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



撰文 | Peter R. Orszag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的某一天,丹佛下起了雪,尽管短短8小时之前那里的气温还在28摄氏度。这种气象条件的急剧转变越来越常见,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风险。然而,一种有悖常理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它同时会降低冬季死亡率的峰值。不幸的是,有证据表明,即使这种好处真实存在,程度也是微乎其微。

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在全世界,冬季的死亡率比一年中其他时候高10%-20%。在欧洲的城市,气温每下降1摄氏度,自然死亡的人数就会增加1.4%。

尽管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摔倒和相关伤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也会激增,但气温下降导致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然而,与城市神话相反,自杀现象在冬天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春季自杀人数最多(即使是在日照时间较短的北欧国家)。

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在冬季,各个收入阶层的死亡率都会上升。

由此显然会得出暖冬会降低死亡率的逻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托马斯·盖尔·摩尔(Thomas Gale Moore)大胆预测称:“如果冬季气温升高2.5摄氏度,美国全国的死亡人数将从通常情况的4.1万人(与每年死于高速公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相当)降至3.7万人。”

这种说法错在何处?首先,是方法有问题。基于需要特殊供暖的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比根据更广泛的冬季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得出的结果要小得多。(对于上文所说的丹佛,一天之内气温经历了从酷热到寒冷的急剧变化,该怎么处理呢?)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将死亡率过高仅仅归咎于寒冷天气,忽视在冬季发生变化的其他因素,也是不严谨的。

寒冷天气会导致体温过低,这可能是造成死亡率上升最易理解的原因,但体温过低的情况在冬季死亡案例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如果观察这种直接影响后发现,寒冷天气与死亡率的提高并无太大关系,那么我们应对其他与冬季相关的死亡给予多大的信任度呢?气温升高可能不会打破冬天和死亡之间的正常联系。

其次,即使存在因果关系,它在气温升高条件下的影响似乎比在气温较低时更大。这种“冬季死亡率过高悖论”意味着,英国和爱尔兰死亡率受到的影响大约是丹麦和芬兰的两倍。这可能是因为更低温的环境使人更能适应极寒天气。如果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气象条件急剧转变,那么极寒天气就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地区,从而抵消掉冬季平均气温升高带来的任何好处。

最后,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似乎在减弱。(最近英国的冬季死亡率略有上升,但即便如此,整体趋势仍是下行。)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暖冬带来的好处会越来越少。

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气候变化只是造成平均气温升高的部分原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包括气象条件的剧烈波动,以及无法阻挡的反馈效应。最终,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可能不会随气候变化的进一步加剧而显著下降。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对更大范围的风险掉以轻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冬天来了 死亡或许也来了

发布日期:2019-11-20 08:50
摘要: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



撰文 | Peter R. Orszag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的某一天,丹佛下起了雪,尽管短短8小时之前那里的气温还在28摄氏度。这种气象条件的急剧转变越来越常见,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风险。然而,一种有悖常理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它同时会降低冬季死亡率的峰值。不幸的是,有证据表明,即使这种好处真实存在,程度也是微乎其微。

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在全世界,冬季的死亡率比一年中其他时候高10%-20%。在欧洲的城市,气温每下降1摄氏度,自然死亡的人数就会增加1.4%。

尽管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摔倒和相关伤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也会激增,但气温下降导致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然而,与城市神话相反,自杀现象在冬天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春季自杀人数最多(即使是在日照时间较短的北欧国家)。

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在冬季,各个收入阶层的死亡率都会上升。

由此显然会得出暖冬会降低死亡率的逻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托马斯·盖尔·摩尔(Thomas Gale Moore)大胆预测称:“如果冬季气温升高2.5摄氏度,美国全国的死亡人数将从通常情况的4.1万人(与每年死于高速公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相当)降至3.7万人。”

这种说法错在何处?首先,是方法有问题。基于需要特殊供暖的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比根据更广泛的冬季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得出的结果要小得多。(对于上文所说的丹佛,一天之内气温经历了从酷热到寒冷的急剧变化,该怎么处理呢?)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将死亡率过高仅仅归咎于寒冷天气,忽视在冬季发生变化的其他因素,也是不严谨的。

寒冷天气会导致体温过低,这可能是造成死亡率上升最易理解的原因,但体温过低的情况在冬季死亡案例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如果观察这种直接影响后发现,寒冷天气与死亡率的提高并无太大关系,那么我们应对其他与冬季相关的死亡给予多大的信任度呢?气温升高可能不会打破冬天和死亡之间的正常联系。

其次,即使存在因果关系,它在气温升高条件下的影响似乎比在气温较低时更大。这种“冬季死亡率过高悖论”意味着,英国和爱尔兰死亡率受到的影响大约是丹麦和芬兰的两倍。这可能是因为更低温的环境使人更能适应极寒天气。如果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气象条件急剧转变,那么极寒天气就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地区,从而抵消掉冬季平均气温升高带来的任何好处。

最后,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似乎在减弱。(最近英国的冬季死亡率略有上升,但即便如此,整体趋势仍是下行。)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暖冬带来的好处会越来越少。

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气候变化只是造成平均气温升高的部分原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包括气象条件的剧烈波动,以及无法阻挡的反馈效应。最终,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可能不会随气候变化的进一步加剧而显著下降。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对更大范围的风险掉以轻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



撰文 | Peter R. Orszag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的某一天,丹佛下起了雪,尽管短短8小时之前那里的气温还在28摄氏度。这种气象条件的急剧转变越来越常见,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风险。然而,一种有悖常理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它同时会降低冬季死亡率的峰值。不幸的是,有证据表明,即使这种好处真实存在,程度也是微乎其微。

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在全世界,冬季的死亡率比一年中其他时候高10%-20%。在欧洲的城市,气温每下降1摄氏度,自然死亡的人数就会增加1.4%。

尽管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摔倒和相关伤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也会激增,但气温下降导致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然而,与城市神话相反,自杀现象在冬天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春季自杀人数最多(即使是在日照时间较短的北欧国家)。

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在冬季,各个收入阶层的死亡率都会上升。

由此显然会得出暖冬会降低死亡率的逻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托马斯·盖尔·摩尔(Thomas Gale Moore)大胆预测称:“如果冬季气温升高2.5摄氏度,美国全国的死亡人数将从通常情况的4.1万人(与每年死于高速公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相当)降至3.7万人。”

这种说法错在何处?首先,是方法有问题。基于需要特殊供暖的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比根据更广泛的冬季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得出的结果要小得多。(对于上文所说的丹佛,一天之内气温经历了从酷热到寒冷的急剧变化,该怎么处理呢?)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将死亡率过高仅仅归咎于寒冷天气,忽视在冬季发生变化的其他因素,也是不严谨的。

寒冷天气会导致体温过低,这可能是造成死亡率上升最易理解的原因,但体温过低的情况在冬季死亡案例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如果观察这种直接影响后发现,寒冷天气与死亡率的提高并无太大关系,那么我们应对其他与冬季相关的死亡给予多大的信任度呢?气温升高可能不会打破冬天和死亡之间的正常联系。

其次,即使存在因果关系,它在气温升高条件下的影响似乎比在气温较低时更大。这种“冬季死亡率过高悖论”意味着,英国和爱尔兰死亡率受到的影响大约是丹麦和芬兰的两倍。这可能是因为更低温的环境使人更能适应极寒天气。如果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气象条件急剧转变,那么极寒天气就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地区,从而抵消掉冬季平均气温升高带来的任何好处。

最后,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似乎在减弱。(最近英国的冬季死亡率略有上升,但即便如此,整体趋势仍是下行。)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暖冬带来的好处会越来越少。

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气候变化只是造成平均气温升高的部分原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包括气象条件的剧烈波动,以及无法阻挡的反馈效应。最终,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可能不会随气候变化的进一步加剧而显著下降。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对更大范围的风险掉以轻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冬天来了 死亡或许也来了

发布日期:2019-11-20 08:50
摘要: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



撰文 | Peter R. Orszag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的某一天,丹佛下起了雪,尽管短短8小时之前那里的气温还在28摄氏度。这种气象条件的急剧转变越来越常见,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风险。然而,一种有悖常理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它同时会降低冬季死亡率的峰值。不幸的是,有证据表明,即使这种好处真实存在,程度也是微乎其微。

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在全世界,冬季的死亡率比一年中其他时候高10%-20%。在欧洲的城市,气温每下降1摄氏度,自然死亡的人数就会增加1.4%。

尽管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摔倒和相关伤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也会激增,但气温下降导致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然而,与城市神话相反,自杀现象在冬天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春季自杀人数最多(即使是在日照时间较短的北欧国家)。

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在冬季,各个收入阶层的死亡率都会上升。

由此显然会得出暖冬会降低死亡率的逻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托马斯·盖尔·摩尔(Thomas Gale Moore)大胆预测称:“如果冬季气温升高2.5摄氏度,美国全国的死亡人数将从通常情况的4.1万人(与每年死于高速公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相当)降至3.7万人。”

这种说法错在何处?首先,是方法有问题。基于需要特殊供暖的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比根据更广泛的冬季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得出的结果要小得多。(对于上文所说的丹佛,一天之内气温经历了从酷热到寒冷的急剧变化,该怎么处理呢?)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将死亡率过高仅仅归咎于寒冷天气,忽视在冬季发生变化的其他因素,也是不严谨的。

寒冷天气会导致体温过低,这可能是造成死亡率上升最易理解的原因,但体温过低的情况在冬季死亡案例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如果观察这种直接影响后发现,寒冷天气与死亡率的提高并无太大关系,那么我们应对其他与冬季相关的死亡给予多大的信任度呢?气温升高可能不会打破冬天和死亡之间的正常联系。

其次,即使存在因果关系,它在气温升高条件下的影响似乎比在气温较低时更大。这种“冬季死亡率过高悖论”意味着,英国和爱尔兰死亡率受到的影响大约是丹麦和芬兰的两倍。这可能是因为更低温的环境使人更能适应极寒天气。如果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气象条件急剧转变,那么极寒天气就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地区,从而抵消掉冬季平均气温升高带来的任何好处。

最后,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似乎在减弱。(最近英国的冬季死亡率略有上升,但即便如此,整体趋势仍是下行。)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暖冬带来的好处会越来越少。

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气候变化只是造成平均气温升高的部分原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包括气象条件的剧烈波动,以及无法阻挡的反馈效应。最终,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可能不会随气候变化的进一步加剧而显著下降。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对更大范围的风险掉以轻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



撰文 | Peter R. Orszag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的某一天,丹佛下起了雪,尽管短短8小时之前那里的气温还在28摄氏度。这种气象条件的急剧转变越来越常见,加剧了气候变化的风险。然而,一种有悖常理的观点认为,气候变化可能会延长人类的寿命,因为它同时会降低冬季死亡率的峰值。不幸的是,有证据表明,即使这种好处真实存在,程度也是微乎其微。

冬季的死亡率确实要高出很多。在全世界,冬季的死亡率比一年中其他时候高10%-20%。在欧洲的城市,气温每下降1摄氏度,自然死亡的人数就会增加1.4%。

尽管从每年12月到次年3月,摔倒和相关伤害造成的死亡人数也会激增,但气温下降导致死亡率升高的主要原因在于呼吸系统和心血管疾病。然而,与城市神话相反,自杀现象在冬天并没有增加,反倒是春季自杀人数最多(即使是在日照时间较短的北欧国家)。

另一个惊人发现是,在冬季,各个收入阶层的死亡率都会上升。

由此显然会得出暖冬会降低死亡率的逻辑。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胡佛研究所(Hoover Institution)的托马斯·盖尔·摩尔(Thomas Gale Moore)大胆预测称:“如果冬季气温升高2.5摄氏度,美国全国的死亡人数将从通常情况的4.1万人(与每年死于高速公路交通事故的人数相当)降至3.7万人。”

这种说法错在何处?首先,是方法有问题。基于需要特殊供暖的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比根据更广泛的冬季天数进行的统计学估计得出的结果要小得多。(对于上文所说的丹佛,一天之内气温经历了从酷热到寒冷的急剧变化,该怎么处理呢?)此外,一些研究表明,将死亡率过高仅仅归咎于寒冷天气,忽视在冬季发生变化的其他因素,也是不严谨的。

寒冷天气会导致体温过低,这可能是造成死亡率上升最易理解的原因,但体温过低的情况在冬季死亡案例中只占很小的比例。如果观察这种直接影响后发现,寒冷天气与死亡率的提高并无太大关系,那么我们应对其他与冬季相关的死亡给予多大的信任度呢?气温升高可能不会打破冬天和死亡之间的正常联系。

其次,即使存在因果关系,它在气温升高条件下的影响似乎比在气温较低时更大。这种“冬季死亡率过高悖论”意味着,英国和爱尔兰死亡率受到的影响大约是丹麦和芬兰的两倍。这可能是因为更低温的环境使人更能适应极寒天气。如果气候变化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气象条件急剧转变,那么极寒天气就可能会越来越多地出现在没有做好应对准备的地区,从而抵消掉冬季平均气温升高带来的任何好处。

最后,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似乎在减弱。(最近英国的冬季死亡率略有上升,但即便如此,整体趋势仍是下行。)换句话说,随着时间推移,暖冬带来的好处会越来越少。

目前的基本事实是,气候变化只是造成平均气温升高的部分原因。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包括气象条件的剧烈波动,以及无法阻挡的反馈效应。最终,冬季死亡率升高的效应可能不会随气候变化的进一步加剧而显著下降。但无论如何,我们都没有理由对更大范围的风险掉以轻心。■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