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美国资金流入中国,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创建提供了关键资本。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这正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领先的风险资本家和初创公司创始人对各自政府之间的严重分歧和潜在后果表示出担忧。这些风险包括跨境投资下降,供应链中断以及人工智能、无线技术和癌症研究等领域的合作减少。

从风险投资到电影制作的各领域都显现出存在麻烦的迹象。启明创投的创始合伙人Gary Rieschel估计,中国美元风险资本基金的募资额下降了75%。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制作初创公司暴走的管理人士Olivia Hao表示,在美国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越来越难。

Hao于2019年11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间隙表示,以前,当我们说我们有好莱坞的编剧时,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人们会说,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中国创作者。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达成贸易协议迈进,但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以及美国针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可能导致谈判停滞。

统治技术领域之争是中美紧张关系的核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两国共同编织了遍布世界的供应链,帮助创造出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创新产品并推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

美国的资金流入中国,为创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该国许多顶级技术公司提供了关键的资本。中美两国的工程师在两国间游走,推动初创企业和大型公司的创新。而目前在美国打击中国在美投资并仔细审查两国间资本流动之际,所有这些活动都放在了显微镜下。

“外资仍然是中国早期风险资本的主要提供者。”Rieschel说,并补充称“82%的风险资本流向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必须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

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家和初创企业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面对的是有限的选择。有迹象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避开政治并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的硅谷现在开始转向。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拒绝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和投资者。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领域,对那些想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试图从美国风险资本那里吸引资金的中国初创普遍存有疑虑。

许多中国初创公司也对硅谷是创新堡垒的看法不以为然。

“当然,要赶上芯片之类的深层次技术,中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在物流和零售等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初创企业蓝胖子机器人的创始人邓小白表示。他说:“在过去三年中,你能说出一项来自硅谷的新创新吗?”该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但在亚特兰大设有办事处。

蓝胖子机器人正在与沃尔玛和联合包裹等公司在自动化技术方面合作。

中国也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芯片等关键技术领域的依赖。“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将成为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对手,这为我们提供了投资的好地方,”红杉资本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

近年来,中国对半导体产业的抱负有所增强,因为该国每年在芯片组进口上的支出超过了石油。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先进制造业重振经济,北京已向其年轻的芯片行业注资数百亿美元资金,建设超大型工厂并吸引顶尖人才。

总之 中美两国政商界人士的发声、沟通和交流,对中美贸易局势会有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中美贸易局势让风险资本家和创业者很担忧

发布日期:2019-11-22 08:48
摘要: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美国资金流入中国,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创建提供了关键资本。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这正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领先的风险资本家和初创公司创始人对各自政府之间的严重分歧和潜在后果表示出担忧。这些风险包括跨境投资下降,供应链中断以及人工智能、无线技术和癌症研究等领域的合作减少。

从风险投资到电影制作的各领域都显现出存在麻烦的迹象。启明创投的创始合伙人Gary Rieschel估计,中国美元风险资本基金的募资额下降了75%。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制作初创公司暴走的管理人士Olivia Hao表示,在美国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越来越难。

Hao于2019年11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间隙表示,以前,当我们说我们有好莱坞的编剧时,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人们会说,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中国创作者。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达成贸易协议迈进,但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以及美国针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可能导致谈判停滞。

统治技术领域之争是中美紧张关系的核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两国共同编织了遍布世界的供应链,帮助创造出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创新产品并推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

美国的资金流入中国,为创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该国许多顶级技术公司提供了关键的资本。中美两国的工程师在两国间游走,推动初创企业和大型公司的创新。而目前在美国打击中国在美投资并仔细审查两国间资本流动之际,所有这些活动都放在了显微镜下。

“外资仍然是中国早期风险资本的主要提供者。”Rieschel说,并补充称“82%的风险资本流向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必须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

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家和初创企业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面对的是有限的选择。有迹象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避开政治并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的硅谷现在开始转向。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拒绝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和投资者。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领域,对那些想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试图从美国风险资本那里吸引资金的中国初创普遍存有疑虑。

许多中国初创公司也对硅谷是创新堡垒的看法不以为然。

“当然,要赶上芯片之类的深层次技术,中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在物流和零售等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初创企业蓝胖子机器人的创始人邓小白表示。他说:“在过去三年中,你能说出一项来自硅谷的新创新吗?”该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但在亚特兰大设有办事处。

蓝胖子机器人正在与沃尔玛和联合包裹等公司在自动化技术方面合作。

中国也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芯片等关键技术领域的依赖。“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将成为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对手,这为我们提供了投资的好地方,”红杉资本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

近年来,中国对半导体产业的抱负有所增强,因为该国每年在芯片组进口上的支出超过了石油。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先进制造业重振经济,北京已向其年轻的芯片行业注资数百亿美元资金,建设超大型工厂并吸引顶尖人才。

总之 中美两国政商界人士的发声、沟通和交流,对中美贸易局势会有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美国资金流入中国,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创建提供了关键资本。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这正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领先的风险资本家和初创公司创始人对各自政府之间的严重分歧和潜在后果表示出担忧。这些风险包括跨境投资下降,供应链中断以及人工智能、无线技术和癌症研究等领域的合作减少。

从风险投资到电影制作的各领域都显现出存在麻烦的迹象。启明创投的创始合伙人Gary Rieschel估计,中国美元风险资本基金的募资额下降了75%。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制作初创公司暴走的管理人士Olivia Hao表示,在美国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越来越难。

Hao于2019年11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间隙表示,以前,当我们说我们有好莱坞的编剧时,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人们会说,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中国创作者。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达成贸易协议迈进,但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以及美国针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可能导致谈判停滞。

统治技术领域之争是中美紧张关系的核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两国共同编织了遍布世界的供应链,帮助创造出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创新产品并推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

美国的资金流入中国,为创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该国许多顶级技术公司提供了关键的资本。中美两国的工程师在两国间游走,推动初创企业和大型公司的创新。而目前在美国打击中国在美投资并仔细审查两国间资本流动之际,所有这些活动都放在了显微镜下。

“外资仍然是中国早期风险资本的主要提供者。”Rieschel说,并补充称“82%的风险资本流向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必须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

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家和初创企业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面对的是有限的选择。有迹象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避开政治并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的硅谷现在开始转向。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拒绝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和投资者。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领域,对那些想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试图从美国风险资本那里吸引资金的中国初创普遍存有疑虑。

许多中国初创公司也对硅谷是创新堡垒的看法不以为然。

“当然,要赶上芯片之类的深层次技术,中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在物流和零售等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初创企业蓝胖子机器人的创始人邓小白表示。他说:“在过去三年中,你能说出一项来自硅谷的新创新吗?”该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但在亚特兰大设有办事处。

蓝胖子机器人正在与沃尔玛和联合包裹等公司在自动化技术方面合作。

中国也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芯片等关键技术领域的依赖。“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将成为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对手,这为我们提供了投资的好地方,”红杉资本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

近年来,中国对半导体产业的抱负有所增强,因为该国每年在芯片组进口上的支出超过了石油。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先进制造业重振经济,北京已向其年轻的芯片行业注资数百亿美元资金,建设超大型工厂并吸引顶尖人才。

总之 中美两国政商界人士的发声、沟通和交流,对中美贸易局势会有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美贸易局势让风险资本家和创业者很担忧

发布日期:2019-11-22 08:48
摘要: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美国资金流入中国,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创建提供了关键资本。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这正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领先的风险资本家和初创公司创始人对各自政府之间的严重分歧和潜在后果表示出担忧。这些风险包括跨境投资下降,供应链中断以及人工智能、无线技术和癌症研究等领域的合作减少。

从风险投资到电影制作的各领域都显现出存在麻烦的迹象。启明创投的创始合伙人Gary Rieschel估计,中国美元风险资本基金的募资额下降了75%。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制作初创公司暴走的管理人士Olivia Hao表示,在美国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越来越难。

Hao于2019年11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间隙表示,以前,当我们说我们有好莱坞的编剧时,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人们会说,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中国创作者。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达成贸易协议迈进,但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以及美国针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可能导致谈判停滞。

统治技术领域之争是中美紧张关系的核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两国共同编织了遍布世界的供应链,帮助创造出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创新产品并推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

美国的资金流入中国,为创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该国许多顶级技术公司提供了关键的资本。中美两国的工程师在两国间游走,推动初创企业和大型公司的创新。而目前在美国打击中国在美投资并仔细审查两国间资本流动之际,所有这些活动都放在了显微镜下。

“外资仍然是中国早期风险资本的主要提供者。”Rieschel说,并补充称“82%的风险资本流向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必须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

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家和初创企业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面对的是有限的选择。有迹象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避开政治并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的硅谷现在开始转向。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拒绝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和投资者。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领域,对那些想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试图从美国风险资本那里吸引资金的中国初创普遍存有疑虑。

许多中国初创公司也对硅谷是创新堡垒的看法不以为然。

“当然,要赶上芯片之类的深层次技术,中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在物流和零售等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初创企业蓝胖子机器人的创始人邓小白表示。他说:“在过去三年中,你能说出一项来自硅谷的新创新吗?”该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但在亚特兰大设有办事处。

蓝胖子机器人正在与沃尔玛和联合包裹等公司在自动化技术方面合作。

中国也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芯片等关键技术领域的依赖。“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将成为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对手,这为我们提供了投资的好地方,”红杉资本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

近年来,中国对半导体产业的抱负有所增强,因为该国每年在芯片组进口上的支出超过了石油。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先进制造业重振经济,北京已向其年轻的芯片行业注资数百亿美元资金,建设超大型工厂并吸引顶尖人才。

总之 中美两国政商界人士的发声、沟通和交流,对中美贸易局势会有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紧张局势愈演愈烈,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美国资金流入中国,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公司的创建提供了关键资本。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中美贸易紧张局势愈演愈烈,这正暴露出中国与硅谷之间日益严重的裂痕。领先的风险资本家和初创公司创始人对各自政府之间的严重分歧和潜在后果表示出担忧。这些风险包括跨境投资下降,供应链中断以及人工智能、无线技术和癌症研究等领域的合作减少。

从风险投资到电影制作的各领域都显现出存在麻烦的迹象。启明创投的创始合伙人Gary Rieschel估计,中国美元风险资本基金的募资额下降了75%。总部位于北京的电影制作初创公司暴走的管理人士Olivia Hao表示,在美国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越来越难。

Hao于2019年11月20日在北京举行的彭博创新经济论坛间隙表示,以前,当我们说我们有好莱坞的编剧时,会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现在人们会说,为什么不用更多的中国创作者。

中国和美国正在向达成贸易协议迈进,但香港局势日益恶化以及美国针对香港特殊地位的法案可能导致谈判停滞。

统治技术领域之争是中美紧张关系的核心。在过去的几十年中,两国共同编织了遍布世界的供应链,帮助创造出苹果公司的iPhone等创新产品并推动了人工智能和机器人等产业的发展。

美国的资金流入中国,为创建阿里巴巴和腾讯等该国许多顶级技术公司提供了关键的资本。中美两国的工程师在两国间游走,推动初创企业和大型公司的创新。而目前在美国打击中国在美投资并仔细审查两国间资本流动之际,所有这些活动都放在了显微镜下。

“外资仍然是中国早期风险资本的主要提供者。”Rieschel说,并补充称“82%的风险资本流向了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必须在人工智能等领域开展合作。”

越来越明显的是,美国科技公司、风险资本家和初创企业在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方面面对的是有限的选择。有迹象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避开政治并与中国保持亲密关系的硅谷现在开始转向。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和初创公司拒绝中国的有限合伙人和投资者。在半导体、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技术领域,对那些想在美国开展业务、或试图从美国风险资本那里吸引资金的中国初创普遍存有疑虑。

许多中国初创公司也对硅谷是创新堡垒的看法不以为然。

“当然,要赶上芯片之类的深层次技术,中国需要数年的时间,但在物流和零售等领域,中国的发展速度要快得多,”初创企业蓝胖子机器人的创始人邓小白表示。他说:“在过去三年中,你能说出一项来自硅谷的新创新吗?”该公司总部设在深圳,但在亚特兰大设有办事处。

蓝胖子机器人正在与沃尔玛和联合包裹等公司在自动化技术方面合作。

中国也正在采取措施减少对芯片等关键技术领域的依赖。“中国的半导体产业正在迎头赶上,它们将成为全球舞台上的竞争对手,这为我们提供了投资的好地方,”红杉资本中国的创始及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表示。

近年来,中国对半导体产业的抱负有所增强,因为该国每年在芯片组进口上的支出超过了石油。随着中国试图通过先进制造业重振经济,北京已向其年轻的芯片行业注资数百亿美元资金,建设超大型工厂并吸引顶尖人才。

总之 中美两国政商界人士的发声、沟通和交流,对中美贸易局势会有影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