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我们能向聪明人学点什么

发布日期:2019-11-11 12:26
摘要:聪明人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他们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话。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我很早就发现,即便是在家里,也有人比我聪明得多。(评论者,请在这里填上你自己的笑话。)但我也发现智力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人们根据21岁的X拥有一个本科学位说“X很聪明”时,这个评价不能作数——X可能就此没有长进。你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研究那些有头脑的人士。以下是这类人的一些习惯:

• 他们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一次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一个聪明人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的话,而不会用专业术语、头衔、拽人名或掉书袋来试着胜过你。

在某一次婚礼上,我和一个叫罗伯特的长者聊起美国的医疗。后来,新娘的妹妹问我对罗伯特怎么看。“他不傻。”我大方地说道。“没错。”她赞同道,“他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专业领域是什么?”我问。“医疗。”她答道。然而,在我们的交谈中,相比我聆听他的话,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很可能在更用心地倾听我的看法。

• 他们能够虚怀若谷地看待他人。有天赋的人通常将关注点对准外界。神经质与自恋者做不到这一点,尽管他们也可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伟大艺术家(想想伍迪•艾伦(Woody Allen))。

• 他们往往苦于普通社交活动的无趣。他们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浪费在闲聊、厨房装修、房价、有关当地学校的传言上,也没工夫应付谈话终结者(“有意思!”“好玩!”)

我有一个朋友在正确诊断自己天赋异秉后,得到妻子的理解,不用再和内弟来往。

• 他们是专家,然而却总试着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在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这位心理学家帮助改变了我们对个性的理解——88岁去世前的最后几年,我有幸认识他。他总是坐在那儿,翘首聆听着人们说的每一句话。在他公寓的墙上悬挂着一些非常漂亮的画——都是他在80多岁时自己画的。

同样,帮助开拓了后殖民研究领域的学者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也是一位重要的音乐评论家。

这些人尊重专长,因为他们从自身的经历知道,这些知识来之不易,而且不能从一个主题推广到一切领域。他们不像从政的商人,臆想着商场规则也适用于政治,而且自己肯定比那些连失业都解决不了的白痴要聪明。

但他们的确寻求让某一领域的专长给另一个领域带来灵感。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最终与人共同发现了DNA,部分原因在于,物理学家出身的他带着全新的视角投身生物学。

• 他们广纳百川,兼收并蓄。我看过的最精彩的非小说类读物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写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1963年出版)。这本书融合了历史、哲学、她自己的报道(来自耶路撒冷法庭对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以及——尽管并未提及——她作为一名希特勒时期德国难民的个人经历。

• 他们从事想做的工作,而不是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工作,即便这会让他们在事业或收入上付出些代价。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话说,他们使用“内部记分卡”(内在的价值衡量标准),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社会的价值评估)。

他们没兴趣成为体制内人士、富豪或名人。他们往往不会待在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里,与组织保持口径统一,做老板指派的工作。

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聪明人在学术界扎堆,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学术领域变得愈发等级化、技术化和专业化,学者们日益凭借其对本专业传统智慧的深层次知识而获奖。

• 他们具备迸发创意的想象力,但也有谦虚态度和方法,用数据来验证这些创意。霍坦斯•鲍德梅克(Hortense Powdermaker)在她经典的人类学家回忆录《陌生人与朋友》(Stranger and Friend)(1966年出版)中,描述了1932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的避暑别墅度过的一个长周末。主人和另一位客人、精神分析学家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之间的“惊人畅谈”,让她感到敬畏。

她将部分原因归因于“他们的个性——两人似乎都兼具科学家与诗人的特质”。诗人拥有创意;而科学家验证这些创意。

得益于这种验证,现代世界中的聪明人明白,不存在可以解释一切的伟大思想。最近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曾在2015年对我说:“伟大的思想很有诱惑力。我相信各种小创意。”

• 聪明人会说他们相信的真话——而不是迎合社会的、极具争议却对自己有利的、合乎传统智慧的,乐观的,或对他们政治立场有利的。(他们不会坚守教条)。

如果我们试试这些,我们都能更像他们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聪明人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他们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话。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我很早就发现,即便是在家里,也有人比我聪明得多。(评论者,请在这里填上你自己的笑话。)但我也发现智力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人们根据21岁的X拥有一个本科学位说“X很聪明”时,这个评价不能作数——X可能就此没有长进。你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研究那些有头脑的人士。以下是这类人的一些习惯:

• 他们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一次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一个聪明人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的话,而不会用专业术语、头衔、拽人名或掉书袋来试着胜过你。

在某一次婚礼上,我和一个叫罗伯特的长者聊起美国的医疗。后来,新娘的妹妹问我对罗伯特怎么看。“他不傻。”我大方地说道。“没错。”她赞同道,“他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专业领域是什么?”我问。“医疗。”她答道。然而,在我们的交谈中,相比我聆听他的话,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很可能在更用心地倾听我的看法。

• 他们能够虚怀若谷地看待他人。有天赋的人通常将关注点对准外界。神经质与自恋者做不到这一点,尽管他们也可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伟大艺术家(想想伍迪•艾伦(Woody Allen))。

• 他们往往苦于普通社交活动的无趣。他们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浪费在闲聊、厨房装修、房价、有关当地学校的传言上,也没工夫应付谈话终结者(“有意思!”“好玩!”)

我有一个朋友在正确诊断自己天赋异秉后,得到妻子的理解,不用再和内弟来往。

• 他们是专家,然而却总试着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在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这位心理学家帮助改变了我们对个性的理解——88岁去世前的最后几年,我有幸认识他。他总是坐在那儿,翘首聆听着人们说的每一句话。在他公寓的墙上悬挂着一些非常漂亮的画——都是他在80多岁时自己画的。

同样,帮助开拓了后殖民研究领域的学者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也是一位重要的音乐评论家。

这些人尊重专长,因为他们从自身的经历知道,这些知识来之不易,而且不能从一个主题推广到一切领域。他们不像从政的商人,臆想着商场规则也适用于政治,而且自己肯定比那些连失业都解决不了的白痴要聪明。

但他们的确寻求让某一领域的专长给另一个领域带来灵感。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最终与人共同发现了DNA,部分原因在于,物理学家出身的他带着全新的视角投身生物学。

• 他们广纳百川,兼收并蓄。我看过的最精彩的非小说类读物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写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1963年出版)。这本书融合了历史、哲学、她自己的报道(来自耶路撒冷法庭对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以及——尽管并未提及——她作为一名希特勒时期德国难民的个人经历。

• 他们从事想做的工作,而不是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工作,即便这会让他们在事业或收入上付出些代价。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话说,他们使用“内部记分卡”(内在的价值衡量标准),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社会的价值评估)。

他们没兴趣成为体制内人士、富豪或名人。他们往往不会待在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里,与组织保持口径统一,做老板指派的工作。

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聪明人在学术界扎堆,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学术领域变得愈发等级化、技术化和专业化,学者们日益凭借其对本专业传统智慧的深层次知识而获奖。

• 他们具备迸发创意的想象力,但也有谦虚态度和方法,用数据来验证这些创意。霍坦斯•鲍德梅克(Hortense Powdermaker)在她经典的人类学家回忆录《陌生人与朋友》(Stranger and Friend)(1966年出版)中,描述了1932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的避暑别墅度过的一个长周末。主人和另一位客人、精神分析学家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之间的“惊人畅谈”,让她感到敬畏。

她将部分原因归因于“他们的个性——两人似乎都兼具科学家与诗人的特质”。诗人拥有创意;而科学家验证这些创意。

得益于这种验证,现代世界中的聪明人明白,不存在可以解释一切的伟大思想。最近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曾在2015年对我说:“伟大的思想很有诱惑力。我相信各种小创意。”

• 聪明人会说他们相信的真话——而不是迎合社会的、极具争议却对自己有利的、合乎传统智慧的,乐观的,或对他们政治立场有利的。(他们不会坚守教条)。

如果我们试试这些,我们都能更像他们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聪明人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他们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话。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我很早就发现,即便是在家里,也有人比我聪明得多。(评论者,请在这里填上你自己的笑话。)但我也发现智力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人们根据21岁的X拥有一个本科学位说“X很聪明”时,这个评价不能作数——X可能就此没有长进。你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研究那些有头脑的人士。以下是这类人的一些习惯:

• 他们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一次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一个聪明人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的话,而不会用专业术语、头衔、拽人名或掉书袋来试着胜过你。

在某一次婚礼上,我和一个叫罗伯特的长者聊起美国的医疗。后来,新娘的妹妹问我对罗伯特怎么看。“他不傻。”我大方地说道。“没错。”她赞同道,“他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专业领域是什么?”我问。“医疗。”她答道。然而,在我们的交谈中,相比我聆听他的话,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很可能在更用心地倾听我的看法。

• 他们能够虚怀若谷地看待他人。有天赋的人通常将关注点对准外界。神经质与自恋者做不到这一点,尽管他们也可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伟大艺术家(想想伍迪•艾伦(Woody Allen))。

• 他们往往苦于普通社交活动的无趣。他们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浪费在闲聊、厨房装修、房价、有关当地学校的传言上,也没工夫应付谈话终结者(“有意思!”“好玩!”)

我有一个朋友在正确诊断自己天赋异秉后,得到妻子的理解,不用再和内弟来往。

• 他们是专家,然而却总试着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在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这位心理学家帮助改变了我们对个性的理解——88岁去世前的最后几年,我有幸认识他。他总是坐在那儿,翘首聆听着人们说的每一句话。在他公寓的墙上悬挂着一些非常漂亮的画——都是他在80多岁时自己画的。

同样,帮助开拓了后殖民研究领域的学者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也是一位重要的音乐评论家。

这些人尊重专长,因为他们从自身的经历知道,这些知识来之不易,而且不能从一个主题推广到一切领域。他们不像从政的商人,臆想着商场规则也适用于政治,而且自己肯定比那些连失业都解决不了的白痴要聪明。

但他们的确寻求让某一领域的专长给另一个领域带来灵感。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最终与人共同发现了DNA,部分原因在于,物理学家出身的他带着全新的视角投身生物学。

• 他们广纳百川,兼收并蓄。我看过的最精彩的非小说类读物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写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1963年出版)。这本书融合了历史、哲学、她自己的报道(来自耶路撒冷法庭对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以及——尽管并未提及——她作为一名希特勒时期德国难民的个人经历。

• 他们从事想做的工作,而不是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工作,即便这会让他们在事业或收入上付出些代价。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话说,他们使用“内部记分卡”(内在的价值衡量标准),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社会的价值评估)。

他们没兴趣成为体制内人士、富豪或名人。他们往往不会待在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里,与组织保持口径统一,做老板指派的工作。

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聪明人在学术界扎堆,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学术领域变得愈发等级化、技术化和专业化,学者们日益凭借其对本专业传统智慧的深层次知识而获奖。

• 他们具备迸发创意的想象力,但也有谦虚态度和方法,用数据来验证这些创意。霍坦斯•鲍德梅克(Hortense Powdermaker)在她经典的人类学家回忆录《陌生人与朋友》(Stranger and Friend)(1966年出版)中,描述了1932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的避暑别墅度过的一个长周末。主人和另一位客人、精神分析学家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之间的“惊人畅谈”,让她感到敬畏。

她将部分原因归因于“他们的个性——两人似乎都兼具科学家与诗人的特质”。诗人拥有创意;而科学家验证这些创意。

得益于这种验证,现代世界中的聪明人明白,不存在可以解释一切的伟大思想。最近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曾在2015年对我说:“伟大的思想很有诱惑力。我相信各种小创意。”

• 聪明人会说他们相信的真话——而不是迎合社会的、极具争议却对自己有利的、合乎传统智慧的,乐观的,或对他们政治立场有利的。(他们不会坚守教条)。

如果我们试试这些,我们都能更像他们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我们能向聪明人学点什么

发布日期:2019-11-11 12:26
摘要:聪明人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他们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话。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我很早就发现,即便是在家里,也有人比我聪明得多。(评论者,请在这里填上你自己的笑话。)但我也发现智力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人们根据21岁的X拥有一个本科学位说“X很聪明”时,这个评价不能作数——X可能就此没有长进。你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研究那些有头脑的人士。以下是这类人的一些习惯:

• 他们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一次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一个聪明人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的话,而不会用专业术语、头衔、拽人名或掉书袋来试着胜过你。

在某一次婚礼上,我和一个叫罗伯特的长者聊起美国的医疗。后来,新娘的妹妹问我对罗伯特怎么看。“他不傻。”我大方地说道。“没错。”她赞同道,“他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专业领域是什么?”我问。“医疗。”她答道。然而,在我们的交谈中,相比我聆听他的话,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很可能在更用心地倾听我的看法。

• 他们能够虚怀若谷地看待他人。有天赋的人通常将关注点对准外界。神经质与自恋者做不到这一点,尽管他们也可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伟大艺术家(想想伍迪•艾伦(Woody Allen))。

• 他们往往苦于普通社交活动的无趣。他们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浪费在闲聊、厨房装修、房价、有关当地学校的传言上,也没工夫应付谈话终结者(“有意思!”“好玩!”)

我有一个朋友在正确诊断自己天赋异秉后,得到妻子的理解,不用再和内弟来往。

• 他们是专家,然而却总试着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在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这位心理学家帮助改变了我们对个性的理解——88岁去世前的最后几年,我有幸认识他。他总是坐在那儿,翘首聆听着人们说的每一句话。在他公寓的墙上悬挂着一些非常漂亮的画——都是他在80多岁时自己画的。

同样,帮助开拓了后殖民研究领域的学者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也是一位重要的音乐评论家。

这些人尊重专长,因为他们从自身的经历知道,这些知识来之不易,而且不能从一个主题推广到一切领域。他们不像从政的商人,臆想着商场规则也适用于政治,而且自己肯定比那些连失业都解决不了的白痴要聪明。

但他们的确寻求让某一领域的专长给另一个领域带来灵感。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最终与人共同发现了DNA,部分原因在于,物理学家出身的他带着全新的视角投身生物学。

• 他们广纳百川,兼收并蓄。我看过的最精彩的非小说类读物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写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1963年出版)。这本书融合了历史、哲学、她自己的报道(来自耶路撒冷法庭对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以及——尽管并未提及——她作为一名希特勒时期德国难民的个人经历。

• 他们从事想做的工作,而不是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工作,即便这会让他们在事业或收入上付出些代价。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话说,他们使用“内部记分卡”(内在的价值衡量标准),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社会的价值评估)。

他们没兴趣成为体制内人士、富豪或名人。他们往往不会待在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里,与组织保持口径统一,做老板指派的工作。

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聪明人在学术界扎堆,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学术领域变得愈发等级化、技术化和专业化,学者们日益凭借其对本专业传统智慧的深层次知识而获奖。

• 他们具备迸发创意的想象力,但也有谦虚态度和方法,用数据来验证这些创意。霍坦斯•鲍德梅克(Hortense Powdermaker)在她经典的人类学家回忆录《陌生人与朋友》(Stranger and Friend)(1966年出版)中,描述了1932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的避暑别墅度过的一个长周末。主人和另一位客人、精神分析学家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之间的“惊人畅谈”,让她感到敬畏。

她将部分原因归因于“他们的个性——两人似乎都兼具科学家与诗人的特质”。诗人拥有创意;而科学家验证这些创意。

得益于这种验证,现代世界中的聪明人明白,不存在可以解释一切的伟大思想。最近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曾在2015年对我说:“伟大的思想很有诱惑力。我相信各种小创意。”

• 聪明人会说他们相信的真话——而不是迎合社会的、极具争议却对自己有利的、合乎传统智慧的,乐观的,或对他们政治立场有利的。(他们不会坚守教条)。

如果我们试试这些,我们都能更像他们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聪明人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他们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话。



撰文 |  西蒙•库柏

OR--商业新媒体 】我很早就发现,即便是在家里,也有人比我聪明得多。(评论者,请在这里填上你自己的笑话。)但我也发现智力不是一成不变的。

当人们根据21岁的X拥有一个本科学位说“X很聪明”时,这个评价不能作数——X可能就此没有长进。你能让自己变得更聪明。其中一个办法就是研究那些有头脑的人士。以下是这类人的一些习惯:

• 他们把每一个场合都视为一次学习机会。如果你跟一个聪明人交谈,不论你的地位有多低、人有多笨,他们都会倾听你说的话,而不会用专业术语、头衔、拽人名或掉书袋来试着胜过你。

在某一次婚礼上,我和一个叫罗伯特的长者聊起美国的医疗。后来,新娘的妹妹问我对罗伯特怎么看。“他不傻。”我大方地说道。“没错。”她赞同道,“他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他的专业领域是什么?”我问。“医疗。”她答道。然而,在我们的交谈中,相比我聆听他的话,罗伯特•福格尔(Robert Fogel)很可能在更用心地倾听我的看法。

• 他们能够虚怀若谷地看待他人。有天赋的人通常将关注点对准外界。神经质与自恋者做不到这一点,尽管他们也可能是自己的内心世界的伟大艺术家(想想伍迪•艾伦(Woody Allen))。

• 他们往往苦于普通社交活动的无趣。他们觉得要学的东西太多,没时间浪费在闲聊、厨房装修、房价、有关当地学校的传言上,也没工夫应付谈话终结者(“有意思!”“好玩!”)

我有一个朋友在正确诊断自己天赋异秉后,得到妻子的理解,不用再和内弟来往。

• 他们是专家,然而却总试着掌握其他领域的知识。在沃尔特•米歇尔(Walter Mischel)——这位心理学家帮助改变了我们对个性的理解——88岁去世前的最后几年,我有幸认识他。他总是坐在那儿,翘首聆听着人们说的每一句话。在他公寓的墙上悬挂着一些非常漂亮的画——都是他在80多岁时自己画的。

同样,帮助开拓了后殖民研究领域的学者爱德华•萨义德(Edward Said)也是一位重要的音乐评论家。

这些人尊重专长,因为他们从自身的经历知道,这些知识来之不易,而且不能从一个主题推广到一切领域。他们不像从政的商人,臆想着商场规则也适用于政治,而且自己肯定比那些连失业都解决不了的白痴要聪明。

但他们的确寻求让某一领域的专长给另一个领域带来灵感。弗朗西斯•克里克(Francis Crick)最终与人共同发现了DNA,部分原因在于,物理学家出身的他带着全新的视角投身生物学。

• 他们广纳百川,兼收并蓄。我看过的最精彩的非小说类读物是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写的《艾希曼在耶路撒冷:一份关于平庸之恶的报道》(Eichmann in Jerusalem: A Report on the Banality of Evil)(1963年出版)。这本书融合了历史、哲学、她自己的报道(来自耶路撒冷法庭对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的审判)以及——尽管并未提及——她作为一名希特勒时期德国难民的个人经历。

• 他们从事想做的工作,而不是世界试图强加给他们的工作,即便这会让他们在事业或收入上付出些代价。用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的话说,他们使用“内部记分卡”(内在的价值衡量标准),而不是“外部记分卡”(社会的价值评估)。

他们没兴趣成为体制内人士、富豪或名人。他们往往不会待在等级森严的大型组织(无论是公共部门还是企业)里,与组织保持口径统一,做老板指派的工作。

过去一个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聪明人在学术界扎堆,但这种情况正在改变:随着学术领域变得愈发等级化、技术化和专业化,学者们日益凭借其对本专业传统智慧的深层次知识而获奖。

• 他们具备迸发创意的想象力,但也有谦虚态度和方法,用数据来验证这些创意。霍坦斯•鲍德梅克(Hortense Powdermaker)在她经典的人类学家回忆录《陌生人与朋友》(Stranger and Friend)(1966年出版)中,描述了1932年在新罕布什尔州人类学家爱德华•萨丕尔(Edward Sapir)的避暑别墅度过的一个长周末。主人和另一位客人、精神分析学家哈里•斯塔克•沙利文(Harry Stack Sullivan)之间的“惊人畅谈”,让她感到敬畏。

她将部分原因归因于“他们的个性——两人似乎都兼具科学家与诗人的特质”。诗人拥有创意;而科学家验证这些创意。

得益于这种验证,现代世界中的聪明人明白,不存在可以解释一切的伟大思想。最近成为诺贝尔经济学奖最年轻得主的埃丝特•迪弗洛(Esther Duflo)曾在2015年对我说:“伟大的思想很有诱惑力。我相信各种小创意。”

• 聪明人会说他们相信的真话——而不是迎合社会的、极具争议却对自己有利的、合乎传统智慧的,乐观的,或对他们政治立场有利的。(他们不会坚守教条)。

如果我们试试这些,我们都能更像他们一些。■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