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给公共财政造成压力,中国地方政府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正面临数量空前的诉讼。

地方政府财务前景恶化之显著,以至于分析师警告存在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

今年头10个月,中国法院已将831个地方政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全年为100个。去年底地方政府累积拖欠款项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已达69亿元人民币(合9.84亿美元),涨幅超过50%。

这个总数还未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过去三年有逾1000家被列入失信名单——所拖欠款项。

违约案件激增令人们窥见了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不断恶化的财政状况。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竭力提振经济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已跌至6%,为30年来低点。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亚洲环球研究所(Asia Global Institute)所长陈志武表示:“政府失信者的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工人们会走上街头抗议官方机构。这对北京来说是最糟的情况。”

咨询机构“控制风险”(Control Risks)负责中国和韩国分析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也发出警告。

吉洛姆说:“如果更频繁、更高调的违约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信誉,这将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尽管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

地方政府若未能按法院判决还款,将被登记为失信人。绝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它们的预算比省市一级政府更紧张。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今年3月表示,“将把帮助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中国基层政府之所以承受财政压力,是因为它们的收入远远低于在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不断增加的公共支出责任。例如,2017年地方政府在教育上的支出为3.9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前这个数字为1.1万亿元人民币。

北京律师王殿学表示,这迫使许多资金短缺的政府给供应商打白条。他是政府违约案件中承包商一方的代理律师。

王殿学说:“如果你给政府当承包商,就别指望完工后马上拿到酬劳。你会得到一张欠条,以及不确定的付款日期。”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给地方政府带来了额外压力。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

山东省红河镇下辖一村委会欠当地开发商2600万元人民币,虽然法院判决这笔欠款必须在今年5月前还清,但当地政府目前尚无明确还款计划。

当地一名官员表示:“等我们有更多可用资金时我们就会偿还这笔债务。”

一些大城市政府也因欠钱不还遭到起诉。上个月江西省省会南昌市被法院判为失信人,此前该市拒绝支付1.61亿元人民币欠款。

让政府实体支付它们的账单是一项挑战。目前并没有关于扣押政府资产以结清逾期欠款的官方指引。

中国政治体制将党的控制摆在了法治之前,如果地方政府决定不还钱,也不会面临太大后果。

王殿学说:“我想不出有一个官员因为拖欠承包商而受到惩罚。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地方政府违约激增令承包商损失惨重

发布日期:2019-11-12 15:02
摘要: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给公共财政造成压力,中国地方政府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正面临数量空前的诉讼。

地方政府财务前景恶化之显著,以至于分析师警告存在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

今年头10个月,中国法院已将831个地方政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全年为100个。去年底地方政府累积拖欠款项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已达69亿元人民币(合9.84亿美元),涨幅超过50%。

这个总数还未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过去三年有逾1000家被列入失信名单——所拖欠款项。

违约案件激增令人们窥见了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不断恶化的财政状况。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竭力提振经济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已跌至6%,为30年来低点。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亚洲环球研究所(Asia Global Institute)所长陈志武表示:“政府失信者的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工人们会走上街头抗议官方机构。这对北京来说是最糟的情况。”

咨询机构“控制风险”(Control Risks)负责中国和韩国分析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也发出警告。

吉洛姆说:“如果更频繁、更高调的违约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信誉,这将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尽管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

地方政府若未能按法院判决还款,将被登记为失信人。绝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它们的预算比省市一级政府更紧张。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今年3月表示,“将把帮助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中国基层政府之所以承受财政压力,是因为它们的收入远远低于在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不断增加的公共支出责任。例如,2017年地方政府在教育上的支出为3.9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前这个数字为1.1万亿元人民币。

北京律师王殿学表示,这迫使许多资金短缺的政府给供应商打白条。他是政府违约案件中承包商一方的代理律师。

王殿学说:“如果你给政府当承包商,就别指望完工后马上拿到酬劳。你会得到一张欠条,以及不确定的付款日期。”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给地方政府带来了额外压力。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

山东省红河镇下辖一村委会欠当地开发商2600万元人民币,虽然法院判决这笔欠款必须在今年5月前还清,但当地政府目前尚无明确还款计划。

当地一名官员表示:“等我们有更多可用资金时我们就会偿还这笔债务。”

一些大城市政府也因欠钱不还遭到起诉。上个月江西省省会南昌市被法院判为失信人,此前该市拒绝支付1.61亿元人民币欠款。

让政府实体支付它们的账单是一项挑战。目前并没有关于扣押政府资产以结清逾期欠款的官方指引。

中国政治体制将党的控制摆在了法治之前,如果地方政府决定不还钱,也不会面临太大后果。

王殿学说:“我想不出有一个官员因为拖欠承包商而受到惩罚。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给公共财政造成压力,中国地方政府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正面临数量空前的诉讼。

地方政府财务前景恶化之显著,以至于分析师警告存在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

今年头10个月,中国法院已将831个地方政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全年为100个。去年底地方政府累积拖欠款项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已达69亿元人民币(合9.84亿美元),涨幅超过50%。

这个总数还未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过去三年有逾1000家被列入失信名单——所拖欠款项。

违约案件激增令人们窥见了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不断恶化的财政状况。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竭力提振经济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已跌至6%,为30年来低点。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亚洲环球研究所(Asia Global Institute)所长陈志武表示:“政府失信者的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工人们会走上街头抗议官方机构。这对北京来说是最糟的情况。”

咨询机构“控制风险”(Control Risks)负责中国和韩国分析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也发出警告。

吉洛姆说:“如果更频繁、更高调的违约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信誉,这将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尽管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

地方政府若未能按法院判决还款,将被登记为失信人。绝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它们的预算比省市一级政府更紧张。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今年3月表示,“将把帮助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中国基层政府之所以承受财政压力,是因为它们的收入远远低于在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不断增加的公共支出责任。例如,2017年地方政府在教育上的支出为3.9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前这个数字为1.1万亿元人民币。

北京律师王殿学表示,这迫使许多资金短缺的政府给供应商打白条。他是政府违约案件中承包商一方的代理律师。

王殿学说:“如果你给政府当承包商,就别指望完工后马上拿到酬劳。你会得到一张欠条,以及不确定的付款日期。”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给地方政府带来了额外压力。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

山东省红河镇下辖一村委会欠当地开发商2600万元人民币,虽然法院判决这笔欠款必须在今年5月前还清,但当地政府目前尚无明确还款计划。

当地一名官员表示:“等我们有更多可用资金时我们就会偿还这笔债务。”

一些大城市政府也因欠钱不还遭到起诉。上个月江西省省会南昌市被法院判为失信人,此前该市拒绝支付1.61亿元人民币欠款。

让政府实体支付它们的账单是一项挑战。目前并没有关于扣押政府资产以结清逾期欠款的官方指引。

中国政治体制将党的控制摆在了法治之前,如果地方政府决定不还钱,也不会面临太大后果。

王殿学说:“我想不出有一个官员因为拖欠承包商而受到惩罚。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地方政府违约激增令承包商损失惨重

发布日期:2019-11-12 15:02
摘要: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给公共财政造成压力,中国地方政府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正面临数量空前的诉讼。

地方政府财务前景恶化之显著,以至于分析师警告存在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

今年头10个月,中国法院已将831个地方政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全年为100个。去年底地方政府累积拖欠款项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已达69亿元人民币(合9.84亿美元),涨幅超过50%。

这个总数还未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过去三年有逾1000家被列入失信名单——所拖欠款项。

违约案件激增令人们窥见了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不断恶化的财政状况。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竭力提振经济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已跌至6%,为30年来低点。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亚洲环球研究所(Asia Global Institute)所长陈志武表示:“政府失信者的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工人们会走上街头抗议官方机构。这对北京来说是最糟的情况。”

咨询机构“控制风险”(Control Risks)负责中国和韩国分析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也发出警告。

吉洛姆说:“如果更频繁、更高调的违约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信誉,这将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尽管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

地方政府若未能按法院判决还款,将被登记为失信人。绝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它们的预算比省市一级政府更紧张。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今年3月表示,“将把帮助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中国基层政府之所以承受财政压力,是因为它们的收入远远低于在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不断增加的公共支出责任。例如,2017年地方政府在教育上的支出为3.9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前这个数字为1.1万亿元人民币。

北京律师王殿学表示,这迫使许多资金短缺的政府给供应商打白条。他是政府违约案件中承包商一方的代理律师。

王殿学说:“如果你给政府当承包商,就别指望完工后马上拿到酬劳。你会得到一张欠条,以及不确定的付款日期。”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给地方政府带来了额外压力。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

山东省红河镇下辖一村委会欠当地开发商2600万元人民币,虽然法院判决这笔欠款必须在今年5月前还清,但当地政府目前尚无明确还款计划。

当地一名官员表示:“等我们有更多可用资金时我们就会偿还这笔债务。”

一些大城市政府也因欠钱不还遭到起诉。上个月江西省省会南昌市被法院判为失信人,此前该市拒绝支付1.61亿元人民币欠款。

让政府实体支付它们的账单是一项挑战。目前并没有关于扣押政府资产以结清逾期欠款的官方指引。

中国政治体制将党的控制摆在了法治之前,如果地方政府决定不还钱,也不会面临太大后果。

王殿学说:“我想不出有一个官员因为拖欠承包商而受到惩罚。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头10个月已有831个地方政府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分析人士警告政府失信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



孙昱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中国经济增长放缓给公共财政造成压力,中国地方政府因无法按时向承包商付款正面临数量空前的诉讼。

地方政府财务前景恶化之显著,以至于分析师警告存在发生社会动荡的风险。

今年头10个月,中国法院已将831个地方政府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2018年全年为100个。去年底地方政府累积拖欠款项41亿元人民币,而今年截至10月底这个数字已达69亿元人民币(合9.84亿美元),涨幅超过50%。

这个总数还未计入地方政府融资工具以及省市级官员运营的企业——过去三年有逾1000家被列入失信名单——所拖欠款项。

违约案件激增令人们窥见了中国许多地方政府不断恶化的财政状况。目前,地方政府正在竭力提振经济增长,今年第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已跌至6%,为30年来低点。

香港大学(University of Hong Kong)亚洲环球研究所(Asia Global Institute)所长陈志武表示:“政府失信者的激增可能导致社会危机,工人们会走上街头抗议官方机构。这对北京来说是最糟的情况。”

咨询机构“控制风险”(Control Risks)负责中国和韩国分析的安德鲁•吉洛姆(Andrew Gilholm)也发出警告。

吉洛姆说:“如果更频繁、更高调的违约影响了社会稳定和政府信誉,这将成为一个全国性问题,尽管现在看起来不太可能发生。”

地方政府若未能按法院判决还款,将被登记为失信人。绝大多数违约都发生在县镇一级政府,它们的预算比省市一级政府更紧张。

中国财政部长刘昆今年3月表示,“将把帮助缓解基层财政困难作为……重大政治任务”。

中国基层政府之所以承受财政压力,是因为它们的收入远远低于在教育和医疗保健等领域不断增加的公共支出责任。例如,2017年地方政府在教育上的支出为3.9万亿元人民币,十年前这个数字为1.1万亿元人民币。

北京律师王殿学表示,这迫使许多资金短缺的政府给供应商打白条。他是政府违约案件中承包商一方的代理律师。

王殿学说:“如果你给政府当承包商,就别指望完工后马上拿到酬劳。你会得到一张欠条,以及不确定的付款日期。”

中国经济增速放缓给地方政府带来了额外压力。今年头三个季度地方政府财政收入增速下降至3.1%,为11年来最低。

山东省红河镇下辖一村委会欠当地开发商2600万元人民币,虽然法院判决这笔欠款必须在今年5月前还清,但当地政府目前尚无明确还款计划。

当地一名官员表示:“等我们有更多可用资金时我们就会偿还这笔债务。”

一些大城市政府也因欠钱不还遭到起诉。上个月江西省省会南昌市被法院判为失信人,此前该市拒绝支付1.61亿元人民币欠款。

让政府实体支付它们的账单是一项挑战。目前并没有关于扣押政府资产以结清逾期欠款的官方指引。

中国政治体制将党的控制摆在了法治之前,如果地方政府决定不还钱,也不会面临太大后果。

王殿学说:“我想不出有一个官员因为拖欠承包商而受到惩罚。他们凌驾于法律之上。”■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