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提升政策效率。



撰文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示,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0.9%,均超市场预期;并且近期数据显示,近期禽肉、鸡蛋等替代品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等。但扣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5%,连续12个月处于“1”时代。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6%。如何看待通胀,对中国逆周期调节政策有何影响?

中国通胀为何“虚”?

首先,单品价格上涨推动。从CPI同比的结构看,本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带动,10月份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与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这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而同期果蔬、交通与通信、汽柴油等价格同比回落。本轮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猪瘟疫情与周期等因素叠加影响,由于生猪存在6-8个月的养殖周期,以及中国猪肉消费比重高,短期通胀仍存在一定压力。

这种受单个商品推升的通胀与全面物价持续上涨存在明显区别。只要其他消费品供给充足,猪肉供给政策及时跟进,市场预期稳定,物价整体可控。

其次,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萎缩。10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1.6%,较前值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企业生产需求边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下降、上年同期基数较高等因素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走低。从上下游价格传导看,上游企业工业品削价去库存,下游终端商品价格缺乏持续走高动力。文章预计未来2-3季度PPI同比仍处于收缩区域。

最后,输入通胀影响有限。全球面临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在较长一端时期维持低增长格局,主要经济体防范的是私人投资过快下滑拖累总需求;原油需求不足担忧持续,能源价格短期不具备大幅上行基础。

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

中国通胀“虚火”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偏有限。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本轮通胀并非需求拉动型。需求型通胀又称超额需求拉动通货膨胀,也就是一段时期内国内总消费需求超过国内所能生产与进口消费品总和,这个缺口只能通过物价上涨弥补,相当于过多的货币追求过少的商品。一般表现为就业充分、生产设备等基本无闲置资源,供给短期跟不上旺盛的总需求,社会物价普遍上涨;更进一步,消费品普遍、持续上涨容易推升住房租金、薪资螺旋上升,加剧通胀压力。需求型通胀对央行政策宽松会构成实质性制约,央行收缩货币抑制过热需求,促进供需平衡。

但本轮中国通胀上升主要受供给端冲击影响,并且受猪肉单品供给缺口导致,从近几个月数据看,居民消费支出中果蔬价格下跌,非食品价格增长动能温和,国内并未出现大部分商品价格“普涨”;国内民间投资并未出现明显过热迹象。近期国内多地猪肉价格似乎涨不动了,多地猪肉价格有高位小幅回落迹象。

其二,短期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稳内需仍是主要矛盾。由于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等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工业企业投资需求边际放缓,工业制造业企业投资扩张意愿不强,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之6.2%,创历史最低。经济保持增长是稳定就业、提升民众生活质量的核心支撑,也是稳定国内金融环境、顺利推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面对复杂内外环境,稳定国内需求仍是主要矛盾。

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发展仍不够成熟,央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容易“打折扣”且伴生“副作用”。由于总量货币政策难以把控资金流向,过于宽松货币环境不仅无助于缓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题,而且容易引发资金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或者资金流入低效部门、僵死企业等,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加剧国内经济脆弱性与失衡。

因此,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民企支持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存在哪些不确定

尽管通胀“虚火”可控,但需要防范接下来影响通胀的三方面因素。

一方面,年底积极性因素。从往年经验看,年底明年初受节假日、气温波动,容易推升包括农产品、服务在内的商品价格,尤其是部分地区极端气候容易导致果蔬等农产品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涨幅。

另一方面,猪瘟疫情因素。中国猪瘟疫苗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尚未全面推广应用,也就是说猪瘟疫情风险尚未完全消除,需要防范局部疫情复燃。

此外,游资炒作。曾几何时,中国出现过“蒜”你狠、“姜”你军等现象,部分民间游资炒作农产品,加之部分商户囤货居奇,联合抬价获利等,短期内将部分农产品价格超高。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10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0.6%,猪肉产能出现积极改善势头,但目前生猪存栏继续在放缓,能繁母猪存栏处于低谷,考虑到生猪养殖周期,政策效果释放需要一段时间,以及季节需求增加等因素,未来几个月价格有望维持高位运行。因此,需要防范几个因素叠加影响。

综合施策稳定物价

其一,确保生猪产能恢复。此前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银保监会等七部委相继印发文件,出台17条政策措施支持生猪生产发展,包括适当补贴新建、扩建种猪与规模猪场,加大养殖用地保障、取消超范围划定禁养区、猪肉运输绿色通道与贷款贴息、保险方面金融支持等。政策组合拳力度空前,但要确保政策有效落实不跑偏,加强防疫保障,调动养殖户积极性。

其二,重视替代品价格走势。从统计看,201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牛羊禽肉等“替代商品”价格相关性都在6成以上,猪肉价格较长维持高位,势必带动替代品价格,近三个月牛羊禽肉价格涨幅均在两位数,为避免影响民众生活质量,在治理猪通胀同时,一方面,积极增加牛羊禽肉供给;另一方面,加大监察执法力度,避免部分商户囤积、联合哄抬价格冲击市场价格,切实发挥替代品对猪肉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如果替代品价格走势温和,市场将理性对待这种结构通胀。

其三,未雨绸缪稳定果蔬价格。除了肉类,居民对果蔬的需求也具有“刚性”,果蔬不宜储存且受季节性因素大,近五年,国内果蔬价格波动多次对通胀构成冲击,例如:2016、17、18年年初、年末等。在猪肉价格维持高位情况下,果蔬菜价格走势对通胀及预期影响关键,因此后续需要采取措施稳定果蔬价格,及时署防灾、减灾措施与增加储备、开设果蔬绿色通道等,确保未来几个月果蔬供应稳定。

其四,加强市场预期引导。通胀预期往往存在自我实现机制,因此,需要见微知著,在全面通胀预期形成之前,稳定市场通胀预期。从全球贸易趋冷,主要经济体工业部门价格持续下滑,显示全球需求低迷,央行政策基本稳健(M2、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整体看,中国通胀并无长期大幅趋势上升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通胀“虚火”对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有限

发布日期:2019-11-20 11:19
摘要: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提升政策效率。



撰文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示,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0.9%,均超市场预期;并且近期数据显示,近期禽肉、鸡蛋等替代品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等。但扣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5%,连续12个月处于“1”时代。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6%。如何看待通胀,对中国逆周期调节政策有何影响?

中国通胀为何“虚”?

首先,单品价格上涨推动。从CPI同比的结构看,本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带动,10月份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与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这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而同期果蔬、交通与通信、汽柴油等价格同比回落。本轮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猪瘟疫情与周期等因素叠加影响,由于生猪存在6-8个月的养殖周期,以及中国猪肉消费比重高,短期通胀仍存在一定压力。

这种受单个商品推升的通胀与全面物价持续上涨存在明显区别。只要其他消费品供给充足,猪肉供给政策及时跟进,市场预期稳定,物价整体可控。

其次,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萎缩。10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1.6%,较前值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企业生产需求边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下降、上年同期基数较高等因素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走低。从上下游价格传导看,上游企业工业品削价去库存,下游终端商品价格缺乏持续走高动力。文章预计未来2-3季度PPI同比仍处于收缩区域。

最后,输入通胀影响有限。全球面临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在较长一端时期维持低增长格局,主要经济体防范的是私人投资过快下滑拖累总需求;原油需求不足担忧持续,能源价格短期不具备大幅上行基础。

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

中国通胀“虚火”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偏有限。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本轮通胀并非需求拉动型。需求型通胀又称超额需求拉动通货膨胀,也就是一段时期内国内总消费需求超过国内所能生产与进口消费品总和,这个缺口只能通过物价上涨弥补,相当于过多的货币追求过少的商品。一般表现为就业充分、生产设备等基本无闲置资源,供给短期跟不上旺盛的总需求,社会物价普遍上涨;更进一步,消费品普遍、持续上涨容易推升住房租金、薪资螺旋上升,加剧通胀压力。需求型通胀对央行政策宽松会构成实质性制约,央行收缩货币抑制过热需求,促进供需平衡。

但本轮中国通胀上升主要受供给端冲击影响,并且受猪肉单品供给缺口导致,从近几个月数据看,居民消费支出中果蔬价格下跌,非食品价格增长动能温和,国内并未出现大部分商品价格“普涨”;国内民间投资并未出现明显过热迹象。近期国内多地猪肉价格似乎涨不动了,多地猪肉价格有高位小幅回落迹象。

其二,短期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稳内需仍是主要矛盾。由于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等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工业企业投资需求边际放缓,工业制造业企业投资扩张意愿不强,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之6.2%,创历史最低。经济保持增长是稳定就业、提升民众生活质量的核心支撑,也是稳定国内金融环境、顺利推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面对复杂内外环境,稳定国内需求仍是主要矛盾。

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发展仍不够成熟,央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容易“打折扣”且伴生“副作用”。由于总量货币政策难以把控资金流向,过于宽松货币环境不仅无助于缓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题,而且容易引发资金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或者资金流入低效部门、僵死企业等,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加剧国内经济脆弱性与失衡。

因此,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民企支持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存在哪些不确定

尽管通胀“虚火”可控,但需要防范接下来影响通胀的三方面因素。

一方面,年底积极性因素。从往年经验看,年底明年初受节假日、气温波动,容易推升包括农产品、服务在内的商品价格,尤其是部分地区极端气候容易导致果蔬等农产品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涨幅。

另一方面,猪瘟疫情因素。中国猪瘟疫苗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尚未全面推广应用,也就是说猪瘟疫情风险尚未完全消除,需要防范局部疫情复燃。

此外,游资炒作。曾几何时,中国出现过“蒜”你狠、“姜”你军等现象,部分民间游资炒作农产品,加之部分商户囤货居奇,联合抬价获利等,短期内将部分农产品价格超高。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10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0.6%,猪肉产能出现积极改善势头,但目前生猪存栏继续在放缓,能繁母猪存栏处于低谷,考虑到生猪养殖周期,政策效果释放需要一段时间,以及季节需求增加等因素,未来几个月价格有望维持高位运行。因此,需要防范几个因素叠加影响。

综合施策稳定物价

其一,确保生猪产能恢复。此前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银保监会等七部委相继印发文件,出台17条政策措施支持生猪生产发展,包括适当补贴新建、扩建种猪与规模猪场,加大养殖用地保障、取消超范围划定禁养区、猪肉运输绿色通道与贷款贴息、保险方面金融支持等。政策组合拳力度空前,但要确保政策有效落实不跑偏,加强防疫保障,调动养殖户积极性。

其二,重视替代品价格走势。从统计看,201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牛羊禽肉等“替代商品”价格相关性都在6成以上,猪肉价格较长维持高位,势必带动替代品价格,近三个月牛羊禽肉价格涨幅均在两位数,为避免影响民众生活质量,在治理猪通胀同时,一方面,积极增加牛羊禽肉供给;另一方面,加大监察执法力度,避免部分商户囤积、联合哄抬价格冲击市场价格,切实发挥替代品对猪肉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如果替代品价格走势温和,市场将理性对待这种结构通胀。

其三,未雨绸缪稳定果蔬价格。除了肉类,居民对果蔬的需求也具有“刚性”,果蔬不宜储存且受季节性因素大,近五年,国内果蔬价格波动多次对通胀构成冲击,例如:2016、17、18年年初、年末等。在猪肉价格维持高位情况下,果蔬菜价格走势对通胀及预期影响关键,因此后续需要采取措施稳定果蔬价格,及时署防灾、减灾措施与增加储备、开设果蔬绿色通道等,确保未来几个月果蔬供应稳定。

其四,加强市场预期引导。通胀预期往往存在自我实现机制,因此,需要见微知著,在全面通胀预期形成之前,稳定市场通胀预期。从全球贸易趋冷,主要经济体工业部门价格持续下滑,显示全球需求低迷,央行政策基本稳健(M2、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整体看,中国通胀并无长期大幅趋势上升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提升政策效率。



撰文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示,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0.9%,均超市场预期;并且近期数据显示,近期禽肉、鸡蛋等替代品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等。但扣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5%,连续12个月处于“1”时代。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6%。如何看待通胀,对中国逆周期调节政策有何影响?

中国通胀为何“虚”?

首先,单品价格上涨推动。从CPI同比的结构看,本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带动,10月份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与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这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而同期果蔬、交通与通信、汽柴油等价格同比回落。本轮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猪瘟疫情与周期等因素叠加影响,由于生猪存在6-8个月的养殖周期,以及中国猪肉消费比重高,短期通胀仍存在一定压力。

这种受单个商品推升的通胀与全面物价持续上涨存在明显区别。只要其他消费品供给充足,猪肉供给政策及时跟进,市场预期稳定,物价整体可控。

其次,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萎缩。10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1.6%,较前值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企业生产需求边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下降、上年同期基数较高等因素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走低。从上下游价格传导看,上游企业工业品削价去库存,下游终端商品价格缺乏持续走高动力。文章预计未来2-3季度PPI同比仍处于收缩区域。

最后,输入通胀影响有限。全球面临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在较长一端时期维持低增长格局,主要经济体防范的是私人投资过快下滑拖累总需求;原油需求不足担忧持续,能源价格短期不具备大幅上行基础。

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

中国通胀“虚火”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偏有限。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本轮通胀并非需求拉动型。需求型通胀又称超额需求拉动通货膨胀,也就是一段时期内国内总消费需求超过国内所能生产与进口消费品总和,这个缺口只能通过物价上涨弥补,相当于过多的货币追求过少的商品。一般表现为就业充分、生产设备等基本无闲置资源,供给短期跟不上旺盛的总需求,社会物价普遍上涨;更进一步,消费品普遍、持续上涨容易推升住房租金、薪资螺旋上升,加剧通胀压力。需求型通胀对央行政策宽松会构成实质性制约,央行收缩货币抑制过热需求,促进供需平衡。

但本轮中国通胀上升主要受供给端冲击影响,并且受猪肉单品供给缺口导致,从近几个月数据看,居民消费支出中果蔬价格下跌,非食品价格增长动能温和,国内并未出现大部分商品价格“普涨”;国内民间投资并未出现明显过热迹象。近期国内多地猪肉价格似乎涨不动了,多地猪肉价格有高位小幅回落迹象。

其二,短期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稳内需仍是主要矛盾。由于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等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工业企业投资需求边际放缓,工业制造业企业投资扩张意愿不强,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之6.2%,创历史最低。经济保持增长是稳定就业、提升民众生活质量的核心支撑,也是稳定国内金融环境、顺利推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面对复杂内外环境,稳定国内需求仍是主要矛盾。

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发展仍不够成熟,央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容易“打折扣”且伴生“副作用”。由于总量货币政策难以把控资金流向,过于宽松货币环境不仅无助于缓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题,而且容易引发资金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或者资金流入低效部门、僵死企业等,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加剧国内经济脆弱性与失衡。

因此,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民企支持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存在哪些不确定

尽管通胀“虚火”可控,但需要防范接下来影响通胀的三方面因素。

一方面,年底积极性因素。从往年经验看,年底明年初受节假日、气温波动,容易推升包括农产品、服务在内的商品价格,尤其是部分地区极端气候容易导致果蔬等农产品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涨幅。

另一方面,猪瘟疫情因素。中国猪瘟疫苗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尚未全面推广应用,也就是说猪瘟疫情风险尚未完全消除,需要防范局部疫情复燃。

此外,游资炒作。曾几何时,中国出现过“蒜”你狠、“姜”你军等现象,部分民间游资炒作农产品,加之部分商户囤货居奇,联合抬价获利等,短期内将部分农产品价格超高。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10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0.6%,猪肉产能出现积极改善势头,但目前生猪存栏继续在放缓,能繁母猪存栏处于低谷,考虑到生猪养殖周期,政策效果释放需要一段时间,以及季节需求增加等因素,未来几个月价格有望维持高位运行。因此,需要防范几个因素叠加影响。

综合施策稳定物价

其一,确保生猪产能恢复。此前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银保监会等七部委相继印发文件,出台17条政策措施支持生猪生产发展,包括适当补贴新建、扩建种猪与规模猪场,加大养殖用地保障、取消超范围划定禁养区、猪肉运输绿色通道与贷款贴息、保险方面金融支持等。政策组合拳力度空前,但要确保政策有效落实不跑偏,加强防疫保障,调动养殖户积极性。

其二,重视替代品价格走势。从统计看,201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牛羊禽肉等“替代商品”价格相关性都在6成以上,猪肉价格较长维持高位,势必带动替代品价格,近三个月牛羊禽肉价格涨幅均在两位数,为避免影响民众生活质量,在治理猪通胀同时,一方面,积极增加牛羊禽肉供给;另一方面,加大监察执法力度,避免部分商户囤积、联合哄抬价格冲击市场价格,切实发挥替代品对猪肉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如果替代品价格走势温和,市场将理性对待这种结构通胀。

其三,未雨绸缪稳定果蔬价格。除了肉类,居民对果蔬的需求也具有“刚性”,果蔬不宜储存且受季节性因素大,近五年,国内果蔬价格波动多次对通胀构成冲击,例如:2016、17、18年年初、年末等。在猪肉价格维持高位情况下,果蔬菜价格走势对通胀及预期影响关键,因此后续需要采取措施稳定果蔬价格,及时署防灾、减灾措施与增加储备、开设果蔬绿色通道等,确保未来几个月果蔬供应稳定。

其四,加强市场预期引导。通胀预期往往存在自我实现机制,因此,需要见微知著,在全面通胀预期形成之前,稳定市场通胀预期。从全球贸易趋冷,主要经济体工业部门价格持续下滑,显示全球需求低迷,央行政策基本稳健(M2、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整体看,中国通胀并无长期大幅趋势上升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通胀“虚火”对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有限

发布日期:2019-11-20 11:19
摘要: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提升政策效率。



撰文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示,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0.9%,均超市场预期;并且近期数据显示,近期禽肉、鸡蛋等替代品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等。但扣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5%,连续12个月处于“1”时代。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6%。如何看待通胀,对中国逆周期调节政策有何影响?

中国通胀为何“虚”?

首先,单品价格上涨推动。从CPI同比的结构看,本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带动,10月份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与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这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而同期果蔬、交通与通信、汽柴油等价格同比回落。本轮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猪瘟疫情与周期等因素叠加影响,由于生猪存在6-8个月的养殖周期,以及中国猪肉消费比重高,短期通胀仍存在一定压力。

这种受单个商品推升的通胀与全面物价持续上涨存在明显区别。只要其他消费品供给充足,猪肉供给政策及时跟进,市场预期稳定,物价整体可控。

其次,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萎缩。10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1.6%,较前值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企业生产需求边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下降、上年同期基数较高等因素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走低。从上下游价格传导看,上游企业工业品削价去库存,下游终端商品价格缺乏持续走高动力。文章预计未来2-3季度PPI同比仍处于收缩区域。

最后,输入通胀影响有限。全球面临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在较长一端时期维持低增长格局,主要经济体防范的是私人投资过快下滑拖累总需求;原油需求不足担忧持续,能源价格短期不具备大幅上行基础。

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

中国通胀“虚火”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偏有限。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本轮通胀并非需求拉动型。需求型通胀又称超额需求拉动通货膨胀,也就是一段时期内国内总消费需求超过国内所能生产与进口消费品总和,这个缺口只能通过物价上涨弥补,相当于过多的货币追求过少的商品。一般表现为就业充分、生产设备等基本无闲置资源,供给短期跟不上旺盛的总需求,社会物价普遍上涨;更进一步,消费品普遍、持续上涨容易推升住房租金、薪资螺旋上升,加剧通胀压力。需求型通胀对央行政策宽松会构成实质性制约,央行收缩货币抑制过热需求,促进供需平衡。

但本轮中国通胀上升主要受供给端冲击影响,并且受猪肉单品供给缺口导致,从近几个月数据看,居民消费支出中果蔬价格下跌,非食品价格增长动能温和,国内并未出现大部分商品价格“普涨”;国内民间投资并未出现明显过热迹象。近期国内多地猪肉价格似乎涨不动了,多地猪肉价格有高位小幅回落迹象。

其二,短期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稳内需仍是主要矛盾。由于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等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工业企业投资需求边际放缓,工业制造业企业投资扩张意愿不强,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之6.2%,创历史最低。经济保持增长是稳定就业、提升民众生活质量的核心支撑,也是稳定国内金融环境、顺利推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面对复杂内外环境,稳定国内需求仍是主要矛盾。

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发展仍不够成熟,央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容易“打折扣”且伴生“副作用”。由于总量货币政策难以把控资金流向,过于宽松货币环境不仅无助于缓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题,而且容易引发资金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或者资金流入低效部门、僵死企业等,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加剧国内经济脆弱性与失衡。

因此,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民企支持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存在哪些不确定

尽管通胀“虚火”可控,但需要防范接下来影响通胀的三方面因素。

一方面,年底积极性因素。从往年经验看,年底明年初受节假日、气温波动,容易推升包括农产品、服务在内的商品价格,尤其是部分地区极端气候容易导致果蔬等农产品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涨幅。

另一方面,猪瘟疫情因素。中国猪瘟疫苗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尚未全面推广应用,也就是说猪瘟疫情风险尚未完全消除,需要防范局部疫情复燃。

此外,游资炒作。曾几何时,中国出现过“蒜”你狠、“姜”你军等现象,部分民间游资炒作农产品,加之部分商户囤货居奇,联合抬价获利等,短期内将部分农产品价格超高。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10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0.6%,猪肉产能出现积极改善势头,但目前生猪存栏继续在放缓,能繁母猪存栏处于低谷,考虑到生猪养殖周期,政策效果释放需要一段时间,以及季节需求增加等因素,未来几个月价格有望维持高位运行。因此,需要防范几个因素叠加影响。

综合施策稳定物价

其一,确保生猪产能恢复。此前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银保监会等七部委相继印发文件,出台17条政策措施支持生猪生产发展,包括适当补贴新建、扩建种猪与规模猪场,加大养殖用地保障、取消超范围划定禁养区、猪肉运输绿色通道与贷款贴息、保险方面金融支持等。政策组合拳力度空前,但要确保政策有效落实不跑偏,加强防疫保障,调动养殖户积极性。

其二,重视替代品价格走势。从统计看,201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牛羊禽肉等“替代商品”价格相关性都在6成以上,猪肉价格较长维持高位,势必带动替代品价格,近三个月牛羊禽肉价格涨幅均在两位数,为避免影响民众生活质量,在治理猪通胀同时,一方面,积极增加牛羊禽肉供给;另一方面,加大监察执法力度,避免部分商户囤积、联合哄抬价格冲击市场价格,切实发挥替代品对猪肉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如果替代品价格走势温和,市场将理性对待这种结构通胀。

其三,未雨绸缪稳定果蔬价格。除了肉类,居民对果蔬的需求也具有“刚性”,果蔬不宜储存且受季节性因素大,近五年,国内果蔬价格波动多次对通胀构成冲击,例如:2016、17、18年年初、年末等。在猪肉价格维持高位情况下,果蔬菜价格走势对通胀及预期影响关键,因此后续需要采取措施稳定果蔬价格,及时署防灾、减灾措施与增加储备、开设果蔬绿色通道等,确保未来几个月果蔬供应稳定。

其四,加强市场预期引导。通胀预期往往存在自我实现机制,因此,需要见微知著,在全面通胀预期形成之前,稳定市场通胀预期。从全球贸易趋冷,主要经济体工业部门价格持续下滑,显示全球需求低迷,央行政策基本稳健(M2、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整体看,中国通胀并无长期大幅趋势上升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提升政策效率。



撰文 | 周茂华

OR--商业新媒体 】数据显示,10月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增长3.8%,环比增长0.9%,均超市场预期;并且近期数据显示,近期禽肉、鸡蛋等替代品价格都出现不同程度上涨等。但扣除食品与能源的核心CPI同比增长1.5%,连续12个月处于“1”时代。10月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下降1.6%。如何看待通胀,对中国逆周期调节政策有何影响?

中国通胀为何“虚”?

首先,单品价格上涨推动。从CPI同比的结构看,本轮通胀主要是食品价格上涨带动,10月份食品中,猪肉价格上涨101.3%,影响CPI上涨约2.43个百分点,占CPI同比总涨幅的近三分之二;牛肉、羊肉、鸡肉、鸭肉与鸡蛋价格涨幅在12.3%-21.4%之间,这五项合计影响CPI上涨约0.41个百分点;而同期果蔬、交通与通信、汽柴油等价格同比回落。本轮中国猪肉价格上涨,主要受猪瘟疫情与周期等因素叠加影响,由于生猪存在6-8个月的养殖周期,以及中国猪肉消费比重高,短期通胀仍存在一定压力。

这种受单个商品推升的通胀与全面物价持续上涨存在明显区别。只要其他消费品供给充足,猪肉供给政策及时跟进,市场预期稳定,物价整体可控。

其次,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同比萎缩。10月份中国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1.6%,较前值扩大0.4个百分点,主要受企业生产需求边际放缓、大宗商品价格同比下降、上年同期基数较高等因素导致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走低。从上下游价格传导看,上游企业工业品削价去库存,下游终端商品价格缺乏持续走高动力。文章预计未来2-3季度PPI同比仍处于收缩区域。

最后,输入通胀影响有限。全球面临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在较长一端时期维持低增长格局,主要经济体防范的是私人投资过快下滑拖累总需求;原油需求不足担忧持续,能源价格短期不具备大幅上行基础。

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

中国通胀“虚火”对央行逆周期调节政策影响偏有限。主要原因在于:

其一,本轮通胀并非需求拉动型。需求型通胀又称超额需求拉动通货膨胀,也就是一段时期内国内总消费需求超过国内所能生产与进口消费品总和,这个缺口只能通过物价上涨弥补,相当于过多的货币追求过少的商品。一般表现为就业充分、生产设备等基本无闲置资源,供给短期跟不上旺盛的总需求,社会物价普遍上涨;更进一步,消费品普遍、持续上涨容易推升住房租金、薪资螺旋上升,加剧通胀压力。需求型通胀对央行政策宽松会构成实质性制约,央行收缩货币抑制过热需求,促进供需平衡。

但本轮中国通胀上升主要受供给端冲击影响,并且受猪肉单品供给缺口导致,从近几个月数据看,居民消费支出中果蔬价格下跌,非食品价格增长动能温和,国内并未出现大部分商品价格“普涨”;国内民间投资并未出现明显过热迹象。近期国内多地猪肉价格似乎涨不动了,多地猪肉价格有高位小幅回落迹象。

其二,短期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受内外复杂因素影响,国内需求面临一定下行压力,稳内需仍是主要矛盾。由于全球需求放缓、地缘政治风险等外部不确定因素增加,中国工业企业投资需求边际放缓,工业制造业企业投资扩张意愿不强,前三季度中国GDP增速放缓之6.2%,创历史最低。经济保持增长是稳定就业、提升民众生活质量的核心支撑,也是稳定国内金融环境、顺利推进中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保障。面对复杂内外环境,稳定国内需求仍是主要矛盾。

但值得关注的是,中国金融体系发展仍不够成熟,央行过于宽松的货币政策效果容易“打折扣”且伴生“副作用”。由于总量货币政策难以把控资金流向,过于宽松货币环境不仅无助于缓解小微、民营企业融资难题,而且容易引发资金脱实向虚、推升资产价格,或者资金流入低效部门、僵死企业等,导致宏观杠杆率过快上升,加剧国内经济脆弱性与失衡。

因此,央行逆周期调节在保持总量适度增长,市场流动性合理充裕前提下,更多采取结构性政策工具与改革手段,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提升政策效率,引导金融机构加大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民企支持力度,切实降低实体经融资成本,激发微观主体活力。

存在哪些不确定

尽管通胀“虚火”可控,但需要防范接下来影响通胀的三方面因素。

一方面,年底积极性因素。从往年经验看,年底明年初受节假日、气温波动,容易推升包括农产品、服务在内的商品价格,尤其是部分地区极端气候容易导致果蔬等农产品价格短期出现较大涨幅。

另一方面,猪瘟疫情因素。中国猪瘟疫苗取得重大进展,但目前尚未全面推广应用,也就是说猪瘟疫情风险尚未完全消除,需要防范局部疫情复燃。

此外,游资炒作。曾几何时,中国出现过“蒜”你狠、“姜”你军等现象,部分民间游资炒作农产品,加之部分商户囤货居奇,联合抬价获利等,短期内将部分农产品价格超高。

据农业农村部监测数据,10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0.6%,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0.6%,猪肉产能出现积极改善势头,但目前生猪存栏继续在放缓,能繁母猪存栏处于低谷,考虑到生猪养殖周期,政策效果释放需要一段时间,以及季节需求增加等因素,未来几个月价格有望维持高位运行。因此,需要防范几个因素叠加影响。

综合施策稳定物价

其一,确保生猪产能恢复。此前农业农村部会同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自然资源部、生态环境部、交通运输部、银保监会等七部委相继印发文件,出台17条政策措施支持生猪生产发展,包括适当补贴新建、扩建种猪与规模猪场,加大养殖用地保障、取消超范围划定禁养区、猪肉运输绿色通道与贷款贴息、保险方面金融支持等。政策组合拳力度空前,但要确保政策有效落实不跑偏,加强防疫保障,调动养殖户积极性。

其二,重视替代品价格走势。从统计看,2018年以来,猪肉价格与牛羊禽肉等“替代商品”价格相关性都在6成以上,猪肉价格较长维持高位,势必带动替代品价格,近三个月牛羊禽肉价格涨幅均在两位数,为避免影响民众生活质量,在治理猪通胀同时,一方面,积极增加牛羊禽肉供给;另一方面,加大监察执法力度,避免部分商户囤积、联合哄抬价格冲击市场价格,切实发挥替代品对猪肉价格上涨的抑制作用;如果替代品价格走势温和,市场将理性对待这种结构通胀。

其三,未雨绸缪稳定果蔬价格。除了肉类,居民对果蔬的需求也具有“刚性”,果蔬不宜储存且受季节性因素大,近五年,国内果蔬价格波动多次对通胀构成冲击,例如:2016、17、18年年初、年末等。在猪肉价格维持高位情况下,果蔬菜价格走势对通胀及预期影响关键,因此后续需要采取措施稳定果蔬价格,及时署防灾、减灾措施与增加储备、开设果蔬绿色通道等,确保未来几个月果蔬供应稳定。

其四,加强市场预期引导。通胀预期往往存在自我实现机制,因此,需要见微知著,在全面通胀预期形成之前,稳定市场通胀预期。从全球贸易趋冷,主要经济体工业部门价格持续下滑,显示全球需求低迷,央行政策基本稳健(M2、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与名义GDP增速基本匹配),整体看,中国通胀并无长期大幅趋势上升基础。■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