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离职前的沈向洋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微软CEO称,离职后的沈向洋将担任其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OR--商业新媒体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即将告别微软的沈向洋(Harry Shum)这样告白。身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的他,堪称美国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而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的陆奇,也曾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工程与应用部门,直接向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汇报。从微软离职前的陆奇一度是美国科技巨头中担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

微软总部位于美国西部的西雅图雷德蒙德市。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3日晚些时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发送公司邮件宣布了沈向洋即将离职的消息。他在邮件中写道:“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简单回顾了自己在微软一路走到的今天的历程:1996年11月4日,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沈向洋坦言:“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对于沈向洋在微软的工作,纳德拉在邮件中评价说: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邮件末尾,纳德拉对沈向洋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相比纳德拉和沈向洋的理性表述,微软大中华区通过感谢信的方式,以极为感性的笔调赞美了沈向洋在微软的过往:“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以下是沈向洋离职感言的全部内容:

同事们,

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以下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公司邮件的全部内容:

今天我宣布,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经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公司的产品路线图和各部门研究日程。我和斯科特以及整个核心高管层会继续投资推动AI+R部门持续成功,并对我们领导层继续取得成就充满信心。

沈向洋给微软带来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留下了宝贵遗产,对未来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想对他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以下为微软大中华区致沈向洋的感谢信全文: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沈向洋能得到纳德拉以及微软大中华区如此高的评价,不仅是因为工作成就,更是因为其成就背后的品行,亦如沈向洋本人所言: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重磅 | 美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要离职了

发布日期:2019-11-14 09:46
摘要:离职前的沈向洋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微软CEO称,离职后的沈向洋将担任其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OR--商业新媒体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即将告别微软的沈向洋(Harry Shum)这样告白。身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的他,堪称美国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而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的陆奇,也曾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工程与应用部门,直接向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汇报。从微软离职前的陆奇一度是美国科技巨头中担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

微软总部位于美国西部的西雅图雷德蒙德市。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3日晚些时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发送公司邮件宣布了沈向洋即将离职的消息。他在邮件中写道:“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简单回顾了自己在微软一路走到的今天的历程:1996年11月4日,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沈向洋坦言:“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对于沈向洋在微软的工作,纳德拉在邮件中评价说: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邮件末尾,纳德拉对沈向洋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相比纳德拉和沈向洋的理性表述,微软大中华区通过感谢信的方式,以极为感性的笔调赞美了沈向洋在微软的过往:“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以下是沈向洋离职感言的全部内容:

同事们,

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以下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公司邮件的全部内容:

今天我宣布,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经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公司的产品路线图和各部门研究日程。我和斯科特以及整个核心高管层会继续投资推动AI+R部门持续成功,并对我们领导层继续取得成就充满信心。

沈向洋给微软带来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留下了宝贵遗产,对未来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想对他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以下为微软大中华区致沈向洋的感谢信全文: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沈向洋能得到纳德拉以及微软大中华区如此高的评价,不仅是因为工作成就,更是因为其成就背后的品行,亦如沈向洋本人所言: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离职前的沈向洋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微软CEO称,离职后的沈向洋将担任其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OR--商业新媒体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即将告别微软的沈向洋(Harry Shum)这样告白。身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的他,堪称美国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而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的陆奇,也曾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工程与应用部门,直接向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汇报。从微软离职前的陆奇一度是美国科技巨头中担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

微软总部位于美国西部的西雅图雷德蒙德市。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3日晚些时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发送公司邮件宣布了沈向洋即将离职的消息。他在邮件中写道:“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简单回顾了自己在微软一路走到的今天的历程:1996年11月4日,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沈向洋坦言:“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对于沈向洋在微软的工作,纳德拉在邮件中评价说: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邮件末尾,纳德拉对沈向洋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相比纳德拉和沈向洋的理性表述,微软大中华区通过感谢信的方式,以极为感性的笔调赞美了沈向洋在微软的过往:“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以下是沈向洋离职感言的全部内容:

同事们,

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以下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公司邮件的全部内容:

今天我宣布,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经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公司的产品路线图和各部门研究日程。我和斯科特以及整个核心高管层会继续投资推动AI+R部门持续成功,并对我们领导层继续取得成就充满信心。

沈向洋给微软带来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留下了宝贵遗产,对未来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想对他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以下为微软大中华区致沈向洋的感谢信全文: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沈向洋能得到纳德拉以及微软大中华区如此高的评价,不仅是因为工作成就,更是因为其成就背后的品行,亦如沈向洋本人所言: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重磅 | 美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要离职了

发布日期:2019-11-14 09:46
摘要:离职前的沈向洋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微软CEO称,离职后的沈向洋将担任其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OR--商业新媒体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即将告别微软的沈向洋(Harry Shum)这样告白。身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的他,堪称美国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而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的陆奇,也曾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工程与应用部门,直接向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汇报。从微软离职前的陆奇一度是美国科技巨头中担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

微软总部位于美国西部的西雅图雷德蒙德市。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3日晚些时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发送公司邮件宣布了沈向洋即将离职的消息。他在邮件中写道:“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简单回顾了自己在微软一路走到的今天的历程:1996年11月4日,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沈向洋坦言:“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对于沈向洋在微软的工作,纳德拉在邮件中评价说: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邮件末尾,纳德拉对沈向洋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相比纳德拉和沈向洋的理性表述,微软大中华区通过感谢信的方式,以极为感性的笔调赞美了沈向洋在微软的过往:“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以下是沈向洋离职感言的全部内容:

同事们,

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以下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公司邮件的全部内容:

今天我宣布,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经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公司的产品路线图和各部门研究日程。我和斯科特以及整个核心高管层会继续投资推动AI+R部门持续成功,并对我们领导层继续取得成就充满信心。

沈向洋给微软带来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留下了宝贵遗产,对未来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想对他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以下为微软大中华区致沈向洋的感谢信全文: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沈向洋能得到纳德拉以及微软大中华区如此高的评价,不仅是因为工作成就,更是因为其成就背后的品行,亦如沈向洋本人所言: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离职前的沈向洋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AI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微软CEO称,离职后的沈向洋将担任其和比尔·盖茨的顾问。



OR--商业新媒体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即将告别微软的沈向洋(Harry Shum)这样告白。身为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与研究事业部负责人的他,堪称美国科技巨头中现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而2016年9月从微软离职的陆奇,也曾担任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负责工程与应用部门,直接向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汇报。从微软离职前的陆奇一度是美国科技巨头中担任最高职位的华人高管。

微软总部位于美国西部的西雅图雷德蒙德市。当地时间2019年11月13日晚些时候,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发送公司邮件宣布了沈向洋即将离职的消息。他在邮件中写道:“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离职感言中,简单回顾了自己在微软一路走到的今天的历程:1996年11月4日,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沈向洋坦言:“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对于沈向洋在微软的工作,纳德拉在邮件中评价说: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邮件末尾,纳德拉对沈向洋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相比纳德拉和沈向洋的理性表述,微软大中华区通过感谢信的方式,以极为感性的笔调赞美了沈向洋在微软的过往:“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以下是沈向洋离职感言的全部内容:

同事们,

11月,对我来说,在过去的二十三年里,具有非常特殊的意义。

1996年11月4日,我在雷德蒙德加入了微软研究院;1998年11月5日,我参加了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建仪式;2007年11月,我作为搜索产品研发工程副总裁正式加入必应团队;2013年11月,我成为执行副总裁、加入高级管理团队,主管技术与研究;而今天,2019年11月13日,一切圆满始终。

能在这样一家伟大的公司,纵贯研究院与产品研发团队,其至上体验,永生难忘;感恩之情,无以言表,惟有深怀于心。

能与一群计算与技术产业最聪明的人一起共事,能有机会来参与解决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并帮助公司塑造“下一个未来”,我深感无比荣幸;能够帮助推动计算科学的发展,尤其是与微软研究院和学术界这么多才华横溢、成绩斐然的研究员与学生共同创新,我更感到无上荣光;我们在必应搜索领域的那些铁尺寸进——提升搜索质量和性能、提高广告盈利和用户体验,以让对手胆寒之势持续推出包括Bing for Business在内的全新产品;这一切都让我倍感难忘。而更让我珍视和骄傲的,是我们缔结的友谊。

离开微软是我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今天,微软已经如此地成功,在人生的这个阶段,我觉得,已经是时候去开启一个新的篇章;去探寻超越微软、超越商业的新挑战;去思考为产业、为下一代计算科学领域的研究员和工程师们,还能多做些什么。

我为你们感到自豪,为微软、为人工智能和研究事业部、为微软研究院、为搜索和广告新闻团队、为必应团队、为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为亚洲研究院,也为我们共同的成就而自豪!我将会非常想念大家。我相信,大家会在萨提亚和凯文的领导下,继续取得新成就。

过去23年中,我学到了很多,其中最大的心得就是我们虽无法预知未来,但能够做最好的准备: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谢谢你们,我的朋友们!

以下是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公司邮件的全部内容:

今天我宣布,在经过23年的卓越服务之后,沈向洋已经决定在明年年初离开微软,翻开他在微软之外的下一篇章。我已经要求凯文·斯科特(Kevin Scott)在公司CTO的职责之外,兼任领导微软AI+研究院部门,任命立即生效。沈向洋和我规划他的过渡已有一段时日;他在2020年初离职之后将继续担任我和比尔·盖茨的顾问,我对此表示感谢。

沈向洋在微软的职业和成就跨越了20多年,硕果累累。他先是在1996年作为研究员,加入微软总部,也是微软亚洲研究院的创始成员之一。他的“第二职业成就”是打造了微软,我和他正是在必应相识。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必应成长壮大成一个强大的业务部门,帮助微软构建了关键的云和AI技术平台。沈向洋对微软打造AI+R战略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推动公司加快将研究投资和AI创新运用到产品,交付到用户手中。微软研究院在沈向洋的领导下延续了行业声望和影响。微软没有一个产品和技术领域不曾受益于微软研究院的成果。

我们将继续专注于公司的产品路线图和各部门研究日程。我和斯科特以及整个核心高管层会继续投资推动AI+R部门持续成功,并对我们领导层继续取得成就充满信心。

沈向洋给微软带来了深远影响。他在计算机科学和AI领域留下了宝贵遗产,对未来创新打下了坚实基础。我想对他的领导力和协作力表示感谢,感谢他为微软所做的一切。

以下为微软大中华区致沈向洋的感谢信全文: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你给研究院选的那块地毯,依然如故,

时刻提醒着我们,做科研要脚踏实地,

因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你喜欢的10102会议室,仍常常灯火通明,

我们始终牢记,

你相信创新“不易,却非不能”。

22000余篇论文、4000多项全球专利,

我们不敢丝毫懈怠,

因为你说过“为学,须先立志”。

在中国,汇产学研以用,架中外科技合作之桥梁,

你是微软的中国先生,更是中国的微软大使。

在全球,聚天下之英才,壮世界创新研究之殿堂,

您对微软、对创新产业、对计算科学界,竭智尽力。

您以学者之才,言传身教,探究科技之本源,育未来之人才,桃李满天下。

您以侠者之义,以身作则,传科技创新之能,坚守真理原则,推动科技赋能。

您以仁者之德,身体力行,布科技责任之道,启迪社会思考,为人类造福。

廿三岁月,赤子之心!

纵有万千语,难诉离别情!

感谢你,Harry!感谢您,沈向洋博士!

整理编辑/商周君

总之 沈向洋能得到纳德拉以及微软大中华区如此高的评价,不仅是因为工作成就,更是因为其成就背后的品行,亦如沈向洋本人所言:坦荡、宽容、善待他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