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拓宽了渠道。



撰文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带来机会。

中国的药品政策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政府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审批外国创新药,同时设法压低极高的药品价格。根据德勤(Deloitte),去年有51种创新药获批,其中的80%来自跨国制药企业。相比之下,2016年获批的创新药只有五种。

通过减少繁文缛节以及快速审批已经获得美国、日本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药品,中国希望让国内快速老龄化的人口获得最好的药品。



在中国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顶级制药商获得了更好的市场准入。不过,中国也在努力控制失控的药品价格。制药商将不得不降价,以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项目部分覆盖的药品目录。许多制药商可能仍会选择让其药品加入该目录,因为增长的销量可抵消降价的影响。

中国政府9月份时表示,将把仿制药的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扩大到几乎整个大陆地区。根据该试点项目,制药公司通过竞价方式获得向中国国内最大的药品购买方——医疗机构提供药品的权利,药品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采购合同。这一试点项目在上海和北京等11个主要城市实施,中选企业的药品价格几乎减半。

从短期来看,仿制药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会损害国内外制药商的利益。到目前为止,跨国制药公司大多在中国销售非专利药品,此类操作非常赚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3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仿制药价格平均较中国低45%。

展望未来,跨国制药商可能无法仅凭成本与国内对手展开竞争,但创新药物的新市场可能会弥补这些损失。像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这类抢先打开中国市场的药企似乎处于有利地位。例如,默克公司上一季度在华医药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4%,原因是该公司的Gardasil HPV疫苗销售强劲。

这些外国公司还将目光投向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上个月,制药商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决定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国同业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 6160.HK, 简称:百济神州)约20%的股份。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将帮助在中国销售安进的三种癌症治疗药物,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更多的肿瘤药物。阿斯利康上周表示,将设立一只10亿美元的基金,以投资中国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类似的交易。

诸如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 600276.SH)等中国本土主要制药企业将继续取得良好发展,但对于仿制药价格以及相关成本削减的注重,料将促使中国国内制药商进行整合。根据花旗(Citi)的数据,该行业的版图非常分散,中国最大的10家制药商加在一起仅拥有15%的市场份额。

跨国公司并不总是能够押对中国政策的转变,但若对于中国政府正纳入医保项目覆盖范围的药物进行押注,料不会出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医改为全球药企提供商机

发布日期:2019-11-12 14:22
摘要: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拓宽了渠道。



撰文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带来机会。

中国的药品政策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政府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审批外国创新药,同时设法压低极高的药品价格。根据德勤(Deloitte),去年有51种创新药获批,其中的80%来自跨国制药企业。相比之下,2016年获批的创新药只有五种。

通过减少繁文缛节以及快速审批已经获得美国、日本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药品,中国希望让国内快速老龄化的人口获得最好的药品。



在中国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顶级制药商获得了更好的市场准入。不过,中国也在努力控制失控的药品价格。制药商将不得不降价,以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项目部分覆盖的药品目录。许多制药商可能仍会选择让其药品加入该目录,因为增长的销量可抵消降价的影响。

中国政府9月份时表示,将把仿制药的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扩大到几乎整个大陆地区。根据该试点项目,制药公司通过竞价方式获得向中国国内最大的药品购买方——医疗机构提供药品的权利,药品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采购合同。这一试点项目在上海和北京等11个主要城市实施,中选企业的药品价格几乎减半。

从短期来看,仿制药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会损害国内外制药商的利益。到目前为止,跨国制药公司大多在中国销售非专利药品,此类操作非常赚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3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仿制药价格平均较中国低45%。

展望未来,跨国制药商可能无法仅凭成本与国内对手展开竞争,但创新药物的新市场可能会弥补这些损失。像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这类抢先打开中国市场的药企似乎处于有利地位。例如,默克公司上一季度在华医药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4%,原因是该公司的Gardasil HPV疫苗销售强劲。

这些外国公司还将目光投向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上个月,制药商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决定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国同业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 6160.HK, 简称:百济神州)约20%的股份。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将帮助在中国销售安进的三种癌症治疗药物,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更多的肿瘤药物。阿斯利康上周表示,将设立一只10亿美元的基金,以投资中国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类似的交易。

诸如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 600276.SH)等中国本土主要制药企业将继续取得良好发展,但对于仿制药价格以及相关成本削减的注重,料将促使中国国内制药商进行整合。根据花旗(Citi)的数据,该行业的版图非常分散,中国最大的10家制药商加在一起仅拥有15%的市场份额。

跨国公司并不总是能够押对中国政策的转变,但若对于中国政府正纳入医保项目覆盖范围的药物进行押注,料不会出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拓宽了渠道。



撰文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带来机会。

中国的药品政策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政府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审批外国创新药,同时设法压低极高的药品价格。根据德勤(Deloitte),去年有51种创新药获批,其中的80%来自跨国制药企业。相比之下,2016年获批的创新药只有五种。

通过减少繁文缛节以及快速审批已经获得美国、日本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药品,中国希望让国内快速老龄化的人口获得最好的药品。



在中国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顶级制药商获得了更好的市场准入。不过,中国也在努力控制失控的药品价格。制药商将不得不降价,以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项目部分覆盖的药品目录。许多制药商可能仍会选择让其药品加入该目录,因为增长的销量可抵消降价的影响。

中国政府9月份时表示,将把仿制药的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扩大到几乎整个大陆地区。根据该试点项目,制药公司通过竞价方式获得向中国国内最大的药品购买方——医疗机构提供药品的权利,药品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采购合同。这一试点项目在上海和北京等11个主要城市实施,中选企业的药品价格几乎减半。

从短期来看,仿制药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会损害国内外制药商的利益。到目前为止,跨国制药公司大多在中国销售非专利药品,此类操作非常赚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3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仿制药价格平均较中国低45%。

展望未来,跨国制药商可能无法仅凭成本与国内对手展开竞争,但创新药物的新市场可能会弥补这些损失。像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这类抢先打开中国市场的药企似乎处于有利地位。例如,默克公司上一季度在华医药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4%,原因是该公司的Gardasil HPV疫苗销售强劲。

这些外国公司还将目光投向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上个月,制药商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决定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国同业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 6160.HK, 简称:百济神州)约20%的股份。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将帮助在中国销售安进的三种癌症治疗药物,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更多的肿瘤药物。阿斯利康上周表示,将设立一只10亿美元的基金,以投资中国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类似的交易。

诸如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 600276.SH)等中国本土主要制药企业将继续取得良好发展,但对于仿制药价格以及相关成本削减的注重,料将促使中国国内制药商进行整合。根据花旗(Citi)的数据,该行业的版图非常分散,中国最大的10家制药商加在一起仅拥有15%的市场份额。

跨国公司并不总是能够押对中国政策的转变,但若对于中国政府正纳入医保项目覆盖范围的药物进行押注,料不会出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医改为全球药企提供商机

发布日期:2019-11-12 14:22
摘要: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拓宽了渠道。



撰文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带来机会。

中国的药品政策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政府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审批外国创新药,同时设法压低极高的药品价格。根据德勤(Deloitte),去年有51种创新药获批,其中的80%来自跨国制药企业。相比之下,2016年获批的创新药只有五种。

通过减少繁文缛节以及快速审批已经获得美国、日本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药品,中国希望让国内快速老龄化的人口获得最好的药品。



在中国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顶级制药商获得了更好的市场准入。不过,中国也在努力控制失控的药品价格。制药商将不得不降价,以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项目部分覆盖的药品目录。许多制药商可能仍会选择让其药品加入该目录,因为增长的销量可抵消降价的影响。

中国政府9月份时表示,将把仿制药的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扩大到几乎整个大陆地区。根据该试点项目,制药公司通过竞价方式获得向中国国内最大的药品购买方——医疗机构提供药品的权利,药品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采购合同。这一试点项目在上海和北京等11个主要城市实施,中选企业的药品价格几乎减半。

从短期来看,仿制药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会损害国内外制药商的利益。到目前为止,跨国制药公司大多在中国销售非专利药品,此类操作非常赚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3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仿制药价格平均较中国低45%。

展望未来,跨国制药商可能无法仅凭成本与国内对手展开竞争,但创新药物的新市场可能会弥补这些损失。像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这类抢先打开中国市场的药企似乎处于有利地位。例如,默克公司上一季度在华医药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4%,原因是该公司的Gardasil HPV疫苗销售强劲。

这些外国公司还将目光投向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上个月,制药商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决定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国同业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 6160.HK, 简称:百济神州)约20%的股份。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将帮助在中国销售安进的三种癌症治疗药物,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更多的肿瘤药物。阿斯利康上周表示,将设立一只10亿美元的基金,以投资中国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类似的交易。

诸如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 600276.SH)等中国本土主要制药企业将继续取得良好发展,但对于仿制药价格以及相关成本削减的注重,料将促使中国国内制药商进行整合。根据花旗(Citi)的数据,该行业的版图非常分散,中国最大的10家制药商加在一起仅拥有15%的市场份额。

跨国公司并不总是能够押对中国政策的转变,但若对于中国政府正纳入医保项目覆盖范围的药物进行押注,料不会出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进入这个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拓宽了渠道。



撰文 | Jacky Wong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计划完善医疗体系并降低医疗费用,这给跨国制药商带来机会。

中国的药品政策在过去几年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政府正在以创纪录的速度审批外国创新药,同时设法压低极高的药品价格。根据德勤(Deloitte),去年有51种创新药获批,其中的80%来自跨国制药企业。相比之下,2016年获批的创新药只有五种。

通过减少繁文缛节以及快速审批已经获得美国、日本和欧洲监管机构批准的药品,中国希望让国内快速老龄化的人口获得最好的药品。



在中国这个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药品市场,顶级制药商获得了更好的市场准入。不过,中国也在努力控制失控的药品价格。制药商将不得不降价,以被纳入中国国家医保项目部分覆盖的药品目录。许多制药商可能仍会选择让其药品加入该目录,因为增长的销量可抵消降价的影响。

中国政府9月份时表示,将把仿制药的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扩大到几乎整个大陆地区。根据该试点项目,制药公司通过竞价方式获得向中国国内最大的药品购买方——医疗机构提供药品的权利,药品报价最低的企业将获得采购合同。这一试点项目在上海和北京等11个主要城市实施,中选企业的药品价格几乎减半。

从短期来看,仿制药价格的大幅下降可能会损害国内外制药商的利益。到目前为止,跨国制药公司大多在中国销售非专利药品,此类操作非常赚钱: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 3月份的一份报告显示,美国仿制药价格平均较中国低45%。

展望未来,跨国制药商可能无法仅凭成本与国内对手展开竞争,但创新药物的新市场可能会弥补这些损失。像阿斯利康(AstraZeneca PLC, AZN)、默克公司(Merck & Co. Inc., MRK)和辉瑞制药有限公司(Pfizer Inc., PFE, 简称﹕辉瑞公司)这类抢先打开中国市场的药企似乎处于有利地位。例如,默克公司上一季度在华医药收入较上年同期增长84%,原因是该公司的Gardasil HPV疫苗销售强劲。

这些外国公司还将目光投向中国本土的创新研发。上个月,制药商安进公司(Amgen Inc., AMGN)决定以27亿美元现金收购中国同业百济神州有限公司(BeiGene, Ltd., 6160.HK, 简称:百济神州)约20%的股份。总部位于北京的百济神州将帮助在中国销售安进的三种癌症治疗药物,与此同时,这两家公司还将合作开发更多的肿瘤药物。阿斯利康上周表示,将设立一只10亿美元的基金,以投资中国的生物科技初创企业。未来有可能出现更多类似的交易。

诸如江苏恒瑞医药股份有限公司(Jiangsu Hengrui Medicine Co., 600276.SH)等中国本土主要制药企业将继续取得良好发展,但对于仿制药价格以及相关成本削减的注重,料将促使中国国内制药商进行整合。根据花旗(Citi)的数据,该行业的版图非常分散,中国最大的10家制药商加在一起仅拥有15%的市场份额。

跨国公司并不总是能够押对中国政策的转变,但若对于中国政府正纳入医保项目覆盖范围的药物进行押注,料不会出错。■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