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布隆伯格准备角逐总统宝座让华尔街人士兴奋,但对这个消息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华尔街的追捧如今可能反倒是种诅咒。



乔舒亚•查芬 纽约 ,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华尔街巨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能否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更不用说,他还要面临美国民主党初选。

但是上周,随着同为纽约市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正准备参加这场角逐的传言传出,苏世民感到非常兴奋,他原本担心这场角逐已经偏左到危险的地步,如今终于有一位候选人是为资本主义事业摇旗呐喊的。

“我想,这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迈克尔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是如此之深,我看不出其他人的一些政策如何能立得住。”苏世民在纽约“92街Y”(92nd Street Y)接受采访时告诉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认为,他会用逻辑和理性的力量煞他们的威风。”

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同样感到兴奋。“我喜欢他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对纽约所做的事。” 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巴斯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布隆伯格很理性,他是一名中间派人士,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商人。他会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伟大的决策。”

自布隆伯格之后,苏世民和巴斯又得到了另一个对商界有利的选择:前马萨诸塞州州长、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合伙人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本周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最近的这些动向——距离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投票不到三个月——反映出,一些民主党人,尤其是华尔街和首都环线(Washington Beltway)之内的人士,迫切希望能出现一位救星,把他们从一堆不令人满意的候选人中拯救出来。

“建制派民主党人看着最有可能当选的这四位,他们担心这四人要么太左(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要么太老(乔•拜登(Joe Biden)),要么太年轻(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奥巴马(Obama)政府前官员、咨询公司Crosscut Strategies创始人肯•贝尔(Ken Baer)表示,“在一个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带来末日的世界中,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担忧。”

假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布隆伯格参加竞选的目的将不是为美国金融业提供帮助,而是为枪支管制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位前市长跟这些问题打过很多年交道了——并驱逐一位他视为严重威胁的总统。

尽管如此,布隆伯格因为他的背景给华尔街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安慰。这位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交易员靠发明一种机器发家致富,这种机器已经成为了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它将华尔街各地的交易员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够方便地交流并访问大量数据。在“911”恐怖袭击让许多人对纽约的未来产生怀疑后,他作为市长,帮助重建了纽约。

布隆伯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成为了其他大亨所景仰的大亨。(一位观察人士打趣道,金融家们可能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个不必向他们要钱的候选人。)

布隆伯格的一位仰慕者表示:“他在华尔街很受欢迎。他是凭借对华尔街的了解发家致富的。”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行业领袖抱怨他们因自己的成功而受到政界人士的诋毁时,他们对布隆伯格的追捧可能会更加热烈。

甚至在布隆伯格表示有意参选之前,华尔街的捐助人们——他们对沃伦的崛起感到紧张——就开始密切关注布蒂吉格,把他视作气势渐衰的拜登的替代人选。

然而,在这种政治气候下,华尔街人士的追捧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布隆伯格在阿拉巴马州提交文件准备参加竞选后,沃伦用一个导向她的财富税计算器的链接来对他表示欢迎。随后,她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个帖子,附上了Vox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章称,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今年3月就曾敦促布隆伯格竞选总统。

她在帖子中写道:“一个亿万富翁打电话给另一个亿万富翁,让他竞选总统——我震惊了!事情是这样的: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拥有太多权力,像@杰夫•贝索斯和@迈克尔•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应该积极加入,这样所有人都能成功。”

本周,沃伦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大力宣传她的财富税计划,并抨击了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乔•里基茨(Joe Ricketts)、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她在这段广告中说:“拿出2美分,给其他人一个机会(Pitch in 2 cents so everybody else gets a chance)。”

对布隆伯格准备参选一事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布隆伯格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

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问道:“谁会希望你党内的亿万富翁参加竞选并获得提名?”在谈到金融业的愿望时,他补充称:“华尔街的愿望在民主党初选中丝毫不重要。”

尽管如此,申科普夫仍表示对布隆伯格有“极大的信心”。他表示:“他曾当选市长,当时按说他不会当选。后来他又赢得连任,而这按说也是不会发生的。他起步时是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名中等收入者,后来他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布隆伯格的拥护者们承认他们的领袖存在缺点。他不擅长竞选,而且将不得不为“拦截盘查”(stop-and-frisk)的警方政策做出解释——这项政策不受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欢迎。上周日,这位前纽约市长在布鲁克林一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心露面时就不得不做解释,称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很抱歉”。

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对布隆伯格的信心,这种信心是多年来通过多次斗争建立起来的;他们拒绝接受这样一种想法,即布隆伯格的竞选将成为又一位亿万富豪出于虚荣的竞选。

“迈克尔是个数据和数字控。如果他走出这一步,那就是因为这在数字上和数学上是可行的,”一名前助手说,“有一条路径。”

其中一些相关数字是今夏的民调,这些民调显示,目前这批民主党参选人将在决定了2016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州”面临特朗普的强劲竞争。

布隆伯格的顾问们也认为,民主党的左倾可能被夸大了。因此,他们的策略将是基于布隆伯格的成就记录(不只是言辞)以及对他拥有击败特朗普的独特能力的坚信,来吸引温和派。

布隆伯格的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光拿出一份温和的竞选纲领是不够的”,并称此次大选在当代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民主党选民从未如此渴望选择一位他们有信心将赢得大选的候选人。

由于布隆伯格参选较晚,他的竞选活动将跳过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以此为跳板,制造声势,并从捐赠者手中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初选上,届时加利福利亚州、得克萨斯州以及其他12个州的选民将进行投票。

与帕特里克不同的是,布隆伯格的财富和组织将允许他从一开始就在所有这些州开展竞选活动。上周五,甚至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布隆伯格就启动了一项1亿美元的在线广告宣传活动,目的是在“关键州”阻击特朗普。

不过,“超级星期二”闪电战是一项未经考验、孤注一掷的策略。

波士顿政治咨询公司Dewey Square Group的民主党策略师玛丽•安妮•马什(Mary Anne Marsh)对此策略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马什说:“选民会感觉这种做法有一点傲慢——最先投票的州把能够了解参选人并为其他州把关视作极大的荣耀。”

更广泛地说,她并没有感觉到普通民主党选民对另一位建制派候选人(如布隆伯格或帕特里克)的渴望——尤其是如此晚地加入竞选。她说:“我不确定这他们中任何一人会成为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救星。”

申科普夫认为,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成功)”。

无论结果如何,如果布隆伯格选择参选,他都将赢得来自华尔街巨头们的更多倾慕——不管他想不想要。

苏世民表示:“如果迈克尔参加竞选并且失败了,他正在做的——以及他本将会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国家免受极端观点的影响,这些极端观点除了意识形态以外没有任何根据。能做到这个就是一项了不起的人生成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布隆伯格参加竞选令华尔街兴奋

发布日期:2019-11-19 14:43
摘要:布隆伯格准备角逐总统宝座让华尔街人士兴奋,但对这个消息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华尔街的追捧如今可能反倒是种诅咒。



乔舒亚•查芬 纽约 ,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华尔街巨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能否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更不用说,他还要面临美国民主党初选。

但是上周,随着同为纽约市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正准备参加这场角逐的传言传出,苏世民感到非常兴奋,他原本担心这场角逐已经偏左到危险的地步,如今终于有一位候选人是为资本主义事业摇旗呐喊的。

“我想,这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迈克尔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是如此之深,我看不出其他人的一些政策如何能立得住。”苏世民在纽约“92街Y”(92nd Street Y)接受采访时告诉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认为,他会用逻辑和理性的力量煞他们的威风。”

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同样感到兴奋。“我喜欢他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对纽约所做的事。” 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巴斯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布隆伯格很理性,他是一名中间派人士,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商人。他会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伟大的决策。”

自布隆伯格之后,苏世民和巴斯又得到了另一个对商界有利的选择:前马萨诸塞州州长、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合伙人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本周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最近的这些动向——距离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投票不到三个月——反映出,一些民主党人,尤其是华尔街和首都环线(Washington Beltway)之内的人士,迫切希望能出现一位救星,把他们从一堆不令人满意的候选人中拯救出来。

“建制派民主党人看着最有可能当选的这四位,他们担心这四人要么太左(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要么太老(乔•拜登(Joe Biden)),要么太年轻(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奥巴马(Obama)政府前官员、咨询公司Crosscut Strategies创始人肯•贝尔(Ken Baer)表示,“在一个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带来末日的世界中,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担忧。”

假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布隆伯格参加竞选的目的将不是为美国金融业提供帮助,而是为枪支管制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位前市长跟这些问题打过很多年交道了——并驱逐一位他视为严重威胁的总统。

尽管如此,布隆伯格因为他的背景给华尔街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安慰。这位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交易员靠发明一种机器发家致富,这种机器已经成为了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它将华尔街各地的交易员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够方便地交流并访问大量数据。在“911”恐怖袭击让许多人对纽约的未来产生怀疑后,他作为市长,帮助重建了纽约。

布隆伯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成为了其他大亨所景仰的大亨。(一位观察人士打趣道,金融家们可能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个不必向他们要钱的候选人。)

布隆伯格的一位仰慕者表示:“他在华尔街很受欢迎。他是凭借对华尔街的了解发家致富的。”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行业领袖抱怨他们因自己的成功而受到政界人士的诋毁时,他们对布隆伯格的追捧可能会更加热烈。

甚至在布隆伯格表示有意参选之前,华尔街的捐助人们——他们对沃伦的崛起感到紧张——就开始密切关注布蒂吉格,把他视作气势渐衰的拜登的替代人选。

然而,在这种政治气候下,华尔街人士的追捧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布隆伯格在阿拉巴马州提交文件准备参加竞选后,沃伦用一个导向她的财富税计算器的链接来对他表示欢迎。随后,她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个帖子,附上了Vox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章称,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今年3月就曾敦促布隆伯格竞选总统。

她在帖子中写道:“一个亿万富翁打电话给另一个亿万富翁,让他竞选总统——我震惊了!事情是这样的: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拥有太多权力,像@杰夫•贝索斯和@迈克尔•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应该积极加入,这样所有人都能成功。”

本周,沃伦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大力宣传她的财富税计划,并抨击了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乔•里基茨(Joe Ricketts)、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她在这段广告中说:“拿出2美分,给其他人一个机会(Pitch in 2 cents so everybody else gets a chance)。”

对布隆伯格准备参选一事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布隆伯格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

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问道:“谁会希望你党内的亿万富翁参加竞选并获得提名?”在谈到金融业的愿望时,他补充称:“华尔街的愿望在民主党初选中丝毫不重要。”

尽管如此,申科普夫仍表示对布隆伯格有“极大的信心”。他表示:“他曾当选市长,当时按说他不会当选。后来他又赢得连任,而这按说也是不会发生的。他起步时是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名中等收入者,后来他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布隆伯格的拥护者们承认他们的领袖存在缺点。他不擅长竞选,而且将不得不为“拦截盘查”(stop-and-frisk)的警方政策做出解释——这项政策不受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欢迎。上周日,这位前纽约市长在布鲁克林一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心露面时就不得不做解释,称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很抱歉”。

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对布隆伯格的信心,这种信心是多年来通过多次斗争建立起来的;他们拒绝接受这样一种想法,即布隆伯格的竞选将成为又一位亿万富豪出于虚荣的竞选。

“迈克尔是个数据和数字控。如果他走出这一步,那就是因为这在数字上和数学上是可行的,”一名前助手说,“有一条路径。”

其中一些相关数字是今夏的民调,这些民调显示,目前这批民主党参选人将在决定了2016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州”面临特朗普的强劲竞争。

布隆伯格的顾问们也认为,民主党的左倾可能被夸大了。因此,他们的策略将是基于布隆伯格的成就记录(不只是言辞)以及对他拥有击败特朗普的独特能力的坚信,来吸引温和派。

布隆伯格的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光拿出一份温和的竞选纲领是不够的”,并称此次大选在当代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民主党选民从未如此渴望选择一位他们有信心将赢得大选的候选人。

由于布隆伯格参选较晚,他的竞选活动将跳过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以此为跳板,制造声势,并从捐赠者手中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初选上,届时加利福利亚州、得克萨斯州以及其他12个州的选民将进行投票。

与帕特里克不同的是,布隆伯格的财富和组织将允许他从一开始就在所有这些州开展竞选活动。上周五,甚至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布隆伯格就启动了一项1亿美元的在线广告宣传活动,目的是在“关键州”阻击特朗普。

不过,“超级星期二”闪电战是一项未经考验、孤注一掷的策略。

波士顿政治咨询公司Dewey Square Group的民主党策略师玛丽•安妮•马什(Mary Anne Marsh)对此策略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马什说:“选民会感觉这种做法有一点傲慢——最先投票的州把能够了解参选人并为其他州把关视作极大的荣耀。”

更广泛地说,她并没有感觉到普通民主党选民对另一位建制派候选人(如布隆伯格或帕特里克)的渴望——尤其是如此晚地加入竞选。她说:“我不确定这他们中任何一人会成为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救星。”

申科普夫认为,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成功)”。

无论结果如何,如果布隆伯格选择参选,他都将赢得来自华尔街巨头们的更多倾慕——不管他想不想要。

苏世民表示:“如果迈克尔参加竞选并且失败了,他正在做的——以及他本将会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国家免受极端观点的影响,这些极端观点除了意识形态以外没有任何根据。能做到这个就是一项了不起的人生成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布隆伯格准备角逐总统宝座让华尔街人士兴奋,但对这个消息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华尔街的追捧如今可能反倒是种诅咒。



乔舒亚•查芬 纽约 ,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华尔街巨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能否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更不用说,他还要面临美国民主党初选。

但是上周,随着同为纽约市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正准备参加这场角逐的传言传出,苏世民感到非常兴奋,他原本担心这场角逐已经偏左到危险的地步,如今终于有一位候选人是为资本主义事业摇旗呐喊的。

“我想,这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迈克尔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是如此之深,我看不出其他人的一些政策如何能立得住。”苏世民在纽约“92街Y”(92nd Street Y)接受采访时告诉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认为,他会用逻辑和理性的力量煞他们的威风。”

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同样感到兴奋。“我喜欢他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对纽约所做的事。” 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巴斯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布隆伯格很理性,他是一名中间派人士,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商人。他会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伟大的决策。”

自布隆伯格之后,苏世民和巴斯又得到了另一个对商界有利的选择:前马萨诸塞州州长、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合伙人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本周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最近的这些动向——距离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投票不到三个月——反映出,一些民主党人,尤其是华尔街和首都环线(Washington Beltway)之内的人士,迫切希望能出现一位救星,把他们从一堆不令人满意的候选人中拯救出来。

“建制派民主党人看着最有可能当选的这四位,他们担心这四人要么太左(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要么太老(乔•拜登(Joe Biden)),要么太年轻(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奥巴马(Obama)政府前官员、咨询公司Crosscut Strategies创始人肯•贝尔(Ken Baer)表示,“在一个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带来末日的世界中,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担忧。”

假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布隆伯格参加竞选的目的将不是为美国金融业提供帮助,而是为枪支管制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位前市长跟这些问题打过很多年交道了——并驱逐一位他视为严重威胁的总统。

尽管如此,布隆伯格因为他的背景给华尔街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安慰。这位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交易员靠发明一种机器发家致富,这种机器已经成为了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它将华尔街各地的交易员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够方便地交流并访问大量数据。在“911”恐怖袭击让许多人对纽约的未来产生怀疑后,他作为市长,帮助重建了纽约。

布隆伯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成为了其他大亨所景仰的大亨。(一位观察人士打趣道,金融家们可能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个不必向他们要钱的候选人。)

布隆伯格的一位仰慕者表示:“他在华尔街很受欢迎。他是凭借对华尔街的了解发家致富的。”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行业领袖抱怨他们因自己的成功而受到政界人士的诋毁时,他们对布隆伯格的追捧可能会更加热烈。

甚至在布隆伯格表示有意参选之前,华尔街的捐助人们——他们对沃伦的崛起感到紧张——就开始密切关注布蒂吉格,把他视作气势渐衰的拜登的替代人选。

然而,在这种政治气候下,华尔街人士的追捧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布隆伯格在阿拉巴马州提交文件准备参加竞选后,沃伦用一个导向她的财富税计算器的链接来对他表示欢迎。随后,她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个帖子,附上了Vox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章称,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今年3月就曾敦促布隆伯格竞选总统。

她在帖子中写道:“一个亿万富翁打电话给另一个亿万富翁,让他竞选总统——我震惊了!事情是这样的: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拥有太多权力,像@杰夫•贝索斯和@迈克尔•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应该积极加入,这样所有人都能成功。”

本周,沃伦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大力宣传她的财富税计划,并抨击了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乔•里基茨(Joe Ricketts)、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她在这段广告中说:“拿出2美分,给其他人一个机会(Pitch in 2 cents so everybody else gets a chance)。”

对布隆伯格准备参选一事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布隆伯格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

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问道:“谁会希望你党内的亿万富翁参加竞选并获得提名?”在谈到金融业的愿望时,他补充称:“华尔街的愿望在民主党初选中丝毫不重要。”

尽管如此,申科普夫仍表示对布隆伯格有“极大的信心”。他表示:“他曾当选市长,当时按说他不会当选。后来他又赢得连任,而这按说也是不会发生的。他起步时是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名中等收入者,后来他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布隆伯格的拥护者们承认他们的领袖存在缺点。他不擅长竞选,而且将不得不为“拦截盘查”(stop-and-frisk)的警方政策做出解释——这项政策不受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欢迎。上周日,这位前纽约市长在布鲁克林一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心露面时就不得不做解释,称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很抱歉”。

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对布隆伯格的信心,这种信心是多年来通过多次斗争建立起来的;他们拒绝接受这样一种想法,即布隆伯格的竞选将成为又一位亿万富豪出于虚荣的竞选。

“迈克尔是个数据和数字控。如果他走出这一步,那就是因为这在数字上和数学上是可行的,”一名前助手说,“有一条路径。”

其中一些相关数字是今夏的民调,这些民调显示,目前这批民主党参选人将在决定了2016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州”面临特朗普的强劲竞争。

布隆伯格的顾问们也认为,民主党的左倾可能被夸大了。因此,他们的策略将是基于布隆伯格的成就记录(不只是言辞)以及对他拥有击败特朗普的独特能力的坚信,来吸引温和派。

布隆伯格的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光拿出一份温和的竞选纲领是不够的”,并称此次大选在当代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民主党选民从未如此渴望选择一位他们有信心将赢得大选的候选人。

由于布隆伯格参选较晚,他的竞选活动将跳过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以此为跳板,制造声势,并从捐赠者手中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初选上,届时加利福利亚州、得克萨斯州以及其他12个州的选民将进行投票。

与帕特里克不同的是,布隆伯格的财富和组织将允许他从一开始就在所有这些州开展竞选活动。上周五,甚至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布隆伯格就启动了一项1亿美元的在线广告宣传活动,目的是在“关键州”阻击特朗普。

不过,“超级星期二”闪电战是一项未经考验、孤注一掷的策略。

波士顿政治咨询公司Dewey Square Group的民主党策略师玛丽•安妮•马什(Mary Anne Marsh)对此策略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马什说:“选民会感觉这种做法有一点傲慢——最先投票的州把能够了解参选人并为其他州把关视作极大的荣耀。”

更广泛地说,她并没有感觉到普通民主党选民对另一位建制派候选人(如布隆伯格或帕特里克)的渴望——尤其是如此晚地加入竞选。她说:“我不确定这他们中任何一人会成为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救星。”

申科普夫认为,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成功)”。

无论结果如何,如果布隆伯格选择参选,他都将赢得来自华尔街巨头们的更多倾慕——不管他想不想要。

苏世民表示:“如果迈克尔参加竞选并且失败了,他正在做的——以及他本将会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国家免受极端观点的影响,这些极端观点除了意识形态以外没有任何根据。能做到这个就是一项了不起的人生成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布隆伯格参加竞选令华尔街兴奋

发布日期:2019-11-19 14:43
摘要:布隆伯格准备角逐总统宝座让华尔街人士兴奋,但对这个消息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华尔街的追捧如今可能反倒是种诅咒。



乔舒亚•查芬 纽约 ,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华尔街巨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能否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更不用说,他还要面临美国民主党初选。

但是上周,随着同为纽约市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正准备参加这场角逐的传言传出,苏世民感到非常兴奋,他原本担心这场角逐已经偏左到危险的地步,如今终于有一位候选人是为资本主义事业摇旗呐喊的。

“我想,这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迈克尔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是如此之深,我看不出其他人的一些政策如何能立得住。”苏世民在纽约“92街Y”(92nd Street Y)接受采访时告诉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认为,他会用逻辑和理性的力量煞他们的威风。”

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同样感到兴奋。“我喜欢他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对纽约所做的事。” 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巴斯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布隆伯格很理性,他是一名中间派人士,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商人。他会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伟大的决策。”

自布隆伯格之后,苏世民和巴斯又得到了另一个对商界有利的选择:前马萨诸塞州州长、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合伙人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本周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最近的这些动向——距离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投票不到三个月——反映出,一些民主党人,尤其是华尔街和首都环线(Washington Beltway)之内的人士,迫切希望能出现一位救星,把他们从一堆不令人满意的候选人中拯救出来。

“建制派民主党人看着最有可能当选的这四位,他们担心这四人要么太左(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要么太老(乔•拜登(Joe Biden)),要么太年轻(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奥巴马(Obama)政府前官员、咨询公司Crosscut Strategies创始人肯•贝尔(Ken Baer)表示,“在一个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带来末日的世界中,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担忧。”

假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布隆伯格参加竞选的目的将不是为美国金融业提供帮助,而是为枪支管制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位前市长跟这些问题打过很多年交道了——并驱逐一位他视为严重威胁的总统。

尽管如此,布隆伯格因为他的背景给华尔街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安慰。这位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交易员靠发明一种机器发家致富,这种机器已经成为了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它将华尔街各地的交易员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够方便地交流并访问大量数据。在“911”恐怖袭击让许多人对纽约的未来产生怀疑后,他作为市长,帮助重建了纽约。

布隆伯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成为了其他大亨所景仰的大亨。(一位观察人士打趣道,金融家们可能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个不必向他们要钱的候选人。)

布隆伯格的一位仰慕者表示:“他在华尔街很受欢迎。他是凭借对华尔街的了解发家致富的。”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行业领袖抱怨他们因自己的成功而受到政界人士的诋毁时,他们对布隆伯格的追捧可能会更加热烈。

甚至在布隆伯格表示有意参选之前,华尔街的捐助人们——他们对沃伦的崛起感到紧张——就开始密切关注布蒂吉格,把他视作气势渐衰的拜登的替代人选。

然而,在这种政治气候下,华尔街人士的追捧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布隆伯格在阿拉巴马州提交文件准备参加竞选后,沃伦用一个导向她的财富税计算器的链接来对他表示欢迎。随后,她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个帖子,附上了Vox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章称,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今年3月就曾敦促布隆伯格竞选总统。

她在帖子中写道:“一个亿万富翁打电话给另一个亿万富翁,让他竞选总统——我震惊了!事情是这样的: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拥有太多权力,像@杰夫•贝索斯和@迈克尔•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应该积极加入,这样所有人都能成功。”

本周,沃伦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大力宣传她的财富税计划,并抨击了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乔•里基茨(Joe Ricketts)、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她在这段广告中说:“拿出2美分,给其他人一个机会(Pitch in 2 cents so everybody else gets a chance)。”

对布隆伯格准备参选一事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布隆伯格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

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问道:“谁会希望你党内的亿万富翁参加竞选并获得提名?”在谈到金融业的愿望时,他补充称:“华尔街的愿望在民主党初选中丝毫不重要。”

尽管如此,申科普夫仍表示对布隆伯格有“极大的信心”。他表示:“他曾当选市长,当时按说他不会当选。后来他又赢得连任,而这按说也是不会发生的。他起步时是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名中等收入者,后来他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布隆伯格的拥护者们承认他们的领袖存在缺点。他不擅长竞选,而且将不得不为“拦截盘查”(stop-and-frisk)的警方政策做出解释——这项政策不受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欢迎。上周日,这位前纽约市长在布鲁克林一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心露面时就不得不做解释,称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很抱歉”。

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对布隆伯格的信心,这种信心是多年来通过多次斗争建立起来的;他们拒绝接受这样一种想法,即布隆伯格的竞选将成为又一位亿万富豪出于虚荣的竞选。

“迈克尔是个数据和数字控。如果他走出这一步,那就是因为这在数字上和数学上是可行的,”一名前助手说,“有一条路径。”

其中一些相关数字是今夏的民调,这些民调显示,目前这批民主党参选人将在决定了2016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州”面临特朗普的强劲竞争。

布隆伯格的顾问们也认为,民主党的左倾可能被夸大了。因此,他们的策略将是基于布隆伯格的成就记录(不只是言辞)以及对他拥有击败特朗普的独特能力的坚信,来吸引温和派。

布隆伯格的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光拿出一份温和的竞选纲领是不够的”,并称此次大选在当代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民主党选民从未如此渴望选择一位他们有信心将赢得大选的候选人。

由于布隆伯格参选较晚,他的竞选活动将跳过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以此为跳板,制造声势,并从捐赠者手中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初选上,届时加利福利亚州、得克萨斯州以及其他12个州的选民将进行投票。

与帕特里克不同的是,布隆伯格的财富和组织将允许他从一开始就在所有这些州开展竞选活动。上周五,甚至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布隆伯格就启动了一项1亿美元的在线广告宣传活动,目的是在“关键州”阻击特朗普。

不过,“超级星期二”闪电战是一项未经考验、孤注一掷的策略。

波士顿政治咨询公司Dewey Square Group的民主党策略师玛丽•安妮•马什(Mary Anne Marsh)对此策略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马什说:“选民会感觉这种做法有一点傲慢——最先投票的州把能够了解参选人并为其他州把关视作极大的荣耀。”

更广泛地说,她并没有感觉到普通民主党选民对另一位建制派候选人(如布隆伯格或帕特里克)的渴望——尤其是如此晚地加入竞选。她说:“我不确定这他们中任何一人会成为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救星。”

申科普夫认为,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成功)”。

无论结果如何,如果布隆伯格选择参选,他都将赢得来自华尔街巨头们的更多倾慕——不管他想不想要。

苏世民表示:“如果迈克尔参加竞选并且失败了,他正在做的——以及他本将会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国家免受极端观点的影响,这些极端观点除了意识形态以外没有任何根据。能做到这个就是一项了不起的人生成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布隆伯格准备角逐总统宝座让华尔街人士兴奋,但对这个消息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华尔街的追捧如今可能反倒是种诅咒。



乔舒亚•查芬 纽约 , 詹姆斯•波利提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黑石集团(Blackstone)创始人、华尔街巨擘苏世民(Stephen Schwarzman)认为,现在还无法预测迈克尔•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能否赢得明年的总统大选——更不用说,他还要面临美国民主党初选。

但是上周,随着同为纽约市亿万富翁的布隆伯格正准备参加这场角逐的传言传出,苏世民感到非常兴奋,他原本担心这场角逐已经偏左到危险的地步,如今终于有一位候选人是为资本主义事业摇旗呐喊的。

“我想,这对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和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来说是非常糟糕的一天,因为迈克尔对实体经济的理解是如此之深,我看不出其他人的一些政策如何能立得住。”苏世民在纽约“92街Y”(92nd Street Y)接受采访时告诉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我认为,他会用逻辑和理性的力量煞他们的威风。”

对冲基金经理凯尔•巴斯(Kyle Bass)同样感到兴奋。“我喜欢他担任纽约市长期间对纽约所做的事。” 海曼资本(Hayman Capital)创始人巴斯告诉英国《金融时报》,“布隆伯格很理性,他是一名中间派人士,也是一位有能力的商人。他会为我们的国家做出伟大的决策。”

自布隆伯格之后,苏世民和巴斯又得到了另一个对商界有利的选择:前马萨诸塞州州长、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合伙人德瓦尔•帕特里克(Deval Patrick)本周也加入了这场角逐。

最近的这些动向——距离艾奥瓦州和新罕布什尔州开始投票不到三个月——反映出,一些民主党人,尤其是华尔街和首都环线(Washington Beltway)之内的人士,迫切希望能出现一位救星,把他们从一堆不令人满意的候选人中拯救出来。

“建制派民主党人看着最有可能当选的这四位,他们担心这四人要么太左(伊丽莎白•沃伦和伯尼•桑德斯),要么太老(乔•拜登(Joe Biden)),要么太年轻(皮特•布蒂吉格(Pete Buttigieg))。”奥巴马(Obama)政府前官员、咨询公司Crosscut Strategies创始人肯•贝尔(Ken Baer)表示,“在一个大多数民主党人认为特朗普连任将带来末日的世界中,这种情况让人感到担忧。”

假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布隆伯格参加竞选的目的将不是为美国金融业提供帮助,而是为枪支管制和气候变化等问题提供务实的解决方案——这位前市长跟这些问题打过很多年交道了——并驱逐一位他视为严重威胁的总统。

尽管如此,布隆伯格因为他的背景给华尔街带来了独一无二的安慰。这位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前交易员靠发明一种机器发家致富,这种机器已经成为了金融业的基础设施,它将华尔街各地的交易员联系在一起,使他们能够方便地交流并访问大量数据。在“911”恐怖袭击让许多人对纽约的未来产生怀疑后,他作为市长,帮助重建了纽约。

布隆伯格是如此成功,以至于他成为了其他大亨所景仰的大亨。(一位观察人士打趣道,金融家们可能会喜欢他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是唯一一个不必向他们要钱的候选人。)

布隆伯格的一位仰慕者表示:“他在华尔街很受欢迎。他是凭借对华尔街的了解发家致富的。”当摩根大通(JPMorgan Chase)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和其他行业领袖抱怨他们因自己的成功而受到政界人士的诋毁时,他们对布隆伯格的追捧可能会更加热烈。

甚至在布隆伯格表示有意参选之前,华尔街的捐助人们——他们对沃伦的崛起感到紧张——就开始密切关注布蒂吉格,把他视作气势渐衰的拜登的替代人选。

然而,在这种政治气候下,华尔街人士的追捧对民主党候选人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认可,不如说是一种诅咒。

布隆伯格在阿拉巴马州提交文件准备参加竞选后,沃伦用一个导向她的财富税计算器的链接来对他表示欢迎。随后,她在Twitter上发表了一个帖子,附上了Vox一篇文章的链接,该文章称,亚马逊(Amazon)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在今年3月就曾敦促布隆伯格竞选总统。

她在帖子中写道:“一个亿万富翁打电话给另一个亿万富翁,让他竞选总统——我震惊了!事情是这样的:像亚马逊这样的企业拥有太多权力,像@杰夫•贝索斯和@迈克尔•布隆伯格这样的亿万富翁应该积极加入,这样所有人都能成功。”

本周,沃伦发布了一段新视频,大力宣传她的财富税计划,并抨击了利昂•库珀曼(Leon Cooperman)、乔•里基茨(Joe Ricketts)、劳埃德•布兰克费恩(Lloyd Blankfein)和彼得•蒂尔(Peter Thiel)等亿万富翁。她在这段广告中说:“拿出2美分,给其他人一个机会(Pitch in 2 cents so everybody else gets a chance)。”

对布隆伯格准备参选一事的早期反馈并不乐观。《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在头版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布隆伯格是所有民主党候选人中最不受欢迎的一个。

资深民主党策略师汉克•申科普夫(Hank Sheinkopf)问道:“谁会希望你党内的亿万富翁参加竞选并获得提名?”在谈到金融业的愿望时,他补充称:“华尔街的愿望在民主党初选中丝毫不重要。”

尽管如此,申科普夫仍表示对布隆伯格有“极大的信心”。他表示:“他曾当选市长,当时按说他不会当选。后来他又赢得连任,而这按说也是不会发生的。他起步时是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一名中等收入者,后来他成为了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

布隆伯格的拥护者们承认他们的领袖存在缺点。他不擅长竞选,而且将不得不为“拦截盘查”(stop-and-frisk)的警方政策做出解释——这项政策不受黑人和西班牙裔选民欢迎。上周日,这位前纽约市长在布鲁克林一个以黑人为主的社区中心露面时就不得不做解释,称这项政策是“错误的”,他“很抱歉”。

但他们仍然保持着对布隆伯格的信心,这种信心是多年来通过多次斗争建立起来的;他们拒绝接受这样一种想法,即布隆伯格的竞选将成为又一位亿万富豪出于虚荣的竞选。

“迈克尔是个数据和数字控。如果他走出这一步,那就是因为这在数字上和数学上是可行的,”一名前助手说,“有一条路径。”

其中一些相关数字是今夏的民调,这些民调显示,目前这批民主党参选人将在决定了2016年大选胜负的“关键州”面临特朗普的强劲竞争。

布隆伯格的顾问们也认为,民主党的左倾可能被夸大了。因此,他们的策略将是基于布隆伯格的成就记录(不只是言辞)以及对他拥有击败特朗普的独特能力的坚信,来吸引温和派。

布隆伯格的发言人贾森•谢克特(Jason Schechter)表示:“光拿出一份温和的竞选纲领是不够的”,并称此次大选在当代是“独一无二”的,因为民主党选民从未如此渴望选择一位他们有信心将赢得大选的候选人。

由于布隆伯格参选较晚,他的竞选活动将跳过艾奥瓦和新罕布什尔这两个较早进行党内初选的州——获胜的参选人通常以此为跳板,制造声势,并从捐赠者手中筹得更多资金——而是将所有精力集中在明年3月3日的“超级星期二”初选上,届时加利福利亚州、得克萨斯州以及其他12个州的选民将进行投票。

与帕特里克不同的是,布隆伯格的财富和组织将允许他从一开始就在所有这些州开展竞选活动。上周五,甚至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布隆伯格就启动了一项1亿美元的在线广告宣传活动,目的是在“关键州”阻击特朗普。

不过,“超级星期二”闪电战是一项未经考验、孤注一掷的策略。

波士顿政治咨询公司Dewey Square Group的民主党策略师玛丽•安妮•马什(Mary Anne Marsh)对此策略能否奏效持怀疑态度。马什说:“选民会感觉这种做法有一点傲慢——最先投票的州把能够了解参选人并为其他州把关视作极大的荣耀。”

更广泛地说,她并没有感觉到普通民主党选民对另一位建制派候选人(如布隆伯格或帕特里克)的渴望——尤其是如此晚地加入竞选。她说:“我不确定这他们中任何一人会成为所有人都在寻找的救星。”

申科普夫认为,布隆伯格面临的挑战“很困难,但并非不可能(成功)”。

无论结果如何,如果布隆伯格选择参选,他都将赢得来自华尔街巨头们的更多倾慕——不管他想不想要。

苏世民表示:“如果迈克尔参加竞选并且失败了,他正在做的——以及他本将会做的——就是保护这个国家免受极端观点的影响,这些极端观点除了意识形态以外没有任何根据。能做到这个就是一项了不起的人生成就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