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让前东家背负了6700万美元天价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中国公民。



撰文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67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幌骗”(spoofing)开出的最高罚单金额。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官网发布了一份处罚公告——Tower Research Capital(Tower)公司同意就欺诈案支付6700万美元。

公告称,该罚款用于了结该公司三名前交易员从事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欺诈指控。这笔钱将用来支付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和补偿受害人。

Tow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高频交易公司。高频交易指运用极高速的超级电脑,分析价格变化模式,然后从极短暂的市场变化中牟利的计算机化交易。

这三位让前东家背负了昂贵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并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一位中国公民。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里,这位中国公民面临一项商业欺诈共谋指控、两项商业欺诈指控,以及两项“幌骗”指控。

美国地方法院已发出了针对此人的逮捕令。
 
北大高材生毛煜春
 
据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该人名为Yuchun(Bruce)Mao,40岁。天眼查显示,Bruce Mao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美于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领英资料显示,此人先后于两家美国主流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任职,并帮助后者创建了其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担任该组负责人。

据天眼查,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幌骗:华尔街韭菜收割机

在公告中,美国司法部用“spoofing”一词来表示毛煜春的行骗行为。译为中文就是“幌骗”。

“幌骗”是金融业的术语,简言之,就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再取消订单,最终借此影响股价。

这种来来回回、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行为,其终极目的就在于:操纵市场价格,并从中获利。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三名涉事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幌骗”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

检察官称,两名美籍印度人Gandhi和Mohan在其中起到“协助”作用。

在实际的交易操作中,毛煜春等人会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且周而复始的“下单、撤单、再加单、再撤单”的活动,以此来制造幽灵流动性。

在大手笔下单营造出一种市场供求不平衡的假象之后,就会吸引来大量的投资者,“愿者上钩”,而此时交易者只需立即取消交易,然后再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下真正的单,从而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2012年,毛煜春的小组将Tower公司推至了全美股指期货市场最活跃交易方的位置。2013年,该小组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美第一。

从时间上的重合不难看出,“全美最活跃交易方”和“全美交易量第一”部分要“归功”于屡试不爽的“幌骗”手段。

罪与罚

有人说,高频交易是天使,能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也有人说它是魔鬼,带来了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有人说它是幽灵,和传统交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幌骗”是高频交易中魔鬼的一面。

这种魔鬼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在中国股市,虚假挂单的“幌骗”行为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中国股民也是被这种“市场主力机构”、“庄家”虚假挂单又频频撤单的行为所误。

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于2010年生效,明确虚假下单以至干扰市场的行为是违法的。涉及“幌骗”的每一条罪状最高可判10年监禁及100万美元罚金。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幌骗”投行和交易员。

而在中国,目前,《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均有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法律法规条款,但对“幌骗”行为未有明确规定。

有业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表示,国内期货交易所其实知道“幌骗”行为的存在,但以往监管制度都是死条例,比如日内最大报撤单是多少手、最大持仓量是多少手,没有对交易目的性有明文规定,交易所即使想要处罚都没有条例。

三年前,毛煜春接受金融智库服务平台七禾网的采访。他的一些言论,时至今日再看,又别有一番意味。

• 在美国虽然安逸,但无非就是不断重复所做的事。而国内机会正当时,所以回国发展就顺理成章。

• 很明显我们并不是打算在中国“捞一票”就走,而是想在中国长期发展,并做成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 比起美国,中国市场盈利效应更好。但中国市场发展迅速,所以这种高盈利不会持久。

• 高频交易本事不是投机,是一种服务。

• 通过改变手续费的方法限制高频交易,无非就是拿走了市场的流动性。

• 高频交易的信号非常简单,难度主要在交易速度。简单又有活力的交易机会,就会有很多人去抢,你抢到就是你的,别人抢到你就拿不到。

• 严厉监管对推动市场和整个行业的正本清源起很大作用。

• 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落幕,而狼群时代已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北大毕业生收割华尔街“韭菜”,美法院发逮捕令

发布日期:2019-11-15 10:01
摘要:让前东家背负了6700万美元天价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中国公民。



撰文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67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幌骗”(spoofing)开出的最高罚单金额。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官网发布了一份处罚公告——Tower Research Capital(Tower)公司同意就欺诈案支付6700万美元。

公告称,该罚款用于了结该公司三名前交易员从事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欺诈指控。这笔钱将用来支付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和补偿受害人。

Tow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高频交易公司。高频交易指运用极高速的超级电脑,分析价格变化模式,然后从极短暂的市场变化中牟利的计算机化交易。

这三位让前东家背负了昂贵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并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一位中国公民。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里,这位中国公民面临一项商业欺诈共谋指控、两项商业欺诈指控,以及两项“幌骗”指控。

美国地方法院已发出了针对此人的逮捕令。
 
北大高材生毛煜春
 
据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该人名为Yuchun(Bruce)Mao,40岁。天眼查显示,Bruce Mao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美于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领英资料显示,此人先后于两家美国主流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任职,并帮助后者创建了其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担任该组负责人。

据天眼查,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幌骗:华尔街韭菜收割机

在公告中,美国司法部用“spoofing”一词来表示毛煜春的行骗行为。译为中文就是“幌骗”。

“幌骗”是金融业的术语,简言之,就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再取消订单,最终借此影响股价。

这种来来回回、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行为,其终极目的就在于:操纵市场价格,并从中获利。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三名涉事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幌骗”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

检察官称,两名美籍印度人Gandhi和Mohan在其中起到“协助”作用。

在实际的交易操作中,毛煜春等人会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且周而复始的“下单、撤单、再加单、再撤单”的活动,以此来制造幽灵流动性。

在大手笔下单营造出一种市场供求不平衡的假象之后,就会吸引来大量的投资者,“愿者上钩”,而此时交易者只需立即取消交易,然后再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下真正的单,从而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2012年,毛煜春的小组将Tower公司推至了全美股指期货市场最活跃交易方的位置。2013年,该小组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美第一。

从时间上的重合不难看出,“全美最活跃交易方”和“全美交易量第一”部分要“归功”于屡试不爽的“幌骗”手段。

罪与罚

有人说,高频交易是天使,能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也有人说它是魔鬼,带来了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有人说它是幽灵,和传统交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幌骗”是高频交易中魔鬼的一面。

这种魔鬼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在中国股市,虚假挂单的“幌骗”行为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中国股民也是被这种“市场主力机构”、“庄家”虚假挂单又频频撤单的行为所误。

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于2010年生效,明确虚假下单以至干扰市场的行为是违法的。涉及“幌骗”的每一条罪状最高可判10年监禁及100万美元罚金。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幌骗”投行和交易员。

而在中国,目前,《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均有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法律法规条款,但对“幌骗”行为未有明确规定。

有业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表示,国内期货交易所其实知道“幌骗”行为的存在,但以往监管制度都是死条例,比如日内最大报撤单是多少手、最大持仓量是多少手,没有对交易目的性有明文规定,交易所即使想要处罚都没有条例。

三年前,毛煜春接受金融智库服务平台七禾网的采访。他的一些言论,时至今日再看,又别有一番意味。

• 在美国虽然安逸,但无非就是不断重复所做的事。而国内机会正当时,所以回国发展就顺理成章。

• 很明显我们并不是打算在中国“捞一票”就走,而是想在中国长期发展,并做成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 比起美国,中国市场盈利效应更好。但中国市场发展迅速,所以这种高盈利不会持久。

• 高频交易本事不是投机,是一种服务。

• 通过改变手续费的方法限制高频交易,无非就是拿走了市场的流动性。

• 高频交易的信号非常简单,难度主要在交易速度。简单又有活力的交易机会,就会有很多人去抢,你抢到就是你的,别人抢到你就拿不到。

• 严厉监管对推动市场和整个行业的正本清源起很大作用。

• 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落幕,而狼群时代已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让前东家背负了6700万美元天价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中国公民。



撰文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67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幌骗”(spoofing)开出的最高罚单金额。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官网发布了一份处罚公告——Tower Research Capital(Tower)公司同意就欺诈案支付6700万美元。

公告称,该罚款用于了结该公司三名前交易员从事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欺诈指控。这笔钱将用来支付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和补偿受害人。

Tow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高频交易公司。高频交易指运用极高速的超级电脑,分析价格变化模式,然后从极短暂的市场变化中牟利的计算机化交易。

这三位让前东家背负了昂贵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并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一位中国公民。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里,这位中国公民面临一项商业欺诈共谋指控、两项商业欺诈指控,以及两项“幌骗”指控。

美国地方法院已发出了针对此人的逮捕令。
 
北大高材生毛煜春
 
据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该人名为Yuchun(Bruce)Mao,40岁。天眼查显示,Bruce Mao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美于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领英资料显示,此人先后于两家美国主流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任职,并帮助后者创建了其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担任该组负责人。

据天眼查,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幌骗:华尔街韭菜收割机

在公告中,美国司法部用“spoofing”一词来表示毛煜春的行骗行为。译为中文就是“幌骗”。

“幌骗”是金融业的术语,简言之,就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再取消订单,最终借此影响股价。

这种来来回回、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行为,其终极目的就在于:操纵市场价格,并从中获利。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三名涉事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幌骗”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

检察官称,两名美籍印度人Gandhi和Mohan在其中起到“协助”作用。

在实际的交易操作中,毛煜春等人会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且周而复始的“下单、撤单、再加单、再撤单”的活动,以此来制造幽灵流动性。

在大手笔下单营造出一种市场供求不平衡的假象之后,就会吸引来大量的投资者,“愿者上钩”,而此时交易者只需立即取消交易,然后再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下真正的单,从而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2012年,毛煜春的小组将Tower公司推至了全美股指期货市场最活跃交易方的位置。2013年,该小组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美第一。

从时间上的重合不难看出,“全美最活跃交易方”和“全美交易量第一”部分要“归功”于屡试不爽的“幌骗”手段。

罪与罚

有人说,高频交易是天使,能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也有人说它是魔鬼,带来了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有人说它是幽灵,和传统交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幌骗”是高频交易中魔鬼的一面。

这种魔鬼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在中国股市,虚假挂单的“幌骗”行为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中国股民也是被这种“市场主力机构”、“庄家”虚假挂单又频频撤单的行为所误。

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于2010年生效,明确虚假下单以至干扰市场的行为是违法的。涉及“幌骗”的每一条罪状最高可判10年监禁及100万美元罚金。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幌骗”投行和交易员。

而在中国,目前,《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均有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法律法规条款,但对“幌骗”行为未有明确规定。

有业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表示,国内期货交易所其实知道“幌骗”行为的存在,但以往监管制度都是死条例,比如日内最大报撤单是多少手、最大持仓量是多少手,没有对交易目的性有明文规定,交易所即使想要处罚都没有条例。

三年前,毛煜春接受金融智库服务平台七禾网的采访。他的一些言论,时至今日再看,又别有一番意味。

• 在美国虽然安逸,但无非就是不断重复所做的事。而国内机会正当时,所以回国发展就顺理成章。

• 很明显我们并不是打算在中国“捞一票”就走,而是想在中国长期发展,并做成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 比起美国,中国市场盈利效应更好。但中国市场发展迅速,所以这种高盈利不会持久。

• 高频交易本事不是投机,是一种服务。

• 通过改变手续费的方法限制高频交易,无非就是拿走了市场的流动性。

• 高频交易的信号非常简单,难度主要在交易速度。简单又有活力的交易机会,就会有很多人去抢,你抢到就是你的,别人抢到你就拿不到。

• 严厉监管对推动市场和整个行业的正本清源起很大作用。

• 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落幕,而狼群时代已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北大毕业生收割华尔街“韭菜”,美法院发逮捕令

发布日期:2019-11-15 10:01
摘要:让前东家背负了6700万美元天价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中国公民。



撰文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67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幌骗”(spoofing)开出的最高罚单金额。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官网发布了一份处罚公告——Tower Research Capital(Tower)公司同意就欺诈案支付6700万美元。

公告称,该罚款用于了结该公司三名前交易员从事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欺诈指控。这笔钱将用来支付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和补偿受害人。

Tow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高频交易公司。高频交易指运用极高速的超级电脑,分析价格变化模式,然后从极短暂的市场变化中牟利的计算机化交易。

这三位让前东家背负了昂贵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并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一位中国公民。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里,这位中国公民面临一项商业欺诈共谋指控、两项商业欺诈指控,以及两项“幌骗”指控。

美国地方法院已发出了针对此人的逮捕令。
 
北大高材生毛煜春
 
据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该人名为Yuchun(Bruce)Mao,40岁。天眼查显示,Bruce Mao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美于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领英资料显示,此人先后于两家美国主流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任职,并帮助后者创建了其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担任该组负责人。

据天眼查,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幌骗:华尔街韭菜收割机

在公告中,美国司法部用“spoofing”一词来表示毛煜春的行骗行为。译为中文就是“幌骗”。

“幌骗”是金融业的术语,简言之,就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再取消订单,最终借此影响股价。

这种来来回回、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行为,其终极目的就在于:操纵市场价格,并从中获利。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三名涉事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幌骗”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

检察官称,两名美籍印度人Gandhi和Mohan在其中起到“协助”作用。

在实际的交易操作中,毛煜春等人会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且周而复始的“下单、撤单、再加单、再撤单”的活动,以此来制造幽灵流动性。

在大手笔下单营造出一种市场供求不平衡的假象之后,就会吸引来大量的投资者,“愿者上钩”,而此时交易者只需立即取消交易,然后再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下真正的单,从而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2012年,毛煜春的小组将Tower公司推至了全美股指期货市场最活跃交易方的位置。2013年,该小组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美第一。

从时间上的重合不难看出,“全美最活跃交易方”和“全美交易量第一”部分要“归功”于屡试不爽的“幌骗”手段。

罪与罚

有人说,高频交易是天使,能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也有人说它是魔鬼,带来了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有人说它是幽灵,和传统交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幌骗”是高频交易中魔鬼的一面。

这种魔鬼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在中国股市,虚假挂单的“幌骗”行为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中国股民也是被这种“市场主力机构”、“庄家”虚假挂单又频频撤单的行为所误。

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于2010年生效,明确虚假下单以至干扰市场的行为是违法的。涉及“幌骗”的每一条罪状最高可判10年监禁及100万美元罚金。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幌骗”投行和交易员。

而在中国,目前,《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均有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法律法规条款,但对“幌骗”行为未有明确规定。

有业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表示,国内期货交易所其实知道“幌骗”行为的存在,但以往监管制度都是死条例,比如日内最大报撤单是多少手、最大持仓量是多少手,没有对交易目的性有明文规定,交易所即使想要处罚都没有条例。

三年前,毛煜春接受金融智库服务平台七禾网的采访。他的一些言论,时至今日再看,又别有一番意味。

• 在美国虽然安逸,但无非就是不断重复所做的事。而国内机会正当时,所以回国发展就顺理成章。

• 很明显我们并不是打算在中国“捞一票”就走,而是想在中国长期发展,并做成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 比起美国,中国市场盈利效应更好。但中国市场发展迅速,所以这种高盈利不会持久。

• 高频交易本事不是投机,是一种服务。

• 通过改变手续费的方法限制高频交易,无非就是拿走了市场的流动性。

• 高频交易的信号非常简单,难度主要在交易速度。简单又有活力的交易机会,就会有很多人去抢,你抢到就是你的,别人抢到你就拿不到。

• 严厉监管对推动市场和整个行业的正本清源起很大作用。

• 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落幕,而狼群时代已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让前东家背负了6700万美元天价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中国公民。



撰文 | Yanhong Luo

OR--商业新媒体 】6700万美元是什么概念?

是美国历史上针对“幌骗”(spoofing)开出的最高罚单金额。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司法部官网发布了一份处罚公告——Tower Research Capital(Tower)公司同意就欺诈案支付6700万美元。

公告称,该罚款用于了结该公司三名前交易员从事虚假挂单、扰乱期货市场的欺诈指控。这笔钱将用来支付罚金、追缴违法所得,和补偿受害人。

Tower是总部位于纽约的高频交易公司。高频交易指运用极高速的超级电脑,分析价格变化模式,然后从极短暂的市场变化中牟利的计算机化交易。

这三位让前东家背负了昂贵罚单的员工中,两位是美籍印度人,并已于2018年认罪;而最后一位仍不知去向的员工,是一位中国公民。

在2018年11月美国司法部的起诉书里,这位中国公民面临一项商业欺诈共谋指控、两项商业欺诈指控,以及两项“幌骗”指控。

美国地方法院已发出了针对此人的逮捕令。
 
北大高材生毛煜春
 
据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该人名为Yuchun(Bruce)Mao,40岁。天眼查显示,Bruce Mao是国内量化对冲基金安诚数盈的首席投资官及合伙人毛煜春。

毛煜春毕业于北京大学化学系,2001年赴美于密歇根大学攻读金融工程硕士。领英资料显示,此人先后于两家美国主流高频交易公司Jump Trading和Tower任职,并帮助后者创建了其第一个交易标普电子期货合约小组,担任该组负责人。

据天眼查,毛煜春于2015年3月回国创立安诚数盈并担任董事长。在2018年10月美国司法部展开刑事调查后,安诚数盈于2019年1月16日进行了工商企业变更登记,原董事兼总经理王锋变更为董事长,毛煜春变更为公司董事。
 
幌骗:华尔街韭菜收割机

在公告中,美国司法部用“spoofing”一词来表示毛煜春的行骗行为。译为中文就是“幌骗”。

“幌骗”是金融业的术语,简言之,就是在股票市场或者期货市场交易中虚假报价再撤单的一种行为:即先下单,再取消订单,最终借此影响股价。

这种来来回回、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的行为,其终极目的就在于:操纵市场价格,并从中获利。

美国司法部公告显示,三名涉事交易员在2012年3月至2013年12月期间,通过数千次“幌骗”手法干扰了标普500指数期货、纳斯达克100指数期货和道琼斯指数期货电子合约的交易,并从中获利。

检察官称,两名美籍印度人Gandhi和Mohan在其中起到“协助”作用。

在实际的交易操作中,毛煜春等人会利用高频交易进行频繁且周而复始的“下单、撤单、再加单、再撤单”的活动,以此来制造幽灵流动性。

在大手笔下单营造出一种市场供求不平衡的假象之后,就会吸引来大量的投资者,“愿者上钩”,而此时交易者只需立即取消交易,然后再按照现有的市场价格下真正的单,从而就能挣得盆满钵满。

2012年,毛煜春的小组将Tower公司推至了全美股指期货市场最活跃交易方的位置。2013年,该小组总交易量高达2800万单,占标准普尔指数期货产品全年总交易量的10%,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全美第一。

从时间上的重合不难看出,“全美最活跃交易方”和“全美交易量第一”部分要“归功”于屡试不爽的“幌骗”手段。

罪与罚

有人说,高频交易是天使,能为市场提供大量流动性;也有人说它是魔鬼,带来了市场的不稳定性;还有人说它是幽灵,和传统交易完全不是一个世界。

毫无疑问,“幌骗”是高频交易中魔鬼的一面。

这种魔鬼行为在全球投行里已经流行十余年了,除股市以外,国债、汇市和期货市场早已沦为重灾区。在中国股市,虚假挂单的“幌骗”行为也是屡见不鲜。很多中国股民也是被这种“市场主力机构”、“庄家”虚假挂单又频频撤单的行为所误。

美国《多德-弗兰克法案》(Dodd-Frank Act)于2010年生效,明确虚假下单以至干扰市场的行为是违法的。涉及“幌骗”的每一条罪状最高可判10年监禁及100万美元罚金。近两年,欧盟和美国金融监管机构密集处罚并判决了一批“幌骗”投行和交易员。

而在中国,目前,《刑法》、《期货交易管理条例》均有涉及操纵证券、期货市场的法律法规条款,但对“幌骗”行为未有明确规定。

有业内人士曾对券商中国表示,国内期货交易所其实知道“幌骗”行为的存在,但以往监管制度都是死条例,比如日内最大报撤单是多少手、最大持仓量是多少手,没有对交易目的性有明文规定,交易所即使想要处罚都没有条例。

三年前,毛煜春接受金融智库服务平台七禾网的采访。他的一些言论,时至今日再看,又别有一番意味。

• 在美国虽然安逸,但无非就是不断重复所做的事。而国内机会正当时,所以回国发展就顺理成章。

• 很明显我们并不是打算在中国“捞一票”就走,而是想在中国长期发展,并做成最好的对冲基金之一。

• 比起美国,中国市场盈利效应更好。但中国市场发展迅速,所以这种高盈利不会持久。

• 高频交易本事不是投机,是一种服务。

• 通过改变手续费的方法限制高频交易,无非就是拿走了市场的流动性。

• 高频交易的信号非常简单,难度主要在交易速度。简单又有活力的交易机会,就会有很多人去抢,你抢到就是你的,别人抢到你就拿不到。

• 严厉监管对推动市场和整个行业的正本清源起很大作用。

• 个人英雄主义时代已落幕,而狼群时代已到来。■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