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外国游客发现,现在在中国想用现金或者信用卡买瓶水、打个车成了难题。


Courtney Newnham与母亲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30岁的Courtney Newnham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初到中国,她满怀期待地在街头小贩的推车前排好队,准备买传统小吃冰糖葫芦。

然后她发现没人付钱给摊主。“每个人都扫描了一个什么然后就走了,我很想说‘等等,怎么回事?’”她说。最后她空手而归。

在中国旅游从来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一个难题,几乎所有东西都离不开一个“小方块”——支付应用中的二维码,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们用二维码打车、看病、支付餐费、预定航班。就连乞丐现在都用二维码乞讨。出门不用带钱包让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令每年1.4亿来到大陆的游客深感无助。

他们平时熟悉的应用程序都派不上用场。在中国,谷歌(Google)被屏蔽,优步(Uber)已经把这个市场拱手让给本土打车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国运营。

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就几乎无法使用中国的两大主流支付平台——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

信用卡也没有多大用处。一次度假时,44岁的Alex Lee带着父亲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疗会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递给前台,对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读卡器,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说:“她前后左右地来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维尔某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他自己给前台演示了怎么操作读卡器。

50岁的斯德哥尔摩教师Susanna Sjogren去中国旅游过几次,她说每次都觉得在中国旅行更困难了一点。

首先,长城附近的某家摊贩卖水不肯收现金。

然后,她打车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币50元现金(约合7美元),但由于司机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当自己给了一大笔小费。

“十年前都用现金付钱,现在到哪里都用微信。”Sjogren说,“我已经习惯在中国做个落伍的人了。”

面对迅速过渡到无现金社会的中国,茫然无措的不仅是外国人。61岁的深圳退休汽车修理工Gong Cheng说,他甚至都没法吃饭。他还说,他只能找陌生人帮忙支付他打包带走的面,然后再给他们现金。

来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语,他说自己刚来时因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联了两天。

来到中国几周后,一天25岁的Copley凌晨4点被困在一家酒吧门外。最后,他请求一对中国情侣帮他在本土打车平台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再用现金把车费付给两人。

20岁的大学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连上学,她说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国朋友帮忙,因为宿舍里为外国学生提供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接受微信支付。

Josh Copley在试图打车时遇到了麻烦。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Shortes说,“我们总是在说‘请帮个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联合创始人Kyle Long表示,他们让导游帮游客付钱买小吃和纪念品,避开了这个麻烦。

而这对于喜欢自由行的年轻人就没有用。他们只能参加旅行团,中国旅游业巨头携程(Trip.com)董事长梁建章在一次旅游会议上说。

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中国央行宣布,企业拒收现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调查外籍人士会遇到哪些支付障碍。

腾讯上周宣布了一项向外籍人士开放微信支付的试点计划。在UnTour工作的美国人Long一开始还很激动。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万事达卡都没能成功绑定微信支付。

将无法使用移动支付称为外国人“主要痛点”的腾讯公司表示,该计划一开始仅针对某些情况,例如在某旅游网站上订购火车票。

然而这个网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对外籍旅客比较友好的支付宝于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户必须先提交护照和签证信息,然后才能使用海外银行卡向预付卡充值。

比利时营销顾问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长城附近的某个卫生间里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厕纸机前挥手,把手指塞进插槽,最后拍打机器。看到二维码,她很不开心。

“你真的很想上厕所,但你非得用手机做点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厕纸。”她气冲冲地说。

投放这些取纸机的云纸智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首席执行长廖宇星辩解说,二维码是“中国特色”。

他说,就像中国人去日本享受当地的文化一样,外国人也可以通过扫码来体验中国文化。他还提议可以用这些机器作为话引子,称如果不知道怎么扫码,可以找中国人问。

De Witte可没心情在这里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国游客拿出手机,递过来几张纸,才终于帮她解了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欢迎来中国,不过你八成什么都买不了

发布日期:2019-11-14 12:06
摘要:外国游客发现,现在在中国想用现金或者信用卡买瓶水、打个车成了难题。


Courtney Newnham与母亲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30岁的Courtney Newnham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初到中国,她满怀期待地在街头小贩的推车前排好队,准备买传统小吃冰糖葫芦。

然后她发现没人付钱给摊主。“每个人都扫描了一个什么然后就走了,我很想说‘等等,怎么回事?’”她说。最后她空手而归。

在中国旅游从来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一个难题,几乎所有东西都离不开一个“小方块”——支付应用中的二维码,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们用二维码打车、看病、支付餐费、预定航班。就连乞丐现在都用二维码乞讨。出门不用带钱包让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令每年1.4亿来到大陆的游客深感无助。

他们平时熟悉的应用程序都派不上用场。在中国,谷歌(Google)被屏蔽,优步(Uber)已经把这个市场拱手让给本土打车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国运营。

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就几乎无法使用中国的两大主流支付平台——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

信用卡也没有多大用处。一次度假时,44岁的Alex Lee带着父亲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疗会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递给前台,对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读卡器,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说:“她前后左右地来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维尔某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他自己给前台演示了怎么操作读卡器。

50岁的斯德哥尔摩教师Susanna Sjogren去中国旅游过几次,她说每次都觉得在中国旅行更困难了一点。

首先,长城附近的某家摊贩卖水不肯收现金。

然后,她打车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币50元现金(约合7美元),但由于司机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当自己给了一大笔小费。

“十年前都用现金付钱,现在到哪里都用微信。”Sjogren说,“我已经习惯在中国做个落伍的人了。”

面对迅速过渡到无现金社会的中国,茫然无措的不仅是外国人。61岁的深圳退休汽车修理工Gong Cheng说,他甚至都没法吃饭。他还说,他只能找陌生人帮忙支付他打包带走的面,然后再给他们现金。

来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语,他说自己刚来时因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联了两天。

来到中国几周后,一天25岁的Copley凌晨4点被困在一家酒吧门外。最后,他请求一对中国情侣帮他在本土打车平台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再用现金把车费付给两人。

20岁的大学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连上学,她说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国朋友帮忙,因为宿舍里为外国学生提供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接受微信支付。

Josh Copley在试图打车时遇到了麻烦。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Shortes说,“我们总是在说‘请帮个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联合创始人Kyle Long表示,他们让导游帮游客付钱买小吃和纪念品,避开了这个麻烦。

而这对于喜欢自由行的年轻人就没有用。他们只能参加旅行团,中国旅游业巨头携程(Trip.com)董事长梁建章在一次旅游会议上说。

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中国央行宣布,企业拒收现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调查外籍人士会遇到哪些支付障碍。

腾讯上周宣布了一项向外籍人士开放微信支付的试点计划。在UnTour工作的美国人Long一开始还很激动。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万事达卡都没能成功绑定微信支付。

将无法使用移动支付称为外国人“主要痛点”的腾讯公司表示,该计划一开始仅针对某些情况,例如在某旅游网站上订购火车票。

然而这个网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对外籍旅客比较友好的支付宝于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户必须先提交护照和签证信息,然后才能使用海外银行卡向预付卡充值。

比利时营销顾问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长城附近的某个卫生间里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厕纸机前挥手,把手指塞进插槽,最后拍打机器。看到二维码,她很不开心。

“你真的很想上厕所,但你非得用手机做点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厕纸。”她气冲冲地说。

投放这些取纸机的云纸智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首席执行长廖宇星辩解说,二维码是“中国特色”。

他说,就像中国人去日本享受当地的文化一样,外国人也可以通过扫码来体验中国文化。他还提议可以用这些机器作为话引子,称如果不知道怎么扫码,可以找中国人问。

De Witte可没心情在这里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国游客拿出手机,递过来几张纸,才终于帮她解了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外国游客发现,现在在中国想用现金或者信用卡买瓶水、打个车成了难题。


Courtney Newnham与母亲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30岁的Courtney Newnham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初到中国,她满怀期待地在街头小贩的推车前排好队,准备买传统小吃冰糖葫芦。

然后她发现没人付钱给摊主。“每个人都扫描了一个什么然后就走了,我很想说‘等等,怎么回事?’”她说。最后她空手而归。

在中国旅游从来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一个难题,几乎所有东西都离不开一个“小方块”——支付应用中的二维码,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们用二维码打车、看病、支付餐费、预定航班。就连乞丐现在都用二维码乞讨。出门不用带钱包让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令每年1.4亿来到大陆的游客深感无助。

他们平时熟悉的应用程序都派不上用场。在中国,谷歌(Google)被屏蔽,优步(Uber)已经把这个市场拱手让给本土打车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国运营。

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就几乎无法使用中国的两大主流支付平台——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

信用卡也没有多大用处。一次度假时,44岁的Alex Lee带着父亲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疗会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递给前台,对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读卡器,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说:“她前后左右地来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维尔某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他自己给前台演示了怎么操作读卡器。

50岁的斯德哥尔摩教师Susanna Sjogren去中国旅游过几次,她说每次都觉得在中国旅行更困难了一点。

首先,长城附近的某家摊贩卖水不肯收现金。

然后,她打车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币50元现金(约合7美元),但由于司机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当自己给了一大笔小费。

“十年前都用现金付钱,现在到哪里都用微信。”Sjogren说,“我已经习惯在中国做个落伍的人了。”

面对迅速过渡到无现金社会的中国,茫然无措的不仅是外国人。61岁的深圳退休汽车修理工Gong Cheng说,他甚至都没法吃饭。他还说,他只能找陌生人帮忙支付他打包带走的面,然后再给他们现金。

来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语,他说自己刚来时因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联了两天。

来到中国几周后,一天25岁的Copley凌晨4点被困在一家酒吧门外。最后,他请求一对中国情侣帮他在本土打车平台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再用现金把车费付给两人。

20岁的大学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连上学,她说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国朋友帮忙,因为宿舍里为外国学生提供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接受微信支付。

Josh Copley在试图打车时遇到了麻烦。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Shortes说,“我们总是在说‘请帮个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联合创始人Kyle Long表示,他们让导游帮游客付钱买小吃和纪念品,避开了这个麻烦。

而这对于喜欢自由行的年轻人就没有用。他们只能参加旅行团,中国旅游业巨头携程(Trip.com)董事长梁建章在一次旅游会议上说。

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中国央行宣布,企业拒收现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调查外籍人士会遇到哪些支付障碍。

腾讯上周宣布了一项向外籍人士开放微信支付的试点计划。在UnTour工作的美国人Long一开始还很激动。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万事达卡都没能成功绑定微信支付。

将无法使用移动支付称为外国人“主要痛点”的腾讯公司表示,该计划一开始仅针对某些情况,例如在某旅游网站上订购火车票。

然而这个网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对外籍旅客比较友好的支付宝于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户必须先提交护照和签证信息,然后才能使用海外银行卡向预付卡充值。

比利时营销顾问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长城附近的某个卫生间里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厕纸机前挥手,把手指塞进插槽,最后拍打机器。看到二维码,她很不开心。

“你真的很想上厕所,但你非得用手机做点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厕纸。”她气冲冲地说。

投放这些取纸机的云纸智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首席执行长廖宇星辩解说,二维码是“中国特色”。

他说,就像中国人去日本享受当地的文化一样,外国人也可以通过扫码来体验中国文化。他还提议可以用这些机器作为话引子,称如果不知道怎么扫码,可以找中国人问。

De Witte可没心情在这里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国游客拿出手机,递过来几张纸,才终于帮她解了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欢迎来中国,不过你八成什么都买不了

发布日期:2019-11-14 12:06
摘要:外国游客发现,现在在中国想用现金或者信用卡买瓶水、打个车成了难题。


Courtney Newnham与母亲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30岁的Courtney Newnham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初到中国,她满怀期待地在街头小贩的推车前排好队,准备买传统小吃冰糖葫芦。

然后她发现没人付钱给摊主。“每个人都扫描了一个什么然后就走了,我很想说‘等等,怎么回事?’”她说。最后她空手而归。

在中国旅游从来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一个难题,几乎所有东西都离不开一个“小方块”——支付应用中的二维码,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们用二维码打车、看病、支付餐费、预定航班。就连乞丐现在都用二维码乞讨。出门不用带钱包让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令每年1.4亿来到大陆的游客深感无助。

他们平时熟悉的应用程序都派不上用场。在中国,谷歌(Google)被屏蔽,优步(Uber)已经把这个市场拱手让给本土打车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国运营。

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就几乎无法使用中国的两大主流支付平台——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

信用卡也没有多大用处。一次度假时,44岁的Alex Lee带着父亲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疗会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递给前台,对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读卡器,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说:“她前后左右地来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维尔某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他自己给前台演示了怎么操作读卡器。

50岁的斯德哥尔摩教师Susanna Sjogren去中国旅游过几次,她说每次都觉得在中国旅行更困难了一点。

首先,长城附近的某家摊贩卖水不肯收现金。

然后,她打车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币50元现金(约合7美元),但由于司机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当自己给了一大笔小费。

“十年前都用现金付钱,现在到哪里都用微信。”Sjogren说,“我已经习惯在中国做个落伍的人了。”

面对迅速过渡到无现金社会的中国,茫然无措的不仅是外国人。61岁的深圳退休汽车修理工Gong Cheng说,他甚至都没法吃饭。他还说,他只能找陌生人帮忙支付他打包带走的面,然后再给他们现金。

来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语,他说自己刚来时因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联了两天。

来到中国几周后,一天25岁的Copley凌晨4点被困在一家酒吧门外。最后,他请求一对中国情侣帮他在本土打车平台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再用现金把车费付给两人。

20岁的大学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连上学,她说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国朋友帮忙,因为宿舍里为外国学生提供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接受微信支付。

Josh Copley在试图打车时遇到了麻烦。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Shortes说,“我们总是在说‘请帮个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联合创始人Kyle Long表示,他们让导游帮游客付钱买小吃和纪念品,避开了这个麻烦。

而这对于喜欢自由行的年轻人就没有用。他们只能参加旅行团,中国旅游业巨头携程(Trip.com)董事长梁建章在一次旅游会议上说。

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中国央行宣布,企业拒收现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调查外籍人士会遇到哪些支付障碍。

腾讯上周宣布了一项向外籍人士开放微信支付的试点计划。在UnTour工作的美国人Long一开始还很激动。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万事达卡都没能成功绑定微信支付。

将无法使用移动支付称为外国人“主要痛点”的腾讯公司表示,该计划一开始仅针对某些情况,例如在某旅游网站上订购火车票。

然而这个网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对外籍旅客比较友好的支付宝于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户必须先提交护照和签证信息,然后才能使用海外银行卡向预付卡充值。

比利时营销顾问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长城附近的某个卫生间里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厕纸机前挥手,把手指塞进插槽,最后拍打机器。看到二维码,她很不开心。

“你真的很想上厕所,但你非得用手机做点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厕纸。”她气冲冲地说。

投放这些取纸机的云纸智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首席执行长廖宇星辩解说,二维码是“中国特色”。

他说,就像中国人去日本享受当地的文化一样,外国人也可以通过扫码来体验中国文化。他还提议可以用这些机器作为话引子,称如果不知道怎么扫码,可以找中国人问。

De Witte可没心情在这里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国游客拿出手机,递过来几张纸,才终于帮她解了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外国游客发现,现在在中国想用现金或者信用卡买瓶水、打个车成了难题。


Courtney Newnham与母亲Vytorus Woodruff在北京。

撰文 | Shan Li

OR--商业新媒体 】30岁的Courtney Newnham从美国俄勒冈州波特兰初到中国,她满怀期待地在街头小贩的推车前排好队,准备买传统小吃冰糖葫芦。

然后她发现没人付钱给摊主。“每个人都扫描了一个什么然后就走了,我很想说‘等等,怎么回事?’”她说。最后她空手而归。

在中国旅游从来就不算容易,但是近年来又出现一个难题,几乎所有东西都离不开一个“小方块”——支付应用中的二维码,在中国,很多地方都少不了它。

人们用二维码打车、看病、支付餐费、预定航班。就连乞丐现在都用二维码乞讨。出门不用带钱包让中国14亿人口的生活变得更简单,但令每年1.4亿来到大陆的游客深感无助。

他们平时熟悉的应用程序都派不上用场。在中国,谷歌(Google)被屏蔽,优步(Uber)已经把这个市场拱手让给本土打车平台滴滴(Didi)。Yelp也不在中国运营。

没有中国的银行账户,就几乎无法使用中国的两大主流支付平台——腾讯(Tencent Holdings Ltd.)的微信支付(WeChat Pay)和蚂蚁金服(Ant Financial Services Group)的支付宝(Alipay)。

信用卡也没有多大用处。一次度假时,44岁的Alex Lee带着父亲和兄弟到杭州的一家水疗会所做按摩。他拿出信用卡递给前台,对方好不容易翻出一台读卡器,看着它,仿佛在看一件外星物品。

Lee说:“她前后左右地来回刷。”Lee是加州桑尼维尔某家初创公司的联合创始人。最后还是他自己给前台演示了怎么操作读卡器。

50岁的斯德哥尔摩教师Susanna Sjogren去中国旅游过几次,她说每次都觉得在中国旅行更困难了一点。

首先,长城附近的某家摊贩卖水不肯收现金。

然后,她打车倒是成功付了人民币50元现金(约合7美元),但由于司机只能用微信支付找零,她只能当自己给了一大笔小费。

“十年前都用现金付钱,现在到哪里都用微信。”Sjogren说,“我已经习惯在中国做个落伍的人了。”

面对迅速过渡到无现金社会的中国,茫然无措的不仅是外国人。61岁的深圳退休汽车修理工Gong Cheng说,他甚至都没法吃饭。他还说,他只能找陌生人帮忙支付他打包带走的面,然后再给他们现金。

来自南非的Josh Copley在北京教英语,他说自己刚来时因为用不了WhatsApp和Gmail,和家人失联了两天。

来到中国几周后,一天25岁的Copley凌晨4点被困在一家酒吧门外。最后,他请求一对中国情侣帮他在本土打车平台上叫了一辆出租车,再用现金把车费付给两人。

20岁的大学生Elena Shortes今年夏天曾在北京和大连上学,她说自己每次洗衣服都得找中国朋友帮忙,因为宿舍里为外国学生提供的洗衣机和烘干机只接受微信支付。

Josh Copley在试图打车时遇到了麻烦。 图片来源:SHAN LI/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我们觉得自己简直就像小孩子一样,靠自己什么都干不了。”南卡罗来纳州克莱姆森大学(Clemson University)的大三学生Shortes说,“我们总是在说‘请帮个忙吧!’”

上海的UnTour Food Tours公司联合创始人Kyle Long表示,他们让导游帮游客付钱买小吃和纪念品,避开了这个麻烦。

而这对于喜欢自由行的年轻人就没有用。他们只能参加旅行团,中国旅游业巨头携程(Trip.com)董事长梁建章在一次旅游会议上说。

监管机构正在努力提供帮助。中国央行宣布,企业拒收现金是非法的。央行上海分行最近表示,正在调查外籍人士会遇到哪些支付障碍。

腾讯上周宣布了一项向外籍人士开放微信支付的试点计划。在UnTour工作的美国人Long一开始还很激动。然而直到上周五,他的Visa和万事达卡都没能成功绑定微信支付。

将无法使用移动支付称为外国人“主要痛点”的腾讯公司表示,该计划一开始仅针对某些情况,例如在某旅游网站上订购火车票。

然而这个网站只有中文版。

原本对外籍旅客比较友好的支付宝于上周推出七步流程,要求用户必须先提交护照和签证信息,然后才能使用海外银行卡向预付卡充值。

比利时营销顾问Catherine De Witte近日在长城附近的某个卫生间里深感受挫。她在高科技厕纸机前挥手,把手指塞进插槽,最后拍打机器。看到二维码,她很不开心。

“你真的很想上厕所,但你非得用手机做点奇怪的事才能拿到厕纸。”她气冲冲地说。

投放这些取纸机的云纸智联(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Yunzhi Zhilian Network Technology Co.)的首席执行长廖宇星辩解说,二维码是“中国特色”。

他说,就像中国人去日本享受当地的文化一样,外国人也可以通过扫码来体验中国文化。他还提议可以用这些机器作为话引子,称如果不知道怎么扫码,可以找中国人问。

De Witte可没心情在这里跨文化聊天。等到一位中国游客拿出手机,递过来几张纸,才终于帮她解了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