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撰文 | Josh Zumbrun / Harriet Torry

OR--商业新媒体 】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中国在力保GDP增速之际向外企抛出橄榄枝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初反对在9月1日对价值1,11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不过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尽管持有保留意见,但莱特希泽目前把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的最新关税举措视为谈判筹码,在未得到中国承诺的条件下,他并不急于取消关税。

莱特希泽的一名发言人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表示,对于关税争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华盛顿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莱特希泽前高级副手Stephen Vaughn表示,中国越早开始实施特朗普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对中国就越有利。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时,他的语气更加乐观一些。他表示,预计两国将达成一项最终协议,可能会在未来“三、四周或五周”内签署。

关税之争在上周公开化。中国商务部上周罕见地就谈判的实质内容发表公开评论,表示作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都同意取消针锋相对的关税。

中国的声明后来遭到特朗普反驳。特朗普强烈主张征收关税。根据最新统计,这些关税每个月给美国财政部带来约70亿美元的收入。

奥巴马政府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华盛顿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Wendy Cutler说:“这些团队似乎没能力结束谈判。”

智利政府决定取消原定于本周召开的亚太峰会也对双方完成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影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有望在这次峰会上签署协议。

贸易专家表示,严格的外交礼仪和存在的分歧使得美中很难另外安排一次会议来签署协议,而两位领导人都需要出席,协议才能具备足够的影响力和持久力。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对冲突将得到解决的前景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关税将是“最后决定的事项之一,因为关税是获得我们想要的其他东西的筹码”。作为农业州,艾奥瓦州在中美贸易战中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政府内部另一些人对关税不那么执着,部分原因是这些关税是美国企业掏腰包支付的,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据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在争取缩减关税方面,中国可能曾希望借助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商业界中反关税阵营的力量。

之前即使有过取消重大关税的先例,特朗普也是不情愿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例子是格拉斯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说服他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9月份,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

然而,关税免除是中国坚持的关键内容,双方曾在5月份接近达成一项协议,按照这份协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会取消双方互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当时,美国官员指责中方违背承诺。

美国方面的谈判安排可能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美国总统设定政策参数,高级官员制定细节。然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高级官员往往拥有寻求达成协议的自由,官员之间也时常围绕政策发生争执,特朗普则会基于经济、政治或其他考量做出最后决定,接受或拒绝官员们的提议。贸易专家表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美方在寻求协议的过程中很难赢得对方的信任。

“特朗普不会一锤定音,”一位前美国贸易官员说。“他喜欢保持开放——这样更有戏剧性。”

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以及众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挑战之际,最近特朗普暗示他正在权衡各种政治因素。本月特朗普提出爱荷华州可能成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地点,该协议旨在恢复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担心,民主党要员、甚至是共和党对华强硬派可能会对一项未能说服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进行指责。

不过,按照最新的框架,特朗普起先只会签署一份第一阶段的协议,这样他就可以保证这些问题将在未来阶段得到解决,从而冲淡任何批评。

目前,鉴于未来阶段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中美两国似乎都在等待达成他们可以获得的最佳的第一阶段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对华关税问题成中美贸易协议绊脚石

发布日期:2019-11-13 10:12
摘要: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撰文 | Josh Zumbrun / Harriet Torry

OR--商业新媒体 】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中国在力保GDP增速之际向外企抛出橄榄枝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初反对在9月1日对价值1,11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不过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尽管持有保留意见,但莱特希泽目前把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的最新关税举措视为谈判筹码,在未得到中国承诺的条件下,他并不急于取消关税。

莱特希泽的一名发言人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表示,对于关税争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华盛顿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莱特希泽前高级副手Stephen Vaughn表示,中国越早开始实施特朗普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对中国就越有利。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时,他的语气更加乐观一些。他表示,预计两国将达成一项最终协议,可能会在未来“三、四周或五周”内签署。

关税之争在上周公开化。中国商务部上周罕见地就谈判的实质内容发表公开评论,表示作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都同意取消针锋相对的关税。

中国的声明后来遭到特朗普反驳。特朗普强烈主张征收关税。根据最新统计,这些关税每个月给美国财政部带来约70亿美元的收入。

奥巴马政府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华盛顿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Wendy Cutler说:“这些团队似乎没能力结束谈判。”

智利政府决定取消原定于本周召开的亚太峰会也对双方完成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影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有望在这次峰会上签署协议。

贸易专家表示,严格的外交礼仪和存在的分歧使得美中很难另外安排一次会议来签署协议,而两位领导人都需要出席,协议才能具备足够的影响力和持久力。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对冲突将得到解决的前景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关税将是“最后决定的事项之一,因为关税是获得我们想要的其他东西的筹码”。作为农业州,艾奥瓦州在中美贸易战中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政府内部另一些人对关税不那么执着,部分原因是这些关税是美国企业掏腰包支付的,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据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在争取缩减关税方面,中国可能曾希望借助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商业界中反关税阵营的力量。

之前即使有过取消重大关税的先例,特朗普也是不情愿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例子是格拉斯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说服他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9月份,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

然而,关税免除是中国坚持的关键内容,双方曾在5月份接近达成一项协议,按照这份协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会取消双方互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当时,美国官员指责中方违背承诺。

美国方面的谈判安排可能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美国总统设定政策参数,高级官员制定细节。然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高级官员往往拥有寻求达成协议的自由,官员之间也时常围绕政策发生争执,特朗普则会基于经济、政治或其他考量做出最后决定,接受或拒绝官员们的提议。贸易专家表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美方在寻求协议的过程中很难赢得对方的信任。

“特朗普不会一锤定音,”一位前美国贸易官员说。“他喜欢保持开放——这样更有戏剧性。”

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以及众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挑战之际,最近特朗普暗示他正在权衡各种政治因素。本月特朗普提出爱荷华州可能成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地点,该协议旨在恢复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担心,民主党要员、甚至是共和党对华强硬派可能会对一项未能说服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进行指责。

不过,按照最新的框架,特朗普起先只会签署一份第一阶段的协议,这样他就可以保证这些问题将在未来阶段得到解决,从而冲淡任何批评。

目前,鉴于未来阶段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中美两国似乎都在等待达成他们可以获得的最佳的第一阶段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撰文 | Josh Zumbrun / Harriet Torry

OR--商业新媒体 】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中国在力保GDP增速之际向外企抛出橄榄枝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初反对在9月1日对价值1,11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不过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尽管持有保留意见,但莱特希泽目前把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的最新关税举措视为谈判筹码,在未得到中国承诺的条件下,他并不急于取消关税。

莱特希泽的一名发言人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表示,对于关税争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华盛顿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莱特希泽前高级副手Stephen Vaughn表示,中国越早开始实施特朗普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对中国就越有利。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时,他的语气更加乐观一些。他表示,预计两国将达成一项最终协议,可能会在未来“三、四周或五周”内签署。

关税之争在上周公开化。中国商务部上周罕见地就谈判的实质内容发表公开评论,表示作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都同意取消针锋相对的关税。

中国的声明后来遭到特朗普反驳。特朗普强烈主张征收关税。根据最新统计,这些关税每个月给美国财政部带来约70亿美元的收入。

奥巴马政府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华盛顿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Wendy Cutler说:“这些团队似乎没能力结束谈判。”

智利政府决定取消原定于本周召开的亚太峰会也对双方完成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影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有望在这次峰会上签署协议。

贸易专家表示,严格的外交礼仪和存在的分歧使得美中很难另外安排一次会议来签署协议,而两位领导人都需要出席,协议才能具备足够的影响力和持久力。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对冲突将得到解决的前景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关税将是“最后决定的事项之一,因为关税是获得我们想要的其他东西的筹码”。作为农业州,艾奥瓦州在中美贸易战中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政府内部另一些人对关税不那么执着,部分原因是这些关税是美国企业掏腰包支付的,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据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在争取缩减关税方面,中国可能曾希望借助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商业界中反关税阵营的力量。

之前即使有过取消重大关税的先例,特朗普也是不情愿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例子是格拉斯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说服他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9月份,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

然而,关税免除是中国坚持的关键内容,双方曾在5月份接近达成一项协议,按照这份协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会取消双方互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当时,美国官员指责中方违背承诺。

美国方面的谈判安排可能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美国总统设定政策参数,高级官员制定细节。然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高级官员往往拥有寻求达成协议的自由,官员之间也时常围绕政策发生争执,特朗普则会基于经济、政治或其他考量做出最后决定,接受或拒绝官员们的提议。贸易专家表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美方在寻求协议的过程中很难赢得对方的信任。

“特朗普不会一锤定音,”一位前美国贸易官员说。“他喜欢保持开放——这样更有戏剧性。”

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以及众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挑战之际,最近特朗普暗示他正在权衡各种政治因素。本月特朗普提出爱荷华州可能成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地点,该协议旨在恢复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担心,民主党要员、甚至是共和党对华强硬派可能会对一项未能说服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进行指责。

不过,按照最新的框架,特朗普起先只会签署一份第一阶段的协议,这样他就可以保证这些问题将在未来阶段得到解决,从而冲淡任何批评。

目前,鉴于未来阶段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中美两国似乎都在等待达成他们可以获得的最佳的第一阶段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对华关税问题成中美贸易协议绊脚石

发布日期:2019-11-13 10:12
摘要: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撰文 | Josh Zumbrun / Harriet Torry

OR--商业新媒体 】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中国在力保GDP增速之际向外企抛出橄榄枝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初反对在9月1日对价值1,11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不过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尽管持有保留意见,但莱特希泽目前把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的最新关税举措视为谈判筹码,在未得到中国承诺的条件下,他并不急于取消关税。

莱特希泽的一名发言人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表示,对于关税争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华盛顿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莱特希泽前高级副手Stephen Vaughn表示,中国越早开始实施特朗普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对中国就越有利。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时,他的语气更加乐观一些。他表示,预计两国将达成一项最终协议,可能会在未来“三、四周或五周”内签署。

关税之争在上周公开化。中国商务部上周罕见地就谈判的实质内容发表公开评论,表示作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都同意取消针锋相对的关税。

中国的声明后来遭到特朗普反驳。特朗普强烈主张征收关税。根据最新统计,这些关税每个月给美国财政部带来约70亿美元的收入。

奥巴马政府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华盛顿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Wendy Cutler说:“这些团队似乎没能力结束谈判。”

智利政府决定取消原定于本周召开的亚太峰会也对双方完成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影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有望在这次峰会上签署协议。

贸易专家表示,严格的外交礼仪和存在的分歧使得美中很难另外安排一次会议来签署协议,而两位领导人都需要出席,协议才能具备足够的影响力和持久力。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对冲突将得到解决的前景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关税将是“最后决定的事项之一,因为关税是获得我们想要的其他东西的筹码”。作为农业州,艾奥瓦州在中美贸易战中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政府内部另一些人对关税不那么执着,部分原因是这些关税是美国企业掏腰包支付的,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据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在争取缩减关税方面,中国可能曾希望借助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商业界中反关税阵营的力量。

之前即使有过取消重大关税的先例,特朗普也是不情愿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例子是格拉斯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说服他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9月份,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

然而,关税免除是中国坚持的关键内容,双方曾在5月份接近达成一项协议,按照这份协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会取消双方互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当时,美国官员指责中方违背承诺。

美国方面的谈判安排可能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美国总统设定政策参数,高级官员制定细节。然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高级官员往往拥有寻求达成协议的自由,官员之间也时常围绕政策发生争执,特朗普则会基于经济、政治或其他考量做出最后决定,接受或拒绝官员们的提议。贸易专家表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美方在寻求协议的过程中很难赢得对方的信任。

“特朗普不会一锤定音,”一位前美国贸易官员说。“他喜欢保持开放——这样更有戏剧性。”

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以及众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挑战之际,最近特朗普暗示他正在权衡各种政治因素。本月特朗普提出爱荷华州可能成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地点,该协议旨在恢复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担心,民主党要员、甚至是共和党对华强硬派可能会对一项未能说服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进行指责。

不过,按照最新的框架,特朗普起先只会签署一份第一阶段的协议,这样他就可以保证这些问题将在未来阶段得到解决,从而冲淡任何批评。

目前,鉴于未来阶段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中美两国似乎都在等待达成他们可以获得的最佳的第一阶段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撰文 | Josh Zumbrun / Harriet Torry

OR--商业新媒体 】在贸易战休战一个月后,中美两国甚至难以就一项有限协议达成一致,对华关税问题成为主要障碍。

据知情人士透露,谈判僵局集中在美国是否已同意在双方正在谈判的所谓“第一阶段”协议中取消现有关税,还是说美国将只取消定于12月15日生效的关税。

其中一名知情人士称,美国谈判代表在放松关税举措前会竭尽所能获取最大利益。

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二表示,可能很快就会与中国达成重要的第一阶段贸易协议。但他说,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他准备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

特朗普在对纽约经济俱乐部(Economic Club of New York)发表演讲时称,如果无法达成协议,美国将大幅提高关税。

美国希望将关税这枚筹码用于协议执行机制的一部分,只有中国遵守在贸易协议中作出的承诺,才会彻底取消关税。

中国在力保GDP增速之际向外企抛出橄榄枝

据报道,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最初反对在9月1日对价值1,11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新关税。不过了解谈判情况的人士称,尽管持有保留意见,但莱特希泽目前把已经成为美国政策的最新关税举措视为谈判筹码,在未得到中国承诺的条件下,他并不急于取消关税。

莱特希泽的一名发言人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驻华盛顿大使馆的发言人也未立即回覆置评请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周一表示,对于关税争端没有进一步的信息可以提供。

华盛顿律所King & Spalding的合伙人、莱特希泽前高级副手Stephen Vaughn表示,中国越早开始实施特朗普所要求的结构性改革,对中国就越有利。

10月11日,特朗普在白宫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会面时,他的语气更加乐观一些。他表示,预计两国将达成一项最终协议,可能会在未来“三、四周或五周”内签署。

关税之争在上周公开化。中国商务部上周罕见地就谈判的实质内容发表公开评论,表示作为第一阶段协议的一部分,美国和中国都同意取消针锋相对的关税。

中国的声明后来遭到特朗普反驳。特朗普强烈主张征收关税。根据最新统计,这些关税每个月给美国财政部带来约70亿美元的收入。

奥巴马政府前高级贸易谈判代表、华盛顿亚洲协会政策研究院(Asia Society Policy Institute)董事总经理Wendy Cutler说:“这些团队似乎没能力结束谈判。”

智利政府决定取消原定于本周召开的亚太峰会也对双方完成第一阶段协议带来了影响。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原本有望在这次峰会上签署协议。

贸易专家表示,严格的外交礼仪和存在的分歧使得美中很难另外安排一次会议来签署协议,而两位领导人都需要出席,协议才能具备足够的影响力和持久力。

艾奥瓦州共和党参议员格拉斯利(Chuck Grassley)表示,他对冲突将得到解决的前景保持着“相当乐观”的态度。他告诉记者,关税将是“最后决定的事项之一,因为关税是获得我们想要的其他东西的筹码”。作为农业州,艾奥瓦州在中美贸易战中受到沉重打击。

特朗普政府内部另一些人对关税不那么执着,部分原因是这些关税是美国企业掏腰包支付的,最终转嫁给了消费者。

据追踪谈判的人士称,在争取缩减关税方面,中国可能曾希望借助特朗普政府和美国商业界中反关税阵营的力量。

之前即使有过取消重大关税的先例,特朗普也是不情愿的。为数不多的一个例子是格拉斯利和其他共和党议员说服他取消对加拿大和墨西哥的钢铝关税。9月份,美国对进口商品征收的关税达到创纪录的70亿美元。

然而,关税免除是中国坚持的关键内容,双方曾在5月份接近达成一项协议,按照这份协议,随着时间的推移,原本会取消双方互征的所有惩罚性关税。当时,美国官员指责中方违背承诺。

美国方面的谈判安排可能存在问题。

通常情况下,美国总统设定政策参数,高级官员制定细节。然而,在特朗普的领导下,高级官员往往拥有寻求达成协议的自由,官员之间也时常围绕政策发生争执,特朗普则会基于经济、政治或其他考量做出最后决定,接受或拒绝官员们的提议。贸易专家表示,这种不确定性使得美方在寻求协议的过程中很难赢得对方的信任。

“特朗普不会一锤定音,”一位前美国贸易官员说。“他喜欢保持开放——这样更有戏剧性。”

在国内面临弹劾调查以及众多民主党总统竞选人的挑战之际,最近特朗普暗示他正在权衡各种政治因素。本月特朗普提出爱荷华州可能成为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的签署地点,该协议旨在恢复中国对美国农产品的购买。

特朗普政府的官员担心,民主党要员、甚至是共和党对华强硬派可能会对一项未能说服北京进行结构性改革的协议进行指责。

不过,按照最新的框架,特朗普起先只会签署一份第一阶段的协议,这样他就可以保证这些问题将在未来阶段得到解决,从而冲淡任何批评。

目前,鉴于未来阶段协议的前景尚不明朗,中美两国似乎都在等待达成他们可以获得的最佳的第一阶段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