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越是古怪和荒诞的视频,越容易在TikTok上走红,这款应用的影响力像病毒一样爆炸增长,成为了投资者、监管者的焦点。



安娜•尼科拉乌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10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在曼哈顿校园的标志性巨型花岗岩球体“日晷”处首次碰面。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天气很冷,下着雨,但这群人在接到短信和张贴在宿舍门上和图书馆里的传单的召集后,仍然来到这里集合。按照参加本次集会的一名学生的话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TikTok网红”。

这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个专为TikTok成立的社团的创始集会。TikTok是最新一款受到青少年追捧的社交应用。其母公司是字节跳动(ByteDance)——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去年被软银(SoftBank)估值为75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该估值意味着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企业之一。TikTok声称拥有逾10亿活跃用户,也就是说它比Twitter和Snapchat加起来还更受欢迎,但还比不上Facebook。

这10亿用户中,有许多都是希望利用该应用的走红而使自己成名的年轻人。伊萨克•基莱斯(Isaac Quiles)就是其中之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后,他打算把自己的爱好——拍摄好笑的小视频,以期能走红——发展成一个校园组织以及慈善募捐组织。

伊萨克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从马萨诸塞州的工业大学城伍斯特(Worcester)来到纽约。他看起来是一名典型的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学生:雄心勃勃、谈吐得体,作为一名刚从高中毕业一年的学生,他的领英(LinkedIn)简历丰富得惊人。伊萨克就读于可持续发展专业,放弃了他以前想读医学院的志向。他是哥伦比亚大学亚太美洲遗产社团(Asia-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club)的成员;周末他会参加帮助贫困儿童的志愿活动。

在学习和参加扩充简历活动之余,伊萨克每晚会用一到两小时与他的朋友罗布•黄(Rob Hwang)碰面,一起策划“足够无厘头”的点子来博取TikTok上的关注(他们的账号是@waterpong)。TikTok是一款短视频应用,为用户提供复杂的剪辑工具和视觉效果;对口型模仿表演、喜剧小品和“挑战赛”舞蹈视频在这款免费应用上十分流行。

伊萨克和罗布对TikTok的痴迷来源于无聊。伊萨克会写歌,罗布是一名创意写作专业的学生。伊萨克说,TikTok则是在日常压力中“让我们用古怪方式表达自我的出口”。

伊萨克和罗布每天浏览TikTok动态,关注现在流行什么内容,总结什么类型的视频比其他视频更受欢迎。就K歌视频而言,节奏突然加快以及歌词简单、容易根据歌词舞动或搞笑表演的视频都很受欢迎。简短(30秒以内)的视频效果最好。“这就是一时的刺激:我们能做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能想到的最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什么?”伊萨克说,“古怪和共鸣才能引发反响。”

他们尝试用一些噱头来获得浏览量,例如躺在地板上、往伊萨克脸上喷生奶油(“那个视频的浏览量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不过,他们的另一个点子让他们在TikTok上短暂走红:罗布把伊萨克逼进电梯的角落,用涂着是拉差辣酱的墨西哥卷饼扇他耳光,节奏配合着乡下人乐队(Village People)的《YMCA》。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超过了140万。

一直勤奋努力的伊萨克希望这个社团最终能扩张到其他常春藤学校,例如哈佛(Harvard)和普林斯顿(Princeton)。他正在寻找赞助者,并为社团设定了初始目标:为资助腭裂手术的非营利组织“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筹集2000美元。

18岁的伊萨克感觉,自己的年龄对于玩TikTok来说有点大。他的许多朋友会因为他玩TikTok而笑话他;他们主要是Instagram的忠实用户,而伊萨克认为那“基本就是有趣版的领英”,因为Instagram的重点在于精心修饰的图片。他解释说:“很多人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个有点傻气的社交媒体形式。”

但是,对于从中学甚至更早开始就有智能手机的一代人来说,TikTok的傻气正是其魔力的一部分。如今的青少年已经多年观看他们的同辈在网上播放生活视频,甚至有一些人通过YouTube(2005年4月23日发布第一个视频)这样的平台成为百万富翁。

正如他们的父母曾经涌进Facebook一样,年轻人通过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为自己拍视频、用网站和应用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想法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社群。他们对视频的痴迷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阶层,以及他们自己的顶级红人。据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调查,在英国,大约有一半12至15岁的青少年说他们会关注视频博客博主。

现在还无法对这类网络表演的影响下结论。Ofcom调查的青少年中有78%表示,他们对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受欢迎”感到有压力,而Instagram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有大量高度修饰的度假图片和品牌赞助的帖子。同时,Facebook则过度充斥着政治广告和明显年龄更大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TikTok则轻松又搞笑,充满着滑稽剧般的幽默。使用该应用的视频创作者告诉记者,越荒诞的视频越有可能走红。滑稽小视频常常突然转折,变得气氛尴尬,但这样又很合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K歌就很令人难堪。

就像青少年所迷恋的大多数事物一样,TikTok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笔大生意。字节跳动最近否认了一则报道,即它准备最早于明年春天在香港上市。2017年,该公司用大约10亿美元收购了K歌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根据一段泄露的录音,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不得不安抚Facebook员工对于TikTok威胁的担忧。该应用的影响甚至已经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注意,在国会议员提出TikTok可能会将用户数据传回中国的担忧后,上上周美国监管机构开启了对字节跳动的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把TikTok比作是10年前的YouTube,或者是新版的Vine——一个流行的6秒视频应用,Twitter在2012年收购、2016年关闭。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长达52分钟。

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TikTok。科技研究公司LightShed的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警告说:“随着TikTok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注意(有可能是通过观察他们孩子的手机使用行为),他们开始把TikTok视为是Snapchat的威胁。”

TikTok不断积聚的力量今年通过音乐产业爆发成为主流,一条TikTok小视频把一首不知名歌曲推上了连最卖座的歌手也难以企及的高度。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最初在TikTok上毫不起眼,现在已经成为有史以来在音乐榜单上连冠时间最长的歌曲——毫不意外,娱乐业高管们开始疯狂利用TikTok,试图在其他新人歌手上重现这样的成功。

“两年前,TikTok成为了Musical.ly一样的现象级产品,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曾捧红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卡迪•B(Cardi B)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的总经理保罗•辛克莱尔(Paul Sinclair)表示,“TikTok成为了我们每一次宣传活动都要谈及的公司之一。”音乐行业的高管现在纷纷冲向TikTok发掘新星,把每一首新发行的歌曲都发布在该应用上,付钱给影响力最大的TikTok红人,让他们在视频投稿中使用自己旗下歌手的作品片段。

尽管有这些精心策划的营销努力,曾签约酷玩乐队(Coldplay)的老牌伦敦公司帕洛风唱片(Parlophone Records)最近却是在无意间捧红了一个TikTok明星。

该唱片公司两年前签约了一位名为Ashnikko的蓝绿色头发歌手,她看上去具备了成为2019年理想明星的所有条件。这名23岁的歌手看起来像是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和格兰姆斯(Grimes)的结合,非常撩人和张扬,在电子流行乐中塞满言语粗俗的说唱。《Paper》杂志将她形容为“淫荡的原宿哥特狂热爱好者的精灵梦幻女孩”。帕洛风唱片的市场主管杰克• 梅尔休伊什(Jack Melhuish)告诉记者,Ashnikko(真名:阿什顿•凯西(Ashton Casey))“非常契合TikTok和Instagram这一代人。”

但是,她的迷你专辑《Hi, It's Me》在7月发行时并未获得多少热度。直到数个月前,她成为社交媒体现象级人物的潜力才展现出来。

9月20日,一个用户名@Frillysocks的女孩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中她在自己卧室里伴着Ashnikko这张专辑中的歌曲《Stupid》边舞边对口型。@Frillysocks只有数千名关注者,该视频被“点赞”了1169次,按TikTok的标准来说相当少。

但隔天另一个拥有2.3万名关注者的TikTok用户@Kindasmileyriley发布了她拍摄的《Stupid》视频。一天后,拥有280万关注者的TikTok红人@brookiebarry也做了同样的事。随后有更多人效仿,将这首歌推上了TikTok的爆梗巅峰。

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人——主要是十几岁的少女——发布了自己伴着《Stupid》唱跳的视频,参与“#蠢男孩挑战赛”(#stupidboychallenge)这一话题。据帕洛风表示该话题已产生了近300万条TikTok视频。

《Stupid》非常适合TikTok这样的平台——一个为戏精、麦霸和爆梗而设计的世界。在《Stupid》开头的12秒里,Ashnikko一边夸张地咯咯大笑,一边尖叫着“哦,我的天哪”。然后随着节奏加快是朗朗上口的副歌——很容易对口型:“蠢男孩以为我需要他,我冷落他就像换季”,Ashnikko说唱道。这首歌很容易用于表演,还有点女权主义者的意味。

Ashnikko尚未登上《滚石》(Rolling Stone)的封面,但与许多YouTube名人一样,她的观众遍布互联网。《Stupid》的话题性让Ashnikko的音乐流传更广,人们开始在Spotify和苹果(Apple)上播放这首歌,同时她在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在几周内涨到原来的五倍。

许多成年人包括千禧一代都不玩TikTok,认为这个令人困惑的事物属于Z世代媒体生态系统,他们参与不了。网络名人杰克•瓦格纳尔(Jack Wagner)去年对《大西洋》(Atlantic)杂志表示,“一个成年人在一个应用上拍摄可爱的卡拉OK视频,还努力让这条视频走红,这种行为很怪异。”

但梅尔休伊什表示,这种费解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你15岁,玩(TikTok)完全合理。但对于使用Instagram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什么玩意?’但这里面有种纯粹性……观众们觉得这是他们的空间。”

虽然企业、名人和品牌都在踊跃参与,但大部分TikTok视频仍然是由普通孩子制作的。滑屏浏览该应用,可以将人们带入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或在教室或在厨房,背景里的老师和父母一脸局促。

TikTok的设计意图就是让用户上瘾;该公司用人工智能来预测什么样的视频能吸引你,再设计出无止境的视频列表,让人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中国的父母对此非常担忧,以至于字节跳动去年对抖音(TikTok中国版)推出了“防沉迷模式”。

“挑战赛”是TikTok世界的动力,人们被激励着再现出特定舞蹈或动作。TikTok通过先进的编辑工具以及丰富的声音片段和视觉效果数据库,让拍摄变得很容易。TikTok上有“反应视频”,然后有“反应视频的反应视频”,然后这些趋向迅速壮大,不但有力量打破唱片纪录,还能有大品牌赞助商奖励草根名人。

与Instagram、Facebook,或甚至MySpace等更老的社交媒体应用不同,TikTok不会要求你找到你的朋友,或编写一份细致的自传,或设置个人信息以识别你。它只是不断提供视频,等你不停滑动屏幕,直到它可以确定你喜欢什么。

当我第一次打开TikTok,扑面而来就是一条视频:一个男孩从自己的车窗向路人扔加工过的奶酪片,配乐是说唱歌手Krypto9095的《Woah》。下一条视频是筹款的,帮一名高中门卫买辆新车,画面中出现了他停在学校停车场的生了锈的旧车的特写。再下一条视频是在消防站,一群消防员从杆子上滑下来,边滑边无伴奏演唱美国乡村音乐组合Lady Antebellum的歌曲《Need You Now》,字幕打着:消防员恶搞。再下一条视频,一位母亲不停开合烤箱门模仿亚瑟小子(Usher)《Yeah》的节奏。再下一条,一群门诺派(Mennonite)修女在感谢耶稣。

我老实地不断滑动屏幕,但得承认我深感困惑:他们到底在炒作什么?短短几天后,TikTok筛选了我的喜好,推送的视频也让人舒服起来,而且真的上瘾。我看了好多视频:可爱的狗狗们、一个女孩在键盘上画蝴蝶、DIY清洁技巧、一位老人在Lizzo的一场音乐会上快乐地跳舞、一个人不断开合他们的百叶窗来模仿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那段熟悉的主题音乐……就这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每隔一会儿就有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或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这样的主流名人蹦出来,把我从TikTok幻想中惊醒。TikTok上还有一小部分Instagram式炫耀,比如在米克诺斯岛度假的视频,巴黎一份精致的酒店早餐等等。但这类帖子——在其他社交网络上经常出现——是个别的。大多数情况下,TikTok就像一个用匿名视频打造的、抚慰人心的隔离层,它们旨在勾起我的兴趣,让我不断滑动屏幕。

TikTok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可以摆脱其前辈们商业阴谋的平台。但怀疑者表示如果字节跳动想要使TikTok成为一个可行业务,这种本真性就无法保留。

此前许多热门应用,比如DubSmas、Flipagram或Musical.ly,在失去其吸引力之前也大火了好几个月。Midia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预测道:“TikTok还有六到九个月的天然保质期,然后就过气了。”

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高级主管说,TikTok必然会走上其他成熟媒体应用的老路,要么让人们陷入铺天盖地的广告里,要么催促人们注册订阅,因为“他们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赚钱”。

这种转变已经开始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TikTok正在进行许可谈判,以推出自己的订阅服务,这将让TikTok与Spotify等应用去争夺消费者的钞票。

那位唱片公司的高管说:“这是流媒体服务的Spotify和苹果真正需要担心的。他们将整合(用户生成视频)和(专业音乐内容)。如果你想同时看到艾德•希兰和猫咪跳舞,你可以对自己的收藏栏进行个性化定制。”

TikTok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和品牌的欢迎。瑞茜•威瑟斯彭上周表示她在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中“迷”上了TikTok——这清楚地表明TikTok不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未知之地。

但就目前而言,与在传统媒体步步攀升相比,在TikTok上走红要更随机。这就是为什么基莱斯和他的同行们仍在盼望着能够引起轰动。他们的是拉差辣酱视频走红表明了他们能被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基莱斯告诉我:“我们当然在考虑拍摄续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如何成为TikTok网红?

发布日期:2019-11-14 06:52
摘要:越是古怪和荒诞的视频,越容易在TikTok上走红,这款应用的影响力像病毒一样爆炸增长,成为了投资者、监管者的焦点。



安娜•尼科拉乌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10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在曼哈顿校园的标志性巨型花岗岩球体“日晷”处首次碰面。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天气很冷,下着雨,但这群人在接到短信和张贴在宿舍门上和图书馆里的传单的召集后,仍然来到这里集合。按照参加本次集会的一名学生的话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TikTok网红”。

这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个专为TikTok成立的社团的创始集会。TikTok是最新一款受到青少年追捧的社交应用。其母公司是字节跳动(ByteDance)——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去年被软银(SoftBank)估值为75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该估值意味着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企业之一。TikTok声称拥有逾10亿活跃用户,也就是说它比Twitter和Snapchat加起来还更受欢迎,但还比不上Facebook。

这10亿用户中,有许多都是希望利用该应用的走红而使自己成名的年轻人。伊萨克•基莱斯(Isaac Quiles)就是其中之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后,他打算把自己的爱好——拍摄好笑的小视频,以期能走红——发展成一个校园组织以及慈善募捐组织。

伊萨克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从马萨诸塞州的工业大学城伍斯特(Worcester)来到纽约。他看起来是一名典型的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学生:雄心勃勃、谈吐得体,作为一名刚从高中毕业一年的学生,他的领英(LinkedIn)简历丰富得惊人。伊萨克就读于可持续发展专业,放弃了他以前想读医学院的志向。他是哥伦比亚大学亚太美洲遗产社团(Asia-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club)的成员;周末他会参加帮助贫困儿童的志愿活动。

在学习和参加扩充简历活动之余,伊萨克每晚会用一到两小时与他的朋友罗布•黄(Rob Hwang)碰面,一起策划“足够无厘头”的点子来博取TikTok上的关注(他们的账号是@waterpong)。TikTok是一款短视频应用,为用户提供复杂的剪辑工具和视觉效果;对口型模仿表演、喜剧小品和“挑战赛”舞蹈视频在这款免费应用上十分流行。

伊萨克和罗布对TikTok的痴迷来源于无聊。伊萨克会写歌,罗布是一名创意写作专业的学生。伊萨克说,TikTok则是在日常压力中“让我们用古怪方式表达自我的出口”。

伊萨克和罗布每天浏览TikTok动态,关注现在流行什么内容,总结什么类型的视频比其他视频更受欢迎。就K歌视频而言,节奏突然加快以及歌词简单、容易根据歌词舞动或搞笑表演的视频都很受欢迎。简短(30秒以内)的视频效果最好。“这就是一时的刺激:我们能做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能想到的最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什么?”伊萨克说,“古怪和共鸣才能引发反响。”

他们尝试用一些噱头来获得浏览量,例如躺在地板上、往伊萨克脸上喷生奶油(“那个视频的浏览量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不过,他们的另一个点子让他们在TikTok上短暂走红:罗布把伊萨克逼进电梯的角落,用涂着是拉差辣酱的墨西哥卷饼扇他耳光,节奏配合着乡下人乐队(Village People)的《YMCA》。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超过了140万。

一直勤奋努力的伊萨克希望这个社团最终能扩张到其他常春藤学校,例如哈佛(Harvard)和普林斯顿(Princeton)。他正在寻找赞助者,并为社团设定了初始目标:为资助腭裂手术的非营利组织“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筹集2000美元。

18岁的伊萨克感觉,自己的年龄对于玩TikTok来说有点大。他的许多朋友会因为他玩TikTok而笑话他;他们主要是Instagram的忠实用户,而伊萨克认为那“基本就是有趣版的领英”,因为Instagram的重点在于精心修饰的图片。他解释说:“很多人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个有点傻气的社交媒体形式。”

但是,对于从中学甚至更早开始就有智能手机的一代人来说,TikTok的傻气正是其魔力的一部分。如今的青少年已经多年观看他们的同辈在网上播放生活视频,甚至有一些人通过YouTube(2005年4月23日发布第一个视频)这样的平台成为百万富翁。

正如他们的父母曾经涌进Facebook一样,年轻人通过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为自己拍视频、用网站和应用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想法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社群。他们对视频的痴迷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阶层,以及他们自己的顶级红人。据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调查,在英国,大约有一半12至15岁的青少年说他们会关注视频博客博主。

现在还无法对这类网络表演的影响下结论。Ofcom调查的青少年中有78%表示,他们对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受欢迎”感到有压力,而Instagram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有大量高度修饰的度假图片和品牌赞助的帖子。同时,Facebook则过度充斥着政治广告和明显年龄更大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TikTok则轻松又搞笑,充满着滑稽剧般的幽默。使用该应用的视频创作者告诉记者,越荒诞的视频越有可能走红。滑稽小视频常常突然转折,变得气氛尴尬,但这样又很合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K歌就很令人难堪。

就像青少年所迷恋的大多数事物一样,TikTok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笔大生意。字节跳动最近否认了一则报道,即它准备最早于明年春天在香港上市。2017年,该公司用大约10亿美元收购了K歌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根据一段泄露的录音,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不得不安抚Facebook员工对于TikTok威胁的担忧。该应用的影响甚至已经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注意,在国会议员提出TikTok可能会将用户数据传回中国的担忧后,上上周美国监管机构开启了对字节跳动的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把TikTok比作是10年前的YouTube,或者是新版的Vine——一个流行的6秒视频应用,Twitter在2012年收购、2016年关闭。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长达52分钟。

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TikTok。科技研究公司LightShed的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警告说:“随着TikTok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注意(有可能是通过观察他们孩子的手机使用行为),他们开始把TikTok视为是Snapchat的威胁。”

TikTok不断积聚的力量今年通过音乐产业爆发成为主流,一条TikTok小视频把一首不知名歌曲推上了连最卖座的歌手也难以企及的高度。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最初在TikTok上毫不起眼,现在已经成为有史以来在音乐榜单上连冠时间最长的歌曲——毫不意外,娱乐业高管们开始疯狂利用TikTok,试图在其他新人歌手上重现这样的成功。

“两年前,TikTok成为了Musical.ly一样的现象级产品,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曾捧红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卡迪•B(Cardi B)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的总经理保罗•辛克莱尔(Paul Sinclair)表示,“TikTok成为了我们每一次宣传活动都要谈及的公司之一。”音乐行业的高管现在纷纷冲向TikTok发掘新星,把每一首新发行的歌曲都发布在该应用上,付钱给影响力最大的TikTok红人,让他们在视频投稿中使用自己旗下歌手的作品片段。

尽管有这些精心策划的营销努力,曾签约酷玩乐队(Coldplay)的老牌伦敦公司帕洛风唱片(Parlophone Records)最近却是在无意间捧红了一个TikTok明星。

该唱片公司两年前签约了一位名为Ashnikko的蓝绿色头发歌手,她看上去具备了成为2019年理想明星的所有条件。这名23岁的歌手看起来像是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和格兰姆斯(Grimes)的结合,非常撩人和张扬,在电子流行乐中塞满言语粗俗的说唱。《Paper》杂志将她形容为“淫荡的原宿哥特狂热爱好者的精灵梦幻女孩”。帕洛风唱片的市场主管杰克• 梅尔休伊什(Jack Melhuish)告诉记者,Ashnikko(真名:阿什顿•凯西(Ashton Casey))“非常契合TikTok和Instagram这一代人。”

但是,她的迷你专辑《Hi, It's Me》在7月发行时并未获得多少热度。直到数个月前,她成为社交媒体现象级人物的潜力才展现出来。

9月20日,一个用户名@Frillysocks的女孩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中她在自己卧室里伴着Ashnikko这张专辑中的歌曲《Stupid》边舞边对口型。@Frillysocks只有数千名关注者,该视频被“点赞”了1169次,按TikTok的标准来说相当少。

但隔天另一个拥有2.3万名关注者的TikTok用户@Kindasmileyriley发布了她拍摄的《Stupid》视频。一天后,拥有280万关注者的TikTok红人@brookiebarry也做了同样的事。随后有更多人效仿,将这首歌推上了TikTok的爆梗巅峰。

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人——主要是十几岁的少女——发布了自己伴着《Stupid》唱跳的视频,参与“#蠢男孩挑战赛”(#stupidboychallenge)这一话题。据帕洛风表示该话题已产生了近300万条TikTok视频。

《Stupid》非常适合TikTok这样的平台——一个为戏精、麦霸和爆梗而设计的世界。在《Stupid》开头的12秒里,Ashnikko一边夸张地咯咯大笑,一边尖叫着“哦,我的天哪”。然后随着节奏加快是朗朗上口的副歌——很容易对口型:“蠢男孩以为我需要他,我冷落他就像换季”,Ashnikko说唱道。这首歌很容易用于表演,还有点女权主义者的意味。

Ashnikko尚未登上《滚石》(Rolling Stone)的封面,但与许多YouTube名人一样,她的观众遍布互联网。《Stupid》的话题性让Ashnikko的音乐流传更广,人们开始在Spotify和苹果(Apple)上播放这首歌,同时她在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在几周内涨到原来的五倍。

许多成年人包括千禧一代都不玩TikTok,认为这个令人困惑的事物属于Z世代媒体生态系统,他们参与不了。网络名人杰克•瓦格纳尔(Jack Wagner)去年对《大西洋》(Atlantic)杂志表示,“一个成年人在一个应用上拍摄可爱的卡拉OK视频,还努力让这条视频走红,这种行为很怪异。”

但梅尔休伊什表示,这种费解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你15岁,玩(TikTok)完全合理。但对于使用Instagram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什么玩意?’但这里面有种纯粹性……观众们觉得这是他们的空间。”

虽然企业、名人和品牌都在踊跃参与,但大部分TikTok视频仍然是由普通孩子制作的。滑屏浏览该应用,可以将人们带入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或在教室或在厨房,背景里的老师和父母一脸局促。

TikTok的设计意图就是让用户上瘾;该公司用人工智能来预测什么样的视频能吸引你,再设计出无止境的视频列表,让人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中国的父母对此非常担忧,以至于字节跳动去年对抖音(TikTok中国版)推出了“防沉迷模式”。

“挑战赛”是TikTok世界的动力,人们被激励着再现出特定舞蹈或动作。TikTok通过先进的编辑工具以及丰富的声音片段和视觉效果数据库,让拍摄变得很容易。TikTok上有“反应视频”,然后有“反应视频的反应视频”,然后这些趋向迅速壮大,不但有力量打破唱片纪录,还能有大品牌赞助商奖励草根名人。

与Instagram、Facebook,或甚至MySpace等更老的社交媒体应用不同,TikTok不会要求你找到你的朋友,或编写一份细致的自传,或设置个人信息以识别你。它只是不断提供视频,等你不停滑动屏幕,直到它可以确定你喜欢什么。

当我第一次打开TikTok,扑面而来就是一条视频:一个男孩从自己的车窗向路人扔加工过的奶酪片,配乐是说唱歌手Krypto9095的《Woah》。下一条视频是筹款的,帮一名高中门卫买辆新车,画面中出现了他停在学校停车场的生了锈的旧车的特写。再下一条视频是在消防站,一群消防员从杆子上滑下来,边滑边无伴奏演唱美国乡村音乐组合Lady Antebellum的歌曲《Need You Now》,字幕打着:消防员恶搞。再下一条视频,一位母亲不停开合烤箱门模仿亚瑟小子(Usher)《Yeah》的节奏。再下一条,一群门诺派(Mennonite)修女在感谢耶稣。

我老实地不断滑动屏幕,但得承认我深感困惑:他们到底在炒作什么?短短几天后,TikTok筛选了我的喜好,推送的视频也让人舒服起来,而且真的上瘾。我看了好多视频:可爱的狗狗们、一个女孩在键盘上画蝴蝶、DIY清洁技巧、一位老人在Lizzo的一场音乐会上快乐地跳舞、一个人不断开合他们的百叶窗来模仿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那段熟悉的主题音乐……就这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每隔一会儿就有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或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这样的主流名人蹦出来,把我从TikTok幻想中惊醒。TikTok上还有一小部分Instagram式炫耀,比如在米克诺斯岛度假的视频,巴黎一份精致的酒店早餐等等。但这类帖子——在其他社交网络上经常出现——是个别的。大多数情况下,TikTok就像一个用匿名视频打造的、抚慰人心的隔离层,它们旨在勾起我的兴趣,让我不断滑动屏幕。

TikTok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可以摆脱其前辈们商业阴谋的平台。但怀疑者表示如果字节跳动想要使TikTok成为一个可行业务,这种本真性就无法保留。

此前许多热门应用,比如DubSmas、Flipagram或Musical.ly,在失去其吸引力之前也大火了好几个月。Midia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预测道:“TikTok还有六到九个月的天然保质期,然后就过气了。”

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高级主管说,TikTok必然会走上其他成熟媒体应用的老路,要么让人们陷入铺天盖地的广告里,要么催促人们注册订阅,因为“他们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赚钱”。

这种转变已经开始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TikTok正在进行许可谈判,以推出自己的订阅服务,这将让TikTok与Spotify等应用去争夺消费者的钞票。

那位唱片公司的高管说:“这是流媒体服务的Spotify和苹果真正需要担心的。他们将整合(用户生成视频)和(专业音乐内容)。如果你想同时看到艾德•希兰和猫咪跳舞,你可以对自己的收藏栏进行个性化定制。”

TikTok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和品牌的欢迎。瑞茜•威瑟斯彭上周表示她在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中“迷”上了TikTok——这清楚地表明TikTok不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未知之地。

但就目前而言,与在传统媒体步步攀升相比,在TikTok上走红要更随机。这就是为什么基莱斯和他的同行们仍在盼望着能够引起轰动。他们的是拉差辣酱视频走红表明了他们能被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基莱斯告诉我:“我们当然在考虑拍摄续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越是古怪和荒诞的视频,越容易在TikTok上走红,这款应用的影响力像病毒一样爆炸增长,成为了投资者、监管者的焦点。



安娜•尼科拉乌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10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在曼哈顿校园的标志性巨型花岗岩球体“日晷”处首次碰面。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天气很冷,下着雨,但这群人在接到短信和张贴在宿舍门上和图书馆里的传单的召集后,仍然来到这里集合。按照参加本次集会的一名学生的话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TikTok网红”。

这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个专为TikTok成立的社团的创始集会。TikTok是最新一款受到青少年追捧的社交应用。其母公司是字节跳动(ByteDance)——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去年被软银(SoftBank)估值为75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该估值意味着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企业之一。TikTok声称拥有逾10亿活跃用户,也就是说它比Twitter和Snapchat加起来还更受欢迎,但还比不上Facebook。

这10亿用户中,有许多都是希望利用该应用的走红而使自己成名的年轻人。伊萨克•基莱斯(Isaac Quiles)就是其中之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后,他打算把自己的爱好——拍摄好笑的小视频,以期能走红——发展成一个校园组织以及慈善募捐组织。

伊萨克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从马萨诸塞州的工业大学城伍斯特(Worcester)来到纽约。他看起来是一名典型的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学生:雄心勃勃、谈吐得体,作为一名刚从高中毕业一年的学生,他的领英(LinkedIn)简历丰富得惊人。伊萨克就读于可持续发展专业,放弃了他以前想读医学院的志向。他是哥伦比亚大学亚太美洲遗产社团(Asia-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club)的成员;周末他会参加帮助贫困儿童的志愿活动。

在学习和参加扩充简历活动之余,伊萨克每晚会用一到两小时与他的朋友罗布•黄(Rob Hwang)碰面,一起策划“足够无厘头”的点子来博取TikTok上的关注(他们的账号是@waterpong)。TikTok是一款短视频应用,为用户提供复杂的剪辑工具和视觉效果;对口型模仿表演、喜剧小品和“挑战赛”舞蹈视频在这款免费应用上十分流行。

伊萨克和罗布对TikTok的痴迷来源于无聊。伊萨克会写歌,罗布是一名创意写作专业的学生。伊萨克说,TikTok则是在日常压力中“让我们用古怪方式表达自我的出口”。

伊萨克和罗布每天浏览TikTok动态,关注现在流行什么内容,总结什么类型的视频比其他视频更受欢迎。就K歌视频而言,节奏突然加快以及歌词简单、容易根据歌词舞动或搞笑表演的视频都很受欢迎。简短(30秒以内)的视频效果最好。“这就是一时的刺激:我们能做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能想到的最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什么?”伊萨克说,“古怪和共鸣才能引发反响。”

他们尝试用一些噱头来获得浏览量,例如躺在地板上、往伊萨克脸上喷生奶油(“那个视频的浏览量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不过,他们的另一个点子让他们在TikTok上短暂走红:罗布把伊萨克逼进电梯的角落,用涂着是拉差辣酱的墨西哥卷饼扇他耳光,节奏配合着乡下人乐队(Village People)的《YMCA》。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超过了140万。

一直勤奋努力的伊萨克希望这个社团最终能扩张到其他常春藤学校,例如哈佛(Harvard)和普林斯顿(Princeton)。他正在寻找赞助者,并为社团设定了初始目标:为资助腭裂手术的非营利组织“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筹集2000美元。

18岁的伊萨克感觉,自己的年龄对于玩TikTok来说有点大。他的许多朋友会因为他玩TikTok而笑话他;他们主要是Instagram的忠实用户,而伊萨克认为那“基本就是有趣版的领英”,因为Instagram的重点在于精心修饰的图片。他解释说:“很多人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个有点傻气的社交媒体形式。”

但是,对于从中学甚至更早开始就有智能手机的一代人来说,TikTok的傻气正是其魔力的一部分。如今的青少年已经多年观看他们的同辈在网上播放生活视频,甚至有一些人通过YouTube(2005年4月23日发布第一个视频)这样的平台成为百万富翁。

正如他们的父母曾经涌进Facebook一样,年轻人通过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为自己拍视频、用网站和应用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想法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社群。他们对视频的痴迷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阶层,以及他们自己的顶级红人。据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调查,在英国,大约有一半12至15岁的青少年说他们会关注视频博客博主。

现在还无法对这类网络表演的影响下结论。Ofcom调查的青少年中有78%表示,他们对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受欢迎”感到有压力,而Instagram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有大量高度修饰的度假图片和品牌赞助的帖子。同时,Facebook则过度充斥着政治广告和明显年龄更大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TikTok则轻松又搞笑,充满着滑稽剧般的幽默。使用该应用的视频创作者告诉记者,越荒诞的视频越有可能走红。滑稽小视频常常突然转折,变得气氛尴尬,但这样又很合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K歌就很令人难堪。

就像青少年所迷恋的大多数事物一样,TikTok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笔大生意。字节跳动最近否认了一则报道,即它准备最早于明年春天在香港上市。2017年,该公司用大约10亿美元收购了K歌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根据一段泄露的录音,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不得不安抚Facebook员工对于TikTok威胁的担忧。该应用的影响甚至已经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注意,在国会议员提出TikTok可能会将用户数据传回中国的担忧后,上上周美国监管机构开启了对字节跳动的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把TikTok比作是10年前的YouTube,或者是新版的Vine——一个流行的6秒视频应用,Twitter在2012年收购、2016年关闭。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长达52分钟。

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TikTok。科技研究公司LightShed的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警告说:“随着TikTok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注意(有可能是通过观察他们孩子的手机使用行为),他们开始把TikTok视为是Snapchat的威胁。”

TikTok不断积聚的力量今年通过音乐产业爆发成为主流,一条TikTok小视频把一首不知名歌曲推上了连最卖座的歌手也难以企及的高度。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最初在TikTok上毫不起眼,现在已经成为有史以来在音乐榜单上连冠时间最长的歌曲——毫不意外,娱乐业高管们开始疯狂利用TikTok,试图在其他新人歌手上重现这样的成功。

“两年前,TikTok成为了Musical.ly一样的现象级产品,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曾捧红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卡迪•B(Cardi B)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的总经理保罗•辛克莱尔(Paul Sinclair)表示,“TikTok成为了我们每一次宣传活动都要谈及的公司之一。”音乐行业的高管现在纷纷冲向TikTok发掘新星,把每一首新发行的歌曲都发布在该应用上,付钱给影响力最大的TikTok红人,让他们在视频投稿中使用自己旗下歌手的作品片段。

尽管有这些精心策划的营销努力,曾签约酷玩乐队(Coldplay)的老牌伦敦公司帕洛风唱片(Parlophone Records)最近却是在无意间捧红了一个TikTok明星。

该唱片公司两年前签约了一位名为Ashnikko的蓝绿色头发歌手,她看上去具备了成为2019年理想明星的所有条件。这名23岁的歌手看起来像是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和格兰姆斯(Grimes)的结合,非常撩人和张扬,在电子流行乐中塞满言语粗俗的说唱。《Paper》杂志将她形容为“淫荡的原宿哥特狂热爱好者的精灵梦幻女孩”。帕洛风唱片的市场主管杰克• 梅尔休伊什(Jack Melhuish)告诉记者,Ashnikko(真名:阿什顿•凯西(Ashton Casey))“非常契合TikTok和Instagram这一代人。”

但是,她的迷你专辑《Hi, It's Me》在7月发行时并未获得多少热度。直到数个月前,她成为社交媒体现象级人物的潜力才展现出来。

9月20日,一个用户名@Frillysocks的女孩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中她在自己卧室里伴着Ashnikko这张专辑中的歌曲《Stupid》边舞边对口型。@Frillysocks只有数千名关注者,该视频被“点赞”了1169次,按TikTok的标准来说相当少。

但隔天另一个拥有2.3万名关注者的TikTok用户@Kindasmileyriley发布了她拍摄的《Stupid》视频。一天后,拥有280万关注者的TikTok红人@brookiebarry也做了同样的事。随后有更多人效仿,将这首歌推上了TikTok的爆梗巅峰。

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人——主要是十几岁的少女——发布了自己伴着《Stupid》唱跳的视频,参与“#蠢男孩挑战赛”(#stupidboychallenge)这一话题。据帕洛风表示该话题已产生了近300万条TikTok视频。

《Stupid》非常适合TikTok这样的平台——一个为戏精、麦霸和爆梗而设计的世界。在《Stupid》开头的12秒里,Ashnikko一边夸张地咯咯大笑,一边尖叫着“哦,我的天哪”。然后随着节奏加快是朗朗上口的副歌——很容易对口型:“蠢男孩以为我需要他,我冷落他就像换季”,Ashnikko说唱道。这首歌很容易用于表演,还有点女权主义者的意味。

Ashnikko尚未登上《滚石》(Rolling Stone)的封面,但与许多YouTube名人一样,她的观众遍布互联网。《Stupid》的话题性让Ashnikko的音乐流传更广,人们开始在Spotify和苹果(Apple)上播放这首歌,同时她在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在几周内涨到原来的五倍。

许多成年人包括千禧一代都不玩TikTok,认为这个令人困惑的事物属于Z世代媒体生态系统,他们参与不了。网络名人杰克•瓦格纳尔(Jack Wagner)去年对《大西洋》(Atlantic)杂志表示,“一个成年人在一个应用上拍摄可爱的卡拉OK视频,还努力让这条视频走红,这种行为很怪异。”

但梅尔休伊什表示,这种费解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你15岁,玩(TikTok)完全合理。但对于使用Instagram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什么玩意?’但这里面有种纯粹性……观众们觉得这是他们的空间。”

虽然企业、名人和品牌都在踊跃参与,但大部分TikTok视频仍然是由普通孩子制作的。滑屏浏览该应用,可以将人们带入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或在教室或在厨房,背景里的老师和父母一脸局促。

TikTok的设计意图就是让用户上瘾;该公司用人工智能来预测什么样的视频能吸引你,再设计出无止境的视频列表,让人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中国的父母对此非常担忧,以至于字节跳动去年对抖音(TikTok中国版)推出了“防沉迷模式”。

“挑战赛”是TikTok世界的动力,人们被激励着再现出特定舞蹈或动作。TikTok通过先进的编辑工具以及丰富的声音片段和视觉效果数据库,让拍摄变得很容易。TikTok上有“反应视频”,然后有“反应视频的反应视频”,然后这些趋向迅速壮大,不但有力量打破唱片纪录,还能有大品牌赞助商奖励草根名人。

与Instagram、Facebook,或甚至MySpace等更老的社交媒体应用不同,TikTok不会要求你找到你的朋友,或编写一份细致的自传,或设置个人信息以识别你。它只是不断提供视频,等你不停滑动屏幕,直到它可以确定你喜欢什么。

当我第一次打开TikTok,扑面而来就是一条视频:一个男孩从自己的车窗向路人扔加工过的奶酪片,配乐是说唱歌手Krypto9095的《Woah》。下一条视频是筹款的,帮一名高中门卫买辆新车,画面中出现了他停在学校停车场的生了锈的旧车的特写。再下一条视频是在消防站,一群消防员从杆子上滑下来,边滑边无伴奏演唱美国乡村音乐组合Lady Antebellum的歌曲《Need You Now》,字幕打着:消防员恶搞。再下一条视频,一位母亲不停开合烤箱门模仿亚瑟小子(Usher)《Yeah》的节奏。再下一条,一群门诺派(Mennonite)修女在感谢耶稣。

我老实地不断滑动屏幕,但得承认我深感困惑:他们到底在炒作什么?短短几天后,TikTok筛选了我的喜好,推送的视频也让人舒服起来,而且真的上瘾。我看了好多视频:可爱的狗狗们、一个女孩在键盘上画蝴蝶、DIY清洁技巧、一位老人在Lizzo的一场音乐会上快乐地跳舞、一个人不断开合他们的百叶窗来模仿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那段熟悉的主题音乐……就这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每隔一会儿就有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或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这样的主流名人蹦出来,把我从TikTok幻想中惊醒。TikTok上还有一小部分Instagram式炫耀,比如在米克诺斯岛度假的视频,巴黎一份精致的酒店早餐等等。但这类帖子——在其他社交网络上经常出现——是个别的。大多数情况下,TikTok就像一个用匿名视频打造的、抚慰人心的隔离层,它们旨在勾起我的兴趣,让我不断滑动屏幕。

TikTok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可以摆脱其前辈们商业阴谋的平台。但怀疑者表示如果字节跳动想要使TikTok成为一个可行业务,这种本真性就无法保留。

此前许多热门应用,比如DubSmas、Flipagram或Musical.ly,在失去其吸引力之前也大火了好几个月。Midia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预测道:“TikTok还有六到九个月的天然保质期,然后就过气了。”

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高级主管说,TikTok必然会走上其他成熟媒体应用的老路,要么让人们陷入铺天盖地的广告里,要么催促人们注册订阅,因为“他们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赚钱”。

这种转变已经开始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TikTok正在进行许可谈判,以推出自己的订阅服务,这将让TikTok与Spotify等应用去争夺消费者的钞票。

那位唱片公司的高管说:“这是流媒体服务的Spotify和苹果真正需要担心的。他们将整合(用户生成视频)和(专业音乐内容)。如果你想同时看到艾德•希兰和猫咪跳舞,你可以对自己的收藏栏进行个性化定制。”

TikTok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和品牌的欢迎。瑞茜•威瑟斯彭上周表示她在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中“迷”上了TikTok——这清楚地表明TikTok不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未知之地。

但就目前而言,与在传统媒体步步攀升相比,在TikTok上走红要更随机。这就是为什么基莱斯和他的同行们仍在盼望着能够引起轰动。他们的是拉差辣酱视频走红表明了他们能被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基莱斯告诉我:“我们当然在考虑拍摄续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如何成为TikTok网红?

发布日期:2019-11-14 06:52
摘要:越是古怪和荒诞的视频,越容易在TikTok上走红,这款应用的影响力像病毒一样爆炸增长,成为了投资者、监管者的焦点。



安娜•尼科拉乌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10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在曼哈顿校园的标志性巨型花岗岩球体“日晷”处首次碰面。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天气很冷,下着雨,但这群人在接到短信和张贴在宿舍门上和图书馆里的传单的召集后,仍然来到这里集合。按照参加本次集会的一名学生的话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TikTok网红”。

这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个专为TikTok成立的社团的创始集会。TikTok是最新一款受到青少年追捧的社交应用。其母公司是字节跳动(ByteDance)——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去年被软银(SoftBank)估值为75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该估值意味着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企业之一。TikTok声称拥有逾10亿活跃用户,也就是说它比Twitter和Snapchat加起来还更受欢迎,但还比不上Facebook。

这10亿用户中,有许多都是希望利用该应用的走红而使自己成名的年轻人。伊萨克•基莱斯(Isaac Quiles)就是其中之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后,他打算把自己的爱好——拍摄好笑的小视频,以期能走红——发展成一个校园组织以及慈善募捐组织。

伊萨克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从马萨诸塞州的工业大学城伍斯特(Worcester)来到纽约。他看起来是一名典型的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学生:雄心勃勃、谈吐得体,作为一名刚从高中毕业一年的学生,他的领英(LinkedIn)简历丰富得惊人。伊萨克就读于可持续发展专业,放弃了他以前想读医学院的志向。他是哥伦比亚大学亚太美洲遗产社团(Asia-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club)的成员;周末他会参加帮助贫困儿童的志愿活动。

在学习和参加扩充简历活动之余,伊萨克每晚会用一到两小时与他的朋友罗布•黄(Rob Hwang)碰面,一起策划“足够无厘头”的点子来博取TikTok上的关注(他们的账号是@waterpong)。TikTok是一款短视频应用,为用户提供复杂的剪辑工具和视觉效果;对口型模仿表演、喜剧小品和“挑战赛”舞蹈视频在这款免费应用上十分流行。

伊萨克和罗布对TikTok的痴迷来源于无聊。伊萨克会写歌,罗布是一名创意写作专业的学生。伊萨克说,TikTok则是在日常压力中“让我们用古怪方式表达自我的出口”。

伊萨克和罗布每天浏览TikTok动态,关注现在流行什么内容,总结什么类型的视频比其他视频更受欢迎。就K歌视频而言,节奏突然加快以及歌词简单、容易根据歌词舞动或搞笑表演的视频都很受欢迎。简短(30秒以内)的视频效果最好。“这就是一时的刺激:我们能做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能想到的最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什么?”伊萨克说,“古怪和共鸣才能引发反响。”

他们尝试用一些噱头来获得浏览量,例如躺在地板上、往伊萨克脸上喷生奶油(“那个视频的浏览量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不过,他们的另一个点子让他们在TikTok上短暂走红:罗布把伊萨克逼进电梯的角落,用涂着是拉差辣酱的墨西哥卷饼扇他耳光,节奏配合着乡下人乐队(Village People)的《YMCA》。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超过了140万。

一直勤奋努力的伊萨克希望这个社团最终能扩张到其他常春藤学校,例如哈佛(Harvard)和普林斯顿(Princeton)。他正在寻找赞助者,并为社团设定了初始目标:为资助腭裂手术的非营利组织“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筹集2000美元。

18岁的伊萨克感觉,自己的年龄对于玩TikTok来说有点大。他的许多朋友会因为他玩TikTok而笑话他;他们主要是Instagram的忠实用户,而伊萨克认为那“基本就是有趣版的领英”,因为Instagram的重点在于精心修饰的图片。他解释说:“很多人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个有点傻气的社交媒体形式。”

但是,对于从中学甚至更早开始就有智能手机的一代人来说,TikTok的傻气正是其魔力的一部分。如今的青少年已经多年观看他们的同辈在网上播放生活视频,甚至有一些人通过YouTube(2005年4月23日发布第一个视频)这样的平台成为百万富翁。

正如他们的父母曾经涌进Facebook一样,年轻人通过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为自己拍视频、用网站和应用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想法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社群。他们对视频的痴迷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阶层,以及他们自己的顶级红人。据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调查,在英国,大约有一半12至15岁的青少年说他们会关注视频博客博主。

现在还无法对这类网络表演的影响下结论。Ofcom调查的青少年中有78%表示,他们对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受欢迎”感到有压力,而Instagram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有大量高度修饰的度假图片和品牌赞助的帖子。同时,Facebook则过度充斥着政治广告和明显年龄更大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TikTok则轻松又搞笑,充满着滑稽剧般的幽默。使用该应用的视频创作者告诉记者,越荒诞的视频越有可能走红。滑稽小视频常常突然转折,变得气氛尴尬,但这样又很合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K歌就很令人难堪。

就像青少年所迷恋的大多数事物一样,TikTok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笔大生意。字节跳动最近否认了一则报道,即它准备最早于明年春天在香港上市。2017年,该公司用大约10亿美元收购了K歌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根据一段泄露的录音,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不得不安抚Facebook员工对于TikTok威胁的担忧。该应用的影响甚至已经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注意,在国会议员提出TikTok可能会将用户数据传回中国的担忧后,上上周美国监管机构开启了对字节跳动的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把TikTok比作是10年前的YouTube,或者是新版的Vine——一个流行的6秒视频应用,Twitter在2012年收购、2016年关闭。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长达52分钟。

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TikTok。科技研究公司LightShed的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警告说:“随着TikTok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注意(有可能是通过观察他们孩子的手机使用行为),他们开始把TikTok视为是Snapchat的威胁。”

TikTok不断积聚的力量今年通过音乐产业爆发成为主流,一条TikTok小视频把一首不知名歌曲推上了连最卖座的歌手也难以企及的高度。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最初在TikTok上毫不起眼,现在已经成为有史以来在音乐榜单上连冠时间最长的歌曲——毫不意外,娱乐业高管们开始疯狂利用TikTok,试图在其他新人歌手上重现这样的成功。

“两年前,TikTok成为了Musical.ly一样的现象级产品,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曾捧红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卡迪•B(Cardi B)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的总经理保罗•辛克莱尔(Paul Sinclair)表示,“TikTok成为了我们每一次宣传活动都要谈及的公司之一。”音乐行业的高管现在纷纷冲向TikTok发掘新星,把每一首新发行的歌曲都发布在该应用上,付钱给影响力最大的TikTok红人,让他们在视频投稿中使用自己旗下歌手的作品片段。

尽管有这些精心策划的营销努力,曾签约酷玩乐队(Coldplay)的老牌伦敦公司帕洛风唱片(Parlophone Records)最近却是在无意间捧红了一个TikTok明星。

该唱片公司两年前签约了一位名为Ashnikko的蓝绿色头发歌手,她看上去具备了成为2019年理想明星的所有条件。这名23岁的歌手看起来像是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和格兰姆斯(Grimes)的结合,非常撩人和张扬,在电子流行乐中塞满言语粗俗的说唱。《Paper》杂志将她形容为“淫荡的原宿哥特狂热爱好者的精灵梦幻女孩”。帕洛风唱片的市场主管杰克• 梅尔休伊什(Jack Melhuish)告诉记者,Ashnikko(真名:阿什顿•凯西(Ashton Casey))“非常契合TikTok和Instagram这一代人。”

但是,她的迷你专辑《Hi, It's Me》在7月发行时并未获得多少热度。直到数个月前,她成为社交媒体现象级人物的潜力才展现出来。

9月20日,一个用户名@Frillysocks的女孩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中她在自己卧室里伴着Ashnikko这张专辑中的歌曲《Stupid》边舞边对口型。@Frillysocks只有数千名关注者,该视频被“点赞”了1169次,按TikTok的标准来说相当少。

但隔天另一个拥有2.3万名关注者的TikTok用户@Kindasmileyriley发布了她拍摄的《Stupid》视频。一天后,拥有280万关注者的TikTok红人@brookiebarry也做了同样的事。随后有更多人效仿,将这首歌推上了TikTok的爆梗巅峰。

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人——主要是十几岁的少女——发布了自己伴着《Stupid》唱跳的视频,参与“#蠢男孩挑战赛”(#stupidboychallenge)这一话题。据帕洛风表示该话题已产生了近300万条TikTok视频。

《Stupid》非常适合TikTok这样的平台——一个为戏精、麦霸和爆梗而设计的世界。在《Stupid》开头的12秒里,Ashnikko一边夸张地咯咯大笑,一边尖叫着“哦,我的天哪”。然后随着节奏加快是朗朗上口的副歌——很容易对口型:“蠢男孩以为我需要他,我冷落他就像换季”,Ashnikko说唱道。这首歌很容易用于表演,还有点女权主义者的意味。

Ashnikko尚未登上《滚石》(Rolling Stone)的封面,但与许多YouTube名人一样,她的观众遍布互联网。《Stupid》的话题性让Ashnikko的音乐流传更广,人们开始在Spotify和苹果(Apple)上播放这首歌,同时她在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在几周内涨到原来的五倍。

许多成年人包括千禧一代都不玩TikTok,认为这个令人困惑的事物属于Z世代媒体生态系统,他们参与不了。网络名人杰克•瓦格纳尔(Jack Wagner)去年对《大西洋》(Atlantic)杂志表示,“一个成年人在一个应用上拍摄可爱的卡拉OK视频,还努力让这条视频走红,这种行为很怪异。”

但梅尔休伊什表示,这种费解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你15岁,玩(TikTok)完全合理。但对于使用Instagram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什么玩意?’但这里面有种纯粹性……观众们觉得这是他们的空间。”

虽然企业、名人和品牌都在踊跃参与,但大部分TikTok视频仍然是由普通孩子制作的。滑屏浏览该应用,可以将人们带入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或在教室或在厨房,背景里的老师和父母一脸局促。

TikTok的设计意图就是让用户上瘾;该公司用人工智能来预测什么样的视频能吸引你,再设计出无止境的视频列表,让人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中国的父母对此非常担忧,以至于字节跳动去年对抖音(TikTok中国版)推出了“防沉迷模式”。

“挑战赛”是TikTok世界的动力,人们被激励着再现出特定舞蹈或动作。TikTok通过先进的编辑工具以及丰富的声音片段和视觉效果数据库,让拍摄变得很容易。TikTok上有“反应视频”,然后有“反应视频的反应视频”,然后这些趋向迅速壮大,不但有力量打破唱片纪录,还能有大品牌赞助商奖励草根名人。

与Instagram、Facebook,或甚至MySpace等更老的社交媒体应用不同,TikTok不会要求你找到你的朋友,或编写一份细致的自传,或设置个人信息以识别你。它只是不断提供视频,等你不停滑动屏幕,直到它可以确定你喜欢什么。

当我第一次打开TikTok,扑面而来就是一条视频:一个男孩从自己的车窗向路人扔加工过的奶酪片,配乐是说唱歌手Krypto9095的《Woah》。下一条视频是筹款的,帮一名高中门卫买辆新车,画面中出现了他停在学校停车场的生了锈的旧车的特写。再下一条视频是在消防站,一群消防员从杆子上滑下来,边滑边无伴奏演唱美国乡村音乐组合Lady Antebellum的歌曲《Need You Now》,字幕打着:消防员恶搞。再下一条视频,一位母亲不停开合烤箱门模仿亚瑟小子(Usher)《Yeah》的节奏。再下一条,一群门诺派(Mennonite)修女在感谢耶稣。

我老实地不断滑动屏幕,但得承认我深感困惑:他们到底在炒作什么?短短几天后,TikTok筛选了我的喜好,推送的视频也让人舒服起来,而且真的上瘾。我看了好多视频:可爱的狗狗们、一个女孩在键盘上画蝴蝶、DIY清洁技巧、一位老人在Lizzo的一场音乐会上快乐地跳舞、一个人不断开合他们的百叶窗来模仿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那段熟悉的主题音乐……就这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每隔一会儿就有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或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这样的主流名人蹦出来,把我从TikTok幻想中惊醒。TikTok上还有一小部分Instagram式炫耀,比如在米克诺斯岛度假的视频,巴黎一份精致的酒店早餐等等。但这类帖子——在其他社交网络上经常出现——是个别的。大多数情况下,TikTok就像一个用匿名视频打造的、抚慰人心的隔离层,它们旨在勾起我的兴趣,让我不断滑动屏幕。

TikTok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可以摆脱其前辈们商业阴谋的平台。但怀疑者表示如果字节跳动想要使TikTok成为一个可行业务,这种本真性就无法保留。

此前许多热门应用,比如DubSmas、Flipagram或Musical.ly,在失去其吸引力之前也大火了好几个月。Midia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预测道:“TikTok还有六到九个月的天然保质期,然后就过气了。”

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高级主管说,TikTok必然会走上其他成熟媒体应用的老路,要么让人们陷入铺天盖地的广告里,要么催促人们注册订阅,因为“他们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赚钱”。

这种转变已经开始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TikTok正在进行许可谈判,以推出自己的订阅服务,这将让TikTok与Spotify等应用去争夺消费者的钞票。

那位唱片公司的高管说:“这是流媒体服务的Spotify和苹果真正需要担心的。他们将整合(用户生成视频)和(专业音乐内容)。如果你想同时看到艾德•希兰和猫咪跳舞,你可以对自己的收藏栏进行个性化定制。”

TikTok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和品牌的欢迎。瑞茜•威瑟斯彭上周表示她在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中“迷”上了TikTok——这清楚地表明TikTok不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未知之地。

但就目前而言,与在传统媒体步步攀升相比,在TikTok上走红要更随机。这就是为什么基莱斯和他的同行们仍在盼望着能够引起轰动。他们的是拉差辣酱视频走红表明了他们能被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基莱斯告诉我:“我们当然在考虑拍摄续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越是古怪和荒诞的视频,越容易在TikTok上走红,这款应用的影响力像病毒一样爆炸增长,成为了投资者、监管者的焦点。



安娜•尼科拉乌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10月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一群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学生在曼哈顿校园的标志性巨型花岗岩球体“日晷”处首次碰面。此时已是深夜11点,天气很冷,下着雨,但这群人在接到短信和张贴在宿舍门上和图书馆里的传单的召集后,仍然来到这里集合。按照参加本次集会的一名学生的话说,他们来这里是为了“成为TikTok网红”。

这是哥伦比亚大学第一个专为TikTok成立的社团的创始集会。TikTok是最新一款受到青少年追捧的社交应用。其母公司是字节跳动(ByteDance)——一家总部位于北京、去年被软银(SoftBank)估值为750亿美元的科技企业,该估值意味着它是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初创企业之一。TikTok声称拥有逾10亿活跃用户,也就是说它比Twitter和Snapchat加起来还更受欢迎,但还比不上Facebook。

这10亿用户中,有许多都是希望利用该应用的走红而使自己成名的年轻人。伊萨克•基莱斯(Isaac Quiles)就是其中之一。来到哥伦比亚大学后,他打算把自己的爱好——拍摄好笑的小视频,以期能走红——发展成一个校园组织以及慈善募捐组织。

伊萨克是一名大学二年级学生,从马萨诸塞州的工业大学城伍斯特(Worcester)来到纽约。他看起来是一名典型的常春藤联盟(Ivy League)学生:雄心勃勃、谈吐得体,作为一名刚从高中毕业一年的学生,他的领英(LinkedIn)简历丰富得惊人。伊萨克就读于可持续发展专业,放弃了他以前想读医学院的志向。他是哥伦比亚大学亚太美洲遗产社团(Asia-Pacific American Heritage club)的成员;周末他会参加帮助贫困儿童的志愿活动。

在学习和参加扩充简历活动之余,伊萨克每晚会用一到两小时与他的朋友罗布•黄(Rob Hwang)碰面,一起策划“足够无厘头”的点子来博取TikTok上的关注(他们的账号是@waterpong)。TikTok是一款短视频应用,为用户提供复杂的剪辑工具和视觉效果;对口型模仿表演、喜剧小品和“挑战赛”舞蹈视频在这款免费应用上十分流行。

伊萨克和罗布对TikTok的痴迷来源于无聊。伊萨克会写歌,罗布是一名创意写作专业的学生。伊萨克说,TikTok则是在日常压力中“让我们用古怪方式表达自我的出口”。

伊萨克和罗布每天浏览TikTok动态,关注现在流行什么内容,总结什么类型的视频比其他视频更受欢迎。就K歌视频而言,节奏突然加快以及歌词简单、容易根据歌词舞动或搞笑表演的视频都很受欢迎。简短(30秒以内)的视频效果最好。“这就是一时的刺激:我们能做到的最古怪的事情是什么?我们能想到的最引起共鸣的东西是什么?”伊萨克说,“古怪和共鸣才能引发反响。”

他们尝试用一些噱头来获得浏览量,例如躺在地板上、往伊萨克脸上喷生奶油(“那个视频的浏览量没有我们希望的那么多”)。不过,他们的另一个点子让他们在TikTok上短暂走红:罗布把伊萨克逼进电梯的角落,用涂着是拉差辣酱的墨西哥卷饼扇他耳光,节奏配合着乡下人乐队(Village People)的《YMCA》。这个视频的浏览量超过了140万。

一直勤奋努力的伊萨克希望这个社团最终能扩张到其他常春藤学校,例如哈佛(Harvard)和普林斯顿(Princeton)。他正在寻找赞助者,并为社团设定了初始目标:为资助腭裂手术的非营利组织“微笑行动”(Operation Smile)筹集2000美元。

18岁的伊萨克感觉,自己的年龄对于玩TikTok来说有点大。他的许多朋友会因为他玩TikTok而笑话他;他们主要是Instagram的忠实用户,而伊萨克认为那“基本就是有趣版的领英”,因为Instagram的重点在于精心修饰的图片。他解释说:“很多人并没有严肃看待这个想法,因为这是个有点傻气的社交媒体形式。”

但是,对于从中学甚至更早开始就有智能手机的一代人来说,TikTok的傻气正是其魔力的一部分。如今的青少年已经多年观看他们的同辈在网上播放生活视频,甚至有一些人通过YouTube(2005年4月23日发布第一个视频)这样的平台成为百万富翁。

正如他们的父母曾经涌进Facebook一样,年轻人通过用智能手机前置摄像头为自己拍视频、用网站和应用向全世界发布自己的想法找到了他们自己的社群。他们对视频的痴迷孵化出了一个新媒体阶层,以及他们自己的顶级红人。据今年早些时候的一项英国通讯管理局(Ofcom)调查,在英国,大约有一半12至15岁的青少年说他们会关注视频博客博主。

现在还无法对这类网络表演的影响下结论。Ofcom调查的青少年中有78%表示,他们对在Instagram上“看起来受欢迎”感到有压力,而Instagram已经变得非常商业化,有大量高度修饰的度假图片和品牌赞助的帖子。同时,Facebook则过度充斥着政治广告和明显年龄更大的用户群。

相比之下,TikTok则轻松又搞笑,充满着滑稽剧般的幽默。使用该应用的视频创作者告诉记者,越荒诞的视频越有可能走红。滑稽小视频常常突然转折,变得气氛尴尬,但这样又很合理,因为在现实生活中K歌就很令人难堪。

就像青少年所迷恋的大多数事物一样,TikTok也似乎一夜之间成为了一笔大生意。字节跳动最近否认了一则报道,即它准备最早于明年春天在香港上市。2017年,该公司用大约10亿美元收购了K歌应用Musical.ly,将其并入TikTok。根据一段泄露的录音,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最近不得不安抚Facebook员工对于TikTok威胁的担忧。该应用的影响甚至已经引起华盛顿方面的注意,在国会议员提出TikTok可能会将用户数据传回中国的担忧后,上上周美国监管机构开启了对字节跳动的调查。

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人都把TikTok比作是10年前的YouTube,或者是新版的Vine——一个流行的6秒视频应用,Twitter在2012年收购、2016年关闭。三分之二的TikTok用户年龄在30岁以下,而用户每日平均使用时间长达52分钟。

投资者已经开始关注TikTok。科技研究公司LightShed的合伙人里奇•格林菲尔德(Rich Greenfield)警告说:“随着TikTok越来越受到投资者的注意(有可能是通过观察他们孩子的手机使用行为),他们开始把TikTok视为是Snapchat的威胁。”

TikTok不断积聚的力量今年通过音乐产业爆发成为主流,一条TikTok小视频把一首不知名歌曲推上了连最卖座的歌手也难以企及的高度。Lil Nas X的《Old Town Road》最初在TikTok上毫不起眼,现在已经成为有史以来在音乐榜单上连冠时间最长的歌曲——毫不意外,娱乐业高管们开始疯狂利用TikTok,试图在其他新人歌手上重现这样的成功。

“两年前,TikTok成为了Musical.ly一样的现象级产品,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曾捧红艾德•希兰(Ed Sheeran)和卡迪•B(Cardi B)的大西洋唱片(Atlantic Records)的总经理保罗•辛克莱尔(Paul Sinclair)表示,“TikTok成为了我们每一次宣传活动都要谈及的公司之一。”音乐行业的高管现在纷纷冲向TikTok发掘新星,把每一首新发行的歌曲都发布在该应用上,付钱给影响力最大的TikTok红人,让他们在视频投稿中使用自己旗下歌手的作品片段。

尽管有这些精心策划的营销努力,曾签约酷玩乐队(Coldplay)的老牌伦敦公司帕洛风唱片(Parlophone Records)最近却是在无意间捧红了一个TikTok明星。

该唱片公司两年前签约了一位名为Ashnikko的蓝绿色头发歌手,她看上去具备了成为2019年理想明星的所有条件。这名23岁的歌手看起来像是比莉•艾利什(Billie Eilish)和格兰姆斯(Grimes)的结合,非常撩人和张扬,在电子流行乐中塞满言语粗俗的说唱。《Paper》杂志将她形容为“淫荡的原宿哥特狂热爱好者的精灵梦幻女孩”。帕洛风唱片的市场主管杰克• 梅尔休伊什(Jack Melhuish)告诉记者,Ashnikko(真名:阿什顿•凯西(Ashton Casey))“非常契合TikTok和Instagram这一代人。”

但是,她的迷你专辑《Hi, It's Me》在7月发行时并未获得多少热度。直到数个月前,她成为社交媒体现象级人物的潜力才展现出来。

9月20日,一个用户名@Frillysocks的女孩在TikTok上发布了一段视频,画面中她在自己卧室里伴着Ashnikko这张专辑中的歌曲《Stupid》边舞边对口型。@Frillysocks只有数千名关注者,该视频被“点赞”了1169次,按TikTok的标准来说相当少。

但隔天另一个拥有2.3万名关注者的TikTok用户@Kindasmileyriley发布了她拍摄的《Stupid》视频。一天后,拥有280万关注者的TikTok红人@brookiebarry也做了同样的事。随后有更多人效仿,将这首歌推上了TikTok的爆梗巅峰。

目前已有成千上万的人——主要是十几岁的少女——发布了自己伴着《Stupid》唱跳的视频,参与“#蠢男孩挑战赛”(#stupidboychallenge)这一话题。据帕洛风表示该话题已产生了近300万条TikTok视频。

《Stupid》非常适合TikTok这样的平台——一个为戏精、麦霸和爆梗而设计的世界。在《Stupid》开头的12秒里,Ashnikko一边夸张地咯咯大笑,一边尖叫着“哦,我的天哪”。然后随着节奏加快是朗朗上口的副歌——很容易对口型:“蠢男孩以为我需要他,我冷落他就像换季”,Ashnikko说唱道。这首歌很容易用于表演,还有点女权主义者的意味。

Ashnikko尚未登上《滚石》(Rolling Stone)的封面,但与许多YouTube名人一样,她的观众遍布互联网。《Stupid》的话题性让Ashnikko的音乐流传更广,人们开始在Spotify和苹果(Apple)上播放这首歌,同时她在Instagram和YouTube等社交媒体上的粉丝在几周内涨到原来的五倍。

许多成年人包括千禧一代都不玩TikTok,认为这个令人困惑的事物属于Z世代媒体生态系统,他们参与不了。网络名人杰克•瓦格纳尔(Jack Wagner)去年对《大西洋》(Atlantic)杂志表示,“一个成年人在一个应用上拍摄可爱的卡拉OK视频,还努力让这条视频走红,这种行为很怪异。”

但梅尔休伊什表示,这种费解正是其吸引力的一部分。他说:“如果你15岁,玩(TikTok)完全合理。但对于使用Instagram的成年人来说,我们就觉得:‘这什么玩意?’但这里面有种纯粹性……观众们觉得这是他们的空间。”

虽然企业、名人和品牌都在踊跃参与,但大部分TikTok视频仍然是由普通孩子制作的。滑屏浏览该应用,可以将人们带入青少年的日常生活,或在教室或在厨房,背景里的老师和父母一脸局促。

TikTok的设计意图就是让用户上瘾;该公司用人工智能来预测什么样的视频能吸引你,再设计出无止境的视频列表,让人一看就是好几个小时。中国的父母对此非常担忧,以至于字节跳动去年对抖音(TikTok中国版)推出了“防沉迷模式”。

“挑战赛”是TikTok世界的动力,人们被激励着再现出特定舞蹈或动作。TikTok通过先进的编辑工具以及丰富的声音片段和视觉效果数据库,让拍摄变得很容易。TikTok上有“反应视频”,然后有“反应视频的反应视频”,然后这些趋向迅速壮大,不但有力量打破唱片纪录,还能有大品牌赞助商奖励草根名人。

与Instagram、Facebook,或甚至MySpace等更老的社交媒体应用不同,TikTok不会要求你找到你的朋友,或编写一份细致的自传,或设置个人信息以识别你。它只是不断提供视频,等你不停滑动屏幕,直到它可以确定你喜欢什么。

当我第一次打开TikTok,扑面而来就是一条视频:一个男孩从自己的车窗向路人扔加工过的奶酪片,配乐是说唱歌手Krypto9095的《Woah》。下一条视频是筹款的,帮一名高中门卫买辆新车,画面中出现了他停在学校停车场的生了锈的旧车的特写。再下一条视频是在消防站,一群消防员从杆子上滑下来,边滑边无伴奏演唱美国乡村音乐组合Lady Antebellum的歌曲《Need You Now》,字幕打着:消防员恶搞。再下一条视频,一位母亲不停开合烤箱门模仿亚瑟小子(Usher)《Yeah》的节奏。再下一条,一群门诺派(Mennonite)修女在感谢耶稣。

我老实地不断滑动屏幕,但得承认我深感困惑:他们到底在炒作什么?短短几天后,TikTok筛选了我的喜好,推送的视频也让人舒服起来,而且真的上瘾。我看了好多视频:可爱的狗狗们、一个女孩在键盘上画蝴蝶、DIY清洁技巧、一位老人在Lizzo的一场音乐会上快乐地跳舞、一个人不断开合他们的百叶窗来模仿20世纪福克斯(20th Century Fox)那段熟悉的主题音乐……就这么过去了快一个小时。

每隔一会儿就有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或威尔•史密斯(Will Smith)这样的主流名人蹦出来,把我从TikTok幻想中惊醒。TikTok上还有一小部分Instagram式炫耀,比如在米克诺斯岛度假的视频,巴黎一份精致的酒店早餐等等。但这类帖子——在其他社交网络上经常出现——是个别的。大多数情况下,TikTok就像一个用匿名视频打造的、抚慰人心的隔离层,它们旨在勾起我的兴趣,让我不断滑动屏幕。

TikTok的巨大吸引力来自于它提供了一个让人们可以摆脱其前辈们商业阴谋的平台。但怀疑者表示如果字节跳动想要使TikTok成为一个可行业务,这种本真性就无法保留。

此前许多热门应用,比如DubSmas、Flipagram或Musical.ly,在失去其吸引力之前也大火了好几个月。Midia Research的董事总经理马克•穆里根(Mark Mulligan)预测道:“TikTok还有六到九个月的天然保质期,然后就过气了。”

一家主要唱片公司的高级主管说,TikTok必然会走上其他成熟媒体应用的老路,要么让人们陷入铺天盖地的广告里,要么催促人们注册订阅,因为“他们到了一定时候必须赚钱”。

这种转变已经开始了。据三位知情人士透露,TikTok正在进行许可谈判,以推出自己的订阅服务,这将让TikTok与Spotify等应用去争夺消费者的钞票。

那位唱片公司的高管说:“这是流媒体服务的Spotify和苹果真正需要担心的。他们将整合(用户生成视频)和(专业音乐内容)。如果你想同时看到艾德•希兰和猫咪跳舞,你可以对自己的收藏栏进行个性化定制。”

TikTok也受到越来越多的名人和品牌的欢迎。瑞茜•威瑟斯彭上周表示她在吉米•法伦(Jimmy Fallon)的深夜脱口秀节目中“迷”上了TikTok——这清楚地表明TikTok不再是一个无人涉足的未知之地。

但就目前而言,与在传统媒体步步攀升相比,在TikTok上走红要更随机。这就是为什么基莱斯和他的同行们仍在盼望着能够引起轰动。他们的是拉差辣酱视频走红表明了他们能被以百万计的观众看到。基莱斯告诉我:“我们当然在考虑拍摄续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