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农户正在增加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正扩大对工业大麻相关的投资。中国正全速进军大麻二酚行业。


中国工业大麻初创企业天之草的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作为北部省份的气候更适合种植用于纺织品生产的工业大麻。

撰文 | Stephanie Yang / Clement Burge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大麻被视为一种危险的麻醉剂,持有大麻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努力成为快速增长的大麻制品行业的强国。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在种植汉麻(又称工业大麻),将其用于服装和传统医药,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汉麻生产国之一。中国正利用这一立足点大量生产大麻二酚(cannabidiol, 简称CBD),这是一种监管较为宽松的大麻相关化学品,正逐步被用于沐浴气泡弹和宠物食品等多种产品中。

中国大麻种植的核心地带是云南省,这是第一个将工业化种植大麻合法化的省份。在这里,农户种植了大量汉麻,这些汉麻高过人头,绵延数英里。到秋天时,汉麻的叶子和花朵均经过手工采摘,晒乾后变成CBD粉和油并用于出口。

云南小镇曲靖的一位现场管理人员Yang Liu说,这是一个能给农民带来新生机的产业。Liu说:“慢慢地我已经喜欢上种植工业大麻,我感觉这个东西会在未来给我带来很多效益。”

美国农户也在种植更多汉麻,以满足对CBD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称,CBD可以缓解疼痛和焦虑,而不会产生大麻的精神作用。大麻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7亿美元。

对CBD逐渐萌发的兴趣不太可能改变中国在大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简称THC)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贩卖THC者可能会被终身监禁,甚至被判死刑。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在4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随着大麻在许多国家的合法化,“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住各方面漏洞,健全各种各样的管理制度”。

可食用CBD产品在中国的销售也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中国种植的几乎所有大麻产品都被销往海外,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生产国争夺市场份额。

在专注于中国和大麻案件的律所Harris Bricken工作的国际贸易律师Adams Lee表示,就像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对于中国大麻产量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些产量可能怎样影响一个特定市场,人们心存忧虑。

据汉麻商业刊物Hemp Business Journal的数据,2018年在规模为8亿美元的全球CBD市场中,中国占据约11%的份额,排在欧洲和美国之后。

随着该产业走向成熟,看好CBD发展的人士正购买更多种植土地并增加产量。尽管汉麻的种植由来已久,但地方政府直到最近才开始制定更多正式法规。

在亚洲各地为Cannabis Fund搜寻新的CBD投资机会的Henri Sant-Cassia表示,中国目前正快速进军CBD行业。Cannabis Fund是一家投资早期阶段大麻公司的基金。

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严格的控制。获准种植大麻的THC含量不能超过0.3%。种植者必须在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省份之一申请许可证。CBD提取工厂必须装配安全摄像头,并由当地警方监控。

Paul Vincent Murray于2015年创办了Hempson Biotech,在云南生产CBD和其他大麻提取物。Murray表示,在该公司的设施中每萃取一公斤CBD油,自动化机器就会焚毁大约一公斤THC。Murray称,绝对没有办法作弊。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生产了20吨含有CBD的油。

另一家CBD初创公司一直在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的一家数据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腾讯与中国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收集大量信息,并经常与政府有关部门合作共享数据。

Glenn Davies称,他的公司CannAcubed一直在与腾讯全资子公司Lingchen Security Technology Co.进行磋商,以建立一个追踪大麻作物中CBD和THC含量的系统,并监控相关萃取流程。Davies表示,这些数据将与公安局共享。腾讯称,Lingchen Security并未与CannAcubed达成任何正式协议,也没有向CannAcubed提供过任何产品或服务。

在中国东北,与西伯利亚接壤的黑龙江是中国第二个将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的省份。邻近的吉林省也在采取措施使种植合法化。

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一家名为天之草(SkyGreen)的公司种植汉麻,旁边的地块有的种着水果和蔬菜,有的装着太阳能电池板和抽油泵。天之草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省政府官员鼓励发展这一新产业,以实现农作物和收入的多样化。

李凌不愿把这个行业的未来完全寄托在CBD需求上。在中国市场,他正试图把重点放在服装和家居用品等其他工业用途上。

曾在中国最大的炼油企业担任建筑师的李凌说,这种事情在早期有很大风险,因为你做的是人们从未做过的事情。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Hanma Investment Group Co., 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谭昕称,随着更多的公司进入该行业,他们会更难赚到钱。汉麻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大麻企业之一。

谭昕称,自汉麻集团2013年进入该领域以来,CBD的价格已大幅下滑。2013年时,CBD在美国市场的售价约为50,000美元/公斤,去年的均价只有6,000美元,这是农户种植更多汉麻的直接结果。谭昕预测,明年CBD的价格会跌破1,000美元。

不过,谭昕表示,只要CBD的价格高于300美元,汉麻集团就能盈利,这得益于中国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和加工成本方面的优势。

“价格在300美元还能做出利润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谭昕说,“我估计这个价格会让美国做CBD的生产商非常震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严禁大麻毒品,却大力发展工业大麻

发布日期:2019-11-13 14:52
摘要:中国农户正在增加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正扩大对工业大麻相关的投资。中国正全速进军大麻二酚行业。


中国工业大麻初创企业天之草的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作为北部省份的气候更适合种植用于纺织品生产的工业大麻。

撰文 | Stephanie Yang / Clement Burge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大麻被视为一种危险的麻醉剂,持有大麻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努力成为快速增长的大麻制品行业的强国。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在种植汉麻(又称工业大麻),将其用于服装和传统医药,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汉麻生产国之一。中国正利用这一立足点大量生产大麻二酚(cannabidiol, 简称CBD),这是一种监管较为宽松的大麻相关化学品,正逐步被用于沐浴气泡弹和宠物食品等多种产品中。

中国大麻种植的核心地带是云南省,这是第一个将工业化种植大麻合法化的省份。在这里,农户种植了大量汉麻,这些汉麻高过人头,绵延数英里。到秋天时,汉麻的叶子和花朵均经过手工采摘,晒乾后变成CBD粉和油并用于出口。

云南小镇曲靖的一位现场管理人员Yang Liu说,这是一个能给农民带来新生机的产业。Liu说:“慢慢地我已经喜欢上种植工业大麻,我感觉这个东西会在未来给我带来很多效益。”

美国农户也在种植更多汉麻,以满足对CBD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称,CBD可以缓解疼痛和焦虑,而不会产生大麻的精神作用。大麻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7亿美元。

对CBD逐渐萌发的兴趣不太可能改变中国在大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简称THC)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贩卖THC者可能会被终身监禁,甚至被判死刑。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在4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随着大麻在许多国家的合法化,“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住各方面漏洞,健全各种各样的管理制度”。

可食用CBD产品在中国的销售也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中国种植的几乎所有大麻产品都被销往海外,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生产国争夺市场份额。

在专注于中国和大麻案件的律所Harris Bricken工作的国际贸易律师Adams Lee表示,就像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对于中国大麻产量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些产量可能怎样影响一个特定市场,人们心存忧虑。

据汉麻商业刊物Hemp Business Journal的数据,2018年在规模为8亿美元的全球CBD市场中,中国占据约11%的份额,排在欧洲和美国之后。

随着该产业走向成熟,看好CBD发展的人士正购买更多种植土地并增加产量。尽管汉麻的种植由来已久,但地方政府直到最近才开始制定更多正式法规。

在亚洲各地为Cannabis Fund搜寻新的CBD投资机会的Henri Sant-Cassia表示,中国目前正快速进军CBD行业。Cannabis Fund是一家投资早期阶段大麻公司的基金。

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严格的控制。获准种植大麻的THC含量不能超过0.3%。种植者必须在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省份之一申请许可证。CBD提取工厂必须装配安全摄像头,并由当地警方监控。

Paul Vincent Murray于2015年创办了Hempson Biotech,在云南生产CBD和其他大麻提取物。Murray表示,在该公司的设施中每萃取一公斤CBD油,自动化机器就会焚毁大约一公斤THC。Murray称,绝对没有办法作弊。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生产了20吨含有CBD的油。

另一家CBD初创公司一直在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的一家数据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腾讯与中国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收集大量信息,并经常与政府有关部门合作共享数据。

Glenn Davies称,他的公司CannAcubed一直在与腾讯全资子公司Lingchen Security Technology Co.进行磋商,以建立一个追踪大麻作物中CBD和THC含量的系统,并监控相关萃取流程。Davies表示,这些数据将与公安局共享。腾讯称,Lingchen Security并未与CannAcubed达成任何正式协议,也没有向CannAcubed提供过任何产品或服务。

在中国东北,与西伯利亚接壤的黑龙江是中国第二个将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的省份。邻近的吉林省也在采取措施使种植合法化。

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一家名为天之草(SkyGreen)的公司种植汉麻,旁边的地块有的种着水果和蔬菜,有的装着太阳能电池板和抽油泵。天之草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省政府官员鼓励发展这一新产业,以实现农作物和收入的多样化。

李凌不愿把这个行业的未来完全寄托在CBD需求上。在中国市场,他正试图把重点放在服装和家居用品等其他工业用途上。

曾在中国最大的炼油企业担任建筑师的李凌说,这种事情在早期有很大风险,因为你做的是人们从未做过的事情。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Hanma Investment Group Co., 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谭昕称,随着更多的公司进入该行业,他们会更难赚到钱。汉麻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大麻企业之一。

谭昕称,自汉麻集团2013年进入该领域以来,CBD的价格已大幅下滑。2013年时,CBD在美国市场的售价约为50,000美元/公斤,去年的均价只有6,000美元,这是农户种植更多汉麻的直接结果。谭昕预测,明年CBD的价格会跌破1,000美元。

不过,谭昕表示,只要CBD的价格高于300美元,汉麻集团就能盈利,这得益于中国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和加工成本方面的优势。

“价格在300美元还能做出利润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谭昕说,“我估计这个价格会让美国做CBD的生产商非常震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农户正在增加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正扩大对工业大麻相关的投资。中国正全速进军大麻二酚行业。


中国工业大麻初创企业天之草的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作为北部省份的气候更适合种植用于纺织品生产的工业大麻。

撰文 | Stephanie Yang / Clement Burge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大麻被视为一种危险的麻醉剂,持有大麻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努力成为快速增长的大麻制品行业的强国。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在种植汉麻(又称工业大麻),将其用于服装和传统医药,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汉麻生产国之一。中国正利用这一立足点大量生产大麻二酚(cannabidiol, 简称CBD),这是一种监管较为宽松的大麻相关化学品,正逐步被用于沐浴气泡弹和宠物食品等多种产品中。

中国大麻种植的核心地带是云南省,这是第一个将工业化种植大麻合法化的省份。在这里,农户种植了大量汉麻,这些汉麻高过人头,绵延数英里。到秋天时,汉麻的叶子和花朵均经过手工采摘,晒乾后变成CBD粉和油并用于出口。

云南小镇曲靖的一位现场管理人员Yang Liu说,这是一个能给农民带来新生机的产业。Liu说:“慢慢地我已经喜欢上种植工业大麻,我感觉这个东西会在未来给我带来很多效益。”

美国农户也在种植更多汉麻,以满足对CBD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称,CBD可以缓解疼痛和焦虑,而不会产生大麻的精神作用。大麻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7亿美元。

对CBD逐渐萌发的兴趣不太可能改变中国在大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简称THC)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贩卖THC者可能会被终身监禁,甚至被判死刑。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在4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随着大麻在许多国家的合法化,“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住各方面漏洞,健全各种各样的管理制度”。

可食用CBD产品在中国的销售也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中国种植的几乎所有大麻产品都被销往海外,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生产国争夺市场份额。

在专注于中国和大麻案件的律所Harris Bricken工作的国际贸易律师Adams Lee表示,就像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对于中国大麻产量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些产量可能怎样影响一个特定市场,人们心存忧虑。

据汉麻商业刊物Hemp Business Journal的数据,2018年在规模为8亿美元的全球CBD市场中,中国占据约11%的份额,排在欧洲和美国之后。

随着该产业走向成熟,看好CBD发展的人士正购买更多种植土地并增加产量。尽管汉麻的种植由来已久,但地方政府直到最近才开始制定更多正式法规。

在亚洲各地为Cannabis Fund搜寻新的CBD投资机会的Henri Sant-Cassia表示,中国目前正快速进军CBD行业。Cannabis Fund是一家投资早期阶段大麻公司的基金。

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严格的控制。获准种植大麻的THC含量不能超过0.3%。种植者必须在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省份之一申请许可证。CBD提取工厂必须装配安全摄像头,并由当地警方监控。

Paul Vincent Murray于2015年创办了Hempson Biotech,在云南生产CBD和其他大麻提取物。Murray表示,在该公司的设施中每萃取一公斤CBD油,自动化机器就会焚毁大约一公斤THC。Murray称,绝对没有办法作弊。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生产了20吨含有CBD的油。

另一家CBD初创公司一直在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的一家数据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腾讯与中国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收集大量信息,并经常与政府有关部门合作共享数据。

Glenn Davies称,他的公司CannAcubed一直在与腾讯全资子公司Lingchen Security Technology Co.进行磋商,以建立一个追踪大麻作物中CBD和THC含量的系统,并监控相关萃取流程。Davies表示,这些数据将与公安局共享。腾讯称,Lingchen Security并未与CannAcubed达成任何正式协议,也没有向CannAcubed提供过任何产品或服务。

在中国东北,与西伯利亚接壤的黑龙江是中国第二个将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的省份。邻近的吉林省也在采取措施使种植合法化。

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一家名为天之草(SkyGreen)的公司种植汉麻,旁边的地块有的种着水果和蔬菜,有的装着太阳能电池板和抽油泵。天之草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省政府官员鼓励发展这一新产业,以实现农作物和收入的多样化。

李凌不愿把这个行业的未来完全寄托在CBD需求上。在中国市场,他正试图把重点放在服装和家居用品等其他工业用途上。

曾在中国最大的炼油企业担任建筑师的李凌说,这种事情在早期有很大风险,因为你做的是人们从未做过的事情。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Hanma Investment Group Co., 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谭昕称,随着更多的公司进入该行业,他们会更难赚到钱。汉麻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大麻企业之一。

谭昕称,自汉麻集团2013年进入该领域以来,CBD的价格已大幅下滑。2013年时,CBD在美国市场的售价约为50,000美元/公斤,去年的均价只有6,000美元,这是农户种植更多汉麻的直接结果。谭昕预测,明年CBD的价格会跌破1,000美元。

不过,谭昕表示,只要CBD的价格高于300美元,汉麻集团就能盈利,这得益于中国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和加工成本方面的优势。

“价格在300美元还能做出利润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谭昕说,“我估计这个价格会让美国做CBD的生产商非常震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严禁大麻毒品,却大力发展工业大麻

发布日期:2019-11-13 14:52
摘要:中国农户正在增加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正扩大对工业大麻相关的投资。中国正全速进军大麻二酚行业。


中国工业大麻初创企业天之草的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作为北部省份的气候更适合种植用于纺织品生产的工业大麻。

撰文 | Stephanie Yang / Clement Burge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大麻被视为一种危险的麻醉剂,持有大麻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努力成为快速增长的大麻制品行业的强国。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在种植汉麻(又称工业大麻),将其用于服装和传统医药,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汉麻生产国之一。中国正利用这一立足点大量生产大麻二酚(cannabidiol, 简称CBD),这是一种监管较为宽松的大麻相关化学品,正逐步被用于沐浴气泡弹和宠物食品等多种产品中。

中国大麻种植的核心地带是云南省,这是第一个将工业化种植大麻合法化的省份。在这里,农户种植了大量汉麻,这些汉麻高过人头,绵延数英里。到秋天时,汉麻的叶子和花朵均经过手工采摘,晒乾后变成CBD粉和油并用于出口。

云南小镇曲靖的一位现场管理人员Yang Liu说,这是一个能给农民带来新生机的产业。Liu说:“慢慢地我已经喜欢上种植工业大麻,我感觉这个东西会在未来给我带来很多效益。”

美国农户也在种植更多汉麻,以满足对CBD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称,CBD可以缓解疼痛和焦虑,而不会产生大麻的精神作用。大麻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7亿美元。

对CBD逐渐萌发的兴趣不太可能改变中国在大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简称THC)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贩卖THC者可能会被终身监禁,甚至被判死刑。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在4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随着大麻在许多国家的合法化,“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住各方面漏洞,健全各种各样的管理制度”。

可食用CBD产品在中国的销售也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中国种植的几乎所有大麻产品都被销往海外,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生产国争夺市场份额。

在专注于中国和大麻案件的律所Harris Bricken工作的国际贸易律师Adams Lee表示,就像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对于中国大麻产量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些产量可能怎样影响一个特定市场,人们心存忧虑。

据汉麻商业刊物Hemp Business Journal的数据,2018年在规模为8亿美元的全球CBD市场中,中国占据约11%的份额,排在欧洲和美国之后。

随着该产业走向成熟,看好CBD发展的人士正购买更多种植土地并增加产量。尽管汉麻的种植由来已久,但地方政府直到最近才开始制定更多正式法规。

在亚洲各地为Cannabis Fund搜寻新的CBD投资机会的Henri Sant-Cassia表示,中国目前正快速进军CBD行业。Cannabis Fund是一家投资早期阶段大麻公司的基金。

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严格的控制。获准种植大麻的THC含量不能超过0.3%。种植者必须在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省份之一申请许可证。CBD提取工厂必须装配安全摄像头,并由当地警方监控。

Paul Vincent Murray于2015年创办了Hempson Biotech,在云南生产CBD和其他大麻提取物。Murray表示,在该公司的设施中每萃取一公斤CBD油,自动化机器就会焚毁大约一公斤THC。Murray称,绝对没有办法作弊。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生产了20吨含有CBD的油。

另一家CBD初创公司一直在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的一家数据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腾讯与中国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收集大量信息,并经常与政府有关部门合作共享数据。

Glenn Davies称,他的公司CannAcubed一直在与腾讯全资子公司Lingchen Security Technology Co.进行磋商,以建立一个追踪大麻作物中CBD和THC含量的系统,并监控相关萃取流程。Davies表示,这些数据将与公安局共享。腾讯称,Lingchen Security并未与CannAcubed达成任何正式协议,也没有向CannAcubed提供过任何产品或服务。

在中国东北,与西伯利亚接壤的黑龙江是中国第二个将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的省份。邻近的吉林省也在采取措施使种植合法化。

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一家名为天之草(SkyGreen)的公司种植汉麻,旁边的地块有的种着水果和蔬菜,有的装着太阳能电池板和抽油泵。天之草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省政府官员鼓励发展这一新产业,以实现农作物和收入的多样化。

李凌不愿把这个行业的未来完全寄托在CBD需求上。在中国市场,他正试图把重点放在服装和家居用品等其他工业用途上。

曾在中国最大的炼油企业担任建筑师的李凌说,这种事情在早期有很大风险,因为你做的是人们从未做过的事情。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Hanma Investment Group Co., 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谭昕称,随着更多的公司进入该行业,他们会更难赚到钱。汉麻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大麻企业之一。

谭昕称,自汉麻集团2013年进入该领域以来,CBD的价格已大幅下滑。2013年时,CBD在美国市场的售价约为50,000美元/公斤,去年的均价只有6,000美元,这是农户种植更多汉麻的直接结果。谭昕预测,明年CBD的价格会跌破1,000美元。

不过,谭昕表示,只要CBD的价格高于300美元,汉麻集团就能盈利,这得益于中国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和加工成本方面的优势。

“价格在300美元还能做出利润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谭昕说,“我估计这个价格会让美国做CBD的生产商非常震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农户正在增加工业大麻的种植,企业正扩大对工业大麻相关的投资。中国正全速进军大麻二酚行业。


中国工业大麻初创企业天之草的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作为北部省份的气候更适合种植用于纺织品生产的工业大麻。

撰文 | Stephanie Yang / Clement Burge

OR--商业新媒体 】在中国,大麻被视为一种危险的麻醉剂,持有大麻会受到严厉惩罚。但这并没有阻止中国努力成为快速增长的大麻制品行业的强国。

中国数千年来一直在种植汉麻(又称工业大麻),将其用于服装和传统医药,并且是世界上最大的汉麻生产国之一。中国正利用这一立足点大量生产大麻二酚(cannabidiol, 简称CBD),这是一种监管较为宽松的大麻相关化学品,正逐步被用于沐浴气泡弹和宠物食品等多种产品中。

中国大麻种植的核心地带是云南省,这是第一个将工业化种植大麻合法化的省份。在这里,农户种植了大量汉麻,这些汉麻高过人头,绵延数英里。到秋天时,汉麻的叶子和花朵均经过手工采摘,晒乾后变成CBD粉和油并用于出口。

云南小镇曲靖的一位现场管理人员Yang Liu说,这是一个能给农民带来新生机的产业。Liu说:“慢慢地我已经喜欢上种植工业大麻,我感觉这个东西会在未来给我带来很多效益。”

美国农户也在种植更多汉麻,以满足对CBD日益增长的需求。据称,CBD可以缓解疼痛和焦虑,而不会产生大麻的精神作用。大麻研究公司Brightfield Group预计,到2023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237亿美元。

对CBD逐渐萌发的兴趣不太可能改变中国在大麻问题上的强硬立场。四氢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 简称THC)是大麻中的精神活性成分,贩卖THC者可能会被终身监禁,甚至被判死刑。

中国国家禁毒委员会副主任刘跃进在4月份的一次新闻发布会上称,随着大麻在许多国家的合法化,“中国将更加严格加强对工业大麻的监管,堵住各方面漏洞,健全各种各样的管理制度”。

可食用CBD产品在中国的销售也受到严格监管。这意味着中国种植的几乎所有大麻产品都被销往海外,与美国和加拿大等其他主要生产国争夺市场份额。

在专注于中国和大麻案件的律所Harris Bricken工作的国际贸易律师Adams Lee表示,就像在中国的许多其他东西一样,对于中国大麻产量到底有多少以及这些产量可能怎样影响一个特定市场,人们心存忧虑。

据汉麻商业刊物Hemp Business Journal的数据,2018年在规模为8亿美元的全球CBD市场中,中国占据约11%的份额,排在欧洲和美国之后。

随着该产业走向成熟,看好CBD发展的人士正购买更多种植土地并增加产量。尽管汉麻的种植由来已久,但地方政府直到最近才开始制定更多正式法规。

在亚洲各地为Cannabis Fund搜寻新的CBD投资机会的Henri Sant-Cassia表示,中国目前正快速进军CBD行业。Cannabis Fund是一家投资早期阶段大麻公司的基金。

中国政府在整个过程中始终保持严格的控制。获准种植大麻的THC含量不能超过0.3%。种植者必须在两个工业大麻合法化省份之一申请许可证。CBD提取工厂必须装配安全摄像头,并由当地警方监控。

Paul Vincent Murray于2015年创办了Hempson Biotech,在云南生产CBD和其他大麻提取物。Murray表示,在该公司的设施中每萃取一公斤CBD油,自动化机器就会焚毁大约一公斤THC。Murray称,绝对没有办法作弊。到目前为止,该公司已经生产了20吨含有CBD的油。

另一家CBD初创公司一直在与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支持的一家数据合作伙伴进行合作。腾讯与中国其他科技巨头一样收集大量信息,并经常与政府有关部门合作共享数据。

Glenn Davies称,他的公司CannAcubed一直在与腾讯全资子公司Lingchen Security Technology Co.进行磋商,以建立一个追踪大麻作物中CBD和THC含量的系统,并监控相关萃取流程。Davies表示,这些数据将与公安局共享。腾讯称,Lingchen Security并未与CannAcubed达成任何正式协议,也没有向CannAcubed提供过任何产品或服务。

在中国东北,与西伯利亚接壤的黑龙江是中国第二个将工业大麻种植合法化的省份。邻近的吉林省也在采取措施使种植合法化。

在黑龙江省大庆市外,一家名为天之草(SkyGreen)的公司种植汉麻,旁边的地块有的种着水果和蔬菜,有的装着太阳能电池板和抽油泵。天之草副总裁李凌表示,黑龙江省政府官员鼓励发展这一新产业,以实现农作物和收入的多样化。

李凌不愿把这个行业的未来完全寄托在CBD需求上。在中国市场,他正试图把重点放在服装和家居用品等其他工业用途上。

曾在中国最大的炼油企业担任建筑师的李凌说,这种事情在早期有很大风险,因为你做的是人们从未做过的事情。

汉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Hanma Investment Group Co., 简称:汉麻集团)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谭昕称,随着更多的公司进入该行业,他们会更难赚到钱。汉麻集团是中国第一批大麻企业之一。

谭昕称,自汉麻集团2013年进入该领域以来,CBD的价格已大幅下滑。2013年时,CBD在美国市场的售价约为50,000美元/公斤,去年的均价只有6,000美元,这是农户种植更多汉麻的直接结果。谭昕预测,明年CBD的价格会跌破1,000美元。

不过,谭昕表示,只要CBD的价格高于300美元,汉麻集团就能盈利,这得益于中国更加低廉的劳动力和加工成本方面的优势。

“价格在300美元还能做出利润是很可怕的一件事,”谭昕说,“我估计这个价格会让美国做CBD的生产商非常震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