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像以前那样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也更能容忍经济放缓,但它仍可以在几个方面将刺激加码。



孙昱 开封 , 汤姆•汉考克 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开封中心商务区(CBD)的数十栋被搁置的未竣工大楼有力地表明了中国为刺激经济采取的举措实施得并不顺利,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日益减弱。开封是一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

以前遇到经济放缓时,尤其是在2008年和2015年,执政的共产党都批准了巨额信贷计划以刺激建筑活动,从而推动国内经济恢复增长并提振全球需求。

但是,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已放缓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严重拖累了全球经济,但北京的政策回应仅限于税收改革、降准以及调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措施。

在开封,河南煤业化工集团(Henan Coal Chemical Group,一家地方国有企业)正在建造的一座地标性大厦已经停工了一年多。只有少数工人还留在工地上,其中一人说,这个项目“早就没钱了”。

中国央行将其刺激政策描述为针对特定行业的“定向”措施,而不是以前经济放缓时出台的“大水漫灌式”宽松政策。

房地产投资水平不可持续令人担忧,银行资产负债表能否维系是个问题,还有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战、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以及围绕汇率的担忧,这一切都意味着北京不再能像以往那样勇救全球经济了。

咨询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表示,中国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的规模可能都不足以刺激全球经济。“投资者不应期望有2015年的通货再膨胀政策那样规模的刺激措施。”

若要刺激经济,北京有几个可能的选择。

中国之前用来刺激增长的行业是房地产。2015年以后,北京鼓励抵押贷款和一项由国家资助的棚户区改造计划,该计划安置了1亿人。但是现在,北京希望避免引发不可持续的房价上涨,或者避免引发一波可能导致未售房屋积压的建筑浪潮。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今年年初新屋开工数激增,但自那以后增长放缓,“在2019年剩余时间和2020年建筑活动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现在最有可能的刺激政策选项是基础设施支出,而这个领域的支出正在放缓增长。今年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4%。前几轮刺激措施使得地方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同时减税政策减少了它们的收入。

“各省市在为新项目融资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它们必须拿出一大部分现金来偿还债务,”中国央行前官员钟正生表示。

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随着北京方面采取重拳降低金融风险,这些银行正面临着减少不良贷款的压力。

中国政府允许地方政府今年再发行1.3万亿元人民币(合18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债券,并可能要求银行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贷款。

麦格理(Macquarie)的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他们可能迫使银行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些项目将来自特殊债券的资金作为股权并以此举债。”

他补充说,因此,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比增幅可能会反弹至两位数,但由于这些项目具有一次性性质,“由基础设施支出推动的复苏往往比由房地产推动的复苏要短暂”。

北京也可能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增长。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主要利率(一年期基准利率)一直保持不变,并且在出现一系列银行破产案后,银行间拆借利率仍然很高。

但是房价上涨限制了中国政府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而且在中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美元计价债务以及华盛顿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之际,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人民币造成下行压力。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分析师弗雷亚•比米什(Freya Beamish)表示:“当局将会意识到有必要使利率走廊下降,或许就在今年,然后明年再降一次。但他们似乎表现出相当偏紧的倾向。”

最后一个选项是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增加支出——但同样,这样做的余地也很有限。

去年债券违约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表明,企业部门面临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北京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削减公司税,但债券违约数量仍可能达到去年的水平。分析师们表示,企业很可能会使用新的融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而不是进行新的投资。

比米什说:“你不能强迫企业花掉意外多出来的钱。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缺乏投资的心情的。”

消费者支出现在是中国最终需求增长的最大来源,而消费者情绪与就业和工资增长息息相关,这两者需要通过企业和地方政府支出来创造。

中国政府增加了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但是没有社会保障的家庭仍然平均将他们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储蓄起来。

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于今年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措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10.5%的消费者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消费意愿增强,这个比例低于三年来的平均水平。

中国的财政赤字超过GDP的5%,远高于其2.8%的目标。大幅增加社会支出需要伴随着对高收入者加税,但北京多年来很难推动征收财产税,该税将会打击富裕的公民。

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和分析师们预计,刺激措施最早将于12月开始加码。但是很少有人预计新措施能与以前的举措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抵消全球增长的放缓。

比米什预计,中国在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相当于GDP的7%左右。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5年和2016年采取的措施相当于GDP的10%,而2009年的刺激措施相当于GDP的19%。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政府对经济更缓慢增长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就实施政策刺激来说,我们预计当局将保持相对克制。”他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7%。■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可能推出什么样的刺激政策?

发布日期:2019-11-12 09:46
摘要: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像以前那样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也更能容忍经济放缓,但它仍可以在几个方面将刺激加码。



孙昱 开封 , 汤姆•汉考克 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开封中心商务区(CBD)的数十栋被搁置的未竣工大楼有力地表明了中国为刺激经济采取的举措实施得并不顺利,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日益减弱。开封是一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

以前遇到经济放缓时,尤其是在2008年和2015年,执政的共产党都批准了巨额信贷计划以刺激建筑活动,从而推动国内经济恢复增长并提振全球需求。

但是,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已放缓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严重拖累了全球经济,但北京的政策回应仅限于税收改革、降准以及调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措施。

在开封,河南煤业化工集团(Henan Coal Chemical Group,一家地方国有企业)正在建造的一座地标性大厦已经停工了一年多。只有少数工人还留在工地上,其中一人说,这个项目“早就没钱了”。

中国央行将其刺激政策描述为针对特定行业的“定向”措施,而不是以前经济放缓时出台的“大水漫灌式”宽松政策。

房地产投资水平不可持续令人担忧,银行资产负债表能否维系是个问题,还有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战、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以及围绕汇率的担忧,这一切都意味着北京不再能像以往那样勇救全球经济了。

咨询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表示,中国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的规模可能都不足以刺激全球经济。“投资者不应期望有2015年的通货再膨胀政策那样规模的刺激措施。”

若要刺激经济,北京有几个可能的选择。

中国之前用来刺激增长的行业是房地产。2015年以后,北京鼓励抵押贷款和一项由国家资助的棚户区改造计划,该计划安置了1亿人。但是现在,北京希望避免引发不可持续的房价上涨,或者避免引发一波可能导致未售房屋积压的建筑浪潮。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今年年初新屋开工数激增,但自那以后增长放缓,“在2019年剩余时间和2020年建筑活动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现在最有可能的刺激政策选项是基础设施支出,而这个领域的支出正在放缓增长。今年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4%。前几轮刺激措施使得地方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同时减税政策减少了它们的收入。

“各省市在为新项目融资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它们必须拿出一大部分现金来偿还债务,”中国央行前官员钟正生表示。

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随着北京方面采取重拳降低金融风险,这些银行正面临着减少不良贷款的压力。

中国政府允许地方政府今年再发行1.3万亿元人民币(合18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债券,并可能要求银行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贷款。

麦格理(Macquarie)的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他们可能迫使银行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些项目将来自特殊债券的资金作为股权并以此举债。”

他补充说,因此,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比增幅可能会反弹至两位数,但由于这些项目具有一次性性质,“由基础设施支出推动的复苏往往比由房地产推动的复苏要短暂”。

北京也可能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增长。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主要利率(一年期基准利率)一直保持不变,并且在出现一系列银行破产案后,银行间拆借利率仍然很高。

但是房价上涨限制了中国政府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而且在中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美元计价债务以及华盛顿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之际,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人民币造成下行压力。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分析师弗雷亚•比米什(Freya Beamish)表示:“当局将会意识到有必要使利率走廊下降,或许就在今年,然后明年再降一次。但他们似乎表现出相当偏紧的倾向。”

最后一个选项是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增加支出——但同样,这样做的余地也很有限。

去年债券违约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表明,企业部门面临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北京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削减公司税,但债券违约数量仍可能达到去年的水平。分析师们表示,企业很可能会使用新的融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而不是进行新的投资。

比米什说:“你不能强迫企业花掉意外多出来的钱。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缺乏投资的心情的。”

消费者支出现在是中国最终需求增长的最大来源,而消费者情绪与就业和工资增长息息相关,这两者需要通过企业和地方政府支出来创造。

中国政府增加了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但是没有社会保障的家庭仍然平均将他们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储蓄起来。

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于今年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措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10.5%的消费者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消费意愿增强,这个比例低于三年来的平均水平。

中国的财政赤字超过GDP的5%,远高于其2.8%的目标。大幅增加社会支出需要伴随着对高收入者加税,但北京多年来很难推动征收财产税,该税将会打击富裕的公民。

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和分析师们预计,刺激措施最早将于12月开始加码。但是很少有人预计新措施能与以前的举措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抵消全球增长的放缓。

比米什预计,中国在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相当于GDP的7%左右。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5年和2016年采取的措施相当于GDP的10%,而2009年的刺激措施相当于GDP的19%。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政府对经济更缓慢增长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就实施政策刺激来说,我们预计当局将保持相对克制。”他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7%。■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像以前那样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也更能容忍经济放缓,但它仍可以在几个方面将刺激加码。



孙昱 开封 , 汤姆•汉考克 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开封中心商务区(CBD)的数十栋被搁置的未竣工大楼有力地表明了中国为刺激经济采取的举措实施得并不顺利,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日益减弱。开封是一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

以前遇到经济放缓时,尤其是在2008年和2015年,执政的共产党都批准了巨额信贷计划以刺激建筑活动,从而推动国内经济恢复增长并提振全球需求。

但是,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已放缓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严重拖累了全球经济,但北京的政策回应仅限于税收改革、降准以及调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措施。

在开封,河南煤业化工集团(Henan Coal Chemical Group,一家地方国有企业)正在建造的一座地标性大厦已经停工了一年多。只有少数工人还留在工地上,其中一人说,这个项目“早就没钱了”。

中国央行将其刺激政策描述为针对特定行业的“定向”措施,而不是以前经济放缓时出台的“大水漫灌式”宽松政策。

房地产投资水平不可持续令人担忧,银行资产负债表能否维系是个问题,还有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战、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以及围绕汇率的担忧,这一切都意味着北京不再能像以往那样勇救全球经济了。

咨询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表示,中国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的规模可能都不足以刺激全球经济。“投资者不应期望有2015年的通货再膨胀政策那样规模的刺激措施。”

若要刺激经济,北京有几个可能的选择。

中国之前用来刺激增长的行业是房地产。2015年以后,北京鼓励抵押贷款和一项由国家资助的棚户区改造计划,该计划安置了1亿人。但是现在,北京希望避免引发不可持续的房价上涨,或者避免引发一波可能导致未售房屋积压的建筑浪潮。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今年年初新屋开工数激增,但自那以后增长放缓,“在2019年剩余时间和2020年建筑活动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现在最有可能的刺激政策选项是基础设施支出,而这个领域的支出正在放缓增长。今年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4%。前几轮刺激措施使得地方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同时减税政策减少了它们的收入。

“各省市在为新项目融资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它们必须拿出一大部分现金来偿还债务,”中国央行前官员钟正生表示。

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随着北京方面采取重拳降低金融风险,这些银行正面临着减少不良贷款的压力。

中国政府允许地方政府今年再发行1.3万亿元人民币(合18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债券,并可能要求银行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贷款。

麦格理(Macquarie)的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他们可能迫使银行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些项目将来自特殊债券的资金作为股权并以此举债。”

他补充说,因此,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比增幅可能会反弹至两位数,但由于这些项目具有一次性性质,“由基础设施支出推动的复苏往往比由房地产推动的复苏要短暂”。

北京也可能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增长。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主要利率(一年期基准利率)一直保持不变,并且在出现一系列银行破产案后,银行间拆借利率仍然很高。

但是房价上涨限制了中国政府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而且在中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美元计价债务以及华盛顿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之际,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人民币造成下行压力。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分析师弗雷亚•比米什(Freya Beamish)表示:“当局将会意识到有必要使利率走廊下降,或许就在今年,然后明年再降一次。但他们似乎表现出相当偏紧的倾向。”

最后一个选项是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增加支出——但同样,这样做的余地也很有限。

去年债券违约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表明,企业部门面临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北京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削减公司税,但债券违约数量仍可能达到去年的水平。分析师们表示,企业很可能会使用新的融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而不是进行新的投资。

比米什说:“你不能强迫企业花掉意外多出来的钱。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缺乏投资的心情的。”

消费者支出现在是中国最终需求增长的最大来源,而消费者情绪与就业和工资增长息息相关,这两者需要通过企业和地方政府支出来创造。

中国政府增加了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但是没有社会保障的家庭仍然平均将他们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储蓄起来。

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于今年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措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10.5%的消费者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消费意愿增强,这个比例低于三年来的平均水平。

中国的财政赤字超过GDP的5%,远高于其2.8%的目标。大幅增加社会支出需要伴随着对高收入者加税,但北京多年来很难推动征收财产税,该税将会打击富裕的公民。

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和分析师们预计,刺激措施最早将于12月开始加码。但是很少有人预计新措施能与以前的举措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抵消全球增长的放缓。

比米什预计,中国在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相当于GDP的7%左右。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5年和2016年采取的措施相当于GDP的10%,而2009年的刺激措施相当于GDP的19%。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政府对经济更缓慢增长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就实施政策刺激来说,我们预计当局将保持相对克制。”他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7%。■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中国可能推出什么样的刺激政策?

发布日期:2019-11-12 09:46
摘要: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像以前那样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也更能容忍经济放缓,但它仍可以在几个方面将刺激加码。



孙昱 开封 , 汤姆•汉考克 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开封中心商务区(CBD)的数十栋被搁置的未竣工大楼有力地表明了中国为刺激经济采取的举措实施得并不顺利,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日益减弱。开封是一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

以前遇到经济放缓时,尤其是在2008年和2015年,执政的共产党都批准了巨额信贷计划以刺激建筑活动,从而推动国内经济恢复增长并提振全球需求。

但是,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已放缓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严重拖累了全球经济,但北京的政策回应仅限于税收改革、降准以及调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措施。

在开封,河南煤业化工集团(Henan Coal Chemical Group,一家地方国有企业)正在建造的一座地标性大厦已经停工了一年多。只有少数工人还留在工地上,其中一人说,这个项目“早就没钱了”。

中国央行将其刺激政策描述为针对特定行业的“定向”措施,而不是以前经济放缓时出台的“大水漫灌式”宽松政策。

房地产投资水平不可持续令人担忧,银行资产负债表能否维系是个问题,还有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战、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以及围绕汇率的担忧,这一切都意味着北京不再能像以往那样勇救全球经济了。

咨询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表示,中国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的规模可能都不足以刺激全球经济。“投资者不应期望有2015年的通货再膨胀政策那样规模的刺激措施。”

若要刺激经济,北京有几个可能的选择。

中国之前用来刺激增长的行业是房地产。2015年以后,北京鼓励抵押贷款和一项由国家资助的棚户区改造计划,该计划安置了1亿人。但是现在,北京希望避免引发不可持续的房价上涨,或者避免引发一波可能导致未售房屋积压的建筑浪潮。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今年年初新屋开工数激增,但自那以后增长放缓,“在2019年剩余时间和2020年建筑活动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现在最有可能的刺激政策选项是基础设施支出,而这个领域的支出正在放缓增长。今年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4%。前几轮刺激措施使得地方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同时减税政策减少了它们的收入。

“各省市在为新项目融资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它们必须拿出一大部分现金来偿还债务,”中国央行前官员钟正生表示。

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随着北京方面采取重拳降低金融风险,这些银行正面临着减少不良贷款的压力。

中国政府允许地方政府今年再发行1.3万亿元人民币(合18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债券,并可能要求银行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贷款。

麦格理(Macquarie)的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他们可能迫使银行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些项目将来自特殊债券的资金作为股权并以此举债。”

他补充说,因此,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比增幅可能会反弹至两位数,但由于这些项目具有一次性性质,“由基础设施支出推动的复苏往往比由房地产推动的复苏要短暂”。

北京也可能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增长。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主要利率(一年期基准利率)一直保持不变,并且在出现一系列银行破产案后,银行间拆借利率仍然很高。

但是房价上涨限制了中国政府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而且在中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美元计价债务以及华盛顿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之际,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人民币造成下行压力。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分析师弗雷亚•比米什(Freya Beamish)表示:“当局将会意识到有必要使利率走廊下降,或许就在今年,然后明年再降一次。但他们似乎表现出相当偏紧的倾向。”

最后一个选项是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增加支出——但同样,这样做的余地也很有限。

去年债券违约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表明,企业部门面临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北京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削减公司税,但债券违约数量仍可能达到去年的水平。分析师们表示,企业很可能会使用新的融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而不是进行新的投资。

比米什说:“你不能强迫企业花掉意外多出来的钱。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缺乏投资的心情的。”

消费者支出现在是中国最终需求增长的最大来源,而消费者情绪与就业和工资增长息息相关,这两者需要通过企业和地方政府支出来创造。

中国政府增加了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但是没有社会保障的家庭仍然平均将他们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储蓄起来。

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于今年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措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10.5%的消费者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消费意愿增强,这个比例低于三年来的平均水平。

中国的财政赤字超过GDP的5%,远高于其2.8%的目标。大幅增加社会支出需要伴随着对高收入者加税,但北京多年来很难推动征收财产税,该税将会打击富裕的公民。

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和分析师们预计,刺激措施最早将于12月开始加码。但是很少有人预计新措施能与以前的举措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抵消全球增长的放缓。

比米什预计,中国在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相当于GDP的7%左右。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5年和2016年采取的措施相当于GDP的10%,而2009年的刺激措施相当于GDP的19%。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政府对经济更缓慢增长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就实施政策刺激来说,我们预计当局将保持相对克制。”他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7%。■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政府不太可能推出像以前那样的大规模刺激方案,也更能容忍经济放缓,但它仍可以在几个方面将刺激加码。



孙昱 开封 , 汤姆•汉考克 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开封中心商务区(CBD)的数十栋被搁置的未竣工大楼有力地表明了中国为刺激经济采取的举措实施得并不顺利,中国对全球经济增长的影响也日益减弱。开封是一个位于中国中部地区、拥有500万人口的城市。

以前遇到经济放缓时,尤其是在2008年和2015年,执政的共产党都批准了巨额信贷计划以刺激建筑活动,从而推动国内经济恢复增长并提振全球需求。

但是,尽管今年经济增长已放缓至30年来的最低水平,严重拖累了全球经济,但北京的政策回应仅限于税收改革、降准以及调整地方政府债券发行等措施。

在开封,河南煤业化工集团(Henan Coal Chemical Group,一家地方国有企业)正在建造的一座地标性大厦已经停工了一年多。只有少数工人还留在工地上,其中一人说,这个项目“早就没钱了”。

中国央行将其刺激政策描述为针对特定行业的“定向”措施,而不是以前经济放缓时出台的“大水漫灌式”宽松政策。

房地产投资水平不可持续令人担忧,银行资产负债表能否维系是个问题,还有与华盛顿之间的贸易战、持续上升的财政赤字以及围绕汇率的担忧,这一切都意味着北京不再能像以往那样勇救全球经济了。

咨询机构Absolute Strategy Research的亚当•沃尔夫(Adam Wolfe)表示,中国任何即将出台的刺激措施的规模可能都不足以刺激全球经济。“投资者不应期望有2015年的通货再膨胀政策那样规模的刺激措施。”

若要刺激经济,北京有几个可能的选择。

中国之前用来刺激增长的行业是房地产。2015年以后,北京鼓励抵押贷款和一项由国家资助的棚户区改造计划,该计划安置了1亿人。但是现在,北京希望避免引发不可持续的房价上涨,或者避免引发一波可能导致未售房屋积压的建筑浪潮。

咨询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的咬丽蔷(Rosealea Yao)表示,今年年初新屋开工数激增,但自那以后增长放缓,“在2019年剩余时间和2020年建筑活动有可能会进一步放缓”。

现在最有可能的刺激政策选项是基础设施支出,而这个领域的支出正在放缓增长。今年前三个季度,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3.4%。前几轮刺激措施使得地方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同时减税政策减少了它们的收入。

“各省市在为新项目融资方面遇到了麻烦,因为它们必须拿出一大部分现金来偿还债务,”中国央行前官员钟正生表示。

银行是地方政府的主要资金来源。随着北京方面采取重拳降低金融风险,这些银行正面临着减少不良贷款的压力。

中国政府允许地方政府今年再发行1.3万亿元人民币(合185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债券,并可能要求银行加大对地方政府的贷款。

麦格理(Macquarie)的中国经济学家胡伟俊(Larry Hu)表示:“他们可能迫使银行向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贷款,这些项目将来自特殊债券的资金作为股权并以此举债。”

他补充说,因此,基础设施支出的同比增幅可能会反弹至两位数,但由于这些项目具有一次性性质,“由基础设施支出推动的复苏往往比由房地产推动的复苏要短暂”。

北京也可能放松货币政策以刺激增长。自2015年以来,中国的主要利率(一年期基准利率)一直保持不变,并且在出现一系列银行破产案后,银行间拆借利率仍然很高。

但是房价上涨限制了中国政府出台宽松货币政策的意愿,而且在中国企业持有创纪录的美元计价债务以及华盛顿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之际,增加货币供应量可能对人民币造成下行压力。

万神殿宏观经济(Pantheon Macroeconomics)的分析师弗雷亚•比米什(Freya Beamish)表示:“当局将会意识到有必要使利率走廊下降,或许就在今年,然后明年再降一次。但他们似乎表现出相当偏紧的倾向。”

最后一个选项是鼓励企业和消费者增加支出——但同样,这样做的余地也很有限。

去年债券违约数量创下历史最高纪录表明,企业部门面临前所未有的流动性压力。北京今年早些时候采取措施削减公司税,但债券违约数量仍可能达到去年的水平。分析师们表示,企业很可能会使用新的融资来修复资产负债表,而不是进行新的投资。

比米什说:“你不能强迫企业花掉意外多出来的钱。在目前的环境下是缺乏投资的心情的。”

消费者支出现在是中国最终需求增长的最大来源,而消费者情绪与就业和工资增长息息相关,这两者需要通过企业和地方政府支出来创造。

中国政府增加了医疗保健和教育方面的支出,但是没有社会保障的家庭仍然平均将他们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储蓄起来。

FT《投资参考》(FT Confidential)于今年8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削减个人所得税的措施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只有10.5%的消费者表示在当前环境下消费意愿增强,这个比例低于三年来的平均水平。

中国的财政赤字超过GDP的5%,远高于其2.8%的目标。大幅增加社会支出需要伴随着对高收入者加税,但北京多年来很难推动征收财产税,该税将会打击富裕的公民。

政府官员、企业高管和分析师们预计,刺激措施最早将于12月开始加码。但是很少有人预计新措施能与以前的举措相提并论,这意味着它不太可能抵消全球增长的放缓。

比米什预计,中国在2018年和2019年的经济刺激措施将相当于GDP的7%左右。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估计,2015年和2016年采取的措施相当于GDP的10%,而2009年的刺激措施相当于GDP的19%。

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的高路易(Louis Kuijs)表示:“政府对经济更缓慢增长的容忍度有所提高,因此,就实施政策刺激来说,我们预计当局将保持相对克制。”他预计2020年中国经济将增长5.7%。■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