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逾1万亿美元认购,突显这类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往往会吸引一大群人。

但当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了来自投资者逾1万亿美元的认购时——约为所筹集的70亿美元的140倍——就连最老练的中国投资者也感到震惊。

1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球最大的两家公司之一——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的全部市值。上海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研究主管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这是一个荒唐可笑的数字。”

与失控的交易往往反映的内情一样,这种超额认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最终落入投资者手中的怪异方式。但也反映出这些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得益于政策制定者对这类产品的不寻常接纳;政策制定者更为人所知的是压制金融创新以确保稳定。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中资企业发行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较2018年全年总额高出80%以上。

可转换债券的票面利率通常低于普通债券,但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到一定价格,投资者有权将其转换为股票。对企业而言,可转换债券是一种比发行普通债券更便宜的筹资方法,而且不会立即稀释股东权益。

香港博大金融控股(Partners Capital)投资银行业务总裁温天纳(Ronald Wan)表示,由于今年股市上涨,中国的可转换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增强,而政府也欢迎这些工具,视其为遏制表外融资(即通过脆弱的影子银行部门融资)的一种方式。

但温天纳告诫称,可转债的表现“取决于发行人的质素”,投资者通常更青睐大型银行和大型蓝筹股公司,而非中小型发行人。

阿方索对此表示赞同,他警告称,尽管上海浦发银行等大型发行人的可转债上市后流动性充裕,但较小发行人的投资者在遭遇抛售时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流动性不好,但流动性还是有的,”他表示,“问题是,你能拿到的价格是相当可怕的。”

1992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开业两年后,中国发行了国内首只可转换债券。这只从未转换为股票的债券,是此后5年多期间中国内地发行的唯一一只可转换债券。

如今的市场已完全不同,因为中国的可转债具有与美国或欧洲的可转债不同的特点。首先,在一只债券发行后,转换价位可以重设,从而大大提高了债券转换为股票的可能性。

监管者也倾向于看好可转债,因为它们在转股之前被当作债务,这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投资者比普通股持有者更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偿付。中国企业通常被要求两次发股之间至少相隔18个月,这使得可转债成为快速获得新资金的一种有用方式。

穆迪(Moody's)驻上海高级分析师万颖(Yulia Wan)表示:“(可转债)审批流程仍需要时间——半年左右——但比首次公开发行(IPO)或二次发股快。”

万颖表示,虽然发行时确定的最低转换价格由包括平均交易价在内的标准决定,但如果股价长期低于初始水平,转换价格可以被调降。她补充称,由于可转债的期限通常为5至6年,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充足的时间升至转换价位。

可转债类似于股票的特点意味着,它们可为投资者提供高于普通债券的回报。但仅这一点无法解释中国市场常见的超额认购现象。

申万宏源的阿方索表示,部分抢购是因稀缺性造成的。由于现有股东有权优先认购新发行的可转债中的一大部分,因此一家公司能够向外界提供的可转债数量有限。

在公开市场上,出价最高者自然胜出,但买家知道,他们只能得到认购额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认购不需要预先垫付资金,所以没有理由不尽可能多地认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认购成功的几率。阿方索表示:“你尽可能地提高认购数量,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

在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买家通过多个账户认购之前,可转债获得更夸张超额认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浦发银行最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前,中信银行(Citic Bank)创纪录的近60亿美元可转债发售被超额认购约5500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万亿美元认购突显中国可转债市场火爆

发布日期:2019-11-14 06:38
摘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逾1万亿美元认购,突显这类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往往会吸引一大群人。

但当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了来自投资者逾1万亿美元的认购时——约为所筹集的70亿美元的140倍——就连最老练的中国投资者也感到震惊。

1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球最大的两家公司之一——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的全部市值。上海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研究主管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这是一个荒唐可笑的数字。”

与失控的交易往往反映的内情一样,这种超额认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最终落入投资者手中的怪异方式。但也反映出这些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得益于政策制定者对这类产品的不寻常接纳;政策制定者更为人所知的是压制金融创新以确保稳定。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中资企业发行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较2018年全年总额高出80%以上。

可转换债券的票面利率通常低于普通债券,但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到一定价格,投资者有权将其转换为股票。对企业而言,可转换债券是一种比发行普通债券更便宜的筹资方法,而且不会立即稀释股东权益。

香港博大金融控股(Partners Capital)投资银行业务总裁温天纳(Ronald Wan)表示,由于今年股市上涨,中国的可转换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增强,而政府也欢迎这些工具,视其为遏制表外融资(即通过脆弱的影子银行部门融资)的一种方式。

但温天纳告诫称,可转债的表现“取决于发行人的质素”,投资者通常更青睐大型银行和大型蓝筹股公司,而非中小型发行人。

阿方索对此表示赞同,他警告称,尽管上海浦发银行等大型发行人的可转债上市后流动性充裕,但较小发行人的投资者在遭遇抛售时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流动性不好,但流动性还是有的,”他表示,“问题是,你能拿到的价格是相当可怕的。”

1992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开业两年后,中国发行了国内首只可转换债券。这只从未转换为股票的债券,是此后5年多期间中国内地发行的唯一一只可转换债券。

如今的市场已完全不同,因为中国的可转债具有与美国或欧洲的可转债不同的特点。首先,在一只债券发行后,转换价位可以重设,从而大大提高了债券转换为股票的可能性。

监管者也倾向于看好可转债,因为它们在转股之前被当作债务,这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投资者比普通股持有者更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偿付。中国企业通常被要求两次发股之间至少相隔18个月,这使得可转债成为快速获得新资金的一种有用方式。

穆迪(Moody's)驻上海高级分析师万颖(Yulia Wan)表示:“(可转债)审批流程仍需要时间——半年左右——但比首次公开发行(IPO)或二次发股快。”

万颖表示,虽然发行时确定的最低转换价格由包括平均交易价在内的标准决定,但如果股价长期低于初始水平,转换价格可以被调降。她补充称,由于可转债的期限通常为5至6年,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充足的时间升至转换价位。

可转债类似于股票的特点意味着,它们可为投资者提供高于普通债券的回报。但仅这一点无法解释中国市场常见的超额认购现象。

申万宏源的阿方索表示,部分抢购是因稀缺性造成的。由于现有股东有权优先认购新发行的可转债中的一大部分,因此一家公司能够向外界提供的可转债数量有限。

在公开市场上,出价最高者自然胜出,但买家知道,他们只能得到认购额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认购不需要预先垫付资金,所以没有理由不尽可能多地认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认购成功的几率。阿方索表示:“你尽可能地提高认购数量,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

在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买家通过多个账户认购之前,可转债获得更夸张超额认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浦发银行最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前,中信银行(Citic Bank)创纪录的近60亿美元可转债发售被超额认购约5500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逾1万亿美元认购,突显这类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往往会吸引一大群人。

但当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了来自投资者逾1万亿美元的认购时——约为所筹集的70亿美元的140倍——就连最老练的中国投资者也感到震惊。

1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球最大的两家公司之一——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的全部市值。上海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研究主管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这是一个荒唐可笑的数字。”

与失控的交易往往反映的内情一样,这种超额认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最终落入投资者手中的怪异方式。但也反映出这些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得益于政策制定者对这类产品的不寻常接纳;政策制定者更为人所知的是压制金融创新以确保稳定。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中资企业发行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较2018年全年总额高出80%以上。

可转换债券的票面利率通常低于普通债券,但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到一定价格,投资者有权将其转换为股票。对企业而言,可转换债券是一种比发行普通债券更便宜的筹资方法,而且不会立即稀释股东权益。

香港博大金融控股(Partners Capital)投资银行业务总裁温天纳(Ronald Wan)表示,由于今年股市上涨,中国的可转换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增强,而政府也欢迎这些工具,视其为遏制表外融资(即通过脆弱的影子银行部门融资)的一种方式。

但温天纳告诫称,可转债的表现“取决于发行人的质素”,投资者通常更青睐大型银行和大型蓝筹股公司,而非中小型发行人。

阿方索对此表示赞同,他警告称,尽管上海浦发银行等大型发行人的可转债上市后流动性充裕,但较小发行人的投资者在遭遇抛售时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流动性不好,但流动性还是有的,”他表示,“问题是,你能拿到的价格是相当可怕的。”

1992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开业两年后,中国发行了国内首只可转换债券。这只从未转换为股票的债券,是此后5年多期间中国内地发行的唯一一只可转换债券。

如今的市场已完全不同,因为中国的可转债具有与美国或欧洲的可转债不同的特点。首先,在一只债券发行后,转换价位可以重设,从而大大提高了债券转换为股票的可能性。

监管者也倾向于看好可转债,因为它们在转股之前被当作债务,这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投资者比普通股持有者更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偿付。中国企业通常被要求两次发股之间至少相隔18个月,这使得可转债成为快速获得新资金的一种有用方式。

穆迪(Moody's)驻上海高级分析师万颖(Yulia Wan)表示:“(可转债)审批流程仍需要时间——半年左右——但比首次公开发行(IPO)或二次发股快。”

万颖表示,虽然发行时确定的最低转换价格由包括平均交易价在内的标准决定,但如果股价长期低于初始水平,转换价格可以被调降。她补充称,由于可转债的期限通常为5至6年,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充足的时间升至转换价位。

可转债类似于股票的特点意味着,它们可为投资者提供高于普通债券的回报。但仅这一点无法解释中国市场常见的超额认购现象。

申万宏源的阿方索表示,部分抢购是因稀缺性造成的。由于现有股东有权优先认购新发行的可转债中的一大部分,因此一家公司能够向外界提供的可转债数量有限。

在公开市场上,出价最高者自然胜出,但买家知道,他们只能得到认购额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认购不需要预先垫付资金,所以没有理由不尽可能多地认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认购成功的几率。阿方索表示:“你尽可能地提高认购数量,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

在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买家通过多个账户认购之前,可转债获得更夸张超额认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浦发银行最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前,中信银行(Citic Bank)创纪录的近60亿美元可转债发售被超额认购约5500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万亿美元认购突显中国可转债市场火爆

发布日期:2019-11-14 06:38
摘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逾1万亿美元认购,突显这类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往往会吸引一大群人。

但当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了来自投资者逾1万亿美元的认购时——约为所筹集的70亿美元的140倍——就连最老练的中国投资者也感到震惊。

1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球最大的两家公司之一——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的全部市值。上海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研究主管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这是一个荒唐可笑的数字。”

与失控的交易往往反映的内情一样,这种超额认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最终落入投资者手中的怪异方式。但也反映出这些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得益于政策制定者对这类产品的不寻常接纳;政策制定者更为人所知的是压制金融创新以确保稳定。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中资企业发行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较2018年全年总额高出80%以上。

可转换债券的票面利率通常低于普通债券,但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到一定价格,投资者有权将其转换为股票。对企业而言,可转换债券是一种比发行普通债券更便宜的筹资方法,而且不会立即稀释股东权益。

香港博大金融控股(Partners Capital)投资银行业务总裁温天纳(Ronald Wan)表示,由于今年股市上涨,中国的可转换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增强,而政府也欢迎这些工具,视其为遏制表外融资(即通过脆弱的影子银行部门融资)的一种方式。

但温天纳告诫称,可转债的表现“取决于发行人的质素”,投资者通常更青睐大型银行和大型蓝筹股公司,而非中小型发行人。

阿方索对此表示赞同,他警告称,尽管上海浦发银行等大型发行人的可转债上市后流动性充裕,但较小发行人的投资者在遭遇抛售时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流动性不好,但流动性还是有的,”他表示,“问题是,你能拿到的价格是相当可怕的。”

1992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开业两年后,中国发行了国内首只可转换债券。这只从未转换为股票的债券,是此后5年多期间中国内地发行的唯一一只可转换债券。

如今的市场已完全不同,因为中国的可转债具有与美国或欧洲的可转债不同的特点。首先,在一只债券发行后,转换价位可以重设,从而大大提高了债券转换为股票的可能性。

监管者也倾向于看好可转债,因为它们在转股之前被当作债务,这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投资者比普通股持有者更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偿付。中国企业通常被要求两次发股之间至少相隔18个月,这使得可转债成为快速获得新资金的一种有用方式。

穆迪(Moody's)驻上海高级分析师万颖(Yulia Wan)表示:“(可转债)审批流程仍需要时间——半年左右——但比首次公开发行(IPO)或二次发股快。”

万颖表示,虽然发行时确定的最低转换价格由包括平均交易价在内的标准决定,但如果股价长期低于初始水平,转换价格可以被调降。她补充称,由于可转债的期限通常为5至6年,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充足的时间升至转换价位。

可转债类似于股票的特点意味着,它们可为投资者提供高于普通债券的回报。但仅这一点无法解释中国市场常见的超额认购现象。

申万宏源的阿方索表示,部分抢购是因稀缺性造成的。由于现有股东有权优先认购新发行的可转债中的一大部分,因此一家公司能够向外界提供的可转债数量有限。

在公开市场上,出价最高者自然胜出,但买家知道,他们只能得到认购额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认购不需要预先垫付资金,所以没有理由不尽可能多地认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认购成功的几率。阿方索表示:“你尽可能地提高认购数量,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

在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买家通过多个账户认购之前,可转债获得更夸张超额认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浦发银行最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前,中信银行(Citic Bank)创纪录的近60亿美元可转债发售被超额认购约5500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海浦东发展银行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逾1万亿美元认购,突显这类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



康河信 香港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新的债券和股票发行往往会吸引一大群人。

但当上海浦东发展银行(Shanghai Pudong Development Bank)上月发行的一只可转换债券吸引了来自投资者逾1万亿美元的认购时——约为所筹集的70亿美元的140倍——就连最老练的中国投资者也感到震惊。

1万亿美元几乎相当于全球最大的两家公司之一——苹果(Apple)或微软(Microsoft)的全部市值。上海申万宏源证券(Shenwan Hongyuan Securities)研究主管格里•阿方索(Gerry Alfonso)表示:“这是一个荒唐可笑的数字。”

与失控的交易往往反映的内情一样,这种超额认购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新发行的债券和股票最终落入投资者手中的怪异方式。但也反映出这些与股票挂钩的金融工具在中国发行量激增——得益于政策制定者对这类产品的不寻常接纳;政策制定者更为人所知的是压制金融创新以确保稳定。

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迄今,中资企业发行了创纪录的400亿美元可转换债券,较2018年全年总额高出80%以上。

可转换债券的票面利率通常低于普通债券,但如果一家公司的股价上涨到一定价格,投资者有权将其转换为股票。对企业而言,可转换债券是一种比发行普通债券更便宜的筹资方法,而且不会立即稀释股东权益。

香港博大金融控股(Partners Capital)投资银行业务总裁温天纳(Ronald Wan)表示,由于今年股市上涨,中国的可转换债券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所增强,而政府也欢迎这些工具,视其为遏制表外融资(即通过脆弱的影子银行部门融资)的一种方式。

但温天纳告诫称,可转债的表现“取决于发行人的质素”,投资者通常更青睐大型银行和大型蓝筹股公司,而非中小型发行人。

阿方索对此表示赞同,他警告称,尽管上海浦发银行等大型发行人的可转债上市后流动性充裕,但较小发行人的投资者在遭遇抛售时可能蒙受重大损失。

“流动性不好,但流动性还是有的,”他表示,“问题是,你能拿到的价格是相当可怕的。”

1992年11月,上海证券交易所(Shanghai Stock Exchange)开业两年后,中国发行了国内首只可转换债券。这只从未转换为股票的债券,是此后5年多期间中国内地发行的唯一一只可转换债券。

如今的市场已完全不同,因为中国的可转债具有与美国或欧洲的可转债不同的特点。首先,在一只债券发行后,转换价位可以重设,从而大大提高了债券转换为股票的可能性。

监管者也倾向于看好可转债,因为它们在转股之前被当作债务,这意味着如果公司破产,投资者比普通股持有者更有机会获得某种形式的偿付。中国企业通常被要求两次发股之间至少相隔18个月,这使得可转债成为快速获得新资金的一种有用方式。

穆迪(Moody's)驻上海高级分析师万颖(Yulia Wan)表示:“(可转债)审批流程仍需要时间——半年左右——但比首次公开发行(IPO)或二次发股快。”

万颖表示,虽然发行时确定的最低转换价格由包括平均交易价在内的标准决定,但如果股价长期低于初始水平,转换价格可以被调降。她补充称,由于可转债的期限通常为5至6年,一家公司的股票有充足的时间升至转换价位。

可转债类似于股票的特点意味着,它们可为投资者提供高于普通债券的回报。但仅这一点无法解释中国市场常见的超额认购现象。

申万宏源的阿方索表示,部分抢购是因稀缺性造成的。由于现有股东有权优先认购新发行的可转债中的一大部分,因此一家公司能够向外界提供的可转债数量有限。

在公开市场上,出价最高者自然胜出,但买家知道,他们只能得到认购额的一小部分。而且,由于认购不需要预先垫付资金,所以没有理由不尽可能多地认购,以最大限度地提高认购成功的几率。阿方索表示:“你尽可能地提高认购数量,然后期待最好的结果。”

在监管机构今年3月禁止买家通过多个账户认购之前,可转债获得更夸张超额认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中国媒体报道,在上海浦发银行最新的可转债发行之前,中信银行(Citic Bank)创纪录的近60亿美元可转债发售被超额认购约5500倍。■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