销售额年增长率将达到近17%,相比之下,Global Market Insights的数据显示,美国市场的年增长率为15%。

探索基因就是一系列迎合这种日渐增长需求的公司之一,他们充当了现代算命先生的角色,DNA就是他们的水晶球。在中国网购平台京东和中文互联网上进行搜索,能找到几十家提供幼儿和新生儿基因天赋检测的公司。他们给出了同样的高大上承诺,誓言要帮助父母发掘孩子在逻辑、数学、体育甚至情商等各个方面的“潜能”。帮助你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是个常见的营销口号。

在2018年有1500万婴儿出生的中国社会,这种吸引力显而易见。但是这些新兴企业提出的许多说法,比如DNA可以用来评估记忆数据、耐受压力或展现领导力的能力,更像是占星术,而不是真正的科学。批评人士指出,在很多情况下,即使是那些有科学根据的用途,比如评估自闭症风险,也是基于尚未得到完全了解的早期研究。

“没有科学依据显示你能以某种确定性来预测这些事情,”牛津大学遗传学家、大数据研究所(Big Data Institute)的负责人吉尔·麦克维恩(Gil McVean)说。该机构重点分析基因和生物数据以预防和治疗疾病。

消费者基因检测热潮

规模较小的中国基因检测市场正在追赶美国的增长率

探索基因的高管表示,他们并没有给出直接或决定性的建议,只是罗列了可能的健康风险和潜在能力,供家长们在竞争激烈的文化中作为参考。在实施了数十年的人口控制政策于2016年被取消后,大多数中国父母仍然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成为他们实现雄心壮志的焦点。

钟霆诺说:“DNA检测可以成为动力和激励因素之一,这样父母可以为孩子提供更有针对性的资源,”在探索基因网站上出售的基因检测产品价格为4500港元(约合575美元),其中包括“精灵儿童基因检测”套餐,用于检测幼儿的天赋能力。

让中国成为世界上掌握最先进科学技术的国家之一,是中国建成无可争议世界强国的雄心壮志的关键。但没有什么比中国对遗传学的热衷更能表明其所面临的挑战。在很大程度上,中国的基因进步不会受到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那样的监管和审查阻碍,经常会试探科学和生物伦理的极限。2018年,中国基因科学家贺建奎创造了全世界第一个基因编辑婴儿,引发了全球的强烈抗议,人们担心中国可能会迎来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时代,基因改造会被传给后代而且永远改变。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

相比中国科学家取得真正医学突破的各种报告,比如通过基因编辑消灭超级细菌,还有更令人瞠目结舌的试验:研究者克隆了出生时进行基因变异以诱发精神疾病的猕猴,使用CRISPR技术繁育肌肉强壮的小猎犬,或者通过向大脑注入人类DNA来创造“超级猴子”。

DNA是人体运行的密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我们是谁。但是科学家仍在努力破解这些密码,其中的许多特征不是一两个基因决定的,可能是成百上千个基因的共同作用。在成长过程中,个人的经历和环境也起着重要作用,比如决定人们究竟是会成为数学天才还是会患上癌症。

不能仅凭DNA来决定一个人是谁,拥有某个特定的基因也不能预测你的未来。这只能表明出现某种状况或特征的可能性。《美国人类遗传学杂志》(American Journal of Human Genetics)2003年发表的一项被广泛引用的研究发现,ACTN3基因的变体与短跑选手等顶尖运动员之间存在令人信服的关联,但此后的研究发现,虽然大多数短跑选手都携带这种变体,但并非所有携带这种变体的人都是顶尖运动员。

同样,携带BRCA基因的有害突变(通常被认为与乳腺癌和卵巢癌存在关联),并不意味着一个人就会患上这些疾病,而只意味着他们的患病风险高于其他人。

近年来,基因检测和其他筛查方法在评估成年人患癌风险或诊断胎儿的唐氏综合症等方面取得了突破。但在中国,一些企业走得更远,宣称能洞见到婴儿在出生后的人生。这种洞察无法在当今科学中得到证实。

2017年,周小英(音)在分娩后,住进了月子中心,由一批女性工作人员、厨师和传统治疗师照料,这是中国富裕阶层的普遍做法。在月子中心,一家基因检测公司的销售代表向她推荐了一个诱人的产品:只需1500美元,那家公司就能从她儿子的唾液中窥视到孩子的未来。

这项检测还分析了她儿子患遗传病的倾向,并告知周小英,她的儿子可能具备音乐和艺术天赋,但运动能力较差。现在她儿子已满两岁,周小英说,他只要听过一次,就能哼出一首歌的旋律。他们家正打算搬进一套更大的房子,以培养孩子的天赋。周小英取消了儿子的跑步和游泳课程,并计划买一架钢琴,很快让儿子开始上课。

“我想知道他将来的才能,以便为他设定方向。”这位过去在金融行业工作的上海妈妈表示,“如果你相信检测结果,你可以作为参考。不相信也没关系,不会有什么影响。”

浙江大学生物伦理学讲师王兆辰(音)表示,中国的传统很注重对下一代的培养,技术进步则助长了国民对DNA的痴迷。

他说,这种痴迷已经到了令国内科学界忧心忡忡的程度,大家担心,随着商业检测的兴起,“那些真正有助于诊断疾病的基因检测的权威性会受到损害”。

在美国等地,民众也感受到了日趋激烈的教育竞争(大学入学丑闻就是这种压力的佐证),但针对婴幼儿的天赋检测尚未流行起来。

在美国和欧洲,多数接受DNA检测的消费者都是为了获得有关家世血统或健康风险的分析。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没有规范针对养生、运动能力或其他才能的商业检测,但会监管针对癌症等疾病风险的检测。总部位于加州的“我与23对染色体生物技术公司”(23andMe Inc.)是美国唯一一家获准在无医生介入的情况下提供疾病风险DNA检测的公司,而且必须将检测流程提交FDA审核,才能进行检测。

相比之下,中国有数十家检测公司声称能洞悉癌症、精神疾病等各类疾病的风险,但目前尚无明确法规监管此类业务。中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的一名代表称,此类基因检测公司不属于卫健委的监管范围。

香港只要求医疗实验室和提供基因检测的机构遵循相关注册条例即可,这种规定也受到了质疑。今年春天,香港民主党医疗政策副发言人袁海文(Ramon Yuen Hoi-man)向香港有关机构投诉称,提供天赋检测的基因公司存在误导消费者的行为,没有说明检测的局限性,而一味夸大基因分析的益处。随后,香港食物及卫生局成立了一个指导委员会,以研究有关商业基因检测的监管和伦理问题。

在深圳工作的金融人士莎伦·史(Sharon Shi,音)坐火车前往香港,在天资基因检测中心(DNA WeCheck)为她3岁的女儿做了检测,花费近4600美元。那家公司发给她的检测报告堪比一本书厚。史女士花了很多时间规划女儿的教育,她说这项分析帮助她理解了为何女儿喜欢编歌词和天马行空地画画。

该检测还发现,她女儿的“心源性猝死”风险高于平均水平。为了让孩子的心脏更强健,天资基因检测中心推荐了芹菜、食用菌等中餐食材。史女士丈夫的家人确有心脏病史,她对这一发现并不意外。虽然研究表明心源性猝死与遗传有很强的关联,但医学界尚不完全清楚具体原因。

探索基因的母公司创金汇主要提供美容医疗设备及皮肤和头发护理服务。两年前,该公司的管理层注意到他们的朋友中出现了天赋检测需求后,增设了DNA检测业务。与其他基因检测公司一样,该公司会将客户的基因数据与公共数据库中相关人群的基因数据以及有关基因与疾病的公开研究进行对照。创金汇称,通过对基因组片段的比对,他们能确定哪些基因变异与疾病或特定症状存在关联。

要确定孩子是否存在患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的风险,探索基因会瞄准BDNF基因,该基因负责下达制造一种脑蛋白的指令。但该公司的这一分析所依据的两项研究已发表了至少十年,并且是在美国、英国和爱尔兰完成的。

负责对探索基因的试剂进行检测与分析的香港公司中生科技(CBT Gene)表示,他们会持续锁定BDNF基因,因为有更多研究认为ADHD风险的提升与该基因有关。他们提到了一篇发表于2016年的科研论文。中生科技首席技术官杰伊·梁(Jay Liang,音)表示,随着公司科研数据库的更新,中生科技也可能修改其ADHD预测模型,并纳入其他基因。

尽管如此,一些医学专家仍不买账。

“对于多基因决定的特质,DNA检测绝无可能带来什么有意义的信息。”阿尔伯塔大学(University of Alberta)的生物伦理和卫生政策专家蒂莫西·考尔菲尔德(Timothy Caulfield)表示,“这些父母在改变自己孩子的人生。”撰文/Daniela Wei、K Oanh Ha、Kristen V Brown■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