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收入来源。


2019年11月10日,浙江金华,义乌北下朱村,主播在销售化妆品。一个主播做出爱心的手型,对她们的“老铁”(粉丝)示好。

撰文 | 财富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下沉世界的力量。

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公司争夺的下沉市场,或许才更接近中国的真实面貌:在这个广袤国度的14亿人口中,一二线城市只占两成,红利都在精英阶层之外的下沉市场,这也是常年徜徉在国贸、亮马桥和陆家嘴的Mark、Lucy所不熟悉的世界。

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收入来源:哪来的钱买买买?

一方面,受低房价和城镇化影响,下沉用户具有相对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另一方面,除了固定收入,零工已经成为下沉世界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与58同镇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县域零工中,31-40岁的青年人占比38.57%,主副业结合的县域人群收入更高。

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中,开网约车、送外卖、做兼职促销等零工职业,为居民带来了灵活就业机会。而这一趋势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正逐渐下沉到县域市场。

对于目前没有零工的人群来说,43.1%的人群表示自己的亲属(父母、兄弟、子女)有零工经历。超过9成的人都表示,有合适机会,自己愿意多一份零工从而增加收入,可见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仍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报告显示,县域零工从业人群整体结构年轻化,90%以上的县域零工集中于21-50岁,中青年是零工岗位的“主力军”。

其中,31-40岁的青年占比38.57%,41-50岁中年人占比26.19%,21-30岁的年轻人占比25.54%。由于中青年一般都已成家立业,经济负担较大,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一半县域人群有零工收入,期待提高“隐性福利”

报告还反映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已达到52.27%,不过这中间有主副业结合的,占总人数的24.72%,也有专门打零工的。

有57.26%的人群主业收入在2000~5000元之间,有64.83%的人群零工收入在2000元以下,总收入高于仅有主业或者仅有零工人群。

整体来看,这部分人群的主业与零工收入占比约为2:1。县域市场零工从业者不仅基数庞大,基础较好,而且发展空间巨大,成为拉动地方经济,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满意程度不尽相同,报告表明,在满分5分的前提下,用户对当前零工市场现状整体评分3.36,低于对互联网平台4.43的满意度,可见整体零工市场还不够完善。

47.39%的县域用户认为,当前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得不到保障,45.96%的用户认为收益不稳定,还有42.44%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福利待遇不足。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不满,主要源于收入外的“隐性福利”不够健全,这也是县域零工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为县域用户增加了就业渠道,提高了收入水平。从2017年开始,58同镇想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即利用“熟人社会”特点,在各地招募当地站长,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等信息,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服务,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女性零工占比高,宝妈群体零工需求大

从收入来源上看,男性和女性对主业副业的依赖度并不相同。报告反映出,仅有主业的女性占比18.47%,低于男性比重,仅有零工的女性占比15.38%,高于男性比重。

显然,县域女性用户比男性更关心零工这种高度自由的工作形式。在县域零工中,女性占比52.22%,超过男性近5个百分点。

在县域市场,一部分女性由于生育和照顾家庭的关系,成为全职主妇,没有固定完整的时间从事稳定工作,而零工的工作时间容易由女性个人把握,平衡了女性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需要。

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下沉市场最吸引人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一方面,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的现在,县域市场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县域用户对于零工经济有着巨大的热情,将岗位需求和人才供给进行精准整合,可以激发出更大的价值。

县域人群对“网赚”充满热情

打零工是一个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发挥个人价值的过程。据58同镇调研数据统计,超过90%的县域用户愿意接受一份零工增加收入。

由于零工工作的时间灵活、工作报酬可观、工作强度适中,因此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财富中文网)

目前,县域零工的类型包括互联网相关、技能服务、教育培训、生产劳动等。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与互联网息息相关,互联网已深深植根于下沉市场用工领域,致使网络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县域用户对互联网渠道的“网赚”充满热情。此外,建筑、装修、搬家等生产型劳动,以及销售、餐饮、手工活等基础性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县域劳动者。

在县域用户偏好的零工职位中,互联网兼职、网店、司机排名前三。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县域的逐渐提升,以互联网为工具的用工场景更加普及,另一方面,网络零工时间占用的碎片化、信息传播的快速化、“网赚”收益的裂变化,也让县域用户对互联网类零工广为欢迎。

这就是中国隐秘的下沉市场,一个被互联网支配的零工世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隐秘的“下沉世界”:中国县城里一半人都在打零工

发布日期:2019-11-16 11:47
摘要: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收入来源。


2019年11月10日,浙江金华,义乌北下朱村,主播在销售化妆品。一个主播做出爱心的手型,对她们的“老铁”(粉丝)示好。

撰文 | 财富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下沉世界的力量。

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公司争夺的下沉市场,或许才更接近中国的真实面貌:在这个广袤国度的14亿人口中,一二线城市只占两成,红利都在精英阶层之外的下沉市场,这也是常年徜徉在国贸、亮马桥和陆家嘴的Mark、Lucy所不熟悉的世界。

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收入来源:哪来的钱买买买?

一方面,受低房价和城镇化影响,下沉用户具有相对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另一方面,除了固定收入,零工已经成为下沉世界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与58同镇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县域零工中,31-40岁的青年人占比38.57%,主副业结合的县域人群收入更高。

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中,开网约车、送外卖、做兼职促销等零工职业,为居民带来了灵活就业机会。而这一趋势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正逐渐下沉到县域市场。

对于目前没有零工的人群来说,43.1%的人群表示自己的亲属(父母、兄弟、子女)有零工经历。超过9成的人都表示,有合适机会,自己愿意多一份零工从而增加收入,可见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仍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报告显示,县域零工从业人群整体结构年轻化,90%以上的县域零工集中于21-50岁,中青年是零工岗位的“主力军”。

其中,31-40岁的青年占比38.57%,41-50岁中年人占比26.19%,21-30岁的年轻人占比25.54%。由于中青年一般都已成家立业,经济负担较大,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一半县域人群有零工收入,期待提高“隐性福利”

报告还反映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已达到52.27%,不过这中间有主副业结合的,占总人数的24.72%,也有专门打零工的。

有57.26%的人群主业收入在2000~5000元之间,有64.83%的人群零工收入在2000元以下,总收入高于仅有主业或者仅有零工人群。

整体来看,这部分人群的主业与零工收入占比约为2:1。县域市场零工从业者不仅基数庞大,基础较好,而且发展空间巨大,成为拉动地方经济,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满意程度不尽相同,报告表明,在满分5分的前提下,用户对当前零工市场现状整体评分3.36,低于对互联网平台4.43的满意度,可见整体零工市场还不够完善。

47.39%的县域用户认为,当前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得不到保障,45.96%的用户认为收益不稳定,还有42.44%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福利待遇不足。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不满,主要源于收入外的“隐性福利”不够健全,这也是县域零工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为县域用户增加了就业渠道,提高了收入水平。从2017年开始,58同镇想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即利用“熟人社会”特点,在各地招募当地站长,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等信息,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服务,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女性零工占比高,宝妈群体零工需求大

从收入来源上看,男性和女性对主业副业的依赖度并不相同。报告反映出,仅有主业的女性占比18.47%,低于男性比重,仅有零工的女性占比15.38%,高于男性比重。

显然,县域女性用户比男性更关心零工这种高度自由的工作形式。在县域零工中,女性占比52.22%,超过男性近5个百分点。

在县域市场,一部分女性由于生育和照顾家庭的关系,成为全职主妇,没有固定完整的时间从事稳定工作,而零工的工作时间容易由女性个人把握,平衡了女性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需要。

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下沉市场最吸引人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一方面,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的现在,县域市场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县域用户对于零工经济有着巨大的热情,将岗位需求和人才供给进行精准整合,可以激发出更大的价值。

县域人群对“网赚”充满热情

打零工是一个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发挥个人价值的过程。据58同镇调研数据统计,超过90%的县域用户愿意接受一份零工增加收入。

由于零工工作的时间灵活、工作报酬可观、工作强度适中,因此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财富中文网)

目前,县域零工的类型包括互联网相关、技能服务、教育培训、生产劳动等。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与互联网息息相关,互联网已深深植根于下沉市场用工领域,致使网络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县域用户对互联网渠道的“网赚”充满热情。此外,建筑、装修、搬家等生产型劳动,以及销售、餐饮、手工活等基础性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县域劳动者。

在县域用户偏好的零工职位中,互联网兼职、网店、司机排名前三。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县域的逐渐提升,以互联网为工具的用工场景更加普及,另一方面,网络零工时间占用的碎片化、信息传播的快速化、“网赚”收益的裂变化,也让县域用户对互联网类零工广为欢迎。

这就是中国隐秘的下沉市场,一个被互联网支配的零工世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收入来源。


2019年11月10日,浙江金华,义乌北下朱村,主播在销售化妆品。一个主播做出爱心的手型,对她们的“老铁”(粉丝)示好。

撰文 | 财富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下沉世界的力量。

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公司争夺的下沉市场,或许才更接近中国的真实面貌:在这个广袤国度的14亿人口中,一二线城市只占两成,红利都在精英阶层之外的下沉市场,这也是常年徜徉在国贸、亮马桥和陆家嘴的Mark、Lucy所不熟悉的世界。

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收入来源:哪来的钱买买买?

一方面,受低房价和城镇化影响,下沉用户具有相对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另一方面,除了固定收入,零工已经成为下沉世界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与58同镇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县域零工中,31-40岁的青年人占比38.57%,主副业结合的县域人群收入更高。

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中,开网约车、送外卖、做兼职促销等零工职业,为居民带来了灵活就业机会。而这一趋势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正逐渐下沉到县域市场。

对于目前没有零工的人群来说,43.1%的人群表示自己的亲属(父母、兄弟、子女)有零工经历。超过9成的人都表示,有合适机会,自己愿意多一份零工从而增加收入,可见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仍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报告显示,县域零工从业人群整体结构年轻化,90%以上的县域零工集中于21-50岁,中青年是零工岗位的“主力军”。

其中,31-40岁的青年占比38.57%,41-50岁中年人占比26.19%,21-30岁的年轻人占比25.54%。由于中青年一般都已成家立业,经济负担较大,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一半县域人群有零工收入,期待提高“隐性福利”

报告还反映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已达到52.27%,不过这中间有主副业结合的,占总人数的24.72%,也有专门打零工的。

有57.26%的人群主业收入在2000~5000元之间,有64.83%的人群零工收入在2000元以下,总收入高于仅有主业或者仅有零工人群。

整体来看,这部分人群的主业与零工收入占比约为2:1。县域市场零工从业者不仅基数庞大,基础较好,而且发展空间巨大,成为拉动地方经济,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满意程度不尽相同,报告表明,在满分5分的前提下,用户对当前零工市场现状整体评分3.36,低于对互联网平台4.43的满意度,可见整体零工市场还不够完善。

47.39%的县域用户认为,当前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得不到保障,45.96%的用户认为收益不稳定,还有42.44%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福利待遇不足。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不满,主要源于收入外的“隐性福利”不够健全,这也是县域零工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为县域用户增加了就业渠道,提高了收入水平。从2017年开始,58同镇想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即利用“熟人社会”特点,在各地招募当地站长,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等信息,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服务,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女性零工占比高,宝妈群体零工需求大

从收入来源上看,男性和女性对主业副业的依赖度并不相同。报告反映出,仅有主业的女性占比18.47%,低于男性比重,仅有零工的女性占比15.38%,高于男性比重。

显然,县域女性用户比男性更关心零工这种高度自由的工作形式。在县域零工中,女性占比52.22%,超过男性近5个百分点。

在县域市场,一部分女性由于生育和照顾家庭的关系,成为全职主妇,没有固定完整的时间从事稳定工作,而零工的工作时间容易由女性个人把握,平衡了女性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需要。

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下沉市场最吸引人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一方面,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的现在,县域市场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县域用户对于零工经济有着巨大的热情,将岗位需求和人才供给进行精准整合,可以激发出更大的价值。

县域人群对“网赚”充满热情

打零工是一个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发挥个人价值的过程。据58同镇调研数据统计,超过90%的县域用户愿意接受一份零工增加收入。

由于零工工作的时间灵活、工作报酬可观、工作强度适中,因此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财富中文网)

目前,县域零工的类型包括互联网相关、技能服务、教育培训、生产劳动等。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与互联网息息相关,互联网已深深植根于下沉市场用工领域,致使网络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县域用户对互联网渠道的“网赚”充满热情。此外,建筑、装修、搬家等生产型劳动,以及销售、餐饮、手工活等基础性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县域劳动者。

在县域用户偏好的零工职位中,互联网兼职、网店、司机排名前三。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县域的逐渐提升,以互联网为工具的用工场景更加普及,另一方面,网络零工时间占用的碎片化、信息传播的快速化、“网赚”收益的裂变化,也让县域用户对互联网类零工广为欢迎。

这就是中国隐秘的下沉市场,一个被互联网支配的零工世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隐秘的“下沉世界”:中国县城里一半人都在打零工

发布日期:2019-11-16 11:47
摘要: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收入来源。


2019年11月10日,浙江金华,义乌北下朱村,主播在销售化妆品。一个主播做出爱心的手型,对她们的“老铁”(粉丝)示好。

撰文 | 财富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下沉世界的力量。

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公司争夺的下沉市场,或许才更接近中国的真实面貌:在这个广袤国度的14亿人口中,一二线城市只占两成,红利都在精英阶层之外的下沉市场,这也是常年徜徉在国贸、亮马桥和陆家嘴的Mark、Lucy所不熟悉的世界。

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收入来源:哪来的钱买买买?

一方面,受低房价和城镇化影响,下沉用户具有相对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另一方面,除了固定收入,零工已经成为下沉世界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与58同镇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县域零工中,31-40岁的青年人占比38.57%,主副业结合的县域人群收入更高。

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中,开网约车、送外卖、做兼职促销等零工职业,为居民带来了灵活就业机会。而这一趋势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正逐渐下沉到县域市场。

对于目前没有零工的人群来说,43.1%的人群表示自己的亲属(父母、兄弟、子女)有零工经历。超过9成的人都表示,有合适机会,自己愿意多一份零工从而增加收入,可见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仍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报告显示,县域零工从业人群整体结构年轻化,90%以上的县域零工集中于21-50岁,中青年是零工岗位的“主力军”。

其中,31-40岁的青年占比38.57%,41-50岁中年人占比26.19%,21-30岁的年轻人占比25.54%。由于中青年一般都已成家立业,经济负担较大,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一半县域人群有零工收入,期待提高“隐性福利”

报告还反映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已达到52.27%,不过这中间有主副业结合的,占总人数的24.72%,也有专门打零工的。

有57.26%的人群主业收入在2000~5000元之间,有64.83%的人群零工收入在2000元以下,总收入高于仅有主业或者仅有零工人群。

整体来看,这部分人群的主业与零工收入占比约为2:1。县域市场零工从业者不仅基数庞大,基础较好,而且发展空间巨大,成为拉动地方经济,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满意程度不尽相同,报告表明,在满分5分的前提下,用户对当前零工市场现状整体评分3.36,低于对互联网平台4.43的满意度,可见整体零工市场还不够完善。

47.39%的县域用户认为,当前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得不到保障,45.96%的用户认为收益不稳定,还有42.44%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福利待遇不足。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不满,主要源于收入外的“隐性福利”不够健全,这也是县域零工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为县域用户增加了就业渠道,提高了收入水平。从2017年开始,58同镇想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即利用“熟人社会”特点,在各地招募当地站长,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等信息,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服务,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女性零工占比高,宝妈群体零工需求大

从收入来源上看,男性和女性对主业副业的依赖度并不相同。报告反映出,仅有主业的女性占比18.47%,低于男性比重,仅有零工的女性占比15.38%,高于男性比重。

显然,县域女性用户比男性更关心零工这种高度自由的工作形式。在县域零工中,女性占比52.22%,超过男性近5个百分点。

在县域市场,一部分女性由于生育和照顾家庭的关系,成为全职主妇,没有固定完整的时间从事稳定工作,而零工的工作时间容易由女性个人把握,平衡了女性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需要。

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下沉市场最吸引人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一方面,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的现在,县域市场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县域用户对于零工经济有着巨大的热情,将岗位需求和人才供给进行精准整合,可以激发出更大的价值。

县域人群对“网赚”充满热情

打零工是一个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发挥个人价值的过程。据58同镇调研数据统计,超过90%的县域用户愿意接受一份零工增加收入。

由于零工工作的时间灵活、工作报酬可观、工作强度适中,因此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财富中文网)

目前,县域零工的类型包括互联网相关、技能服务、教育培训、生产劳动等。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与互联网息息相关,互联网已深深植根于下沉市场用工领域,致使网络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县域用户对互联网渠道的“网赚”充满热情。此外,建筑、装修、搬家等生产型劳动,以及销售、餐饮、手工活等基础性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县域劳动者。

在县域用户偏好的零工职位中,互联网兼职、网店、司机排名前三。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县域的逐渐提升,以互联网为工具的用工场景更加普及,另一方面,网络零工时间占用的碎片化、信息传播的快速化、“网赚”收益的裂变化,也让县域用户对互联网类零工广为欢迎。

这就是中国隐秘的下沉市场,一个被互联网支配的零工世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收入来源。


2019年11月10日,浙江金华,义乌北下朱村,主播在销售化妆品。一个主播做出爱心的手型,对她们的“老铁”(粉丝)示好。

撰文 | 财富

OR--商业新媒体 】如今已经没有人怀疑下沉世界的力量。

拼多多、快手等互联网公司争夺的下沉市场,或许才更接近中国的真实面貌:在这个广袤国度的14亿人口中,一二线城市只占两成,红利都在精英阶层之外的下沉市场,这也是常年徜徉在国贸、亮马桥和陆家嘴的Mark、Lucy所不熟悉的世界。

在惊叹于下沉市场人群的消费能力外,似乎没有人注意他们的收入来源:哪来的钱买买买?

一方面,受低房价和城镇化影响,下沉用户具有相对更强的消费意愿和能力,另一方面,除了固定收入,零工已经成为下沉世界一个重要的收入来源。

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县域治理研究中心与58同镇近期发布的《2019中国县域零工经济调查报告》显示,在中国县域零工中,31-40岁的青年人占比38.57%,主副业结合的县域人群收入更高。

在一线和新一线城市中,开网约车、送外卖、做兼职促销等零工职业,为居民带来了灵活就业机会。而这一趋势随着互联网平台的扩张正逐渐下沉到县域市场。

对于目前没有零工的人群来说,43.1%的人群表示自己的亲属(父母、兄弟、子女)有零工经历。超过9成的人都表示,有合适机会,自己愿意多一份零工从而增加收入,可见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仍然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报告显示,县域零工从业人群整体结构年轻化,90%以上的县域零工集中于21-50岁,中青年是零工岗位的“主力军”。

其中,31-40岁的青年占比38.57%,41-50岁中年人占比26.19%,21-30岁的年轻人占比25.54%。由于中青年一般都已成家立业,经济负担较大,需要更多工作机会来增加收入、补贴家用。

一半县域人群有零工收入,期待提高“隐性福利”

报告还反映出,县域市场有零工收入的人群已达到52.27%,不过这中间有主副业结合的,占总人数的24.72%,也有专门打零工的。

有57.26%的人群主业收入在2000~5000元之间,有64.83%的人群零工收入在2000元以下,总收入高于仅有主业或者仅有零工人群。

整体来看,这部分人群的主业与零工收入占比约为2:1。县域市场零工从业者不仅基数庞大,基础较好,而且发展空间巨大,成为拉动地方经济,增加收入来源的重要工具。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满意程度不尽相同,报告表明,在满分5分的前提下,用户对当前零工市场现状整体评分3.36,低于对互联网平台4.43的满意度,可见整体零工市场还不够完善。

47.39%的县域用户认为,当前零工市场的劳动关系得不到保障,45.96%的用户认为收益不稳定,还有42.44%的用户表示缺乏劳动保障、福利待遇不足。

县域用户对零工市场的不满,主要源于收入外的“隐性福利”不够健全,这也是县域零工经济亟待解决的痛点。

零工经济作为一种灵活就业方式,为县域用户增加了就业渠道,提高了收入水平。从2017年开始,58同镇想成为乡镇信息的连接器,即利用“熟人社会”特点,在各地招募当地站长,发布求职招聘、二手车房交易、农产品销售等信息,为当地居民提供了便利的生活服务,同时也创造了大量的就业机会。

女性零工占比高,宝妈群体零工需求大

从收入来源上看,男性和女性对主业副业的依赖度并不相同。报告反映出,仅有主业的女性占比18.47%,低于男性比重,仅有零工的女性占比15.38%,高于男性比重。

显然,县域女性用户比男性更关心零工这种高度自由的工作形式。在县域零工中,女性占比52.22%,超过男性近5个百分点。

在县域市场,一部分女性由于生育和照顾家庭的关系,成为全职主妇,没有固定完整的时间从事稳定工作,而零工的工作时间容易由女性个人把握,平衡了女性兼顾事业与家庭的需要。

58同城副总裁冯米表示,下沉市场最吸引人的优势在于巨大的发展潜力和前景。一方面,在一、二线城市市场的互联网新增用户接近饱和的现在,县域市场仍然有较大的增长空间。另一方面,县域用户对于零工经济有着巨大的热情,将岗位需求和人才供给进行精准整合,可以激发出更大的价值。

县域人群对“网赚”充满热情

打零工是一个充分利用业余时间,发挥个人价值的过程。据58同镇调研数据统计,超过90%的县域用户愿意接受一份零工增加收入。

由于零工工作的时间灵活、工作报酬可观、工作强度适中,因此县域市场人群从事零工的主观意愿十分强烈,零工行业在县域市场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财富中文网)

目前,县域零工的类型包括互联网相关、技能服务、教育培训、生产劳动等。报告显示,35.11%的县域零工与互联网息息相关,互联网已深深植根于下沉市场用工领域,致使网络零工在各种零工类型中排名第一,县域用户对互联网渠道的“网赚”充满热情。此外,建筑、装修、搬家等生产型劳动,以及销售、餐饮、手工活等基础性工作,也吸引了大量的县域劳动者。

在县域用户偏好的零工职位中,互联网兼职、网店、司机排名前三。一方面,随着互联网渗透率在县域的逐渐提升,以互联网为工具的用工场景更加普及,另一方面,网络零工时间占用的碎片化、信息传播的快速化、“网赚”收益的裂变化,也让县域用户对互联网类零工广为欢迎。

这就是中国隐秘的下沉市场,一个被互联网支配的零工世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