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过去几代人一直遵循的理财观念并没有让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受益。在财务方面,是时候换些新思路了。



撰文 | Julia Carpenter

OR--商业新媒体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他们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后存钱买房——他们那辈人就是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财务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万多美元上了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后又去读了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32岁的她,现在是西雅图的一名律师,代理涉及监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并没有按照计划的轨道前行。她每个月都要偿还助学贷款,已经还了十年,可如今她还欠着超过14万美元。经济繁荣的那几年,西雅图房价飙升。按照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1989年,西雅图的房价中位数是77,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价值,相当于163,773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42,700美元。

“从11岁起,我在钱的问题上就有压力,”她说道,“这种恐慌感始终挥之不去。我欠的这些债对我的许多人生选择都造成了影响。”

对威克斯及其同龄人而言,规则已经变了。在金融危机之后十年进入职场的这批人,相比父母辈在同样年纪时面临的局面,可谓天差地别。他们背负的助学贷款往往要多得多,房贷在收入中的占比也要更高。年轻家庭的收入和财产与前几代人在同样年纪时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学贷款负担,居住成本飙升,这些情况并不是一夜间出现的。但过去30年间,这些变化重塑了美国年轻人的财务生活和梦想。量力而行地贷款上学、买房、再存钱让下一代去念他们理想的大学——前几代人遵循的这些理财观念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让许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实: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375%,是同时期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简称:纽约联储)的数据,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自2005年初以来增加了三倍,达到1.48万亿美元,比同时期所有其他家庭债务种类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美范围的月房租中位数达到1008美元,创下历史高点。1990年到2016年期间,房租的上涨速度比同时期的整体通胀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称,目前,美国一套典型住房的售价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四倍还多。1980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还不到三倍。

·租房服务公司Apartment List估计,根据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储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房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时间才能攒够20%的首付款,在当地购买一套“中位数价格”的公寓。能在五年内攒够20%首付款的人,只占到11%。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数据,2016年美国“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净值为9.2万美元左右,经通胀因素调整后,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时的水平少近40%,比“婴儿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约要低20%。

所以说,不要再以为助学贷款总能“还得起”,同时还要承认,买房并不总是好的选择。是时候抛弃这些旧观念,换些新思路了。

举债上学,未必还得起

一些父母告诉子女,不用担心助学贷款,因为这些债务都“还得起”。投资于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投资过量的情况。在考虑未来职业道路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偿债策略,这一点很重要。

但现在,已有许多人深陷债务泥潭。过去六年间,美国有200多万人出现债务违约。

借钱上学并不能保证你能毕业。智库机构Third Way发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内拿到文凭。

即便毕了业,又有谁能保证,拿了学位就一定能找到梦想的工作?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任何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你可能会考虑再去读研究生来提升自己的事业潜力。但为了一个更高的学位再背上数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债务,到底值不值呢?

美国助学贷款咨询机构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总裁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硕士毕业后的起薪能超过当初的助学贷款,这或许是一笔不错的投资。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应该能在十年内还清贷款。(也有例外,比如实习期只能拿低薪的医生,这种情况下,要用实习结束后的起薪来计算。)

以此类推,你也可以想想,研究生毕业后得到的涨薪能不能超过你为了拿学位而必须申请的贷款?如果可以,那就讲得通。比如,花5万美元拿一个护理学学位,如果年薪立刻从家庭健康助理时期的3万美元涨到注册护士的8万美元,那就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钱、花好几年去读一个学位,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眼下,一些新出现的专业型研究生学位正变得越来越吃香。一个商业分析专业的硕士学位,通常只要1年时间就可以拿到,它或许要比传统的两年制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更适合你,而且还能少欠些债。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些法律研究硕士项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学位。前者只要一两年就能毕业,通常还可以在线上上课,学费在2万至4.5万美元左右——这往往比你在法学院读一年还便宜。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你就是应该买房

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仍然是“美国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问题在于,买房未必总是好的投资,尤其是在最火爆的市场。

旧金山财务规划师、财务咨询机构Simplify Financial的创始人莎拉·贝尔(Sarah Behr)谈到,哪怕是那些能凑够钱买房的客户,她也会提醒他们,买房或许不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房子属于贵重型资产,如果你不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难收回成本,也很难知道房屋的净值够不够抵消买房成本,”贝尔说道,“就算是拿得出钱买房,也未必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

当你考虑买房时,有几点需要注意。你可能属于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运儿。但是问问自己,你能付得起每个月的按揭吗?这会不会让你变得入不敷出?这会不会榨干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现变化,会不会使你面临违约风险?最后是贝尔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这套房子里住多久——没准刚住没多久就想搬走了,这种情况下是很难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虑到,把房子脱手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实现财务增长,最理想的点在哪儿?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项“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里生活。但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没错,像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有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很酷的工作,吸引着年轻的毕业生前来闯世界。但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样高得吓人。

有些人留了下来,要么住在物价更低的城市远郊,要么搁置自己的财务目标,在预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于负担昂贵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则干脆选择离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还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些城市都发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劳动人口离开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转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虽然这些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在涨,但相对而言,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更加容易实现。以纳什维尔为例,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市今年7月份的房价中位数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房价中位数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够远,那么你在考虑去哪里念大学或是研究生的同时,就要想想自己今后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业咨询机构Early Stage Careers的联合创始人吉尔·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顶尖学府,否则到学校招聘的雇主大部分都是地区性机构,所以最好选一个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工作的城市上大学。

并非所有的老观念都过时了


对于“节俭”这个问题,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也存在代沟。老一辈认为,一位稳重、年轻的职场人士只要省吃俭用,就能实现上述种种财务目标。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点钱在花式咖啡上——听从这些建议,很快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

可是,在西雅图当律师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带午饭、坐公交车上班。为了省钱,她和从事租赁工作的丈夫甚至决定取消之前的计划,不再举行婚礼来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俩人本来还想去度一次假——他们2017年结婚后,一直没有度蜜月。

“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带饭上班也许能省一点点钱,但用来还债的话,简直是杯水车薪,”威克斯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够首付款。

在美国,像威克斯这样的家庭并不是孤例。根据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时,“千禧一代”的住房拥有率约为38%,比“婴儿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龄阶段时的比例要低七个百分点。“社会对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买得起房,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阶梯时,缺少了一根横档,”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主席罗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谈到,他也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我觉得其他人干脆就放弃了,他们会说,‘我这辈子都别想买房了’。我想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

当失望情绪越积越深时,一些人可能会放弃存钱,也不再去制定目标。在缺乏中肯建议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会放弃传统的目标,甚至连实现它们的方法也会一并抛弃。

然而,举手投降也许能带来短暂的轻松,但它不能让人从无力感制造的不安中解脱出来——很多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囚笼里。

你仍旧需要了解自己的财务数字——赚多少钱,欠多少钱,花多少钱。

然后面对这些数字,定下合理的目标:如果短期内不买房,或许可以把钱用于实现某个投资目标,或者存到储蓄账户里。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可以用某种自动划拨账户,把它加到你的预算里,这样就不会出现“钱没了”的情况,也不会感觉手头很紧。

在此基础上,你或许还可以把攒下的钱存入一个高息储蓄账户里,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投资。眼下,投资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简单一点,投资某个费用较低的标普500指数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许不像房子或车那样是一种实体资产,但这笔钱到头来是你最重要的财务目标,需要始终放在计划里。如果你运气够好,雇主为你的401(k)退休账户缴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没有401(k)账户,可以考虑申请罗斯个人退休金账户(Roth IRA),它允许你在紧急情况下提款。你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健康储蓄账户,有了它,如果你出于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则不会收到税务罚单。

虽然储蓄账户、401(k)退休账户和健康储蓄账户不像房子那样看得见摸得着,但它们都是个人财产的加分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做有助于财务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为明天一点一点积累,那么将来的你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了。

还有一件事别忘了:在合理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钱、也能偶尔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胡吃海喝、却什么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区别的。当你对自己的财务健康更有把握时,如果花点钱去享受生活,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会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标这件事,不仅对年轻人很重要,对他们的父母同样如此。长辈与子女之间如果能好好聊聊,感同身受地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那么今后,在钱的问题上,他们就更容易经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当初父母告诉她助学贷款“还得起”,他们是出于好意,而给出这种错误建议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随着你慢慢长大,你会意识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错的,”威克斯说道,“我真希望他们当初可以更坦诚地告诉我那有多难,因为当你完不成还款目标时,感觉就像是道德出了问题。”

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久前有一次,我开车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时,我决定听从自己的建议。我知道,其实我想跟他们聊一聊,他们看似如此轻松地实现了这些人生中的大目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父母28岁时就已经结婚,并且房子也有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的我,同样28岁,在体验了多人合租带来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后,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摊房租。我俩对花钱的看法比较一致。我们每个月会一起做预算,共用一张信用卡,既是为了方便,也是想多挣点积分。我们也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房子,可眼下,我们还是想偶尔能外出用餐,所以我们会尽量存钱。在目睹一些朋友为了婚礼一掷千金后,我俩都觉得这种大型活动目前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许多目标作出调整。尽管买房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可对于现在的我并不现实。而且就像莎拉·贝尔所说,我也不清楚把存款用来买房是不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于是,我选择量力而行:我把雇主为我缴纳的每一笔401(k)账户存款都利用了起来(我的第一份工作,雇主的缴纳比例只有1%,但我那时还是很激动),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往储蓄账户和投资账户里存钱。我希望学习更多投资方面的知识,我仍然梦想着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窗边摆一张宽椅,就像我在Zillow网站上收藏的那张宽椅一样。但眼下,我对这种量力而行的存钱状态感到很舒服。

父亲告诉我,他和母亲直到结婚后很久,才开始“为自己花钱”。那之前,他们忙着供房贷、还信用卡,还要花钱养孩子。他说,那时候他们压根没有闲钱可以存到银行。从这个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龄阶段,我已然走在了他们前面,只不过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见面时,我跟他们谈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读研究生,但我担心会负债太多。我也仍然想买房,但首付款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欣慰的是,他们愿意理解我。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一间一居室的简易房,在乔治亚州迪凯特市。在爷爷的帮助下,他们凑足了1万美元的首付款(相当于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吗,现在首付不能只交10%了,”我告诉母亲。我想让她知道,当初她和父亲是怎么买得起第一套房的。贷款规则已经变了。“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存够20%的首付款才行。”

她一脸惊讶。“有谁能存够20%的首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贷款读书、买房准没错?父母给的财务建议,不太灵了

发布日期:2019-11-15 08:46
摘要:过去几代人一直遵循的理财观念并没有让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受益。在财务方面,是时候换些新思路了。



撰文 | Julia Carpenter

OR--商业新媒体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他们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后存钱买房——他们那辈人就是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财务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万多美元上了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后又去读了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32岁的她,现在是西雅图的一名律师,代理涉及监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并没有按照计划的轨道前行。她每个月都要偿还助学贷款,已经还了十年,可如今她还欠着超过14万美元。经济繁荣的那几年,西雅图房价飙升。按照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1989年,西雅图的房价中位数是77,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价值,相当于163,773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42,700美元。

“从11岁起,我在钱的问题上就有压力,”她说道,“这种恐慌感始终挥之不去。我欠的这些债对我的许多人生选择都造成了影响。”

对威克斯及其同龄人而言,规则已经变了。在金融危机之后十年进入职场的这批人,相比父母辈在同样年纪时面临的局面,可谓天差地别。他们背负的助学贷款往往要多得多,房贷在收入中的占比也要更高。年轻家庭的收入和财产与前几代人在同样年纪时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学贷款负担,居住成本飙升,这些情况并不是一夜间出现的。但过去30年间,这些变化重塑了美国年轻人的财务生活和梦想。量力而行地贷款上学、买房、再存钱让下一代去念他们理想的大学——前几代人遵循的这些理财观念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让许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实: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375%,是同时期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简称:纽约联储)的数据,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自2005年初以来增加了三倍,达到1.48万亿美元,比同时期所有其他家庭债务种类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美范围的月房租中位数达到1008美元,创下历史高点。1990年到2016年期间,房租的上涨速度比同时期的整体通胀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称,目前,美国一套典型住房的售价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四倍还多。1980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还不到三倍。

·租房服务公司Apartment List估计,根据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储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房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时间才能攒够20%的首付款,在当地购买一套“中位数价格”的公寓。能在五年内攒够20%首付款的人,只占到11%。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数据,2016年美国“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净值为9.2万美元左右,经通胀因素调整后,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时的水平少近40%,比“婴儿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约要低20%。

所以说,不要再以为助学贷款总能“还得起”,同时还要承认,买房并不总是好的选择。是时候抛弃这些旧观念,换些新思路了。

举债上学,未必还得起

一些父母告诉子女,不用担心助学贷款,因为这些债务都“还得起”。投资于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投资过量的情况。在考虑未来职业道路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偿债策略,这一点很重要。

但现在,已有许多人深陷债务泥潭。过去六年间,美国有200多万人出现债务违约。

借钱上学并不能保证你能毕业。智库机构Third Way发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内拿到文凭。

即便毕了业,又有谁能保证,拿了学位就一定能找到梦想的工作?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任何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你可能会考虑再去读研究生来提升自己的事业潜力。但为了一个更高的学位再背上数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债务,到底值不值呢?

美国助学贷款咨询机构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总裁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硕士毕业后的起薪能超过当初的助学贷款,这或许是一笔不错的投资。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应该能在十年内还清贷款。(也有例外,比如实习期只能拿低薪的医生,这种情况下,要用实习结束后的起薪来计算。)

以此类推,你也可以想想,研究生毕业后得到的涨薪能不能超过你为了拿学位而必须申请的贷款?如果可以,那就讲得通。比如,花5万美元拿一个护理学学位,如果年薪立刻从家庭健康助理时期的3万美元涨到注册护士的8万美元,那就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钱、花好几年去读一个学位,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眼下,一些新出现的专业型研究生学位正变得越来越吃香。一个商业分析专业的硕士学位,通常只要1年时间就可以拿到,它或许要比传统的两年制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更适合你,而且还能少欠些债。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些法律研究硕士项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学位。前者只要一两年就能毕业,通常还可以在线上上课,学费在2万至4.5万美元左右——这往往比你在法学院读一年还便宜。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你就是应该买房

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仍然是“美国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问题在于,买房未必总是好的投资,尤其是在最火爆的市场。

旧金山财务规划师、财务咨询机构Simplify Financial的创始人莎拉·贝尔(Sarah Behr)谈到,哪怕是那些能凑够钱买房的客户,她也会提醒他们,买房或许不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房子属于贵重型资产,如果你不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难收回成本,也很难知道房屋的净值够不够抵消买房成本,”贝尔说道,“就算是拿得出钱买房,也未必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

当你考虑买房时,有几点需要注意。你可能属于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运儿。但是问问自己,你能付得起每个月的按揭吗?这会不会让你变得入不敷出?这会不会榨干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现变化,会不会使你面临违约风险?最后是贝尔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这套房子里住多久——没准刚住没多久就想搬走了,这种情况下是很难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虑到,把房子脱手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实现财务增长,最理想的点在哪儿?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项“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里生活。但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没错,像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有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很酷的工作,吸引着年轻的毕业生前来闯世界。但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样高得吓人。

有些人留了下来,要么住在物价更低的城市远郊,要么搁置自己的财务目标,在预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于负担昂贵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则干脆选择离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还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些城市都发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劳动人口离开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转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虽然这些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在涨,但相对而言,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更加容易实现。以纳什维尔为例,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市今年7月份的房价中位数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房价中位数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够远,那么你在考虑去哪里念大学或是研究生的同时,就要想想自己今后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业咨询机构Early Stage Careers的联合创始人吉尔·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顶尖学府,否则到学校招聘的雇主大部分都是地区性机构,所以最好选一个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工作的城市上大学。

并非所有的老观念都过时了


对于“节俭”这个问题,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也存在代沟。老一辈认为,一位稳重、年轻的职场人士只要省吃俭用,就能实现上述种种财务目标。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点钱在花式咖啡上——听从这些建议,很快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

可是,在西雅图当律师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带午饭、坐公交车上班。为了省钱,她和从事租赁工作的丈夫甚至决定取消之前的计划,不再举行婚礼来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俩人本来还想去度一次假——他们2017年结婚后,一直没有度蜜月。

“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带饭上班也许能省一点点钱,但用来还债的话,简直是杯水车薪,”威克斯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够首付款。

在美国,像威克斯这样的家庭并不是孤例。根据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时,“千禧一代”的住房拥有率约为38%,比“婴儿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龄阶段时的比例要低七个百分点。“社会对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买得起房,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阶梯时,缺少了一根横档,”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主席罗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谈到,他也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我觉得其他人干脆就放弃了,他们会说,‘我这辈子都别想买房了’。我想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

当失望情绪越积越深时,一些人可能会放弃存钱,也不再去制定目标。在缺乏中肯建议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会放弃传统的目标,甚至连实现它们的方法也会一并抛弃。

然而,举手投降也许能带来短暂的轻松,但它不能让人从无力感制造的不安中解脱出来——很多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囚笼里。

你仍旧需要了解自己的财务数字——赚多少钱,欠多少钱,花多少钱。

然后面对这些数字,定下合理的目标:如果短期内不买房,或许可以把钱用于实现某个投资目标,或者存到储蓄账户里。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可以用某种自动划拨账户,把它加到你的预算里,这样就不会出现“钱没了”的情况,也不会感觉手头很紧。

在此基础上,你或许还可以把攒下的钱存入一个高息储蓄账户里,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投资。眼下,投资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简单一点,投资某个费用较低的标普500指数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许不像房子或车那样是一种实体资产,但这笔钱到头来是你最重要的财务目标,需要始终放在计划里。如果你运气够好,雇主为你的401(k)退休账户缴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没有401(k)账户,可以考虑申请罗斯个人退休金账户(Roth IRA),它允许你在紧急情况下提款。你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健康储蓄账户,有了它,如果你出于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则不会收到税务罚单。

虽然储蓄账户、401(k)退休账户和健康储蓄账户不像房子那样看得见摸得着,但它们都是个人财产的加分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做有助于财务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为明天一点一点积累,那么将来的你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了。

还有一件事别忘了:在合理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钱、也能偶尔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胡吃海喝、却什么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区别的。当你对自己的财务健康更有把握时,如果花点钱去享受生活,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会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标这件事,不仅对年轻人很重要,对他们的父母同样如此。长辈与子女之间如果能好好聊聊,感同身受地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那么今后,在钱的问题上,他们就更容易经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当初父母告诉她助学贷款“还得起”,他们是出于好意,而给出这种错误建议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随着你慢慢长大,你会意识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错的,”威克斯说道,“我真希望他们当初可以更坦诚地告诉我那有多难,因为当你完不成还款目标时,感觉就像是道德出了问题。”

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久前有一次,我开车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时,我决定听从自己的建议。我知道,其实我想跟他们聊一聊,他们看似如此轻松地实现了这些人生中的大目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父母28岁时就已经结婚,并且房子也有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的我,同样28岁,在体验了多人合租带来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后,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摊房租。我俩对花钱的看法比较一致。我们每个月会一起做预算,共用一张信用卡,既是为了方便,也是想多挣点积分。我们也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房子,可眼下,我们还是想偶尔能外出用餐,所以我们会尽量存钱。在目睹一些朋友为了婚礼一掷千金后,我俩都觉得这种大型活动目前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许多目标作出调整。尽管买房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可对于现在的我并不现实。而且就像莎拉·贝尔所说,我也不清楚把存款用来买房是不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于是,我选择量力而行:我把雇主为我缴纳的每一笔401(k)账户存款都利用了起来(我的第一份工作,雇主的缴纳比例只有1%,但我那时还是很激动),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往储蓄账户和投资账户里存钱。我希望学习更多投资方面的知识,我仍然梦想着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窗边摆一张宽椅,就像我在Zillow网站上收藏的那张宽椅一样。但眼下,我对这种量力而行的存钱状态感到很舒服。

父亲告诉我,他和母亲直到结婚后很久,才开始“为自己花钱”。那之前,他们忙着供房贷、还信用卡,还要花钱养孩子。他说,那时候他们压根没有闲钱可以存到银行。从这个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龄阶段,我已然走在了他们前面,只不过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见面时,我跟他们谈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读研究生,但我担心会负债太多。我也仍然想买房,但首付款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欣慰的是,他们愿意理解我。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一间一居室的简易房,在乔治亚州迪凯特市。在爷爷的帮助下,他们凑足了1万美元的首付款(相当于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吗,现在首付不能只交10%了,”我告诉母亲。我想让她知道,当初她和父亲是怎么买得起第一套房的。贷款规则已经变了。“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存够20%的首付款才行。”

她一脸惊讶。“有谁能存够20%的首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过去几代人一直遵循的理财观念并没有让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受益。在财务方面,是时候换些新思路了。



撰文 | Julia Carpenter

OR--商业新媒体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他们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后存钱买房——他们那辈人就是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财务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万多美元上了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后又去读了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32岁的她,现在是西雅图的一名律师,代理涉及监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并没有按照计划的轨道前行。她每个月都要偿还助学贷款,已经还了十年,可如今她还欠着超过14万美元。经济繁荣的那几年,西雅图房价飙升。按照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1989年,西雅图的房价中位数是77,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价值,相当于163,773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42,700美元。

“从11岁起,我在钱的问题上就有压力,”她说道,“这种恐慌感始终挥之不去。我欠的这些债对我的许多人生选择都造成了影响。”

对威克斯及其同龄人而言,规则已经变了。在金融危机之后十年进入职场的这批人,相比父母辈在同样年纪时面临的局面,可谓天差地别。他们背负的助学贷款往往要多得多,房贷在收入中的占比也要更高。年轻家庭的收入和财产与前几代人在同样年纪时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学贷款负担,居住成本飙升,这些情况并不是一夜间出现的。但过去30年间,这些变化重塑了美国年轻人的财务生活和梦想。量力而行地贷款上学、买房、再存钱让下一代去念他们理想的大学——前几代人遵循的这些理财观念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让许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实: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375%,是同时期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简称:纽约联储)的数据,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自2005年初以来增加了三倍,达到1.48万亿美元,比同时期所有其他家庭债务种类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美范围的月房租中位数达到1008美元,创下历史高点。1990年到2016年期间,房租的上涨速度比同时期的整体通胀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称,目前,美国一套典型住房的售价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四倍还多。1980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还不到三倍。

·租房服务公司Apartment List估计,根据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储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房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时间才能攒够20%的首付款,在当地购买一套“中位数价格”的公寓。能在五年内攒够20%首付款的人,只占到11%。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数据,2016年美国“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净值为9.2万美元左右,经通胀因素调整后,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时的水平少近40%,比“婴儿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约要低20%。

所以说,不要再以为助学贷款总能“还得起”,同时还要承认,买房并不总是好的选择。是时候抛弃这些旧观念,换些新思路了。

举债上学,未必还得起

一些父母告诉子女,不用担心助学贷款,因为这些债务都“还得起”。投资于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投资过量的情况。在考虑未来职业道路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偿债策略,这一点很重要。

但现在,已有许多人深陷债务泥潭。过去六年间,美国有200多万人出现债务违约。

借钱上学并不能保证你能毕业。智库机构Third Way发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内拿到文凭。

即便毕了业,又有谁能保证,拿了学位就一定能找到梦想的工作?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任何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你可能会考虑再去读研究生来提升自己的事业潜力。但为了一个更高的学位再背上数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债务,到底值不值呢?

美国助学贷款咨询机构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总裁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硕士毕业后的起薪能超过当初的助学贷款,这或许是一笔不错的投资。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应该能在十年内还清贷款。(也有例外,比如实习期只能拿低薪的医生,这种情况下,要用实习结束后的起薪来计算。)

以此类推,你也可以想想,研究生毕业后得到的涨薪能不能超过你为了拿学位而必须申请的贷款?如果可以,那就讲得通。比如,花5万美元拿一个护理学学位,如果年薪立刻从家庭健康助理时期的3万美元涨到注册护士的8万美元,那就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钱、花好几年去读一个学位,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眼下,一些新出现的专业型研究生学位正变得越来越吃香。一个商业分析专业的硕士学位,通常只要1年时间就可以拿到,它或许要比传统的两年制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更适合你,而且还能少欠些债。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些法律研究硕士项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学位。前者只要一两年就能毕业,通常还可以在线上上课,学费在2万至4.5万美元左右——这往往比你在法学院读一年还便宜。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你就是应该买房

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仍然是“美国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问题在于,买房未必总是好的投资,尤其是在最火爆的市场。

旧金山财务规划师、财务咨询机构Simplify Financial的创始人莎拉·贝尔(Sarah Behr)谈到,哪怕是那些能凑够钱买房的客户,她也会提醒他们,买房或许不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房子属于贵重型资产,如果你不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难收回成本,也很难知道房屋的净值够不够抵消买房成本,”贝尔说道,“就算是拿得出钱买房,也未必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

当你考虑买房时,有几点需要注意。你可能属于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运儿。但是问问自己,你能付得起每个月的按揭吗?这会不会让你变得入不敷出?这会不会榨干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现变化,会不会使你面临违约风险?最后是贝尔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这套房子里住多久——没准刚住没多久就想搬走了,这种情况下是很难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虑到,把房子脱手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实现财务增长,最理想的点在哪儿?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项“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里生活。但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没错,像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有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很酷的工作,吸引着年轻的毕业生前来闯世界。但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样高得吓人。

有些人留了下来,要么住在物价更低的城市远郊,要么搁置自己的财务目标,在预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于负担昂贵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则干脆选择离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还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些城市都发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劳动人口离开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转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虽然这些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在涨,但相对而言,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更加容易实现。以纳什维尔为例,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市今年7月份的房价中位数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房价中位数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够远,那么你在考虑去哪里念大学或是研究生的同时,就要想想自己今后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业咨询机构Early Stage Careers的联合创始人吉尔·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顶尖学府,否则到学校招聘的雇主大部分都是地区性机构,所以最好选一个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工作的城市上大学。

并非所有的老观念都过时了


对于“节俭”这个问题,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也存在代沟。老一辈认为,一位稳重、年轻的职场人士只要省吃俭用,就能实现上述种种财务目标。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点钱在花式咖啡上——听从这些建议,很快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

可是,在西雅图当律师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带午饭、坐公交车上班。为了省钱,她和从事租赁工作的丈夫甚至决定取消之前的计划,不再举行婚礼来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俩人本来还想去度一次假——他们2017年结婚后,一直没有度蜜月。

“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带饭上班也许能省一点点钱,但用来还债的话,简直是杯水车薪,”威克斯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够首付款。

在美国,像威克斯这样的家庭并不是孤例。根据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时,“千禧一代”的住房拥有率约为38%,比“婴儿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龄阶段时的比例要低七个百分点。“社会对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买得起房,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阶梯时,缺少了一根横档,”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主席罗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谈到,他也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我觉得其他人干脆就放弃了,他们会说,‘我这辈子都别想买房了’。我想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

当失望情绪越积越深时,一些人可能会放弃存钱,也不再去制定目标。在缺乏中肯建议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会放弃传统的目标,甚至连实现它们的方法也会一并抛弃。

然而,举手投降也许能带来短暂的轻松,但它不能让人从无力感制造的不安中解脱出来——很多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囚笼里。

你仍旧需要了解自己的财务数字——赚多少钱,欠多少钱,花多少钱。

然后面对这些数字,定下合理的目标:如果短期内不买房,或许可以把钱用于实现某个投资目标,或者存到储蓄账户里。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可以用某种自动划拨账户,把它加到你的预算里,这样就不会出现“钱没了”的情况,也不会感觉手头很紧。

在此基础上,你或许还可以把攒下的钱存入一个高息储蓄账户里,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投资。眼下,投资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简单一点,投资某个费用较低的标普500指数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许不像房子或车那样是一种实体资产,但这笔钱到头来是你最重要的财务目标,需要始终放在计划里。如果你运气够好,雇主为你的401(k)退休账户缴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没有401(k)账户,可以考虑申请罗斯个人退休金账户(Roth IRA),它允许你在紧急情况下提款。你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健康储蓄账户,有了它,如果你出于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则不会收到税务罚单。

虽然储蓄账户、401(k)退休账户和健康储蓄账户不像房子那样看得见摸得着,但它们都是个人财产的加分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做有助于财务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为明天一点一点积累,那么将来的你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了。

还有一件事别忘了:在合理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钱、也能偶尔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胡吃海喝、却什么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区别的。当你对自己的财务健康更有把握时,如果花点钱去享受生活,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会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标这件事,不仅对年轻人很重要,对他们的父母同样如此。长辈与子女之间如果能好好聊聊,感同身受地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那么今后,在钱的问题上,他们就更容易经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当初父母告诉她助学贷款“还得起”,他们是出于好意,而给出这种错误建议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随着你慢慢长大,你会意识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错的,”威克斯说道,“我真希望他们当初可以更坦诚地告诉我那有多难,因为当你完不成还款目标时,感觉就像是道德出了问题。”

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久前有一次,我开车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时,我决定听从自己的建议。我知道,其实我想跟他们聊一聊,他们看似如此轻松地实现了这些人生中的大目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父母28岁时就已经结婚,并且房子也有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的我,同样28岁,在体验了多人合租带来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后,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摊房租。我俩对花钱的看法比较一致。我们每个月会一起做预算,共用一张信用卡,既是为了方便,也是想多挣点积分。我们也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房子,可眼下,我们还是想偶尔能外出用餐,所以我们会尽量存钱。在目睹一些朋友为了婚礼一掷千金后,我俩都觉得这种大型活动目前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许多目标作出调整。尽管买房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可对于现在的我并不现实。而且就像莎拉·贝尔所说,我也不清楚把存款用来买房是不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于是,我选择量力而行:我把雇主为我缴纳的每一笔401(k)账户存款都利用了起来(我的第一份工作,雇主的缴纳比例只有1%,但我那时还是很激动),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往储蓄账户和投资账户里存钱。我希望学习更多投资方面的知识,我仍然梦想着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窗边摆一张宽椅,就像我在Zillow网站上收藏的那张宽椅一样。但眼下,我对这种量力而行的存钱状态感到很舒服。

父亲告诉我,他和母亲直到结婚后很久,才开始“为自己花钱”。那之前,他们忙着供房贷、还信用卡,还要花钱养孩子。他说,那时候他们压根没有闲钱可以存到银行。从这个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龄阶段,我已然走在了他们前面,只不过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见面时,我跟他们谈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读研究生,但我担心会负债太多。我也仍然想买房,但首付款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欣慰的是,他们愿意理解我。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一间一居室的简易房,在乔治亚州迪凯特市。在爷爷的帮助下,他们凑足了1万美元的首付款(相当于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吗,现在首付不能只交10%了,”我告诉母亲。我想让她知道,当初她和父亲是怎么买得起第一套房的。贷款规则已经变了。“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存够20%的首付款才行。”

她一脸惊讶。“有谁能存够20%的首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贷款读书、买房准没错?父母给的财务建议,不太灵了

发布日期:2019-11-15 08:46
摘要:过去几代人一直遵循的理财观念并没有让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受益。在财务方面,是时候换些新思路了。



撰文 | Julia Carpenter

OR--商业新媒体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他们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后存钱买房——他们那辈人就是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财务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万多美元上了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后又去读了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32岁的她,现在是西雅图的一名律师,代理涉及监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并没有按照计划的轨道前行。她每个月都要偿还助学贷款,已经还了十年,可如今她还欠着超过14万美元。经济繁荣的那几年,西雅图房价飙升。按照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1989年,西雅图的房价中位数是77,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价值,相当于163,773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42,700美元。

“从11岁起,我在钱的问题上就有压力,”她说道,“这种恐慌感始终挥之不去。我欠的这些债对我的许多人生选择都造成了影响。”

对威克斯及其同龄人而言,规则已经变了。在金融危机之后十年进入职场的这批人,相比父母辈在同样年纪时面临的局面,可谓天差地别。他们背负的助学贷款往往要多得多,房贷在收入中的占比也要更高。年轻家庭的收入和财产与前几代人在同样年纪时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学贷款负担,居住成本飙升,这些情况并不是一夜间出现的。但过去30年间,这些变化重塑了美国年轻人的财务生活和梦想。量力而行地贷款上学、买房、再存钱让下一代去念他们理想的大学——前几代人遵循的这些理财观念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让许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实: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375%,是同时期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简称:纽约联储)的数据,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自2005年初以来增加了三倍,达到1.48万亿美元,比同时期所有其他家庭债务种类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美范围的月房租中位数达到1008美元,创下历史高点。1990年到2016年期间,房租的上涨速度比同时期的整体通胀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称,目前,美国一套典型住房的售价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四倍还多。1980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还不到三倍。

·租房服务公司Apartment List估计,根据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储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房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时间才能攒够20%的首付款,在当地购买一套“中位数价格”的公寓。能在五年内攒够20%首付款的人,只占到11%。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数据,2016年美国“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净值为9.2万美元左右,经通胀因素调整后,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时的水平少近40%,比“婴儿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约要低20%。

所以说,不要再以为助学贷款总能“还得起”,同时还要承认,买房并不总是好的选择。是时候抛弃这些旧观念,换些新思路了。

举债上学,未必还得起

一些父母告诉子女,不用担心助学贷款,因为这些债务都“还得起”。投资于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投资过量的情况。在考虑未来职业道路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偿债策略,这一点很重要。

但现在,已有许多人深陷债务泥潭。过去六年间,美国有200多万人出现债务违约。

借钱上学并不能保证你能毕业。智库机构Third Way发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内拿到文凭。

即便毕了业,又有谁能保证,拿了学位就一定能找到梦想的工作?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任何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你可能会考虑再去读研究生来提升自己的事业潜力。但为了一个更高的学位再背上数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债务,到底值不值呢?

美国助学贷款咨询机构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总裁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硕士毕业后的起薪能超过当初的助学贷款,这或许是一笔不错的投资。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应该能在十年内还清贷款。(也有例外,比如实习期只能拿低薪的医生,这种情况下,要用实习结束后的起薪来计算。)

以此类推,你也可以想想,研究生毕业后得到的涨薪能不能超过你为了拿学位而必须申请的贷款?如果可以,那就讲得通。比如,花5万美元拿一个护理学学位,如果年薪立刻从家庭健康助理时期的3万美元涨到注册护士的8万美元,那就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钱、花好几年去读一个学位,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眼下,一些新出现的专业型研究生学位正变得越来越吃香。一个商业分析专业的硕士学位,通常只要1年时间就可以拿到,它或许要比传统的两年制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更适合你,而且还能少欠些债。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些法律研究硕士项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学位。前者只要一两年就能毕业,通常还可以在线上上课,学费在2万至4.5万美元左右——这往往比你在法学院读一年还便宜。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你就是应该买房

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仍然是“美国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问题在于,买房未必总是好的投资,尤其是在最火爆的市场。

旧金山财务规划师、财务咨询机构Simplify Financial的创始人莎拉·贝尔(Sarah Behr)谈到,哪怕是那些能凑够钱买房的客户,她也会提醒他们,买房或许不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房子属于贵重型资产,如果你不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难收回成本,也很难知道房屋的净值够不够抵消买房成本,”贝尔说道,“就算是拿得出钱买房,也未必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

当你考虑买房时,有几点需要注意。你可能属于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运儿。但是问问自己,你能付得起每个月的按揭吗?这会不会让你变得入不敷出?这会不会榨干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现变化,会不会使你面临违约风险?最后是贝尔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这套房子里住多久——没准刚住没多久就想搬走了,这种情况下是很难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虑到,把房子脱手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实现财务增长,最理想的点在哪儿?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项“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里生活。但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没错,像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有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很酷的工作,吸引着年轻的毕业生前来闯世界。但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样高得吓人。

有些人留了下来,要么住在物价更低的城市远郊,要么搁置自己的财务目标,在预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于负担昂贵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则干脆选择离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还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些城市都发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劳动人口离开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转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虽然这些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在涨,但相对而言,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更加容易实现。以纳什维尔为例,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市今年7月份的房价中位数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房价中位数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够远,那么你在考虑去哪里念大学或是研究生的同时,就要想想自己今后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业咨询机构Early Stage Careers的联合创始人吉尔·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顶尖学府,否则到学校招聘的雇主大部分都是地区性机构,所以最好选一个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工作的城市上大学。

并非所有的老观念都过时了


对于“节俭”这个问题,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也存在代沟。老一辈认为,一位稳重、年轻的职场人士只要省吃俭用,就能实现上述种种财务目标。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点钱在花式咖啡上——听从这些建议,很快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

可是,在西雅图当律师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带午饭、坐公交车上班。为了省钱,她和从事租赁工作的丈夫甚至决定取消之前的计划,不再举行婚礼来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俩人本来还想去度一次假——他们2017年结婚后,一直没有度蜜月。

“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带饭上班也许能省一点点钱,但用来还债的话,简直是杯水车薪,”威克斯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够首付款。

在美国,像威克斯这样的家庭并不是孤例。根据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时,“千禧一代”的住房拥有率约为38%,比“婴儿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龄阶段时的比例要低七个百分点。“社会对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买得起房,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阶梯时,缺少了一根横档,”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主席罗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谈到,他也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我觉得其他人干脆就放弃了,他们会说,‘我这辈子都别想买房了’。我想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

当失望情绪越积越深时,一些人可能会放弃存钱,也不再去制定目标。在缺乏中肯建议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会放弃传统的目标,甚至连实现它们的方法也会一并抛弃。

然而,举手投降也许能带来短暂的轻松,但它不能让人从无力感制造的不安中解脱出来——很多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囚笼里。

你仍旧需要了解自己的财务数字——赚多少钱,欠多少钱,花多少钱。

然后面对这些数字,定下合理的目标:如果短期内不买房,或许可以把钱用于实现某个投资目标,或者存到储蓄账户里。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可以用某种自动划拨账户,把它加到你的预算里,这样就不会出现“钱没了”的情况,也不会感觉手头很紧。

在此基础上,你或许还可以把攒下的钱存入一个高息储蓄账户里,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投资。眼下,投资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简单一点,投资某个费用较低的标普500指数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许不像房子或车那样是一种实体资产,但这笔钱到头来是你最重要的财务目标,需要始终放在计划里。如果你运气够好,雇主为你的401(k)退休账户缴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没有401(k)账户,可以考虑申请罗斯个人退休金账户(Roth IRA),它允许你在紧急情况下提款。你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健康储蓄账户,有了它,如果你出于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则不会收到税务罚单。

虽然储蓄账户、401(k)退休账户和健康储蓄账户不像房子那样看得见摸得着,但它们都是个人财产的加分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做有助于财务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为明天一点一点积累,那么将来的你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了。

还有一件事别忘了:在合理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钱、也能偶尔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胡吃海喝、却什么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区别的。当你对自己的财务健康更有把握时,如果花点钱去享受生活,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会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标这件事,不仅对年轻人很重要,对他们的父母同样如此。长辈与子女之间如果能好好聊聊,感同身受地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那么今后,在钱的问题上,他们就更容易经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当初父母告诉她助学贷款“还得起”,他们是出于好意,而给出这种错误建议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随着你慢慢长大,你会意识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错的,”威克斯说道,“我真希望他们当初可以更坦诚地告诉我那有多难,因为当你完不成还款目标时,感觉就像是道德出了问题。”

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久前有一次,我开车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时,我决定听从自己的建议。我知道,其实我想跟他们聊一聊,他们看似如此轻松地实现了这些人生中的大目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父母28岁时就已经结婚,并且房子也有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的我,同样28岁,在体验了多人合租带来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后,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摊房租。我俩对花钱的看法比较一致。我们每个月会一起做预算,共用一张信用卡,既是为了方便,也是想多挣点积分。我们也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房子,可眼下,我们还是想偶尔能外出用餐,所以我们会尽量存钱。在目睹一些朋友为了婚礼一掷千金后,我俩都觉得这种大型活动目前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许多目标作出调整。尽管买房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可对于现在的我并不现实。而且就像莎拉·贝尔所说,我也不清楚把存款用来买房是不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于是,我选择量力而行:我把雇主为我缴纳的每一笔401(k)账户存款都利用了起来(我的第一份工作,雇主的缴纳比例只有1%,但我那时还是很激动),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往储蓄账户和投资账户里存钱。我希望学习更多投资方面的知识,我仍然梦想着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窗边摆一张宽椅,就像我在Zillow网站上收藏的那张宽椅一样。但眼下,我对这种量力而行的存钱状态感到很舒服。

父亲告诉我,他和母亲直到结婚后很久,才开始“为自己花钱”。那之前,他们忙着供房贷、还信用卡,还要花钱养孩子。他说,那时候他们压根没有闲钱可以存到银行。从这个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龄阶段,我已然走在了他们前面,只不过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见面时,我跟他们谈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读研究生,但我担心会负债太多。我也仍然想买房,但首付款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欣慰的是,他们愿意理解我。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一间一居室的简易房,在乔治亚州迪凯特市。在爷爷的帮助下,他们凑足了1万美元的首付款(相当于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吗,现在首付不能只交10%了,”我告诉母亲。我想让她知道,当初她和父亲是怎么买得起第一套房的。贷款规则已经变了。“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存够20%的首付款才行。”

她一脸惊讶。“有谁能存够20%的首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过去几代人一直遵循的理财观念并没有让如今的许多年轻人受益。在财务方面,是时候换些新思路了。



撰文 | Julia Carpenter

OR--商业新媒体 】莉斯·威克斯(Liz Weeks)一直都很听父母的话。他们说,你要上大学,你要找份好工作,然后存钱买房——他们那辈人就是用这种方式实现了财务上的成功。

所以,威克斯听从了父母的安排。她借了16.5万多美元上了罗切斯特大学(University of Rochester),然后又去读了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法学院。32岁的她,现在是西雅图的一名律师,代理涉及监管的案件。

但是,威克斯的生活并没有按照计划的轨道前行。她每个月都要偿还助学贷款,已经还了十年,可如今她还欠着超过14万美元。经济繁荣的那几年,西雅图房价飙升。按照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Realtors)的数据,1989年,西雅图的房价中位数是77,300美元,换算成现在的美元价值,相当于163,773美元。而如今,这个数字已经涨到542,700美元。

“从11岁起,我在钱的问题上就有压力,”她说道,“这种恐慌感始终挥之不去。我欠的这些债对我的许多人生选择都造成了影响。”

对威克斯及其同龄人而言,规则已经变了。在金融危机之后十年进入职场的这批人,相比父母辈在同样年纪时面临的局面,可谓天差地别。他们背负的助学贷款往往要多得多,房贷在收入中的占比也要更高。年轻家庭的收入和财产与前几代人在同样年纪时相比,都要少一截。

沉重的助学贷款负担,居住成本飙升,这些情况并不是一夜间出现的。但过去30年间,这些变化重塑了美国年轻人的财务生活和梦想。量力而行地贷款上学、买房、再存钱让下一代去念他们理想的大学——前几代人遵循的这些理财观念并没有像过去那样让许多人受益。

看看下列事实:

·美国劳工部的数据显示,美国大学学费自1978年以来上涨了1375%,是同时期整体通胀率的四倍多。

·根据纽约联邦储备银行(简称:纽约联储)的数据,美国的学生贷款债务自2005年初以来增加了三倍,达到1.48万亿美元,比同时期所有其他家庭债务种类的增长速度都要快。

·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称,今年第二季度,全美范围的月房租中位数达到1008美元,创下历史高点。1990年到2016年期间,房租的上涨速度比同时期的整体通胀速度高出20%。

·哈佛大学住房研究联合中心(Joint Center for Housing Studies at Harvard University)称,目前,美国一套典型住房的售价是全美家庭收入中位数的四倍还多。1980年至1999年间,这个数字还不到三倍。

·租房服务公司Apartment List估计,根据1981年至1996年出生的“千禧一代”的储蓄率,三分之二的“千禧一代”租房者至少要用二十年时间才能攒够20%的首付款,在当地购买一套“中位数价格”的公寓。能在五年内攒够20%首付款的人,只占到11%。

·根据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简称:美联储)的数据,2016年美国“千禧一代”家庭的平均资产净值为9.2万美元左右,经通胀因素调整后,要比“X世代”家庭(1965年至1980年出生的人)2001年时的水平少近40%,比“婴儿潮一代”家庭(1946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1989年的水平大约要低20%。

所以说,不要再以为助学贷款总能“还得起”,同时还要承认,买房并不总是好的选择。是时候抛弃这些旧观念,换些新思路了。

举债上学,未必还得起

一些父母告诉子女,不用担心助学贷款,因为这些债务都“还得起”。投资于自身固然重要,但有时候也会出现投资过量的情况。在考虑未来职业道路的同时,也要考虑自己的偿债策略,这一点很重要。

但现在,已有许多人深陷债务泥潭。过去六年间,美国有200多万人出现债务违约。

借钱上学并不能保证你能毕业。智库机构Third Way发现,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大学中,只有不到一半人能在八年内拿到文凭。

即便毕了业,又有谁能保证,拿了学位就一定能找到梦想的工作?根据纽约联储的研究,十分之四的大学毕业生从事的工作并不需要任何大学文凭。

大学毕业后,你可能会考虑再去读研究生来提升自己的事业潜力。但为了一个更高的学位再背上数万甚至十几万美元的债务,到底值不值呢?

美国助学贷款咨询机构savingforcollege.com主管研究的副总裁马克·坎特罗维茨(Mark Kantrowitz)指出,如果你硕士毕业后的起薪能超过当初的助学贷款,这或许是一笔不错的投资。如果能做到这一点,你应该能在十年内还清贷款。(也有例外,比如实习期只能拿低薪的医生,这种情况下,要用实习结束后的起薪来计算。)

以此类推,你也可以想想,研究生毕业后得到的涨薪能不能超过你为了拿学位而必须申请的贷款?如果可以,那就讲得通。比如,花5万美元拿一个护理学学位,如果年薪立刻从家庭健康助理时期的3万美元涨到注册护士的8万美元,那就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你未必需要借很多钱、花好几年去读一个学位,才能找到心仪的工作。眼下,一些新出现的专业型研究生学位正变得越来越吃香。一个商业分析专业的硕士学位,通常只要1年时间就可以拿到,它或许要比传统的两年制工商管理硕士(MBA)学位更适合你,而且还能少欠些债。或者也可以考虑一些法律研究硕士项目,而不是要花三年时间才能完成的法律学位。前者只要一两年就能毕业,通常还可以在线上上课,学费在2万至4.5万美元左右——这往往比你在法学院读一年还便宜。

不要想当然地以为,你就是应该买房

拥有属于自己的房子仍然是“美国梦”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

但问题在于,买房未必总是好的投资,尤其是在最火爆的市场。

旧金山财务规划师、财务咨询机构Simplify Financial的创始人莎拉·贝尔(Sarah Behr)谈到,哪怕是那些能凑够钱买房的客户,她也会提醒他们,买房或许不是一笔明智的投资。

“房子属于贵重型资产,如果你不是在一个地方住上七八年,很难收回成本,也很难知道房屋的净值够不够抵消买房成本,”贝尔说道,“就算是拿得出钱买房,也未必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

当你考虑买房时,有几点需要注意。你可能属于那批能拿出20%首付款的幸运儿。但是问问自己,你能付得起每个月的按揭吗?这会不会让你变得入不敷出?这会不会榨干你的存款,一旦工作出现变化,会不会使你面临违约风险?最后是贝尔指出的,要想想你打算在这套房子里住多久——没准刚住没多久就想搬走了,这种情况下是很难收回成本的,尤其是要考虑到,把房子脱手的代价也是相当高的。

实现财务增长,最理想的点在哪儿?

我们再来谈谈另一项“人生成就”:到自己憧憬的城市里生活。但梦想与现实是有差距的。

没错,像纽约、旧金山这样的城市,有蓬勃发展的产业,有很酷的工作,吸引着年轻的毕业生前来闯世界。但这些城市的居住成本同样高得吓人。

有些人留了下来,要么住在物价更低的城市远郊,要么搁置自己的财务目标,在预算中留出更大比例用于负担昂贵的住房成本。

其他人则干脆选择离开。得克萨斯州的奥斯汀、田纳西州的纳什维尔,还有俄勒冈州的波特兰,这些城市都发展得很快,原因正是大量劳动人口离开了成本高昂的大城市,转而到偏一些、生活成本低一些的地方生活。虽然这些城市的房价中位数还在涨,但相对而言,在这里拥有一套房子更加容易实现。以纳什维尔为例,美国房地产经纪人协会的数据显示,该市今年7月份的房价中位数为276,800美元,而全美的房价中位数为280,800美元。

如果你的眼光够远,那么你在考虑去哪里念大学或是研究生的同时,就要想想自己今后想在哪座城市生活。就业咨询机构Early Stage Careers的联合创始人吉尔·提波格拉夫(Jill Tipograph)指出,除非是那些顶尖学府,否则到学校招聘的雇主大部分都是地区性机构,所以最好选一个你毕业后打算去那里工作的城市上大学。

并非所有的老观念都过时了


对于“节俭”这个问题,年轻人与上一辈之间也存在代沟。老一辈认为,一位稳重、年轻的职场人士只要省吃俭用,就能实现上述种种财务目标。戒掉Sweetgreen沙拉,少花点钱在花式咖啡上——听从这些建议,很快就能攒够买房的首付。

可是,在西雅图当律师的威克斯已然是每天带午饭、坐公交车上班。为了省钱,她和从事租赁工作的丈夫甚至决定取消之前的计划,不再举行婚礼来庆祝他们的结婚纪念日。俩人本来还想去度一次假——他们2017年结婚后,一直没有度蜜月。

“每天15美元的午餐,一周乘以七天,带饭上班也许能省一点点钱,但用来还债的话,简直是杯水车薪,”威克斯说道。现在的她,根本不可能存够首付款。

在美国,像威克斯这样的家庭并不是孤例。根据城市研究所(Urban Institute)的数据,2017年时,“千禧一代”的住房拥有率约为38%,比“婴儿潮”和“X世代”在相同年龄阶段时的比例要低七个百分点。“社会对你的期望之一是你能买得起房,如果你做不到,就好像是你在攀爬人生阶梯时,缺少了一根横档,”信息技术与创新基金会(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Foundation)的创始人兼主席罗伯·阿特金斯(Rob Atkinson)谈到,他也是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的高级研究员。

“我觉得其他人干脆就放弃了,他们会说,‘我这辈子都别想买房了’。我想这会带来某种程度的失望和挫折感。”

当失望情绪越积越深时,一些人可能会放弃存钱,也不再去制定目标。在缺乏中肯建议的情况下,他们不但会放弃传统的目标,甚至连实现它们的方法也会一并抛弃。

然而,举手投降也许能带来短暂的轻松,但它不能让人从无力感制造的不安中解脱出来——很多人都被困在了这个囚笼里。

你仍旧需要了解自己的财务数字——赚多少钱,欠多少钱,花多少钱。

然后面对这些数字,定下合理的目标:如果短期内不买房,或许可以把钱用于实现某个投资目标,或者存到储蓄账户里。每个月拿出一小笔钱,可以用某种自动划拨账户,把它加到你的预算里,这样就不会出现“钱没了”的情况,也不会感觉手头很紧。

在此基础上,你或许还可以把攒下的钱存入一个高息储蓄账户里,或者自己研究一下怎么投资。眼下,投资股市的成本前所未有之低,尤其是如果你只想简单一点,投资某个费用较低的标普500指数基金,更是如此。

退休存款或许不像房子或车那样是一种实体资产,但这笔钱到头来是你最重要的财务目标,需要始终放在计划里。如果你运气够好,雇主为你的401(k)退休账户缴款,那就把它好好用上。如果你没有401(k)账户,可以考虑申请罗斯个人退休金账户(Roth IRA),它允许你在紧急情况下提款。你也可以考虑开一个健康储蓄账户,有了它,如果你出于看病目的需要提款,则不会收到税务罚单。

虽然储蓄账户、401(k)退休账户和健康储蓄账户不像房子那样看得见摸得着,但它们都是个人财产的加分项。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在做有助于财务健康的事,如果你是在为明天一点一点积累,那么将来的你就不会感到那么无助了。

还有一件事别忘了:在合理的情况下,可以适当地享受生活。能存下钱、也能偶尔享受一下的人,跟整天胡吃海喝、却什么都存不下的人是有区别的。当你对自己的财务健康更有把握时,如果花点钱去享受生活,你就能体会到那种感觉会有多棒了。

理解制定目标这件事,不仅对年轻人很重要,对他们的父母同样如此。长辈与子女之间如果能好好聊聊,感同身受地站在对方角度去思考,那么今后,在钱的问题上,他们就更容易经常交流。

威克斯知道,当初父母告诉她助学贷款“还得起”,他们是出于好意,而给出这种错误建议的,也不是只有他们。

“随着你慢慢长大,你会意识到,父母是很容易犯错的,”威克斯说道,“我真希望他们当初可以更坦诚地告诉我那有多难,因为当你完不成还款目标时,感觉就像是道德出了问题。”

听从自己的建议

不久前有一次,我开车送父母回家,在路上时,我决定听从自己的建议。我知道,其实我想跟他们聊一聊,他们看似如此轻松地实现了这些人生中的大目标,我想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我的父母28岁时就已经结婚,并且房子也有了,还有一个孩子。现在的我,同样28岁,在体验了多人合租带来的一次又一次不便后,如今我跟女朋友住在一起,分摊房租。我俩对花钱的看法比较一致。我们每个月会一起做预算,共用一张信用卡,既是为了方便,也是想多挣点积分。我们也想有朝一日拥有自己的房子,可眼下,我们还是想偶尔能外出用餐,所以我们会尽量存钱。在目睹一些朋友为了婚礼一掷千金后,我俩都觉得这种大型活动目前还不在我们的考虑范围内。

我不得不对自己的许多目标作出调整。尽管买房是我梦寐以求的目标,可对于现在的我并不现实。而且就像莎拉·贝尔所说,我也不清楚把存款用来买房是不是这笔钱最理想的用途。于是,我选择量力而行:我把雇主为我缴纳的每一笔401(k)账户存款都利用了起来(我的第一份工作,雇主的缴纳比例只有1%,但我那时还是很激动),而且我每个月都会往储蓄账户和投资账户里存钱。我希望学习更多投资方面的知识,我仍然梦想着买一套小房子,然后在窗边摆一张宽椅,就像我在Zillow网站上收藏的那张宽椅一样。但眼下,我对这种量力而行的存钱状态感到很舒服。

父亲告诉我,他和母亲直到结婚后很久,才开始“为自己花钱”。那之前,他们忙着供房贷、还信用卡,还要花钱养孩子。他说,那时候他们压根没有闲钱可以存到银行。从这个角度看,在相同的年龄阶段,我已然走在了他们前面,只不过不是以我想要的方式。

上一次跟父母见面时,我跟他们谈到了自己的目标。我想读研究生,但我担心会负债太多。我也仍然想买房,但首付款对我来说实在遥不可及。欣慰的是,他们愿意理解我。

上世纪80年代,他们买了自己的第一套房——一间一居室的简易房,在乔治亚州迪凯特市。在爷爷的帮助下,他们凑足了1万美元的首付款(相当于今天的22,200美元)。

“你知道吗,现在首付不能只交10%了,”我告诉母亲。我想让她知道,当初她和父亲是怎么买得起第一套房的。贷款规则已经变了。“很多情况下,你必须存够20%的首付款才行。”

她一脸惊讶。“有谁能存够20%的首付?”■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