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Josh Zumbru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中美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例如,北京方面要求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而目前距离白宫10月11日宣布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已过去逾六周时间。

特朗普面临政府内部及亲近政府的人士的压力,这些人将谈判缺乏进展归咎于他们所称的北京方面拒绝兑现谈判桌上作出的承诺。

中国商务部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了话,双方就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莱特希泽办公室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就延迟达成协议置评的请求。中国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10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一个框架,其中包括中国大规模采购农产品,以及实施更严格的知识产权规则和一项汇率协定,以换取美国取消部分关税措施。当时,特朗普说最终协议将在三到五周内达成。

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周二身在白宫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被问及谈判进展时表示,双方还在谈。

贸易谈判代表们原本希望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一场经济峰会间隙签署协议。但那次峰会被取消了,实际上的最后期限也随之消失。

曾是特朗普政府顾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他预计本月不会达成协议,并认为特朗普呼吁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可能引起美国一番政治角力。

特朗普政府拟在12月15日实施的加征关税计划越来越近,该国计划对智能手机、玩具及其他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15%的关税。这些关税料直接冲击消费者,而特朗普正在准备2020年的连任竞选。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悲观。有人表示,协议推迟反映出即便是有限的协议也存在挑战。

曾在美国政府负责贸易问题的威廉斯(Clete Willems)称:“协商撤销关税是个复杂的问题,花费的时间会比市场人士希望的更长”。威廉斯现为律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的合伙人。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是参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根据中方声明的表述来判断,声明称高级官员上周六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格拉斯利对记者表示:“我将不得不以这份声明为依据,视其为最新的乐观消息。”

今年春天,谈判也曾陷入僵局,当时美国指责中国反悔了先前的承诺。不过,与现在讨论范围大大收窄的协议相比,当时正在谈判的协议要全面得多。

尽管范围有限,但美国商业团体认为,在促使中国推进更有意义的经济改革之前,当前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中国作出让步非常关键。这些团体认为,取消关税是达成任何交易的一个关键因素。

据报道,中国方面不愿承诺购买特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上个月宣布原则上达成协议时曾表示,中国每年将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但中国拒绝就具体金额作出承诺。

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难以轻易放弃谈判并对中国加征关税,因为这样做可能进一步伤害美国农户。

去年贸易战升温时,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当时北京方面提高了此类产品的进口关税,并指示企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

这些举措导致美国农产品价格陷入螺旋式下跌,并严重影响了农业收入。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启动了两轮大规模救助计划,授权280亿美元农业补贴,以减轻农户损失。

最近几周,随着两国朝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方向努力,中国重新加大了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力度。上周,中国表示,将解除实施了四年的进口限制,允许美国向中国出口禽肉产品。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考虑到农业和农户面临的问题,特朗普目前非常需要谈成一些东西。

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第一阶段协议促使中国再次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农户和主要农业州的议员总体会感到高兴,但如果谈判破裂,中国可能再次停止购买,使美国价格陷入新的跌势。

DTB Associates合伙人、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前官员索恩(Craig Thorn)表示,当中国谈论具有一定规模的购买承诺时,所指的不是让购买自然发生,而是国家指导性的购买。他称,这将意味着这笔交易几乎肯定会集中在大豆和猪肉等大宗商品上。

但这将也意味着,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持续购买规模发生与否,取决于能否让中国继续参与谈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停滞不前的美中贸易谈判可能再次陷入僵局

发布日期:2019-11-20 09:40
摘要: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Josh Zumbru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中美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例如,北京方面要求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而目前距离白宫10月11日宣布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已过去逾六周时间。

特朗普面临政府内部及亲近政府的人士的压力,这些人将谈判缺乏进展归咎于他们所称的北京方面拒绝兑现谈判桌上作出的承诺。

中国商务部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了话,双方就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莱特希泽办公室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就延迟达成协议置评的请求。中国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10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一个框架,其中包括中国大规模采购农产品,以及实施更严格的知识产权规则和一项汇率协定,以换取美国取消部分关税措施。当时,特朗普说最终协议将在三到五周内达成。

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周二身在白宫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被问及谈判进展时表示,双方还在谈。

贸易谈判代表们原本希望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一场经济峰会间隙签署协议。但那次峰会被取消了,实际上的最后期限也随之消失。

曾是特朗普政府顾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他预计本月不会达成协议,并认为特朗普呼吁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可能引起美国一番政治角力。

特朗普政府拟在12月15日实施的加征关税计划越来越近,该国计划对智能手机、玩具及其他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15%的关税。这些关税料直接冲击消费者,而特朗普正在准备2020年的连任竞选。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悲观。有人表示,协议推迟反映出即便是有限的协议也存在挑战。

曾在美国政府负责贸易问题的威廉斯(Clete Willems)称:“协商撤销关税是个复杂的问题,花费的时间会比市场人士希望的更长”。威廉斯现为律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的合伙人。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是参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根据中方声明的表述来判断,声明称高级官员上周六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格拉斯利对记者表示:“我将不得不以这份声明为依据,视其为最新的乐观消息。”

今年春天,谈判也曾陷入僵局,当时美国指责中国反悔了先前的承诺。不过,与现在讨论范围大大收窄的协议相比,当时正在谈判的协议要全面得多。

尽管范围有限,但美国商业团体认为,在促使中国推进更有意义的经济改革之前,当前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中国作出让步非常关键。这些团体认为,取消关税是达成任何交易的一个关键因素。

据报道,中国方面不愿承诺购买特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上个月宣布原则上达成协议时曾表示,中国每年将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但中国拒绝就具体金额作出承诺。

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难以轻易放弃谈判并对中国加征关税,因为这样做可能进一步伤害美国农户。

去年贸易战升温时,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当时北京方面提高了此类产品的进口关税,并指示企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

这些举措导致美国农产品价格陷入螺旋式下跌,并严重影响了农业收入。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启动了两轮大规模救助计划,授权280亿美元农业补贴,以减轻农户损失。

最近几周,随着两国朝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方向努力,中国重新加大了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力度。上周,中国表示,将解除实施了四年的进口限制,允许美国向中国出口禽肉产品。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考虑到农业和农户面临的问题,特朗普目前非常需要谈成一些东西。

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第一阶段协议促使中国再次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农户和主要农业州的议员总体会感到高兴,但如果谈判破裂,中国可能再次停止购买,使美国价格陷入新的跌势。

DTB Associates合伙人、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前官员索恩(Craig Thorn)表示,当中国谈论具有一定规模的购买承诺时,所指的不是让购买自然发生,而是国家指导性的购买。他称,这将意味着这笔交易几乎肯定会集中在大豆和猪肉等大宗商品上。

但这将也意味着,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持续购买规模发生与否,取决于能否让中国继续参与谈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Josh Zumbru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中美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例如,北京方面要求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而目前距离白宫10月11日宣布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已过去逾六周时间。

特朗普面临政府内部及亲近政府的人士的压力,这些人将谈判缺乏进展归咎于他们所称的北京方面拒绝兑现谈判桌上作出的承诺。

中国商务部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了话,双方就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莱特希泽办公室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就延迟达成协议置评的请求。中国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10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一个框架,其中包括中国大规模采购农产品,以及实施更严格的知识产权规则和一项汇率协定,以换取美国取消部分关税措施。当时,特朗普说最终协议将在三到五周内达成。

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周二身在白宫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被问及谈判进展时表示,双方还在谈。

贸易谈判代表们原本希望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一场经济峰会间隙签署协议。但那次峰会被取消了,实际上的最后期限也随之消失。

曾是特朗普政府顾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他预计本月不会达成协议,并认为特朗普呼吁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可能引起美国一番政治角力。

特朗普政府拟在12月15日实施的加征关税计划越来越近,该国计划对智能手机、玩具及其他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15%的关税。这些关税料直接冲击消费者,而特朗普正在准备2020年的连任竞选。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悲观。有人表示,协议推迟反映出即便是有限的协议也存在挑战。

曾在美国政府负责贸易问题的威廉斯(Clete Willems)称:“协商撤销关税是个复杂的问题,花费的时间会比市场人士希望的更长”。威廉斯现为律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的合伙人。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是参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根据中方声明的表述来判断,声明称高级官员上周六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格拉斯利对记者表示:“我将不得不以这份声明为依据,视其为最新的乐观消息。”

今年春天,谈判也曾陷入僵局,当时美国指责中国反悔了先前的承诺。不过,与现在讨论范围大大收窄的协议相比,当时正在谈判的协议要全面得多。

尽管范围有限,但美国商业团体认为,在促使中国推进更有意义的经济改革之前,当前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中国作出让步非常关键。这些团体认为,取消关税是达成任何交易的一个关键因素。

据报道,中国方面不愿承诺购买特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上个月宣布原则上达成协议时曾表示,中国每年将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但中国拒绝就具体金额作出承诺。

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难以轻易放弃谈判并对中国加征关税,因为这样做可能进一步伤害美国农户。

去年贸易战升温时,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当时北京方面提高了此类产品的进口关税,并指示企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

这些举措导致美国农产品价格陷入螺旋式下跌,并严重影响了农业收入。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启动了两轮大规模救助计划,授权280亿美元农业补贴,以减轻农户损失。

最近几周,随着两国朝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方向努力,中国重新加大了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力度。上周,中国表示,将解除实施了四年的进口限制,允许美国向中国出口禽肉产品。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考虑到农业和农户面临的问题,特朗普目前非常需要谈成一些东西。

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第一阶段协议促使中国再次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农户和主要农业州的议员总体会感到高兴,但如果谈判破裂,中国可能再次停止购买,使美国价格陷入新的跌势。

DTB Associates合伙人、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前官员索恩(Craig Thorn)表示,当中国谈论具有一定规模的购买承诺时,所指的不是让购买自然发生,而是国家指导性的购买。他称,这将意味着这笔交易几乎肯定会集中在大豆和猪肉等大宗商品上。

但这将也意味着,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持续购买规模发生与否,取决于能否让中国继续参与谈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停滞不前的美中贸易谈判可能再次陷入僵局

发布日期:2019-11-20 09:40
摘要: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Josh Zumbru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中美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例如,北京方面要求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而目前距离白宫10月11日宣布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已过去逾六周时间。

特朗普面临政府内部及亲近政府的人士的压力,这些人将谈判缺乏进展归咎于他们所称的北京方面拒绝兑现谈判桌上作出的承诺。

中国商务部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了话,双方就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莱特希泽办公室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就延迟达成协议置评的请求。中国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10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一个框架,其中包括中国大规模采购农产品,以及实施更严格的知识产权规则和一项汇率协定,以换取美国取消部分关税措施。当时,特朗普说最终协议将在三到五周内达成。

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周二身在白宫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被问及谈判进展时表示,双方还在谈。

贸易谈判代表们原本希望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一场经济峰会间隙签署协议。但那次峰会被取消了,实际上的最后期限也随之消失。

曾是特朗普政府顾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他预计本月不会达成协议,并认为特朗普呼吁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可能引起美国一番政治角力。

特朗普政府拟在12月15日实施的加征关税计划越来越近,该国计划对智能手机、玩具及其他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15%的关税。这些关税料直接冲击消费者,而特朗普正在准备2020年的连任竞选。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悲观。有人表示,协议推迟反映出即便是有限的协议也存在挑战。

曾在美国政府负责贸易问题的威廉斯(Clete Willems)称:“协商撤销关税是个复杂的问题,花费的时间会比市场人士希望的更长”。威廉斯现为律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的合伙人。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是参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根据中方声明的表述来判断,声明称高级官员上周六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格拉斯利对记者表示:“我将不得不以这份声明为依据,视其为最新的乐观消息。”

今年春天,谈判也曾陷入僵局,当时美国指责中国反悔了先前的承诺。不过,与现在讨论范围大大收窄的协议相比,当时正在谈判的协议要全面得多。

尽管范围有限,但美国商业团体认为,在促使中国推进更有意义的经济改革之前,当前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中国作出让步非常关键。这些团体认为,取消关税是达成任何交易的一个关键因素。

据报道,中国方面不愿承诺购买特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上个月宣布原则上达成协议时曾表示,中国每年将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但中国拒绝就具体金额作出承诺。

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难以轻易放弃谈判并对中国加征关税,因为这样做可能进一步伤害美国农户。

去年贸易战升温时,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当时北京方面提高了此类产品的进口关税,并指示企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

这些举措导致美国农产品价格陷入螺旋式下跌,并严重影响了农业收入。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启动了两轮大规模救助计划,授权280亿美元农业补贴,以减轻农户损失。

最近几周,随着两国朝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方向努力,中国重新加大了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力度。上周,中国表示,将解除实施了四年的进口限制,允许美国向中国出口禽肉产品。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考虑到农业和农户面临的问题,特朗普目前非常需要谈成一些东西。

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第一阶段协议促使中国再次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农户和主要农业州的议员总体会感到高兴,但如果谈判破裂,中国可能再次停止购买,使美国价格陷入新的跌势。

DTB Associates合伙人、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前官员索恩(Craig Thorn)表示,当中国谈论具有一定规模的购买承诺时,所指的不是让购买自然发生,而是国家指导性的购买。他称,这将意味着这笔交易几乎肯定会集中在大豆和猪肉等大宗商品上。

但这将也意味着,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持续购买规模发生与否,取决于能否让中国继续参与谈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Josh Zumbrun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前政府官员和其他关注谈判的人士说,美中贸易谈判有陷入僵局的危险,特朗普政府在今年达成“第一阶段”有限协议的计划有可能脱轨。

中美双方在核心问题上仍存在分歧,例如,北京方面要求取消关税,美国则坚持要求中国购买农产品。而目前距离白宫10月11日宣布双方达成“原则性协议”已过去逾六周时间。

特朗普面临政府内部及亲近政府的人士的压力,这些人将谈判缺乏进展归咎于他们所称的北京方面拒绝兑现谈判桌上作出的承诺。

中国商务部在刚刚过去的周末表示,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应约与莱特希泽及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通了话,双方就各自核心关切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

莱特希泽办公室的发言人没有立即回覆就延迟达成协议置评的请求。中国大使馆没有立即回覆置评请求。

10月特朗普总统提出了一个框架,其中包括中国大规模采购农产品,以及实施更严格的知识产权规则和一项汇率协定,以换取美国取消部分关税措施。当时,特朗普说最终协议将在三到五周内达成。

自那以后,几乎没有取得进展的迹象。周二身在白宫的美国驻华大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被问及谈判进展时表示,双方还在谈。

贸易谈判代表们原本希望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能在11月16日至17日在智利举行的一场经济峰会间隙签署协议。但那次峰会被取消了,实际上的最后期限也随之消失。

曾是特朗普政府顾问的美国企业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贸易专家史剑道(Derek Scissors)表示,他预计本月不会达成协议,并认为特朗普呼吁与中国的贸易战停火可能引起美国一番政治角力。

特朗普政府拟在12月15日实施的加征关税计划越来越近,该国计划对智能手机、玩具及其他来自中国的商品征收15%的关税。这些关税料直接冲击消费者,而特朗普正在准备2020年的连任竞选。

不过不是所有人都感到悲观。有人表示,协议推迟反映出即便是有限的协议也存在挑战。

曾在美国政府负责贸易问题的威廉斯(Clete Willems)称:“协商撤销关税是个复杂的问题,花费的时间会比市场人士希望的更长”。威廉斯现为律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 LLP. 的合伙人。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是参议院负责监督贸易的委员会主席,他说,他根据中方声明的表述来判断,声明称高级官员上周六进行了建设性的讨论。格拉斯利对记者表示:“我将不得不以这份声明为依据,视其为最新的乐观消息。”

今年春天,谈判也曾陷入僵局,当时美国指责中国反悔了先前的承诺。不过,与现在讨论范围大大收窄的协议相比,当时正在谈判的协议要全面得多。

尽管范围有限,但美国商业团体认为,在促使中国推进更有意义的经济改革之前,当前的第一阶段协议对于中国作出让步非常关键。这些团体认为,取消关税是达成任何交易的一个关键因素。

据报道,中国方面不愿承诺购买特定数量的美国农产品。特朗普上个月宣布原则上达成协议时曾表示,中国每年将购买400亿至500亿美元的农产品,但中国拒绝就具体金额作出承诺。

尽管如此,特朗普政府难以轻易放弃谈判并对中国加征关税,因为这样做可能进一步伤害美国农户。

去年贸易战升温时,美国对中国的农产品出口大幅下降,当时北京方面提高了此类产品的进口关税,并指示企业停止购买美国农产品。

这些举措导致美国农产品价格陷入螺旋式下跌,并严重影响了农业收入。美国农业部在2018年和2019年启动了两轮大规模救助计划,授权280亿美元农业补贴,以减轻农户损失。

最近几周,随着两国朝达成一项有限协议的方向努力,中国重新加大了对美国农产品的采购力度。上周,中国表示,将解除实施了四年的进口限制,允许美国向中国出口禽肉产品。

美国全国对外贸易理事会(National Foreign Trade Council)会长耶克萨(Rufus Yerxa)表示,考虑到农业和农户面临的问题,特朗普目前非常需要谈成一些东西。

特朗普面临的挑战是,如果第一阶段协议促使中国再次大量购买美国农产品,农户和主要农业州的议员总体会感到高兴,但如果谈判破裂,中国可能再次停止购买,使美国价格陷入新的跌势。

DTB Associates合伙人、美国农业部海外农业服务局前官员索恩(Craig Thorn)表示,当中国谈论具有一定规模的购买承诺时,所指的不是让购买自然发生,而是国家指导性的购买。他称,这将意味着这笔交易几乎肯定会集中在大豆和猪肉等大宗商品上。

但这将也意味着,特朗普所希望看到的持续购买规模发生与否,取决于能否让中国继续参与谈判。■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