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老牌科技股仍具吸引力

发布日期:2019-11-11 07:44
摘要:今年以来,微软、苹果等老牌科技股表现出色,让一些把重心更多放在成长型科技股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落后。



撰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微软(Microsoft)从美国国防部获得了一份各方激烈争抢的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对微软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许多人此前已经把微软从亚马逊(Amazon)的竞争对手中划掉。

虽然微软的胜利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游说反对亚马逊,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老板——但这一胜利象征着一些老牌科技公司的复兴。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牛市一直由科技股主导,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Google)等快速成长且富有魅力的公司。(译注:这四家公司合称“FANG”,后来又有其他公司加入FANG股票)

最初的这四只FANG股票的惊人表现,成为美股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反弹的标志。今年,这些高空飞行的股票稍微跌落了一些。

纽交所(NYSE)的FANG+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还包括苹果(Apple)、英伟达(Nvidia)、特斯拉(Tesla)、Twitter以及中国的百度(Baidu)和阿里巴巴(Alibaba)——过去一年的表现不如美股大盘。尽管这些魅力十足的成长型股票实现了稳健上涨,但这与它们过去10年几乎独领风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表示:“FANG股票因被过度持有和过度青睐而遭遇麻烦,其中几家现在正面临监管问题。它们如今是新型金融公司,不得不到国会作证。”

过去5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上涨51%,而FANG+指数上涨184%。

然而,即便是在最近一波秋季涨势之后,FANG+股票过去6个月仍下跌1.1%,而标普500指数却屡创新高。

部分老牌科技公司打破了自身略显过时的形象,它们最近的表现实际上比FANG股票更好。微软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代表,微软拿到的那份防务合同已将其股价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逾42%,而亚马逊只是跟随大盘上涨,涨幅约为20%。

最初的四只FANG股票今年的平均总回报率为23%。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策略师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微软、英特尔(Intel)和苹果这三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2%。尽管如此,FANG股票的市盈率仍是老牌同行的近两倍,反映出投资者的增长预期。

哈维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老牌科技公司一直是一个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机会。这三只股票的持有水平长期偏低,因为一般的大盘股投资组合经理不再认为它们是‘成长型’公司。”

事实证明,苹果股价今年的回升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尤其痛苦。股价回升帮助苹果从微软手中夺回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

哈维指出,苹果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为3.85%,但在传统选股者中的平均权重为1.3%。

他估计,苹果在2019年创下63%的巨大涨幅,单这一点就导致主动型基金管理公司今年的表现落后于大盘0.45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涨势还会继续下去,因为苹果目前的表现可能会迫使一些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买入,以免与基准水平相差太远。

哈维表示:“对老牌科技股的厌恶创造了一个机会,非共识投资者一直是受益者。然而,持有情况表明,机会仍未丧失。”

在国际上,一些较早的老牌科技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DataTrek的尼古拉斯•克拉斯(Nicholas Colas)表示,德国SAP、荷兰半导体制造商ASML和日本基恩士(Keyence)的回报率分别为40%、78%和33%,轻松领先于大盘。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FANG”同类公司——阿里巴巴、腾讯(Tencent)和百度——表现参差不齐。

很难清晰地划分新老科技股。这种趋势也不应被夸大。鉴于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今年投资者青睐稳健、防御型的股票,但他们仍钟情那些看上去几乎无论在何种经济背景下都能实现强劲增长的公司。

尽管苹果和微软表现不错,但IBM和甲骨文(Oracle)等其他典型的老牌科技股直到过去6个月里才跟随大盘走势。尽管Facebook受到更严格的公共审视和监管审查,但Facebook表现仍超大盘,而英特尔直到最近才开始赶上大盘。

养老金计划管理公司ICMA-RC的首席投资官韦恩•威克(Wayne Wicker)认为,最近的业绩差距主要归结于个别公司的表现。

他说:“IBM是老牌科技股的缩影,最近表现不佳,有些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好或更糟地驾驭了环境。”

尽管如此,由于FANG股票,乃至更广泛的股票盘面估值较高,一些基金管理公司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

保尔森表示,他们应该研究标普600(S&P 600)小盘股指数科技板块中的“迷你FANG股票”。这些科技公司的市值太小,无法被列入由市值较大的蓝筹股组成的标普500指数。

他认为,这些小盘股从长期来说更具潜力,而且从短期来看还可以抵御市场波动。

他表示:“它们的长期增长率要快得多,它们不太受青睐,也没多少人持有它们。而且它们也不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以来,微软、苹果等老牌科技股表现出色,让一些把重心更多放在成长型科技股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落后。



撰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微软(Microsoft)从美国国防部获得了一份各方激烈争抢的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对微软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许多人此前已经把微软从亚马逊(Amazon)的竞争对手中划掉。

虽然微软的胜利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游说反对亚马逊,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老板——但这一胜利象征着一些老牌科技公司的复兴。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牛市一直由科技股主导,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Google)等快速成长且富有魅力的公司。(译注:这四家公司合称“FANG”,后来又有其他公司加入FANG股票)

最初的这四只FANG股票的惊人表现,成为美股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反弹的标志。今年,这些高空飞行的股票稍微跌落了一些。

纽交所(NYSE)的FANG+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还包括苹果(Apple)、英伟达(Nvidia)、特斯拉(Tesla)、Twitter以及中国的百度(Baidu)和阿里巴巴(Alibaba)——过去一年的表现不如美股大盘。尽管这些魅力十足的成长型股票实现了稳健上涨,但这与它们过去10年几乎独领风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表示:“FANG股票因被过度持有和过度青睐而遭遇麻烦,其中几家现在正面临监管问题。它们如今是新型金融公司,不得不到国会作证。”

过去5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上涨51%,而FANG+指数上涨184%。

然而,即便是在最近一波秋季涨势之后,FANG+股票过去6个月仍下跌1.1%,而标普500指数却屡创新高。

部分老牌科技公司打破了自身略显过时的形象,它们最近的表现实际上比FANG股票更好。微软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代表,微软拿到的那份防务合同已将其股价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逾42%,而亚马逊只是跟随大盘上涨,涨幅约为20%。

最初的四只FANG股票今年的平均总回报率为23%。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策略师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微软、英特尔(Intel)和苹果这三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2%。尽管如此,FANG股票的市盈率仍是老牌同行的近两倍,反映出投资者的增长预期。

哈维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老牌科技公司一直是一个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机会。这三只股票的持有水平长期偏低,因为一般的大盘股投资组合经理不再认为它们是‘成长型’公司。”

事实证明,苹果股价今年的回升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尤其痛苦。股价回升帮助苹果从微软手中夺回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

哈维指出,苹果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为3.85%,但在传统选股者中的平均权重为1.3%。

他估计,苹果在2019年创下63%的巨大涨幅,单这一点就导致主动型基金管理公司今年的表现落后于大盘0.45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涨势还会继续下去,因为苹果目前的表现可能会迫使一些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买入,以免与基准水平相差太远。

哈维表示:“对老牌科技股的厌恶创造了一个机会,非共识投资者一直是受益者。然而,持有情况表明,机会仍未丧失。”

在国际上,一些较早的老牌科技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DataTrek的尼古拉斯•克拉斯(Nicholas Colas)表示,德国SAP、荷兰半导体制造商ASML和日本基恩士(Keyence)的回报率分别为40%、78%和33%,轻松领先于大盘。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FANG”同类公司——阿里巴巴、腾讯(Tencent)和百度——表现参差不齐。

很难清晰地划分新老科技股。这种趋势也不应被夸大。鉴于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今年投资者青睐稳健、防御型的股票,但他们仍钟情那些看上去几乎无论在何种经济背景下都能实现强劲增长的公司。

尽管苹果和微软表现不错,但IBM和甲骨文(Oracle)等其他典型的老牌科技股直到过去6个月里才跟随大盘走势。尽管Facebook受到更严格的公共审视和监管审查,但Facebook表现仍超大盘,而英特尔直到最近才开始赶上大盘。

养老金计划管理公司ICMA-RC的首席投资官韦恩•威克(Wayne Wicker)认为,最近的业绩差距主要归结于个别公司的表现。

他说:“IBM是老牌科技股的缩影,最近表现不佳,有些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好或更糟地驾驭了环境。”

尽管如此,由于FANG股票,乃至更广泛的股票盘面估值较高,一些基金管理公司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

保尔森表示,他们应该研究标普600(S&P 600)小盘股指数科技板块中的“迷你FANG股票”。这些科技公司的市值太小,无法被列入由市值较大的蓝筹股组成的标普500指数。

他认为,这些小盘股从长期来说更具潜力,而且从短期来看还可以抵御市场波动。

他表示:“它们的长期增长率要快得多,它们不太受青睐,也没多少人持有它们。而且它们也不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今年以来,微软、苹果等老牌科技股表现出色,让一些把重心更多放在成长型科技股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落后。



撰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微软(Microsoft)从美国国防部获得了一份各方激烈争抢的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对微软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许多人此前已经把微软从亚马逊(Amazon)的竞争对手中划掉。

虽然微软的胜利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游说反对亚马逊,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老板——但这一胜利象征着一些老牌科技公司的复兴。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牛市一直由科技股主导,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Google)等快速成长且富有魅力的公司。(译注:这四家公司合称“FANG”,后来又有其他公司加入FANG股票)

最初的这四只FANG股票的惊人表现,成为美股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反弹的标志。今年,这些高空飞行的股票稍微跌落了一些。

纽交所(NYSE)的FANG+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还包括苹果(Apple)、英伟达(Nvidia)、特斯拉(Tesla)、Twitter以及中国的百度(Baidu)和阿里巴巴(Alibaba)——过去一年的表现不如美股大盘。尽管这些魅力十足的成长型股票实现了稳健上涨,但这与它们过去10年几乎独领风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表示:“FANG股票因被过度持有和过度青睐而遭遇麻烦,其中几家现在正面临监管问题。它们如今是新型金融公司,不得不到国会作证。”

过去5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上涨51%,而FANG+指数上涨184%。

然而,即便是在最近一波秋季涨势之后,FANG+股票过去6个月仍下跌1.1%,而标普500指数却屡创新高。

部分老牌科技公司打破了自身略显过时的形象,它们最近的表现实际上比FANG股票更好。微软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代表,微软拿到的那份防务合同已将其股价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逾42%,而亚马逊只是跟随大盘上涨,涨幅约为20%。

最初的四只FANG股票今年的平均总回报率为23%。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策略师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微软、英特尔(Intel)和苹果这三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2%。尽管如此,FANG股票的市盈率仍是老牌同行的近两倍,反映出投资者的增长预期。

哈维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老牌科技公司一直是一个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机会。这三只股票的持有水平长期偏低,因为一般的大盘股投资组合经理不再认为它们是‘成长型’公司。”

事实证明,苹果股价今年的回升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尤其痛苦。股价回升帮助苹果从微软手中夺回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

哈维指出,苹果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为3.85%,但在传统选股者中的平均权重为1.3%。

他估计,苹果在2019年创下63%的巨大涨幅,单这一点就导致主动型基金管理公司今年的表现落后于大盘0.45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涨势还会继续下去,因为苹果目前的表现可能会迫使一些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买入,以免与基准水平相差太远。

哈维表示:“对老牌科技股的厌恶创造了一个机会,非共识投资者一直是受益者。然而,持有情况表明,机会仍未丧失。”

在国际上,一些较早的老牌科技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DataTrek的尼古拉斯•克拉斯(Nicholas Colas)表示,德国SAP、荷兰半导体制造商ASML和日本基恩士(Keyence)的回报率分别为40%、78%和33%,轻松领先于大盘。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FANG”同类公司——阿里巴巴、腾讯(Tencent)和百度——表现参差不齐。

很难清晰地划分新老科技股。这种趋势也不应被夸大。鉴于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今年投资者青睐稳健、防御型的股票,但他们仍钟情那些看上去几乎无论在何种经济背景下都能实现强劲增长的公司。

尽管苹果和微软表现不错,但IBM和甲骨文(Oracle)等其他典型的老牌科技股直到过去6个月里才跟随大盘走势。尽管Facebook受到更严格的公共审视和监管审查,但Facebook表现仍超大盘,而英特尔直到最近才开始赶上大盘。

养老金计划管理公司ICMA-RC的首席投资官韦恩•威克(Wayne Wicker)认为,最近的业绩差距主要归结于个别公司的表现。

他说:“IBM是老牌科技股的缩影,最近表现不佳,有些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好或更糟地驾驭了环境。”

尽管如此,由于FANG股票,乃至更广泛的股票盘面估值较高,一些基金管理公司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

保尔森表示,他们应该研究标普600(S&P 600)小盘股指数科技板块中的“迷你FANG股票”。这些科技公司的市值太小,无法被列入由市值较大的蓝筹股组成的标普500指数。

他认为,这些小盘股从长期来说更具潜力,而且从短期来看还可以抵御市场波动。

他表示:“它们的长期增长率要快得多,它们不太受青睐,也没多少人持有它们。而且它们也不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老牌科技股仍具吸引力

发布日期:2019-11-11 07:44
摘要:今年以来,微软、苹果等老牌科技股表现出色,让一些把重心更多放在成长型科技股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落后。



撰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微软(Microsoft)从美国国防部获得了一份各方激烈争抢的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对微软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许多人此前已经把微软从亚马逊(Amazon)的竞争对手中划掉。

虽然微软的胜利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游说反对亚马逊,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老板——但这一胜利象征着一些老牌科技公司的复兴。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牛市一直由科技股主导,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Google)等快速成长且富有魅力的公司。(译注:这四家公司合称“FANG”,后来又有其他公司加入FANG股票)

最初的这四只FANG股票的惊人表现,成为美股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反弹的标志。今年,这些高空飞行的股票稍微跌落了一些。

纽交所(NYSE)的FANG+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还包括苹果(Apple)、英伟达(Nvidia)、特斯拉(Tesla)、Twitter以及中国的百度(Baidu)和阿里巴巴(Alibaba)——过去一年的表现不如美股大盘。尽管这些魅力十足的成长型股票实现了稳健上涨,但这与它们过去10年几乎独领风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表示:“FANG股票因被过度持有和过度青睐而遭遇麻烦,其中几家现在正面临监管问题。它们如今是新型金融公司,不得不到国会作证。”

过去5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上涨51%,而FANG+指数上涨184%。

然而,即便是在最近一波秋季涨势之后,FANG+股票过去6个月仍下跌1.1%,而标普500指数却屡创新高。

部分老牌科技公司打破了自身略显过时的形象,它们最近的表现实际上比FANG股票更好。微软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代表,微软拿到的那份防务合同已将其股价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逾42%,而亚马逊只是跟随大盘上涨,涨幅约为20%。

最初的四只FANG股票今年的平均总回报率为23%。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策略师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微软、英特尔(Intel)和苹果这三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2%。尽管如此,FANG股票的市盈率仍是老牌同行的近两倍,反映出投资者的增长预期。

哈维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老牌科技公司一直是一个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机会。这三只股票的持有水平长期偏低,因为一般的大盘股投资组合经理不再认为它们是‘成长型’公司。”

事实证明,苹果股价今年的回升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尤其痛苦。股价回升帮助苹果从微软手中夺回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

哈维指出,苹果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为3.85%,但在传统选股者中的平均权重为1.3%。

他估计,苹果在2019年创下63%的巨大涨幅,单这一点就导致主动型基金管理公司今年的表现落后于大盘0.45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涨势还会继续下去,因为苹果目前的表现可能会迫使一些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买入,以免与基准水平相差太远。

哈维表示:“对老牌科技股的厌恶创造了一个机会,非共识投资者一直是受益者。然而,持有情况表明,机会仍未丧失。”

在国际上,一些较早的老牌科技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DataTrek的尼古拉斯•克拉斯(Nicholas Colas)表示,德国SAP、荷兰半导体制造商ASML和日本基恩士(Keyence)的回报率分别为40%、78%和33%,轻松领先于大盘。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FANG”同类公司——阿里巴巴、腾讯(Tencent)和百度——表现参差不齐。

很难清晰地划分新老科技股。这种趋势也不应被夸大。鉴于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今年投资者青睐稳健、防御型的股票,但他们仍钟情那些看上去几乎无论在何种经济背景下都能实现强劲增长的公司。

尽管苹果和微软表现不错,但IBM和甲骨文(Oracle)等其他典型的老牌科技股直到过去6个月里才跟随大盘走势。尽管Facebook受到更严格的公共审视和监管审查,但Facebook表现仍超大盘,而英特尔直到最近才开始赶上大盘。

养老金计划管理公司ICMA-RC的首席投资官韦恩•威克(Wayne Wicker)认为,最近的业绩差距主要归结于个别公司的表现。

他说:“IBM是老牌科技股的缩影,最近表现不佳,有些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好或更糟地驾驭了环境。”

尽管如此,由于FANG股票,乃至更广泛的股票盘面估值较高,一些基金管理公司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

保尔森表示,他们应该研究标普600(S&P 600)小盘股指数科技板块中的“迷你FANG股票”。这些科技公司的市值太小,无法被列入由市值较大的蓝筹股组成的标普500指数。

他认为,这些小盘股从长期来说更具潜力,而且从短期来看还可以抵御市场波动。

他表示:“它们的长期增长率要快得多,它们不太受青睐,也没多少人持有它们。而且它们也不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今年以来,微软、苹果等老牌科技股表现出色,让一些把重心更多放在成长型科技股的基金管理公司的业绩落后。



撰罗宾•威格尔斯沃思 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近期,微软(Microsoft)从美国国防部获得了一份各方激烈争抢的100亿美元的云计算合同。对微软来说,这是一次巨大的胜利,许多人此前已经把微软从亚马逊(Amazon)的竞争对手中划掉。

虽然微软的胜利可能还存在其他因素——据报道,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曾游说反对亚马逊,因为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是《华盛顿邮报》(The Washington Post)的老板——但这一胜利象征着一些老牌科技公司的复兴。

后金融危机时代的牛市一直由科技股主导,尤其是Facebook、亚马逊、Netflix、谷歌(Google)等快速成长且富有魅力的公司。(译注:这四家公司合称“FANG”,后来又有其他公司加入FANG股票)

最初的这四只FANG股票的惊人表现,成为美股历史上持续时间最长的反弹的标志。今年,这些高空飞行的股票稍微跌落了一些。

纽交所(NYSE)的FANG+指数——该指数的成份股还包括苹果(Apple)、英伟达(Nvidia)、特斯拉(Tesla)、Twitter以及中国的百度(Baidu)和阿里巴巴(Alibaba)——过去一年的表现不如美股大盘。尽管这些魅力十足的成长型股票实现了稳健上涨,但这与它们过去10年几乎独领风骚的表现形成了鲜明对比。The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表示:“FANG股票因被过度持有和过度青睐而遭遇麻烦,其中几家现在正面临监管问题。它们如今是新型金融公司,不得不到国会作证。”

过去5年,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上涨51%,而FANG+指数上涨184%。

然而,即便是在最近一波秋季涨势之后,FANG+股票过去6个月仍下跌1.1%,而标普500指数却屡创新高。

部分老牌科技公司打破了自身略显过时的形象,它们最近的表现实际上比FANG股票更好。微软就是这一转变的典型代表,微软拿到的那份防务合同已将其股价今年迄今的涨幅扩大至逾42%,而亚马逊只是跟随大盘上涨,涨幅约为20%。

最初的四只FANG股票今年的平均总回报率为23%。但富国银行(Wells Fargo)策略师克里斯托弗•哈维(Christopher Harvey)表示,微软、英特尔(Intel)和苹果这三家老牌科技公司的平均回报率为42%。尽管如此,FANG股票的市盈率仍是老牌同行的近两倍,反映出投资者的增长预期。

哈维在早前的一份报告中表示:“老牌科技公司一直是一个隐藏在眼皮底下的机会。这三只股票的持有水平长期偏低,因为一般的大盘股投资组合经理不再认为它们是‘成长型’公司。”

事实证明,苹果股价今年的回升对基金管理公司来说尤其痛苦。股价回升帮助苹果从微软手中夺回全球市值最高公司的桂冠。

哈维指出,苹果在标普500指数中的权重为3.85%,但在传统选股者中的平均权重为1.3%。

他估计,苹果在2019年创下63%的巨大涨幅,单这一点就导致主动型基金管理公司今年的表现落后于大盘0.45个百分点。

这位分析师认为,苹果的涨势还会继续下去,因为苹果目前的表现可能会迫使一些基金管理公司开始买入,以免与基准水平相差太远。

哈维表示:“对老牌科技股的厌恶创造了一个机会,非共识投资者一直是受益者。然而,持有情况表明,机会仍未丧失。”

在国际上,一些较早的老牌科技公司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DataTrek的尼古拉斯•克拉斯(Nicholas Colas)表示,德国SAP、荷兰半导体制造商ASML和日本基恩士(Keyence)的回报率分别为40%、78%和33%,轻松领先于大盘。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FANG”同类公司——阿里巴巴、腾讯(Tencent)和百度——表现参差不齐。

很难清晰地划分新老科技股。这种趋势也不应被夸大。鉴于全球经济前景黯淡,今年投资者青睐稳健、防御型的股票,但他们仍钟情那些看上去几乎无论在何种经济背景下都能实现强劲增长的公司。

尽管苹果和微软表现不错,但IBM和甲骨文(Oracle)等其他典型的老牌科技股直到过去6个月里才跟随大盘走势。尽管Facebook受到更严格的公共审视和监管审查,但Facebook表现仍超大盘,而英特尔直到最近才开始赶上大盘。

养老金计划管理公司ICMA-RC的首席投资官韦恩•威克(Wayne Wicker)认为,最近的业绩差距主要归结于个别公司的表现。

他说:“IBM是老牌科技股的缩影,最近表现不佳,有些人只是比其他人更好或更糟地驾驭了环境。”

尽管如此,由于FANG股票,乃至更广泛的股票盘面估值较高,一些基金管理公司感到不安,这是可以理解的。

保尔森表示,他们应该研究标普600(S&P 600)小盘股指数科技板块中的“迷你FANG股票”。这些科技公司的市值太小,无法被列入由市值较大的蓝筹股组成的标普500指数。

他认为,这些小盘股从长期来说更具潜力,而且从短期来看还可以抵御市场波动。

他表示:“它们的长期增长率要快得多,它们不太受青睐,也没多少人持有它们。而且它们也不是监管机构的目标。”■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