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软银最大赌注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其他资产估值缩水,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投资天才的信心,组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变数。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 , 稻垣加奈 , 利奥•刘易斯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沙特阿拉伯人员杀害后,全球商界精英纷纷缺席一个沙特投资峰会。在此背景下,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悄悄前往利雅得,进行一场秘密会谈。

孙正义和他的主要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去会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位王储曾帮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投资者。软银旗下聚焦科技初创企业的97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有史以来筹集的最大私人资金池——近一半来自这位年轻王储的主权财富基金。

他们给穆罕默德王储的信息很明确。听取了有关那次对话的简报的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他们说,软银不会背弃他。王储许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忠诚。

一年后的今天,这层关系的强劲程度受到考验,而组建各方等待已久的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严重变数。

在海湾资金的支持下,软银把资金投向数字经济的每个角落,助推了世界上一些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按照孙正义的建议,许多企业为了追逐规模和市场份额而大举烧钱。

但是,软银的最大赌注——共享办公空间集团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它所持的其他资产估值跳水,已经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的投资天才和对颠覆性技术豪赌的信心。

如果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的麻烦升级为一场危机(就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其冲击波将传递至硅谷、孟买和北京,以及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东京等金融中心。

最近,孙正义再次来到利雅得,参加最新一届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他参加的讨论小组几乎没有观众。这个神色疲倦、一度甚至看上去在打瞌睡的亿万富翁坚称,他将继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本,帮助它们“更快发展壮大”。

“我们识别那些最具远见、能解决不可解决的问题的企业家,”他说,“他们需要有最强烈的激情。然后我们会提供资金,让他们放手一搏。”

WeWork跌落神坛是一段屈辱的经历。“这让他难堪,”一名与孙正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做法。”

软银股价在过去3个月大跌26%。最近,孙正义预计将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减记以及加强资产治理标准的措施。软银拒绝置评。

这些挣扎暴露出愿景基金内部的咄咄逼人的文化,该基金由米斯拉领导,被认为充斥着不信任、管理无序和高管之间的冲突。

尽管软银努力帮助其投资部门扩大规模,并且成熟起来,但一直未能使总部位于伦敦的愿景基金摆脱“狂野西部”文化,该基金的内斗已促使不少高层人员离职,包括软银的长期独立董事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

今年5月10日,众人关注着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交易大厅。那天,网约车企业优步(Uber)将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这标志着软银的重大胜利。此前软银买下优步13%的股份,并帮助撤换了其鲁莽的创始人。

问题在于,甚至在优步的股票开始正式交易之前,其股价就在下跌。到首日交易结束时,优步遭受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逾1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中最糟糕的上市首日跌幅之一。

这个硅谷“独角兽”企业的成年时刻,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提醒,揭示出公开市场对这些亏损的初创企业是什么态度,而愿景基金已经大举投资于这类企业。

现在优步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1%,而愿景基金对这家网约车企业的投资面临超过8亿美元的账面亏损。其他投资也表现不佳:办公室即时通讯集团Slack自6月首日交易以来已下跌近45%,而生物科技企业Vir Biotechnology自10月中旬上市以来已下跌30%。只有两家愿景基金支持的企业——Guardant Health和10X Genomics——目前的股价高于IPO发行价。

在研究平台Smartkarma上发表观点的Redex Holdings科技业分析师科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如果软银说这是价值所在,你应该相信多少?”一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简直是“立刻抛售的信号”。

接二连三的IPO原本意在验证愿景基金的后期投资,为丰厚回报奠定基础,从而吸引大型投资者竞相参与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米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软银计划在2020年每月上市至少两家投资组合企业。

突然间,随着外界对这种模式是否明智产生疑问,来自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支持已经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而最大的打击来自WeWork,孙正义曾称赞其创始人,并且从2017年起大举投资于该公司,称有朝一日其价值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在WeWork灾难性的9月上市尝试之前很久,孙正义与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之间的密切关系就已恶化。转折点发生在去年末。

从去年感恩节(2018年11月22日——译者注)开始,软银和WeWork的团队秘密投入一个名为“坚毅项目”(Project Fortitude)的大胆计划,该计划将意味着由软银和愿景基金用100亿美元买断所有WeWork股东(除诺伊曼之外)持有的股份,并为该公司注入总计100亿美元资金。

然而,在谈判者开始圣诞假期休假之际,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说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愿景基金已经退出,而考虑到软银自己的股价在下降,他最终只会在1月投入2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理论上说,这份新协议会将WeWork的估值提升至47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快速烧钱意味着,它需要尽快启动IPO计划。

数个月后,WeWork连150亿美元的估值也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放弃IPO计划。放弃IPO意味着WeWork将在11月中旬用完所有资金,需要软银用95亿美元的一揽子救援计划来拯救其业务。这份救援协议对WeWork的估值仅有80亿美元,尽管诺伊曼——他的特别投票权给了他谈判筹码——谈判得到一份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酬劳,而4000名WeWork员工将被辞退。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孙正义对同事说,“我们给了他所有的资本金。”

这份救援计划还包括一些有利于愿景基金的条款,使它有机会比软银更快挽回投资损失。一名软银高管和接近该企业的其他人士把这一对待形容为“纾困”。

这令软银的投资者感到震惊,引发了有关这家日本公司也许会部署资金以照顾愿景基金、而非自身股东的猜测。

人们还对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私有企业表示担忧。“WeWork不是唯一表现不佳的资产,”杰富瑞(Jefferies)股票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表示,“我们怀疑,在软银愿景基金的80多项投资中,有很多这样有问题的投资。”

其中一家令人关注的企业是印度的OYO,愿景基金持有其50%的股份。OYO的25岁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牵头进行了该连锁酒店最近一轮20亿美元投资,这一不寻常的交易使OYO的估值翻倍至100亿美元,并使他获得与软银关系密切的日资银行的贷款。

有关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中国版优步)乘客安全的担忧阻碍了该企业去年的增长。据报道,优步表现不佳的连锁反应也损害了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软银的其他一些投资——例如向英国虚拟仿真初创企业Improbable投资的5亿美元——预计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优步的合作伙伴、提供会员制汽车租赁服务的初创企业Fair由于难以实现盈利,最近透露计划裁掉40%员工。提供遛狗服务的企业Wag已确定要出售,该公司曾从愿景基金获得3亿美元投资。

“钱在正确的人手中、正确的创始人手中,投入正确的有潜力的长期平台,确实能发挥作用。”曾经的孙正义接班人、后于2016年突然辞职的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最近在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但它不会在每个遛宠物和酒店客房租赁的网站上都会起作用。”

很难把软银和愿景基金看作一个连贯的整体,部分原因在于孙正义不断地进行交易,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米斯拉把金融工程玩到极致。

作为金融危机发生前那一代华尔街银行家中最具威望的信贷交易员之一,当年任职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这位印度裔高管被一些人视为现代金融的先驱。

今年4月,他曾受到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盛情款待。米尔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之王,曾被判犯有证券欺诈罪,为此服刑两年。如今自诩为慈善家的米尔肯在一次会议上与米斯拉交谈时表示:“没有人像你这样深入了解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工具。”

然而在其他人看来,米斯拉是长期不稳定的一个根源。他在愿景基金的高层安插了德银的前同事,并且热衷于复杂的金融操作。

“软银和愿景基金根本就是层层叠加的杠杆。”一位与两方都有过密切合作的银行家表示。此人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这与德银的情况颇为相似。该行目前陷入困境,由于缺乏控管和控制机制,其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米斯拉专长的那种高风险产品。

软银背负着1600亿美元的带息债务,其债券被评为非投资级。愿景基金有一个独特的结构——这是由米斯拉创建的——大约有40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者资金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在运作方式上类似于债券,每年会支付一定年息。

今年早些时候,当米斯拉希望向愿景基金的支持者返还资金时,他又添加了更多的杠杆,以优步等企业的股份为抵押,贷款35亿美元。

在米斯拉的执掌下,该基金的员工人数已增至400多人,同时它还在努力摆脱各自为政的形象。它加强了在合规、会计和法律等领域的控制职能。

米斯拉告诉米尔肯:“我来告诉你这两年来最大的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这正在成为一种第六感。我们将这些经验转告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他特别介绍了在这些企业之间分享的一些最佳实践。

愿景基金内部的扩充,掩盖了米斯拉及其亲信与他们的小圈子以外的人较劲的环境。批评者表示,孙正义视若不见的这种有毒文化,可能危及该基金的未来。

软银的两位高管曾与米斯拉发生激烈争执,这些事态对愿景基金和软银内部的力量平衡产生了影响。其中一位高管是阿洛克•萨马(Alok Sama),他是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前首席财务官,今年4月离职,他曾批评对WeWork的投资。早些时候,他在软银内部的升迁因一场匿名的股东运动而变得复杂化,导致他无法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

另一位高管是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他于一年前搬到东京,以便与愿景基金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很快就被禁止直接参与该基金的运作。这位白手起家的玻利维亚亿万富翁是软银的首席运营官,他随后迁至迈阿密,去管理一只规模较小的拉丁美洲基金。克劳雷现在被请回来领导软银扭转WeWork局面的努力——当孙正义的交易遇到困难时,他往往会求助于克劳雷。

软银曾委托身为高盛(Goldman Sachs)前银行家的马克•施瓦茨负责一项调查,以查明针对萨马的那场运动是否是由公司内部人士主使的。软银发言人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话虽如此,施瓦茨在软银董事会工作18年后,于今年5月离职。

施瓦茨在高盛的前同事和其他一些人称他是一枚“道德指南针”,他厌倦了软银内部不断变化的文化,并担忧愿景基金的治理状况,以及该基金对利雅得方面资金的依赖。他拒绝置评。

迄今为止,软银首席战略官、日籍高盛前高级银行家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没有卷入这场内斗。佐护至少从高盛挖走了10名员工,其中包括资深银行家木本启纪(Hiroki Kimoto),木本致力于控制住软银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佐护胜纪的团队与米斯拉的团队相互独立运作。佐护的团队管理着一个部门,专注于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更低价的融资选择,以便其利用软银的信贷和股权购买房地产和汽车等资产。

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暗示,佐护胜纪的团队可以通过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及其资产的管理方式带来更多纪律,发挥对冲米斯拉的作用。

愿景基金一名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我们推动了企业文化方面的重大改善。”与该基金的高管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第二只愿景基金将帮助孙正义平息外界对他的批评。相关计划在今年夏天出炉,旨在展示软银有能力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蓝筹股投资者。但迄今没有外部投资者正式签约参与。

在软银希望筹集到的1080亿美元资金中,将有近一半来自这家日本企业本身和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然而,其中一些员工对于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头疼:一项“忠诚考验”,涉及让他们背负相当于其年薪15倍的软银贷款。

软银内部的高管以及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承认,要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沙特阿拉伯以及与其相邻的阿布扎比再次做出承诺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两者迟迟没有作出承诺,尽管软银高管指望穆罕默德王储将再投资至多300亿美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他们,我看不出要怎样才能做到。”

王储的顾问们敦促他缩减对软银的风险敞口。但据称,他想要履行对孙正义作出的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软银:盲点危及孙正义“愿景”

发布日期:2019-11-12 05:27
摘要:软银最大赌注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其他资产估值缩水,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投资天才的信心,组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变数。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 , 稻垣加奈 , 利奥•刘易斯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沙特阿拉伯人员杀害后,全球商界精英纷纷缺席一个沙特投资峰会。在此背景下,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悄悄前往利雅得,进行一场秘密会谈。

孙正义和他的主要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去会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位王储曾帮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投资者。软银旗下聚焦科技初创企业的97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有史以来筹集的最大私人资金池——近一半来自这位年轻王储的主权财富基金。

他们给穆罕默德王储的信息很明确。听取了有关那次对话的简报的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他们说,软银不会背弃他。王储许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忠诚。

一年后的今天,这层关系的强劲程度受到考验,而组建各方等待已久的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严重变数。

在海湾资金的支持下,软银把资金投向数字经济的每个角落,助推了世界上一些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按照孙正义的建议,许多企业为了追逐规模和市场份额而大举烧钱。

但是,软银的最大赌注——共享办公空间集团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它所持的其他资产估值跳水,已经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的投资天才和对颠覆性技术豪赌的信心。

如果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的麻烦升级为一场危机(就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其冲击波将传递至硅谷、孟买和北京,以及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东京等金融中心。

最近,孙正义再次来到利雅得,参加最新一届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他参加的讨论小组几乎没有观众。这个神色疲倦、一度甚至看上去在打瞌睡的亿万富翁坚称,他将继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本,帮助它们“更快发展壮大”。

“我们识别那些最具远见、能解决不可解决的问题的企业家,”他说,“他们需要有最强烈的激情。然后我们会提供资金,让他们放手一搏。”

WeWork跌落神坛是一段屈辱的经历。“这让他难堪,”一名与孙正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做法。”

软银股价在过去3个月大跌26%。最近,孙正义预计将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减记以及加强资产治理标准的措施。软银拒绝置评。

这些挣扎暴露出愿景基金内部的咄咄逼人的文化,该基金由米斯拉领导,被认为充斥着不信任、管理无序和高管之间的冲突。

尽管软银努力帮助其投资部门扩大规模,并且成熟起来,但一直未能使总部位于伦敦的愿景基金摆脱“狂野西部”文化,该基金的内斗已促使不少高层人员离职,包括软银的长期独立董事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

今年5月10日,众人关注着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交易大厅。那天,网约车企业优步(Uber)将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这标志着软银的重大胜利。此前软银买下优步13%的股份,并帮助撤换了其鲁莽的创始人。

问题在于,甚至在优步的股票开始正式交易之前,其股价就在下跌。到首日交易结束时,优步遭受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逾1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中最糟糕的上市首日跌幅之一。

这个硅谷“独角兽”企业的成年时刻,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提醒,揭示出公开市场对这些亏损的初创企业是什么态度,而愿景基金已经大举投资于这类企业。

现在优步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1%,而愿景基金对这家网约车企业的投资面临超过8亿美元的账面亏损。其他投资也表现不佳:办公室即时通讯集团Slack自6月首日交易以来已下跌近45%,而生物科技企业Vir Biotechnology自10月中旬上市以来已下跌30%。只有两家愿景基金支持的企业——Guardant Health和10X Genomics——目前的股价高于IPO发行价。

在研究平台Smartkarma上发表观点的Redex Holdings科技业分析师科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如果软银说这是价值所在,你应该相信多少?”一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简直是“立刻抛售的信号”。

接二连三的IPO原本意在验证愿景基金的后期投资,为丰厚回报奠定基础,从而吸引大型投资者竞相参与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米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软银计划在2020年每月上市至少两家投资组合企业。

突然间,随着外界对这种模式是否明智产生疑问,来自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支持已经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而最大的打击来自WeWork,孙正义曾称赞其创始人,并且从2017年起大举投资于该公司,称有朝一日其价值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在WeWork灾难性的9月上市尝试之前很久,孙正义与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之间的密切关系就已恶化。转折点发生在去年末。

从去年感恩节(2018年11月22日——译者注)开始,软银和WeWork的团队秘密投入一个名为“坚毅项目”(Project Fortitude)的大胆计划,该计划将意味着由软银和愿景基金用100亿美元买断所有WeWork股东(除诺伊曼之外)持有的股份,并为该公司注入总计100亿美元资金。

然而,在谈判者开始圣诞假期休假之际,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说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愿景基金已经退出,而考虑到软银自己的股价在下降,他最终只会在1月投入2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理论上说,这份新协议会将WeWork的估值提升至47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快速烧钱意味着,它需要尽快启动IPO计划。

数个月后,WeWork连150亿美元的估值也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放弃IPO计划。放弃IPO意味着WeWork将在11月中旬用完所有资金,需要软银用95亿美元的一揽子救援计划来拯救其业务。这份救援协议对WeWork的估值仅有80亿美元,尽管诺伊曼——他的特别投票权给了他谈判筹码——谈判得到一份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酬劳,而4000名WeWork员工将被辞退。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孙正义对同事说,“我们给了他所有的资本金。”

这份救援计划还包括一些有利于愿景基金的条款,使它有机会比软银更快挽回投资损失。一名软银高管和接近该企业的其他人士把这一对待形容为“纾困”。

这令软银的投资者感到震惊,引发了有关这家日本公司也许会部署资金以照顾愿景基金、而非自身股东的猜测。

人们还对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私有企业表示担忧。“WeWork不是唯一表现不佳的资产,”杰富瑞(Jefferies)股票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表示,“我们怀疑,在软银愿景基金的80多项投资中,有很多这样有问题的投资。”

其中一家令人关注的企业是印度的OYO,愿景基金持有其50%的股份。OYO的25岁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牵头进行了该连锁酒店最近一轮20亿美元投资,这一不寻常的交易使OYO的估值翻倍至100亿美元,并使他获得与软银关系密切的日资银行的贷款。

有关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中国版优步)乘客安全的担忧阻碍了该企业去年的增长。据报道,优步表现不佳的连锁反应也损害了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软银的其他一些投资——例如向英国虚拟仿真初创企业Improbable投资的5亿美元——预计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优步的合作伙伴、提供会员制汽车租赁服务的初创企业Fair由于难以实现盈利,最近透露计划裁掉40%员工。提供遛狗服务的企业Wag已确定要出售,该公司曾从愿景基金获得3亿美元投资。

“钱在正确的人手中、正确的创始人手中,投入正确的有潜力的长期平台,确实能发挥作用。”曾经的孙正义接班人、后于2016年突然辞职的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最近在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但它不会在每个遛宠物和酒店客房租赁的网站上都会起作用。”

很难把软银和愿景基金看作一个连贯的整体,部分原因在于孙正义不断地进行交易,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米斯拉把金融工程玩到极致。

作为金融危机发生前那一代华尔街银行家中最具威望的信贷交易员之一,当年任职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这位印度裔高管被一些人视为现代金融的先驱。

今年4月,他曾受到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盛情款待。米尔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之王,曾被判犯有证券欺诈罪,为此服刑两年。如今自诩为慈善家的米尔肯在一次会议上与米斯拉交谈时表示:“没有人像你这样深入了解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工具。”

然而在其他人看来,米斯拉是长期不稳定的一个根源。他在愿景基金的高层安插了德银的前同事,并且热衷于复杂的金融操作。

“软银和愿景基金根本就是层层叠加的杠杆。”一位与两方都有过密切合作的银行家表示。此人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这与德银的情况颇为相似。该行目前陷入困境,由于缺乏控管和控制机制,其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米斯拉专长的那种高风险产品。

软银背负着1600亿美元的带息债务,其债券被评为非投资级。愿景基金有一个独特的结构——这是由米斯拉创建的——大约有40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者资金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在运作方式上类似于债券,每年会支付一定年息。

今年早些时候,当米斯拉希望向愿景基金的支持者返还资金时,他又添加了更多的杠杆,以优步等企业的股份为抵押,贷款35亿美元。

在米斯拉的执掌下,该基金的员工人数已增至400多人,同时它还在努力摆脱各自为政的形象。它加强了在合规、会计和法律等领域的控制职能。

米斯拉告诉米尔肯:“我来告诉你这两年来最大的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这正在成为一种第六感。我们将这些经验转告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他特别介绍了在这些企业之间分享的一些最佳实践。

愿景基金内部的扩充,掩盖了米斯拉及其亲信与他们的小圈子以外的人较劲的环境。批评者表示,孙正义视若不见的这种有毒文化,可能危及该基金的未来。

软银的两位高管曾与米斯拉发生激烈争执,这些事态对愿景基金和软银内部的力量平衡产生了影响。其中一位高管是阿洛克•萨马(Alok Sama),他是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前首席财务官,今年4月离职,他曾批评对WeWork的投资。早些时候,他在软银内部的升迁因一场匿名的股东运动而变得复杂化,导致他无法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

另一位高管是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他于一年前搬到东京,以便与愿景基金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很快就被禁止直接参与该基金的运作。这位白手起家的玻利维亚亿万富翁是软银的首席运营官,他随后迁至迈阿密,去管理一只规模较小的拉丁美洲基金。克劳雷现在被请回来领导软银扭转WeWork局面的努力——当孙正义的交易遇到困难时,他往往会求助于克劳雷。

软银曾委托身为高盛(Goldman Sachs)前银行家的马克•施瓦茨负责一项调查,以查明针对萨马的那场运动是否是由公司内部人士主使的。软银发言人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话虽如此,施瓦茨在软银董事会工作18年后,于今年5月离职。

施瓦茨在高盛的前同事和其他一些人称他是一枚“道德指南针”,他厌倦了软银内部不断变化的文化,并担忧愿景基金的治理状况,以及该基金对利雅得方面资金的依赖。他拒绝置评。

迄今为止,软银首席战略官、日籍高盛前高级银行家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没有卷入这场内斗。佐护至少从高盛挖走了10名员工,其中包括资深银行家木本启纪(Hiroki Kimoto),木本致力于控制住软银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佐护胜纪的团队与米斯拉的团队相互独立运作。佐护的团队管理着一个部门,专注于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更低价的融资选择,以便其利用软银的信贷和股权购买房地产和汽车等资产。

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暗示,佐护胜纪的团队可以通过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及其资产的管理方式带来更多纪律,发挥对冲米斯拉的作用。

愿景基金一名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我们推动了企业文化方面的重大改善。”与该基金的高管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第二只愿景基金将帮助孙正义平息外界对他的批评。相关计划在今年夏天出炉,旨在展示软银有能力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蓝筹股投资者。但迄今没有外部投资者正式签约参与。

在软银希望筹集到的1080亿美元资金中,将有近一半来自这家日本企业本身和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然而,其中一些员工对于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头疼:一项“忠诚考验”,涉及让他们背负相当于其年薪15倍的软银贷款。

软银内部的高管以及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承认,要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沙特阿拉伯以及与其相邻的阿布扎比再次做出承诺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两者迟迟没有作出承诺,尽管软银高管指望穆罕默德王储将再投资至多300亿美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他们,我看不出要怎样才能做到。”

王储的顾问们敦促他缩减对软银的风险敞口。但据称,他想要履行对孙正义作出的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软银最大赌注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其他资产估值缩水,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投资天才的信心,组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变数。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 , 稻垣加奈 , 利奥•刘易斯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沙特阿拉伯人员杀害后,全球商界精英纷纷缺席一个沙特投资峰会。在此背景下,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悄悄前往利雅得,进行一场秘密会谈。

孙正义和他的主要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去会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位王储曾帮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投资者。软银旗下聚焦科技初创企业的97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有史以来筹集的最大私人资金池——近一半来自这位年轻王储的主权财富基金。

他们给穆罕默德王储的信息很明确。听取了有关那次对话的简报的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他们说,软银不会背弃他。王储许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忠诚。

一年后的今天,这层关系的强劲程度受到考验,而组建各方等待已久的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严重变数。

在海湾资金的支持下,软银把资金投向数字经济的每个角落,助推了世界上一些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按照孙正义的建议,许多企业为了追逐规模和市场份额而大举烧钱。

但是,软银的最大赌注——共享办公空间集团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它所持的其他资产估值跳水,已经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的投资天才和对颠覆性技术豪赌的信心。

如果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的麻烦升级为一场危机(就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其冲击波将传递至硅谷、孟买和北京,以及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东京等金融中心。

最近,孙正义再次来到利雅得,参加最新一届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他参加的讨论小组几乎没有观众。这个神色疲倦、一度甚至看上去在打瞌睡的亿万富翁坚称,他将继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本,帮助它们“更快发展壮大”。

“我们识别那些最具远见、能解决不可解决的问题的企业家,”他说,“他们需要有最强烈的激情。然后我们会提供资金,让他们放手一搏。”

WeWork跌落神坛是一段屈辱的经历。“这让他难堪,”一名与孙正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做法。”

软银股价在过去3个月大跌26%。最近,孙正义预计将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减记以及加强资产治理标准的措施。软银拒绝置评。

这些挣扎暴露出愿景基金内部的咄咄逼人的文化,该基金由米斯拉领导,被认为充斥着不信任、管理无序和高管之间的冲突。

尽管软银努力帮助其投资部门扩大规模,并且成熟起来,但一直未能使总部位于伦敦的愿景基金摆脱“狂野西部”文化,该基金的内斗已促使不少高层人员离职,包括软银的长期独立董事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

今年5月10日,众人关注着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交易大厅。那天,网约车企业优步(Uber)将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这标志着软银的重大胜利。此前软银买下优步13%的股份,并帮助撤换了其鲁莽的创始人。

问题在于,甚至在优步的股票开始正式交易之前,其股价就在下跌。到首日交易结束时,优步遭受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逾1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中最糟糕的上市首日跌幅之一。

这个硅谷“独角兽”企业的成年时刻,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提醒,揭示出公开市场对这些亏损的初创企业是什么态度,而愿景基金已经大举投资于这类企业。

现在优步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1%,而愿景基金对这家网约车企业的投资面临超过8亿美元的账面亏损。其他投资也表现不佳:办公室即时通讯集团Slack自6月首日交易以来已下跌近45%,而生物科技企业Vir Biotechnology自10月中旬上市以来已下跌30%。只有两家愿景基金支持的企业——Guardant Health和10X Genomics——目前的股价高于IPO发行价。

在研究平台Smartkarma上发表观点的Redex Holdings科技业分析师科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如果软银说这是价值所在,你应该相信多少?”一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简直是“立刻抛售的信号”。

接二连三的IPO原本意在验证愿景基金的后期投资,为丰厚回报奠定基础,从而吸引大型投资者竞相参与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米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软银计划在2020年每月上市至少两家投资组合企业。

突然间,随着外界对这种模式是否明智产生疑问,来自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支持已经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而最大的打击来自WeWork,孙正义曾称赞其创始人,并且从2017年起大举投资于该公司,称有朝一日其价值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在WeWork灾难性的9月上市尝试之前很久,孙正义与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之间的密切关系就已恶化。转折点发生在去年末。

从去年感恩节(2018年11月22日——译者注)开始,软银和WeWork的团队秘密投入一个名为“坚毅项目”(Project Fortitude)的大胆计划,该计划将意味着由软银和愿景基金用100亿美元买断所有WeWork股东(除诺伊曼之外)持有的股份,并为该公司注入总计100亿美元资金。

然而,在谈判者开始圣诞假期休假之际,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说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愿景基金已经退出,而考虑到软银自己的股价在下降,他最终只会在1月投入2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理论上说,这份新协议会将WeWork的估值提升至47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快速烧钱意味着,它需要尽快启动IPO计划。

数个月后,WeWork连150亿美元的估值也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放弃IPO计划。放弃IPO意味着WeWork将在11月中旬用完所有资金,需要软银用95亿美元的一揽子救援计划来拯救其业务。这份救援协议对WeWork的估值仅有80亿美元,尽管诺伊曼——他的特别投票权给了他谈判筹码——谈判得到一份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酬劳,而4000名WeWork员工将被辞退。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孙正义对同事说,“我们给了他所有的资本金。”

这份救援计划还包括一些有利于愿景基金的条款,使它有机会比软银更快挽回投资损失。一名软银高管和接近该企业的其他人士把这一对待形容为“纾困”。

这令软银的投资者感到震惊,引发了有关这家日本公司也许会部署资金以照顾愿景基金、而非自身股东的猜测。

人们还对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私有企业表示担忧。“WeWork不是唯一表现不佳的资产,”杰富瑞(Jefferies)股票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表示,“我们怀疑,在软银愿景基金的80多项投资中,有很多这样有问题的投资。”

其中一家令人关注的企业是印度的OYO,愿景基金持有其50%的股份。OYO的25岁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牵头进行了该连锁酒店最近一轮20亿美元投资,这一不寻常的交易使OYO的估值翻倍至100亿美元,并使他获得与软银关系密切的日资银行的贷款。

有关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中国版优步)乘客安全的担忧阻碍了该企业去年的增长。据报道,优步表现不佳的连锁反应也损害了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软银的其他一些投资——例如向英国虚拟仿真初创企业Improbable投资的5亿美元——预计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优步的合作伙伴、提供会员制汽车租赁服务的初创企业Fair由于难以实现盈利,最近透露计划裁掉40%员工。提供遛狗服务的企业Wag已确定要出售,该公司曾从愿景基金获得3亿美元投资。

“钱在正确的人手中、正确的创始人手中,投入正确的有潜力的长期平台,确实能发挥作用。”曾经的孙正义接班人、后于2016年突然辞职的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最近在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但它不会在每个遛宠物和酒店客房租赁的网站上都会起作用。”

很难把软银和愿景基金看作一个连贯的整体,部分原因在于孙正义不断地进行交易,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米斯拉把金融工程玩到极致。

作为金融危机发生前那一代华尔街银行家中最具威望的信贷交易员之一,当年任职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这位印度裔高管被一些人视为现代金融的先驱。

今年4月,他曾受到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盛情款待。米尔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之王,曾被判犯有证券欺诈罪,为此服刑两年。如今自诩为慈善家的米尔肯在一次会议上与米斯拉交谈时表示:“没有人像你这样深入了解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工具。”

然而在其他人看来,米斯拉是长期不稳定的一个根源。他在愿景基金的高层安插了德银的前同事,并且热衷于复杂的金融操作。

“软银和愿景基金根本就是层层叠加的杠杆。”一位与两方都有过密切合作的银行家表示。此人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这与德银的情况颇为相似。该行目前陷入困境,由于缺乏控管和控制机制,其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米斯拉专长的那种高风险产品。

软银背负着1600亿美元的带息债务,其债券被评为非投资级。愿景基金有一个独特的结构——这是由米斯拉创建的——大约有40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者资金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在运作方式上类似于债券,每年会支付一定年息。

今年早些时候,当米斯拉希望向愿景基金的支持者返还资金时,他又添加了更多的杠杆,以优步等企业的股份为抵押,贷款35亿美元。

在米斯拉的执掌下,该基金的员工人数已增至400多人,同时它还在努力摆脱各自为政的形象。它加强了在合规、会计和法律等领域的控制职能。

米斯拉告诉米尔肯:“我来告诉你这两年来最大的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这正在成为一种第六感。我们将这些经验转告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他特别介绍了在这些企业之间分享的一些最佳实践。

愿景基金内部的扩充,掩盖了米斯拉及其亲信与他们的小圈子以外的人较劲的环境。批评者表示,孙正义视若不见的这种有毒文化,可能危及该基金的未来。

软银的两位高管曾与米斯拉发生激烈争执,这些事态对愿景基金和软银内部的力量平衡产生了影响。其中一位高管是阿洛克•萨马(Alok Sama),他是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前首席财务官,今年4月离职,他曾批评对WeWork的投资。早些时候,他在软银内部的升迁因一场匿名的股东运动而变得复杂化,导致他无法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

另一位高管是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他于一年前搬到东京,以便与愿景基金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很快就被禁止直接参与该基金的运作。这位白手起家的玻利维亚亿万富翁是软银的首席运营官,他随后迁至迈阿密,去管理一只规模较小的拉丁美洲基金。克劳雷现在被请回来领导软银扭转WeWork局面的努力——当孙正义的交易遇到困难时,他往往会求助于克劳雷。

软银曾委托身为高盛(Goldman Sachs)前银行家的马克•施瓦茨负责一项调查,以查明针对萨马的那场运动是否是由公司内部人士主使的。软银发言人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话虽如此,施瓦茨在软银董事会工作18年后,于今年5月离职。

施瓦茨在高盛的前同事和其他一些人称他是一枚“道德指南针”,他厌倦了软银内部不断变化的文化,并担忧愿景基金的治理状况,以及该基金对利雅得方面资金的依赖。他拒绝置评。

迄今为止,软银首席战略官、日籍高盛前高级银行家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没有卷入这场内斗。佐护至少从高盛挖走了10名员工,其中包括资深银行家木本启纪(Hiroki Kimoto),木本致力于控制住软银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佐护胜纪的团队与米斯拉的团队相互独立运作。佐护的团队管理着一个部门,专注于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更低价的融资选择,以便其利用软银的信贷和股权购买房地产和汽车等资产。

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暗示,佐护胜纪的团队可以通过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及其资产的管理方式带来更多纪律,发挥对冲米斯拉的作用。

愿景基金一名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我们推动了企业文化方面的重大改善。”与该基金的高管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第二只愿景基金将帮助孙正义平息外界对他的批评。相关计划在今年夏天出炉,旨在展示软银有能力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蓝筹股投资者。但迄今没有外部投资者正式签约参与。

在软银希望筹集到的1080亿美元资金中,将有近一半来自这家日本企业本身和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然而,其中一些员工对于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头疼:一项“忠诚考验”,涉及让他们背负相当于其年薪15倍的软银贷款。

软银内部的高管以及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承认,要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沙特阿拉伯以及与其相邻的阿布扎比再次做出承诺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两者迟迟没有作出承诺,尽管软银高管指望穆罕默德王储将再投资至多300亿美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他们,我看不出要怎样才能做到。”

王储的顾问们敦促他缩减对软银的风险敞口。但据称,他想要履行对孙正义作出的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软银:盲点危及孙正义“愿景”

发布日期:2019-11-12 05:27
摘要:软银最大赌注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其他资产估值缩水,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投资天才的信心,组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变数。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 , 稻垣加奈 , 利奥•刘易斯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沙特阿拉伯人员杀害后,全球商界精英纷纷缺席一个沙特投资峰会。在此背景下,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悄悄前往利雅得,进行一场秘密会谈。

孙正义和他的主要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去会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位王储曾帮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投资者。软银旗下聚焦科技初创企业的97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有史以来筹集的最大私人资金池——近一半来自这位年轻王储的主权财富基金。

他们给穆罕默德王储的信息很明确。听取了有关那次对话的简报的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他们说,软银不会背弃他。王储许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忠诚。

一年后的今天,这层关系的强劲程度受到考验,而组建各方等待已久的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严重变数。

在海湾资金的支持下,软银把资金投向数字经济的每个角落,助推了世界上一些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按照孙正义的建议,许多企业为了追逐规模和市场份额而大举烧钱。

但是,软银的最大赌注——共享办公空间集团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它所持的其他资产估值跳水,已经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的投资天才和对颠覆性技术豪赌的信心。

如果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的麻烦升级为一场危机(就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其冲击波将传递至硅谷、孟买和北京,以及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东京等金融中心。

最近,孙正义再次来到利雅得,参加最新一届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他参加的讨论小组几乎没有观众。这个神色疲倦、一度甚至看上去在打瞌睡的亿万富翁坚称,他将继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本,帮助它们“更快发展壮大”。

“我们识别那些最具远见、能解决不可解决的问题的企业家,”他说,“他们需要有最强烈的激情。然后我们会提供资金,让他们放手一搏。”

WeWork跌落神坛是一段屈辱的经历。“这让他难堪,”一名与孙正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做法。”

软银股价在过去3个月大跌26%。最近,孙正义预计将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减记以及加强资产治理标准的措施。软银拒绝置评。

这些挣扎暴露出愿景基金内部的咄咄逼人的文化,该基金由米斯拉领导,被认为充斥着不信任、管理无序和高管之间的冲突。

尽管软银努力帮助其投资部门扩大规模,并且成熟起来,但一直未能使总部位于伦敦的愿景基金摆脱“狂野西部”文化,该基金的内斗已促使不少高层人员离职,包括软银的长期独立董事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

今年5月10日,众人关注着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交易大厅。那天,网约车企业优步(Uber)将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这标志着软银的重大胜利。此前软银买下优步13%的股份,并帮助撤换了其鲁莽的创始人。

问题在于,甚至在优步的股票开始正式交易之前,其股价就在下跌。到首日交易结束时,优步遭受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逾1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中最糟糕的上市首日跌幅之一。

这个硅谷“独角兽”企业的成年时刻,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提醒,揭示出公开市场对这些亏损的初创企业是什么态度,而愿景基金已经大举投资于这类企业。

现在优步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1%,而愿景基金对这家网约车企业的投资面临超过8亿美元的账面亏损。其他投资也表现不佳:办公室即时通讯集团Slack自6月首日交易以来已下跌近45%,而生物科技企业Vir Biotechnology自10月中旬上市以来已下跌30%。只有两家愿景基金支持的企业——Guardant Health和10X Genomics——目前的股价高于IPO发行价。

在研究平台Smartkarma上发表观点的Redex Holdings科技业分析师科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如果软银说这是价值所在,你应该相信多少?”一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简直是“立刻抛售的信号”。

接二连三的IPO原本意在验证愿景基金的后期投资,为丰厚回报奠定基础,从而吸引大型投资者竞相参与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米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软银计划在2020年每月上市至少两家投资组合企业。

突然间,随着外界对这种模式是否明智产生疑问,来自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支持已经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而最大的打击来自WeWork,孙正义曾称赞其创始人,并且从2017年起大举投资于该公司,称有朝一日其价值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在WeWork灾难性的9月上市尝试之前很久,孙正义与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之间的密切关系就已恶化。转折点发生在去年末。

从去年感恩节(2018年11月22日——译者注)开始,软银和WeWork的团队秘密投入一个名为“坚毅项目”(Project Fortitude)的大胆计划,该计划将意味着由软银和愿景基金用100亿美元买断所有WeWork股东(除诺伊曼之外)持有的股份,并为该公司注入总计100亿美元资金。

然而,在谈判者开始圣诞假期休假之际,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说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愿景基金已经退出,而考虑到软银自己的股价在下降,他最终只会在1月投入2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理论上说,这份新协议会将WeWork的估值提升至47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快速烧钱意味着,它需要尽快启动IPO计划。

数个月后,WeWork连150亿美元的估值也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放弃IPO计划。放弃IPO意味着WeWork将在11月中旬用完所有资金,需要软银用95亿美元的一揽子救援计划来拯救其业务。这份救援协议对WeWork的估值仅有80亿美元,尽管诺伊曼——他的特别投票权给了他谈判筹码——谈判得到一份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酬劳,而4000名WeWork员工将被辞退。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孙正义对同事说,“我们给了他所有的资本金。”

这份救援计划还包括一些有利于愿景基金的条款,使它有机会比软银更快挽回投资损失。一名软银高管和接近该企业的其他人士把这一对待形容为“纾困”。

这令软银的投资者感到震惊,引发了有关这家日本公司也许会部署资金以照顾愿景基金、而非自身股东的猜测。

人们还对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私有企业表示担忧。“WeWork不是唯一表现不佳的资产,”杰富瑞(Jefferies)股票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表示,“我们怀疑,在软银愿景基金的80多项投资中,有很多这样有问题的投资。”

其中一家令人关注的企业是印度的OYO,愿景基金持有其50%的股份。OYO的25岁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牵头进行了该连锁酒店最近一轮20亿美元投资,这一不寻常的交易使OYO的估值翻倍至100亿美元,并使他获得与软银关系密切的日资银行的贷款。

有关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中国版优步)乘客安全的担忧阻碍了该企业去年的增长。据报道,优步表现不佳的连锁反应也损害了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软银的其他一些投资——例如向英国虚拟仿真初创企业Improbable投资的5亿美元——预计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优步的合作伙伴、提供会员制汽车租赁服务的初创企业Fair由于难以实现盈利,最近透露计划裁掉40%员工。提供遛狗服务的企业Wag已确定要出售,该公司曾从愿景基金获得3亿美元投资。

“钱在正确的人手中、正确的创始人手中,投入正确的有潜力的长期平台,确实能发挥作用。”曾经的孙正义接班人、后于2016年突然辞职的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最近在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但它不会在每个遛宠物和酒店客房租赁的网站上都会起作用。”

很难把软银和愿景基金看作一个连贯的整体,部分原因在于孙正义不断地进行交易,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米斯拉把金融工程玩到极致。

作为金融危机发生前那一代华尔街银行家中最具威望的信贷交易员之一,当年任职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这位印度裔高管被一些人视为现代金融的先驱。

今年4月,他曾受到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盛情款待。米尔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之王,曾被判犯有证券欺诈罪,为此服刑两年。如今自诩为慈善家的米尔肯在一次会议上与米斯拉交谈时表示:“没有人像你这样深入了解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工具。”

然而在其他人看来,米斯拉是长期不稳定的一个根源。他在愿景基金的高层安插了德银的前同事,并且热衷于复杂的金融操作。

“软银和愿景基金根本就是层层叠加的杠杆。”一位与两方都有过密切合作的银行家表示。此人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这与德银的情况颇为相似。该行目前陷入困境,由于缺乏控管和控制机制,其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米斯拉专长的那种高风险产品。

软银背负着1600亿美元的带息债务,其债券被评为非投资级。愿景基金有一个独特的结构——这是由米斯拉创建的——大约有40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者资金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在运作方式上类似于债券,每年会支付一定年息。

今年早些时候,当米斯拉希望向愿景基金的支持者返还资金时,他又添加了更多的杠杆,以优步等企业的股份为抵押,贷款35亿美元。

在米斯拉的执掌下,该基金的员工人数已增至400多人,同时它还在努力摆脱各自为政的形象。它加强了在合规、会计和法律等领域的控制职能。

米斯拉告诉米尔肯:“我来告诉你这两年来最大的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这正在成为一种第六感。我们将这些经验转告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他特别介绍了在这些企业之间分享的一些最佳实践。

愿景基金内部的扩充,掩盖了米斯拉及其亲信与他们的小圈子以外的人较劲的环境。批评者表示,孙正义视若不见的这种有毒文化,可能危及该基金的未来。

软银的两位高管曾与米斯拉发生激烈争执,这些事态对愿景基金和软银内部的力量平衡产生了影响。其中一位高管是阿洛克•萨马(Alok Sama),他是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前首席财务官,今年4月离职,他曾批评对WeWork的投资。早些时候,他在软银内部的升迁因一场匿名的股东运动而变得复杂化,导致他无法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

另一位高管是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他于一年前搬到东京,以便与愿景基金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很快就被禁止直接参与该基金的运作。这位白手起家的玻利维亚亿万富翁是软银的首席运营官,他随后迁至迈阿密,去管理一只规模较小的拉丁美洲基金。克劳雷现在被请回来领导软银扭转WeWork局面的努力——当孙正义的交易遇到困难时,他往往会求助于克劳雷。

软银曾委托身为高盛(Goldman Sachs)前银行家的马克•施瓦茨负责一项调查,以查明针对萨马的那场运动是否是由公司内部人士主使的。软银发言人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话虽如此,施瓦茨在软银董事会工作18年后,于今年5月离职。

施瓦茨在高盛的前同事和其他一些人称他是一枚“道德指南针”,他厌倦了软银内部不断变化的文化,并担忧愿景基金的治理状况,以及该基金对利雅得方面资金的依赖。他拒绝置评。

迄今为止,软银首席战略官、日籍高盛前高级银行家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没有卷入这场内斗。佐护至少从高盛挖走了10名员工,其中包括资深银行家木本启纪(Hiroki Kimoto),木本致力于控制住软银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佐护胜纪的团队与米斯拉的团队相互独立运作。佐护的团队管理着一个部门,专注于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更低价的融资选择,以便其利用软银的信贷和股权购买房地产和汽车等资产。

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暗示,佐护胜纪的团队可以通过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及其资产的管理方式带来更多纪律,发挥对冲米斯拉的作用。

愿景基金一名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我们推动了企业文化方面的重大改善。”与该基金的高管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第二只愿景基金将帮助孙正义平息外界对他的批评。相关计划在今年夏天出炉,旨在展示软银有能力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蓝筹股投资者。但迄今没有外部投资者正式签约参与。

在软银希望筹集到的1080亿美元资金中,将有近一半来自这家日本企业本身和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然而,其中一些员工对于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头疼:一项“忠诚考验”,涉及让他们背负相当于其年薪15倍的软银贷款。

软银内部的高管以及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承认,要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沙特阿拉伯以及与其相邻的阿布扎比再次做出承诺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两者迟迟没有作出承诺,尽管软银高管指望穆罕默德王储将再投资至多300亿美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他们,我看不出要怎样才能做到。”

王储的顾问们敦促他缩减对软银的风险敞口。但据称,他想要履行对孙正义作出的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软银最大赌注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其他资产估值缩水,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投资天才的信心,组建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变数。



阿尔什•马苏迪 伦敦 , 稻垣加奈 , 利奥•刘易斯 东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在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被沙特阿拉伯人员杀害后,全球商界精英纷纷缺席一个沙特投资峰会。在此背景下,日本软银(SoftBank)创始人孙正义(Masayoshi Son)悄悄前往利雅得,进行一场秘密会谈。

孙正义和他的主要副手拉吉夫•米斯拉(Rajeev Misra)是去会晤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这位王储曾帮助他们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的科技投资者。软银旗下聚焦科技初创企业的970亿美元愿景基金(Vision Fund)——有史以来筹集的最大私人资金池——近一半来自这位年轻王储的主权财富基金。

他们给穆罕默德王储的信息很明确。听取了有关那次对话的简报的人士向英国《金融时报》透露,他们说,软银不会背弃他。王储许诺,永远不会忘记他们的忠诚。

一年后的今天,这层关系的强劲程度受到考验,而组建各方等待已久的第二只愿景基金的计划面临严重变数。

在海湾资金的支持下,软银把资金投向数字经济的每个角落,助推了世界上一些估值最高的私有企业。按照孙正义的建议,许多企业为了追逐规模和市场份额而大举烧钱。

但是,软银的最大赌注——共享办公空间集团WeWork——近乎崩溃,以及它所持的其他资产估值跳水,已经严重动摇了人们对孙正义的投资天才和对颠覆性技术豪赌的信心。

如果软银及其愿景基金的麻烦升级为一场危机(就像某些人担心的那样),其冲击波将传递至硅谷、孟买和北京,以及伦敦金融城、华尔街和东京等金融中心。

最近,孙正义再次来到利雅得,参加最新一届被称为“沙漠达沃斯”的未来投资倡议大会(Future Investment Initiative),他参加的讨论小组几乎没有观众。这个神色疲倦、一度甚至看上去在打瞌睡的亿万富翁坚称,他将继续为初创企业提供资本,帮助它们“更快发展壮大”。

“我们识别那些最具远见、能解决不可解决的问题的企业家,”他说,“他们需要有最强烈的激情。然后我们会提供资金,让他们放手一搏。”

WeWork跌落神坛是一段屈辱的经历。“这让他难堪,”一名与孙正义密切合作的人表示,“他不得不反思自己的做法。”

软银股价在过去3个月大跌26%。最近,孙正义预计将公布数十亿美元的减记以及加强资产治理标准的措施。软银拒绝置评。

这些挣扎暴露出愿景基金内部的咄咄逼人的文化,该基金由米斯拉领导,被认为充斥着不信任、管理无序和高管之间的冲突。

尽管软银努力帮助其投资部门扩大规模,并且成熟起来,但一直未能使总部位于伦敦的愿景基金摆脱“狂野西部”文化,该基金的内斗已促使不少高层人员离职,包括软银的长期独立董事马克•施瓦茨(Mark Schwartz)。

今年5月10日,众人关注着纽约证交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交易大厅。那天,网约车企业优步(Uber)将成为一家公开上市公司,这标志着软银的重大胜利。此前软银买下优步13%的股份,并帮助撤换了其鲁莽的创始人。

问题在于,甚至在优步的股票开始正式交易之前,其股价就在下跌。到首日交易结束时,优步遭受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筹集逾10亿美元的美国企业中最糟糕的上市首日跌幅之一。

这个硅谷“独角兽”企业的成年时刻,变成了一个无情的提醒,揭示出公开市场对这些亏损的初创企业是什么态度,而愿景基金已经大举投资于这类企业。

现在优步股价较发行价下跌31%,而愿景基金对这家网约车企业的投资面临超过8亿美元的账面亏损。其他投资也表现不佳:办公室即时通讯集团Slack自6月首日交易以来已下跌近45%,而生物科技企业Vir Biotechnology自10月中旬上市以来已下跌30%。只有两家愿景基金支持的企业——Guardant Health和10X Genomics——目前的股价高于IPO发行价。

在研究平台Smartkarma上发表观点的Redex Holdings科技业分析师科克•布德里(Kirk Boodry)表示:“如果软银说这是价值所在,你应该相信多少?”一名对冲基金投资者表示,愿景基金的支持简直是“立刻抛售的信号”。

接二连三的IPO原本意在验证愿景基金的后期投资,为丰厚回报奠定基础,从而吸引大型投资者竞相参与第二只愿景基金的筹资。米斯拉今年早些时候曾表示,软银计划在2020年每月上市至少两家投资组合企业。

突然间,随着外界对这种模式是否明智产生疑问,来自其他市场参与者的支持已经不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然而最大的打击来自WeWork,孙正义曾称赞其创始人,并且从2017年起大举投资于该公司,称有朝一日其价值将达到数千亿美元。

在WeWork灾难性的9月上市尝试之前很久,孙正义与其创始人亚当•诺伊曼(Adam Neumann)之间的密切关系就已恶化。转折点发生在去年末。

从去年感恩节(2018年11月22日——译者注)开始,软银和WeWork的团队秘密投入一个名为“坚毅项目”(Project Fortitude)的大胆计划,该计划将意味着由软银和愿景基金用100亿美元买断所有WeWork股东(除诺伊曼之外)持有的股份,并为该公司注入总计100亿美元资金。

然而,在谈判者开始圣诞假期休假之际,孙正义打电话给诺伊曼,说他们不得不重新考虑:愿景基金已经退出,而考虑到软银自己的股价在下降,他最终只会在1月投入20亿美元的额外资本。理论上说,这份新协议会将WeWork的估值提升至470亿美元。但是该公司的快速烧钱意味着,它需要尽快启动IPO计划。

数个月后,WeWork连150亿美元的估值也吸引不到投资者,只能放弃IPO计划。放弃IPO意味着WeWork将在11月中旬用完所有资金,需要软银用95亿美元的一揽子救援计划来拯救其业务。这份救援协议对WeWork的估值仅有80亿美元,尽管诺伊曼——他的特别投票权给了他谈判筹码——谈判得到一份有争议的17亿美元离职酬劳,而4000名WeWork员工将被辞退。

“我们创造了一个怪物,”孙正义对同事说,“我们给了他所有的资本金。”

这份救援计划还包括一些有利于愿景基金的条款,使它有机会比软银更快挽回投资损失。一名软银高管和接近该企业的其他人士把这一对待形容为“纾困”。

这令软银的投资者感到震惊,引发了有关这家日本公司也许会部署资金以照顾愿景基金、而非自身股东的猜测。

人们还对愿景基金投资组合中的其他私有企业表示担忧。“WeWork不是唯一表现不佳的资产,”杰富瑞(Jefferies)股票分析师阿图尔•戈亚尔(Atul Goyal)表示,“我们怀疑,在软银愿景基金的80多项投资中,有很多这样有问题的投资。”

其中一家令人关注的企业是印度的OYO,愿景基金持有其50%的股份。OYO的25岁创始人李泰熙(Ritesh Agarwal)牵头进行了该连锁酒店最近一轮20亿美元投资,这一不寻常的交易使OYO的估值翻倍至100亿美元,并使他获得与软银关系密切的日资银行的贷款。

有关滴滴出行(Didi Chuxing, 中国版优步)乘客安全的担忧阻碍了该企业去年的增长。据报道,优步表现不佳的连锁反应也损害了滴滴在二级市场的估值。

软银的其他一些投资——例如向英国虚拟仿真初创企业Improbable投资的5亿美元——预计不会产生任何回报。优步的合作伙伴、提供会员制汽车租赁服务的初创企业Fair由于难以实现盈利,最近透露计划裁掉40%员工。提供遛狗服务的企业Wag已确定要出售,该公司曾从愿景基金获得3亿美元投资。

“钱在正确的人手中、正确的创始人手中,投入正确的有潜力的长期平台,确实能发挥作用。”曾经的孙正义接班人、后于2016年突然辞职的尼克什•阿罗拉(Nikesh Arora)最近在美国财经频道CNBC的一个活动上表示,“但它不会在每个遛宠物和酒店客房租赁的网站上都会起作用。”

很难把软银和愿景基金看作一个连贯的整体,部分原因在于孙正义不断地进行交易,还有部分原因在于米斯拉把金融工程玩到极致。

作为金融危机发生前那一代华尔街银行家中最具威望的信贷交易员之一,当年任职于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的这位印度裔高管被一些人视为现代金融的先驱。

今年4月,他曾受到迈克尔•米尔肯(Michael Milken)的盛情款待。米尔肯是上世纪80年代的垃圾债券之王,曾被判犯有证券欺诈罪,为此服刑两年。如今自诩为慈善家的米尔肯在一次会议上与米斯拉交谈时表示:“没有人像你这样深入了解金融市场、资本市场,以及数百种不同类型的工具。”

然而在其他人看来,米斯拉是长期不稳定的一个根源。他在愿景基金的高层安插了德银的前同事,并且热衷于复杂的金融操作。

“软银和愿景基金根本就是层层叠加的杠杆。”一位与两方都有过密切合作的银行家表示。此人和其他一些人都认为,这与德银的情况颇为相似。该行目前陷入困境,由于缺乏控管和控制机制,其资产负债表上充斥着米斯拉专长的那种高风险产品。

软银背负着1600亿美元的带息债务,其债券被评为非投资级。愿景基金有一个独特的结构——这是由米斯拉创建的——大约有400亿美元的外部投资者资金以优先股的形式存在,在运作方式上类似于债券,每年会支付一定年息。

今年早些时候,当米斯拉希望向愿景基金的支持者返还资金时,他又添加了更多的杠杆,以优步等企业的股份为抵押,贷款35亿美元。

在米斯拉的执掌下,该基金的员工人数已增至400多人,同时它还在努力摆脱各自为政的形象。它加强了在合规、会计和法律等领域的控制职能。

米斯拉告诉米尔肯:“我来告诉你这两年来最大的变化。我们学到了很多。这正在成为一种第六感。我们将这些经验转告我们的投资组合企业。”他特别介绍了在这些企业之间分享的一些最佳实践。

愿景基金内部的扩充,掩盖了米斯拉及其亲信与他们的小圈子以外的人较劲的环境。批评者表示,孙正义视若不见的这种有毒文化,可能危及该基金的未来。

软银的两位高管曾与米斯拉发生激烈争执,这些事态对愿景基金和软银内部的力量平衡产生了影响。其中一位高管是阿洛克•萨马(Alok Sama),他是软银国际(SoftBank International)的前首席财务官,今年4月离职,他曾批评对WeWork的投资。早些时候,他在软银内部的升迁因一场匿名的股东运动而变得复杂化,导致他无法参与愿景基金的工作。

另一位高管是马塞洛•克劳雷(Marcelo Claure),他于一年前搬到东京,以便与愿景基金进行更密切的合作,但很快就被禁止直接参与该基金的运作。这位白手起家的玻利维亚亿万富翁是软银的首席运营官,他随后迁至迈阿密,去管理一只规模较小的拉丁美洲基金。克劳雷现在被请回来领导软银扭转WeWork局面的努力——当孙正义的交易遇到困难时,他往往会求助于克劳雷。

软银曾委托身为高盛(Goldman Sachs)前银行家的马克•施瓦茨负责一项调查,以查明针对萨马的那场运动是否是由公司内部人士主使的。软银发言人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不当行为的证据。

话虽如此,施瓦茨在软银董事会工作18年后,于今年5月离职。

施瓦茨在高盛的前同事和其他一些人称他是一枚“道德指南针”,他厌倦了软银内部不断变化的文化,并担忧愿景基金的治理状况,以及该基金对利雅得方面资金的依赖。他拒绝置评。

迄今为止,软银首席战略官、日籍高盛前高级银行家佐护胜纪(Katsunori Sago)没有卷入这场内斗。佐护至少从高盛挖走了10名员工,其中包括资深银行家木本启纪(Hiroki Kimoto),木本致力于控制住软银膨胀的资产负债表。

佐护胜纪的团队与米斯拉的团队相互独立运作。佐护的团队管理着一个部门,专注于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提供更低价的融资选择,以便其利用软银的信贷和股权购买房地产和汽车等资产。

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暗示,佐护胜纪的团队可以通过为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公司及其资产的管理方式带来更多纪律,发挥对冲米斯拉的作用。

愿景基金一名发言人表示:“过去两年,我们推动了企业文化方面的重大改善。”与该基金的高管们关系密切的其他人不同意这种说法。

第二只愿景基金将帮助孙正义平息外界对他的批评。相关计划在今年夏天出炉,旨在展示软银有能力吸引微软(Microsoft)等蓝筹股投资者。但迄今没有外部投资者正式签约参与。

在软银希望筹集到的1080亿美元资金中,将有近一半来自这家日本企业本身和该公司的资深员工。然而,其中一些员工对于这意味着什么感到头疼:一项“忠诚考验”,涉及让他们背负相当于其年薪15倍的软银贷款。

软银内部的高管以及了解软银情况的人士承认,要成立第二只愿景基金,沙特阿拉伯以及与其相邻的阿布扎比再次做出承诺将是至关重要的。但这两者迟迟没有作出承诺,尽管软银高管指望穆罕默德王储将再投资至多300亿美元。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没有他们,我看不出要怎样才能做到。”

王储的顾问们敦促他缩减对软银的风险敞口。但据称,他想要履行对孙正义作出的承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