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当你是唯一知道比赛已经开始的一方时,赢得比赛就容易了。就这样,中国正在一步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从而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然而,现实不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收尾。”这一忧心忡忡的观点来自于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著作《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白邦瑞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这本书不仅号召美国人认清现实:它还号召美国人进行反击。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白邦瑞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政治事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至关重要。但非常容易犯错。我担心的是,如今的美国正在以极度错误的方式应对此事。

首先肯定要承认,无论中国是否有一个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主宰世界经济的计划,这是可能发生——尽管并非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口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规模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是实力最强的高收入国家,因为它的人口远远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中国的人口之于美国,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人口之于德国。现在没人可以设想德国经济能在规模上与美国旗鼓相当。同理,为什么我们敢设想美国的经济规模将无限期地与中国相当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美国的人均产出将永久性地远高于中国的人均产出。按市场价格计算,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5%,世界排名第72位,非常接近土耳其的水平。然而,想象一下中国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达到西班牙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按市场价格计算,届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接近美国的3倍。

未来30年,中国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有可能达到今天西班牙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吗?当然可能。难道有人怀疑中国人民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吗?但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必然会发生。也有可能习近平会作为中国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留在后世记忆中。

从1964年直至1982年去世,勃列日涅夫封杀了苏联所有关于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思想。他强调共产主义正统思想和党的纪律。其结果事实上对苏联造成了灾难。他奉行的保守主义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经济崩溃。可以预见的是,习近平重新强调党的纪律和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给中国造成类似的后果。但可以预见的结果也并非必然会发生。中国还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和一个勤勉的官僚体系。中国或许可以避开这一陷阱。

总之,白邦瑞怀着恐惧看到的事情不仅可能发生,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除了战争,美国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中国?答案是:没多少办法。没错,美国可以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并设法阻止所有的技术转让。这样做将对中国造成打击,但不太可能中断中国的发展。只有中国人自己的愚蠢的错误——始终有可能出现——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这不是在呼唤失败主义,而是在呼唤白邦瑞本人呼吁的现实主义。中国很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因为它既大,又有能力。然而,即使美国在未来几十年无法保住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它应该也仍然拥有三项重要资产:实行法治的民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实力强大的盟友。它们分别是景仰、活力和实力的来源。遗憾的是,美国正在把它们统统抛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什么是自由民主似乎一无所知。美国经济正慢慢蜕变为食利资本主义(rentier capitalism)。它还变成了一个不再可靠、甚至公开带有敌意的盟友——问问德国人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可能是最糟糕的愚蠢错误。在军事实力方面,美国实际上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但在经济政策或人权方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的盟友可在谈判桌上给美国增加巨大的筹码(中国唯一的强大盟友俄罗斯则不能)。以贸易为例:中国对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的出口远超对美国的出口。这些盟国许多都与美国一样,也对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中国要求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等问题感到担忧。然而,美国抛弃了盟友本可以给它增加的筹码。如果美国能与盟友们一道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部就这些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那它既可以获得更多筹码,也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

当然,知道珍视自己的资源还不够。美国还必须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国人民的正当愿望,美国不应与中国人民的这一愿望为敌。更不必说梦想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了。这样的目标既没道理,也无法实现。美国应做的是站出来支持一个基于市场原则、开放、充满活力的世界经济,捍卫言论自由,反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也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对抗、竞争和合作。如今,这一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联盟,以及美中之间紧张的关系。这对人类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请记住:情况本可以大大改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国该如何应对中国崛起

发布日期:2019-11-15 17:44
摘要: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当你是唯一知道比赛已经开始的一方时,赢得比赛就容易了。就这样,中国正在一步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从而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然而,现实不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收尾。”这一忧心忡忡的观点来自于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著作《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白邦瑞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这本书不仅号召美国人认清现实:它还号召美国人进行反击。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白邦瑞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政治事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至关重要。但非常容易犯错。我担心的是,如今的美国正在以极度错误的方式应对此事。

首先肯定要承认,无论中国是否有一个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主宰世界经济的计划,这是可能发生——尽管并非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口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规模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是实力最强的高收入国家,因为它的人口远远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中国的人口之于美国,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人口之于德国。现在没人可以设想德国经济能在规模上与美国旗鼓相当。同理,为什么我们敢设想美国的经济规模将无限期地与中国相当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美国的人均产出将永久性地远高于中国的人均产出。按市场价格计算,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5%,世界排名第72位,非常接近土耳其的水平。然而,想象一下中国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达到西班牙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按市场价格计算,届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接近美国的3倍。

未来30年,中国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有可能达到今天西班牙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吗?当然可能。难道有人怀疑中国人民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吗?但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必然会发生。也有可能习近平会作为中国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留在后世记忆中。

从1964年直至1982年去世,勃列日涅夫封杀了苏联所有关于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思想。他强调共产主义正统思想和党的纪律。其结果事实上对苏联造成了灾难。他奉行的保守主义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经济崩溃。可以预见的是,习近平重新强调党的纪律和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给中国造成类似的后果。但可以预见的结果也并非必然会发生。中国还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和一个勤勉的官僚体系。中国或许可以避开这一陷阱。

总之,白邦瑞怀着恐惧看到的事情不仅可能发生,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除了战争,美国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中国?答案是:没多少办法。没错,美国可以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并设法阻止所有的技术转让。这样做将对中国造成打击,但不太可能中断中国的发展。只有中国人自己的愚蠢的错误——始终有可能出现——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这不是在呼唤失败主义,而是在呼唤白邦瑞本人呼吁的现实主义。中国很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因为它既大,又有能力。然而,即使美国在未来几十年无法保住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它应该也仍然拥有三项重要资产:实行法治的民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实力强大的盟友。它们分别是景仰、活力和实力的来源。遗憾的是,美国正在把它们统统抛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什么是自由民主似乎一无所知。美国经济正慢慢蜕变为食利资本主义(rentier capitalism)。它还变成了一个不再可靠、甚至公开带有敌意的盟友——问问德国人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可能是最糟糕的愚蠢错误。在军事实力方面,美国实际上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但在经济政策或人权方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的盟友可在谈判桌上给美国增加巨大的筹码(中国唯一的强大盟友俄罗斯则不能)。以贸易为例:中国对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的出口远超对美国的出口。这些盟国许多都与美国一样,也对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中国要求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等问题感到担忧。然而,美国抛弃了盟友本可以给它增加的筹码。如果美国能与盟友们一道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部就这些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那它既可以获得更多筹码,也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

当然,知道珍视自己的资源还不够。美国还必须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国人民的正当愿望,美国不应与中国人民的这一愿望为敌。更不必说梦想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了。这样的目标既没道理,也无法实现。美国应做的是站出来支持一个基于市场原则、开放、充满活力的世界经济,捍卫言论自由,反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也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对抗、竞争和合作。如今,这一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联盟,以及美中之间紧张的关系。这对人类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请记住:情况本可以大大改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当你是唯一知道比赛已经开始的一方时,赢得比赛就容易了。就这样,中国正在一步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从而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然而,现实不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收尾。”这一忧心忡忡的观点来自于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著作《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白邦瑞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这本书不仅号召美国人认清现实:它还号召美国人进行反击。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白邦瑞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政治事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至关重要。但非常容易犯错。我担心的是,如今的美国正在以极度错误的方式应对此事。

首先肯定要承认,无论中国是否有一个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主宰世界经济的计划,这是可能发生——尽管并非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口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规模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是实力最强的高收入国家,因为它的人口远远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中国的人口之于美国,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人口之于德国。现在没人可以设想德国经济能在规模上与美国旗鼓相当。同理,为什么我们敢设想美国的经济规模将无限期地与中国相当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美国的人均产出将永久性地远高于中国的人均产出。按市场价格计算,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5%,世界排名第72位,非常接近土耳其的水平。然而,想象一下中国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达到西班牙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按市场价格计算,届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接近美国的3倍。

未来30年,中国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有可能达到今天西班牙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吗?当然可能。难道有人怀疑中国人民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吗?但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必然会发生。也有可能习近平会作为中国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留在后世记忆中。

从1964年直至1982年去世,勃列日涅夫封杀了苏联所有关于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思想。他强调共产主义正统思想和党的纪律。其结果事实上对苏联造成了灾难。他奉行的保守主义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经济崩溃。可以预见的是,习近平重新强调党的纪律和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给中国造成类似的后果。但可以预见的结果也并非必然会发生。中国还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和一个勤勉的官僚体系。中国或许可以避开这一陷阱。

总之,白邦瑞怀着恐惧看到的事情不仅可能发生,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除了战争,美国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中国?答案是:没多少办法。没错,美国可以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并设法阻止所有的技术转让。这样做将对中国造成打击,但不太可能中断中国的发展。只有中国人自己的愚蠢的错误——始终有可能出现——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这不是在呼唤失败主义,而是在呼唤白邦瑞本人呼吁的现实主义。中国很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因为它既大,又有能力。然而,即使美国在未来几十年无法保住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它应该也仍然拥有三项重要资产:实行法治的民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实力强大的盟友。它们分别是景仰、活力和实力的来源。遗憾的是,美国正在把它们统统抛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什么是自由民主似乎一无所知。美国经济正慢慢蜕变为食利资本主义(rentier capitalism)。它还变成了一个不再可靠、甚至公开带有敌意的盟友——问问德国人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可能是最糟糕的愚蠢错误。在军事实力方面,美国实际上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但在经济政策或人权方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的盟友可在谈判桌上给美国增加巨大的筹码(中国唯一的强大盟友俄罗斯则不能)。以贸易为例:中国对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的出口远超对美国的出口。这些盟国许多都与美国一样,也对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中国要求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等问题感到担忧。然而,美国抛弃了盟友本可以给它增加的筹码。如果美国能与盟友们一道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部就这些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那它既可以获得更多筹码,也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

当然,知道珍视自己的资源还不够。美国还必须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国人民的正当愿望,美国不应与中国人民的这一愿望为敌。更不必说梦想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了。这样的目标既没道理,也无法实现。美国应做的是站出来支持一个基于市场原则、开放、充满活力的世界经济,捍卫言论自由,反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也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对抗、竞争和合作。如今,这一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联盟,以及美中之间紧张的关系。这对人类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请记住:情况本可以大大改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美国该如何应对中国崛起

发布日期:2019-11-15 17:44
摘要: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当你是唯一知道比赛已经开始的一方时,赢得比赛就容易了。就这样,中国正在一步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从而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然而,现实不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收尾。”这一忧心忡忡的观点来自于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著作《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白邦瑞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这本书不仅号召美国人认清现实:它还号召美国人进行反击。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白邦瑞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政治事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至关重要。但非常容易犯错。我担心的是,如今的美国正在以极度错误的方式应对此事。

首先肯定要承认,无论中国是否有一个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主宰世界经济的计划,这是可能发生——尽管并非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口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规模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是实力最强的高收入国家,因为它的人口远远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中国的人口之于美国,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人口之于德国。现在没人可以设想德国经济能在规模上与美国旗鼓相当。同理,为什么我们敢设想美国的经济规模将无限期地与中国相当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美国的人均产出将永久性地远高于中国的人均产出。按市场价格计算,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5%,世界排名第72位,非常接近土耳其的水平。然而,想象一下中国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达到西班牙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按市场价格计算,届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接近美国的3倍。

未来30年,中国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有可能达到今天西班牙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吗?当然可能。难道有人怀疑中国人民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吗?但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必然会发生。也有可能习近平会作为中国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留在后世记忆中。

从1964年直至1982年去世,勃列日涅夫封杀了苏联所有关于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思想。他强调共产主义正统思想和党的纪律。其结果事实上对苏联造成了灾难。他奉行的保守主义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经济崩溃。可以预见的是,习近平重新强调党的纪律和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给中国造成类似的后果。但可以预见的结果也并非必然会发生。中国还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和一个勤勉的官僚体系。中国或许可以避开这一陷阱。

总之,白邦瑞怀着恐惧看到的事情不仅可能发生,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除了战争,美国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中国?答案是:没多少办法。没错,美国可以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并设法阻止所有的技术转让。这样做将对中国造成打击,但不太可能中断中国的发展。只有中国人自己的愚蠢的错误——始终有可能出现——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这不是在呼唤失败主义,而是在呼唤白邦瑞本人呼吁的现实主义。中国很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因为它既大,又有能力。然而,即使美国在未来几十年无法保住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它应该也仍然拥有三项重要资产:实行法治的民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实力强大的盟友。它们分别是景仰、活力和实力的来源。遗憾的是,美国正在把它们统统抛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什么是自由民主似乎一无所知。美国经济正慢慢蜕变为食利资本主义(rentier capitalism)。它还变成了一个不再可靠、甚至公开带有敌意的盟友——问问德国人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可能是最糟糕的愚蠢错误。在军事实力方面,美国实际上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但在经济政策或人权方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的盟友可在谈判桌上给美国增加巨大的筹码(中国唯一的强大盟友俄罗斯则不能)。以贸易为例:中国对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的出口远超对美国的出口。这些盟国许多都与美国一样,也对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中国要求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等问题感到担忧。然而,美国抛弃了盟友本可以给它增加的筹码。如果美国能与盟友们一道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部就这些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那它既可以获得更多筹码,也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

当然,知道珍视自己的资源还不够。美国还必须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国人民的正当愿望,美国不应与中国人民的这一愿望为敌。更不必说梦想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了。这样的目标既没道理,也无法实现。美国应做的是站出来支持一个基于市场原则、开放、充满活力的世界经济,捍卫言论自由,反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也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对抗、竞争和合作。如今,这一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联盟,以及美中之间紧张的关系。这对人类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请记住:情况本可以大大改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撰文 |  马丁•沃尔夫

OR--商业新媒体 】“当你是唯一知道比赛已经开始的一方时,赢得比赛就容易了。就这样,中国正在一步步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从而创造一个不同的世界。然而,现实不一定会以这种方式收尾。”这一忧心忡忡的观点来自于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的著作《百年马拉松》(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白邦瑞是美国研究美中关系最具影响力的思想家之一。这本书不仅号召美国人认清现实:它还号召美国人进行反击。在一个核心观点上,白邦瑞无疑是正确的:中国崛起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重大政治事件。以正确的方式应对至关重要。但非常容易犯错。我担心的是,如今的美国正在以极度错误的方式应对此事。

首先肯定要承认,无论中国是否有一个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主宰世界经济的计划,这是可能发生——尽管并非必然发生——的事情。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人口是决定一个经济体规模的决定性因素。美国是实力最强的高收入国家,因为它的人口远远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但中国的人口之于美国,大致相当于美国的人口之于德国。现在没人可以设想德国经济能在规模上与美国旗鼓相当。同理,为什么我们敢设想美国的经济规模将无限期地与中国相当呢?

问题的答案只有一个。美国的人均产出将永久性地远高于中国的人均产出。按市场价格计算,2018年中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仅为美国的15%,世界排名第72位,非常接近土耳其的水平。然而,想象一下中国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达到西班牙的人均产出与美国之比。按市场价格计算,届时中国的经济规模将是美国的两倍;按购买力平价计算,将接近美国的3倍。

未来30年,中国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有可能达到今天西班牙的人均GDP与美国之比吗?当然可能。难道有人怀疑中国人民实现这一目标的能力吗?但可能发生的事情并不必然会发生。也有可能习近平会作为中国的列奥尼德•勃列日涅夫(Leonid Brezhnev)留在后世记忆中。

从1964年直至1982年去世,勃列日涅夫封杀了苏联所有关于经济和政治改革的思想。他强调共产主义正统思想和党的纪律。其结果事实上对苏联造成了灾难。他奉行的保守主义直接导致了随后的经济崩溃。可以预见的是,习近平重新强调党的纪律和国家在经济生活中的角色,将给中国造成类似的后果。但可以预见的结果也并非必然会发生。中国还拥有一个充满活力的市场经济和一个勤勉的官僚体系。中国或许可以避开这一陷阱。

总之,白邦瑞怀着恐惧看到的事情不仅可能发生,而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除了战争,美国还能有什么办法阻止中国?答案是:没多少办法。没错,美国可以停止从中国进口商品,并设法阻止所有的技术转让。这样做将对中国造成打击,但不太可能中断中国的发展。只有中国人自己的愚蠢的错误——始终有可能出现——才可能阻止中国的发展。

这不是在呼唤失败主义,而是在呼唤白邦瑞本人呼吁的现实主义。中国很可能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强国,因为它既大,又有能力。然而,即使美国在未来几十年无法保住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地位,它应该也仍然拥有三项重要资产:实行法治的民主制度、自由市场经济以及经济实力强大的盟友。它们分别是景仰、活力和实力的来源。遗憾的是,美国正在把它们统统抛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对什么是自由民主似乎一无所知。美国经济正慢慢蜕变为食利资本主义(rentier capitalism)。它还变成了一个不再可靠、甚至公开带有敌意的盟友——问问德国人就知道了。

最后一个可能是最糟糕的愚蠢错误。在军事实力方面,美国实际上不得不主要依靠自己。但在经济政策或人权方面,情况并非如此。美国的盟友可在谈判桌上给美国增加巨大的筹码(中国唯一的强大盟友俄罗斯则不能)。以贸易为例:中国对与美国关系密切的盟友的出口远超对美国的出口。这些盟国许多都与美国一样,也对市场准入、知识产权保护不力以及中国要求被当作发展中国家对待等问题感到担忧。然而,美国抛弃了盟友本可以给它增加的筹码。如果美国能与盟友们一道推动在世界贸易组织(WTO)内部就这些问题与中国展开谈判,那它既可以获得更多筹码,也能够占据道德制高点。

当然,知道珍视自己的资源还不够。美国还必须知道如何利用它们。追求更美好的生活是中国人民的正当愿望,美国不应与中国人民的这一愿望为敌。更不必说梦想推翻中国的政治制度了。这样的目标既没道理,也无法实现。美国应做的是站出来支持一个基于市场原则、开放、充满活力的世界经济,捍卫言论自由,反对中国国内侵犯人权的行为。但美国也应该承认,人类要实现经济进步、维持和平、保护好全球公域,超级大国之间必须维持高水平的合作。

在与中国打交道时,美国及其盟友需要在多个领域进行对抗、竞争和合作。如今,这一幕似乎是不可想象的。相反,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摇摇欲坠的联盟,以及美中之间紧张的关系。这对人类的未来都不是什么好兆头。请记住:情况本可以大大改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