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抛开双11话题浮沫,去审视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阿里做对了什么?曾鸣认为,其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就是网络协同加数据智能。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买它买它买它”

这一次的抢购大军,不仅是带货网红李佳琦口中的“全体女生”,还有不少钢铁直男。无论经济下行阴霾还是贸易纠纷,阿里巴巴“双十一”购买,好像始终没有停下数据再创新高的步伐。

2684亿元意味着什么?

2684亿元人民币,这是2019第11个双十一天猫活动全天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5.7%,几乎是美国黑色星期五五倍。这个数据,一方面不仅刷新了此前纪录,一方面也引发很多讨论。除了各种充斥着命题作文气息的真真假假分析之外,有网友表示,其数据增长幅度完美符合过去十一年路径,完美程度让人怀疑在造假,甚至有人提前就给出误差小于千分之一的预测。

如何看?其实,双十一的数据,对于普通人,看看就好。电商数据一直存在商家刷单等猫腻新闻,但是销售额保持恒定步骤也可能符合统计规律,并不能简单断定说是造假。更可能的解释,是来自阿里内部的业绩目标核定。在大的业绩目标之下,大商家也会设定自身的小业绩目标。比如2019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的品牌,就有15个,比如美的、海尔、华为、耐克等。自然,也有人为此不得不努力备战,甚至刷单。

这些新闻浮沫和话题热度,每年都会有,也会随着时间淡去,很可能也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抛开这些,去审视阿里巴巴,探讨其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

阿里巴巴做对了什么?

在2019年双十一这天,阿里巴巴最新市值为4861.13亿美元,如果按照人民币,早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行业。要支撑这样的商业体量,从常识判断,造假支撑不起。那么阿里巴巴,到底做对了什么?在双十一的这天,我读了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的新书《智商战略》,他给出一些自己的解释。

曾鸣的人生路径颇堪玩味。他原本是学者,在美国拿了国际商务和战略博士,曾任职国内外商学院,可以说学院派管理出身。2000年,当曾鸣第一次见到马云时候,当时的阿里巴巴还很小,办公地点刚刚从马云的公寓搬到写字楼,公司不过一百多人。即使如此,阿里巴巴独特文化,感染了曾鸣。他体会到,阿里巴巴对于环境的应对不依赖于西方模式或者传统模式,这是一家创新的公司。

在2006年,曾鸣从长江商学院加入阿里巴巴,从教授成为企业人,这在当年还算是个新闻。当时,阿里巴巴的规模也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通过研究,已经发现商学院的理论很难理解阿里巴巴。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十余年间崛起,可以说如梦一样。曾鸣幸运,赶上好时代,有机会贴身观察阿里。作为管理学者,有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最好的回馈,自然是就是能够从中总结,加以分析。

阿里巴巴不是亚马逊?

中国科技的公司兴起,已经是全球经济这个房间中,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象。中美贸易冲突,也有科技战暗线。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亚马逊和脸书(Facebook),但对于不少西方人来说,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亚网上零售商,或许比亚马逊更廉价。甚至,不少中国人也是如此认为——我的经济学课教授,最近还在说,阿里巴巴不过是把线下销售搬运到线上。类似的问题,还有朋友疑惑,李佳琦之类带货网红有什么意义,无非搬运了存量。

阿里出身的曾鸣则认为,这些印象很错误,无视阿里巴巴突破性的商业模式的标杆意义。他认为,阿里巴巴是综合了在线零售和服务在一起,通过庞大的数据驱动将卖家、营销人员、服务提供商、物流公司和制造商关联在一起的平台,包含了亚马逊、eBay(易贝)、贝宝(PayPal)、谷歌、联邦快递、所有批发商甚至制造业和与金融功能的平台。

智能商业=网络协同数据智能

有趣的是,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商业生态系统,阿里是通过技术来组织和协调。这背后,就体现了智能商业的优越性。曾鸣认为,阿里的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所谓智能商业,如果概括起来,就是由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构成。

这听起来,好像简单,甚至过于简单。可以说,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都不是新事物,传统企业也有。曾鸣认为,一般而言,中国企业擅长网络协调,美国企业擅长智能数据。但二者的交互,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类似“双螺旋的DNA”,会有新的模式涌现。

以阿里战略为例,正是结合了网络协调和智能数据。这听起来简单,但其中嵌入了网络效应以及创新等诸多反馈回路,使得平台不断壮大,不断赋能,个体从中得到更多。

网络协同,意味着对于商业任务开展多方同步协作的自动化管理。绕开这个对普通人略微拗口的定义。你可以理解为,网络作用可以使得复杂的商业问题得到简单化解决。而网络协同的实现,需要技术力量,最大因素就是数据智能。

举一个大家熟悉的案例,网红。电子商务这些年生态一大变化就是网红店崛起。这些网红往往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粉丝。在曾鸣写这本书的时候,“买它买它买它”的李佳琦还没有这样红,但他已经密切关注到张大奕与如涵等网红公司的兴起。

网红的店铺,基本是线上店,没有实体店。网红和名人区别是什么?一名顶级网红的助理曾就这样说,明人让人仰视60度的人,而网红是仰视15度的人。网红直播带货,效率超过明星,也正在于这样的亲近感。

有个现象,网红店销售量往往会在上新当日飙升。最开始,淘宝甚至以为他们在数据造假,后来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秒杀。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铺的库存往往很低,售卖了数万件衣服的淘宝店铺,也许样品就是一千件,很多产品是预售,等粉丝下单之后再去工厂生产。什么款式受欢迎,即使这些网红本人,其实也很难预测。但是通过销售的反馈,他们再去工厂加工,库存保持在10%以下。

从B2C转向了C2B

这种最生活化的案例中,可以说,体现了智能商业诸多运用之一。这种模式,已经突破了以往的B2C,而转向了C2B,也就是说,从商家到顾客转换为顾客到商家。这种模式,不仅是商业的创新,更意味着对于工业时代规则的重塑与颠覆,顾客至上不仅是口号,更是原则和驱动。

这种反馈模式,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建立了紧密的数字反馈闭环。这样的闭环需要大量数据,云计算则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早在2017年,淘宝应用程序每个月的浏览量超过5000亿人,有15亿件产品。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卖家访问了超过110亿次的数据来监控情况,该算法每天执行300亿次保护性扫描。

网络协调以及智能数据结合的结果,是效率大为提升——这种突破,我认为很可能接近分工对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曾鸣做了对比,在2017年,阿里巴巴3万名员工就可实现与沃尔玛200万名员工相同的销售额。这一模式不仅仅在电商领域,谷歌的关键词搜索与优步的打车匹配,都可以看作是数据智能的运用结果。

智能战略的背后,意味着六大超越,其中有运营模式的重构,也有商业模式战略体系的重构。不过,最核心的,还是网络协同以及智能数据。

从智能商业到智能战略

我看这书,刚好是双十一,很应景。双十一算是典型智能商业场景。大家知道,双十一给予阿里一年一次的大练兵机会,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技术突破,就是通过这样运动式的战略布局得到突破。但是,更重要的,阿里巴巴从算法中,不断根据反馈调整,来强大原来的商业模式。

作为《智能商业》姊妹篇,《智能战略》一书,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翻译版。有人觉得有些过分简单,其实因为目标读者是对于阿里巴巴并不了解更谈不上认同的美国读者,所以叙述和中文写作不同。

不少信息,也许有中文读者觉得简单,但是看似简单的框架背后,其实有着颇为深刻的思考。管理学的书,往往流行貌似深刻而又似是而非的新概念,但去掉这些浮华,恰恰是为读者减少了阅读障碍。

或许,海外出版的操作和专业要求,使得《智能战略》这本书和一般流行书不同,这本书更像一本商学院的教科书。原本熟悉的阿里巴巴,通过这样案例剖析,有了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更严谨也更清晰。

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就滋生于人际关系合作的网络,随着网络的拓展,分工得到发展,合作更加复杂,市场也得到深化和丰富。

阿里巴巴的星辰大海,显然还在路上。你可以不喜欢马云,但是,以阿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切切实实在改造我们的环境。

无论如何定义,智能时代,显然已经到来;高效算法意味着淘汰旧行业获得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会成为新穷人,过去的中产地位可能不保,失去职业与专业保障,如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所言,沦为软阶层。所有人,在变革时代,都需要战略的变革,不仅高科技企业需要,传统企业也需要,个人也需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2684亿,透视双十一背后的智能战略

发布日期:2019-11-13 11:15
摘要:抛开双11话题浮沫,去审视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阿里做对了什么?曾鸣认为,其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就是网络协同加数据智能。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买它买它买它”

这一次的抢购大军,不仅是带货网红李佳琦口中的“全体女生”,还有不少钢铁直男。无论经济下行阴霾还是贸易纠纷,阿里巴巴“双十一”购买,好像始终没有停下数据再创新高的步伐。

2684亿元意味着什么?

2684亿元人民币,这是2019第11个双十一天猫活动全天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5.7%,几乎是美国黑色星期五五倍。这个数据,一方面不仅刷新了此前纪录,一方面也引发很多讨论。除了各种充斥着命题作文气息的真真假假分析之外,有网友表示,其数据增长幅度完美符合过去十一年路径,完美程度让人怀疑在造假,甚至有人提前就给出误差小于千分之一的预测。

如何看?其实,双十一的数据,对于普通人,看看就好。电商数据一直存在商家刷单等猫腻新闻,但是销售额保持恒定步骤也可能符合统计规律,并不能简单断定说是造假。更可能的解释,是来自阿里内部的业绩目标核定。在大的业绩目标之下,大商家也会设定自身的小业绩目标。比如2019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的品牌,就有15个,比如美的、海尔、华为、耐克等。自然,也有人为此不得不努力备战,甚至刷单。

这些新闻浮沫和话题热度,每年都会有,也会随着时间淡去,很可能也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抛开这些,去审视阿里巴巴,探讨其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

阿里巴巴做对了什么?

在2019年双十一这天,阿里巴巴最新市值为4861.13亿美元,如果按照人民币,早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行业。要支撑这样的商业体量,从常识判断,造假支撑不起。那么阿里巴巴,到底做对了什么?在双十一的这天,我读了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的新书《智商战略》,他给出一些自己的解释。

曾鸣的人生路径颇堪玩味。他原本是学者,在美国拿了国际商务和战略博士,曾任职国内外商学院,可以说学院派管理出身。2000年,当曾鸣第一次见到马云时候,当时的阿里巴巴还很小,办公地点刚刚从马云的公寓搬到写字楼,公司不过一百多人。即使如此,阿里巴巴独特文化,感染了曾鸣。他体会到,阿里巴巴对于环境的应对不依赖于西方模式或者传统模式,这是一家创新的公司。

在2006年,曾鸣从长江商学院加入阿里巴巴,从教授成为企业人,这在当年还算是个新闻。当时,阿里巴巴的规模也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通过研究,已经发现商学院的理论很难理解阿里巴巴。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十余年间崛起,可以说如梦一样。曾鸣幸运,赶上好时代,有机会贴身观察阿里。作为管理学者,有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最好的回馈,自然是就是能够从中总结,加以分析。

阿里巴巴不是亚马逊?

中国科技的公司兴起,已经是全球经济这个房间中,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象。中美贸易冲突,也有科技战暗线。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亚马逊和脸书(Facebook),但对于不少西方人来说,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亚网上零售商,或许比亚马逊更廉价。甚至,不少中国人也是如此认为——我的经济学课教授,最近还在说,阿里巴巴不过是把线下销售搬运到线上。类似的问题,还有朋友疑惑,李佳琦之类带货网红有什么意义,无非搬运了存量。

阿里出身的曾鸣则认为,这些印象很错误,无视阿里巴巴突破性的商业模式的标杆意义。他认为,阿里巴巴是综合了在线零售和服务在一起,通过庞大的数据驱动将卖家、营销人员、服务提供商、物流公司和制造商关联在一起的平台,包含了亚马逊、eBay(易贝)、贝宝(PayPal)、谷歌、联邦快递、所有批发商甚至制造业和与金融功能的平台。

智能商业=网络协同数据智能

有趣的是,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商业生态系统,阿里是通过技术来组织和协调。这背后,就体现了智能商业的优越性。曾鸣认为,阿里的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所谓智能商业,如果概括起来,就是由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构成。

这听起来,好像简单,甚至过于简单。可以说,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都不是新事物,传统企业也有。曾鸣认为,一般而言,中国企业擅长网络协调,美国企业擅长智能数据。但二者的交互,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类似“双螺旋的DNA”,会有新的模式涌现。

以阿里战略为例,正是结合了网络协调和智能数据。这听起来简单,但其中嵌入了网络效应以及创新等诸多反馈回路,使得平台不断壮大,不断赋能,个体从中得到更多。

网络协同,意味着对于商业任务开展多方同步协作的自动化管理。绕开这个对普通人略微拗口的定义。你可以理解为,网络作用可以使得复杂的商业问题得到简单化解决。而网络协同的实现,需要技术力量,最大因素就是数据智能。

举一个大家熟悉的案例,网红。电子商务这些年生态一大变化就是网红店崛起。这些网红往往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粉丝。在曾鸣写这本书的时候,“买它买它买它”的李佳琦还没有这样红,但他已经密切关注到张大奕与如涵等网红公司的兴起。

网红的店铺,基本是线上店,没有实体店。网红和名人区别是什么?一名顶级网红的助理曾就这样说,明人让人仰视60度的人,而网红是仰视15度的人。网红直播带货,效率超过明星,也正在于这样的亲近感。

有个现象,网红店销售量往往会在上新当日飙升。最开始,淘宝甚至以为他们在数据造假,后来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秒杀。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铺的库存往往很低,售卖了数万件衣服的淘宝店铺,也许样品就是一千件,很多产品是预售,等粉丝下单之后再去工厂生产。什么款式受欢迎,即使这些网红本人,其实也很难预测。但是通过销售的反馈,他们再去工厂加工,库存保持在10%以下。

从B2C转向了C2B

这种最生活化的案例中,可以说,体现了智能商业诸多运用之一。这种模式,已经突破了以往的B2C,而转向了C2B,也就是说,从商家到顾客转换为顾客到商家。这种模式,不仅是商业的创新,更意味着对于工业时代规则的重塑与颠覆,顾客至上不仅是口号,更是原则和驱动。

这种反馈模式,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建立了紧密的数字反馈闭环。这样的闭环需要大量数据,云计算则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早在2017年,淘宝应用程序每个月的浏览量超过5000亿人,有15亿件产品。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卖家访问了超过110亿次的数据来监控情况,该算法每天执行300亿次保护性扫描。

网络协调以及智能数据结合的结果,是效率大为提升——这种突破,我认为很可能接近分工对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曾鸣做了对比,在2017年,阿里巴巴3万名员工就可实现与沃尔玛200万名员工相同的销售额。这一模式不仅仅在电商领域,谷歌的关键词搜索与优步的打车匹配,都可以看作是数据智能的运用结果。

智能战略的背后,意味着六大超越,其中有运营模式的重构,也有商业模式战略体系的重构。不过,最核心的,还是网络协同以及智能数据。

从智能商业到智能战略

我看这书,刚好是双十一,很应景。双十一算是典型智能商业场景。大家知道,双十一给予阿里一年一次的大练兵机会,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技术突破,就是通过这样运动式的战略布局得到突破。但是,更重要的,阿里巴巴从算法中,不断根据反馈调整,来强大原来的商业模式。

作为《智能商业》姊妹篇,《智能战略》一书,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翻译版。有人觉得有些过分简单,其实因为目标读者是对于阿里巴巴并不了解更谈不上认同的美国读者,所以叙述和中文写作不同。

不少信息,也许有中文读者觉得简单,但是看似简单的框架背后,其实有着颇为深刻的思考。管理学的书,往往流行貌似深刻而又似是而非的新概念,但去掉这些浮华,恰恰是为读者减少了阅读障碍。

或许,海外出版的操作和专业要求,使得《智能战略》这本书和一般流行书不同,这本书更像一本商学院的教科书。原本熟悉的阿里巴巴,通过这样案例剖析,有了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更严谨也更清晰。

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就滋生于人际关系合作的网络,随着网络的拓展,分工得到发展,合作更加复杂,市场也得到深化和丰富。

阿里巴巴的星辰大海,显然还在路上。你可以不喜欢马云,但是,以阿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切切实实在改造我们的环境。

无论如何定义,智能时代,显然已经到来;高效算法意味着淘汰旧行业获得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会成为新穷人,过去的中产地位可能不保,失去职业与专业保障,如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所言,沦为软阶层。所有人,在变革时代,都需要战略的变革,不仅高科技企业需要,传统企业也需要,个人也需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抛开双11话题浮沫,去审视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阿里做对了什么?曾鸣认为,其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就是网络协同加数据智能。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买它买它买它”

这一次的抢购大军,不仅是带货网红李佳琦口中的“全体女生”,还有不少钢铁直男。无论经济下行阴霾还是贸易纠纷,阿里巴巴“双十一”购买,好像始终没有停下数据再创新高的步伐。

2684亿元意味着什么?

2684亿元人民币,这是2019第11个双十一天猫活动全天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5.7%,几乎是美国黑色星期五五倍。这个数据,一方面不仅刷新了此前纪录,一方面也引发很多讨论。除了各种充斥着命题作文气息的真真假假分析之外,有网友表示,其数据增长幅度完美符合过去十一年路径,完美程度让人怀疑在造假,甚至有人提前就给出误差小于千分之一的预测。

如何看?其实,双十一的数据,对于普通人,看看就好。电商数据一直存在商家刷单等猫腻新闻,但是销售额保持恒定步骤也可能符合统计规律,并不能简单断定说是造假。更可能的解释,是来自阿里内部的业绩目标核定。在大的业绩目标之下,大商家也会设定自身的小业绩目标。比如2019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的品牌,就有15个,比如美的、海尔、华为、耐克等。自然,也有人为此不得不努力备战,甚至刷单。

这些新闻浮沫和话题热度,每年都会有,也会随着时间淡去,很可能也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抛开这些,去审视阿里巴巴,探讨其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

阿里巴巴做对了什么?

在2019年双十一这天,阿里巴巴最新市值为4861.13亿美元,如果按照人民币,早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行业。要支撑这样的商业体量,从常识判断,造假支撑不起。那么阿里巴巴,到底做对了什么?在双十一的这天,我读了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的新书《智商战略》,他给出一些自己的解释。

曾鸣的人生路径颇堪玩味。他原本是学者,在美国拿了国际商务和战略博士,曾任职国内外商学院,可以说学院派管理出身。2000年,当曾鸣第一次见到马云时候,当时的阿里巴巴还很小,办公地点刚刚从马云的公寓搬到写字楼,公司不过一百多人。即使如此,阿里巴巴独特文化,感染了曾鸣。他体会到,阿里巴巴对于环境的应对不依赖于西方模式或者传统模式,这是一家创新的公司。

在2006年,曾鸣从长江商学院加入阿里巴巴,从教授成为企业人,这在当年还算是个新闻。当时,阿里巴巴的规模也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通过研究,已经发现商学院的理论很难理解阿里巴巴。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十余年间崛起,可以说如梦一样。曾鸣幸运,赶上好时代,有机会贴身观察阿里。作为管理学者,有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最好的回馈,自然是就是能够从中总结,加以分析。

阿里巴巴不是亚马逊?

中国科技的公司兴起,已经是全球经济这个房间中,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象。中美贸易冲突,也有科技战暗线。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亚马逊和脸书(Facebook),但对于不少西方人来说,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亚网上零售商,或许比亚马逊更廉价。甚至,不少中国人也是如此认为——我的经济学课教授,最近还在说,阿里巴巴不过是把线下销售搬运到线上。类似的问题,还有朋友疑惑,李佳琦之类带货网红有什么意义,无非搬运了存量。

阿里出身的曾鸣则认为,这些印象很错误,无视阿里巴巴突破性的商业模式的标杆意义。他认为,阿里巴巴是综合了在线零售和服务在一起,通过庞大的数据驱动将卖家、营销人员、服务提供商、物流公司和制造商关联在一起的平台,包含了亚马逊、eBay(易贝)、贝宝(PayPal)、谷歌、联邦快递、所有批发商甚至制造业和与金融功能的平台。

智能商业=网络协同数据智能

有趣的是,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商业生态系统,阿里是通过技术来组织和协调。这背后,就体现了智能商业的优越性。曾鸣认为,阿里的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所谓智能商业,如果概括起来,就是由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构成。

这听起来,好像简单,甚至过于简单。可以说,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都不是新事物,传统企业也有。曾鸣认为,一般而言,中国企业擅长网络协调,美国企业擅长智能数据。但二者的交互,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类似“双螺旋的DNA”,会有新的模式涌现。

以阿里战略为例,正是结合了网络协调和智能数据。这听起来简单,但其中嵌入了网络效应以及创新等诸多反馈回路,使得平台不断壮大,不断赋能,个体从中得到更多。

网络协同,意味着对于商业任务开展多方同步协作的自动化管理。绕开这个对普通人略微拗口的定义。你可以理解为,网络作用可以使得复杂的商业问题得到简单化解决。而网络协同的实现,需要技术力量,最大因素就是数据智能。

举一个大家熟悉的案例,网红。电子商务这些年生态一大变化就是网红店崛起。这些网红往往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粉丝。在曾鸣写这本书的时候,“买它买它买它”的李佳琦还没有这样红,但他已经密切关注到张大奕与如涵等网红公司的兴起。

网红的店铺,基本是线上店,没有实体店。网红和名人区别是什么?一名顶级网红的助理曾就这样说,明人让人仰视60度的人,而网红是仰视15度的人。网红直播带货,效率超过明星,也正在于这样的亲近感。

有个现象,网红店销售量往往会在上新当日飙升。最开始,淘宝甚至以为他们在数据造假,后来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秒杀。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铺的库存往往很低,售卖了数万件衣服的淘宝店铺,也许样品就是一千件,很多产品是预售,等粉丝下单之后再去工厂生产。什么款式受欢迎,即使这些网红本人,其实也很难预测。但是通过销售的反馈,他们再去工厂加工,库存保持在10%以下。

从B2C转向了C2B

这种最生活化的案例中,可以说,体现了智能商业诸多运用之一。这种模式,已经突破了以往的B2C,而转向了C2B,也就是说,从商家到顾客转换为顾客到商家。这种模式,不仅是商业的创新,更意味着对于工业时代规则的重塑与颠覆,顾客至上不仅是口号,更是原则和驱动。

这种反馈模式,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建立了紧密的数字反馈闭环。这样的闭环需要大量数据,云计算则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早在2017年,淘宝应用程序每个月的浏览量超过5000亿人,有15亿件产品。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卖家访问了超过110亿次的数据来监控情况,该算法每天执行300亿次保护性扫描。

网络协调以及智能数据结合的结果,是效率大为提升——这种突破,我认为很可能接近分工对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曾鸣做了对比,在2017年,阿里巴巴3万名员工就可实现与沃尔玛200万名员工相同的销售额。这一模式不仅仅在电商领域,谷歌的关键词搜索与优步的打车匹配,都可以看作是数据智能的运用结果。

智能战略的背后,意味着六大超越,其中有运营模式的重构,也有商业模式战略体系的重构。不过,最核心的,还是网络协同以及智能数据。

从智能商业到智能战略

我看这书,刚好是双十一,很应景。双十一算是典型智能商业场景。大家知道,双十一给予阿里一年一次的大练兵机会,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技术突破,就是通过这样运动式的战略布局得到突破。但是,更重要的,阿里巴巴从算法中,不断根据反馈调整,来强大原来的商业模式。

作为《智能商业》姊妹篇,《智能战略》一书,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翻译版。有人觉得有些过分简单,其实因为目标读者是对于阿里巴巴并不了解更谈不上认同的美国读者,所以叙述和中文写作不同。

不少信息,也许有中文读者觉得简单,但是看似简单的框架背后,其实有着颇为深刻的思考。管理学的书,往往流行貌似深刻而又似是而非的新概念,但去掉这些浮华,恰恰是为读者减少了阅读障碍。

或许,海外出版的操作和专业要求,使得《智能战略》这本书和一般流行书不同,这本书更像一本商学院的教科书。原本熟悉的阿里巴巴,通过这样案例剖析,有了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更严谨也更清晰。

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就滋生于人际关系合作的网络,随着网络的拓展,分工得到发展,合作更加复杂,市场也得到深化和丰富。

阿里巴巴的星辰大海,显然还在路上。你可以不喜欢马云,但是,以阿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切切实实在改造我们的环境。

无论如何定义,智能时代,显然已经到来;高效算法意味着淘汰旧行业获得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会成为新穷人,过去的中产地位可能不保,失去职业与专业保障,如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所言,沦为软阶层。所有人,在变革时代,都需要战略的变革,不仅高科技企业需要,传统企业也需要,个人也需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2684亿,透视双十一背后的智能战略

发布日期:2019-11-13 11:15
摘要:抛开双11话题浮沫,去审视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阿里做对了什么?曾鸣认为,其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就是网络协同加数据智能。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买它买它买它”

这一次的抢购大军,不仅是带货网红李佳琦口中的“全体女生”,还有不少钢铁直男。无论经济下行阴霾还是贸易纠纷,阿里巴巴“双十一”购买,好像始终没有停下数据再创新高的步伐。

2684亿元意味着什么?

2684亿元人民币,这是2019第11个双十一天猫活动全天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5.7%,几乎是美国黑色星期五五倍。这个数据,一方面不仅刷新了此前纪录,一方面也引发很多讨论。除了各种充斥着命题作文气息的真真假假分析之外,有网友表示,其数据增长幅度完美符合过去十一年路径,完美程度让人怀疑在造假,甚至有人提前就给出误差小于千分之一的预测。

如何看?其实,双十一的数据,对于普通人,看看就好。电商数据一直存在商家刷单等猫腻新闻,但是销售额保持恒定步骤也可能符合统计规律,并不能简单断定说是造假。更可能的解释,是来自阿里内部的业绩目标核定。在大的业绩目标之下,大商家也会设定自身的小业绩目标。比如2019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的品牌,就有15个,比如美的、海尔、华为、耐克等。自然,也有人为此不得不努力备战,甚至刷单。

这些新闻浮沫和话题热度,每年都会有,也会随着时间淡去,很可能也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抛开这些,去审视阿里巴巴,探讨其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

阿里巴巴做对了什么?

在2019年双十一这天,阿里巴巴最新市值为4861.13亿美元,如果按照人民币,早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行业。要支撑这样的商业体量,从常识判断,造假支撑不起。那么阿里巴巴,到底做对了什么?在双十一的这天,我读了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的新书《智商战略》,他给出一些自己的解释。

曾鸣的人生路径颇堪玩味。他原本是学者,在美国拿了国际商务和战略博士,曾任职国内外商学院,可以说学院派管理出身。2000年,当曾鸣第一次见到马云时候,当时的阿里巴巴还很小,办公地点刚刚从马云的公寓搬到写字楼,公司不过一百多人。即使如此,阿里巴巴独特文化,感染了曾鸣。他体会到,阿里巴巴对于环境的应对不依赖于西方模式或者传统模式,这是一家创新的公司。

在2006年,曾鸣从长江商学院加入阿里巴巴,从教授成为企业人,这在当年还算是个新闻。当时,阿里巴巴的规模也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通过研究,已经发现商学院的理论很难理解阿里巴巴。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十余年间崛起,可以说如梦一样。曾鸣幸运,赶上好时代,有机会贴身观察阿里。作为管理学者,有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最好的回馈,自然是就是能够从中总结,加以分析。

阿里巴巴不是亚马逊?

中国科技的公司兴起,已经是全球经济这个房间中,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象。中美贸易冲突,也有科技战暗线。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亚马逊和脸书(Facebook),但对于不少西方人来说,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亚网上零售商,或许比亚马逊更廉价。甚至,不少中国人也是如此认为——我的经济学课教授,最近还在说,阿里巴巴不过是把线下销售搬运到线上。类似的问题,还有朋友疑惑,李佳琦之类带货网红有什么意义,无非搬运了存量。

阿里出身的曾鸣则认为,这些印象很错误,无视阿里巴巴突破性的商业模式的标杆意义。他认为,阿里巴巴是综合了在线零售和服务在一起,通过庞大的数据驱动将卖家、营销人员、服务提供商、物流公司和制造商关联在一起的平台,包含了亚马逊、eBay(易贝)、贝宝(PayPal)、谷歌、联邦快递、所有批发商甚至制造业和与金融功能的平台。

智能商业=网络协同数据智能

有趣的是,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商业生态系统,阿里是通过技术来组织和协调。这背后,就体现了智能商业的优越性。曾鸣认为,阿里的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所谓智能商业,如果概括起来,就是由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构成。

这听起来,好像简单,甚至过于简单。可以说,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都不是新事物,传统企业也有。曾鸣认为,一般而言,中国企业擅长网络协调,美国企业擅长智能数据。但二者的交互,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类似“双螺旋的DNA”,会有新的模式涌现。

以阿里战略为例,正是结合了网络协调和智能数据。这听起来简单,但其中嵌入了网络效应以及创新等诸多反馈回路,使得平台不断壮大,不断赋能,个体从中得到更多。

网络协同,意味着对于商业任务开展多方同步协作的自动化管理。绕开这个对普通人略微拗口的定义。你可以理解为,网络作用可以使得复杂的商业问题得到简单化解决。而网络协同的实现,需要技术力量,最大因素就是数据智能。

举一个大家熟悉的案例,网红。电子商务这些年生态一大变化就是网红店崛起。这些网红往往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粉丝。在曾鸣写这本书的时候,“买它买它买它”的李佳琦还没有这样红,但他已经密切关注到张大奕与如涵等网红公司的兴起。

网红的店铺,基本是线上店,没有实体店。网红和名人区别是什么?一名顶级网红的助理曾就这样说,明人让人仰视60度的人,而网红是仰视15度的人。网红直播带货,效率超过明星,也正在于这样的亲近感。

有个现象,网红店销售量往往会在上新当日飙升。最开始,淘宝甚至以为他们在数据造假,后来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秒杀。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铺的库存往往很低,售卖了数万件衣服的淘宝店铺,也许样品就是一千件,很多产品是预售,等粉丝下单之后再去工厂生产。什么款式受欢迎,即使这些网红本人,其实也很难预测。但是通过销售的反馈,他们再去工厂加工,库存保持在10%以下。

从B2C转向了C2B

这种最生活化的案例中,可以说,体现了智能商业诸多运用之一。这种模式,已经突破了以往的B2C,而转向了C2B,也就是说,从商家到顾客转换为顾客到商家。这种模式,不仅是商业的创新,更意味着对于工业时代规则的重塑与颠覆,顾客至上不仅是口号,更是原则和驱动。

这种反馈模式,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建立了紧密的数字反馈闭环。这样的闭环需要大量数据,云计算则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早在2017年,淘宝应用程序每个月的浏览量超过5000亿人,有15亿件产品。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卖家访问了超过110亿次的数据来监控情况,该算法每天执行300亿次保护性扫描。

网络协调以及智能数据结合的结果,是效率大为提升——这种突破,我认为很可能接近分工对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曾鸣做了对比,在2017年,阿里巴巴3万名员工就可实现与沃尔玛200万名员工相同的销售额。这一模式不仅仅在电商领域,谷歌的关键词搜索与优步的打车匹配,都可以看作是数据智能的运用结果。

智能战略的背后,意味着六大超越,其中有运营模式的重构,也有商业模式战略体系的重构。不过,最核心的,还是网络协同以及智能数据。

从智能商业到智能战略

我看这书,刚好是双十一,很应景。双十一算是典型智能商业场景。大家知道,双十一给予阿里一年一次的大练兵机会,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技术突破,就是通过这样运动式的战略布局得到突破。但是,更重要的,阿里巴巴从算法中,不断根据反馈调整,来强大原来的商业模式。

作为《智能商业》姊妹篇,《智能战略》一书,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翻译版。有人觉得有些过分简单,其实因为目标读者是对于阿里巴巴并不了解更谈不上认同的美国读者,所以叙述和中文写作不同。

不少信息,也许有中文读者觉得简单,但是看似简单的框架背后,其实有着颇为深刻的思考。管理学的书,往往流行貌似深刻而又似是而非的新概念,但去掉这些浮华,恰恰是为读者减少了阅读障碍。

或许,海外出版的操作和专业要求,使得《智能战略》这本书和一般流行书不同,这本书更像一本商学院的教科书。原本熟悉的阿里巴巴,通过这样案例剖析,有了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更严谨也更清晰。

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就滋生于人际关系合作的网络,随着网络的拓展,分工得到发展,合作更加复杂,市场也得到深化和丰富。

阿里巴巴的星辰大海,显然还在路上。你可以不喜欢马云,但是,以阿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切切实实在改造我们的环境。

无论如何定义,智能时代,显然已经到来;高效算法意味着淘汰旧行业获得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会成为新穷人,过去的中产地位可能不保,失去职业与专业保障,如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所言,沦为软阶层。所有人,在变革时代,都需要战略的变革,不仅高科技企业需要,传统企业也需要,个人也需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抛开双11话题浮沫,去审视阿里巴巴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阿里做对了什么?曾鸣认为,其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就是网络协同加数据智能。



撰文 | 徐瑾

OR--商业新媒体 】“买它买它买它”

这一次的抢购大军,不仅是带货网红李佳琦口中的“全体女生”,还有不少钢铁直男。无论经济下行阴霾还是贸易纠纷,阿里巴巴“双十一”购买,好像始终没有停下数据再创新高的步伐。

2684亿元意味着什么?

2684亿元人民币,这是2019第11个双十一天猫活动全天成交额,同比增长约25.7%,几乎是美国黑色星期五五倍。这个数据,一方面不仅刷新了此前纪录,一方面也引发很多讨论。除了各种充斥着命题作文气息的真真假假分析之外,有网友表示,其数据增长幅度完美符合过去十一年路径,完美程度让人怀疑在造假,甚至有人提前就给出误差小于千分之一的预测。

如何看?其实,双十一的数据,对于普通人,看看就好。电商数据一直存在商家刷单等猫腻新闻,但是销售额保持恒定步骤也可能符合统计规律,并不能简单断定说是造假。更可能的解释,是来自阿里内部的业绩目标核定。在大的业绩目标之下,大商家也会设定自身的小业绩目标。比如2019年,销售总额超过10亿的品牌,就有15个,比如美的、海尔、华为、耐克等。自然,也有人为此不得不努力备战,甚至刷单。

这些新闻浮沫和话题热度,每年都会有,也会随着时间淡去,很可能也永远不会有完美的答案。抛开这些,去审视阿里巴巴,探讨其商业模式,可能更有价值。

阿里巴巴做对了什么?

在2019年双十一这天,阿里巴巴最新市值为4861.13亿美元,如果按照人民币,早已经跻身万亿俱乐部行业。要支撑这样的商业体量,从常识判断,造假支撑不起。那么阿里巴巴,到底做对了什么?在双十一的这天,我读了阿里巴巴前总参谋长曾鸣的新书《智商战略》,他给出一些自己的解释。

曾鸣的人生路径颇堪玩味。他原本是学者,在美国拿了国际商务和战略博士,曾任职国内外商学院,可以说学院派管理出身。2000年,当曾鸣第一次见到马云时候,当时的阿里巴巴还很小,办公地点刚刚从马云的公寓搬到写字楼,公司不过一百多人。即使如此,阿里巴巴独特文化,感染了曾鸣。他体会到,阿里巴巴对于环境的应对不依赖于西方模式或者传统模式,这是一家创新的公司。

在2006年,曾鸣从长江商学院加入阿里巴巴,从教授成为企业人,这在当年还算是个新闻。当时,阿里巴巴的规模也和今日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他通过研究,已经发现商学院的理论很难理解阿里巴巴。

中国互联网巨头的十余年间崛起,可以说如梦一样。曾鸣幸运,赶上好时代,有机会贴身观察阿里。作为管理学者,有这样的机会,并不容易。最好的回馈,自然是就是能够从中总结,加以分析。

阿里巴巴不是亚马逊?

中国科技的公司兴起,已经是全球经济这个房间中,令人无法忽视的大象。中美贸易冲突,也有科技战暗线。如今,阿里巴巴的市值接近亚马逊和脸书(Facebook),但对于不少西方人来说,阿里巴巴只是一个亚网上零售商,或许比亚马逊更廉价。甚至,不少中国人也是如此认为——我的经济学课教授,最近还在说,阿里巴巴不过是把线下销售搬运到线上。类似的问题,还有朋友疑惑,李佳琦之类带货网红有什么意义,无非搬运了存量。

阿里出身的曾鸣则认为,这些印象很错误,无视阿里巴巴突破性的商业模式的标杆意义。他认为,阿里巴巴是综合了在线零售和服务在一起,通过庞大的数据驱动将卖家、营销人员、服务提供商、物流公司和制造商关联在一起的平台,包含了亚马逊、eBay(易贝)、贝宝(PayPal)、谷歌、联邦快递、所有批发商甚至制造业和与金融功能的平台。

智能商业=网络协同数据智能

有趣的是,如此庞大的互联网商业生态系统,阿里是通过技术来组织和协调。这背后,就体现了智能商业的优越性。曾鸣认为,阿里的竞争力来自智能商业。所谓智能商业,如果概括起来,就是由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构成。

这听起来,好像简单,甚至过于简单。可以说,网络协同和数据智能,都不是新事物,传统企业也有。曾鸣认为,一般而言,中国企业擅长网络协调,美国企业擅长智能数据。但二者的交互,会发生新的化学反应,类似“双螺旋的DNA”,会有新的模式涌现。

以阿里战略为例,正是结合了网络协调和智能数据。这听起来简单,但其中嵌入了网络效应以及创新等诸多反馈回路,使得平台不断壮大,不断赋能,个体从中得到更多。

网络协同,意味着对于商业任务开展多方同步协作的自动化管理。绕开这个对普通人略微拗口的定义。你可以理解为,网络作用可以使得复杂的商业问题得到简单化解决。而网络协同的实现,需要技术力量,最大因素就是数据智能。

举一个大家熟悉的案例,网红。电子商务这些年生态一大变化就是网红店崛起。这些网红往往有数十万到数百万上千万粉丝。在曾鸣写这本书的时候,“买它买它买它”的李佳琦还没有这样红,但他已经密切关注到张大奕与如涵等网红公司的兴起。

网红的店铺,基本是线上店,没有实体店。网红和名人区别是什么?一名顶级网红的助理曾就这样说,明人让人仰视60度的人,而网红是仰视15度的人。网红直播带货,效率超过明星,也正在于这样的亲近感。

有个现象,网红店销售量往往会在上新当日飙升。最开始,淘宝甚至以为他们在数据造假,后来大家逐渐习惯这种秒杀。有意思的是,这些店铺的库存往往很低,售卖了数万件衣服的淘宝店铺,也许样品就是一千件,很多产品是预售,等粉丝下单之后再去工厂生产。什么款式受欢迎,即使这些网红本人,其实也很难预测。但是通过销售的反馈,他们再去工厂加工,库存保持在10%以下。

从B2C转向了C2B

这种最生活化的案例中,可以说,体现了智能商业诸多运用之一。这种模式,已经突破了以往的B2C,而转向了C2B,也就是说,从商家到顾客转换为顾客到商家。这种模式,不仅是商业的创新,更意味着对于工业时代规则的重塑与颠覆,顾客至上不仅是口号,更是原则和驱动。

这种反馈模式,意味着企业和客户之间建立了紧密的数字反馈闭环。这样的闭环需要大量数据,云计算则使得一切成为可能。早在2017年,淘宝应用程序每个月的浏览量超过5000亿人,有15亿件产品。在2017年“双十一”期间,卖家访问了超过110亿次的数据来监控情况,该算法每天执行300亿次保护性扫描。

网络协调以及智能数据结合的结果,是效率大为提升——这种突破,我认为很可能接近分工对于工业革命的影响。曾鸣做了对比,在2017年,阿里巴巴3万名员工就可实现与沃尔玛200万名员工相同的销售额。这一模式不仅仅在电商领域,谷歌的关键词搜索与优步的打车匹配,都可以看作是数据智能的运用结果。

智能战略的背后,意味着六大超越,其中有运营模式的重构,也有商业模式战略体系的重构。不过,最核心的,还是网络协同以及智能数据。

从智能商业到智能战略

我看这书,刚好是双十一,很应景。双十一算是典型智能商业场景。大家知道,双十一给予阿里一年一次的大练兵机会,很多原本看起来不可能的技术突破,就是通过这样运动式的战略布局得到突破。但是,更重要的,阿里巴巴从算法中,不断根据反馈调整,来强大原来的商业模式。

作为《智能商业》姊妹篇,《智能战略》一书,先有英文版,再有中文翻译版。有人觉得有些过分简单,其实因为目标读者是对于阿里巴巴并不了解更谈不上认同的美国读者,所以叙述和中文写作不同。

不少信息,也许有中文读者觉得简单,但是看似简单的框架背后,其实有着颇为深刻的思考。管理学的书,往往流行貌似深刻而又似是而非的新概念,但去掉这些浮华,恰恰是为读者减少了阅读障碍。

或许,海外出版的操作和专业要求,使得《智能战略》这本书和一般流行书不同,这本书更像一本商学院的教科书。原本熟悉的阿里巴巴,通过这样案例剖析,有了一种奇异的陌生感,更严谨也更清晰。

市场从诞生之日起,就滋生于人际关系合作的网络,随着网络的拓展,分工得到发展,合作更加复杂,市场也得到深化和丰富。

阿里巴巴的星辰大海,显然还在路上。你可以不喜欢马云,但是,以阿里为代表的科技巨头,切切实实在改造我们的环境。

无论如何定义,智能时代,显然已经到来;高效算法意味着淘汰旧行业获得消费者,没有消费能力的人会成为新穷人,过去的中产地位可能不保,失去职业与专业保障,如我在公号《徐瑾经济人》所言,沦为软阶层。所有人,在变革时代,都需要战略的变革,不仅高科技企业需要,传统企业也需要,个人也需要。■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