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一组简单的地图竟能告诉我们这么多有关一个经济时代的信息。中国从世界经济中一个贫困的边缘国家崛起成为出口大国的过程或许众所周知,但仍然引人注目。

2000年,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一年,美国是世界大部分地区最重要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大体上局限于关系密切的邻国、意识形态相近的伙伴以及被西方排挤的国家,例如朝鲜、越南、蒙古、伊朗、利比亚和古巴。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4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到2005年,中国已成为几乎所有亚洲国家的主要商品出口国。它在欧洲稳步前进,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落入它的势力范围。

到2010年,旧世界剩余的还在坚守的国家也大多拜倒在了中国强大制造业的魅力之下,甚至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美国的关键盟友,从这个“世界工厂”购买的商品也超过从“自由发源地”的进口。

中国甚至已开始通过在南美洲南部的一个滩头堡进入了美国的后院。

到2018年,中国在出口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股上涨的潮汐席卷了南美多数地区,同时扫荡了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让非洲和亚洲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除了不丹(这有点令人费解)。

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特格(Thomas Costerg)表示:“显然,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获益匪浅。中国的入世过程始于1990年代,当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此铺平了道路。”科斯特格的团队基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贸易方向统计”(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数据库编制了这些数据。

“他们于2001年加入,快20年过去了,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

NN Investment Partners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放了其庞大的经济,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时代,这使得中国能把其他出口国挤到一边。

“中国是有计划的,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否真的意识到中国将如此迅速地夺取市场份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现在这就产生了一些反效果,”他补充说。

科斯特格也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并没有料到中国会成为“全球舞台上如此重要的力量”。他补充称,“中国现在是全球多数国家的主要供应国。贸易正变得越来越单极而不是多极,我认为这是美国开始变得更为担忧的原因之一。

“美国正在观看这张地图:随着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和它们在地缘政治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美国感到担忧。主宰全球贸易会带来政治影响力。”

在现代经济史上,唯一可以与这种巨大转变进行对比的或许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把贸易霸权拱手让给美国。不过,由于两国是意识形态上的盟友,这种实力平衡的改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要弱一些。

根据联合国(UN)整理的数据,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出口略高于美国,在对如今属于新兴世界的地区的出口上更是占优势,当时这些地区多数仍在大英帝国的统治之下。

到1959年,美国出口比英国高出87%,不过,英国在其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以及中国和苏联等一些相对封闭的经济体仍更有分量。

“20世纪,美国迅速从英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或许具有很强的可比性,但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巴库姆表示。

科斯特格表示,除此之外,最可比拟的例子大概是二战后以日本为首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崛起。

然而,即便如此,与中国的崛起相比,这也是小巫见大巫。IMF贸易方向统计数据库显示,在1989年的“日本见顶”(peak Japan)时刻,日本对69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在对108个国家的出口中领先。

科斯特格表示,日本在出口上的优势地位“不像现在中国那样明显,尤其是在主要供应国仍是美国的欧洲”。

“那时贸易更加多元化。日本在电子产品领域非常强大,但中国的领先行业确实非常广泛:服装、玩具、电子产品、手机。其范围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新近的数据(涵盖今年头6个月)确实暗示,中国贸易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的趋势略有逆转。

美国对8个国家的出口再次超过中国,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中非共和国、黎巴嫩和格陵兰。

相比之下,中国出口超过美国的名单只增加了3个国家:不丹(终于)、卢森堡和委内瑞拉。其中的委内瑞拉被美国实施了几乎是全面的经济禁运。

显然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数据上的一次异常,而不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但我们有可信的理由认为中国在贸易上的强势地位可能开始减弱,即使它正努力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进入无人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领域。

尽管科斯特格承认,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他认为,在低附加值产品领域,中国可能会看到来自越南等国以及南亚纺织品出口国的竞争加剧。在高端商品领域,美国仍“继续坚守阵地”,这源于美国在资本货物和运输设备等领域的优势。

“或许中国正受到一点挤压,失去一些光芒,”他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这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一个值得关注的主题。”

巴库姆还认为,从全球贸易的角度来说,现在可能是“中国见顶”(peak China)时刻。他表示:“如果中国没有进一步取得更多全球市场份额,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将把纺织品和比较简单的商品的市场让给其他国家。”

“未来5到10年左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印度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印度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若要达到中国的成就,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入世后的巨大收获

发布日期:2019-11-21 07:03
摘要: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一组简单的地图竟能告诉我们这么多有关一个经济时代的信息。中国从世界经济中一个贫困的边缘国家崛起成为出口大国的过程或许众所周知,但仍然引人注目。

2000年,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一年,美国是世界大部分地区最重要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大体上局限于关系密切的邻国、意识形态相近的伙伴以及被西方排挤的国家,例如朝鲜、越南、蒙古、伊朗、利比亚和古巴。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4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到2005年,中国已成为几乎所有亚洲国家的主要商品出口国。它在欧洲稳步前进,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落入它的势力范围。

到2010年,旧世界剩余的还在坚守的国家也大多拜倒在了中国强大制造业的魅力之下,甚至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美国的关键盟友,从这个“世界工厂”购买的商品也超过从“自由发源地”的进口。

中国甚至已开始通过在南美洲南部的一个滩头堡进入了美国的后院。

到2018年,中国在出口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股上涨的潮汐席卷了南美多数地区,同时扫荡了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让非洲和亚洲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除了不丹(这有点令人费解)。

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特格(Thomas Costerg)表示:“显然,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获益匪浅。中国的入世过程始于1990年代,当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此铺平了道路。”科斯特格的团队基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贸易方向统计”(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数据库编制了这些数据。

“他们于2001年加入,快20年过去了,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

NN Investment Partners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放了其庞大的经济,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时代,这使得中国能把其他出口国挤到一边。

“中国是有计划的,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否真的意识到中国将如此迅速地夺取市场份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现在这就产生了一些反效果,”他补充说。

科斯特格也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并没有料到中国会成为“全球舞台上如此重要的力量”。他补充称,“中国现在是全球多数国家的主要供应国。贸易正变得越来越单极而不是多极,我认为这是美国开始变得更为担忧的原因之一。

“美国正在观看这张地图:随着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和它们在地缘政治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美国感到担忧。主宰全球贸易会带来政治影响力。”

在现代经济史上,唯一可以与这种巨大转变进行对比的或许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把贸易霸权拱手让给美国。不过,由于两国是意识形态上的盟友,这种实力平衡的改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要弱一些。

根据联合国(UN)整理的数据,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出口略高于美国,在对如今属于新兴世界的地区的出口上更是占优势,当时这些地区多数仍在大英帝国的统治之下。

到1959年,美国出口比英国高出87%,不过,英国在其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以及中国和苏联等一些相对封闭的经济体仍更有分量。

“20世纪,美国迅速从英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或许具有很强的可比性,但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巴库姆表示。

科斯特格表示,除此之外,最可比拟的例子大概是二战后以日本为首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崛起。

然而,即便如此,与中国的崛起相比,这也是小巫见大巫。IMF贸易方向统计数据库显示,在1989年的“日本见顶”(peak Japan)时刻,日本对69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在对108个国家的出口中领先。

科斯特格表示,日本在出口上的优势地位“不像现在中国那样明显,尤其是在主要供应国仍是美国的欧洲”。

“那时贸易更加多元化。日本在电子产品领域非常强大,但中国的领先行业确实非常广泛:服装、玩具、电子产品、手机。其范围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新近的数据(涵盖今年头6个月)确实暗示,中国贸易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的趋势略有逆转。

美国对8个国家的出口再次超过中国,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中非共和国、黎巴嫩和格陵兰。

相比之下,中国出口超过美国的名单只增加了3个国家:不丹(终于)、卢森堡和委内瑞拉。其中的委内瑞拉被美国实施了几乎是全面的经济禁运。

显然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数据上的一次异常,而不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但我们有可信的理由认为中国在贸易上的强势地位可能开始减弱,即使它正努力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进入无人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领域。

尽管科斯特格承认,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他认为,在低附加值产品领域,中国可能会看到来自越南等国以及南亚纺织品出口国的竞争加剧。在高端商品领域,美国仍“继续坚守阵地”,这源于美国在资本货物和运输设备等领域的优势。

“或许中国正受到一点挤压,失去一些光芒,”他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这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一个值得关注的主题。”

巴库姆还认为,从全球贸易的角度来说,现在可能是“中国见顶”(peak China)时刻。他表示:“如果中国没有进一步取得更多全球市场份额,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将把纺织品和比较简单的商品的市场让给其他国家。”

“未来5到10年左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印度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印度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若要达到中国的成就,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一组简单的地图竟能告诉我们这么多有关一个经济时代的信息。中国从世界经济中一个贫困的边缘国家崛起成为出口大国的过程或许众所周知,但仍然引人注目。

2000年,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一年,美国是世界大部分地区最重要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大体上局限于关系密切的邻国、意识形态相近的伙伴以及被西方排挤的国家,例如朝鲜、越南、蒙古、伊朗、利比亚和古巴。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4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到2005年,中国已成为几乎所有亚洲国家的主要商品出口国。它在欧洲稳步前进,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落入它的势力范围。

到2010年,旧世界剩余的还在坚守的国家也大多拜倒在了中国强大制造业的魅力之下,甚至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美国的关键盟友,从这个“世界工厂”购买的商品也超过从“自由发源地”的进口。

中国甚至已开始通过在南美洲南部的一个滩头堡进入了美国的后院。

到2018年,中国在出口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股上涨的潮汐席卷了南美多数地区,同时扫荡了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让非洲和亚洲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除了不丹(这有点令人费解)。

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特格(Thomas Costerg)表示:“显然,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获益匪浅。中国的入世过程始于1990年代,当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此铺平了道路。”科斯特格的团队基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贸易方向统计”(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数据库编制了这些数据。

“他们于2001年加入,快20年过去了,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

NN Investment Partners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放了其庞大的经济,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时代,这使得中国能把其他出口国挤到一边。

“中国是有计划的,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否真的意识到中国将如此迅速地夺取市场份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现在这就产生了一些反效果,”他补充说。

科斯特格也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并没有料到中国会成为“全球舞台上如此重要的力量”。他补充称,“中国现在是全球多数国家的主要供应国。贸易正变得越来越单极而不是多极,我认为这是美国开始变得更为担忧的原因之一。

“美国正在观看这张地图:随着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和它们在地缘政治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美国感到担忧。主宰全球贸易会带来政治影响力。”

在现代经济史上,唯一可以与这种巨大转变进行对比的或许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把贸易霸权拱手让给美国。不过,由于两国是意识形态上的盟友,这种实力平衡的改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要弱一些。

根据联合国(UN)整理的数据,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出口略高于美国,在对如今属于新兴世界的地区的出口上更是占优势,当时这些地区多数仍在大英帝国的统治之下。

到1959年,美国出口比英国高出87%,不过,英国在其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以及中国和苏联等一些相对封闭的经济体仍更有分量。

“20世纪,美国迅速从英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或许具有很强的可比性,但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巴库姆表示。

科斯特格表示,除此之外,最可比拟的例子大概是二战后以日本为首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崛起。

然而,即便如此,与中国的崛起相比,这也是小巫见大巫。IMF贸易方向统计数据库显示,在1989年的“日本见顶”(peak Japan)时刻,日本对69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在对108个国家的出口中领先。

科斯特格表示,日本在出口上的优势地位“不像现在中国那样明显,尤其是在主要供应国仍是美国的欧洲”。

“那时贸易更加多元化。日本在电子产品领域非常强大,但中国的领先行业确实非常广泛:服装、玩具、电子产品、手机。其范围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新近的数据(涵盖今年头6个月)确实暗示,中国贸易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的趋势略有逆转。

美国对8个国家的出口再次超过中国,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中非共和国、黎巴嫩和格陵兰。

相比之下,中国出口超过美国的名单只增加了3个国家:不丹(终于)、卢森堡和委内瑞拉。其中的委内瑞拉被美国实施了几乎是全面的经济禁运。

显然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数据上的一次异常,而不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但我们有可信的理由认为中国在贸易上的强势地位可能开始减弱,即使它正努力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进入无人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领域。

尽管科斯特格承认,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他认为,在低附加值产品领域,中国可能会看到来自越南等国以及南亚纺织品出口国的竞争加剧。在高端商品领域,美国仍“继续坚守阵地”,这源于美国在资本货物和运输设备等领域的优势。

“或许中国正受到一点挤压,失去一些光芒,”他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这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一个值得关注的主题。”

巴库姆还认为,从全球贸易的角度来说,现在可能是“中国见顶”(peak China)时刻。他表示:“如果中国没有进一步取得更多全球市场份额,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将把纺织品和比较简单的商品的市场让给其他国家。”

“未来5到10年左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印度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印度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若要达到中国的成就,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入世后的巨大收获

发布日期:2019-11-21 07:03
摘要: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一组简单的地图竟能告诉我们这么多有关一个经济时代的信息。中国从世界经济中一个贫困的边缘国家崛起成为出口大国的过程或许众所周知,但仍然引人注目。

2000年,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一年,美国是世界大部分地区最重要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大体上局限于关系密切的邻国、意识形态相近的伙伴以及被西方排挤的国家,例如朝鲜、越南、蒙古、伊朗、利比亚和古巴。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4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到2005年,中国已成为几乎所有亚洲国家的主要商品出口国。它在欧洲稳步前进,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落入它的势力范围。

到2010年,旧世界剩余的还在坚守的国家也大多拜倒在了中国强大制造业的魅力之下,甚至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美国的关键盟友,从这个“世界工厂”购买的商品也超过从“自由发源地”的进口。

中国甚至已开始通过在南美洲南部的一个滩头堡进入了美国的后院。

到2018年,中国在出口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股上涨的潮汐席卷了南美多数地区,同时扫荡了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让非洲和亚洲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除了不丹(这有点令人费解)。

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特格(Thomas Costerg)表示:“显然,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获益匪浅。中国的入世过程始于1990年代,当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此铺平了道路。”科斯特格的团队基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贸易方向统计”(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数据库编制了这些数据。

“他们于2001年加入,快20年过去了,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

NN Investment Partners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放了其庞大的经济,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时代,这使得中国能把其他出口国挤到一边。

“中国是有计划的,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否真的意识到中国将如此迅速地夺取市场份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现在这就产生了一些反效果,”他补充说。

科斯特格也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并没有料到中国会成为“全球舞台上如此重要的力量”。他补充称,“中国现在是全球多数国家的主要供应国。贸易正变得越来越单极而不是多极,我认为这是美国开始变得更为担忧的原因之一。

“美国正在观看这张地图:随着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和它们在地缘政治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美国感到担忧。主宰全球贸易会带来政治影响力。”

在现代经济史上,唯一可以与这种巨大转变进行对比的或许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把贸易霸权拱手让给美国。不过,由于两国是意识形态上的盟友,这种实力平衡的改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要弱一些。

根据联合国(UN)整理的数据,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出口略高于美国,在对如今属于新兴世界的地区的出口上更是占优势,当时这些地区多数仍在大英帝国的统治之下。

到1959年,美国出口比英国高出87%,不过,英国在其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以及中国和苏联等一些相对封闭的经济体仍更有分量。

“20世纪,美国迅速从英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或许具有很强的可比性,但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巴库姆表示。

科斯特格表示,除此之外,最可比拟的例子大概是二战后以日本为首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崛起。

然而,即便如此,与中国的崛起相比,这也是小巫见大巫。IMF贸易方向统计数据库显示,在1989年的“日本见顶”(peak Japan)时刻,日本对69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在对108个国家的出口中领先。

科斯特格表示,日本在出口上的优势地位“不像现在中国那样明显,尤其是在主要供应国仍是美国的欧洲”。

“那时贸易更加多元化。日本在电子产品领域非常强大,但中国的领先行业确实非常广泛:服装、玩具、电子产品、手机。其范围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新近的数据(涵盖今年头6个月)确实暗示,中国贸易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的趋势略有逆转。

美国对8个国家的出口再次超过中国,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中非共和国、黎巴嫩和格陵兰。

相比之下,中国出口超过美国的名单只增加了3个国家:不丹(终于)、卢森堡和委内瑞拉。其中的委内瑞拉被美国实施了几乎是全面的经济禁运。

显然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数据上的一次异常,而不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但我们有可信的理由认为中国在贸易上的强势地位可能开始减弱,即使它正努力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进入无人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领域。

尽管科斯特格承认,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他认为,在低附加值产品领域,中国可能会看到来自越南等国以及南亚纺织品出口国的竞争加剧。在高端商品领域,美国仍“继续坚守阵地”,这源于美国在资本货物和运输设备等领域的优势。

“或许中国正受到一点挤压,失去一些光芒,”他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这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一个值得关注的主题。”

巴库姆还认为,从全球贸易的角度来说,现在可能是“中国见顶”(peak China)时刻。他表示:“如果中国没有进一步取得更多全球市场份额,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将把纺织品和比较简单的商品的市场让给其他国家。”

“未来5到10年左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印度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印度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若要达到中国的成就,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在“入世”近20年里发展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并由此获得地缘政治影响力,但中国在贸易上可能正迎来见顶时刻。



撰文 | 史蒂夫•约翰逊

OR--商业新媒体 】一组简单的地图竟能告诉我们这么多有关一个经济时代的信息。中国从世界经济中一个贫困的边缘国家崛起成为出口大国的过程或许众所周知,但仍然引人注目。

2000年,也就是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前一年,美国是世界大部分地区最重要的商品出口国。

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大体上局限于关系密切的邻国、意识形态相近的伙伴以及被西方排挤的国家,例如朝鲜、越南、蒙古、伊朗、利比亚和古巴。

在加入世贸组织后的4年里,中国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到2005年,中国已成为几乎所有亚洲国家的主要商品出口国。它在欧洲稳步前进,同时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落入它的势力范围。

到2010年,旧世界剩余的还在坚守的国家也大多拜倒在了中国强大制造业的魅力之下,甚至英国、法国、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等美国的关键盟友,从这个“世界工厂”购买的商品也超过从“自由发源地”的进口。

中国甚至已开始通过在南美洲南部的一个滩头堡进入了美国的后院。

到2018年,中国在出口上日益占据主导地位这股上涨的潮汐席卷了南美多数地区,同时扫荡了尼日利亚和沙特阿拉伯等国,让非洲和亚洲变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红色海洋,除了不丹(这有点令人费解)。

Pictet Wealth Management高级经济学家托马斯•科斯特格(Thomas Costerg)表示:“显然,加入世贸组织使中国获益匪浅。中国的入世过程始于1990年代,当时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为此铺平了道路。”科斯特格的团队基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贸易方向统计”(Direction of Trade Statistics)数据库编制了这些数据。

“他们于2001年加入,快20年过去了,中国已成为制造业和出口大国。”

NN Investment Partners新兴市场高级策略师马尔滕-扬•巴库姆(Maarten-Jan Bakkum)表示,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开放了其庞大的经济,在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时代,这使得中国能把其他出口国挤到一边。

“中国是有计划的,但世界其他地区是否真的意识到中国将如此迅速地夺取市场份额,答案可能是否定的。现在这就产生了一些反效果,”他补充说。

科斯特格也认为,世界其他地区并没有料到中国会成为“全球舞台上如此重要的力量”。他补充称,“中国现在是全球多数国家的主要供应国。贸易正变得越来越单极而不是多极,我认为这是美国开始变得更为担忧的原因之一。

“美国正在观看这张地图:随着中国与这些国家的贸易联系越来越紧密,中国和它们在地缘政治上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美国感到担忧。主宰全球贸易会带来政治影响力。”

在现代经济史上,唯一可以与这种巨大转变进行对比的或许是20世纪上半叶英国把贸易霸权拱手让给美国。不过,由于两国是意识形态上的盟友,这种实力平衡的改变所带来的地缘政治影响要弱一些。

根据联合国(UN)整理的数据,1913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出口略高于美国,在对如今属于新兴世界的地区的出口上更是占优势,当时这些地区多数仍在大英帝国的统治之下。

到1959年,美国出口比英国高出87%,不过,英国在其大部分前殖民地国家以及中国和苏联等一些相对封闭的经济体仍更有分量。

“20世纪,美国迅速从英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这或许具有很强的可比性,但中国的崛起很可能是史无前例的,”巴库姆表示。

科斯特格表示,除此之外,最可比拟的例子大概是二战后以日本为首的一些亚洲经济体的快速崛起。

然而,即便如此,与中国的崛起相比,这也是小巫见大巫。IMF贸易方向统计数据库显示,在1989年的“日本见顶”(peak Japan)时刻,日本对69个国家的出口超过美国,而美国在对108个国家的出口中领先。

科斯特格表示,日本在出口上的优势地位“不像现在中国那样明显,尤其是在主要供应国仍是美国的欧洲”。

“那时贸易更加多元化。日本在电子产品领域非常强大,但中国的领先行业确实非常广泛:服装、玩具、电子产品、手机。其范围之大令人印象深刻。”

然而,新近的数据(涵盖今年头6个月)确实暗示,中国贸易主导地位日益增强的趋势略有逆转。

美国对8个国家的出口再次超过中国,包括法国、奥地利、津巴布韦、中非共和国、黎巴嫩和格陵兰。

相比之下,中国出口超过美国的名单只增加了3个国家:不丹(终于)、卢森堡和委内瑞拉。其中的委内瑞拉被美国实施了几乎是全面的经济禁运。

显然这可能被证明只是数据上的一次异常,而不是一个有意义的转折点,但我们有可信的理由认为中国在贸易上的强势地位可能开始减弱,即使它正努力提升自己在价值链上的地位,进入无人机和电动汽车电池等领域。

尽管科斯特格承认,现在下定论还为时过早,但他认为,在低附加值产品领域,中国可能会看到来自越南等国以及南亚纺织品出口国的竞争加剧。在高端商品领域,美国仍“继续坚守阵地”,这源于美国在资本货物和运输设备等领域的优势。

“或许中国正受到一点挤压,失去一些光芒,”他表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过早,但这可能是未来几个月一个值得关注的主题。”

巴库姆还认为,从全球贸易的角度来说,现在可能是“中国见顶”(peak China)时刻。他表示:“如果中国没有进一步取得更多全球市场份额,我不会感到意外。他们将把纺织品和比较简单的商品的市场让给其他国家。”

“未来5到10年左右的一个重要问题在于,印度能否从中国手中夺取市场份额。印度取得了一些进步,但若要达到中国的成就,还需付出巨大努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