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情有独钟

发布日期:2019-11-08 09:24
摘要:拉菲等精英葡萄酒商开始投资中国葡萄园;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预计将增至173亿美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在中国北京举办,除了展示先进的武器之外,庆祝活动也彰显了中国的文化瑰宝。一辆辆精心装饰的彩车鱼贯而过,有的彩车上载着大熊猫吉祥物,有的载着身着地方服饰的女舞者。宁夏省的彩车上则装饰着葡萄和酒桶,以展现当地优质的葡萄园。如今,中国的葡萄酒商正试图重塑一个因批量生产劣质葡萄酒而背负恶名的行业。

从宁夏高海拔的干旱山地,到山东的温带滨海丘陵,本土葡萄酒商正逐渐打响在葡萄酒界的知名度。欧洲最受敬重的葡萄酒厂商也开始下注,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拉菲酒庄(Chauteau Lafite)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精英阶层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该厂2019年秋天发布了他们在中国酿造的第一款高级年份酒。

支持者称,在中国生产高档葡萄酒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指出,年轻的中产阶级饮酒者已准备转向优质葡萄酒,因此市场潜力巨大。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将增至173亿美元。

不过,虽然消费市场的规模令人感到前景广阔,但中国制造的葡萄酒仍面临严峻挑战。

人们如果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葡萄酒,通常不会认为它是什么好酒,因为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生产中低档葡萄酒。”中国香港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表示,“不过,中国对葡萄酒的理解和欣赏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中国人确实喜欢优质葡萄酒,尤其是外国产的。过去二十年,葡萄酒需求不断增长,最好的法国葡萄酒被当作了社交和正式场合上的豪华礼品。金融危机后,中国市场支撑起了欧洲生产商的业绩,并引发了一轮中国公司投资法国著名葡萄园的热潮。

据国际葡萄酒和烈酒研究所(IWSR)的《酒类市场分析》(Drinks Market Analysis)称,这轮热潮使中国成长为销售额居世界第二的葡萄酒市场,仅次于美国;按销量计,则位列世界第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瑞士宝盛(Julius Baer)去年的《亚洲财富报告》(Wealth Report Asia)写道,201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中有4800万人饮用葡萄酒,且每年还以25%的速度增加。

虽然中国葡萄酒被冠以寡淡乏味之名,但仍占据了本国消量的大头。但据IWSR的数据,近几年中国葡萄酒的产量显著下滑,预计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也将从2016年的1.054亿箱降至7120万箱。

一方面,经济放缓抑制了需求;另一方面,饮酒者倾向于选择更熟悉的酒类,如高粱酿造的烈性白酒(中国的国酒)。新加坡葡萄酒大师理查德·亨明(Richard Hemming)认为,中国葡萄酒消费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过去。

他在9月写道:“中国高档葡萄酒不会是下一个大事件,因为目前来看,即便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也缺乏法国高档葡萄酒的信誉,而信誉是最重要的。”36岁的洪健(音)在北京经营一家面向精英客户的葡萄酒俱乐部,他也认同这一说法。这家俱乐部里只有几款中国葡萄酒。去年底,他在波尔多买下了两座葡萄园。当被问及为何不在土地更便宜的中国收购葡萄园时,他说,国产酒缺乏法国葡萄酒历经数百年淬炼出的那种品质。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希望转变葡萄酒爱好者的看法。2009年,该公司在山东买了一块地。当地员工和法国工人一起培育了逾340片台地的进口葡萄藤,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马瑟兰。11月,他们的劳动果实将化为瓏岱酒庄2017年高级年份酒,登上北京、上海高级餐厅的餐桌。

该集团董事长萨斯基娅·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拒绝透露这家法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额,但从其葡萄园的种植规模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品酒和储藏设施来看,这笔投资具有相当规模。

中国葡萄园的重量级投资者不止罗斯柴尔德家族。2016年,路威酩轩集团(LVMH)推出了其在云南生产的首款葡萄酒“敖云”,由赤霞珠和品丽珠混酿。全球葡萄酒行家对这款酒给予了热情评价。

葡萄酒评论家李志延认为,路威酩轩和拉菲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销售葡萄酒不会遇到障碍,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知名品牌能否提升小酒商的声誉。

一些小酒商已经开始占据一席之地。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由曾经在波尔多实地学习的高原及她的法国酿酒师丈夫蒂埃里·库尔塔德(Thierry Courtade)于十余年前创立。宁夏葡萄酒商在2019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斩获了25项金奖和银奖。

奢侈品顾问丹尼尔·兰格(Daniel Langer)认为中国酒商的成功与加州葡萄酒的崛起存在相似之处。

“几十年前,没人觉得加州产的葡萄酒好,”他说。“现在,其中有些甚至能媲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消费者的观念在发生改变,这给中国葡萄酒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拉菲“瓏岱”的名字以中国书法的形式呈现,酒瓶上印有葡萄园图案,其中有一座传统的拱形屋顶建筑。萨斯基娅表示,中国人在追本溯源,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研究本地的风土条件。

但对于某些消费者而言,这样的品牌推广可能会让他们敬而远之。

正如39岁的北京银行业人士赵磊(音)所说:“看见餐桌上摆着中国产的红酒,我会说,‘给我来瓶啤酒。’”—Carolynn Look、Jinshan Hong和Haze Fan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程玺 编辑/王天一

总之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青睐使外国葡萄酒商发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拉菲等精英葡萄酒商开始投资中国葡萄园;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预计将增至173亿美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在中国北京举办,除了展示先进的武器之外,庆祝活动也彰显了中国的文化瑰宝。一辆辆精心装饰的彩车鱼贯而过,有的彩车上载着大熊猫吉祥物,有的载着身着地方服饰的女舞者。宁夏省的彩车上则装饰着葡萄和酒桶,以展现当地优质的葡萄园。如今,中国的葡萄酒商正试图重塑一个因批量生产劣质葡萄酒而背负恶名的行业。

从宁夏高海拔的干旱山地,到山东的温带滨海丘陵,本土葡萄酒商正逐渐打响在葡萄酒界的知名度。欧洲最受敬重的葡萄酒厂商也开始下注,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拉菲酒庄(Chauteau Lafite)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精英阶层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该厂2019年秋天发布了他们在中国酿造的第一款高级年份酒。

支持者称,在中国生产高档葡萄酒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指出,年轻的中产阶级饮酒者已准备转向优质葡萄酒,因此市场潜力巨大。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将增至173亿美元。

不过,虽然消费市场的规模令人感到前景广阔,但中国制造的葡萄酒仍面临严峻挑战。

人们如果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葡萄酒,通常不会认为它是什么好酒,因为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生产中低档葡萄酒。”中国香港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表示,“不过,中国对葡萄酒的理解和欣赏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中国人确实喜欢优质葡萄酒,尤其是外国产的。过去二十年,葡萄酒需求不断增长,最好的法国葡萄酒被当作了社交和正式场合上的豪华礼品。金融危机后,中国市场支撑起了欧洲生产商的业绩,并引发了一轮中国公司投资法国著名葡萄园的热潮。

据国际葡萄酒和烈酒研究所(IWSR)的《酒类市场分析》(Drinks Market Analysis)称,这轮热潮使中国成长为销售额居世界第二的葡萄酒市场,仅次于美国;按销量计,则位列世界第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瑞士宝盛(Julius Baer)去年的《亚洲财富报告》(Wealth Report Asia)写道,201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中有4800万人饮用葡萄酒,且每年还以25%的速度增加。

虽然中国葡萄酒被冠以寡淡乏味之名,但仍占据了本国消量的大头。但据IWSR的数据,近几年中国葡萄酒的产量显著下滑,预计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也将从2016年的1.054亿箱降至7120万箱。

一方面,经济放缓抑制了需求;另一方面,饮酒者倾向于选择更熟悉的酒类,如高粱酿造的烈性白酒(中国的国酒)。新加坡葡萄酒大师理查德·亨明(Richard Hemming)认为,中国葡萄酒消费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过去。

他在9月写道:“中国高档葡萄酒不会是下一个大事件,因为目前来看,即便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也缺乏法国高档葡萄酒的信誉,而信誉是最重要的。”36岁的洪健(音)在北京经营一家面向精英客户的葡萄酒俱乐部,他也认同这一说法。这家俱乐部里只有几款中国葡萄酒。去年底,他在波尔多买下了两座葡萄园。当被问及为何不在土地更便宜的中国收购葡萄园时,他说,国产酒缺乏法国葡萄酒历经数百年淬炼出的那种品质。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希望转变葡萄酒爱好者的看法。2009年,该公司在山东买了一块地。当地员工和法国工人一起培育了逾340片台地的进口葡萄藤,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马瑟兰。11月,他们的劳动果实将化为瓏岱酒庄2017年高级年份酒,登上北京、上海高级餐厅的餐桌。

该集团董事长萨斯基娅·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拒绝透露这家法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额,但从其葡萄园的种植规模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品酒和储藏设施来看,这笔投资具有相当规模。

中国葡萄园的重量级投资者不止罗斯柴尔德家族。2016年,路威酩轩集团(LVMH)推出了其在云南生产的首款葡萄酒“敖云”,由赤霞珠和品丽珠混酿。全球葡萄酒行家对这款酒给予了热情评价。

葡萄酒评论家李志延认为,路威酩轩和拉菲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销售葡萄酒不会遇到障碍,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知名品牌能否提升小酒商的声誉。

一些小酒商已经开始占据一席之地。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由曾经在波尔多实地学习的高原及她的法国酿酒师丈夫蒂埃里·库尔塔德(Thierry Courtade)于十余年前创立。宁夏葡萄酒商在2019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斩获了25项金奖和银奖。

奢侈品顾问丹尼尔·兰格(Daniel Langer)认为中国酒商的成功与加州葡萄酒的崛起存在相似之处。

“几十年前,没人觉得加州产的葡萄酒好,”他说。“现在,其中有些甚至能媲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消费者的观念在发生改变,这给中国葡萄酒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拉菲“瓏岱”的名字以中国书法的形式呈现,酒瓶上印有葡萄园图案,其中有一座传统的拱形屋顶建筑。萨斯基娅表示,中国人在追本溯源,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研究本地的风土条件。

但对于某些消费者而言,这样的品牌推广可能会让他们敬而远之。

正如39岁的北京银行业人士赵磊(音)所说:“看见餐桌上摆着中国产的红酒,我会说,‘给我来瓶啤酒。’”—Carolynn Look、Jinshan Hong和Haze Fan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程玺 编辑/王天一

总之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青睐使外国葡萄酒商发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拉菲等精英葡萄酒商开始投资中国葡萄园;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预计将增至173亿美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在中国北京举办,除了展示先进的武器之外,庆祝活动也彰显了中国的文化瑰宝。一辆辆精心装饰的彩车鱼贯而过,有的彩车上载着大熊猫吉祥物,有的载着身着地方服饰的女舞者。宁夏省的彩车上则装饰着葡萄和酒桶,以展现当地优质的葡萄园。如今,中国的葡萄酒商正试图重塑一个因批量生产劣质葡萄酒而背负恶名的行业。

从宁夏高海拔的干旱山地,到山东的温带滨海丘陵,本土葡萄酒商正逐渐打响在葡萄酒界的知名度。欧洲最受敬重的葡萄酒厂商也开始下注,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拉菲酒庄(Chauteau Lafite)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精英阶层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该厂2019年秋天发布了他们在中国酿造的第一款高级年份酒。

支持者称,在中国生产高档葡萄酒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指出,年轻的中产阶级饮酒者已准备转向优质葡萄酒,因此市场潜力巨大。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将增至173亿美元。

不过,虽然消费市场的规模令人感到前景广阔,但中国制造的葡萄酒仍面临严峻挑战。

人们如果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葡萄酒,通常不会认为它是什么好酒,因为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生产中低档葡萄酒。”中国香港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表示,“不过,中国对葡萄酒的理解和欣赏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中国人确实喜欢优质葡萄酒,尤其是外国产的。过去二十年,葡萄酒需求不断增长,最好的法国葡萄酒被当作了社交和正式场合上的豪华礼品。金融危机后,中国市场支撑起了欧洲生产商的业绩,并引发了一轮中国公司投资法国著名葡萄园的热潮。

据国际葡萄酒和烈酒研究所(IWSR)的《酒类市场分析》(Drinks Market Analysis)称,这轮热潮使中国成长为销售额居世界第二的葡萄酒市场,仅次于美国;按销量计,则位列世界第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瑞士宝盛(Julius Baer)去年的《亚洲财富报告》(Wealth Report Asia)写道,201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中有4800万人饮用葡萄酒,且每年还以25%的速度增加。

虽然中国葡萄酒被冠以寡淡乏味之名,但仍占据了本国消量的大头。但据IWSR的数据,近几年中国葡萄酒的产量显著下滑,预计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也将从2016年的1.054亿箱降至7120万箱。

一方面,经济放缓抑制了需求;另一方面,饮酒者倾向于选择更熟悉的酒类,如高粱酿造的烈性白酒(中国的国酒)。新加坡葡萄酒大师理查德·亨明(Richard Hemming)认为,中国葡萄酒消费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过去。

他在9月写道:“中国高档葡萄酒不会是下一个大事件,因为目前来看,即便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也缺乏法国高档葡萄酒的信誉,而信誉是最重要的。”36岁的洪健(音)在北京经营一家面向精英客户的葡萄酒俱乐部,他也认同这一说法。这家俱乐部里只有几款中国葡萄酒。去年底,他在波尔多买下了两座葡萄园。当被问及为何不在土地更便宜的中国收购葡萄园时,他说,国产酒缺乏法国葡萄酒历经数百年淬炼出的那种品质。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希望转变葡萄酒爱好者的看法。2009年,该公司在山东买了一块地。当地员工和法国工人一起培育了逾340片台地的进口葡萄藤,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马瑟兰。11月,他们的劳动果实将化为瓏岱酒庄2017年高级年份酒,登上北京、上海高级餐厅的餐桌。

该集团董事长萨斯基娅·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拒绝透露这家法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额,但从其葡萄园的种植规模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品酒和储藏设施来看,这笔投资具有相当规模。

中国葡萄园的重量级投资者不止罗斯柴尔德家族。2016年,路威酩轩集团(LVMH)推出了其在云南生产的首款葡萄酒“敖云”,由赤霞珠和品丽珠混酿。全球葡萄酒行家对这款酒给予了热情评价。

葡萄酒评论家李志延认为,路威酩轩和拉菲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销售葡萄酒不会遇到障碍,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知名品牌能否提升小酒商的声誉。

一些小酒商已经开始占据一席之地。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由曾经在波尔多实地学习的高原及她的法国酿酒师丈夫蒂埃里·库尔塔德(Thierry Courtade)于十余年前创立。宁夏葡萄酒商在2019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斩获了25项金奖和银奖。

奢侈品顾问丹尼尔·兰格(Daniel Langer)认为中国酒商的成功与加州葡萄酒的崛起存在相似之处。

“几十年前,没人觉得加州产的葡萄酒好,”他说。“现在,其中有些甚至能媲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消费者的观念在发生改变,这给中国葡萄酒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拉菲“瓏岱”的名字以中国书法的形式呈现,酒瓶上印有葡萄园图案,其中有一座传统的拱形屋顶建筑。萨斯基娅表示,中国人在追本溯源,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研究本地的风土条件。

但对于某些消费者而言,这样的品牌推广可能会让他们敬而远之。

正如39岁的北京银行业人士赵磊(音)所说:“看见餐桌上摆着中国产的红酒,我会说,‘给我来瓶啤酒。’”—Carolynn Look、Jinshan Hong和Haze Fan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程玺 编辑/王天一

总之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青睐使外国葡萄酒商发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情有独钟

发布日期:2019-11-08 09:24
摘要:拉菲等精英葡萄酒商开始投资中国葡萄园;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预计将增至173亿美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在中国北京举办,除了展示先进的武器之外,庆祝活动也彰显了中国的文化瑰宝。一辆辆精心装饰的彩车鱼贯而过,有的彩车上载着大熊猫吉祥物,有的载着身着地方服饰的女舞者。宁夏省的彩车上则装饰着葡萄和酒桶,以展现当地优质的葡萄园。如今,中国的葡萄酒商正试图重塑一个因批量生产劣质葡萄酒而背负恶名的行业。

从宁夏高海拔的干旱山地,到山东的温带滨海丘陵,本土葡萄酒商正逐渐打响在葡萄酒界的知名度。欧洲最受敬重的葡萄酒厂商也开始下注,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拉菲酒庄(Chauteau Lafite)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精英阶层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该厂2019年秋天发布了他们在中国酿造的第一款高级年份酒。

支持者称,在中国生产高档葡萄酒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指出,年轻的中产阶级饮酒者已准备转向优质葡萄酒,因此市场潜力巨大。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将增至173亿美元。

不过,虽然消费市场的规模令人感到前景广阔,但中国制造的葡萄酒仍面临严峻挑战。

人们如果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葡萄酒,通常不会认为它是什么好酒,因为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生产中低档葡萄酒。”中国香港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表示,“不过,中国对葡萄酒的理解和欣赏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中国人确实喜欢优质葡萄酒,尤其是外国产的。过去二十年,葡萄酒需求不断增长,最好的法国葡萄酒被当作了社交和正式场合上的豪华礼品。金融危机后,中国市场支撑起了欧洲生产商的业绩,并引发了一轮中国公司投资法国著名葡萄园的热潮。

据国际葡萄酒和烈酒研究所(IWSR)的《酒类市场分析》(Drinks Market Analysis)称,这轮热潮使中国成长为销售额居世界第二的葡萄酒市场,仅次于美国;按销量计,则位列世界第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瑞士宝盛(Julius Baer)去年的《亚洲财富报告》(Wealth Report Asia)写道,201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中有4800万人饮用葡萄酒,且每年还以25%的速度增加。

虽然中国葡萄酒被冠以寡淡乏味之名,但仍占据了本国消量的大头。但据IWSR的数据,近几年中国葡萄酒的产量显著下滑,预计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也将从2016年的1.054亿箱降至7120万箱。

一方面,经济放缓抑制了需求;另一方面,饮酒者倾向于选择更熟悉的酒类,如高粱酿造的烈性白酒(中国的国酒)。新加坡葡萄酒大师理查德·亨明(Richard Hemming)认为,中国葡萄酒消费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过去。

他在9月写道:“中国高档葡萄酒不会是下一个大事件,因为目前来看,即便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也缺乏法国高档葡萄酒的信誉,而信誉是最重要的。”36岁的洪健(音)在北京经营一家面向精英客户的葡萄酒俱乐部,他也认同这一说法。这家俱乐部里只有几款中国葡萄酒。去年底,他在波尔多买下了两座葡萄园。当被问及为何不在土地更便宜的中国收购葡萄园时,他说,国产酒缺乏法国葡萄酒历经数百年淬炼出的那种品质。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希望转变葡萄酒爱好者的看法。2009年,该公司在山东买了一块地。当地员工和法国工人一起培育了逾340片台地的进口葡萄藤,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马瑟兰。11月,他们的劳动果实将化为瓏岱酒庄2017年高级年份酒,登上北京、上海高级餐厅的餐桌。

该集团董事长萨斯基娅·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拒绝透露这家法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额,但从其葡萄园的种植规模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品酒和储藏设施来看,这笔投资具有相当规模。

中国葡萄园的重量级投资者不止罗斯柴尔德家族。2016年,路威酩轩集团(LVMH)推出了其在云南生产的首款葡萄酒“敖云”,由赤霞珠和品丽珠混酿。全球葡萄酒行家对这款酒给予了热情评价。

葡萄酒评论家李志延认为,路威酩轩和拉菲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销售葡萄酒不会遇到障碍,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知名品牌能否提升小酒商的声誉。

一些小酒商已经开始占据一席之地。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由曾经在波尔多实地学习的高原及她的法国酿酒师丈夫蒂埃里·库尔塔德(Thierry Courtade)于十余年前创立。宁夏葡萄酒商在2019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斩获了25项金奖和银奖。

奢侈品顾问丹尼尔·兰格(Daniel Langer)认为中国酒商的成功与加州葡萄酒的崛起存在相似之处。

“几十年前,没人觉得加州产的葡萄酒好,”他说。“现在,其中有些甚至能媲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消费者的观念在发生改变,这给中国葡萄酒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拉菲“瓏岱”的名字以中国书法的形式呈现,酒瓶上印有葡萄园图案,其中有一座传统的拱形屋顶建筑。萨斯基娅表示,中国人在追本溯源,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研究本地的风土条件。

但对于某些消费者而言,这样的品牌推广可能会让他们敬而远之。

正如39岁的北京银行业人士赵磊(音)所说:“看见餐桌上摆着中国产的红酒,我会说,‘给我来瓶啤酒。’”—Carolynn Look、Jinshan Hong和Haze Fan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程玺 编辑/王天一

总之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青睐使外国葡萄酒商发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拉菲等精英葡萄酒商开始投资中国葡萄园;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预计将增至173亿美元。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10月,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阅兵仪式在中国北京举办,除了展示先进的武器之外,庆祝活动也彰显了中国的文化瑰宝。一辆辆精心装饰的彩车鱼贯而过,有的彩车上载着大熊猫吉祥物,有的载着身着地方服饰的女舞者。宁夏省的彩车上则装饰着葡萄和酒桶,以展现当地优质的葡萄园。如今,中国的葡萄酒商正试图重塑一个因批量生产劣质葡萄酒而背负恶名的行业。

从宁夏高海拔的干旱山地,到山东的温带滨海丘陵,本土葡萄酒商正逐渐打响在葡萄酒界的知名度。欧洲最受敬重的葡萄酒厂商也开始下注,包括罗斯柴尔德家族,其拉菲酒庄(Chauteau Lafite)长期以来一直被中国精英阶层视为身份地位的象征,该厂2019年秋天发布了他们在中国酿造的第一款高级年份酒。

支持者称,在中国生产高档葡萄酒的时机已经成熟。他们指出,年轻的中产阶级饮酒者已准备转向优质葡萄酒,因此市场潜力巨大。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需求将增至173亿美元。

不过,虽然消费市场的规模令人感到前景广阔,但中国制造的葡萄酒仍面临严峻挑战。

人们如果知道这是来自中国的葡萄酒,通常不会认为它是什么好酒,因为中国有很长一段时间都在生产中低档葡萄酒。”中国香港葡萄酒大师李志延(Jeannie Cho Lee)表示,“不过,中国对葡萄酒的理解和欣赏水平已经有了长足进步。”

中国人确实喜欢优质葡萄酒,尤其是外国产的。过去二十年,葡萄酒需求不断增长,最好的法国葡萄酒被当作了社交和正式场合上的豪华礼品。金融危机后,中国市场支撑起了欧洲生产商的业绩,并引发了一轮中国公司投资法国著名葡萄园的热潮。

据国际葡萄酒和烈酒研究所(IWSR)的《酒类市场分析》(Drinks Market Analysis)称,这轮热潮使中国成长为销售额居世界第二的葡萄酒市场,仅次于美国;按销量计,则位列世界第五。中国市场潜力巨大。瑞士宝盛(Julius Baer)去年的《亚洲财富报告》(Wealth Report Asia)写道,2015年中国的千禧一代中有4800万人饮用葡萄酒,且每年还以25%的速度增加。

虽然中国葡萄酒被冠以寡淡乏味之名,但仍占据了本国消量的大头。但据IWSR的数据,近几年中国葡萄酒的产量显著下滑,预计到2021年,中国的葡萄酒消费量也将从2016年的1.054亿箱降至7120万箱。

一方面,经济放缓抑制了需求;另一方面,饮酒者倾向于选择更熟悉的酒类,如高粱酿造的烈性白酒(中国的国酒)。新加坡葡萄酒大师理查德·亨明(Richard Hemming)认为,中国葡萄酒消费的第一个繁荣期已经过去。

他在9月写道:“中国高档葡萄酒不会是下一个大事件,因为目前来看,即便是中国最好的葡萄酒,也缺乏法国高档葡萄酒的信誉,而信誉是最重要的。”36岁的洪健(音)在北京经营一家面向精英客户的葡萄酒俱乐部,他也认同这一说法。这家俱乐部里只有几款中国葡萄酒。去年底,他在波尔多买下了两座葡萄园。当被问及为何不在土地更便宜的中国收购葡萄园时,他说,国产酒缺乏法国葡萄酒历经数百年淬炼出的那种品质。

拉菲罗斯柴尔德集团(Domaines Barons de Rothschild Lafite)希望转变葡萄酒爱好者的看法。2009年,该公司在山东买了一块地。当地员工和法国工人一起培育了逾340片台地的进口葡萄藤,品种包括赤霞珠、品丽珠和马瑟兰。11月,他们的劳动果实将化为瓏岱酒庄2017年高级年份酒,登上北京、上海高级餐厅的餐桌。

该集团董事长萨斯基娅·德·罗斯柴尔德(Saskia de Rothschild)拒绝透露这家法国公司在中国的投资额,但从其葡萄园的种植规模以及令人眼花缭乱的品酒和储藏设施来看,这笔投资具有相当规模。

中国葡萄园的重量级投资者不止罗斯柴尔德家族。2016年,路威酩轩集团(LVMH)推出了其在云南生产的首款葡萄酒“敖云”,由赤霞珠和品丽珠混酿。全球葡萄酒行家对这款酒给予了热情评价。

葡萄酒评论家李志延认为,路威酩轩和拉菲这样的公司在中国销售葡萄酒不会遇到障碍,但更关键的问题在于知名品牌能否提升小酒商的声誉。

一些小酒商已经开始占据一席之地。宁夏的银色高地酒庄(Silver Heights)由曾经在波尔多实地学习的高原及她的法国酿酒师丈夫蒂埃里·库尔塔德(Thierry Courtade)于十余年前创立。宁夏葡萄酒商在2019年的Decanter世界葡萄酒大赛上斩获了25项金奖和银奖。

奢侈品顾问丹尼尔·兰格(Daniel Langer)认为中国酒商的成功与加州葡萄酒的崛起存在相似之处。

“几十年前,没人觉得加州产的葡萄酒好,”他说。“现在,其中有些甚至能媲美法国最好的葡萄酒。消费者的观念在发生改变,这给中国葡萄酒商带来了巨大的机会。”

拉菲“瓏岱”的名字以中国书法的形式呈现,酒瓶上印有葡萄园图案,其中有一座传统的拱形屋顶建筑。萨斯基娅表示,中国人在追本溯源,日益高涨的爱国热情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研究本地的风土条件。

但对于某些消费者而言,这样的品牌推广可能会让他们敬而远之。

正如39岁的北京银行业人士赵磊(音)所说:“看见餐桌上摆着中国产的红酒,我会说,‘给我来瓶啤酒。’”—Carolynn Look、Jinshan Hong和Haze Fan对本文亦有贡献 翻译/程玺 编辑/王天一

总之 中国人对进口葡萄酒的青睐使外国葡萄酒商发现巨大的市场潜力和商机。■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