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一度被认为是特斯拉挑战者的蔚来汽车2018年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图中是摄于2019年的一辆蔚来EP9无人驾驶汽车。

撰文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投资者对于中国初创科技企业增长和获利潜力的信心突然逆转的一年后,中国的风险资本融资规模正在逼近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那些押注创新型初创企业崛起前景的投资者如今发现,随着中国初创企业上市速度放缓,获利套现变得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坐拥大量因非上市科技企业近几年估值大增而带来的未兑现收益。令人担心的是,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将不会为那些前景已随中国经济放缓而变得暗淡的企业付出高价。

专注亚洲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 Group)董事长单伟建称,在中国,投资者过去认为,他们可通过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迅速获得高额回报,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蒙受损失。在失败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企业和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等企业上,投资者遭遇了亏损,这让很多人重新考虑是否要支持其他初创企业。

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资料显示,今年1-10月,约有61家专注中国的风投基金完成募资126亿美元。如果融资活动在2019年余下的两个月里没有大幅增加,那么今年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计价的总募资额料将大幅低于去年的水平,2018年有170只基金总共筹到256亿美元。

该行业的放缓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仅在两年前,亚洲还在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风投筹资地点的地位,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新资金迅猛增长。风投基金将筹到的资金投入那些宣称在送餐、网约卡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医疗护理服务领域有所创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帮助打造出数十只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主管合伙人周炜称,风投筹资规模的指数级增长超过了中国的科技创新速度。他指出,中国好的科技公司的数量仍未超过美国,很难想象当前的创新水平能够消化掉如此多的资金。周炜此前曾担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的中国合伙人。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奇资本(Venturous Group)董事长谭秉忠(Benson Tam)认为,该行业到了调整的时候。该基金投资于科技公司和房地产行业。谭秉忠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资深人士,是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早期投资者,他表示,巨量资金在追逐交易,无差别地推高了公司估值。

如今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变长,一些初创企业筹集到的资金或其估值也低于自身预期。

VIPKid今年早些时候寻求融资5亿美元,对应估值为60亿美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英语培训公司,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退役篮球明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VIPKid 9月份筹到1.5亿美元,对应估值低于其此前目标。知情人士称,VIPKid仍在尝试筹资。

政府背景投资公司中国光大控股(China Everbright Ltd.)的董事总经理艾渝(Victor Ai)表示,在中国,美国退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曾经是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但由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许多美国投资者已撤出。

此外,中国削减债务的努力已迫使许多国内投资者撤出风险较高的投资,因为这些投资者借钱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也越来越高。

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专注亚洲的风险投资基金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649亿美元(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其中很大部分投资于中国。上述金额包括约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随着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而且从初创企业获利退出变得更加困难,“干火药”总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已经削弱了中国一些最有前途初创企业短期上市的前景。

10月初,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表示,正在重新考虑其在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Ltd.)香港IPO计划中所承担的角色。旷视科技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软件开发商,不久前与其他一些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一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北京在新疆拘留了穆斯林少数民族。旷视科技已表示,IPO计划没有改变。

虽然几只过去两年上市的知名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 3690.HK)和纳斯达克上市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但自2018年以来在海外上市的大多数中资公司股票都表现不佳。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018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约51家中国公司的股价平均较IPO价格下跌了30%。

这其中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Nio Inc., NIO).,该公司一度被视作可以挑战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中国企业。这家纽约上市的公司2018年秋季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发售了8.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蔚来汽车9月份表示,正在裁员并因电池故障召回车辆。该公司股票下跌约80%,市值低于其已筹集的资金总额。

自2018年以来,有30多家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中国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其股价平均比IPO价格下跌了12%。

一些投资者和公司寄望中国新推出的科创板能够成为更多初创企业上市的可行选择,为股东提供以盈利方式退出投资的途径。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制定新规则,可能为海外注册的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铺平道路,大多数从海外融资的初创企业都属于此类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风投热潮退却,赚钱不再容易

发布日期:2019-11-15 11:25
摘要: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一度被认为是特斯拉挑战者的蔚来汽车2018年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图中是摄于2019年的一辆蔚来EP9无人驾驶汽车。

撰文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投资者对于中国初创科技企业增长和获利潜力的信心突然逆转的一年后,中国的风险资本融资规模正在逼近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那些押注创新型初创企业崛起前景的投资者如今发现,随着中国初创企业上市速度放缓,获利套现变得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坐拥大量因非上市科技企业近几年估值大增而带来的未兑现收益。令人担心的是,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将不会为那些前景已随中国经济放缓而变得暗淡的企业付出高价。

专注亚洲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 Group)董事长单伟建称,在中国,投资者过去认为,他们可通过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迅速获得高额回报,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蒙受损失。在失败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企业和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等企业上,投资者遭遇了亏损,这让很多人重新考虑是否要支持其他初创企业。

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资料显示,今年1-10月,约有61家专注中国的风投基金完成募资126亿美元。如果融资活动在2019年余下的两个月里没有大幅增加,那么今年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计价的总募资额料将大幅低于去年的水平,2018年有170只基金总共筹到256亿美元。

该行业的放缓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仅在两年前,亚洲还在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风投筹资地点的地位,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新资金迅猛增长。风投基金将筹到的资金投入那些宣称在送餐、网约卡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医疗护理服务领域有所创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帮助打造出数十只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主管合伙人周炜称,风投筹资规模的指数级增长超过了中国的科技创新速度。他指出,中国好的科技公司的数量仍未超过美国,很难想象当前的创新水平能够消化掉如此多的资金。周炜此前曾担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的中国合伙人。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奇资本(Venturous Group)董事长谭秉忠(Benson Tam)认为,该行业到了调整的时候。该基金投资于科技公司和房地产行业。谭秉忠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资深人士,是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早期投资者,他表示,巨量资金在追逐交易,无差别地推高了公司估值。

如今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变长,一些初创企业筹集到的资金或其估值也低于自身预期。

VIPKid今年早些时候寻求融资5亿美元,对应估值为60亿美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英语培训公司,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退役篮球明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VIPKid 9月份筹到1.5亿美元,对应估值低于其此前目标。知情人士称,VIPKid仍在尝试筹资。

政府背景投资公司中国光大控股(China Everbright Ltd.)的董事总经理艾渝(Victor Ai)表示,在中国,美国退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曾经是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但由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许多美国投资者已撤出。

此外,中国削减债务的努力已迫使许多国内投资者撤出风险较高的投资,因为这些投资者借钱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也越来越高。

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专注亚洲的风险投资基金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649亿美元(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其中很大部分投资于中国。上述金额包括约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随着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而且从初创企业获利退出变得更加困难,“干火药”总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已经削弱了中国一些最有前途初创企业短期上市的前景。

10月初,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表示,正在重新考虑其在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Ltd.)香港IPO计划中所承担的角色。旷视科技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软件开发商,不久前与其他一些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一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北京在新疆拘留了穆斯林少数民族。旷视科技已表示,IPO计划没有改变。

虽然几只过去两年上市的知名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 3690.HK)和纳斯达克上市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但自2018年以来在海外上市的大多数中资公司股票都表现不佳。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018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约51家中国公司的股价平均较IPO价格下跌了30%。

这其中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Nio Inc., NIO).,该公司一度被视作可以挑战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中国企业。这家纽约上市的公司2018年秋季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发售了8.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蔚来汽车9月份表示,正在裁员并因电池故障召回车辆。该公司股票下跌约80%,市值低于其已筹集的资金总额。

自2018年以来,有30多家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中国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其股价平均比IPO价格下跌了12%。

一些投资者和公司寄望中国新推出的科创板能够成为更多初创企业上市的可行选择,为股东提供以盈利方式退出投资的途径。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制定新规则,可能为海外注册的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铺平道路,大多数从海外融资的初创企业都属于此类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一度被认为是特斯拉挑战者的蔚来汽车2018年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图中是摄于2019年的一辆蔚来EP9无人驾驶汽车。

撰文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投资者对于中国初创科技企业增长和获利潜力的信心突然逆转的一年后,中国的风险资本融资规模正在逼近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那些押注创新型初创企业崛起前景的投资者如今发现,随着中国初创企业上市速度放缓,获利套现变得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坐拥大量因非上市科技企业近几年估值大增而带来的未兑现收益。令人担心的是,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将不会为那些前景已随中国经济放缓而变得暗淡的企业付出高价。

专注亚洲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 Group)董事长单伟建称,在中国,投资者过去认为,他们可通过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迅速获得高额回报,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蒙受损失。在失败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企业和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等企业上,投资者遭遇了亏损,这让很多人重新考虑是否要支持其他初创企业。

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资料显示,今年1-10月,约有61家专注中国的风投基金完成募资126亿美元。如果融资活动在2019年余下的两个月里没有大幅增加,那么今年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计价的总募资额料将大幅低于去年的水平,2018年有170只基金总共筹到256亿美元。

该行业的放缓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仅在两年前,亚洲还在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风投筹资地点的地位,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新资金迅猛增长。风投基金将筹到的资金投入那些宣称在送餐、网约卡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医疗护理服务领域有所创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帮助打造出数十只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主管合伙人周炜称,风投筹资规模的指数级增长超过了中国的科技创新速度。他指出,中国好的科技公司的数量仍未超过美国,很难想象当前的创新水平能够消化掉如此多的资金。周炜此前曾担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的中国合伙人。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奇资本(Venturous Group)董事长谭秉忠(Benson Tam)认为,该行业到了调整的时候。该基金投资于科技公司和房地产行业。谭秉忠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资深人士,是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早期投资者,他表示,巨量资金在追逐交易,无差别地推高了公司估值。

如今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变长,一些初创企业筹集到的资金或其估值也低于自身预期。

VIPKid今年早些时候寻求融资5亿美元,对应估值为60亿美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英语培训公司,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退役篮球明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VIPKid 9月份筹到1.5亿美元,对应估值低于其此前目标。知情人士称,VIPKid仍在尝试筹资。

政府背景投资公司中国光大控股(China Everbright Ltd.)的董事总经理艾渝(Victor Ai)表示,在中国,美国退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曾经是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但由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许多美国投资者已撤出。

此外,中国削减债务的努力已迫使许多国内投资者撤出风险较高的投资,因为这些投资者借钱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也越来越高。

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专注亚洲的风险投资基金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649亿美元(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其中很大部分投资于中国。上述金额包括约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随着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而且从初创企业获利退出变得更加困难,“干火药”总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已经削弱了中国一些最有前途初创企业短期上市的前景。

10月初,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表示,正在重新考虑其在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Ltd.)香港IPO计划中所承担的角色。旷视科技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软件开发商,不久前与其他一些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一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北京在新疆拘留了穆斯林少数民族。旷视科技已表示,IPO计划没有改变。

虽然几只过去两年上市的知名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 3690.HK)和纳斯达克上市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但自2018年以来在海外上市的大多数中资公司股票都表现不佳。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018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约51家中国公司的股价平均较IPO价格下跌了30%。

这其中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Nio Inc., NIO).,该公司一度被视作可以挑战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中国企业。这家纽约上市的公司2018年秋季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发售了8.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蔚来汽车9月份表示,正在裁员并因电池故障召回车辆。该公司股票下跌约80%,市值低于其已筹集的资金总额。

自2018年以来,有30多家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中国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其股价平均比IPO价格下跌了12%。

一些投资者和公司寄望中国新推出的科创板能够成为更多初创企业上市的可行选择,为股东提供以盈利方式退出投资的途径。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制定新规则,可能为海外注册的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铺平道路,大多数从海外融资的初创企业都属于此类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风投热潮退却,赚钱不再容易

发布日期:2019-11-15 11:25
摘要: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一度被认为是特斯拉挑战者的蔚来汽车2018年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图中是摄于2019年的一辆蔚来EP9无人驾驶汽车。

撰文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投资者对于中国初创科技企业增长和获利潜力的信心突然逆转的一年后,中国的风险资本融资规模正在逼近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那些押注创新型初创企业崛起前景的投资者如今发现,随着中国初创企业上市速度放缓,获利套现变得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坐拥大量因非上市科技企业近几年估值大增而带来的未兑现收益。令人担心的是,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将不会为那些前景已随中国经济放缓而变得暗淡的企业付出高价。

专注亚洲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 Group)董事长单伟建称,在中国,投资者过去认为,他们可通过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迅速获得高额回报,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蒙受损失。在失败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企业和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等企业上,投资者遭遇了亏损,这让很多人重新考虑是否要支持其他初创企业。

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资料显示,今年1-10月,约有61家专注中国的风投基金完成募资126亿美元。如果融资活动在2019年余下的两个月里没有大幅增加,那么今年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计价的总募资额料将大幅低于去年的水平,2018年有170只基金总共筹到256亿美元。

该行业的放缓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仅在两年前,亚洲还在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风投筹资地点的地位,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新资金迅猛增长。风投基金将筹到的资金投入那些宣称在送餐、网约卡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医疗护理服务领域有所创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帮助打造出数十只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主管合伙人周炜称,风投筹资规模的指数级增长超过了中国的科技创新速度。他指出,中国好的科技公司的数量仍未超过美国,很难想象当前的创新水平能够消化掉如此多的资金。周炜此前曾担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的中国合伙人。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奇资本(Venturous Group)董事长谭秉忠(Benson Tam)认为,该行业到了调整的时候。该基金投资于科技公司和房地产行业。谭秉忠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资深人士,是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早期投资者,他表示,巨量资金在追逐交易,无差别地推高了公司估值。

如今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变长,一些初创企业筹集到的资金或其估值也低于自身预期。

VIPKid今年早些时候寻求融资5亿美元,对应估值为60亿美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英语培训公司,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退役篮球明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VIPKid 9月份筹到1.5亿美元,对应估值低于其此前目标。知情人士称,VIPKid仍在尝试筹资。

政府背景投资公司中国光大控股(China Everbright Ltd.)的董事总经理艾渝(Victor Ai)表示,在中国,美国退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曾经是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但由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许多美国投资者已撤出。

此外,中国削减债务的努力已迫使许多国内投资者撤出风险较高的投资,因为这些投资者借钱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也越来越高。

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专注亚洲的风险投资基金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649亿美元(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其中很大部分投资于中国。上述金额包括约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随着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而且从初创企业获利退出变得更加困难,“干火药”总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已经削弱了中国一些最有前途初创企业短期上市的前景。

10月初,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表示,正在重新考虑其在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Ltd.)香港IPO计划中所承担的角色。旷视科技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软件开发商,不久前与其他一些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一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北京在新疆拘留了穆斯林少数民族。旷视科技已表示,IPO计划没有改变。

虽然几只过去两年上市的知名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 3690.HK)和纳斯达克上市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但自2018年以来在海外上市的大多数中资公司股票都表现不佳。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018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约51家中国公司的股价平均较IPO价格下跌了30%。

这其中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Nio Inc., NIO).,该公司一度被视作可以挑战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中国企业。这家纽约上市的公司2018年秋季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发售了8.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蔚来汽车9月份表示,正在裁员并因电池故障召回车辆。该公司股票下跌约80%,市值低于其已筹集的资金总额。

自2018年以来,有30多家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中国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其股价平均比IPO价格下跌了12%。

一些投资者和公司寄望中国新推出的科创板能够成为更多初创企业上市的可行选择,为股东提供以盈利方式退出投资的途径。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制定新规则,可能为海外注册的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铺平道路,大多数从海外融资的初创企业都属于此类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一度被认为是特斯拉挑战者的蔚来汽车2018年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图中是摄于2019年的一辆蔚来EP9无人驾驶汽车。

撰文 | Jing Ya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的风险资本投资热潮已经退却。这股热潮在近几年造就了一些全球估值最高的科技企业,以及数十个白手起家的企业家传奇。

投资者对于中国初创科技企业增长和获利潜力的信心突然逆转的一年后,中国的风险资本融资规模正在逼近2013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那些押注创新型初创企业崛起前景的投资者如今发现,随着中国初创企业上市速度放缓,获利套现变得困难。很多风险投资基金都坐拥大量因非上市科技企业近几年估值大增而带来的未兑现收益。令人担心的是,公开市场的投资者将不会为那些前景已随中国经济放缓而变得暗淡的企业付出高价。

专注亚洲的私募股权投资公司太盟投资集团(PAG Group)董事长单伟建称,在中国,投资者过去认为,他们可通过私募股权和风险资本投资迅速获得高额回报,他们当中许多人已经蒙受损失。在失败的中国共享单车初创企业和陷入困境的电动汽车生产商等企业上,投资者遭遇了亏损,这让很多人重新考虑是否要支持其他初创企业。

金融数据提供商Preqin的资料显示,今年1-10月,约有61家专注中国的风投基金完成募资126亿美元。如果融资活动在2019年余下的两个月里没有大幅增加,那么今年包括美元和人民币计价的总募资额料将大幅低于去年的水平,2018年有170只基金总共筹到256亿美元。

该行业的放缓速度之快令人惊讶。仅在两年前,亚洲还在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风投筹资地点的地位,主要得益于来自中国的新资金迅猛增长。风投基金将筹到的资金投入那些宣称在送餐、网约卡车、自动驾驶汽车和医疗护理服务领域有所创新的互联网初创企业。他们在过去几年里帮助打造出数十只独角兽,即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非上市公司。

总部位于北京的创世伙伴资本(China Creation Ventures)的主管合伙人周炜称,风投筹资规模的指数级增长超过了中国的科技创新速度。他指出,中国好的科技公司的数量仍未超过美国,很难想象当前的创新水平能够消化掉如此多的资金。周炜此前曾担任凯鹏华盈(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Byers)的中国合伙人。

总部位于北京的一奇资本(Venturous Group)董事长谭秉忠(Benson Tam)认为,该行业到了调整的时候。该基金投资于科技公司和房地产行业。谭秉忠是私募股权投资行业的资深人士,是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的早期投资者,他表示,巨量资金在追逐交易,无差别地推高了公司估值。

如今完成交易所需的时间变长,一些初创企业筹集到的资金或其估值也低于自身预期。

VIPKid今年早些时候寻求融资5亿美元,对应估值为60亿美元。这是一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在线英语培训公司,得到了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和退役篮球明星科比‧布莱恩特(Kobe Bryant)的支持。据《华尔街日报》(The Wall Street Journal)此前报道,VIPKid 9月份筹到1.5亿美元,对应估值低于其此前目标。知情人士称,VIPKid仍在尝试筹资。

政府背景投资公司中国光大控股(China Everbright Ltd.)的董事总经理艾渝(Victor Ai)表示,在中国,美国退休基金和大学捐赠基金曾经是美元风险投资基金的一个重要资金来源,但由于两国贸易摩擦不断升级,许多美国投资者已撤出。

此外,中国削减债务的努力已迫使许多国内投资者撤出风险较高的投资,因为这些投资者借钱变得越来越困难,成本也越来越高。

Preqin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3月,专注亚洲的风险投资基金所管理的资产规模达到创纪录的3,649亿美元(这是可获得的最新数据),其中很大部分投资于中国。上述金额包括约1,000亿美元的“干火药”,即尚未投入使用的资金。随着风险资本投资公司对投资对象的选择变得更加挑剔,而且从初创企业获利退出变得更加困难,“干火药”总额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位。

美中贸易战以及香港的政治动荡局势已经削弱了中国一些最有前途初创企业短期上市的前景。

10月初,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表示,正在重新考虑其在旷视科技(Megvii Technology Ltd.)香港IPO计划中所承担的角色。旷视科技是中国的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软件开发商,不久前与其他一些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开展业务的科技公司一道被美国商务部列入黑名单;北京在新疆拘留了穆斯林少数民族。旷视科技已表示,IPO计划没有改变。

虽然几只过去两年上市的知名中国科技公司的股票大幅上涨,比如在香港上市的美团点评(Meituan Dianping, 3690.HK)和纳斯达克上市的拼多多(Pinduoduo, PDD),但自2018年以来在海外上市的大多数中资公司股票都表现不佳。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10月底,2018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约51家中国公司的股价平均较IPO价格下跌了30%。

这其中包括总部位于上海的蔚来汽车(Nio Inc., NIO).,该公司一度被视作可以挑战特斯拉(Tesla Inc., TSLA)的中国企业。这家纽约上市的公司2018年秋季通过IPO筹资10亿美元后,现金快速消耗。自上市以来,该公司已发售了8.5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蔚来汽车9月份表示,正在裁员并因电池故障召回车辆。该公司股票下跌约80%,市值低于其已筹集的资金总额。

自2018年以来,有30多家科技和互联网行业的中国公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其股价平均比IPO价格下跌了12%。

一些投资者和公司寄望中国新推出的科创板能够成为更多初创企业上市的可行选择,为股东提供以盈利方式退出投资的途径。报道称,监管机构正制定新规则,可能为海外注册的公司在中国国内上市铺平道路,大多数从海外融资的初创企业都属于此类公司。■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