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形象,从“头”说起

发布日期:2019-11-10 10:51
摘要: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



撰文 | 戴晓雪 

OR--商业新媒体 】有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是在变本加厉地以貌取人,甚至还以“发”取人。比如在西方国家,选民们经常对竞选者的头发说三道四,甚至还公然歧视秃头政客。有人总结说,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出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个个都头发茂密有型。但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特例,他的发型被认为是世上最丑发型。前不久,他的难兄难弟、发型糟糕的前伦敦市市长约翰逊上任了,那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辞职后,他接了棒。

差点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克林顿属于“爱发”一族。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希拉里受邀回耶鲁大学与耶鲁女生座谈,大家以为她会讲些什么宏大深远的道理,没有想到她一开始就跟女生大谈特谈要注意修饰自己的发型,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头发执迷已久,早在注册推特的账户时,她就在个人简介中填上了“发型偶像”(hair icon)一词,这在政治人物中实属罕见,也被全世界媒体头条传得沸沸扬扬。

应该说希拉里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发型很不错,干练的短发十分霸气,给人一种气场十足、值得信赖的卓越女性的印象,就从外型上来看,已经赢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上国务卿后的希拉里并不甘心“留守”在被大家最认可的“干练发型”上,她常常喜欢尝试不同的发型,时长时短、时紧密时松散,也因为她雷人的发型,不时给美国的媒体带来了新话题。在纽约晚会上,希拉里头戴一款金黄色麻花状发箍;出访西班牙时,她将刚留起的长发盘成一个小发髻,结果引来恶评如潮。参加奥巴马举办的中美首脑国宴时,她把头发留至超过下巴,头发下摆向外翘起,这种略带复古式的发型,放在她的头上,看上去好像未经打理就出门了,显得精神不佳且脖子有些短,也与出席的场合不搭。事实上,希拉里有很强的意识,但执行太差,她在发型上的过度自信、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并没有给她加分。通常来说,政治人物一般不怎么经常改变形象,毕竟政治人物不像娱乐明星,他们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沉稳可靠些。

与希拉里相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自从“认准”了一个发型后,从此不再改变。传记影片《铁娘子》(The Iron Lady)中有个片段,玛格丽特·撒切尔打算竞选保守党党魁,两位党内策略家在回放了撒切尔夫人的讲话视频后,充满激情地鼓励和说服撒切尔夫人不仅要成为保守党领袖,还要坚定竞选英国史上首位女首相的信念。接着他们分析了她与领袖形象的差距。首先是发型,他们直率地评价那烫成许多小圈圈的发型显得过于可爱,这样的打扮可能会让选民对她望而生畏的能力有所分心。他们给出建议,改变保守的家庭主妇式的发型!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听取了意见,并同意摈弃单调乏味大妈式的帽子。此后那蓬松、每根头发都被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盔”般的发型,一成不变地留在世人的心目中。历史学家、《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西蒙·沙玛(Simon Schama)对这种标志型的发式评论道:“撒切尔夫人头盔式的发型能够抵御任何大风大浪”,这种硬朗而又精神的发型与其施政风格十分契合,并且始终传递着一种信号:无懈可击、并且永远占据着支配地位。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政治归政治,我不会为了政治而改变容貌。”结果2002年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输给了党内对手。她的发型师瓦尔兹说:“如果默克尔早点听我的话,把发型改了,也许她早就当总理了。”他认为这和默克尔过于古板的发型不无关系。以前默克尔总是留着厚重的刘海儿,并让它笨拙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倔强的农妇。三年后她再次参选时,党内明确要求她改变形象,尤其是要改变发型,这次默克尔从了。默克尔找到了著名的发型师瓦尔兹来帮忙完成这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瓦尔兹用的是渐变微调的手法——保留了她“蘑菇头”的轮廓,把刘海儿修剪得柔和些,把两边的头发梳到了耳后,把其余的头发打理得蓬松些,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让她看起来更有神采、更年轻。瓦尔兹为默克尔打造的是“平民化的时尚”风格,他认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德国时尚研究所所长格尔德-米勒-特姆金斯曾说:“想成为与时代相符的政治家,必须先学会打造自己的形象。”

当我们评价一名政治人物的发型是否优秀时,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他/她是否烫了发,而是他/她是否拥有一个标志性的发型。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的盘头大辫子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好感,甚至一度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象征。2007年,季莫申科有一天披头散发参加国会会议,结果有人攻击她,此举意味着整个国家即将面临危险的变革。季莫申科盘头这一形象的辨识度很高,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不过金正恩、特朗普的发型尽管辨识度高,得到的却是恶评。

我也属于“爱发”一族,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我爱帮别人美发。那时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或交流学者都比较穷,平日省吃俭用,更不舍得在头上花钱,任凭头发野蛮生长。头发实在太长了,女生扎个“马尾辫”,男生剃个光头,或被室友剃得坑坑洼洼的。因为实在看不过去,凭着多年给我先生和儿子理发的“功底”,我决定给周边的留学生义务理发。我喜欢根据脸型设计发型,尤其是女生,让她们变得更美、更自信。后来朋友的朋友找工作面试前都来找我帮忙。曾经有一位小伙子找到工作后高兴地告诉我,前几次他面试后都被拒绝了,还好有人提醒他“可能是你的头发不争气,请戴老师设计一下你的发型并亲自操刀吧”。有意思的是,我回国后听一个朋友讲起,在美国没有执照给人理发属于违法行为。有个老外在阳台上给自己孩子理发,结果被邻居举报了。

《头发的历史》的作者美国人罗宾·布莱耶尔一生痴迷于研究头发。他曾经在书中说,造物主在人的头发上一定有其深刻的用意。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他认为头发是附于身上的一种耐人寻味的东西。发型是你的第二张脸,也是你的商标。五官是父母给的,发型是你自己定的。撒切尔夫人的发型让她更显刚毅坚强,默克尔的发型让她愈加平易近人,季莫申科的发型让她更具魅力,里根的发型让他尽显成熟温良,你的发型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



撰文 | 戴晓雪 

OR--商业新媒体 】有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是在变本加厉地以貌取人,甚至还以“发”取人。比如在西方国家,选民们经常对竞选者的头发说三道四,甚至还公然歧视秃头政客。有人总结说,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出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个个都头发茂密有型。但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特例,他的发型被认为是世上最丑发型。前不久,他的难兄难弟、发型糟糕的前伦敦市市长约翰逊上任了,那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辞职后,他接了棒。

差点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克林顿属于“爱发”一族。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希拉里受邀回耶鲁大学与耶鲁女生座谈,大家以为她会讲些什么宏大深远的道理,没有想到她一开始就跟女生大谈特谈要注意修饰自己的发型,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头发执迷已久,早在注册推特的账户时,她就在个人简介中填上了“发型偶像”(hair icon)一词,这在政治人物中实属罕见,也被全世界媒体头条传得沸沸扬扬。

应该说希拉里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发型很不错,干练的短发十分霸气,给人一种气场十足、值得信赖的卓越女性的印象,就从外型上来看,已经赢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上国务卿后的希拉里并不甘心“留守”在被大家最认可的“干练发型”上,她常常喜欢尝试不同的发型,时长时短、时紧密时松散,也因为她雷人的发型,不时给美国的媒体带来了新话题。在纽约晚会上,希拉里头戴一款金黄色麻花状发箍;出访西班牙时,她将刚留起的长发盘成一个小发髻,结果引来恶评如潮。参加奥巴马举办的中美首脑国宴时,她把头发留至超过下巴,头发下摆向外翘起,这种略带复古式的发型,放在她的头上,看上去好像未经打理就出门了,显得精神不佳且脖子有些短,也与出席的场合不搭。事实上,希拉里有很强的意识,但执行太差,她在发型上的过度自信、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并没有给她加分。通常来说,政治人物一般不怎么经常改变形象,毕竟政治人物不像娱乐明星,他们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沉稳可靠些。

与希拉里相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自从“认准”了一个发型后,从此不再改变。传记影片《铁娘子》(The Iron Lady)中有个片段,玛格丽特·撒切尔打算竞选保守党党魁,两位党内策略家在回放了撒切尔夫人的讲话视频后,充满激情地鼓励和说服撒切尔夫人不仅要成为保守党领袖,还要坚定竞选英国史上首位女首相的信念。接着他们分析了她与领袖形象的差距。首先是发型,他们直率地评价那烫成许多小圈圈的发型显得过于可爱,这样的打扮可能会让选民对她望而生畏的能力有所分心。他们给出建议,改变保守的家庭主妇式的发型!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听取了意见,并同意摈弃单调乏味大妈式的帽子。此后那蓬松、每根头发都被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盔”般的发型,一成不变地留在世人的心目中。历史学家、《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西蒙·沙玛(Simon Schama)对这种标志型的发式评论道:“撒切尔夫人头盔式的发型能够抵御任何大风大浪”,这种硬朗而又精神的发型与其施政风格十分契合,并且始终传递着一种信号:无懈可击、并且永远占据着支配地位。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政治归政治,我不会为了政治而改变容貌。”结果2002年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输给了党内对手。她的发型师瓦尔兹说:“如果默克尔早点听我的话,把发型改了,也许她早就当总理了。”他认为这和默克尔过于古板的发型不无关系。以前默克尔总是留着厚重的刘海儿,并让它笨拙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倔强的农妇。三年后她再次参选时,党内明确要求她改变形象,尤其是要改变发型,这次默克尔从了。默克尔找到了著名的发型师瓦尔兹来帮忙完成这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瓦尔兹用的是渐变微调的手法——保留了她“蘑菇头”的轮廓,把刘海儿修剪得柔和些,把两边的头发梳到了耳后,把其余的头发打理得蓬松些,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让她看起来更有神采、更年轻。瓦尔兹为默克尔打造的是“平民化的时尚”风格,他认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德国时尚研究所所长格尔德-米勒-特姆金斯曾说:“想成为与时代相符的政治家,必须先学会打造自己的形象。”

当我们评价一名政治人物的发型是否优秀时,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他/她是否烫了发,而是他/她是否拥有一个标志性的发型。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的盘头大辫子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好感,甚至一度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象征。2007年,季莫申科有一天披头散发参加国会会议,结果有人攻击她,此举意味着整个国家即将面临危险的变革。季莫申科盘头这一形象的辨识度很高,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不过金正恩、特朗普的发型尽管辨识度高,得到的却是恶评。

我也属于“爱发”一族,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我爱帮别人美发。那时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或交流学者都比较穷,平日省吃俭用,更不舍得在头上花钱,任凭头发野蛮生长。头发实在太长了,女生扎个“马尾辫”,男生剃个光头,或被室友剃得坑坑洼洼的。因为实在看不过去,凭着多年给我先生和儿子理发的“功底”,我决定给周边的留学生义务理发。我喜欢根据脸型设计发型,尤其是女生,让她们变得更美、更自信。后来朋友的朋友找工作面试前都来找我帮忙。曾经有一位小伙子找到工作后高兴地告诉我,前几次他面试后都被拒绝了,还好有人提醒他“可能是你的头发不争气,请戴老师设计一下你的发型并亲自操刀吧”。有意思的是,我回国后听一个朋友讲起,在美国没有执照给人理发属于违法行为。有个老外在阳台上给自己孩子理发,结果被邻居举报了。

《头发的历史》的作者美国人罗宾·布莱耶尔一生痴迷于研究头发。他曾经在书中说,造物主在人的头发上一定有其深刻的用意。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他认为头发是附于身上的一种耐人寻味的东西。发型是你的第二张脸,也是你的商标。五官是父母给的,发型是你自己定的。撒切尔夫人的发型让她更显刚毅坚强,默克尔的发型让她愈加平易近人,季莫申科的发型让她更具魅力,里根的发型让他尽显成熟温良,你的发型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



撰文 | 戴晓雪 

OR--商业新媒体 】有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是在变本加厉地以貌取人,甚至还以“发”取人。比如在西方国家,选民们经常对竞选者的头发说三道四,甚至还公然歧视秃头政客。有人总结说,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出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个个都头发茂密有型。但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特例,他的发型被认为是世上最丑发型。前不久,他的难兄难弟、发型糟糕的前伦敦市市长约翰逊上任了,那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辞职后,他接了棒。

差点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克林顿属于“爱发”一族。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希拉里受邀回耶鲁大学与耶鲁女生座谈,大家以为她会讲些什么宏大深远的道理,没有想到她一开始就跟女生大谈特谈要注意修饰自己的发型,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头发执迷已久,早在注册推特的账户时,她就在个人简介中填上了“发型偶像”(hair icon)一词,这在政治人物中实属罕见,也被全世界媒体头条传得沸沸扬扬。

应该说希拉里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发型很不错,干练的短发十分霸气,给人一种气场十足、值得信赖的卓越女性的印象,就从外型上来看,已经赢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上国务卿后的希拉里并不甘心“留守”在被大家最认可的“干练发型”上,她常常喜欢尝试不同的发型,时长时短、时紧密时松散,也因为她雷人的发型,不时给美国的媒体带来了新话题。在纽约晚会上,希拉里头戴一款金黄色麻花状发箍;出访西班牙时,她将刚留起的长发盘成一个小发髻,结果引来恶评如潮。参加奥巴马举办的中美首脑国宴时,她把头发留至超过下巴,头发下摆向外翘起,这种略带复古式的发型,放在她的头上,看上去好像未经打理就出门了,显得精神不佳且脖子有些短,也与出席的场合不搭。事实上,希拉里有很强的意识,但执行太差,她在发型上的过度自信、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并没有给她加分。通常来说,政治人物一般不怎么经常改变形象,毕竟政治人物不像娱乐明星,他们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沉稳可靠些。

与希拉里相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自从“认准”了一个发型后,从此不再改变。传记影片《铁娘子》(The Iron Lady)中有个片段,玛格丽特·撒切尔打算竞选保守党党魁,两位党内策略家在回放了撒切尔夫人的讲话视频后,充满激情地鼓励和说服撒切尔夫人不仅要成为保守党领袖,还要坚定竞选英国史上首位女首相的信念。接着他们分析了她与领袖形象的差距。首先是发型,他们直率地评价那烫成许多小圈圈的发型显得过于可爱,这样的打扮可能会让选民对她望而生畏的能力有所分心。他们给出建议,改变保守的家庭主妇式的发型!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听取了意见,并同意摈弃单调乏味大妈式的帽子。此后那蓬松、每根头发都被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盔”般的发型,一成不变地留在世人的心目中。历史学家、《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西蒙·沙玛(Simon Schama)对这种标志型的发式评论道:“撒切尔夫人头盔式的发型能够抵御任何大风大浪”,这种硬朗而又精神的发型与其施政风格十分契合,并且始终传递着一种信号:无懈可击、并且永远占据着支配地位。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政治归政治,我不会为了政治而改变容貌。”结果2002年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输给了党内对手。她的发型师瓦尔兹说:“如果默克尔早点听我的话,把发型改了,也许她早就当总理了。”他认为这和默克尔过于古板的发型不无关系。以前默克尔总是留着厚重的刘海儿,并让它笨拙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倔强的农妇。三年后她再次参选时,党内明确要求她改变形象,尤其是要改变发型,这次默克尔从了。默克尔找到了著名的发型师瓦尔兹来帮忙完成这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瓦尔兹用的是渐变微调的手法——保留了她“蘑菇头”的轮廓,把刘海儿修剪得柔和些,把两边的头发梳到了耳后,把其余的头发打理得蓬松些,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让她看起来更有神采、更年轻。瓦尔兹为默克尔打造的是“平民化的时尚”风格,他认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德国时尚研究所所长格尔德-米勒-特姆金斯曾说:“想成为与时代相符的政治家,必须先学会打造自己的形象。”

当我们评价一名政治人物的发型是否优秀时,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他/她是否烫了发,而是他/她是否拥有一个标志性的发型。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的盘头大辫子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好感,甚至一度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象征。2007年,季莫申科有一天披头散发参加国会会议,结果有人攻击她,此举意味着整个国家即将面临危险的变革。季莫申科盘头这一形象的辨识度很高,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不过金正恩、特朗普的发型尽管辨识度高,得到的却是恶评。

我也属于“爱发”一族,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我爱帮别人美发。那时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或交流学者都比较穷,平日省吃俭用,更不舍得在头上花钱,任凭头发野蛮生长。头发实在太长了,女生扎个“马尾辫”,男生剃个光头,或被室友剃得坑坑洼洼的。因为实在看不过去,凭着多年给我先生和儿子理发的“功底”,我决定给周边的留学生义务理发。我喜欢根据脸型设计发型,尤其是女生,让她们变得更美、更自信。后来朋友的朋友找工作面试前都来找我帮忙。曾经有一位小伙子找到工作后高兴地告诉我,前几次他面试后都被拒绝了,还好有人提醒他“可能是你的头发不争气,请戴老师设计一下你的发型并亲自操刀吧”。有意思的是,我回国后听一个朋友讲起,在美国没有执照给人理发属于违法行为。有个老外在阳台上给自己孩子理发,结果被邻居举报了。

《头发的历史》的作者美国人罗宾·布莱耶尔一生痴迷于研究头发。他曾经在书中说,造物主在人的头发上一定有其深刻的用意。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他认为头发是附于身上的一种耐人寻味的东西。发型是你的第二张脸,也是你的商标。五官是父母给的,发型是你自己定的。撒切尔夫人的发型让她更显刚毅坚强,默克尔的发型让她愈加平易近人,季莫申科的发型让她更具魅力,里根的发型让他尽显成熟温良,你的发型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形象,从“头”说起

发布日期:2019-11-10 10:51
摘要: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



撰文 | 戴晓雪 

OR--商业新媒体 】有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是在变本加厉地以貌取人,甚至还以“发”取人。比如在西方国家,选民们经常对竞选者的头发说三道四,甚至还公然歧视秃头政客。有人总结说,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出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个个都头发茂密有型。但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特例,他的发型被认为是世上最丑发型。前不久,他的难兄难弟、发型糟糕的前伦敦市市长约翰逊上任了,那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辞职后,他接了棒。

差点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克林顿属于“爱发”一族。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希拉里受邀回耶鲁大学与耶鲁女生座谈,大家以为她会讲些什么宏大深远的道理,没有想到她一开始就跟女生大谈特谈要注意修饰自己的发型,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头发执迷已久,早在注册推特的账户时,她就在个人简介中填上了“发型偶像”(hair icon)一词,这在政治人物中实属罕见,也被全世界媒体头条传得沸沸扬扬。

应该说希拉里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发型很不错,干练的短发十分霸气,给人一种气场十足、值得信赖的卓越女性的印象,就从外型上来看,已经赢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上国务卿后的希拉里并不甘心“留守”在被大家最认可的“干练发型”上,她常常喜欢尝试不同的发型,时长时短、时紧密时松散,也因为她雷人的发型,不时给美国的媒体带来了新话题。在纽约晚会上,希拉里头戴一款金黄色麻花状发箍;出访西班牙时,她将刚留起的长发盘成一个小发髻,结果引来恶评如潮。参加奥巴马举办的中美首脑国宴时,她把头发留至超过下巴,头发下摆向外翘起,这种略带复古式的发型,放在她的头上,看上去好像未经打理就出门了,显得精神不佳且脖子有些短,也与出席的场合不搭。事实上,希拉里有很强的意识,但执行太差,她在发型上的过度自信、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并没有给她加分。通常来说,政治人物一般不怎么经常改变形象,毕竟政治人物不像娱乐明星,他们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沉稳可靠些。

与希拉里相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自从“认准”了一个发型后,从此不再改变。传记影片《铁娘子》(The Iron Lady)中有个片段,玛格丽特·撒切尔打算竞选保守党党魁,两位党内策略家在回放了撒切尔夫人的讲话视频后,充满激情地鼓励和说服撒切尔夫人不仅要成为保守党领袖,还要坚定竞选英国史上首位女首相的信念。接着他们分析了她与领袖形象的差距。首先是发型,他们直率地评价那烫成许多小圈圈的发型显得过于可爱,这样的打扮可能会让选民对她望而生畏的能力有所分心。他们给出建议,改变保守的家庭主妇式的发型!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听取了意见,并同意摈弃单调乏味大妈式的帽子。此后那蓬松、每根头发都被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盔”般的发型,一成不变地留在世人的心目中。历史学家、《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西蒙·沙玛(Simon Schama)对这种标志型的发式评论道:“撒切尔夫人头盔式的发型能够抵御任何大风大浪”,这种硬朗而又精神的发型与其施政风格十分契合,并且始终传递着一种信号:无懈可击、并且永远占据着支配地位。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政治归政治,我不会为了政治而改变容貌。”结果2002年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输给了党内对手。她的发型师瓦尔兹说:“如果默克尔早点听我的话,把发型改了,也许她早就当总理了。”他认为这和默克尔过于古板的发型不无关系。以前默克尔总是留着厚重的刘海儿,并让它笨拙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倔强的农妇。三年后她再次参选时,党内明确要求她改变形象,尤其是要改变发型,这次默克尔从了。默克尔找到了著名的发型师瓦尔兹来帮忙完成这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瓦尔兹用的是渐变微调的手法——保留了她“蘑菇头”的轮廓,把刘海儿修剪得柔和些,把两边的头发梳到了耳后,把其余的头发打理得蓬松些,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让她看起来更有神采、更年轻。瓦尔兹为默克尔打造的是“平民化的时尚”风格,他认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德国时尚研究所所长格尔德-米勒-特姆金斯曾说:“想成为与时代相符的政治家,必须先学会打造自己的形象。”

当我们评价一名政治人物的发型是否优秀时,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他/她是否烫了发,而是他/她是否拥有一个标志性的发型。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的盘头大辫子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好感,甚至一度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象征。2007年,季莫申科有一天披头散发参加国会会议,结果有人攻击她,此举意味着整个国家即将面临危险的变革。季莫申科盘头这一形象的辨识度很高,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不过金正恩、特朗普的发型尽管辨识度高,得到的却是恶评。

我也属于“爱发”一族,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我爱帮别人美发。那时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或交流学者都比较穷,平日省吃俭用,更不舍得在头上花钱,任凭头发野蛮生长。头发实在太长了,女生扎个“马尾辫”,男生剃个光头,或被室友剃得坑坑洼洼的。因为实在看不过去,凭着多年给我先生和儿子理发的“功底”,我决定给周边的留学生义务理发。我喜欢根据脸型设计发型,尤其是女生,让她们变得更美、更自信。后来朋友的朋友找工作面试前都来找我帮忙。曾经有一位小伙子找到工作后高兴地告诉我,前几次他面试后都被拒绝了,还好有人提醒他“可能是你的头发不争气,请戴老师设计一下你的发型并亲自操刀吧”。有意思的是,我回国后听一个朋友讲起,在美国没有执照给人理发属于违法行为。有个老外在阳台上给自己孩子理发,结果被邻居举报了。

《头发的历史》的作者美国人罗宾·布莱耶尔一生痴迷于研究头发。他曾经在书中说,造物主在人的头发上一定有其深刻的用意。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他认为头发是附于身上的一种耐人寻味的东西。发型是你的第二张脸,也是你的商标。五官是父母给的,发型是你自己定的。撒切尔夫人的发型让她更显刚毅坚强,默克尔的发型让她愈加平易近人,季莫申科的发型让她更具魅力,里根的发型让他尽显成熟温良,你的发型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



撰文 | 戴晓雪 

OR--商业新媒体 】有句老话“人不可貌相”,意思是不要“以貌取人”。但事实上,这个世界还是在变本加厉地以貌取人,甚至还以“发”取人。比如在西方国家,选民们经常对竞选者的头发说三道四,甚至还公然歧视秃头政客。有人总结说,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选出的总统里根、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奥巴马,个个都头发茂密有型。但现任总统特朗普是个特例,他的发型被认为是世上最丑发型。前不久,他的难兄难弟、发型糟糕的前伦敦市市长约翰逊上任了,那是因为英国首相特雷莎·梅突然辞职后,他接了棒。

差点登上美国总统宝座的希拉里·克林顿属于“爱发”一族。我曾经看过一篇报道,说希拉里受邀回耶鲁大学与耶鲁女生座谈,大家以为她会讲些什么宏大深远的道理,没有想到她一开始就跟女生大谈特谈要注意修饰自己的发型,她觉得这件事情很重要。事实上,她对自己的头发执迷已久,早在注册推特的账户时,她就在个人简介中填上了“发型偶像”(hair icon)一词,这在政治人物中实属罕见,也被全世界媒体头条传得沸沸扬扬。

应该说希拉里参加美国总统竞选时的发型很不错,干练的短发十分霸气,给人一种气场十足、值得信赖的卓越女性的印象,就从外型上来看,已经赢得不少选票。可是当上国务卿后的希拉里并不甘心“留守”在被大家最认可的“干练发型”上,她常常喜欢尝试不同的发型,时长时短、时紧密时松散,也因为她雷人的发型,不时给美国的媒体带来了新话题。在纽约晚会上,希拉里头戴一款金黄色麻花状发箍;出访西班牙时,她将刚留起的长发盘成一个小发髻,结果引来恶评如潮。参加奥巴马举办的中美首脑国宴时,她把头发留至超过下巴,头发下摆向外翘起,这种略带复古式的发型,放在她的头上,看上去好像未经打理就出门了,显得精神不佳且脖子有些短,也与出席的场合不搭。事实上,希拉里有很强的意识,但执行太差,她在发型上的过度自信、随意性和不确定性,并没有给她加分。通常来说,政治人物一般不怎么经常改变形象,毕竟政治人物不像娱乐明星,他们需要让自己看起来更沉稳可靠些。

与希拉里相反,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自从“认准”了一个发型后,从此不再改变。传记影片《铁娘子》(The Iron Lady)中有个片段,玛格丽特·撒切尔打算竞选保守党党魁,两位党内策略家在回放了撒切尔夫人的讲话视频后,充满激情地鼓励和说服撒切尔夫人不仅要成为保守党领袖,还要坚定竞选英国史上首位女首相的信念。接着他们分析了她与领袖形象的差距。首先是发型,他们直率地评价那烫成许多小圈圈的发型显得过于可爱,这样的打扮可能会让选民对她望而生畏的能力有所分心。他们给出建议,改变保守的家庭主妇式的发型!撒切尔夫人果断地听取了意见,并同意摈弃单调乏味大妈式的帽子。此后那蓬松、每根头发都被梳理得服服帖帖的“头盔”般的发型,一成不变地留在世人的心目中。历史学家、《金融时报》的特约编辑西蒙·沙玛(Simon Schama)对这种标志型的发式评论道:“撒切尔夫人头盔式的发型能够抵御任何大风大浪”,这种硬朗而又精神的发型与其施政风格十分契合,并且始终传递着一种信号:无懈可击、并且永远占据着支配地位。

德国总理默克尔曾说:“政治归政治,我不会为了政治而改变容貌。”结果2002年她在总理候选人争夺战中输给了党内对手。她的发型师瓦尔兹说:“如果默克尔早点听我的话,把发型改了,也许她早就当总理了。”他认为这和默克尔过于古板的发型不无关系。以前默克尔总是留着厚重的刘海儿,并让它笨拙地“趴”在自己的额头上,看上去像一个倔强的农妇。三年后她再次参选时,党内明确要求她改变形象,尤其是要改变发型,这次默克尔从了。默克尔找到了著名的发型师瓦尔兹来帮忙完成这个特殊的“政治任务”。瓦尔兹用的是渐变微调的手法——保留了她“蘑菇头”的轮廓,把刘海儿修剪得柔和些,把两边的头发梳到了耳后,把其余的头发打理得蓬松些,把头发染成了金色,让她看起来更有神采、更年轻。瓦尔兹为默克尔打造的是“平民化的时尚”风格,他认为“适合的就是最好的”。德国时尚研究所所长格尔德-米勒-特姆金斯曾说:“想成为与时代相符的政治家,必须先学会打造自己的形象。”

当我们评价一名政治人物的发型是否优秀时,我们在意的往往不是他/她是否烫了发,而是他/她是否拥有一个标志性的发型。乌克兰前总理季莫申科的盘头大辫子赢得了不少选民的好感,甚至一度成为了乌克兰民族主义的象征。2007年,季莫申科有一天披头散发参加国会会议,结果有人攻击她,此举意味着整个国家即将面临危险的变革。季莫申科盘头这一形象的辨识度很高,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不过金正恩、特朗普的发型尽管辨识度高,得到的却是恶评。

我也属于“爱发”一族,早年在美国留学时,我爱帮别人美发。那时我们这一代留学生或交流学者都比较穷,平日省吃俭用,更不舍得在头上花钱,任凭头发野蛮生长。头发实在太长了,女生扎个“马尾辫”,男生剃个光头,或被室友剃得坑坑洼洼的。因为实在看不过去,凭着多年给我先生和儿子理发的“功底”,我决定给周边的留学生义务理发。我喜欢根据脸型设计发型,尤其是女生,让她们变得更美、更自信。后来朋友的朋友找工作面试前都来找我帮忙。曾经有一位小伙子找到工作后高兴地告诉我,前几次他面试后都被拒绝了,还好有人提醒他“可能是你的头发不争气,请戴老师设计一下你的发型并亲自操刀吧”。有意思的是,我回国后听一个朋友讲起,在美国没有执照给人理发属于违法行为。有个老外在阳台上给自己孩子理发,结果被邻居举报了。

《头发的历史》的作者美国人罗宾·布莱耶尔一生痴迷于研究头发。他曾经在书中说,造物主在人的头发上一定有其深刻的用意。人在进化的过程中褪去了尾巴与皮毛,但是为什么要留下头发?是为了大脑防晒还是为了审美的修饰?亦或为了暗示一种秘而不宣的神性?他认为头发是附于身上的一种耐人寻味的东西。发型是你的第二张脸,也是你的商标。五官是父母给的,发型是你自己定的。撒切尔夫人的发型让她更显刚毅坚强,默克尔的发型让她愈加平易近人,季莫申科的发型让她更具魅力,里根的发型让他尽显成熟温良,你的发型呢?■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