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五个试点省市,只有不到 2% 的人参与了这场变革。



撰文 | 王毓婵

OR--商业新媒体 】这些年我们对于电信运营商的抱怨大多类似——收费太高、资费标准不明、网速慢、信号差……但是明明不满却不换号,是因为换号的成本太高了。

在各种账户、软件、卡片都需绑定手机号的前提下,换号不仅仅是群发短信告诉朋友你的新联系方式那么简单。各种隐藏在暗处的麻烦足以吓退很多人换号的意愿。那么,如果在不改变原号码的前提下,可以变更运营商服务,你会尝试吗?

这就叫携号转网。从中国第一个携号转网试点诞生到今天已经过去了 9 年。11 月 10 日,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携号转网服务终于正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

现在,只需编辑:CXXZ#用户名#证件号码,发送至10086(移动)/10001(电信)/10010(联通),即可查询是否具备携入资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携号转网服务只针对移动电话号码用户。卫星、移动通信转售、物联网应用号码(例如网号为 1349、174、170、171、162、165、167 等)暂不支持携号转网。另外,用户需要确定电话已完成实名认证,且号码无欠费、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

这一标准看起来似乎不算严格。实际上不少人的号码有自己并不清楚的“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而且很多是在最近才签下的——因为三大运营商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足了准备。过去几个月里,运营商频频致电用户,提出免费增加通话时长、流量限额,前提是你承诺一年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

36 氪作者上半年以用户的身份接到了中国移动客服的数次来电,并同意了对方提出的优惠条件。此次尝试携号转网时,果然被提醒不具资格。

从去年开始,中国移动针对老客户推出了“查网龄送流量”、“语音翻番优惠”、轻松查退增值业务等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类似的“查网龄送流量”、“续约可得千元返费”、“新人得最高 512 元奖品”等服务。这些都是运营商为了防止出现老用户大规模流失而做出的挽留。

以往三大运营商是没有很强的动力去讨好用户的,因为用户没有太多选择。今年,政府要求 11 月底前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将三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激化了。它不仅意味着三大运营商要靠花钱来留住老用户,还意味着突然增加的庞大工作量——不仅要修改自家系统,还要对接友商系统,还要培训线下网点工作人员,更要跟银行等重要机构协调。

这是一场既得利益者的危机。

变革会缓缓进行

在任何一个存在电信运营商巨头的市场推动携号转网,都会是一场艰难的变革。

美国从 1996 年颁布《电信法》提到号码携带业务,到携号转网于 2003 年 11 月 24 日正式实施,用了七年。就在正式实施的前一年,电信运营商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起联合抗议,希望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Verizon、AT&T 等电信业巨头十六年前就体验到了今天中国移动的危机感。为了避免用户带着号跑向竞争对手,T-Mobil 延长了周末特价话费时段,AT&T 直接向新用户赠送分机,美国的第四大运营商 Sprint 一年就花了 21 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站。

开放携号转网相当于促进竞争,促进竞争的结果就是利润率的下降。美国携号转网后,T-Mobile 下调套餐价格降幅达 33%。英国携号转网后,每月签约电话资费指数下降 3%,包括预付费业务在内的所有移动电话资费指数下降近 5%。

在已经实现了携号转网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港澳台等,有一个历史的共性,即变革会缓缓进行。一开闸即泄洪的情况不会出现。

这样的表现有三大原因:运营商被动变革、对接工程复杂、用户做出决定的门槛高。

首先,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被动变革,使运营商没有太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更不可能像抢占 5G 先机那样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现在,在中国移动的官网首页上找不到任何和携号转网有关的内容,在网站上搜索这四个字,显示相关度最高的是“套餐变更”。

在中国移动的官网上搜索“携号转网”,得不到任何有针对性的信息。

中国电信也没有推出任何携转指南,有意向变更的用户需自行去营业网点咨询及办理手续。目前,只有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 APP 上出现了“携号入网”服务入口。

其次,对接工程复杂,导致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往往吃亏。因为运营商之间的对接系统不完善,携号转网的体验并不算好。目前为止出现的常见问题包括: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 4G 网络会降为 2G;转网失败可能会影响微信、QQ、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及短信接收;转网后只能到营业厅或运营商官网进行话费充值等等。

最后,用户做出携号转网决定的前提是,必须了解自己目前所使用的电信服务的资费标准、信号水平、优惠条件,以及其他两家电信公司的以上条件,作出比价。光是这个过程的难度就足以把很多人挡在门外。

中国五个携号转网试点的成绩已经证实了这一想法。截止 2019 年 9 月底,天津、江西、海南、湖北、云南五个省市加在一起,一共办成携号转网 290 万人次,携转率仅为 1.67%。

这样的成绩不免令人失望,也有分析师质疑推进这一工程到底意义何在。虎嗅文章曾引用电信分析师项立刚的话:“运营商需要花费上百个亿进行携号转网改造,改造完之后,携号转网的人并不多,花这么多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先例来看,应该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变革可能会进行地缓慢一些。

在美国实施携号转网一周年时,有近 850 万手机用户在保留原来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更换了通信运营商。受益于这一政策,“千年老二”Verizon 的用户量甚至一度超过 AT&T,刷新了美国电信业四大巨头的排名。

国内实现携号转网后,大概率也会像美国一样先出现短暂的试探磨合期,接下来是数年的用户强势流动,最终趋向各家平衡互转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紧张状态的运营商会更有动力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信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个好事。

削弱中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的三次革命

2008 年 3 月,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中国石油、通用电气、俄罗斯天然气、中国移动。

2019 年夏天,名单变成了: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Google 母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十一年前,中国移动是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之中,唯一一个不做能源生意的。当时的电信运营商掌握着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不仅中国移动过得好,其他家过得也都不错。美国电信运营商巨头 AT&T 紧随中国移动,排在第 8 位上。而后来的霸主,苹果公司当时排在第 39 位。

世间多有美妙巧合。2019 年的头把交椅上,轮流坐着万亿市值的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而排在第 39 位的正是中国移动。联通与电信更是根本不在百强名单上。

是苹果发起的革命,使得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从运营商转移到了科技公司手中。

当年的运营商,除了靠提供通话和短信服务从每个用户手里稳定收钱外,还提供体验极差的网页程序,比如“移动百宝箱”。当时还在用功能机的用户可以通过扣话费购买应用、铃声、游戏。后两者占了绝大多数。

iPhone 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也改变了人们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运营商没有丝毫话语权。苹果独自决定 iPhone 上预装什么应用、商店里有什么应用。接下来,QQ、微信、Facebook、WhatsApp 这些应用逐渐覆盖了运营商最赚钱的通话和短信业务。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曾相继推出自有即时通讯工具“飞信”和“超信”进行阻击,但是无济于事。根据当时无奈而乐观的预测,随着中国移动网民的增加和上网时间的延长,运营商通过收取流量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这样的日子确实过了几年。2015 年 4 月,中国移动的股价再一次达到了历史巅峰的 13 港币,其实也不过是跟 2007 年的最好成绩持平罢了。这个月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流量费太高了。”

中国移动的股价应声而跌。

一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 40% 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第二次革命开始了。

2016 年 9 月,腾讯股价达 209.40 港元,市值达 1.982 万亿港元,首度超过中国移动。2018 年 10 月,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四年来该公司的营收首次同比下降。财报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更趋激烈、流量价值快速下降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用明显减收的严峻形势”。

2019 年 7 月,中国移动在工信部的座谈会上交出了成绩单: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 91.5%;提速降费让利超千亿,累计惠及客户 47 亿人次,累计让利 2026 亿元。

作为对比,阿里巴巴集团上个财季的营收是 1190.2 亿元人民币。中国移动相当于让出了阿里巴巴几乎两个季度的营收。

第三次革命已经在路上。

可以预见,携号转网一经推广,三大运营商中受到最大影响的一定是中国移动。因为联通和电信两家公司的用户量加起来还没有移动多。如果水闸被打开,只要低处稍加引流,高处的水量就会流失。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此前,在国内试点省市有 290 万用户办理了携号转网。各家的成绩是:中国移动净流失了 8.8 万用户,中国联通净流失了 1.4 万用户,而中国电信净增加了 10.2 万用户。

当然防止水量流失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修建堤坝。而修坝是要花钱的。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支出为 3297 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3%。其中销售费用为 343 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5%。

虽然变革的成果不会立刻结出,但对运营商话语权的削弱是大势所趋。躺着赚钱的生活离它们越来越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我试了试携号转网,发现操作起来比想象中难100倍

发布日期:2019-11-13 17:11
摘要:在五个试点省市,只有不到 2% 的人参与了这场变革。



撰文 | 王毓婵

OR--商业新媒体 】这些年我们对于电信运营商的抱怨大多类似——收费太高、资费标准不明、网速慢、信号差……但是明明不满却不换号,是因为换号的成本太高了。

在各种账户、软件、卡片都需绑定手机号的前提下,换号不仅仅是群发短信告诉朋友你的新联系方式那么简单。各种隐藏在暗处的麻烦足以吓退很多人换号的意愿。那么,如果在不改变原号码的前提下,可以变更运营商服务,你会尝试吗?

这就叫携号转网。从中国第一个携号转网试点诞生到今天已经过去了 9 年。11 月 10 日,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携号转网服务终于正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

现在,只需编辑:CXXZ#用户名#证件号码,发送至10086(移动)/10001(电信)/10010(联通),即可查询是否具备携入资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携号转网服务只针对移动电话号码用户。卫星、移动通信转售、物联网应用号码(例如网号为 1349、174、170、171、162、165、167 等)暂不支持携号转网。另外,用户需要确定电话已完成实名认证,且号码无欠费、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

这一标准看起来似乎不算严格。实际上不少人的号码有自己并不清楚的“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而且很多是在最近才签下的——因为三大运营商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足了准备。过去几个月里,运营商频频致电用户,提出免费增加通话时长、流量限额,前提是你承诺一年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

36 氪作者上半年以用户的身份接到了中国移动客服的数次来电,并同意了对方提出的优惠条件。此次尝试携号转网时,果然被提醒不具资格。

从去年开始,中国移动针对老客户推出了“查网龄送流量”、“语音翻番优惠”、轻松查退增值业务等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类似的“查网龄送流量”、“续约可得千元返费”、“新人得最高 512 元奖品”等服务。这些都是运营商为了防止出现老用户大规模流失而做出的挽留。

以往三大运营商是没有很强的动力去讨好用户的,因为用户没有太多选择。今年,政府要求 11 月底前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将三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激化了。它不仅意味着三大运营商要靠花钱来留住老用户,还意味着突然增加的庞大工作量——不仅要修改自家系统,还要对接友商系统,还要培训线下网点工作人员,更要跟银行等重要机构协调。

这是一场既得利益者的危机。

变革会缓缓进行

在任何一个存在电信运营商巨头的市场推动携号转网,都会是一场艰难的变革。

美国从 1996 年颁布《电信法》提到号码携带业务,到携号转网于 2003 年 11 月 24 日正式实施,用了七年。就在正式实施的前一年,电信运营商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起联合抗议,希望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Verizon、AT&T 等电信业巨头十六年前就体验到了今天中国移动的危机感。为了避免用户带着号跑向竞争对手,T-Mobil 延长了周末特价话费时段,AT&T 直接向新用户赠送分机,美国的第四大运营商 Sprint 一年就花了 21 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站。

开放携号转网相当于促进竞争,促进竞争的结果就是利润率的下降。美国携号转网后,T-Mobile 下调套餐价格降幅达 33%。英国携号转网后,每月签约电话资费指数下降 3%,包括预付费业务在内的所有移动电话资费指数下降近 5%。

在已经实现了携号转网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港澳台等,有一个历史的共性,即变革会缓缓进行。一开闸即泄洪的情况不会出现。

这样的表现有三大原因:运营商被动变革、对接工程复杂、用户做出决定的门槛高。

首先,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被动变革,使运营商没有太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更不可能像抢占 5G 先机那样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现在,在中国移动的官网首页上找不到任何和携号转网有关的内容,在网站上搜索这四个字,显示相关度最高的是“套餐变更”。

在中国移动的官网上搜索“携号转网”,得不到任何有针对性的信息。

中国电信也没有推出任何携转指南,有意向变更的用户需自行去营业网点咨询及办理手续。目前,只有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 APP 上出现了“携号入网”服务入口。

其次,对接工程复杂,导致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往往吃亏。因为运营商之间的对接系统不完善,携号转网的体验并不算好。目前为止出现的常见问题包括: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 4G 网络会降为 2G;转网失败可能会影响微信、QQ、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及短信接收;转网后只能到营业厅或运营商官网进行话费充值等等。

最后,用户做出携号转网决定的前提是,必须了解自己目前所使用的电信服务的资费标准、信号水平、优惠条件,以及其他两家电信公司的以上条件,作出比价。光是这个过程的难度就足以把很多人挡在门外。

中国五个携号转网试点的成绩已经证实了这一想法。截止 2019 年 9 月底,天津、江西、海南、湖北、云南五个省市加在一起,一共办成携号转网 290 万人次,携转率仅为 1.67%。

这样的成绩不免令人失望,也有分析师质疑推进这一工程到底意义何在。虎嗅文章曾引用电信分析师项立刚的话:“运营商需要花费上百个亿进行携号转网改造,改造完之后,携号转网的人并不多,花这么多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先例来看,应该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变革可能会进行地缓慢一些。

在美国实施携号转网一周年时,有近 850 万手机用户在保留原来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更换了通信运营商。受益于这一政策,“千年老二”Verizon 的用户量甚至一度超过 AT&T,刷新了美国电信业四大巨头的排名。

国内实现携号转网后,大概率也会像美国一样先出现短暂的试探磨合期,接下来是数年的用户强势流动,最终趋向各家平衡互转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紧张状态的运营商会更有动力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信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个好事。

削弱中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的三次革命

2008 年 3 月,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中国石油、通用电气、俄罗斯天然气、中国移动。

2019 年夏天,名单变成了: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Google 母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十一年前,中国移动是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之中,唯一一个不做能源生意的。当时的电信运营商掌握着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不仅中国移动过得好,其他家过得也都不错。美国电信运营商巨头 AT&T 紧随中国移动,排在第 8 位上。而后来的霸主,苹果公司当时排在第 39 位。

世间多有美妙巧合。2019 年的头把交椅上,轮流坐着万亿市值的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而排在第 39 位的正是中国移动。联通与电信更是根本不在百强名单上。

是苹果发起的革命,使得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从运营商转移到了科技公司手中。

当年的运营商,除了靠提供通话和短信服务从每个用户手里稳定收钱外,还提供体验极差的网页程序,比如“移动百宝箱”。当时还在用功能机的用户可以通过扣话费购买应用、铃声、游戏。后两者占了绝大多数。

iPhone 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也改变了人们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运营商没有丝毫话语权。苹果独自决定 iPhone 上预装什么应用、商店里有什么应用。接下来,QQ、微信、Facebook、WhatsApp 这些应用逐渐覆盖了运营商最赚钱的通话和短信业务。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曾相继推出自有即时通讯工具“飞信”和“超信”进行阻击,但是无济于事。根据当时无奈而乐观的预测,随着中国移动网民的增加和上网时间的延长,运营商通过收取流量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这样的日子确实过了几年。2015 年 4 月,中国移动的股价再一次达到了历史巅峰的 13 港币,其实也不过是跟 2007 年的最好成绩持平罢了。这个月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流量费太高了。”

中国移动的股价应声而跌。

一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 40% 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第二次革命开始了。

2016 年 9 月,腾讯股价达 209.40 港元,市值达 1.982 万亿港元,首度超过中国移动。2018 年 10 月,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四年来该公司的营收首次同比下降。财报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更趋激烈、流量价值快速下降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用明显减收的严峻形势”。

2019 年 7 月,中国移动在工信部的座谈会上交出了成绩单: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 91.5%;提速降费让利超千亿,累计惠及客户 47 亿人次,累计让利 2026 亿元。

作为对比,阿里巴巴集团上个财季的营收是 1190.2 亿元人民币。中国移动相当于让出了阿里巴巴几乎两个季度的营收。

第三次革命已经在路上。

可以预见,携号转网一经推广,三大运营商中受到最大影响的一定是中国移动。因为联通和电信两家公司的用户量加起来还没有移动多。如果水闸被打开,只要低处稍加引流,高处的水量就会流失。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此前,在国内试点省市有 290 万用户办理了携号转网。各家的成绩是:中国移动净流失了 8.8 万用户,中国联通净流失了 1.4 万用户,而中国电信净增加了 10.2 万用户。

当然防止水量流失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修建堤坝。而修坝是要花钱的。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支出为 3297 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3%。其中销售费用为 343 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5%。

虽然变革的成果不会立刻结出,但对运营商话语权的削弱是大势所趋。躺着赚钱的生活离它们越来越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五个试点省市,只有不到 2% 的人参与了这场变革。



撰文 | 王毓婵

OR--商业新媒体 】这些年我们对于电信运营商的抱怨大多类似——收费太高、资费标准不明、网速慢、信号差……但是明明不满却不换号,是因为换号的成本太高了。

在各种账户、软件、卡片都需绑定手机号的前提下,换号不仅仅是群发短信告诉朋友你的新联系方式那么简单。各种隐藏在暗处的麻烦足以吓退很多人换号的意愿。那么,如果在不改变原号码的前提下,可以变更运营商服务,你会尝试吗?

这就叫携号转网。从中国第一个携号转网试点诞生到今天已经过去了 9 年。11 月 10 日,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携号转网服务终于正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

现在,只需编辑:CXXZ#用户名#证件号码,发送至10086(移动)/10001(电信)/10010(联通),即可查询是否具备携入资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携号转网服务只针对移动电话号码用户。卫星、移动通信转售、物联网应用号码(例如网号为 1349、174、170、171、162、165、167 等)暂不支持携号转网。另外,用户需要确定电话已完成实名认证,且号码无欠费、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

这一标准看起来似乎不算严格。实际上不少人的号码有自己并不清楚的“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而且很多是在最近才签下的——因为三大运营商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足了准备。过去几个月里,运营商频频致电用户,提出免费增加通话时长、流量限额,前提是你承诺一年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

36 氪作者上半年以用户的身份接到了中国移动客服的数次来电,并同意了对方提出的优惠条件。此次尝试携号转网时,果然被提醒不具资格。

从去年开始,中国移动针对老客户推出了“查网龄送流量”、“语音翻番优惠”、轻松查退增值业务等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类似的“查网龄送流量”、“续约可得千元返费”、“新人得最高 512 元奖品”等服务。这些都是运营商为了防止出现老用户大规模流失而做出的挽留。

以往三大运营商是没有很强的动力去讨好用户的,因为用户没有太多选择。今年,政府要求 11 月底前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将三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激化了。它不仅意味着三大运营商要靠花钱来留住老用户,还意味着突然增加的庞大工作量——不仅要修改自家系统,还要对接友商系统,还要培训线下网点工作人员,更要跟银行等重要机构协调。

这是一场既得利益者的危机。

变革会缓缓进行

在任何一个存在电信运营商巨头的市场推动携号转网,都会是一场艰难的变革。

美国从 1996 年颁布《电信法》提到号码携带业务,到携号转网于 2003 年 11 月 24 日正式实施,用了七年。就在正式实施的前一年,电信运营商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起联合抗议,希望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Verizon、AT&T 等电信业巨头十六年前就体验到了今天中国移动的危机感。为了避免用户带着号跑向竞争对手,T-Mobil 延长了周末特价话费时段,AT&T 直接向新用户赠送分机,美国的第四大运营商 Sprint 一年就花了 21 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站。

开放携号转网相当于促进竞争,促进竞争的结果就是利润率的下降。美国携号转网后,T-Mobile 下调套餐价格降幅达 33%。英国携号转网后,每月签约电话资费指数下降 3%,包括预付费业务在内的所有移动电话资费指数下降近 5%。

在已经实现了携号转网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港澳台等,有一个历史的共性,即变革会缓缓进行。一开闸即泄洪的情况不会出现。

这样的表现有三大原因:运营商被动变革、对接工程复杂、用户做出决定的门槛高。

首先,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被动变革,使运营商没有太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更不可能像抢占 5G 先机那样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现在,在中国移动的官网首页上找不到任何和携号转网有关的内容,在网站上搜索这四个字,显示相关度最高的是“套餐变更”。

在中国移动的官网上搜索“携号转网”,得不到任何有针对性的信息。

中国电信也没有推出任何携转指南,有意向变更的用户需自行去营业网点咨询及办理手续。目前,只有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 APP 上出现了“携号入网”服务入口。

其次,对接工程复杂,导致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往往吃亏。因为运营商之间的对接系统不完善,携号转网的体验并不算好。目前为止出现的常见问题包括: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 4G 网络会降为 2G;转网失败可能会影响微信、QQ、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及短信接收;转网后只能到营业厅或运营商官网进行话费充值等等。

最后,用户做出携号转网决定的前提是,必须了解自己目前所使用的电信服务的资费标准、信号水平、优惠条件,以及其他两家电信公司的以上条件,作出比价。光是这个过程的难度就足以把很多人挡在门外。

中国五个携号转网试点的成绩已经证实了这一想法。截止 2019 年 9 月底,天津、江西、海南、湖北、云南五个省市加在一起,一共办成携号转网 290 万人次,携转率仅为 1.67%。

这样的成绩不免令人失望,也有分析师质疑推进这一工程到底意义何在。虎嗅文章曾引用电信分析师项立刚的话:“运营商需要花费上百个亿进行携号转网改造,改造完之后,携号转网的人并不多,花这么多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先例来看,应该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变革可能会进行地缓慢一些。

在美国实施携号转网一周年时,有近 850 万手机用户在保留原来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更换了通信运营商。受益于这一政策,“千年老二”Verizon 的用户量甚至一度超过 AT&T,刷新了美国电信业四大巨头的排名。

国内实现携号转网后,大概率也会像美国一样先出现短暂的试探磨合期,接下来是数年的用户强势流动,最终趋向各家平衡互转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紧张状态的运营商会更有动力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信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个好事。

削弱中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的三次革命

2008 年 3 月,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中国石油、通用电气、俄罗斯天然气、中国移动。

2019 年夏天,名单变成了: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Google 母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十一年前,中国移动是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之中,唯一一个不做能源生意的。当时的电信运营商掌握着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不仅中国移动过得好,其他家过得也都不错。美国电信运营商巨头 AT&T 紧随中国移动,排在第 8 位上。而后来的霸主,苹果公司当时排在第 39 位。

世间多有美妙巧合。2019 年的头把交椅上,轮流坐着万亿市值的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而排在第 39 位的正是中国移动。联通与电信更是根本不在百强名单上。

是苹果发起的革命,使得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从运营商转移到了科技公司手中。

当年的运营商,除了靠提供通话和短信服务从每个用户手里稳定收钱外,还提供体验极差的网页程序,比如“移动百宝箱”。当时还在用功能机的用户可以通过扣话费购买应用、铃声、游戏。后两者占了绝大多数。

iPhone 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也改变了人们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运营商没有丝毫话语权。苹果独自决定 iPhone 上预装什么应用、商店里有什么应用。接下来,QQ、微信、Facebook、WhatsApp 这些应用逐渐覆盖了运营商最赚钱的通话和短信业务。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曾相继推出自有即时通讯工具“飞信”和“超信”进行阻击,但是无济于事。根据当时无奈而乐观的预测,随着中国移动网民的增加和上网时间的延长,运营商通过收取流量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这样的日子确实过了几年。2015 年 4 月,中国移动的股价再一次达到了历史巅峰的 13 港币,其实也不过是跟 2007 年的最好成绩持平罢了。这个月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流量费太高了。”

中国移动的股价应声而跌。

一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 40% 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第二次革命开始了。

2016 年 9 月,腾讯股价达 209.40 港元,市值达 1.982 万亿港元,首度超过中国移动。2018 年 10 月,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四年来该公司的营收首次同比下降。财报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更趋激烈、流量价值快速下降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用明显减收的严峻形势”。

2019 年 7 月,中国移动在工信部的座谈会上交出了成绩单: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 91.5%;提速降费让利超千亿,累计惠及客户 47 亿人次,累计让利 2026 亿元。

作为对比,阿里巴巴集团上个财季的营收是 1190.2 亿元人民币。中国移动相当于让出了阿里巴巴几乎两个季度的营收。

第三次革命已经在路上。

可以预见,携号转网一经推广,三大运营商中受到最大影响的一定是中国移动。因为联通和电信两家公司的用户量加起来还没有移动多。如果水闸被打开,只要低处稍加引流,高处的水量就会流失。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此前,在国内试点省市有 290 万用户办理了携号转网。各家的成绩是:中国移动净流失了 8.8 万用户,中国联通净流失了 1.4 万用户,而中国电信净增加了 10.2 万用户。

当然防止水量流失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修建堤坝。而修坝是要花钱的。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支出为 3297 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3%。其中销售费用为 343 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5%。

虽然变革的成果不会立刻结出,但对运营商话语权的削弱是大势所趋。躺着赚钱的生活离它们越来越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我试了试携号转网,发现操作起来比想象中难100倍

发布日期:2019-11-13 17:11
摘要:在五个试点省市,只有不到 2% 的人参与了这场变革。



撰文 | 王毓婵

OR--商业新媒体 】这些年我们对于电信运营商的抱怨大多类似——收费太高、资费标准不明、网速慢、信号差……但是明明不满却不换号,是因为换号的成本太高了。

在各种账户、软件、卡片都需绑定手机号的前提下,换号不仅仅是群发短信告诉朋友你的新联系方式那么简单。各种隐藏在暗处的麻烦足以吓退很多人换号的意愿。那么,如果在不改变原号码的前提下,可以变更运营商服务,你会尝试吗?

这就叫携号转网。从中国第一个携号转网试点诞生到今天已经过去了 9 年。11 月 10 日,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携号转网服务终于正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

现在,只需编辑:CXXZ#用户名#证件号码,发送至10086(移动)/10001(电信)/10010(联通),即可查询是否具备携入资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携号转网服务只针对移动电话号码用户。卫星、移动通信转售、物联网应用号码(例如网号为 1349、174、170、171、162、165、167 等)暂不支持携号转网。另外,用户需要确定电话已完成实名认证,且号码无欠费、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

这一标准看起来似乎不算严格。实际上不少人的号码有自己并不清楚的“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而且很多是在最近才签下的——因为三大运营商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足了准备。过去几个月里,运营商频频致电用户,提出免费增加通话时长、流量限额,前提是你承诺一年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

36 氪作者上半年以用户的身份接到了中国移动客服的数次来电,并同意了对方提出的优惠条件。此次尝试携号转网时,果然被提醒不具资格。

从去年开始,中国移动针对老客户推出了“查网龄送流量”、“语音翻番优惠”、轻松查退增值业务等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类似的“查网龄送流量”、“续约可得千元返费”、“新人得最高 512 元奖品”等服务。这些都是运营商为了防止出现老用户大规模流失而做出的挽留。

以往三大运营商是没有很强的动力去讨好用户的,因为用户没有太多选择。今年,政府要求 11 月底前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将三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激化了。它不仅意味着三大运营商要靠花钱来留住老用户,还意味着突然增加的庞大工作量——不仅要修改自家系统,还要对接友商系统,还要培训线下网点工作人员,更要跟银行等重要机构协调。

这是一场既得利益者的危机。

变革会缓缓进行

在任何一个存在电信运营商巨头的市场推动携号转网,都会是一场艰难的变革。

美国从 1996 年颁布《电信法》提到号码携带业务,到携号转网于 2003 年 11 月 24 日正式实施,用了七年。就在正式实施的前一年,电信运营商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起联合抗议,希望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Verizon、AT&T 等电信业巨头十六年前就体验到了今天中国移动的危机感。为了避免用户带着号跑向竞争对手,T-Mobil 延长了周末特价话费时段,AT&T 直接向新用户赠送分机,美国的第四大运营商 Sprint 一年就花了 21 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站。

开放携号转网相当于促进竞争,促进竞争的结果就是利润率的下降。美国携号转网后,T-Mobile 下调套餐价格降幅达 33%。英国携号转网后,每月签约电话资费指数下降 3%,包括预付费业务在内的所有移动电话资费指数下降近 5%。

在已经实现了携号转网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港澳台等,有一个历史的共性,即变革会缓缓进行。一开闸即泄洪的情况不会出现。

这样的表现有三大原因:运营商被动变革、对接工程复杂、用户做出决定的门槛高。

首先,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被动变革,使运营商没有太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更不可能像抢占 5G 先机那样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现在,在中国移动的官网首页上找不到任何和携号转网有关的内容,在网站上搜索这四个字,显示相关度最高的是“套餐变更”。

在中国移动的官网上搜索“携号转网”,得不到任何有针对性的信息。

中国电信也没有推出任何携转指南,有意向变更的用户需自行去营业网点咨询及办理手续。目前,只有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 APP 上出现了“携号入网”服务入口。

其次,对接工程复杂,导致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往往吃亏。因为运营商之间的对接系统不完善,携号转网的体验并不算好。目前为止出现的常见问题包括: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 4G 网络会降为 2G;转网失败可能会影响微信、QQ、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及短信接收;转网后只能到营业厅或运营商官网进行话费充值等等。

最后,用户做出携号转网决定的前提是,必须了解自己目前所使用的电信服务的资费标准、信号水平、优惠条件,以及其他两家电信公司的以上条件,作出比价。光是这个过程的难度就足以把很多人挡在门外。

中国五个携号转网试点的成绩已经证实了这一想法。截止 2019 年 9 月底,天津、江西、海南、湖北、云南五个省市加在一起,一共办成携号转网 290 万人次,携转率仅为 1.67%。

这样的成绩不免令人失望,也有分析师质疑推进这一工程到底意义何在。虎嗅文章曾引用电信分析师项立刚的话:“运营商需要花费上百个亿进行携号转网改造,改造完之后,携号转网的人并不多,花这么多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先例来看,应该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变革可能会进行地缓慢一些。

在美国实施携号转网一周年时,有近 850 万手机用户在保留原来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更换了通信运营商。受益于这一政策,“千年老二”Verizon 的用户量甚至一度超过 AT&T,刷新了美国电信业四大巨头的排名。

国内实现携号转网后,大概率也会像美国一样先出现短暂的试探磨合期,接下来是数年的用户强势流动,最终趋向各家平衡互转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紧张状态的运营商会更有动力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信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个好事。

削弱中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的三次革命

2008 年 3 月,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中国石油、通用电气、俄罗斯天然气、中国移动。

2019 年夏天,名单变成了: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Google 母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十一年前,中国移动是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之中,唯一一个不做能源生意的。当时的电信运营商掌握着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不仅中国移动过得好,其他家过得也都不错。美国电信运营商巨头 AT&T 紧随中国移动,排在第 8 位上。而后来的霸主,苹果公司当时排在第 39 位。

世间多有美妙巧合。2019 年的头把交椅上,轮流坐着万亿市值的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而排在第 39 位的正是中国移动。联通与电信更是根本不在百强名单上。

是苹果发起的革命,使得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从运营商转移到了科技公司手中。

当年的运营商,除了靠提供通话和短信服务从每个用户手里稳定收钱外,还提供体验极差的网页程序,比如“移动百宝箱”。当时还在用功能机的用户可以通过扣话费购买应用、铃声、游戏。后两者占了绝大多数。

iPhone 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也改变了人们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运营商没有丝毫话语权。苹果独自决定 iPhone 上预装什么应用、商店里有什么应用。接下来,QQ、微信、Facebook、WhatsApp 这些应用逐渐覆盖了运营商最赚钱的通话和短信业务。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曾相继推出自有即时通讯工具“飞信”和“超信”进行阻击,但是无济于事。根据当时无奈而乐观的预测,随着中国移动网民的增加和上网时间的延长,运营商通过收取流量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这样的日子确实过了几年。2015 年 4 月,中国移动的股价再一次达到了历史巅峰的 13 港币,其实也不过是跟 2007 年的最好成绩持平罢了。这个月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流量费太高了。”

中国移动的股价应声而跌。

一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 40% 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第二次革命开始了。

2016 年 9 月,腾讯股价达 209.40 港元,市值达 1.982 万亿港元,首度超过中国移动。2018 年 10 月,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四年来该公司的营收首次同比下降。财报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更趋激烈、流量价值快速下降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用明显减收的严峻形势”。

2019 年 7 月,中国移动在工信部的座谈会上交出了成绩单: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 91.5%;提速降费让利超千亿,累计惠及客户 47 亿人次,累计让利 2026 亿元。

作为对比,阿里巴巴集团上个财季的营收是 1190.2 亿元人民币。中国移动相当于让出了阿里巴巴几乎两个季度的营收。

第三次革命已经在路上。

可以预见,携号转网一经推广,三大运营商中受到最大影响的一定是中国移动。因为联通和电信两家公司的用户量加起来还没有移动多。如果水闸被打开,只要低处稍加引流,高处的水量就会流失。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此前,在国内试点省市有 290 万用户办理了携号转网。各家的成绩是:中国移动净流失了 8.8 万用户,中国联通净流失了 1.4 万用户,而中国电信净增加了 10.2 万用户。

当然防止水量流失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修建堤坝。而修坝是要花钱的。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支出为 3297 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3%。其中销售费用为 343 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5%。

虽然变革的成果不会立刻结出,但对运营商话语权的削弱是大势所趋。躺着赚钱的生活离它们越来越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在五个试点省市,只有不到 2% 的人参与了这场变革。



撰文 | 王毓婵

OR--商业新媒体 】这些年我们对于电信运营商的抱怨大多类似——收费太高、资费标准不明、网速慢、信号差……但是明明不满却不换号,是因为换号的成本太高了。

在各种账户、软件、卡片都需绑定手机号的前提下,换号不仅仅是群发短信告诉朋友你的新联系方式那么简单。各种隐藏在暗处的麻烦足以吓退很多人换号的意愿。那么,如果在不改变原号码的前提下,可以变更运营商服务,你会尝试吗?

这就叫携号转网。从中国第一个携号转网试点诞生到今天已经过去了 9 年。11 月 10 日,中国移动、联通、电信三大运营商的携号转网服务终于正式进入了试运行阶段。

现在,只需编辑:CXXZ#用户名#证件号码,发送至10086(移动)/10001(电信)/10010(联通),即可查询是否具备携入资格。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携号转网服务只针对移动电话号码用户。卫星、移动通信转售、物联网应用号码(例如网号为 1349、174、170、171、162、165、167 等)暂不支持携号转网。另外,用户需要确定电话已完成实名认证,且号码无欠费、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

这一标准看起来似乎不算严格。实际上不少人的号码有自己并不清楚的“未履行完成的合约套餐”,而且很多是在最近才签下的——因为三大运营商为这一天的到来已经做足了准备。过去几个月里,运营商频频致电用户,提出免费增加通话时长、流量限额,前提是你承诺一年内继续使用他们的服务。

36 氪作者上半年以用户的身份接到了中国移动客服的数次来电,并同意了对方提出的优惠条件。此次尝试携号转网时,果然被提醒不具资格。

从去年开始,中国移动针对老客户推出了“查网龄送流量”、“语音翻番优惠”、轻松查退增值业务等服务,中国电信推出了类似的“查网龄送流量”、“续约可得千元返费”、“新人得最高 512 元奖品”等服务。这些都是运营商为了防止出现老用户大规模流失而做出的挽留。

以往三大运营商是没有很强的动力去讨好用户的,因为用户没有太多选择。今年,政府要求 11 月底前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将三家公司之间的竞争激化了。它不仅意味着三大运营商要靠花钱来留住老用户,还意味着突然增加的庞大工作量——不仅要修改自家系统,还要对接友商系统,还要培训线下网点工作人员,更要跟银行等重要机构协调。

这是一场既得利益者的危机。

变革会缓缓进行

在任何一个存在电信运营商巨头的市场推动携号转网,都会是一场艰难的变革。

美国从 1996 年颁布《电信法》提到号码携带业务,到携号转网于 2003 年 11 月 24 日正式实施,用了七年。就在正式实施的前一年,电信运营商们还在锲而不舍地对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发起联合抗议,希望能让政府收回成命。

Verizon、AT&T 等电信业巨头十六年前就体验到了今天中国移动的危机感。为了避免用户带着号跑向竞争对手,T-Mobil 延长了周末特价话费时段,AT&T 直接向新用户赠送分机,美国的第四大运营商 Sprint 一年就花了 21 亿美元用于新建基站。

开放携号转网相当于促进竞争,促进竞争的结果就是利润率的下降。美国携号转网后,T-Mobile 下调套餐价格降幅达 33%。英国携号转网后,每月签约电话资费指数下降 3%,包括预付费业务在内的所有移动电话资费指数下降近 5%。

在已经实现了携号转网的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日本、印度、港澳台等,有一个历史的共性,即变革会缓缓进行。一开闸即泄洪的情况不会出现。

这样的表现有三大原因:运营商被动变革、对接工程复杂、用户做出决定的门槛高。

首先,触及既得利益者的被动变革,使运营商没有太大的动力去推动这件事,更不可能像抢占 5G 先机那样去做大规模的宣传推广。现在,在中国移动的官网首页上找不到任何和携号转网有关的内容,在网站上搜索这四个字,显示相关度最高的是“套餐变更”。

在中国移动的官网上搜索“携号转网”,得不到任何有针对性的信息。

中国电信也没有推出任何携转指南,有意向变更的用户需自行去营业网点咨询及办理手续。目前,只有中国联通手机营业厅 APP 上出现了“携号入网”服务入口。

其次,对接工程复杂,导致最早一批吃螃蟹的人往往吃亏。因为运营商之间的对接系统不完善,携号转网的体验并不算好。目前为止出现的常见问题包括:在办理转出的过程中 4G 网络会降为 2G;转网失败可能会影响微信、QQ、银行、淘宝等第三方验证码及短信接收;转网后只能到营业厅或运营商官网进行话费充值等等。

最后,用户做出携号转网决定的前提是,必须了解自己目前所使用的电信服务的资费标准、信号水平、优惠条件,以及其他两家电信公司的以上条件,作出比价。光是这个过程的难度就足以把很多人挡在门外。

中国五个携号转网试点的成绩已经证实了这一想法。截止 2019 年 9 月底,天津、江西、海南、湖北、云南五个省市加在一起,一共办成携号转网 290 万人次,携转率仅为 1.67%。

这样的成绩不免令人失望,也有分析师质疑推进这一工程到底意义何在。虎嗅文章曾引用电信分析师项立刚的话:“运营商需要花费上百个亿进行携号转网改造,改造完之后,携号转网的人并不多,花这么多钱是没有意义的。”

但从其他国家的实践先例来看,应该还是有意义的。虽然变革可能会进行地缓慢一些。

在美国实施携号转网一周年时,有近 850 万手机用户在保留原来电话号码的情况下更换了通信运营商。受益于这一政策,“千年老二”Verizon 的用户量甚至一度超过 AT&T,刷新了美国电信业四大巨头的排名。

国内实现携号转网后,大概率也会像美国一样先出现短暂的试探磨合期,接下来是数年的用户强势流动,最终趋向各家平衡互转的稳定状态。在这个过程中,保持紧张状态的运营商会更有动力提供更廉价的服务和更优质的信号,对于消费者来说是个好事。

削弱中国电信运营商话语权的三次革命

2008 年 3 月,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分别是:埃克森美孚、中国石油、通用电气、俄罗斯天然气、中国移动。

2019 年夏天,名单变成了:苹果、微软、亚马逊、Alphabet(Google 母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

十一年前,中国移动是全球市值前五的公司之中,唯一一个不做能源生意的。当时的电信运营商掌握着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不仅中国移动过得好,其他家过得也都不错。美国电信运营商巨头 AT&T 紧随中国移动,排在第 8 位上。而后来的霸主,苹果公司当时排在第 39 位。

世间多有美妙巧合。2019 年的头把交椅上,轮流坐着万亿市值的苹果、微软和亚马逊,而排在第 39 位的正是中国移动。联通与电信更是根本不在百强名单上。

是苹果发起的革命,使得通信世界的话语权从运营商转移到了科技公司手中。

当年的运营商,除了靠提供通话和短信服务从每个用户手里稳定收钱外,还提供体验极差的网页程序,比如“移动百宝箱”。当时还在用功能机的用户可以通过扣话费购买应用、铃声、游戏。后两者占了绝大多数。

iPhone 改变了手机的形态,也改变了人们接触移动互联网的方式。在苹果的 App Store 里,运营商没有丝毫话语权。苹果独自决定 iPhone 上预装什么应用、商店里有什么应用。接下来,QQ、微信、Facebook、WhatsApp 这些应用逐渐覆盖了运营商最赚钱的通话和短信业务。

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曾相继推出自有即时通讯工具“飞信”和“超信”进行阻击,但是无济于事。根据当时无奈而乐观的预测,随着中国移动网民的增加和上网时间的延长,运营商通过收取流量费一样可以活得很好。

这样的日子确实过了几年。2015 年 4 月,中国移动的股价再一次达到了历史巅峰的 13 港币,其实也不过是跟 2007 年的最好成绩持平罢了。这个月还发生了另一件事——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一季度经济形势座谈会上感叹,“流量费太高了。”

中国移动的股价应声而跌。

一个月后,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了“促进提速降费的五大具体举措”,包括鼓励电信企业尽快发布提速降费方案计划,使城市平均宽带接入速率提升 40% 以上,推出流量不清零、流量转赠等服务。

第二次革命开始了。

2016 年 9 月,腾讯股价达 209.40 港元,市值达 1.982 万亿港元,首度超过中国移动。2018 年 10 月,中国移动发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显示,四年来该公司的营收首次同比下降。财报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在面对“市场竞争更趋激烈、流量价值快速下降以及取消流量漫游费用明显减收的严峻形势”。

2019 年 7 月,中国移动在工信部的座谈会上交出了成绩单:手机上网单价累计降幅 91.5%;提速降费让利超千亿,累计惠及客户 47 亿人次,累计让利 2026 亿元。

作为对比,阿里巴巴集团上个财季的营收是 1190.2 亿元人民币。中国移动相当于让出了阿里巴巴几乎两个季度的营收。

第三次革命已经在路上。

可以预见,携号转网一经推广,三大运营商中受到最大影响的一定是中国移动。因为联通和电信两家公司的用户量加起来还没有移动多。如果水闸被打开,只要低处稍加引流,高处的水量就会流失。

事实证明确实如此。此前,在国内试点省市有 290 万用户办理了携号转网。各家的成绩是:中国移动净流失了 8.8 万用户,中国联通净流失了 1.4 万用户,而中国电信净增加了 10.2 万用户。

当然防止水量流失也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修建堤坝。而修坝是要花钱的。2019 年上半年,中国移动营运支出为 3297 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 2.3%。其中销售费用为 343 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 4.5%。

虽然变革的成果不会立刻结出,但对运营商话语权的削弱是大势所趋。躺着赚钱的生活离它们越来越远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